第三十一章 仇雠(第1/2页)
    “君子何必曰利?”当冯仁智问出那句话时,欧阳靖试图用亚圣的话将他从邪道上拉回来,以防止何明远得到冯仁智的庇护。

    冯仁智看向了身边这位同僚,又看向了堂下的何明远,一时间竟无言以对,孟子之言如同高悬头顶的利剑,时刻警醒着他,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欧阳靖充分利用这道德这一点,使得冯仁智不敢越雷池一步。

    却听何明远说道“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府君之任,并不只是修身而已,务在养民,养民务在得利,草民并不是在贿赂府君,而是贿赂府君之下的百姓啊!”

    “这……”欧阳靖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如此油嘴滑舌,再看看身边的冯仁智,明显已经被打动了。

    他立刻问道“那好,你有什么利民的举措?”

    何明远拱手答道“在下是个商人,只要府君能给草民一个在海岛开垦的名分,草民每年可向朝廷入贡粮产,海盐以及金帛玉器,一本万利,何乐而不为?”

    见冯仁智还没有动心,何明远继续说道“草民所部上万百姓皆可附于泉州籍下,这样一来,府君治下泉州便有招徕远人之名,收府库充盈之实,一举两得,岂不美哉?何况草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泉州百姓啊!”

    冯仁智的眼睛发亮了,没有谁是没有的,冯仁智最大的短处就在于名!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在史书上留下一个廉吏的美称,这是多大的诱惑?

    千百年后,为世人所瞻仰,这是多大的荣幸?

    冯仁智踌躇一阵说道“好,我答应你!我这就上奏圣人,为你请愿!”

    “府君明断!”

    欧阳靖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没想到何明远这小子竟然把冯仁智哄得一愣一愣的,自己现如今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悔不当初。

    他咬牙切齿地看着何明远,恨不得把他抓过来撕碎,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一步错,步步错。

    …………………………………

    当天下午,何明远再回到琉球之后,便放走了欧阳锋一干人等,自家的水手们对着远去的福州官船出言不逊,用声声的叫骂送走了砖南帮的地痞。

    江仲逊对身边的何明远说道“欧阳靖是不会罢休的。”

    何明远笑了笑,说“他还能有什么办法?我现如今已经是泉州的行夷州令,好歹也是大唐从六品的官员,他能奈我何?”

    随后他对着身后的部下大喊一声“今晚,喝个痛快!”

    众人也跟着他欢呼起来。

    ……

    夜色笼罩了整个琉球岛,椰子树的长影掩盖不住众人思乡的情意。

    巨大杉木打就的酒桌摆在沙滩上,杯盘狼藉,觥筹交错。

    所有人都喝醉了,为了庆祝取得朝廷的支持,也就是诏安。

    众兄弟和梁山上不识时务的贼寇不同,他们很高兴自己能够做朝廷的顺民,他们也很高兴能够得到朝廷的许诺。

    在何东家的带领下,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大秤分金银,不必出生入死就能办到,这实在是做梦也想不到的。

    何明远坐在茅草屋的房顶上,靠着江仲逊,拉着高仙芝,醉醺醺地边喝酒边唱歌。

    “人生于世上有几个知己?多少友谊能长存?今日别离共你双双两握手,友谊常在你我心里~”

    在何明远的长期感染之下,连高仙芝和江仲逊也学会了这首一听就让人想进监狱的现代歌曲。

    何明远左拥右抱,享受着他这几个月来最快乐的时光,大胜之后的喜悦填满了他的心胸,但他知道,明日就要将这些抛之脑后了,出门如见敌,虽然是醉酒状态,也不忘记告诫自己,慎之再慎。

    他需要建立一直军队,防止欧阳靖的反扑,朝廷的意思还不明朗,所以他要赶在朝廷命令下来之前,将这支军队打造好。

    ……………………

    福州府衙内,欧阳靖看着跪在堂下的欧阳锋和欧阳南,冰冷的月光打在二人身上,常年娇生惯养的欧阳锋不如欧阳南,才跪了一会儿就感到膝盖酸疼了,龇牙咧嘴的,满脸愁容。

    心疼儿子的夫人站在一旁,相劝吧又知道自家夫君的脾气,只能似那热锅上的蚂蚁,干着急。

    欧阳靖见自己这个儿子这么不争气,气的直咳嗽,平日里个个牛皮吹上天,没想到都是一出手就崴泥的废物,这让他感到失望不已。

    欧阳锋说道“爹,咱们要不让崔旅帅带兵,直接灭了何……”

    “放屁!”欧阳靖毫不犹豫地将他打断,厉声说道“那何明远现如今受了冯仁智的庇佑,坐了行夷州县令的职位,官拜从六品上!你现在去打他不是谋反吗?”

    这时,欧阳南说道“义父,孩儿有办法治何明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