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来龙去脉(第1/2页)
    “萧家的进士来拜访?不会吧?”

    陆鸣惊讶起来,难不成是萧临云神府被碎的事情,已经惊动了萧家前来兴师问罪?

    现在两个萧家进士已经坐在客厅,不管来者何意,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陆鸣进入客厅,作揖说道:“两位进士大驾光临,小生陆鸣未能迎接,还请恕罪。”

    两人立即起身回礼,萧逢春说道:“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陆茂才,在下萧家家主萧逢春,这是我的二弟萧逢山,他就是我家那不成器萧临云的父亲。”

    陆鸣闻言脸色微变,这时候他注意到两人带了一些薄礼前来,面露不解之色。

    萧逢春说道:“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请陆茂才笑纳。”

    “您太客气了。”

    陆鸣说道:“两位前辈光临寒舍,想来是为萧临云讨说法来了,不错,萧临云的神府就是在下碎的,二位有何指教尽管明说,我陆鸣一人担着!”

    见此情景,萧逢山不禁微微一愣,随后惭愧地想道:“陆茂才果然名不虚传,竟有如此光明磊落的气质,难怪在太源府有如此大的文名,此等敢作敢当的气魄就远非吾儿可比啊!”

    萧逢春笑道:“陆茂才言重了,你与临云侄儿乃是公平文斗,他输了,就要承担责任和后果,我等此行并非问罪,乃是想了解一下,你与临云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竟能让你下此狠手废他神府。”

    陆鸣不卑不亢道:“我不废了他。 。他就会废了我。”

    “信口雌黄!”

    萧逢山说道:“吾儿只是去文院找你文斗,怎么可能会有那个心思,你不要危言耸听。”

    “整个文院的读书人都知道,是萧临云叫嚣着要废我神府,为他的堂弟萧子龙报仇,何来信口雌黄之说?”

    “萧临云的为人我最清楚,他有时候的确冲动了点,但是他绝对没有害你的心思,你岂能废他神府?”

    “萧临云仗着萧家的势力,在太源府飞扬跋扈也不是第一天两天的事情,以他的性格,什么事情会做不出来?此等有辱斯文的败类当有此报!”

    “放肆!”

    萧逢山气得一拍案桌。独望云川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可随后他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在这里,他们只是客人,陆鸣才是这里的主人。

    “对不起,逢山失礼了。”,萧逢山急忙道歉。

    “我理解您的心情,但是也请您理解我。”

    陆鸣缓缓说道:“你们知道吗?在我没来太源府读书之前,我还在江县的书院做苦工的时候,因为一个误会,萧临云就下狠心断我求学之路,这样的读书人,我觉得废除他的神府并不过分!”

    听到这句话,萧逢春和萧逢山纷纷脸色一变,面面相觑一下,都觉得不可思议。

    对读书人来说,头可断,血可流,唯独圣道不能断!

    一个读书人如果断了圣道,那是一件比死更难受的事情。…,

    “陆茂才,这是不是误会,临云怎么会这种事情?”,萧逢山不相信萧临云会有这么心狠手辣。

    陆鸣便把在江县与萧临云如何相遇,以及他因为萧临云的一封信而被书院辞退的事情,毫不保留地告诉了他们,萧逢春和萧逢山听了之后,脸色越发难看。

    “不,不可能,临云不可能会做那种事!”

    萧逢山目光黯淡,如果因为一件小事,而让萧临云心生恨意,阻断陆鸣的求学之路,那萧临云这个人的确可以称得上败坏斯文。

    陆鸣说道:“我的片面之词,你们或许不相信,但是在江县书院的冯远那里,应该还有那封萧临云写给他的书信,也许冯远已经将信烧毁,但我相信他可以替我作证。”

    “当然,最好的方法你们还是等萧临云醒来之后亲自去问。。但是我对他的态度依旧不变,碎神府,我问心无愧。”

    “怦!”

    萧逢山气得一拍案桌,愤然说道:“这个不肖子,竟然背着我们做出这种事情,大哥,临云肯定背着我们干过不少坏事,等他醒来之后,咱们再好好询问他!”

    “是我们管教不严,才让一些萧家的年轻人做事越来越没有分寸,如果咱们不查个清楚,咱们萧家的基业恐怕就到这一代了。”

    萧逢春面露无奈之色,对陆鸣说道:“陆茂才,临云的事情是他咎由自取,我们不会找你的麻烦,请你放心。”

    “萧家主深明大义,实为我辈楷模,小生敬佩。”

    “哪里哪里,陆茂才说得我等惭愧啊!”

    萧逢春说道:“今后若还有萧家读书人找你发难。 。你无需客气,该文斗就文斗,哪怕把他们的神府碎了,我也绝无二话,不给这帮年轻人一点教训,他们就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萧家主,您言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