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养2(第1/3页)
    ()    于文文不相信妹妹有这么好心。她狐疑地看过去,心中猜测着,难道妹妹跟她一样重生了?

    这么一想,心中顿时凛然。如果妹妹也重生了,现在对她客客气气的,保不齐打的什么主意。

    不过,她看着于寒舟清澈的眼神,又觉得不太像。

    记忆中,跟妹妹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已经模糊了。她对自己这个妹妹最深刻的印象,都是她骄傲的,高高在上的,轻飘飘说一句话就得到一切的姿态。

    “不用了。”她没想太久,漠然说道:“我不小心磕的。”

    她这么说了,于妈就不好再骂了,只道:“这么大的人了,小心点,脸也是能随便磕的吗?”

    别说是于文文了,于寒舟听着这话,也觉得于妈太不会说话了:“妈,姐姐也不想的。”

    于妈就不多说了,她不想小女儿不高兴:“我去厨房看看火。”指了指书房,对于文文道:“你自己去把东西放下,平时你就睡这个屋。”

    家里有三个房间,主卧是于爸于妈住着,一间次卧是于寒舟住着,还有一间是书房。于妈怕大女儿打扰小女儿的学习,就没把姐妹两个安排在一个房间,把书房收拾出来了。

    于文文习惯了的,这跟前世没有什么不同,她漠然应了一声,就背着双肩包往书房去了。

    于寒舟跟着走过去,看着她收拾东西。

    于文文的东西不多,一个双肩包就装完了。里面有一套换洗的夏装,还有一双鞋,再有就是一些零散的小东西。

    于寒舟没有问她,怎么就这点东西?于文文的个头很高,还处在青春期,正是发育快的时候,去年的衣服肯定不能穿了,所以她都没有带来。

    “姐姐,你怎么才回来?”于寒舟跟她搭话,“还有三天就开学了。”

    本来跟于奶奶说好的,放了暑假,于文文就过来。不过,于文文这时候重生了,她进了城,却没回于家,而是找了个旅馆住着,去搞钱了。

    她前世做小混混的时候,没少跟人打架,练出来了。重生回来,还去了地下拳场,打拳去了。很辛苦,打一场,赢了有几百块,输了一毛也没有。

    她嘴角的伤口,就是打拳留下来的。在她身上,应该还有不少伤痕。

    于寒舟知道剧情,但是她想跟于文文好好相处,所以跟她找话说。

    于文文背对着她把东西放在床上,扭过头来,锋利的眉梢一挑,讥讽道:“难道不是正合你们意吗?我回来早了,多碍你们的眼!”

    她这话没错。于爸于妈确实不是很想这个女儿回来,他们觉得有个小女儿就够了,一家三口美满得很。大女儿没有小女儿优秀,从小在农村长大,跟他们不亲近,回来干什么?

    于寒舟的眉头都没有动一下:“那也该回来,爸妈对你有抚养义务。”

    不软不硬的一句话,将于文文顶了一下。她忍不住想说,抚养义务?现在谈抚养义务?早十几年干什么去了?但又觉得,说这个很没意思。冷着脸,从包里拿出自己的保温杯,走出去了。

    一路走过来,她也渴了,接水喝。

    于寒舟慢腾腾地走回沙发坐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看电视吗?”

    于文文放下杯子,皱着眉头看过来,觉得这个妹妹处处透着怪异。前世第一天回家的情形,她虽然记不太清楚了,但却记得,家里没有人欢迎她。

    “你想看就自己看吧。”她道。

    于寒舟便调着台。看什么不要紧,客厅里有点动静,就显得不那么尴尬。

    她调到一个纪录片频道,正在播放帝企鹅日记。小企鹅毛绒绒的,蹲在爸爸的育儿袋里,爸爸去哪里,它们就被带去哪里。

    随着日渐长大,小企鹅开始离开育儿袋,探索这个世界。有些胆子小的,被爸爸赶出来,非要钻回去,结果爸爸不给钻,一个躲,一个钻,拖拖拉拉的,很是好玩。

    于文文没想到骄傲的妹妹还有这样幼稚的一面,居然看这种片子。但是于妈在厨房里做饭,她没什么事做,又不像前世那样吵架,犹豫了下,也坐在沙发上。

    看起电视来。

    “姐姐,你手机号多少?”正看着电视,就听到旁边响起一声。于文文皱了皱眉头,说道:“我没有手机。”

    “哦。”于寒舟就把自己的手机收起来,“那下午给你买个手机。”

    于文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用。”

    “不行的。”于寒舟道,“有个手机,平时联系方便。”

    于文文忽然有些烦躁。她凭什么对她示好?她的高高在上,她的轻蔑和骄傲呢?

    于文文重生回来,心里是憋着一口气的。她打扮成这样回家,预想过的情景,是家里大吵一顿。妈妈狠狠训斥她,她却毫不在意地反讽回去。结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