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杀招(第1/3页)
    并肩而立,呼延烈云注视着前方也在打量自己这边的持剑少女,突然再瞥了眼宁越,道:“不对啊,你是怎么过来的?刚才的方向可不是后面的大路。那边,可是峭壁!”

    宁越来此的依仗自然是翼狩诀,峭壁乱岩在振翅舞动的灵巧身形面前,如履平地。由此,他不禁暗暗感激当初翼狩宗之主舒括的赠予与提前预料。在这青雀山,拥有翼狩诀,简直就是占据主场。

    “并非一定要乘风境强者才能够轻易通过那样的险峻峭壁,我自有自己的办法。不过由此一来,也就甩开了其余的同伴,他们要赶到这里,还需要点时间。所以说,我们要做的不是分出胜负,而是拖到他们的增援到来。你应该看得出来,单单是眼前这位游弋的幽魂,你我协力兴许可以险胜。但是后面那位,可不好对付。”

    “拖吗?如果那个人真有意出手,你我协力再怎么折腾,也是无济于事。”呼延烈云轻轻摇头,很是不甘地露出了一丝为难。

    谁知,宁越却戏谑一笑:“放心,他暂时没空出手对付我们。无论是你还是他,都有些低估了青雀山的那位守护者。”

    呜呜呜呜——

    这一刻,鸣叫声突起,整座青雀山巅峰都为之一颤,几人侧面那一畔泉水之中喷涌出十余道流注,指天而立犹如柱石。奇异的涟漪就此荡漾,虚无之中,无数淡灰色符文若隐若现。

    与此同时,倒下的巨鸟挣扎着再次起身,双翼展开一扬。那一刹,泉水水面爆出一大柱雪白浪花,破碎水滴宣泄如雨,浇淋在整个山顶之上,将那魔兽浑身羽毛打湿。按常理而言,鸟禽一旦羽毛沾水,将陷入不能振翅翱翔的困境。然而对巨鸟来说并非如此,挺起躯体一颤,竟然硬生生逼出了刺入体内的三支利刃,而后再仰首一鸣,气势重回雄壮。

    瞪大的暗金色双瞳注视下,那名神秘强者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冷冷哼道:“好伎俩,为了引我现身,不惜以自己为饵,装出重伤模样让我上钩。这样的手段,当年你可是用不出来的。”

    “什么,它没事?”

    不远处,呼延烈云心中再是一凛,直到此刻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引以为傲的天绝六锋刺其实不过是那巨鸟故意被射中的。

    “暂时别管它了,想想我们自己吧。”

    宁越一喝,横剑迎上了突然再次出剑的少女,双剑激撞之刻,剑锋上在之前溅落泉水中沾染的水滴尽数飞溅四射,于交错剑光中绽放出一圈圈幻彩光晕。

    两个人的衣袍皆在之前那如雨般的泉水浇淋下浸湿不少,身形明显没有之前灵巧,挥动的剑势中隐带一分滞重。每一次剑刃挥动碰撞,皆有数点水珠从身上溅落,破裂的点点晶莹中,肆意折射着深寒剑光。

    转瞬中,彼此各出十余剑,宁越越战越惊,这一次那少女对上自己之后并没有动用她那最奇异的剑影之招,单单只仗着手中那一柄细剑的招数,但同样能够将他的暗煊古剑死死缠住,处处受限无法施展力。就算是每一次剑刃激撞,也都是一触即分,力度瞬间被卸去,根本不给他丝毫机会利用暗煊古剑无坚不摧的锋芒强行破招。

    “喂,说好了两人联手,你就这样一个人上了,算什么?”

    一声呵斥,呼延烈云持出双剑闯入战场,左剑递出一斜,抢在宁越出剑前架住少女之剑,右腕扭动挥剑一划,三尺剑锋与暗煊同时出击,左右合击一剪,直取对方小腹。

    霎时间,少女根本没有抽剑回防,只是左手纤纤五指探出一摊,那一刻,一圈转动剑影浮现,旋转布下防御阵型之刻,虚影一裂又一分为三,连续三重防御就此成型。

    乒!

    双剑合击而至,唯有一声碰撞鸣响,三重屏障瞬间应声部碎裂,然而,出击剑势也因此稍稍一顿。

    借助这个稍纵即逝的间隙,少女晃身一退,柔韧身躯在半空后跃翻动,落地刹那

    脚尖点地,再次借力弹起。准确的说,她的脚尖根本不曾真正触碰大地。最后几毫距离的瞬间,一圈虚幻剑影转动成灵阵状悬浮大地之上,随着她脚尖一点,涟漪泛起,将整具躯体重新送入空中。

    身躯转动一旋,细剑挥动划出弧状寒光。那一刻,少女身上下皆是剑影在凝聚幻化,呼啸成型布阵于空,乍眼一看,赫然有上百道之多。

    下一刻,剑影出射,并非部径直突刺,而是接连有序破空飞掠,部分剑影汇聚在呼延烈云与宁越两人头顶上当继续转动布阵,等待径直突刺剑影后发而至抵达刻,斩动而落,布下天罗地网之势。

    一剑扬,交错寒光疯狂啸动汇聚,在宁越仰望的眼中不仅仅是少女击出的重重剑影,更有他以贯彻暗煊的剑意释放出的数道森然剑光。

    巨网反织向上,面对剑影汇聚的天罗地网,反击之势亦是网状,重叠震击而上。

    千网劫杀剑!

    乒乒乒——

    剑网瞬间对撞,无数纷飞光斑乱舞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