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奶奶骂人(第1/3页)
    ()    程遥遥脸颊上泛起愤怒的薄红:“你又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程诺诺她卑鄙无耻,她对我做的那些坏事,你都不知道……”

    “诺诺她是抢了沈晏,可如今她受到了教训!”程征失望地看着程遥遥:“遥遥,爸爸一直觉得你只是任性娇气一些,却是个善良的好孩子。”

    程征叹了口气:“你太让爸爸失望了。爸爸只有你和诺诺两个女儿,将来爸爸走了,你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血脉相连的亲人……”

    程遥遥俏脸霜寒,扬声道:“她是魏淑英生的,跟我不是同一个妈妈。她不是我的亲人!”

    听程遥遥提起生母,程征不由得颤了一下,轻声道:“你母亲她……她是很温柔很善良的。要是她知道你如今变成这样,一定很失望。”

    程遥遥气得笑出声来,冷冷看着他:“我妈妈要是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她才会失望呢。你知不知道程诺诺她……”

    “你……”程征的脸猛然变得铁青:“你住口!”

    程遥遥乌黑睫毛轻颤,不可置信地看着程征。

    程征也愣住了,程遥遥长到这么大,除了她非要下乡的那一次,自己从未对她疾言厉色过半句。

    看着女儿吓得小脸苍白,程征心里不由得后悔,可程遥遥刚才的话着实触到了他的逆鳞。正踯躅间,外头传来一阵喧闹。

    魏淑英大呼小叫的声音格外刺耳:“你们看什么热闹,快来搭把手!都小心!别把我女儿摔了!”

    程征忙走向门口。

    小胖狗怂怂扒拉着程遥遥的脚,乌溜溜小眼睛望着她。程遥遥终于回过神来,手脚发抖,被气的。

    程遥遥弯下腰把怂怂抱起来,怂怂立刻贴着程遥遥的脸蹭个不停,发出嘤嘤汪汪的叫声,小尾巴都夹起来了。

    程遥遥抱紧了暖呼呼的肉团子,低声道:“别怕。”

    她冷冷看向院门口。

    程诺诺被两个人扶着,满脸血道道,头发蓬乱,满身的泥土也不知道在地上滚过多少回。

    身后跟着一串看热闹的村里人和孩子。

    魏淑英比程诺诺好不到哪里去,正指挥着人把程诺诺搀进谢家:“赶紧进去!老程,你愣着干什么,快把诺诺扶进去啊!”

    程征脸色尴尬,低声对魏淑英道:“你怎么就过来了?”

    魏淑英被挠得满脸花,一说话就龇牙咧嘴:“你看诺诺现在这样,还能让她回那林婆子家?赶紧让她进屋躺下,快啊!”

    两个村民架着程诺诺,迈上台阶。

    “谁准你进来?滚出去!”

    一声娇叱。程遥遥抱着小狗走到门口,堪堪踩住门槛,好一尊尊俏煞冷煞的观音像。橘白色小肥猫蹲在她身前,弓起脊背,琥珀眼不善地瞪着众人。

    她天生地高高在上,艳光逼人。两个村民连连倒退,不小心踏空,连着程诺诺摔成了滚地葫芦。

    程诺诺登时惨叫起来,伏在地上狼狈不堪。

    程征和魏淑英忙扑上去,一左一右扶起她,一家三口好生齐整。

    程诺诺底子本就亏了,刚才又跟林家女人们大打出手,此时摔得不轻,抽着气对程征道:“爸爸,我……我身上冷……”

    魏淑英忙道:“乖女儿,你别怕,咱们马上进屋里躺着!”

    魏淑英这么大嗓门地嚷嚷,让程征头疼道:“我不是让你先别过来吗?遥遥还没答应。”

    魏淑英尖声道:“诺诺,诺诺!”

    程遥遥一看,只见程诺诺脸色比鬼还难看,裤腿下缓缓淌出黑红色的血液。

    村民们哗然:“又流产了?”

    “这是落下病了,血山崩吧!”

    “妈,她怎么流血了?”

    “呸呸呸!小孩子家不准看,这是脏东西!”

    妇人捂着自家孩子的眼,自家也啐了一口。男人们更是贪婪地盯着看。

    程征脸皮骤然涨红,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村民们,恨不得一头磕死在门槛上。

    他深吸口气,再也顾不得其他,扶起程诺诺道:“那就先进来。”

    程遥遥张手拦住门:“不准进来!”

    程遥遥乌发雪肤桃花眼,艳光照人的模样像故意反衬程诺诺的惨状,美丽得不近人情。

    程征央求道:“遥遥,算爸爸求你了。诺诺现在这幅样子,别让人看笑话。遥遥,听话……”

    “就让诺诺进去,进去就行了。”程征不住地道,“我保证,我们明天就走!”

    程征四五十岁的人,眼圈通红,头发发白的样子着实可怜。

    程遥遥看着他,还未说话,魏淑英就窜了起来。

    魏淑英红了眼,这贱丫头过得这么好,也不拉扯她女儿一把,她现在仗着天大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