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场吗(第1/3页)
    ()    关于家里的宠物们如何去向,涉川曜也早有打算。

    豆子这条小狗只是一条普通的混杂了金毛与柯基品种的狗子,虽然小雏很想养但因为新田义史先生的身体问题所以实在没办法养,再加上如今他们出国去阿尔卑斯山度假并且有极大概率遇上雪崩事件,一时半会也联系不上人。

    因此涉川曜决定把小狗暂时托付给林林。想必这位美女姐姐……哥哥一定能够做好有爱心的铲屎官这一工作的,实在不行不是还有侨梅嘛,反正她肯定会帮忙说服她哥的。

    杀手养狗,天经地义。

    涉川曜就记得以前看过一个欧美系列的杀手电影,讲述某位超神级杀手大叔为了寻找丢失的狗子而一路神挡杀神魔挡杀魔的爽文剧情。

    至于剩下的阿蛋,涉川曜本想是转交给太宰治——但是想想自己的龙儿子上辈子应该跟自己也没什么仇怨,不至于如此坑害它。

    请问,当你把儿子交给前男友后,你对于儿子今后接受的教育和生活质量能放心吗?

    ——当然是不放心啊!

    嗯,你们没看错,涉川曜已经在心里单方面地给那狗男人打了个“前男友”的船新标签,现在就差分手走流程了。

    反正殉情是不可能真的一起殉情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殉情,都玩过一次了哪里还有第二次。总之宰哥你好好活下去吧别天天做白日梦了。

    所以在经过各种因素的慎重考虑后,涉川曜决定把龙蛋交给斑大人帮忙看管这未出生的两个月时间,等小龙出生以后再让它自己决定跟谁一起生活。

    毕竟比起依旧是普通杀手的博多亲友们而言,见识过各种神神怪怪的夏目贵志温柔善良、亲切可靠,把同为幻想种的小龙交给他来抚养绝对不会长歪成太宰那个鬼畜气息十足的模样!

    涉川曜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可以瞑目了。

    …………

    ……

    “瞑什么目啊!阿曜你在说什么傻话!太危险就不要去啊!”

    长头发的女孩子怒气冲冲地拍着茶几,其他几个人同样一脸严肃地围坐在沙发上,将涉川曜包围其中,简直是三堂会审般的低气压氛围。

    涉川曜面对难得发脾气的小伙伴,十分无辜:“可没办法啊,我必须去。”

    林侨梅的表情像是想要骂人,但是碍于教养只能不甘地咬了咬下唇,转头看向一旁在涂指甲油的加州清光试图曲线救国:“清光,你也不劝劝她吗?”

    “哎呀,我哪里劝得动老板哦。”刀剑付丧神好脾气地叹了口气,拿着指甲油刷的另外一只手稳得不行,“反正她要去哪里我跟着去就是了,没什么好说的。”

    “……”

    一时间,长发闺蜜的神态看起来更加无力了。

    眼看妹妹出马失败,于是穿着秋季女子高中生jk服装的林宪明皱起秀气的眉头,缓缓说道:“可是曜曜,并没有人要求你强行去面对这些。你其实不需要这样强迫自己。”

    然而坐在林林身旁的马场善治翘着二郎腿在懒洋洋地用指甲钳粗糙的那一面磨指甲,却发表了不同观点:“危险如果始终存在一直躲避也不是办法。阿曜要是坚持的话,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提供支持咯。”

    于是林氏兄妹立刻用看待阵营叛徒的怒其不争眼神怒视此人。

    马场感觉到杀气扑面而来,连忙咳嗽不已。

    “我只是实话实说啊,而且不管我们说什么,阿曜你都下定决心了吧?”

    涉川曜诧异地看着这个看似慵懒侦探实则身为仁加和武士的马场先生,没想到还是他看得最清楚。

    “是的。”

    于是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尴尬之中。

    小小的侦探事务所的客厅里没有人说话,五个人不约而同地陷入了异样沉默之中。马场善治最先开始感觉坐不住,甚至一度想借着拿明太子喂狗的机会溜走。

    就在此时,敲门声传来。马场如释重负地挑了挑眉,起身跑去亲自开门:“请进!”

    进来的人是换了一件橙色针织毛衣的金发少年榎田,他进屋来的第一眼看的不是给自己开门的马场善治,而是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涉川曜。待确认是她本人无误后方才咧开嘴笑着朝他们打了声招呼:“嗨。”

    ——不得不说,博多的确是眼前这个情报商的地盘,涉川曜带着加州清光下新干线还没半个小时,对方就摸上门了。

    “喔,是榎田啊。”

    “你今天怎么突然来了?”

    “棒球比赛不是在两周后吗,现在来商量战术还太早了吧。”

    大家彼此都很熟,纷纷用独有的打招呼方式回答了年轻人先前的话语。

    “不是球队的事情……没事我就不能来马场你这里吗?更何况,我今天可是有正事要办的。”说着榎田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