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深渊血战二(第1/2页)
    ()    诸神也曾经介入过深渊血战,开始的时候,诸神一度想同时消灭魔鬼与恶魔,与阿斯蒂摩尔签订的“原始协议”可没有什么条款规定诸神不能攻击地狱。

    曾经诸神的眷属、天堂山的天使们和善良阵营组织了数百万的大军杀向了下层位面,们的眼中燃烧着正义之火,们的灵魂因为渴望制止邪恶而激动不已。

    众神组织的联军出其不意的攻击了魔族大军,们带着满腔怒火四面出击,根本不管杀死的是哪一方的魔族。

    这场恶战持续了一年,塔那厘和巴特兹既要对抗善良阵营联军,同时还要互相提防,实在难以招架。

    因此,们决定暂时抛开彼此间永恒的仇恨,将这群上层位面来的家伙们赶回去先。

    双方的军队一致对外,从各个方面展开了反击。一个星期之内,天界生物们就被击溃了,们那原本洁净的长袍已被玷污,们的双手满布鲜血,们狼狈的逃出下层位面。

    据说,那一战的幸存者不足三千。

    也就是从这一战后,上层位面生物们学会了要更加小心的下层位面打交道。

    如果们有机会再次攻打下层位面的话,们必须集中所有力量对付其中的一个种族,而不是同时与二者为敌。

    有一、两个混乱阵营的神祗为了遵循他们的哲学理论,决定出手帮助塔纳利恶魔。

    于是,这些恶魔们变得几乎战无不胜直到几个守序阵营的神祗加入巴特兹一方为止。

    很快的,天界的神明分别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而们的信徒则磨刀霍霍,随时准备战斗。

    但是,一个强大的混乱之神(最初参战者之一)逐渐开始衰亡,的本原分散开来,飘向四方。

    其它的神明也感受到自己的本原正在被血战所汲取,发现这一点后,们迅速取消了所有明显的支援行动,转而通过们的代理者、们的信徒,以及使用其他更微妙的方式进行干预。

    深渊血战是如此特殊、如此残酷、如此血腥,以致连神明都不能确保自身安。

    深渊血战进行了无数个千年,近代这场看不到头的战争出乎意料的进入了一种剑拔弩张的休战状态。

    但持续万年血战,可不仅仅只是塔那厘恶魔与卡特兹魔鬼之间的血腥战争,亦有一些战争之外的东西。

    尤格罗斯魔,中立邪恶的的魔族第三方,雇佣兵、中间商。只要有人或恶魔可以付得起雇佣的代价,们并不介意为谁服务。

    当们为魔鬼服务时,们便是秩序的魔鬼;当们为恶魔服务时,们便是中立的恶魔。可以称呼们为血战中立的第三方,亦可以称呼们是毫无立场、底线和羞耻心的雇佣兵。

    作为商人,尤格罗斯魔控制着无底深渊多半的走私渠道。无底深渊什么都缺,物资虽然丰富,但恶魔根本不事生产,们只喜欢破坏与杀戮。

    所以无底深渊里面的恶魔,武器装备是远远落后于巴托地狱的魔鬼和中立阵营的邪魔的。

    恶魔的武器装备,多数由尤格罗斯魔走私而来。巴托地狱的魔鬼是下层位面最好的锻造师,魔鬼们建立了大量的武器工坊。

    因此血战中恶魔使用的武器盔甲,都是中间商走私而来的魔鬼的淘汰装备。当然,魔鬼们也需要这样的走私交易,因为们从走私中收获了大量的灵魂晶体。

    灵魂晶体,下层位面最好的交易货币,或者说在多元宇宙中也是最好的流通货币,其次为魔力宝石和奴隶。

    至于金币,这种没有价值的金属,只是主物质界的凡人们喜欢的货币,所以魔鬼恶魔引诱凡人堕落时,不吝给与大量金币。

    冥河摆渡人,下层位面特有的职业。冥河是一条贯穿整个无底深渊、巴托地狱及一些下层位面的庞大河流,无数哀嚎着的灵魂在冥河中浮浮沉沉,顺流而下。

    冥河有其特有的法则,没有任何恶魔、魔鬼甚至神明敢于进入冥河。冥河会将落入其中的的一切净化,之前尝试的“勇敢者”已经永久消亡了。

    若想通行冥河,只有一种办法。通过冥河摆渡人,乘坐混乱之船。

    混乱之舟,严格来讲应该称作“熵船”。

    恶魔有时乘熵船(entropic vessels)来进行位面移动,那些船是由粉碎的骨头,屈服的灵魂,及祈并者制成的。

    这些混乱之船被用在血战中以对抗魔鬼,并且具有专用来对抗秩序效果的疯狂力量。

    虽然塔那厘魔只允许部分混乱之船服役,但这一小部分在位面间航行,由恶魔操控的船只,看起来已然足够恐怖。

    对于那些勇敢或者说是鲁莽的旅行者,塔那厘魔会出售混乱之船的乘坐权,如果价钱合理的话。

    除了下层三魔之一的尤格罗斯魔与混沌之船,在万渊平原还存在着一些特殊的势力。

    这些势力不直接参与血战,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