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叫我“拉夏·尼古拉斯·白兰度·史派西·贝尔”(第1/2页)
    ()    如果说学识联盟高定部是专为高端人士服务,见多识广的话,那么即便是他们看到亚历山大伯爵的书房,也会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书房的奢华程度,绝对超过任何人的想象。

    学识联盟议长,大奥术师斯巴达安东尼奥曾有事找过伯爵,伯爵将尊贵的客人(惦记自家老婆的情敌)领到书房。

    据伯爵府不知名人士(管家)透露:“大奥术师阁下进入书房后,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与伯爵聊天时经常失神。”

    学识联盟内部亦有记载,大奥术师回到白城后,恍恍惚惚了数日,时不时会从他嘴边传出奇怪的话。

    “说什么法爷法爷,亚历山大才是爷...”、“奥术再强,也强不过金币魔法啊...”、“我终于明白了,我输得不冤...”。

    后来,酒馆坊间出现了一些劲爆新闻,例如什么“震惊,大奥术师尼古拉斯阁下为了金币竟然...”、“震惊,大奥术师尼古拉斯与亚历山大贝尔伯爵不得不说的故事...”,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当然,值得伯爵在书房接待的客人并不多。

    以贝尔家族大陆第一的财富、伊斯维尔伯爵的头衔、手握两只骑士团的力量、亚瑟王国西方行省总督的权利,很少有人值得伯爵认真对待。

    此刻伯爵进了书房之后,来到壁炉前,示意大家坐在沙发上。

    管家拉弗林走至门口,正要带上门出去。伯爵示意他留下:“杰夫,你留下吧。你是他们的长辈,一起听听。”

    管家躬身应了一声:“好的,伯爵!”然后关上门,退到伯爵身后。老脸上神色虽未有变化,但似乎能感觉到,因为伯爵的信任,他的脚步都轻快了一丝。

    伯爵与夫人与同往日一样,坐在壁炉前方的沙发上。

    拉莎坐在母亲右手边的沙发上,暗中学习母亲的坐姿与仪态,比较自己的不足之处。

    拉夏坐在父亲对面,以错开与姐姐的眼神对视。

    拉尔夫则是跟着哥哥,坐在哥哥边上。

    伯爵夫人看大家都坐了下来,清了清嗓子道:“那么,拉夏宝贝,有什么关于你姐姐的事要告诉我们呢?”

    “是的!我亲爱的弟弟!我也想知道。”拉莎附和道,尤其“亲爱的”三个字发了重音。

    拉夏知道妈妈作为奥术师,感知非常敏锐,而且有着女人特有的第六感,所以想骗到她并不容易。

    因此在来书房的路上,已有所准备。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演员的自我修养》是如何写着来的?

    舞台动作、想象力、集中注意力、放松与肌肉、单元与任务、信念与真实感、情感记忆、交流、进入潜意识状态......

    回忆了一些依稀还记得的内容,拉夏一路都在催眠自己,此刻被妈妈和姐姐一问,马上进入状态,那一刻马龙白兰度、凯文史派西、尼古拉斯凯奇瞬间附体。

    拉夏正经危坐,背离沙发靠背一寸,脊背绷紧。眉头微皱,目视前方,脸上露出回忆神色。左脚踏地,右脚尖稍稍踮起。左手贴于腿上,右手不自觉的在空中划动,手指还微微勾着。

    此刻他成功催眠自己,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随着右手的动作,慢慢说道:“

    我忘了具体是哪一天,大概两三个月前,我在城堡里呆着无聊,于是带着奥德文还有纳尔逊出去找朋友玩。我们一行几个人在护卫的保护下,去城西的三号农场玩。

    一起看了会骑士与魔法师的插图书后,我们烧起了篝火,烤了一些小鸟与鱼,还吃了一些仆人切的水果。

    大家都吃的很饱,比利因为吃的太饱还一直打嗝。

    所以,在他做强盗藏起来的时候,因为打嗝,作为士兵的大家很快就找到他了。”

    妈妈突然插了下嘴:“比利是谁?”

    看向伯爵。

    亚历山大伯爵赶紧堆满微笑,回答到:“是戈瑞斯男爵家的小子,夫人。戈瑞斯男爵你还记得吗,夫人?上次丰收节宴会,一直打嗝的男爵。”

    妈妈露出了然的笑容,调侃到:“看来戈瑞斯家族有打嗝的天赋啊!”

    然后看向拉夏,用不解的语气问道:“不过,拉夏宝贝,这一切和你姐姐有什么关系呢?”

    “啊!妈妈,我很快就讲到了。你这样一打岔,我很容易忘掉的。”拉夏人在戏中,露出的不满的神色。

    “哦~对不起,拉夏宝贝。妈妈太着急了!”

    伯爵夫人突然做了个动作,用了lv1 法师之后一把将拉夏拽了过去,亲了几口。然后装出楚楚可怜的脸色,哀求到:“妈妈会耐心的,你就原谅妈妈吧!好不好?“

    拉夏挣扎了几下,没有效果,然后露出无耐的脸色,说道:“好了妈妈,你可以把我放下来了,真拿你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