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8(第1/2页)
    ()    夏安稍稍拨开松松垮垮的睡袍领口,叶矜光滑白皙的肩头,映入眼底。

    像是在进行一场需要谨慎得不能再谨慎的实验。夏安时刻留意着叶矜的反应,虽然叶矜在配合她,但她知道,要迈出这一步对叶矜来说并不是件易事。

    夏安能感觉到,当自己手心抚过她身体时,她在轻轻颤着,似是不适。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夏安没有再继续下去。

    纵然能接受拥抱和亲吻,但对有的事,叶矜仍心存芥蒂,事实上,即使是面对夏安,她也难以产生那方面的欲-望。

    叶矜喜欢亲吻夏安,一方面是享受从未有过的甜蜜温存,另一方面,她想努力激起对爱人本该有的那份冲动。

    总归是要迈出这一步的,叶矜不想让夏安等太久,每回见夏安强忍着适可而止,叶矜都心生内疚,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只能让她默默委屈。

    面对夏安的犹豫,叶矜反而揽紧了她身子,摸着她的脸,用暧昧的低音问着,“怎么不继续了?”

    刚刚在书房的时候,某人别提有多急不可耐了。

    夏安想了想,才柔声说道,“我们还有一辈子啊。很多事,我想和你慢慢做。”

    就算是克服心里障碍的过程,夏安也希望给叶矜带来的是享受,而不只是为了急于突破什么。

    因为有一辈子,所以可以慢慢来。

    一句暖心的情话,让叶矜渐渐卸下压力和焦虑,夏安的体贴耐心击在她软肋上,又是感动,她抱紧了夏安,将脸埋进对方颈窝,蹭着。

    以前叶矜从不觉得能用幸福来形容自己的生活,但现在她抱着夏安,体会到了幸福,尝到了理解,陪伴与相爱的滋味。

    察觉到叶矜状态放松下来以后,夏安才压过唇,继续缱绻亲吻,很快,便得到叶矜同样深情的回应。

    唇间热烈绵延。

    “蓟医生说了,”叶矜一边轻轻揉着夏安发烫的耳朵,一边低语,“要多尝试,才能进步。”

    感受着拂面的温热气息,夏安再盯着叶矜的脸,简直无法自持,“那以后,我每天都勾-引你一点。”

    叶矜瞧着夏安脸上动人的笑,突然间,她抱着夏安翻了个身。给了特权,也不敢放肆,看来夏小姐注定是被欺负的命。夏安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就风水轮流转了,紧接着,她脸上一阵烧。

    这模样好软,看着更是让人想欺负,叶矜喜欢的紧,她垂眸回答夏安,“今晚可以多一点。”

    稍不留神就占了下风,夏安并不在意,而是勾唇笑了起来,再主动送去深吻。

    两人第一次在接吻时,试着去轻抚彼此身子,掌心流连时,体温与触感尽是记忆深刻。

    有关性,叶矜曾经只觉反感恶心,但现在,她愿意开始尝试,望着夏安的笑脸,总会觉得安然美好,也给了她许多动力和勇气。

    双人床上,铺着暖黄的光线,两人腻歪不够似的,温情脉脉。

    似乎,隐隐有了感觉。

    叶矜将唇凑到夏安耳畔,轻轻呵着气,“先把衣服_了”

    这一声叮咛,夏安哪里抗拒得了,她半眯着眼,“嗯。”

    就在这时。

    隐约响起几下敲门声,很轻。叶矜和夏安同时停了来,注意力被转移,静下来一听,的确是有人在敲门。

    夏安下意识拉了拉自己的吊带,此时叶矜香肩半露,夏安正看得心动不已,偏偏这个节骨眼……她撑着叶矜的肩,对望好几秒,才道,“我猜,是我们的宝贝女儿。”

    压根不用猜,这么晚了,除了小家伙还能有谁。叶矜也头疼,她盯着夏安被自己吮得红润的唇瓣,“先不理她,待会儿就自己回房间了。”

    夏安承认自己被美色迷了眼,下一秒,两人唇舌再次缠在了一起,你来我往滑腻勾着,只是没过一会儿,敲门声又响了几下,还伴着叶晚招牌式的撒娇声,“小妈咪——”

    夏安:“……”

    叶总:“……”

    即使锁着门,二人世界还是被打破,今晚都是第二次了!夏安直接将头埋进了叶矜怀里,各种蹭着,还闷闷发出一声颇为不满足的叹息。

    叶矜第一次见夏安对小家伙这样“抓狂”,活脱脱像个撒娇的大孩子,她笑着揉了揉夏安脑袋,也倍感无奈。

    “小妈咪——”叶晚还在喊。

    没办法,自家闺女,终究做不到不管不顾,夏安理了理头发和睡裙,稍稍平复心情后,还是下床去开了门。

    只见叶晚手里抱着只卡通枕头,一脸委屈地站在门口。夏安笑问,“宝宝怎么还不睡啊?”

    叶矜半倚在床头若有所思,恰恰是因为叶晚不合时宜的打断,她发现自己心间明显有股失落的感觉,而不是松一口气。

    这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