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第1/2页)
    ()    田元津对华荣月说那个地牢下“有毒”,实际上这毒素从他们刚刚踏进井口时就一直弥漫在空气中。

    这种“毒素”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是一种普普通通的东西,看起来跟空气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却是足以令他们致命的毒药。

    华荣月从药材店买来了打包好的药材,将他们系成了一个小包裹,然后从店里走了出来。她看起来表面很平静,其实连眼神都是在飘忽的,她的心里一直在为刚刚发现的那句话而颤抖。

    ……有人知道她在六扇门,这个人不清楚具体是谁,但反正已经清楚了她的身份。

    华荣月也在思考这个人一直以来都没有拆穿她的原因,目前来说华荣月想到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那人应该并没有猜到她只是单纯的不想在天易楼里混了,更不可能猜到易玲珑身体内部其实已经换了个芯子,所以他最可能的猜测是认为易玲珑故意来到了六扇门,并且是有着自己的目的。

    尽管华荣月当初进六扇门好像只是单纯为了找林七娅,但在别人的眼里事实肯定不仅如此。把华荣月的身份替换成易玲珑可以有更多种可能,例如……易玲珑是为了在六扇门里找到一些有关于天易楼的材料,再例如……易玲珑是想求得六扇门的庇护,所以才躲进了六扇门里。

    华荣月思考了半天,内心比刚开始平静了一些。她一开始想的是天易楼的那个人神通广大,自己所做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这种猜想就会让人觉得很绝望,但华荣月慢慢的劝说自己冷静了下来,并且经过一些猜测后判断那个人可能没有一开始想的那么厉害。

    首先他只是生活在一个天易楼分楼的小屋子里,虽说是档案室,但这对于一个位高权重的人来说未免也太寒酸了一点。其次华荣月意识到他完可以有另外的方式去了解易玲珑目前在哪里

    ——因为华荣月根本就没有隐藏过啊!她用着这张熟悉的脸在江湖上对着所有人说自己是易玲珑,八成就被这人或者他的手下给看见了,进而通过她旁边出现的六扇门的人推测她应该是进了六扇门,但没推测出来她在六扇门眼里是个“假的”易玲珑。

    所以华荣月暂时还不用担心,她在六扇门里应该还是安的,不用担心某天遇上一个六扇门的同事忽然把她叫过去,然后直接捅了她一刀。

    不过这个人能意识到易玲珑很有可能加入了六扇门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因为单纯的就六扇门而言,他们的行动一般是比较隐蔽的,尤其是在华荣月扮演易玲珑的情况下。华荣月也自认为自己应该没有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多注意他们,所以能看出来他们之间有一定联系的应该也是观察了易玲珑很长时间。

    当然,华荣月也并没有对六扇门内部太掉以轻心,说不定华荣月还真的就是被内部的间谍发现的呢,华荣月自己当了二五仔后就对其他的人都不怎么信任了,可以说是一种职业病。

    但不管怎么说,华荣月暂时还不需要惊恐到立马就收拾东西跑路,此时此刻华荣月就不由得钦佩起了自己那神奇的脑回路。试问天底下还有几个人能想到自己躲进六扇门里假装自己的这个脑回路呢?

    这些人把华荣月吓得够呛,大概是因为猜不透他们要做什么,所以觉得他们的每一步都高深莫测。但换个思路想想,华荣月忽然觉得自己的这个迷之做法说不定也会把他们吓够呛,因为同理言之,这帮人也不一定能看的出来她这个神经病的脑回路究竟是为了什么……

    其实她当初还真的没什么想法,毕竟刚刚从天易楼逃出来,还处于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阶段。如果换成今天的华荣月,可能她也不会这么做,毕竟知道的东西越多,做事情就越容易前后顾及。

    对于那几本书华荣月并没有随身携带在身上,而是放在附近花船的一个安屋藏了起来。对于目前的华荣月来说,那几本书里蕴含的信息绝对值得上千金万两。

    除了那些记载着易玲珑的一点一滴外,这里甚至还会在不经意间提到一些有关于“疯子”的概念或者是知识,华荣月准备在日后的一段时间慢慢的把它们看完。

    她在买药前没忍住又随手翻了翻,又发现了一些对于她很有用的信息,那就是有关于田元津为什么会突然发疯的问题。

    这来源于该人在某一天的记录。

    “我搬到了这个卷宗室,跟以前相比,这个卷宗室更加的安,他们说要在这里培养新的蛊,我觉得这很可笑,那些新的蛊恐怕没有一个能比得过蛇的。

    “但不管怎么样,这里相比之前来说至少更加的安,附近被他们灌满了了‘毒’,他们说没有任何人能靠近这里,除了疯子。原来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发疯了吗?”

    华荣月是在看了这一天的记录后才意识到田元津和齐黎为什么会忽然发疯,以及关押在地牢里的那些人为什么持续不断的发出哀嚎。原来那个地方充满了毒,就是那种类似于血腥味的东西,那大概就是诱发了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