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知道的真不少(第1/2页)
    ()    但是那个发条看上去好像已经生锈了。丝毫看不出来是整天保养过的。

    “大概是这个机器里面的零部件,因为他从来没有拆开来看过,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吧。”

    这样推出也并不是没有道理。而且那个发条看上去好像已经快转到了头。也就是说,再过一段时间。这台那机器就要失去作用。

    好在陈诺发现的早,要不然这台机器可能会被他当作废旧品给扔了。

    于是陈诺打算好人做到底。把那个发条用力的转了几圈。但是却没有想到用力太大。把那个发条给扭断了。

    发条咔嚓一声断开的时候,陈诺的魂都差点吓没了,本以为这发条比较结实的,但是没想到只是轻轻一用力居然就断了。

    “没,没多大事,我去把发条给更换一下不就得了吗”

    陈诺是这样安慰自己的,其实这个想法很好,但是可能做起来会很难。

    因为不知道这附近到底有没有和我这个机器相匹配的发条,也不确定这发条到底有没有相应的用途,如果买来对不上又会怎么办?

    总之还有一大堆的问题要考虑,陈诺都感觉自己头秃。

    更糟糕的是这发条仅仅断了半截,还有半截卡在了机器里面,如果要更换的话,那还得把里面那半截给取出来。

    “取出来难度很大,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整个发电机都散架,那么之前的辛苦可就都白费了。”

    想到这儿陈诺咽下了一口口水,他怕这东西散架之后自己没本事把它给重新组装起来。

    可是,也不能让这个装置就这样放在这里吧。陈诺打算死马当作活马医,先试一试再说。有句话叫做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呢。

    陈诺尝试着把剩下是那半截发条从里面扯出来,但是里面的齿轮似乎把这发条卡的很紧,陈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把他给拿出来。

    “你在干什么?”

    旁边的维修工似乎已经醒了,看着陈诺正在捣鼓自己的机器气不打一出来,很快就冲了上来。

    等到把陈诺清除出自己的视线,他差点没再次气昏过去,他的宝贵机器居然被一个外人弄成了这样。

    实在是对不起。我会把这些东西维修好,然后还给你的。相信会和新的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陈诺也开始学着他说话了。

    “卧槽,你这三脚猫的技术,能修这玩意儿,我都不敢轻易尝试去修理,你可少来了。”

    陈诺真的是颇感无奈,早知道就放过这机器,也放自己一马。

    那维修工没办法,但是看着损失并不是很大,至少那半截发条并没有从里面取出来,如果取出来的话对机器本身的伤害是非常大的。这一点,他还是非常清楚的。

    “唔。”

    陈诺似乎又学到了什么。下一次他应该会更加注意这一点吧。下一次拆卸其他机器的时候。

    “你别看这么一小点工作量,这可要花我三天的时间了。这三天的工钱,你可得给我出。”

    这个维修工不依不饶。

    “那当然,那当然。毕竟这东西是我弄坏的。我当然会原价赔偿。”

    陈诺都这么说了,对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知不觉现在已经深夜了。陈诺和尼古拉斯早就困的不行,如果不是为了维修电视机。他们可能早就已经睡了。

    “要不你也可以在我这过一夜,我这儿有还有两个沙发,我自己还有一张床。”

    那个维修工见天色已晚,自己回去还要很长的时间。而且估计还要花不上不少钱,如果在外面住宿的话安问题又得不到保障,所以他决定暂时先留下来。

    再说了尼古拉斯是自己的朋友,自己在这里度过一晚自然是非常安心的。这样他就有更多的精力去应付明天的事情。

    维修工同意了尼古拉斯的请求,并且找到了最大的那台沙发躺下。

    陈诺则找到了另外一个沙发睡下,尼古拉斯则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

    因为室内开着暖气,所以也不太需要被子,三个人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他们真的是太需要休息了。

    这样一夜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因为外面有迷雾的关系。所以光亮并不是很清楚,直到中午的太阳照射进来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时间已经到第二天了。

    “尼古拉斯,起来!”

    那个维修工起的最早,然后敲着尼古拉斯的房门,大声的叫喊声把陈诺也给吵醒了。

    维修工艺,只有晚睡早起的习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可能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让他一直没有一个好的睡眠质量。

    但是陈诺就不一样了,在第一法师管理学院的时候,如果前一天补完了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