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夺冠(第1/2页)
    ()    此时无论看台上的观众还是场地中的球员,神志都渐渐恢复了正常。

    裁判员习惯性地看了一眼计时器,被上面显示的硕大数字惊讶到瞪大了双眼,反复揉搓细看下,才最终确认,确实离比赛最后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了。

    一缕笑意爬上顾翊的嘴角,只见他随意地捡起地上的篮球,在食指上飞旋一圈后,轻松地盘了几个花式,随即双脚点地,轻松提膝跃起,从场地的这头投出了一个超长距离的弧度,那距离之长,高度之悬,弧度之优美,投手炫技动作之优雅,堪称完美的表演。

    眼看着篮球打着旋儿,准确无误的落到了篮筐里,刚刚缓过神来的众人,随即云里雾里地从目瞪口呆中惊醒过来,立即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东宁一中的球员显然没有从之前的明显优势中醒过味来,自己队什么时候这么不上道,好端端地一手好牌打得这么惨不忍睹。初尝败绩的他们无不羞愤难当,这个第二俨然成了他们年青的篮球生涯中,最感羞耻的一页。

    尤其看着对方球队那几只三脚猫不停跳脚欢呼的样子,这气就不打一处来,顾远军更是向着一脸阳光灿烂的顾翊投去了一记怨毒的眼神,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上了。

    裁判哨音响起,一场原本激烈地对抗,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貌似喜剧的结尾了。结果当然是先锋中学队,以一球的优势战胜了东宁一中,赢得了联赛的冠军。

    赛后顾翊回想起这种种曲折的经过,虽然有惊无险,但也好歹是虚惊了一场,试想若不是那妖女只是祭炼了一缕魂识到顾远军的身体里,而是她本人亲临,以对方如今的实力加上那厉害的法宝,这结果还真是无法想像啊,估计那优雅的结束式也没自己什么事了。

    至于那神秘的青铜笔,为何会莫名在关键时刻出现,这个课题显然还要花费一段时间才能慢慢揭开。顾翊有种直觉,这物件和自己仿佛心脉相连,总之今后如果能够得到这样一件神奇的法宝助力,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先锋中学的队员们,虽然对为何冠军的桂冠为何会莫名的落到自己的头上,依旧仗二金刚,但只要结果是美丽的,谁还会管这美丽蜕变背后的曲折因由呢。

    总之大家对这次决赛的结果是满意度暴表,毕竟这可是区联赛的冠军,高考升学的时候可是会给他们的成绩加分的,很多人做梦都会笑醒来了。

    “师傅,你说这次比赛为什么突然之间我们学校就赢了,我自己对这中间大段的时间,好像一点印象都没有,”萧雨边吸溜着橙汁杯里的吸管,边挖空心思皱眉道,“感觉好像是睡着了,还做了个小时候一次想吃海鲜大餐没到嘴的梦,奇怪了,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你都说了梦到享用美食了,要怪就怪你自己梦游周公呗,”顾翊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就着三明治喝了一口热的奶茶,“有什么好奇怪的,大家这么努力训练,我看这个冠军是应该的。”

    在这个幸福的早晨,顾翊萧雨二人坐在酒店窗明几净的西餐厅靠边的落地窗前,边悠闲地享用着早餐,明媚的金色朝辉早早的爬满了整个餐厅的空间,气氛温暖而闲适,舒服得让人忍不住想来个回笼觉。

    如果不是今天萧雨一个劲的催促,本来今天可以睡到自然醒,顾翊对此很是恼火。介于他们异乎寻常的优异战绩,教练老师特意允许他们放假自由活动一天,推迟一天返校。

    这对喜欢逛街的萧雨来说真是掉馅饼的好事了,打定主意非得好好逛逛这繁华的东宁市不可,于是一大早好说歹说叫起了顾翊。

    “哎哟,”刚咽下一口早餐,顾翊此时觉得自己的头脑中经络一下一下的胀痛难忍,不禁双手捂着额头轻呼出声。

    “怎么呢,师傅。”萧雨见状异常着紧地关切道,看到顾翊此时的表现,貌似恍然地戏谑道,“哦,不会是你不想去逛街,装模作样出来的。”

    顾翊并没有理会萧雨的调笑,刚才在蓦然疼痛的一瞬间,大脑里突然出现阿剑的样子,本就青黑的鬼脸显得痛苦无比,惊悚的画面让顾翊心跳莫名,然而当他紧闭上双目仔细地用心念感应了一番,又没有任何的反应。

    按理说自己在二鬼的身体里注入了自己大量的阳气,无论他们发生什么紧急的事,都会牵动自己的神魂,也可让自己可以准确感应二者的大致方位。难道真只是昨天中了幻术的后遗症?顾翊深吸了一口气,强压心神,心下希望是自己多虑了。

    萧雨见他瞬间又恢复了正常,不由分说,拉起来就走,俗话说夜长梦多,别让这愉快的shopping之旅彻底泡汤了。

    一路逛下来,顾翊真真觉得这城市哪里都是大同小异的,清一色的高楼大厦,混凝土森林,商场里跑不开也都是萧雨百看不厌的那几个品牌。

    每次当他说想看有什么新款的时候,顾翊都想问一句,你那衣柜剩余的空间和新款到货的速度能成正比吗。一次次看他喜滋滋地大包小包,真是为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