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夜行(第1/2页)
    ()    “师傅,那我进保镖团的事就这么泡汤啦!”某个始作俑者忍不住喃喃地说道。

    “那个嵩哥考虑下小弟呗,资质不错的,且跑腿打杂任劳任怨,”萧雨仍就厚着脸皮朝对面的一伙人喊话道,“您聘用我可是包赚不赔的买卖。”

    此时,保镖团队的成员们脸色忽红忽白,瞬息间喜怒哀乐各种情绪满溢,又无处发泄,只能憋涨着姹紫嫣红的脸色,尴尬地看看队长,又望望少老板……

    “你还好意思说,不是你无理取闹,至于闹成现在的局面吗。”

    “还想进保镖团,我今天就把你这个劣徒逐出师门再说。”萧雨切齿厉声训斥道,“学了几招粗浅功夫就惹是生非,还学人家踢馆,你本事大了。”

    “别呀,师傅,我还不是想着为你挣个脸面吗。”萧雨就属于那种不见什么不落泪的典型。

    欧阳乾冷冷地瞥了一眼还兀自絮絮叨叨的二人,不再发一言转身就走。顾翊边紧跟上前,边威胁回去后再找萧雨算账。

    回去之后,萧雨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地苦苦哀求,赌咒发誓,一哭二闹,顾翊不胜其烦,只好原谅他这一次,下不为例,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顾翊眼皮不由得跳了两跳,一种不祥的感觉直冲百会……

    教室里倒计时牌上时间进入了八十天,老班的脸色仿佛也越来越难看,成天不是督促做题,就是看书背书,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一种混天暗地的感觉,尤其是这最后冲刺的时间,老班又给大家加入了晚自习,每天都是早出很晚才能归。

    上一世顾翊只是行伍小兵出生,虽说在顾家也被爷爷父母督促看过几个字,但毕竟不是正经的读书人,哪里体会过十年寒窗的辛苦不易。

    想想自己当年那些庶族出生的朋友们,就算努力了也还要等着伯乐找上门,要不也是空有一腔抱负,只能付诸流水。不过那时门阀等级森严,如果不是他有天大的军功,也是决计不会有一朝成为万军之帅的机会,还是这个时代好啊,只要付出努力就有机会。

    想到这一点顾翊洒然一笑,便也不觉得日子有多么单调乏味了,下笔做题的速度也不觉快了许多……

    最令顾翊感到高兴的事便是,最近一些天明显的感觉到体内有些许灵力的感应,虽说只是聊胜于无的那么一丁点,但这个迹象,已经让他看到了有朝一日解除封印的莫大希望。

    他由此猜想到,也许多摄入一些灵力便会让封印自动冲破,于是喜不自胜地此这般的试探了几次,却又毫无收获,这不免让刚尝到了一点甜头的他,又微微的有些颓丧。

    之前大战妖女的那一次,出现的匪夷所思的变化,再也没有出现过,顾翊私下里也试了各种方法,但都无济于事,仿佛那只是自己一时的思维错觉……

    不过细想起那次大战,顾翊不免陷入沉思,以阴制煞这个法子,正是那日战胜妖女的关键,

    “以阴制煞……,对了!难道说……”顾翊此时双眼放光,一道灵光在脑中闪现。

    上一世的自己只接触过灵气这一种,此气遍布于山川河流,一花一木之中,是天地之间的一种浩然的灵韵之气,正面积极阳光也是此气的特点。

    这一世的自己穿越幽冥地府而来,接触的阴气煞气何止千万,现在的自己体质和上一世已然有了很大的区别,说不定自己沿袭着这个法子,可以找到解除封印的突破口也未为可知。

    拿定这个主意,顾翊便向林叔打听了一下,周围有什么大一些的荒芜人烟的山脉,湖泊之类的地方,越荒僻越好,只有这样的地方才有足够的阴气,当然他不会提及个中的原因,回头别吓着林叔。

    按理说这阴气对正常人来说也是有害无利的,此种气息和阳气相对,对正常人的身体健康会有一定的影响。不过相对于这煞气而言,阴气便平和了许多,不具备致命的伤害和杀伤力。

    再者阴气对一般的孤魂野鬼也是有凝神聚魄,滋养神魂的特效,上次大战妖女,二鬼如果能及时在浓郁阴气的环境中滋养个三五日,绝对恢复如初。

    煞气感觉上就更邪魅狠厉,无论对人还是鬼,或凡是具备魂魄的生灵,其侵蚀性那是相当的严重,轻则失去意识,重则魂消魄散。

    其间,二鬼也终于睡够醒转了过来,听说了顾翊的想法后,都跃跃欲试地想要帮忙,阴气是二鬼最喜爱之物,对强健凝聚它们的神魂是非常有益的。

    一直被顾翊约束着,只能在这方圆百米之内游荡的两只,总觉得最近夜间附近的阴气,已经无法满足需求了,有这样的好事自然是欢呼雀跃的。

    手里拿着宁江市的地图,顾翊仔细琢磨着那些靠近远郊的山峦水域,宁江市周围有些许低矮的丘陵山峦,连绵起伏,仿若一条游龙盘踞在城市的周围,护卫着城市的脉搏和心脏。

    距离老宅最近的是一座名为青寒山的小山,据说此山山如其名,一年四季青葱翠绿,但只是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