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潜能(第1/2页)
    ()    眼前的女子各种体貌特征都近乎妖类,且身具邪法,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在生死关头抛下朋友,顾翊自问绝对做不到,于是一咬牙,心下一横,再一次拼尽力地打出了几记咒法。

    然而显见都是无用功,不但没有靠近对方分毫,反而被对方煞气浓烈的功法,如道道锋刃直接划过皮肉,鲜血霎时间喷涌而出,瞬间把白色的衣袖染红了一片。

    那女子见状更是冷冷地邪笑不已:“顾玄夜,别做无畏的挣扎了,现在的你是斗不过我的。”

    “大人,你别管我们了,快走吧。”二鬼见顾翊受伤,随即不约而同担忧地大声疾呼道。此时的他们在那女子的掌控中,随着时间的流逝,化为实体的身形渐隐渐若起来,如同会随时消散一般……

    顾翊强忍着疼痛思称道,自己没有法力,就算拳脚功夫再厉害,只怕还没有近身就被对方压制了,看着身陷魔掌的阿剑和阿琴无比痛苦的模样,随时都有魂消魄散的危险,顾翊微眯起双目,神念急转……

    此时他灵机一动,决定以阴制煞,以毒功毒。阴气和煞气不同,阴气乃失去肉身的魂魄所自然具备的一种阴元灵气,而煞气则如同是厉鬼怨魂所释放的一种恶毒怨念,就像人有好坏,鬼魂亦有善恶之分。虽此二者同时具备攻击力,但后者更破坏力更强。

    此念一起,顾翊决定就地请神,如果成功,还能够勉强应付对方一二。只是这次顾翊决定请的是阴魂鬼神,九天神圣实在太过遥远,做法要求又相当苛刻,现下手边既无符禄,也无法器坐镇,仅以咒言请神,难度实在有些大。一则耽搁时间,二则成功率极其低微……

    但鬼神就不同了,就这人世间而言,就有千千万万的幽魂野鬼飘游在这天地之间,无法上天,无法入地,更无从入轮回,就估且叨扰他们一次,望勿见怪……

    念及至此,顾翊缓缓闭上双目,让自己的内心彻底归于平静,我心即我坛,以心为坛,以念为阵。

    须臾一个清晰的先天八卦图在自己的神识中浮现出来,乾、兑、离、震、巽、坎、艮、坤字字形容饱满,如同几员神将驻守在坛阵的八个方位,天地星辰此时也如同篆刻在自身浩瀚的心宇间,照亮了内心的这一方天地。

    顾翊手结太极阴阳印,就地盘膝坐下,闭上双眼,气息游走于丹田之中,尽力使自己的心境和世间万物化为一统,随即手拈法诀,心中默念那句不知重复过多少遍的法咒: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

    此时神识中的阵坛也心随念转,开始在心宇中盘旋往复,仿若活过来一般。

    心内阵盘既已激活,这第二步自然是沟通这天地神气,也就是通灵,这步成功,才能继续请来真正鬼神加持,于是毫不迟疑的变换手中法诀,内心持颂道,天之玄精,地之玄精,神之玄精,鬼之玄精,助之吾身,万窍通灵!

    此法咒一出,便如同金芒万道的道道灵符,自动的打在那座内心颇具形势的法坛上。心宇天幕中的点点繁星也更加璀璨夺目了起来。

    令顾翊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这一记神念仿佛激活了另一个自己,眉宇之间不自觉浮现出了一枚火红星旋的图案,黑色的发丝蓦然之间,长及腰际,两道剑眉如被墨染,如深渊一般漆黑幽深的双瞳,隐隐泛着奇异的红光,此时的他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他临于尘世之上,居于异世之中,炎炎流光,惊为天人……

    此时,顾翊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不同的空间里,这个自己盘膝于法坛之上,神识清明,心念归一,双掌交握,手结幽冥招魂印,心念间一道法咒自动地流转开来,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弟子陈留顾玄夜拜请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张子贵,东方五鬼陈贵先,速收阴兵阴将归法坛!

    道道法咒符文如星耀流光,倾泻于心坛之上,此时外界本就晦暗的阵阵阴风,仿佛得了感应一般,一时间狂风大作,阴气陡然之间浓烈了数倍,巷子小小的空间里浓雾遮天,一时间竟有如黑夜。

    只见足足二十五道黑影从浓雾间破空而出,如道道黑色利剑,快速地穿梭于这小小的一方天地中,速度之迅速如同一道道流星箭矢,很快便编织成了一张暗黑细密的大网……

    此时,那形如妖类的女子,张大青黑色双目,硕大的瞳人,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变故,神色骇然之极,尤其在其身体与那黑网接触之下,长于体表的鳞甲居然片片脱落,诡异到了极点……

    “顾玄夜,想不到你也用这样的手段?”女子恨声道。

    “错,我之前就说过我用的可都是正道法术,哪像你修炼邪门功法,煞气深重,长像也是如此怪异。”顾翊边说边貌似探究地露出鄙夷的目光,眉间的火红星旋发出耀目的红芒……

    “少废话,你以为你的样子又比我好到哪里去?”想不到这女子还如此介怀,别人质疑自己的容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