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魑魅(第1/2页)
    ()    不过别以为萧雨是那种,遵规守矩的老实人,一但经过那些没有监控的路段时,马力迅速升级,不飚一下车速,让他整个人都感觉不那么对劲了。

    “真悬!但真他妈过瘾,哈哈!”刚刚超速时过分嗨皮的他,差点被路口的交警歹个正着,还好有惊无险,下次可不能太过大意了。

    在宁江的市中心兜了一圈后,车子稳稳的来在了市中心商城,天乾商业广场的正门处,萧雨找好停车位后,二人先后下车信步穿过大厦前的广场。

    站在三十层气势恢弘的大厦前,只见一幕幕巨幅的墙体广告惹眼地在阳光下招摇,一顺的落地玻璃窗外墙反射着刺眼的光线,眼前是不停往来穿梭的人流,到处都充斥着女人的甜笑和小孩子的吵闹喧哗。

    “你说,这周六就是人多哦。”看到不少美女的萧雨兴奋地吹起了口哨。看着摩肩擦踵的人群,顾翊不奈地皱了皱眉。

    萧雨建议,既然是老爷子的寿辰,那礼物一定不能太寒酸,但太贵重自己的钱包又吃力不起,所以要从长计议,于是从一楼的金银首饰专柜,一路闲逛到八楼的童装卖场,二人还没有拿定主意到底要买什么。

    “我看这么着,老爷子是有身份的人,品位眼光自然不比一般人,营养补品衣服鞋帽他老人家自然不缺,稀罕新奇的玩意儿,估计人家比我们还见得多多了。”顾翊若有所思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缺,总要买上一两件吧。”萧雨明明之前觉得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怎么这会儿想得人头都大了。

    “要不买点文人字画之类,兴许会和他的心意呢!”这次是顾翊的提议。

    “我知道八大山人,唐伯虎,还有吴带当风吗。”萧雨说起来倒是头头是道,“我爸最近正迷这些呢,可我们哪有那闲钱呢。”萧雨挠了挠头。

    “仿品也不错啊,兴许没有什么历史价值,但那品位意境就甩现代人多少条街了。”顾翊觉得这应该是符合对方身份的了。

    “正好,再上一层就有古玩字画,据说有不少都是仿品,价格也不贵,还能满足大部分人的对传统文化的喜好,便宜点过过瘾也不错嘛。”终于拿定了主意,萧雨不由得嘿嘿一笑。

    二人决定后,兴致勃勃地来到古玩字画卖场里,这一层明显比其他楼层人要少多了,一上来立刻安静了很多,只有悠远地古琴声潺潺地回荡在空旷的卖场内,偶尔有三三两两的身影漫步其间,时而低头凝视柜台里摆放的商品,时而交头接耳地小声低语着什么。

    “哎呀,想不到还有这么多人和我们一样这么有品位。”上得楼来,萧雨说话音量显得分外刺耳,惹得一些正在选购的客人纷纷回头。

    二人稍微盘桓了片刻,目光都不约而同地锁定在了一副名为《祝寿图》的画卷上。

    只见泛黄的古旧画纸上,一貌似寿星的文仕手持玉如意,一手轻抚长髯,正眼观古籍,一众孩童在其间嬉戏,还有一只可爱的梅花鹿在松树下流连徘徊,画面设色妍雅,笔墨生动。

    店员小姐见有生意上门,满脸堆笑地开口介绍道:“这副《祝寿图》出自于清朝年间一位不知名的画者,您看这墨色,这纸张绝对上乘,您自己收藏或是馈赠亲友都是不错的选择。”

    “你这个赝品还卖这么贵,合理吗。”瞧了一眼价格,萧雨开始抒发不满情绪了。

    “这位先生,麻烦您弄清楚,赝品和原作版画是有区别的。”

    “不都是假的吗,能有多大区别!”萧雨对于玩这种文字游戏表示很不屑。

    “当然有了,前者是别人借用艺术家本人的名义临摹的,后者是以艺术家本人的原作为印版限量复制的作品,艺术价值也是很高的。”店员小姐如数家珍地侃侃而谈道,“每一次拓印对原作古画都有一定的损伤,所以市面上这样的版本也是不多见的。”

    “好了,好了,决定了,就它了,给我们包起来吧。”萧雨最怕麻烦,不耐地挥了挥手,打住店员小姐的话头。

    “顾翊,你去哪儿,这儿还没付钱呢,这小子。”看到顾翊突然走开,萧雨心下觉得奇怪。

    可顾翊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自行踱步到一边的展柜前,一个极巨狰狞的鬼脸图腾面具,完吸引住了他的目光。太像了,这不就是自己上一世争战沙场,在千军万马中指挥若定时佩带的鬼脸假面吗。

    “真的是魑魅!”顾翊不可思议地瞪着双眼,目光仔细的扫视着每一寸细节,遗憾的是这个鬼脸假面断了半截,残存的这一边,也有明显破裂的痕迹。

    “我可以看看这个吗。”顾翊的声音因欣喜而微微颤抖。

    店员小姐笑容可掬地应声过来,小心翼翼地从柜台里拿了出来:“先生,您可真有眼光,这是一件真正的古董,因为年代久远,破损的太过于严重,本商城老总决定降价处理。”

    顾翊扫视了一眼标示的价格,现在的自己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