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百邪不张(上)(第1/2页)
    ()    “小翊,你这怎么还对着空气说上话了呢?”林叔见状很是担忧道,“你不会也不正常了吧,你可别吓叔。”

    “怎么可能呢!”顾翊愣了一下,随即玩笑道,“我这三魂七魄正常着呢。”

    “那就好,你倒是正常了。”林叔长叹一声,“我可累得快要灵魂出窍了。”

    “小翊,你说眼看这这节气到了,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林叔说着不安地向四处瞄了瞄,“要不这事透着这么邪性呢。”

    “林叔,你要有点自信好不,您看您平时乐善好施地,又吃斋念佛,光这善念都已经感天动地了,就算有什么小鬼,邪祟也不好意思来找您的茬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顾翊边说边挤眉弄眼地看向二鬼,感觉到林叔不安地目光,又立刻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哎呀,光顾闲扯了。”林叔一拍脑门,“快跟我走。”

    顾翊被林叔连拽带拉的往祠堂小酒馆那边走……

    “大叔,你没把那张符咒贴上吗。”

    “贴了呀,我听你的,昨天晚上我就贴上了。”

    “贴上了,怎么这群家伙还敢以身犯险呢。”顾翊小声嘟囔着。

    “你说什么。”林叔支着耳朵,想听个所以然。

    “我说贴上了就没事儿了,最近快清明了,阴气重了些,贴上预防一下也是好的。”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你还是快来看看吧。”说话间,林叔着急忙慌地迈步进了小酒馆。

    果然,就在刚才靠近通往小酒馆的回廊的时候,顾翊就感到了一股强劲的煞气,心下诧异。

    单纯无害的鬼魂,应该是阴气更重一些,可这么重的煞气,那得是多少厉鬼冤魂才能形成的。难道说厉鬼们也每逢佳节都结伴出来闲逛,又或许是今年的清明正逢阴时,比往常排场要更大些。

    正想些有的没的,脚步刚踏入酒馆内,就被眼前的一幕深深震撼了……

    “你看这些人。”林叔手指着眼前一片黑丫丫的人头。

    “哇赛……”

    眼前场面好不壮观的,只见每个桌子上都堆上了厚厚的碗碟,吃饭的人正不停低头辛勤耕耘着。

    “林叔,你这生意可真是好得爆棚啊,有没有考虑上市啊!”顾翊不惊反笑道,“这么偏僻都有这么多的客人,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是小酒馆不在大有佳肴就行哦,呵呵。”

    “好小子,还调侃你林叔。”林叔边笑边重重叹了口气,“不过好在钱倒是正常付了,要不然真给吃垮了去。”

    顾翊状似无意地就近走到一张桌前,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婆婆带着她的小孙女,正胡吃海塞,吃得满嘴的油光,仿佛许久没吃饭一样。不过按理说老人家和小孩子能吃多少,但看到眼前的场景,绝对颠覆你的感官。

    如果让胖子来和他们来场大胃王比赛,不知胜负如何,真是场景太美不敢想像,顾翊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翊,你还有心思笑。”林叔禁不住口出责怪,“你看我这都一愁莫展了,今天上午刚去集市买来的菜,满满几大菜盆,都精光见底了!”

    顾翊在小酒馆内东走走,西逛逛,看着一个个吃得满脸油水的大爷,大妈,当然还有年轻人,更夸张地,还有一个身体残疾,双腿无法行走的男子,艰难地支撑着身体,把桌上的饭菜一碗接一碗地端下,战斗力竟然不逊于正常人,这得是多少年没吃过东西了。

    顾翊一圈看下来,摇了摇头,更加迷惑了,煞气确实从这些人身上传出来的,但脚下的影子很明白的昭示着,这些都是正常人没错。

    心念之下,顾翊神色一暗,眼里闪过一道精光,闭上双目,随即便缓缓睁开,注目凝神,细看之下,果然看出了些端疑。

    在坐的所有人,身形在灯光下,隐约都有一道模糊的重影,但此重影和对应身体的魂魄合契度极高,即算是法术高深的术士在此,眼睛也可能被骗过,完可以认为自己是视线恍惚所致,好在自己与生俱来就有天眼神通术,计算转世重生,也没有弱多少。

    “大人,怎么样,这些人身上煞气好重哦。”二鬼不安份的在顾翊的怀里,不停地翻来覆去,实在忍受不了什么似的,难受地探出头来,

    “是啊,薰得我浑身都不舒服了,大人你看,这块皮肤都变颜色了。”

    顾翊看过去,果然阿剑手臂上本来白青一色,手肘处蓦然地出现了一块紫斑。

    “大人,我也是。”阿琴边摸着白皙柔嫩地手臂,边细声抱怨道,“今天这皮肤可要好好保养保养了。”

    “就你娇贵些,到底是女人,大人对你够好了,再保养还不是水月镜花,”阿剑还是一直对二人云泥之别的相貌耿耿于怀,但又不好怪责顾翊,只好时不时地拈酸吃醋一番。

    “哼!”话不投机半句多,阿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