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符咒(第1/2页)
    ()    二鬼在房间里闷了一天,这会儿正兴奋地围绕着顾翊上下翻飞,嘘寒问暖,突然听到林叔的声音,都急忙往顾翊的身后躲去,小心翼翼地探着头往这边瞧。

    其实林叔是看不见他们的,完不用藏,只是二人平时被顾翊耳提面命地唠叨多了,谨慎小心,安第一,加上二鬼有前科,一次光天化日下的显形,青面獠牙的形象差点被人看见。幸好旁边站的是一个盲人,才避免惊吓到人,被顾翊好一顿训斥,这才安分了很多。

    “可不是吗,一整天也没个客人,本来今天想早点打烊,”疲惫写满了林叔的老脸,“大约晚饭时分,陆续来了些客人,开始也没当一回事儿。”

    “我进去几个炒菜,就一会儿功夫,你猜怎么着?”顾翊眼睛盯着林叔的脸,没吱声,果然林叔神秘西西地放低了声音,“我的老天爷,坐满了,从来没见过这种盛况啊,咱还挺高兴!”

    “后来我看着看着,觉得不对。”林叔说着说着又停了嘴。

    “有话快说吧!”顾翊发现林叔挺爱卖关子的,所以也不插话,只在关键时,恰到好处地催促那么一下。

    “更奇怪的是,所有人都只低头吃饭,也不互相交谈,谁都不出一声儿。”说到这,林叔笑了笑,“你说邪行吧!”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顾翊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就这还不奇怪!”林叔见他这么坦然淡定的表情,无语了。

    “还有呢!”

    “没了!”

    “林叔,白活了一大把年纪了,就没再深入细致地观察观察!”

    “还要怎么观察,盯着别人吃饭,别人吃着,我看着。”林叔倒说得振振有词了,“再说了吃饭不说话,也不犯法呀。”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也没话了!”顾翊无所谓地两手一摊。

    “我先去洗漱一下,休息一会儿,今天我也累坏了。”顾翊说着也模仿林叔的样子,捶了几下腰。

    “你个小屁孩,才多大点儿啊,这就喊累。”林叔看他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忍不住笑骂道。“还有在学校,别戴你那假发,学生要有点学生的样子。”

    回到房间的顾翊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习惯性地换上了那件满是锦绣云纹的唐装,这丝绸的面料细滑柔软,穿着说不出地贴肤舒适,别说这林叔对衣着还挺讲究的,顺手再把及肩的黑发盘于头顶,一支水笔就这么自自然然地斜穿过发髻。

    “大人现在跟过去的样子可是一般无二了。”阿剑见势立刻马匹精附体。

    “大人浓眉大眼真是好帅啊。”阿琴眼波流转,不甘示弱道。

    二鬼你一句我一句马屁拍得溜响。

    “大人的头发怎么保养得那么乌黑亮泽呢!”

    “这件衣服更称得大人玉树临风,潇洒倜傥。”

    “大人的腿真是越发的修长了!”

    “是啊,是啊,快到腰了,真是满眼的大长腿啊!”

    “好了你们两个人,还可以更夸张点吗!”顾翊被二人弄得苦笑不得,“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二鬼互相换了一下眼色,大人马屁果真难拍,于是讪讪道:“大人,以后白天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可以自由活动一下吗。”

    “……”

    “我们向神明启示,绝对不捣乱,不乱跑。”见顾翊没有反应,单手抬起指天做发誓状。“大人,你看我们一天无所事事,把这间房间都翻来覆去地收拾了好多遍了,地板都可以照出影子了。”

    顾翊摸了一把桌面,果然是纤尘不染,不禁嘴角微挑强忍笑意:“好吧,看你们可怜巴巴的样子,就姑且信你们一回吧。”

    “谢谢大人。”二鬼感动得扑上来就抱了个满怀。

    “注意仪态。”顾翊干咳一声。

    “颜值担当是阿琴,我这个鬼样子,谁看!”阿剑满不在乎的嘟囔。

    顾翊今天仿佛心情还不错,也就任由他们妄为一回,他手枕着头随意地躺在竹制的摇椅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前后晃荡着:“今天家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

    “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大人,我们虽然没出门,但还是感到有一股,特别强的阴气在附近。”阿剑沉吟半晌,若有所思道。

    “对,应该就在方圆两里之内。”阿琴破天荒地没有唱反调。

    顾翊闻言,缓缓闭上双目,右手拇指在其余四指间飞速地轻点,嘴唇不断开阖着,默默念叨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睁开双目。黝黑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精光:“果然和我之前想得一样,丙戌年辛卯月辛亥日戌时三刻,阴月阴日阴时,还好没有四阴齐聚,否则可能就不是这么点动静了。”

    “好了,你们也辛苦一天了,好好休息一下吧!”说话间,顾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