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重操旧业(下)(第1/2页)
    ()    一顿恩威并施下来,总算给某鬼的嘴上了封条。

    “阿剑,阿琴,你们还是出去给我护法吧。”虽说这一世还暂时没发现什么山精鬼怪的,但防范于未然,谨慎点也是应该的。

    二鬼遵命老老实实地走出屋外静守,只是阿剑还时不时地探头探脑,显然还是一脸不放心的样子,当然看着阿琴状若冰雪的冷峻玉容,为了避免自己的鬼脸被打得更难看,不想以身试法的他,还是决定消停一下。

    顾翊重新定下心神,一边手掌纷飞,指尖辗转,形似莲花,只见他手拈陵光法诀,一边口中滔滔不绝道:

    “拜请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南海观音,伏羲神农,轩辕皇帝,雷神大帝,盘古圣王,地母元君,玉皇大帝,横山七郎,罗山九郎,三天开皇,五岳大地,神霄王府,龙虎玄坛赵元帅,三茅真君,五星二十八宿,诸神仙手持符咒法术,与陈留顾玄夜愿救众生苦难,治病回生,降魔除邪,避却奸恶,愿魁罡护体威灵显著,千叫千应,万叫万灵,不叫自灵。”

    这时已心神合一的顾翊,手拈莲花之形,放于两侧,用部的心神感应着天地灵气,过了许久,隐隐感觉周身气血有一丝丝翻涌,近看其身表似乎有一层薄薄的白光隐现,不过其气息极不稳定,仿佛大风中的烛火,随时会熄灭消失不见。顾翊内心一喜,卯足了身的气力,让这一屡气若游丝的能量硬生生的循环往复了几个大周天。开始还能感应到的那一丝,也都消失无踪,刚才的努力显然都成了石沉大海的无用功。

    顾翊心下不免疑惑,想想孩提时代,自己第一次接触道法术术,也没有这般不灵光,记得当时爷爷还称赞自己骨骼清奇,天赋异秉,怎么现在不进反退,难道也是穿越的后遗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真是老天爷都不赏饭吃了。

    顾翊偏不信这个邪,于是双手拈法决,连着口诵了几遍经咒,只是月光如流水地淌过朦胧的窗纱和皎白的衣袂,就是没有丝毫灵气的感应和涌动。此时顾翊的心头掠过一丝慌乱,找不到问题的源头。

    过了半晌,不过一向乐天达观的他突然的笑出了声,自己地狱幽府都走过来了,鬼山妖海也经历过了,这点小小的难题,难道就退缩畏惧了,老天爷要考验他,肯定需要苦其心智的,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解决的途径。

    基本功法不行,何不试试自己的招牌法术,不过连基本的灵气都无法凝聚,只怕更高深的法术也是无法驾驭的。果不其然,只见顾翊手势突转,手形如翼鸟高飞,一招天灵变挥洒出来,只是形势虽然大气灵巧,姿态也堪称优雅之极,只是干打雷不下雨,就连脚下的灰尘都没有动弹一下,顾翊不免尴尬地苦笑了几声。手边没有现成的符禄,也没有称手的武器和法器,这无米之炊可真难为了自己这个巧妇了。

    现在的自己除了几个最低级的咒语还稍稍灵验外,也就空有一身孔武了。好在这些咒法施展开来,对施法者的灵力的多寡,内息的深厚与否,没有太多要求,只需将咒语练习纯熟,力求无错即可。加上自己经过多年沙场历练,这身功夫还算拿得出手的。

    想到此处,顾翊即兴飞身跃起,一个鹞子翻身,少说离开地面六尺高,一招凤凰展翅,捋手横掌,掌风披靡,撩动静垂的窗帘起伏波动不绝。如果此时有人站在左近,一定会身受重创。其招势间尽显大气磅礴,只要不以法术对敌,就是来百千个凶顽残暴之途,对付起来还是有绰绰有余的。

    太过于注重形式的完美无缺,自我感觉良好的顾翊,一时大意不想落地的瞬间,脚不偏不倚地踢倒了一旁放檀香的长凳。

    惊得二鬼急忙从屋外奔入:“大人,发生何事。”

    “施法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凳子了。”

    “大人找回法力了。”阿剑和阿琴满脸惊喜的憧憬道,”太好了,从此后终于扬眉吐气,说不定还能重新做人!”

    “其实,就是一点点,”顾翊伸出小拇指比画了一下,勉强干笑了两声。

    “大人,你可千万别让我们失望啊,那我们就真的只有一死了之了。”阿剑哭丧着脸,挤出眼眶的球状物垂下来,舌头也掉出尺来长,尽力地表达着自己的哀伤,就是缺了最重要的表情达意的工具眼泪。

    “怎么,你也想试试一哭二闹三上吊!”顾翊觉得虽然自己现在确实有那么一点点的衰,但吃软不吃硬的骨气还在,威胁对他是不管用的,“还是你觉得现在的情形比死还好上那么一点点。”

    “放心吧,大人我呢,现在只是遇到一点点小小的挫折,肯定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顾翊嘴上喜欢玩笑打闹,还是不忍心让二鬼太失望,便出言安慰道。

    “不过,看大人现在的情形,到还真让阎君殿下给说中了……”阿剑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道。

    对于阿剑突然提到阎君殿下,顾翊微一挑眉:“快说,阎君殿下有什么交代,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也就是大人转世后会遇到一些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