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破煞(第1/2页)
    ()    此时,在东宁最大的酒店里,东宁一中球队也在庆祝首战告捷,只是做为最中心人物的顾远军,一点也笑不出来。

    今天在场上顾翊的表现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运球投篮的姿势何等干脆利落,那空中躲闪的姿势何等潇洒飘逸,如果不是队里其他队员不断拖后腿,这第一名的位置还指不定花落谁家。

    想想自己也是最后一年在这支球队了,这场春季联赛也是自己高中时代的终极赛事,谁不想给自己的高中生涯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呢,但这样看来,这句号能否顺利画上,还是一个大大地未知数。

    “喂,李大师吗,我决定了,我同意施法……”顾远军迟疑半晌,终于拨通了一个电话,非常时期有点非常的手段也是无可后非的。

    据那位大师所说,此小法术虽损人而不伤人,只是起到一个震慑的效果,他觉得自己虽然心胸不够豁达,但也还算是厚道。而那个球技出人意表的球员,他很容易便打听到了他的部个人信息。

    “顾翊,”当顾远军获悉这个人就是他多年未见的堂弟顾翊时,内心确实震撼了好大一会儿,听家中长辈说起这个堂弟,仿佛是个没有丝毫出息的顽劣学渣,可现在不仅逆袭成学霸,在各方面都变得异常优秀,这前后对比之大,让他吃惊不小。

    虽说两人不在一个学校,暂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但东宁区就这么大点,接下来的高考乃至大学,甚至步入社会都会成为自己及其强劲的对手,也会影响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是时候把他纳入自己的对手行列了。

    所以当他们终于在决赛中相遇的时候,二人目光相接,仿佛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到了些什么似的,居然意味深长地相视一笑。

    “小弟还是新人一枚,还请堂兄手下留情哦。”顾翊丝毫不掩饰已经认出对面之人身份的事实,施施然露齿一笑道。

    “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吧,堂弟这么有本事,第一次作为主力出战,就站到了可以和一流球队抗衡的位置,这新人也够不普通了。”说话间双颊上一道黑色幻影略过,顾翊见此神色一拧,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在内心打转……

    果不其然,比赛一开始先锋中学队便被对方招招必杀的按着往死里打,而且哪里弱打哪儿,那篮球仿佛明白人的心思拐着弯的蹦达,忙得先锋中学这边的几个后卫中锋前锋,几乎是没有招架之力。

    开场整整十分钟,顾翊楞是没有沾到篮球的边儿,要说他球技臭,这也正常,但当眼看快拦截到手的球直接诡异地斜飞到对方的投手的掌心中时,看着对方胜券在握的表情,顾翊觉得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顾翊眼见对方明里暗里虚避着自己,实则是在对自己形成包抄之势,且行进间运球手法相当的诡谲,几乎招招出其不意。

    对方的战术显然比预赛和半决赛中都凌厉了许多,不停虚恍的招试,千变万化的假动作,且配合灵活的运球走位,导致己方的队员们都应接不暇,疲于应付。

    顾翊一边忙着突破重重包围,一边仔细观察着对方的队形,那走位的形式看着莫名眼熟,硬生生把自己和球队隔绝开来了,而且普通的篮球对阵会有这么强烈地煞气波动,这不像是球赛,更像是一场实力强劲的斗法,顾翊施展了浑身解数也无法摆脱对方成员的纠缠。

    尤其对方不断虚恍的身形会让靠近他们的对手,一时间视线模糊,重影层层,继而发生头晕目眩的感觉,这已经导致己方两名球员发作了严重的眩晕证,且当场晕倒,不得不让人抬下场去,引来观众席上一阵唏嘘。

    替补队员上场后形式显然更加糟糕,如果不是顾翊身具不同寻常的咒法,强定心神,此时也已然中招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顾翊又怎么会放在心上,但眼见对手一个个眉宇间明显的腾腾黑气,运球时古怪的眼神,看似犀利的目光,实则那瞳人泛着淡淡的红芒,视线也呈现出涣散的感觉。再仔细观察时,发觉对方成员的手臂上均纹有一个类似猛虎的奇怪图腾,这处处透着蹊跷,让他不得不紧觉起来。

    “对了,休、生、伤、杜、景、死、惊、开,”顾翊脑中灵光一闪,看着周围不停腾挪的身影,微微一笑,五指飞速轮转,只见他眉宇之间光华一现,“左手边这个控球后卫便是对方生门所在!”

    随即毫不停留,指间飞快拈动法诀,口中急诵:“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千邪不出,万邪不开。”旋即左手指尖轻撮,貌似不经意地抬手轻弹“敕!”正是摄魂驱邪咒。

    只见一道凝练成极细丝线的青白色气体从指尖敕出,直奔对方的后卫而去,结果便是顾翊成功地跳出了对手的画地为牢。

    顾翊的手段显然让对方乱了阵脚,此时他强凝心神,身形奇快地辗转于对手之间,冲他们一一点指。自从修习坐忘练魂诀之后,灵力波动的感觉已然强烈了许多。

    此时蓦然点指,心念到处,一道道肉眼不可察的白色气状丝线,骤然溢出,直奔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