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赋翻译及赏析_月赋阅读答案_谢庄的诗
古诗文网
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唐代五代宋代元代明代清代近代现代 手机版

月赋

朝代:南北朝

作者:谢庄

诗集:谢庄全集

原文:

陈王初丧应刘,端忧多暇。绿苔生阁,芳尘凝榭。悄焉疚怀,不怡中夜。乃清兰路,肃桂苑;腾吹寒山,弭盖秋阪。临浚壑而怨遥,登崇岫而伤远。于时斜汉左界,北陆南躔;白露暧空,素月流天,沉吟齐章,殷勤陈篇。抽豪进牍,以命仲宣。

仲宣跪而称曰:臣东鄙幽介,长自丘樊,昧道懵学,孤奉明恩。

臣闻沉潜既义,高明既经,日以阳德,月以阴灵。擅扶光于东沼,嗣若英于西冥。引玄兔于帝台,集素娥于后庭。朓警阙,魄示冲。顺辰通烛,从星泽风。增华台室,扬采轩宫。委照而吴业昌,沦精而汉道融。

若夫气霁地表,云敛天末,洞庭始波,木叶微脱。菊散芳于山椒,雁流哀于江濑;升清质之悠悠,降澄辉之蔼蔼。列宿掩缛,长河韬映;柔祗雪凝,圆灵水镜;连观霜缟,周除冰净。君王乃厌晨欢,乐宵宴;收妙舞,驰清县;去烛房,即月殿;芳酒登,鸣琴荐。

若乃凉夜自凄,风篁成韵,亲懿莫从,羁孤递进。聆皋禽之夕闻,听朔管之秋引。于是弦桐练响,音容选和。徘徊房露,惆怅阳阿,声林虚籁,沦池灭波。情纡轸其何托?诉皓月而长歌。歌曰:

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

歌响未终,余景就毕;满堂变容,回徨如失。又称歌曰:

月既没兮露欲晞,岁方晏兮无与归;佳期可以还,微霜沾人衣!

陈王曰:“善。”乃命执事,献寿羞璧。敬佩玉音,复之无。 

找古诗文资料请加QQ群:181735542

相关翻译

【月赋翻译及注释】

【翻译】陈王(曹植)的好友应磅、刘桢去世了,陈王为此忧愁烦闷、闭不出,以至于“绿苔生阁。芳尘凝榭”。陈王夜半难以入眠,愁绪满怀,于是让人清扫干净兰草遍生的小道、桂树飘香的园林,并奏着音乐坐车驰往那寒冷的山林。在高坡上停下了车轮,面对着深谷,哀痛之情更深一层,登上高高的山峰,心中忧伤愈发凸显。时值深秋,横斜的银河在东边划出一条界限,太阳运行的轨迹正由北至南移动。白蒙蒙的雾气笼罩着星空,皎洁的明月在天幕上缓缓地移动。陈王面对此情此景感触良多,不禁口诵起《诗经·齐风》“东方之月”的句子,又反复吟咏《诗经·陈风>“月出皎兮”的篇章,仍觉难以排遣内心的烦闷,于是使人献上笔墨筒牍,请“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作《月赋》一篇。 月赋翻译及注释详细查看

taobao1.png

相关赏析

月赋赏析

  一

  由古至今,文人雅士以“月”为题的诗文不胜枚举,从《古今图书集成》所搜罗的作品,即可见一斑。谢庄有五子,他替他们取了甚为风雅的名字,分别是飏、朏、颢、从(上有山)、瀹(上有草)。有风,有月,有山,有水,可见谢氏是个性情中人,甚为风雅,且对“月”定有一份难以名状的好感,故也以“月”为题,创作了《月赋》。纵然在当时,人们对《月赋》的评价已十分不一致,如,宋孝武帝为之“称叹良久”,认为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佳作;颜延之则说:“美则美矣,但庄始知‘隔千里兮共明月’。”.后人更拿它来和宋玉的《风赋》、谢惠连的《雪赋》做比较,但看法仍有分歧。就以“月”为题的文学作品来看,谢庄的《月赋》仍是其中的翘楚,否则,像《艺文类聚》、《太平御览》等类书,就不会相当一致地都收录了这篇文章。

  二

  我们可以发现谢庄的行文并不直接切入主题——“月”,而是拿曹植王粲来替自己说话,先是以“陈王初丧应刘,端忧多暇”作为起笔。之后,陈王“抽毫进牍,以命仲宣”,让主角转到王粲身上,文章由此处宕开,最后,再以陈王连连称“善”作结。以这样的虚构来从事文学创作,谢庄并非头一位,这种以构拟的人物进行对话的行文方式,早已成了“赋”文学的一特征。

  而谢庄仅仅是踵继前人的作法,却引来不少的批评,认为《月赋》既然借历史人物来创作,但也该考虑到是否合乎史实。如,王粲死于建安二十二年春,徐干陈琳、应玚、刘桢也都卒于这一年,而到了魏明帝太和六年曹植才被封为陈王,谢庄却称曹植为“陈王”,又有说既已假托王粲之口来抒发情感,就不应该写入孙坚夫人梦月入怀而生孙策的传说事件。这样听起来似乎言之成理,但,对于一篇非史非传的文学作品而言,我们理当以较感性的眼光来看待它,不应如此苛责,因为他并不损害文章的美感。

  由于《月赋》以“陈王初丧应刘,端忧多暇”为开头,让谢庄笔下的“月”注定以愁忧的形态出现。风月、山水本是无情的,因人而沾染了许多的情感,“月”亦是如此,它本身并没有喜怒哀乐,是谢庄希望让它带著情感的色彩。而长年为病所苦的谢庄,自称已是“常如行尸”而“无意于人间”。有这样的情怀,心中那份说不尽的哀戚,当然也很容易地渲染了所见到的“月”。

  人也会随著外在景观的改变,而体悟自我,所谓“春秋代序,阴阳惨舒,物色之动,心亦摇焉”指的正是这个道理,而一年四季中,最容易让人有悲伤、凋零之感的,应是“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的秋天,在这样的季节里,“月”自然也会浸染惆怅与孤凄。所以,谢希逸也就以秋天的“月”作为《月赋》描写的主题对象。

  三

  “月”既然是全文描写的主题对象,而谢庄在四百四十三个字中,直接点出“月”字的,虽然仅有六次,但是每一次都是那么恰到好处。

  曹子建因刚遭受知己亡故之痛,忧闷不乐,已久未出游,夜半时分愁绪又起,遂外出解闷。遥望着天空,见到“白露暧空,素月流天”,心中不胜感慨,低声吟诵起《诗》句来,仍觉不足以消愁解闷,于是要王仲宣为此情此景写一篇文章。原本愁思是闷在曹植的内心里,因为偶然之间见到“月”,那份内在的情绪也就有了一个可供寄托的外在具象——“月”,让无情的“月”和有情的人彼此接触在一起,展开了对“月”的描写。

  王粲在陈王授意之下,先是一番的谦虚,述说自己的不才,幸蒙陈王的恩宠,不敢有负此恩,只好姑且一试,接著就说道:“日以阳德,月以阴灵。”以类此“日”、“月”的对比,及其延伸出的“阳”、“阴”观念做为开头,引领出种种附着人的价值观的“月”和“月”的神话传说,可以说是铺陈、说理的成分多,而写景抒情的成分甚少,“朒朓警阙,朏魄示冲”,将“月”相的变化说成了是在警示人君的作为须合德,须谦冲;“委照而吴业昌,沦精而汉道融”,更引用了梦“月”入怀的神秘传说,让“月”与朝代、家国的兴衰产生了一定的系连,凡此种种,想必是汉赋“铺采摛文”和“劝百讽一”的遗型。

  写完了“月”的种种典故,谢庄又继续借王粲之口,连写了十四句优美异常的文字,虽没直接点明就是在写“月”,但句句扣紧“月”:先是以六个句子来描写天上的云气、地上的湖光山色的种种,为月的升起营造出不凡的气象;等到月由东方缓缓升起,也仅以“升清质之悠悠,降澄辉之蔼蔼”如此不著痕迹的笔法写出;接著,又是以六个句子来形容月色本身和月色底下的景况。正由于月色是如此的俊美,君王也因而喜爱此月,罢去所有的歌舞,也就“去烛房,即月殿”,此时才明言“月”字,做为前文的说明,也为后文预留了线索。

  走向“月”殿,带来了羁旅的几许孤寂,感受到至亲好友不在的凄楚,王粲的“月”也从没有直接感情的柔美,转为诱发感慨的凄美。此时,不管是天籁,还是乐音,听来一切都是那么凄苦异常,更反过来使人有一种无限的郁结萦绕于胸,最后发现唯有“愬皓月而长歌”,才能消解种种的不乐。因“月”引发愁绪,也唯对“月”长歌才能消除愁绪,表示只能与“月”对话,这就更显出羁旅的孤独与悲哀。

  对“月”长歌什么呢?“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望着“月”,一时间感到虽与美人相隔甚远而无法相见,但那共有的明“月”可以传递彼此的信息,也算稍稍慰藉相思之苦,回过神来,发现距离终究是无法超越的。这种因“月”而引发对家乡、对情人的相思,可说是千古不变的母题。由于唱得深情款款,听者也听得入神,却霎然而止,听者恍然若失,于是又歌一曲:“月既没兮露欲晞,岁方晏兮无与归,佳期可以还,微霜沾人衣。”“月”将西没,是岁也将终了,要人趁时光尚好时回去,正与“升清质之悠悠,降澄辉之蔼蔼”的“月”升起的情形相呼应,做为完美的结束。

  最后,陈王的连连称“善”,不但给予王粲一个回应,也算回应了文前的“陈王初丧应、刘”,总结了全文。

  四

  据史书的记载,与谢庄同时的袁淑,看过谢庄所作的《赤鹦鹉赋》之后,曾感叹道:“江东无我,卿当独秀。我若无卿,亦一时之杰也。”李调元称此赋“属对工整”,且认为是“律赋先声”。而与《赤鹦鹉赋》同一时期所作的《月赋》,亦运用了许多整饬的对偶,有三字句、四字句、五字句、六字句等对,甚至有骈四俪六的句式。以最为人所称道的“若夫气霁地表”至“周除冰净”一段为例:

  “气霁地表”对“云敛天末”

  “洞庭始波”对“木叶微脱”

  “菊散芳于山椒”对“雁流哀于江濑”

  “升清质之悠悠”对“降澄辉之蔼蔼”

  “列宿掩缛”对“长河韬映”

  “柔只雪凝”对“圆灵水镜”

  “连观霜缟”对“周除冰净”

  十六句中两两对偶,有五组四字句对,二组六字句对,而且前八句更是“四、四;四、四;六、六;六、六”的骈四俪六的句式;且“末”、“脱”二字同一韵,“濑”、“蔼”二字又一韵,“映”、“镜”、“净”三字也同韵,知其亦开始讲求押韵。

  总之,《月赋》除了情感的表达甚为成功,结构上亦是自为完整的一体,句子的对偶、押韵,也充分展现了“五色相宣、八音协畅”的时代特色。

月赋赏析2

【鉴赏】

此文是南北朝时期,以赋的形式全篇集中写月的第一篇作品。《月赋》是一篇骈赋。骈赋是在古赋的基础上发展变化出来的一种新赋体,它产生于魏晋之后,盛行于南北朝时期。

《月赋》作为一篇咏物赋,借咏月抒写怀人之情和迟暮之感。文章一开始就叙述了一个凄伤的故事,这就是:“陈王初丧应、刘”。应场、刘桢是建安七子中的二人,跟陈王曹植情谊十分深厚,今传曹集中有《送应氏》二首,就是曹植为应场送行之作。开篇这六个字,构成了一个“主谓宾”的句式,突出了曹植和应、刘二人的亲密关系。挚友不幸去世,陈王心情痛苦。往日与文士们游宴的地方无心再去涉足,“绿苔生阁”、“芳尘凝榭”,一切都黯然失色了。于是陈王命驾出游,“清兰路,肃桂苑,腾吹寒山,弭盖秋阪”,想到山野舒散一下愁怀。“兰”、“桂”暗示季节,“寒山”、“秋阪”则明写秋景,野外处处秋景伤神。因而陈王“临浚壑而怨遥,登崇岫而伤远”,对亡友的怀念之情格外沉重。时当中夜,银河西斜,北陆星南移,“白露暖空,素月流天”,皎洁的月色引动了诗情。于是,曹植让王桀作赋咏月。这样虚构的故事、假托主客的写法,引出对于月的描写就很自然:写月逐成了全篇不可分割的内容,而不是什么游离于全篇的外加材料。这种虚构故事、假托主客的写法保持了全篇基调的统一。

赋由悼念亡友开篇,中间铺陈写月,到篇末作歌收结,情绪是一贯的。

赋末的两首歌:第一首歌抒写离别之情,表达了对远方友人的思念;第二首歌表达的是迟暮之感。谢庄写月的巧妙在于,赋中直接写月形、状月色之处甚少,却用很多篇幅描写秋景,渲染出寂寥、凄清的气氛,而且描写秋景又极有层次。

“若夫气霁地表,云敛天末,洞庭始波,木叶微脱。菊散芳于山椒,雁流哀于江濑”六句,描绘出了一幅江天万里秋色图:蓝天白云,碧波黄叶,金菊送芳,孤雁传响,一派初秋的景象。“升清质之悠悠,降澄辉之蔼蔼。列宿掩缛,长河韬映;柔祗雪凝,圆灵水镜;连观霜缟,周除冰净。”这八句开始描写秋月。其中一、二句写月轮升空,遍洒清辉;三、四句用群星和银河暗淡来作衬托,侧面描写月光的明亮;以下四句连用比喻,形容月光的皎洁:大地上如白雪凝结,天空中如水色澄澈,宫观上如霜花洁白,玉阶上如冰块明净。“乃厌晨欢,乐晓宴;收妙舞,弛清县;去烛房,即月殿;方酒登,鸣琴荐”。这是观舞听歌之后饮酒赏月的快乐生活。

“若乃凉夜自凄,风篁成韵。亲懿莫从,羁孤递进。聆皋禽之夕闻,听朔管之秋引。于是弦桐练响,音容选和,徘徊《房露》,惆怅《阳阿》。

声林虚籁,沦池灭波,情纡轸其何托,想皓月而长歌。”这里设想了“君王”在凄清的秋夜决然独处的感受,赋中描写了许多静夜的音响:既有自然的天籁,如风吹竹林的萧萧,长天嘹唳的鹤鸣;又有乐器奏鸣的声响,如羌笛吹出的悠悠秋声,琴弦弹奏出的瑟瑟的秋情。这些乐声一起,“声林虚籁,沦池灭波”,林中之声为之肃静,池上之波为之平静,无灵感的自然都为之动容,足见乐曲感人之深。作者在这里以动写静,描绘秋夜的各种音响,正是为了烘托幽冷、凄清的意境。虽然这些描写没有直接写出月,但从上文可知,这是一个“霸孤”独处的月夜,在这样的夜晚,怎么不令人产生怀人之情和迟暮之感呢!

综观全文,《月赋》就表达情感来说,不过是借咏月抒写怀人之情和迟暮之感,其本身并没有多少深刻的意义,但它在艺术上的特点,是值得我们考究和学习的。(刘莹)

作者介绍

谢庄
谢庄 谢庄(421-466),字希逸,南朝宋文学家。陈郡阳夏人(今河南太康县),出生于建康。他是谢弘微的儿子,大谢(谢灵运)的族侄。七岁能作文,二十岁左右入仕,在东宫任过洗马、中舍人。稍...
猜您喜欢的分类: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