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赋翻译及赏析_风赋阅读答案_宋玉的诗
古诗文网
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唐代五代宋代元代明代清代近代现代 手机版

风赋

朝代:先秦

作者:宋玉

诗集:宋玉全集

原文:

  楚襄王游于兰台之宫,宋玉景差侍。有风飒然而至,王乃披襟而当之,曰:“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邪?”宋玉对曰:“此独大王之风耳,庶人安得而共之!” 王曰:“夫风者,天地之气,溥畅而至,不择贵贱高下而加焉。今子独以为寡人之风,岂有说乎?”宋玉对曰:“臣闻于师: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其所托者然,则风气殊焉。”

  王曰:“夫风始安生哉?”宋玉对曰:“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苹之末。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缘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飘忽淜滂,激飏熛怒。耾耾雷声,回穴错迕。蹶石伐木,梢杀林莽。至其将衰也,被丽披离,冲孔动楗,眴焕粲烂,离散转移。故其清凉雄风,则飘举升降。乘凌高城,入于深宫。抵华叶而振气,徘徊于桂椒之间,翱翔于激水之上。将击芙蓉之精。猎蕙草,离秦衡,概新夷,被荑杨,回穴冲陵,萧条众芳。然后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跻于罗幢,经于洞房,乃得为大王之风也。故其风中人状,直惨凄惏栗,清凉增欷。清清泠泠,愈病析酲,发明耳目,宁体便人。此所谓大王之雄风也。”

  王曰:“善哉论事!夫庶人之风,岂可闻乎?”宋玉对曰:“夫庶人之风,塕然起于穷巷之间,堀堁扬尘,勃郁烦冤,冲孔袭门。动沙堁,吹死灰,骇溷浊,扬腐余,邪薄入瓮牖,至于室庐。故其风中人状,直憞溷郁邑,殴温致湿,中心惨怛,生病造热。中唇为胗,得目为篾,啖齰嗽获,死生不卒。此所谓庶人之雌风也。” 

找古诗文资料请加QQ群:181735542

相关翻译

【风赋译文】

楚襄王在兰台宫游览,宋玉、景差随侍。有风飒飒吹来,楚襄王便敞开衣襟迎着风说:“这风多爽快啊!这是我和平民百姓共同享有的么?”宋玉回答说:“这只是大王您一个人独自享有的风罢了,平民百 风赋译文详细查看

【风赋译文及注释】

【译文】楚襄王到兰台宫游玩,宋玉、景差随侍左右。此时,一阵凉风飒飒吹来,于是楚襄王迎风敞开衣襟,说道:“这风真爽快呀!这是寡人与众民共同享受的吗?”宋玉回答说:“这是只有大王才能享受的风啊,众民怎能与您共同享受它呢?”楚襄王说:“风是天地间的一种气体,畅通无阻地遍地吹来。不分人的贵贱尊卑,都能吹到身上。现在你认为这凉风,是寡人专享的风,难道有什么根据和理由,可以说明这个道理吗?”宋玉回答道:“我曾听老师说过:‘枳树枝桠弯曲,就有禽鸟来筑巢;有洞穴的地方,就有风吹进来。’鸟和风所寄托的场所是这样,各有不同,大王和众民所处的生活环境也是各不相同的,那么,风气也就有别了。” 风赋译文及注释详细查看

taobao1.png

相关赏析

风赋赏析

  风没有生命,本无雄雌之分,但王宫空气清新,贫民窟空气恶浊,这乃是事实。作者从听觉、视觉、嗅觉对风的感知不同,生动、形象、逼真地描述了“雄风”与“雌风”的截然不同,反映了帝王与贫民生活的天壤之别。前者骄奢淫逸,后者凄惨悲凉。寓讽刺于描述之中,意在言外。

  帝王幽居深宫,生存环境优越,肆虐的狂风进了高城深宫,早已化为清凉治病的和风;而生活在穷巷贫窟的庶民生存环境恶劣,没有防护实施,狂风肆意侵凌,无奈的遭受着风的凄苦。正如文中指出“枳勾来巢,空穴来风,所托者然也,则风气也殊焉。”因为生存条件的不同,所以对风的感受也就不同,风带给帝王的是享受,带给贫民的是灾难。不管宋玉是插科打诨,逗帝王开心,还是暗藏讽谏,风带给不同条件的人的祸福感受是客观存在的。

  文章从开头到“臣闻於师: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其所托者然,则风气殊焉。”为第一段。这段通过引起“雄风”和“雌风”论辩的背景,提出风气带给人不同感受的论点。

  第二段论述了风的形成、起源以及由弱到强、由强衰弱直至进入深宫化为清风四处飘散吸取万物精华而后带给帝王享受的过程。肆虐的狂风在入城前飘散为清风乘越高墙入於深宫,摇动华叶,徘徊香木之间,寻取其幽香;临池采芙蓉芳香;出水掠蕙草浓香;劈开秦衡,摆动新夷掠取清香,披开荑杨收取嫩香,然后带着五香的新鲜徜徉中庭,北上玉宫,又通过层层帷幕进入深宫。这段描写颇为生动,像是描写一个殷情而又谨慎的君王侍臣,小心的调制着君王需求的和风。这里对风的描写暗喻了帝王贪欲的神圣特权,以及臣民伺候帝王的恭敬与虔诚。帝王得到的不像是自然的风,而是精心调制的服务。这风带给帝王的享受,好像是一付神药,这种轻与愉悦像是病愈酒醒,耳聪目明,舒服至极,使得帝王不由的感叹“好痛快!”这就是帝王享受的雄风。这也是对帝王的生活侧面写照,揭示了帝王生活的奢求与贪欲。

  第三段论述了庶人的风。突然起於闭塞的巷道中,扬起沙尘,像愤怒的冤魂恶鬼叫嚣着冲孔袭门。光这来势,就让人感觉这风对于贫民不怀好意的侵犯是何等的嚣张可怕啊!继而卷起沙粒,吹起死灰,搅起污秽肮脏的垃圾,扬起腐臭的气味,斜插进破瓮做的窗户,直冲茅庐。这阴风在贫窟里肆意妄为,使得贫民头昏胸闷,伤心劳神,疲软无力,继而发烧生病,吹到嘴上生口疮,吹到眼上害红眼病,进而嘴巴抽搐吮动,咿呀叫喊,说不出话来,得了中风病。这就是庶人的雌风。通过这段描写,我们可以深切感受的庶民生存环境的恶劣,以及庶民生存的艰难与痛苦。

  通过帝王的雄风与贫民的雌风,我们深切感受到同在一片蓝天下的生命是如此的不平等。这不平等的根源不是自然灾害,而是人权的肆意践踏。因为生存环境的不同,造成雄风带来的是无与伦比的享受,而雌风带来的是欲哭无泪的灾殃。

风赋宋玉

【赏析】

风赋》是一篇以风为描写和议论对象的小赋。全篇用问答体,着意铺叙风的发生过程和各种态势,并对“大王之雄风"与“庶人之雌风”作了细致而鲜明的对比,反映了宫廷生活的豪奢与贫民生活的愁惨,表现了作者对前者的不满和对后者的同情。全文可按四问四答的结构分为四个部分。

首二句“楚襄王游于兰台之宫。宋玉、景差侍”是必要的交代,点明观风地点和人物身分。“有风飒然而至。王乃披襟而当之”,一句写风入题,一句写人引出下文。“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邪?”风是自然现象,普天同享,应属常识;楚襄王还天真,有此一问,不料作者回答得一本正经:“此独大王之风耳,庶人安得而共之?”用笔非常巧妙。楚襄王听了,越发天真起来,于是又有二问二答。

“王曰:‘夫风者,天地之气,溥畅而至,不择贵贱高下而加焉。今子独以为寡人之风,岂有说乎?”’楚襄王对宋玉的回答摸不着头脑,进而刨根问底:“可有说乎?”宋玉假戏真做,回答得更加有根有梢:“臣闻于师: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其所托者然,则风气殊焉。”他抬出老师,引用成语,说得振振有词。后两句极为关键,引起后面两大段文字。

“王曰:‘夫风始安生哉?’应该知道,《风赋》主旨是写风,作者精心设计对话的意图,主要还是为了自然引出对风的正面描写。所以楚襄王这第三问犹如一座桥梁,沟通了作者挥洒才气,健笔写风的道路。于是在作者的笔下,但见风声阵阵,扑面而来:“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茹之末”,先写风的发生;“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次写风势的发展;“缘泰山之阿,舞于柏之下",再写风行的路线。渐渐地,风势越来越大。“飘忽溯滂”以下六句,是写风的高潮,作者分别从风的气势,风的声威,风的力量等处落墨,写得壮美之极。“至其将衰也”五句,是写风由大到小的减弱过程,作者分别从风力的分散转移,风后的光景色彩着笔,写得优美之至。以上这部分,把风的发生发展过程写得气势磅礴而又细致有序,给人以如见其状,如历其境之感,同时也为下文着意写雄、雌二风蓄足了势。

作者写雄风,仍然着力于动态,但变化了描写角度,重点写它的“飘举升降”的飞行历程:先是“乘凌高城,入于深宫”,接着“徘徊”、“翱翔”于花间水上,掠过香花香草,花草承受的只是“萧条众芳”的灾难。作者在描写美景时忽然夹上一句“萧条众芳”,乍看似不和谐,实则加强了对“雄风”的讽意,细细体味自能领会。雄风穿过宫苑,进入殿宇,升越帷帐,经过内室,然后成为“大王之风”。通过层层渲染,这风到达深宫内院,确乎非“大王”不能享受,“庶人安得而共之”了。这风吹入人体,寒冷刺骨,振奋你的精神,能为人治病解酒,使人耳聪目明,身康体宁。“大王之雄风”,何其善哉!何其快哉!(古诗文网:http://www.skyjiao.com/shici/)

接着,作者又很自然地利用楚襄王的问话过渡,引出了“庶人之雌风”,这是全文的最后部分。作者在写“雌风”时,处处将其与“雄风”作反比对照:它只是在“穷巷之间”,“堀垛扬尘”,只是在“瓮牖”“室庐”,“冲孑L袭门”;它只是刮起“沙蜾”和“死灰”,只是扬起“溷浊”和“腐馀”;它只能使人“中心惨怛,生病造热”,只能使人受风得病,“死生不卒”。“庶人之雌风”何其恶哉!何其悲哉!

文章至此戛然而止,没有写下楚襄王的反应。在如此惊心动魄的鲜明对比面前,想来他不会不有所感悟,而说一声“悲哉”一类的话吧。

宋玉的这篇《风赋》在赋体散文的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比宋玉稍早或同时,赵国的苟子写了《箴》、《云》、《蚕》等咏物小赋,但其篇幅极短,句式单一,且多为抽象的概括,很少具体的描写,作用也只是猜谜娱乐;而宋玉的《风赋》不仅篇幅有所加长,句式极富变化,而且写得也相当精细。如它对风的发生发展过程的动态描写,其细致具体和生动形象是前所未有的。再如对雄、雌二风的刻画,为形成一种气势,达到某种效果,连用大略相同的句式,反复渲染,更开了“铺采搞文”(《文心雕龙·诠赋》)的先河。还有对“故其风中人”的描绘,采用了明显的夸张手法,给人以十分强烈的印象。无庸置疑,这种精细笔墨,对赋的铺张扬厉的传统的形成,有着开创意义。

《风赋》不仅在状物小赋的表现技巧方面有所开拓,在其思想内容方面也有所创造,至少,在三个方面扩展了状物小赋的思想含量:一是在状物的同时,也注意到对社会生活的反映。二是通过鲜明的对比描写,表现自己的思想感情

赋中,作者对所谓大喜大福的“大王之雄风”的讽刺和对大灾大难的“庶人之雌风”的同情是明显的。三是给予赋以讽的使命。赋的开始部分的对话里蕴含着讽刺意义。如“此独大王之风耳,庶人安得而共之”,如“其所托者然,则风气殊焉”,都含有深意,又使讽刺对象不觉,婉讽手法十分高明。

此外,《风赋》对主客问答结构的运用,对完善赋的体制也有积极的影响。客的问话是提出问题,并用以过渡到下文;主的答话是解决问题,用以表述主要内容。这种形式对以描写各种事物为主旨的赋体散文,无疑十分方便,因而被后人广为应用,逐步形成了赋体文章所特有的结构体制。在这方面,《风赋》有着开风气的贡献。

风赋鉴赏

【评析】

宋玉所处的时代,楚国的政治越来越腐败黑暗。国君骄奢淫佚,人民生活困苦。作为一个正直的诗人,宋玉在《风赋》中巧妙地借风为题进行讽谏。

本文第一段写宋玉回答楚襄王关于风的问话,指出风有“大王之风”和“庶人之风”。接下来第二段,写宋玉向楚襄王说明风是怎样从兴起到衰弱的过程,以及风进入富丽的宫苑,变得清凉芬芳,有益身体,成为大王享用的“雄风”。第三段写宋玉向楚襄王说明,风在穷巷吹起,被“沙堁”、“死灰”、“混浊”、“腐余”所污染,进入贫困人家,便成为危害庶人的“雌风”。总之,作者描写雌、雄二风的不同情况,实际上是写出了楚王与庶民之间的贫富悬殊。借以讽谏君王力戒骄奢淫佚,切勿残贼天下,沦为独夫。《文选》(五臣注)吕向说:“时襄王骄奢,故宋玉作此赋以讽之。”可见古人已察知《风赋》的“微讽”之意。宋玉的这篇赋不是对风作科学的说明,也不是为描写风而描写风,作者借此把王公贵族和平民的生活作对比,指出贵贱贫富不齐和苦乐不均的现象,反映了对现状的不满。《风赋》是两千多年前的作品,它有这样的思想内容,不能不说是难能可贵的。有人认为《风赋》是阿谀奉迎之作,没有丝毫的讽谏意义,这是不符合作品的实际情况的。

《风赋》具备了散体赋的文体特征:

(1)铺张扬厉的笔法(全赋从风的兴起消歇、“大王之风”和“庶人之风”几个方面铺排描写);

(2)主客对话的形式(赋中通过君臣四问四答写风);

(3)韵散相间的句式(例如,赋中楚王的问话使用散文;宋玉的回答多用韵文);

(4)风格典雅、华美而富有文采。可以说,《风赋》的产生,奠定了后世散体赋的体制,在中国文学史上有其历史意义。诚如刘勰在《文心雕龙·诠赋篇》中所说:“宋玉《风》《钓》,爰锡名号,与诗画境。”

在艺术上,对“风”的生动而细致的描写,以及对比手法的成功运用,显示了作者高超的写作技巧。对风的细致描写,如《风赋》的第二节,作者细致入微地写出了风的发生过程和各种态势。作者善于观察和捕捉风的动态,用拟人化的手法加以形容描写,生动形象,使人仿佛亲睹风的行踪。

《风赋》有明写,有暗寓:明写“大王之风”的特点和作用,暗寓的是揭露楚王奢侈豪华的生活;明写“庶人之风”的特点和作用,暗寓的则是贫苦人民的悲惨生活。这种“注彼而写此”的手法,宛转而有力地讽刺了楚王一味骄奢淫逸而不知体恤百姓的疾苦。

此外,赋中把风分为雌、雄两类,认为某种风可以为某一类人所专有,出人意表,颇有诙谐和诡辩的意味,因为不全作“庄语”,所以有较多的活泼性。但是读完之后加以回味,又觉得它命意深刻,能够启发人的深思,并不是浅薄的俳谐。

作者介绍

宋玉
宋玉 宋玉,又名子渊,战国时鄢(今襄樊宜城)人, 楚国辞赋作家。生于屈原之后,或曰是屈原弟子。曾事楚顷襄王。好辞赋,为屈原之后辞赋家,与唐勒、景差齐名。相传所作辞赋甚多,《汉书·...
猜您喜欢的分类: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