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父·屈原既放翻译及赏析_渔父·屈原既放阅读答案_佚名的诗
古诗文网
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唐代五代宋代元代明代清代近代现代 手机版

渔父·屈原既放

朝代:先秦

作者:佚名

诗集:佚名全集

原文: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找古诗文资料请加QQ群:181735542

相关翻译

【渔父·屈原既放译文及注释】

【译文】屈原已经遭到放逐,游荡在沅江边上。他在江边且行且吟,面容是那样憔悴,身体是那样枯瘦。渔翁见而问他道:“您不是三闾大夫吗?为何来到这样一个地方?”屈原回答道:“整个世道都混浊只有我干净,人人都喝醉了只有我清醒,因此怎能不被流放。”渔翁劝他道:“圣人不拘泥于任何事物,而能随着世道一起变化。如果世上的人都混浊,您何不搅浑泥水助澜推波?如果人人都喝醉了,您何不既吃酒糟又把酒大喝?为何遇事深思志行高洁,以至于使自己遭到流放?”屈原回答道:“我听说:刚洗过头要弹去帽子上的灰尘,刚洗过澡要把衣服抖抖。 渔父·屈原既放译文及注释详细查看

taobao1.png

相关赏析

渔父·屈原既放赏析

【赏析】

关于本篇的作者,历来说法不一。王逸《楚辞章句》云“《渔父》者,屈原之所作也”,但又说“楚人思念屈原,因叙其辞以相传焉”,前后矛盾,则似非屈原所自作。宋朱熹《楚辞集注》云:“《渔父》者,屈原之所作也。渔父盖亦当时隐遁之士,或日亦原之设词耳。”清人蒋骥《山带阁注楚辞》云:“或云此亦原之寓基言,然太史采人本传,则未必非实录。也。”虽然都部分地言及系屈原所作的理由,但仍欠充足,可备一说。因篇中一再说“屈原既放…‘屈原日”,又似出于第三者的记叙。故今之研究者多认为非原屈所作,和《卜居》一样,可能是楚人因悼念屈原而作。

从内容上看,作品以屈原放逐江南为背景。他最后由沅人湘,自沉泪罗。篇中说他“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可见时间地点当在进入沅江之后,怀石沉湘之前。从写法上看,则是通过与渔父的对话形式,从两种不同思想意识的对比上,表现屈原面对现实、坚持真理、热爱祖国、至死不渝的人生态度。诗中明显地透露出作者对屈原的尊敬与同情,代表了当时人们对屈原投江殉国这一历史悲剧的深刻理解。由此可见,屈原的遭遇以及由此所表现出来的屈原不愿同流合污、坚强不挠的意志,“伏清白以死直”的精神,在当时广大的楚国人民中确曾留下深刻的影响。

这是一篇以议论为主而又抒情味极浓的散文诗。而议论则以二人问答的形式出之。问答的双方,针锋相对,相辅相成,而以突出屈原的形象为主。渔父,代表具有道家思想的隐者为一方,写渔父在于写屈原。因此,研究渔父直接关系到正确理解篇中屈原的形象及其思想。

渔父的形象及其思想,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前部分与屈原的问答,一是后部分所唱的《沧浪歌》。就问答而言,当渔父知道屈原遭到流放及其原因后,说了一通劝导的话。它包含三层意思:一是以所谓“圣人”为标准,“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即对待客观事物,不要固守执著,而要随世俗进退转移,随俗方圆。二是进一步解释怎样做才合乎“圣人”对待客观事物的观点和态度,即“世人皆浊”,就应该“浞泥扬波”,“众人皆醉”,就应该“慵糟欹醣”,说穿了就是同流合污,随波逐流,甚至推波助澜。三是用反诘收束论点,以“何故深思”反驳屈原的“独醒”,以“何故高举”否定屈原的“独清”,以“自令放为”的结果说明屈原言行的失误。然而屈原不买账,渔父大不以为然,故寓意极深地“莞尔而笑”。再看渔父离开时击节唱出的歌辞。这首歌,最早见于《孟子·离娄章句上》(只二“吾”字原皆为“我”字)。《文子》所载字句略有不同:“混混之水浊,可以濯吾足乎;泠泠之水清,可以濯吾缨乎。”意思都差不多。两书所载,用意各别,姑且不论。渔父此处所唱,显然是因歌寄意以讽劝屈原。秋来水落则清,水清则濯缨,喻遇世昭明,可冠缨而仕;初夏水涨则浊,水浊则濯足,喻遭世昏暗,宜抗足远去。总的来说是喻人的言行应因时而异,与客观现实相适应。这仍是讽劝屈原与世浮沉,隐退自全。或者说,渔父前面的议论正是后面歌辞的注脚。无论议论与唱歌,表面看是一种善意的规劝,实际上宣扬的是避世隐身、韬光含章、与世推移的消极的道家思想。

那么,屈原的观点和态度又如何呢?他有两段答话,一是说明“见放”之由。“举世皆浊”“众人皆醉”可见世道的黑暗和世人的贪鄙,“我独清…我独醒”可见屈原志行的高洁和对祖国形势以及自身遭遇的清醒认识。二是回答和否定渔父逃避现实、明哲保身的消极态度。《苟子·不苟》云:“新浴者振其衣,新沐者弹其冠,人之情也。”日常生活中人们沐浴拂尘,尚且不愿让清洁的身体蒙受尘秽的污染,何况涉及人贞洁的品质呢!与其苟活全身,不如怀石沉江。于此,屈原玉可碎不可改其白、竹可焚不可毁其节的高洁白奉、不慕利禄、不从流俗的崇高形象,已跃然纸上。与渔父对比,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思想典型:一个不分黑白,随波逐流,一个明辨是非,至死不渝;一个从个人出发,意图在于全生,一个从社会着眼,目的在于济世;一个“避世隐身,钓鱼江滨,欣然自乐”(王逸《楚辞章名》),一个“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以身殉国。“道不同,不相为谋”,结果只好异途殊趋,各行其志。作品正是在这鲜明的对比中,对屈原作了热情的赞颂。

在语言的运用上,汜叙对话多用对偶排比辞格,凝练集中,概括力强,加强了作品的气势和感情色彩,读来音节整齐匀称,节律铿锵有味。在语言形式上,更加接近散文,由此可略见楚辞文体的流变,由辞到赋,以至后来在汉代散体大赋中得到进一步发展。

猜您喜欢的分类: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