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赋翻译及赏析_白发赋阅读答案_左思的诗
古诗文网
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唐代五代宋代元代明代清代近代现代 手机版

白发赋

朝代:魏晋

作者:左思

诗集:左思全集

原文:

  星星白发,生于鬓垂。虽非青蝇,秽我光仪。策名观国,以此见疵。将拔将镊,好爵是縻。

  白发将拔,惄然自诉:禀命不幸,值君年暮。逼迫秋霜,生而皓素。始览明镜,惕然见恶。朝生昼拔,何罪之故?子观桔柚,一暠一晔,贵其素华,匪尚绿叶。愿戢子之手,摄子之镊。

  咨尔白发,观世之途。靡不追荣,贵华贱桔。赫赫阊阖,蔼蔼紫庐。弱冠来仕,童髫献谟。甘罗乘轸,子奇剖符。英英终贾,高论云衢。拔白就黑。此自在吾。

  白发临欲拔,瞑目号呼:何我之冤,何子之误!甘罗自以辩惠见称,不以发黑而名著。贾生自以良才见异,不以乌鬓而后举。闻之先民,国用老成。二老归周,周道肃清。四皓佐汉,汉德光明。何必去我,然后要荣?

  咨尔白发,事各有以,尔之所言,非不有理。曩贵耆耄,今薄旧齿。皤皤荣期,皓首田里。虽有二毛,河清难俟。随时之变,见叹孔子。

  发乃辞尽,誓以固穷。昔临玉颜,今从飞蓬。发肤至昵,尚不克终。聊用拟辞,比之国风。 

找古诗文资料请加QQ群:181735542

相关翻译

【白发赋译文及注释】

【译文】星星点点白发,从两鬓生起。虽然不是黑苍蝇,但也有损仪容。出仕做官,因此被人耻笑。我将用镊子将它拔除,只为富贵俸禄。白发将被拔除,忧伤自诉:“生当不幸,正遇先生年暮。像树叶被秋霜逼迫,生下来我就洁白如素。一照明镜,悚然被人厌恶。晨生暮除,犯了何罪的缘故?您看看橘子柚子,它们肉白光洁。人们看重它们的洁白,并不崇尚它们的绿叶。希望您高抬贵手,放下镊子(不要把我拔除)。 白发赋译文及注释详细查看

taobao1.png

相关赏析

白发赋赏析

【赏析】

左思长于大赋,其《三都赋》产生了“纸贵洛阳”的轰动效应。然而作为一位成功的赋家,他的小赋也出手不凡。魏晋以降,小赋脱颖于大赋丛中。咏物抒怀,“触兴致情”(《文心雕龙·诠赋》),已成文士在嘉会、交游的即兴或刻意之作。这些内容,文士们往往以小赋为之。故小赋一扫大赋以学问博物为内容,以铺张夸陈为手法的风格,更之以才情睿智和生动地刻画。要之,魏晋以降,社会动荡,旧秩序、旧道德被冲击,人对生命之价值思考,已由对外在宇宙和社会秩序的寄托,转为对内在本体的超越。故死生、哀乐、事易时移等现象在文学中皆发为强烈之情感。道家学说于此时复兴,凝聚为艺术中的哲理、睿智、情趣等风格因素。读此小赋,也当由此际的文化转变背景出发。

人生苦短,白发生于衰年。这是中国文学中反复出现的题材,多系于时光易逝的感慨之中。但左思的这篇小赋却又另辟新意,以自己厌恶白发生于鬓角,于“将拔将镊”之际与白发的一段对话,机智冷隽地讽刺了世人“靡不追荣”、“贵华贱枯”的势利现象。魏晋以降,由于道德价值的没落,功利主义的抬头,故左思这篇《白发赋》之外,又有侯瑾《矫世》、刘梁《破群辨和同》、鲁褒《钱神论》、傅亮《演慎论》等作品,俱为针砭时俗之文。中国传统道德中,“孝”为“天经地义”,因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损伤。但由于受时俗“贵华贱枯”观念的影响,以白发为“秽我光仪”的“青蝇”,竞欲拔除,时风至此,怎能不生感慨?

赋中以拟人化的手法写出“我”与我的“白发”因观念的对立而进行的两次对话。

第一次对话:白发见“我”要将它拔去,便申诉自己无罪,并用橘柚以素花为人所贵作譬喻,欲阻止“我”的行为。可是“我”却告之以世人“靡不追荣”之理,引典征故,宣称“拔白就黑,此自在吾”。这里,“我”一口气举了四位年少得志的历史人物。其一为甘罗,战国时秦国文信侯的近侍之臣。文信侯欲联燕攻赵,令张唐相燕以成此事。张唐辞,甘罗则自告奋勇,请车五乘(乘轸)使赵,晓以利害,迫使赵王割五城予秦。事见《战国策·秦策五》。其二为子奇,春秋时齐国人,年十八受齐君之命(剖符)治阿地。至阿后他将库藏兵器铸为农具,开仓廪赈济贫民,阿地大治。事见《后汉书·顺帝纪》李贤注引《新序》(今本无载)。其三为终军,西汉济南人。年十八选为博士弟子,西至长安上书言事,引起汉武帝的惊奇,拜官后持节使降南越,为越相吕嘉所杀,年仅二十,世谓之“终童”。其四为贾谊,西汉洛阳人,年十八闻于郡中,年二十余为博士,其廷对议论为文帝赏识,后出为长沙王太傅。终、贾之事见于《史记》、《汉书》,二人皆以年少高论著称,因此赋中称之为“英英终贾,高论云衢”。

第二次对话:白发指出这些少年英俊之所以得志,并非由于他们外在相貌的年轻,而是由于他们的才学。接着又举先朝重视老成之人为例,请求“我”重德而不要重貌。白发所举“国用老成”之例,一为周文王以德治周,孤竹君二子伯夷、叔齐归附而来。一为汉初商山四皓(东园公、角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出佐汉高祖的太子。在传统的历史和政治观念中,遗民隐士出山归附,一向被看成太平治世的象征。因此,白发与“我”的冲突,事实上是过去与现在,理想与现实的碰撞。然而,“我”尽管认为白发所言“非不有理”,但仍坚持认为,即便是荣启期那种歌吟于郊野的隐逸超脱的人,也未能得势逞志,而是皓首田里,终老一生。人生的变化与命运,能否合于时势机遇,这是连孑L夫子都只能感叹的问题。所以还是坚持要拔除白发。

最后一段,写白发无言以对,只得感慨无尽。于此,作者跳出了对话双方的角色之外,指出写此小赋的用意在于刺世,如同《诗经·国风》以谣讽之法批评时俗。

这篇小赋的语言简洁明快,清新通脱,立意新颖有妙趣。对白发的拟人化描写,以及将自我与自我的组成部分作对立分割的观察,角度错综,殊堪玩味,是小赋中的精品。

作者介绍

左思
左思 左思(约250~305)字太冲,齐国临淄(今山东淄博)人。西晋著名文学家,其《三都赋》颇被当时称颂,造成“洛阳纸贵”。左思自幼其貌不扬却才华出众。晋武帝时,因妹左棻被选入宫,举家迁...
猜您喜欢的分类: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