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五月江南麦已稀翻译及赏析_浣溪沙·五月江南麦已稀阅读答案_纳兰性德的诗
古诗文网
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唐代五代宋代元代明代清代近代现代 手机版

浣溪沙·五月江南麦已稀

朝代:清代

作者:纳兰性德

诗集:纳兰性德全集

原文:

五月江南麦已稀,黄梅时节雨霏微。闲看燕子教雏飞。
一水浓阴如罨画,数峰无恙又晴晖。湔裙谁独上渔矶。
找古诗文资料请加QQ群:181735542

相关翻译

taobao1.png

相关赏析

浣溪沙·五月江南麦已稀赏析

【赏析】

江南,是一个遥远的梦境。款款流淌的评弹,悠扬的马头琴,温婉的吴依软语……江南何在?只需沿着盎然的诗情,打马而过,便是江南。她的气质,是盈盈的春水,朦胧着袅袅薄雾,胜似瑶池,“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忧郁,是你日日踏过的青石板,蜿蜒曲折的小巷深处,蓦然回首间,一个结着愁怨的丁香一样的女子;她的浅笑,是湖畔杨柳岸,绽放的一朵油纸伞,湖光山色,斗转星移,抹不掉的一脉情思。

提到纳兰,无可避免地谈及他显赫的家世、悲戚的情史,以及他英年早逝的遗憾。如果有一天,当所有明艳的光环、绯色的传闻散去,余下的纳兰,应是一位最率真的诗人,吟游江南,纵马边陲。

五月,水墨江南里,青葱的小麦稀疏错落于阡陌,恰逢黄梅雨时节。雨丝簌簌地飘落下来,再有一份闲心静坐,看屋檐下的雏燕恰恰学飞煽动着稚嫩的翅膀。才知生命之中,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景色,才是平和安定的。

烟波流水就像浓墨泼出来的山水画,山峦静谧,隐隐透露出雨过天晴的阳光。水边布衣女子赤脚踩上鱼矶石,木槌轻举,捣衣声寂静回响在这田园之中。

纳兰如此婉婉道来,一幅泼墨山水田同画便缓缓铺展在眼前,让人沉醉其中,身心轻盈,浮想联翩。颜色浓处,是云青青兮欲雨,墨色淡处.是水澹澹兮生烟。是这样一幅安静的国画,却遇见了“湔裙谁独上渔矶”,捣衣女瞬间点碎了安静,使画面变得生动明晰起来,又添了几分彩墨的跳跃。  “湔裙”指古代的一种风俗,旧俗于农历正月元日至月晦,士女酹酒洗衣于水边,以避灾度厄。这里指水边的捣衣女子,也迎合了浣溪沙的词牌。

这首词读来有《诗经》的淡雅之趣,所阐述之事也颇具田园民风,原来生命所需要抵达的从来不是功名利禄,名誉万世,而仅仅是内心的平和与安定。纳兰用他的笔触告诉人们,尘间的确是有这样的地方的。

一直以为,纳兰是孤独的,他的秉性、他的心气、他的才情,注定了他的遗世独立,注定了他留给世人的,将是一个凄婉的故事,一段离愁别苦的情。虚静的一刻,晨曦洒在他的面颊,当他微微展露笑颜时,那份清灵的孤独,那份怡人的忧郁依旧。很难说,这是一种幸运,抑或是不幸。就如同后主一样,若说生在贵胄家是他的不幸,那么若无这一份由盛而衰的经历,又怎能成就他千古词帝的荣光。

其实,就这首诗而言,它是明媚的,清新明丽,俨然区别于纳兰以往情愁感伤之作,带着暮春的阳光。可末一句,仅仅一个“独”字,便给整首词笼上一层无言的失落。像是,在某个月夜,把船儿推出了湖心,徐徐荡漾着,一点点远离了那份心中的美好。

纳兰,让人想到十五世纪,那位叫波提切利的西方画家,他是欧洲文艺复兴早期佛罗伦萨画派最后一位画家,他的一幅名作《春》,涵盖了妩媚、温雅、风流、娇丽、婀娜等美丽的赞誉,可是在明媚的外表之下,一层惘然的哀愁在笼罩。虽然一个是西方的美术,一个是中国的文学,但文学艺术,大抵该是相通的。

在明媚的江南暮春,在静看稚燕学飞的欣喜中,纳兰的身影显露出安适而孤独的姿态,词人是高贵的,敏感的心处处悸动,精神在漂泊不定中寻找一个栖身之地。那暂得的安适,化为文字,就成了手中圣洁的白莲,素心依旧,心灵便总有栖息之地。

若存了一颗人生腥风血雨之后渴望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心,在邂逅这一幅画面之后且欣然而坐,清茶徽墨,或许此刻别人用手搭一个框,你我便亦是此中之人,此中之景。

作者介绍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1655-1685),满洲人,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词人之一。其诗词“纳兰词”在清代以至整个中国词坛上都享有很高的声誉,在中国文学史上也占有光采夺目的一席。他生活...
猜您喜欢的分类: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