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查子·稽山对雪有感(暮云千万重)翻译及赏析_生查子·稽山对雪有感(暮云千万重)阅读答案_吴文英的诗
古诗文网
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唐代五代宋代元代明代清代近代现代 手机版

生查子·稽山对雪有感(暮云千万重)

朝代:五代

作者:吴文英

诗集:吴文英全集

原文:

暮云千万重,寒梦家乡远。愁见越溪娘,镜里梅花面。
醉情啼枕冰,往事分钗燕。三月灞陵桥,心翦东风乱。
找古诗文资料请加QQ群:181735542

相关翻译

taobao1.png

相关赏析

生查子·稽山对雪有感(暮云千万重)赏析

  【赏析】

这是一首思乡怀人之作。“稽山”即会稽山。在浙江省中部绍兴、嵊县、诸暨、东阳之间。钱塘江支流浦阳江与曹娥江的分水岭。近南北走向。主峰在嵊县西北。相传夏禹至苗山(或作茅山、防山)大会诸侯,计功封爵,始名会稽,即会计之意。春秋时越为吴所败,勾践退居于此。又传秦始皇登此以望南海,故又名秦望山。

“暮云千万重,寒梦家乡远”一韵,点明时间与气候。夜幕降临,阴云密布。在寒冷的睡梦中,词人感到家乡距离自己是那样遥远。梦窗家在四明(今浙江宁波),故云“家乡远。”“千万重”与“寒”字为“对雪”烘托气氛。“愁见越溪娘,镜里梅花面”一韵写雪。“愁见”,与“稽山对雪”词题应。“梅花面”映合雪景。

词的上片写雪景,“镜里梅花面”,描绘水中倒映雪景十分优美。在写作手法上与上首《柳梢青》中“一镜香尘”境界相同。引人联想。

“醉情啼枕冰,往事分钗燕”一韵,过渡到怀人。上一句写今情,“枕冰”与“对雪”、“寒梦”暗合,既是实景,亦是心境的反映,内心凄冷,故日“枕冰”。似醉似梦,枕上留下无数啼痕。下一句写旧事。与爱姬分离。即“六幺令”(七夕)词:“人事回廊缥缈,谁见金钗擘?”据夏承焘先生考证,吴集中怀人之作,其时夏秋,其地苏州者,殆皆忆苏州遣妾;其时春,其地杭者,则悼杭州亡妾。这里写与杭妾分别思念之情。

“三月灞陵桥,心剪东风乱”一韵写分别之时地。“灞陵”:本是汉文帝陵,在今陕西西安市东北。灞陵桥,汉唐时长安人送客东行多到此折柳赠别,黯然伤怀,故又名销魂桥,唐李白《忆秦娥》词有“年年柳色,灞桥伤别”名句。梦窗借此写与杭姬三月分别情景。末句以情结。回想当初分别时,心绪已为快利的春风剪碎了。

衬出梦窗此时思念之情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李后主《乌夜啼》语)词的下片抒发怀人之情。语言确切传神。梦窗每逢清明、寒食节令必写词怀念去姬。如《渡江云三犯》(西湖清明);《西子妆慢》(湖上清明薄游):“欢盟误。一箭流光,又趁寒食去。”  《定风波》:  “离骨渐尘桥下水,到头难灭景中情。一…·人家垂柳未清明。”《莺啼序》:“画船载、清明过却……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词人这种刻骨铭心的追恋之情,缠绵婉转,深挚动人。所写虽为一己之悲欢离合和感情世界的曲折波澜,并无什么重大的社会意义可言,但于此也可以看出作者用情之专一,词品较高,而区别于那些追欢逐笑、朝秦暮楚的浮浪之作和着意描摹色相幽欢的庸俗艳词。

作者介绍

吴文英
吴文英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与贾似道友善。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
猜您喜欢的分类: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