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辞赋_高中文言文_高中必背文言文大全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辞赋-高中文言文的古诗

taobao1.png

辞赋-高中文言文的古诗第1篇: 《前赤壁赋》(苏轼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 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共适 一作:共食)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籍。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翻译或鉴赏】

译文  壬戌年秋,七月十六日,苏轼与友人在赤壁下泛舟游玩。清风阵阵拂来,水面波澜不起。举起酒杯向同伴敬酒,吟诵着与明月有关的文章,歌颂窈窕这一章。不多时,明月从东山后升起,徘徊在斗宿与牛宿之间。白茫茫的雾气横贯江面,清泠泠的水光连着天际。任凭小船儿在茫无边际的江上飘荡,越过苍茫万顷的江面。(我的情思)浩荡,就如同凭空乘风,却不知道在哪里停止,飘飘然如遗弃尘世,超然独立,成为神仙,进入仙境。  这时候喝酒喝得高兴起来,用手叩击着船舷,应声高歌。歌中唱道:“桂木船棹呵香兰船桨,迎击空明的粼波,逆着流水的泛光。我的心怀悠远,想望伊人在天涯那方”。有吹洞箫的客人,按着节奏为歌声伴和,洞箫呜呜作声:像是怨恨,又像是思慕,像是哭泣,又像是倾诉,尾声凄切、婉转、悠长,如同不断的细丝。能使深谷中的蛟龙为之起舞,能使孤舟上的寡妇听了落泪。  苏轼的容色忧愁凄怆,(他)整好衣襟坐端正,向客人问道:“(曲调)为什么这样(悲凉)呢?”同伴回答:“‘月明星稀,乌鹊南飞’,这不是曹公孟德的诗么?(这里)向西可以望到夏口,向东可以望到武昌,山河接壤连绵不绝,(目力所及)一片苍翠。这不正是曹孟德被周瑜所围困的地方么?当初他攻陷荆州,夺得江陵,沿长江顺流东下,麾下的战船延绵千里,旌旗将天空全都蔽住,在江边持酒而饮,横执矛槊吟诗作赋,委实是当世的一代枭雄,而今天又在哪里呢?何况我与你在江边的水渚上捕鱼砍柴,与鱼虾作伴,与麋鹿为友,(我们)驾着这一叶小舟,举起杯盏相互敬酒。(我们)如同蜉蝣置身于广阔的天地中,像沧海中的一颗粟米那样渺小。(唉,)哀叹我们的一生只是短暂的片刻,(不由)羡慕长江没有穷尽。(我想)与仙人携手遨游各地,与明月相拥而永存世间。(我)知道这些不可能屡屡得到,只得将憾恨化为箫音,托寄在悲凉的秋风中罢了。”  苏轼说:“你可也知道这水与月?不断流逝的就像这江水,其实并没有真正逝去;时圆时缺的就像这月,但是最终并没有增加或减少。可见,从事物易变的一面看来,天地间没有一瞬间不发生变化;而从事物不变的一面看来,万物与自己的生命同样无穷无尽,又有什么可羡慕的呢?何况天地之间,凡物各有自己的归属,若不是自己应该拥有的,即令一分一毫也不能求取。只有江上的清风,以及山间的明月,送到耳边便听到声音,进入眼帘便绘出形色,取得这些不会有人禁止,享用这些也不会有竭尽的时候。这是造物者(恩赐)的没有穷尽的大宝藏,你我尽可以一起享用。”  于是同伴高兴的笑了,清洗杯盏重新斟酒。菜肴和果品都被吃完,只剩下桌上的杯碟一片凌乱。(苏子与同伴)在船里互相枕着垫着睡去,不知不觉天边已经显出白色(指天明了)。

注释[1]选自《经进东坡文集事略》卷一(《四部丛刊》本),这篇散文作于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在此之前苏轼因乌台诗案(元丰二年)被贬谪黄州(今湖北黄冈)。因后来还写过一篇同题的赋,故称此篇为《前赤壁赋》,十月十五日写的那篇为《后赤壁赋》。赤壁:实为黄州赤鼻矶,并不是三国时期赤壁之战的旧址,当地人因音近亦称之为赤壁,苏轼知道这一点,将错就错,借景以抒发自己的怀抱。[2]壬戌: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岁在壬戌。[3]既望:既,过了;望,农历十五日。“既望”指农历十六日。[4]徐:舒缓地。[5]兴:起,作。[6]属:通“嘱(zhǔ ),致意,此处引申为“劝酒”的意思。[9]少焉:一会儿。[11]白露:白茫茫的水气。横江:笼罩江面。横,横贯。[12]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任凭小船在宽广的江面上飘荡。纵:任凭。一苇:像一片苇叶那么小的船,比喻极小的船。《诗经·卫风·河广》:"谁谓河广,一苇杭(航)之。"如:往,去。凌:越过。万顷:形容江面极为宽阔。茫然,旷远的样子。[13]冯虚御风:(像长出羽翼一样)驾风凌空飞行。冯:通"凭",乘。虚:太空。御:驾御(驭)。[14]遗世独立:遗弃尘世,独自存在。[16]扣舷:敲打着船边,指打节拍,舷,船的两边。[18]击空明兮溯流光:船桨拍打着月光浮动的清澈的水,溯流而上。溯:逆流而上。空明、流光:指月光浮动清澈的江水。[19]渺渺兮予怀:主谓倒装。我的心思飘得很远很远。渺渺,悠远的样子。化用目眇眇兮愁予__《湘夫人》怀,心中的情思。[20]美人:此为苏轼借鉴的屈原的文体。用美人代指君主。古诗文多以指自己所怀念向往的人。[21]倚歌而和(hè)之:合着节拍应和。倚:随,循 和:应和。[22]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像是哀怨,像是思慕,像是啜泣,像是倾诉。怨:哀怨。慕:眷恋。[23]余音:尾声。袅袅:形容声音婉转悠长。[24]缕:细丝。[25]舞幽壑之潜蛟:幽壑:这里指深渊。此句意谓:使深谷的蛟龙感动得起舞。[26]泣孤舟之嫠(lí 离)妇:使孤舟上的寡妇伤心哭泣。嫠:孤居的妇女,在这里指寡妇。[27]愀(qiǎo 巧)然:容色改变的样子。[28]正襟危坐:整理衣襟,严肃地端坐着 危坐:端坐。[29]何为其然也:曲调为什么会这么悲凉呢?[30]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所引是曹操《短歌行》中的诗句。[33]缪:通"缭"盘绕。[34]郁乎苍苍:树木茂密,一片苍绿繁茂的样子。郁:茂盛的样子。[37]舳舻(zhú lú 逐卢):战船前后相接。这里指战船。[38]酾(shī)酒:斟酒。[39]横槊(shuò ):横执长矛。[40]侣鱼虾而友麋鹿:以鱼虾为伴侣,以麋鹿为友。侣 :以...为伴侣,这里是名词的意动用法。麋(mí):鹿的一种。[41]扁(piān )舟:小舟。[43]寄:寓托。[44]蜉(fú)蝣:一种昆虫,夏秋之交生于水边,生命短暂,仅数小时。此句比喻人生之短暂。[45]渺沧海之一粟:渺:小。沧海:大海。此句比喻人类在天地之间极为渺小。[46]须臾(yú):片刻,时间极短。[47]长终:至于永远。[48]骤:数次。[49]托遗响于悲风:余音,指箫声。悲风:秋风。[50]逝者如斯:语出《论语·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逝:往。斯:此,指水。[51]盈虚者如彼:指月亮的圆缺。[52]卒:最终。消长:增减。长:增长[53]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语气副词。以:用。一瞬:一眨眼的工夫。[54]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这。造物者:天地自然。无尽藏(zàng ):佛家语。指无穷无尽的宝藏。[55]共食:共享。苏轼手中《赤壁赋》作“共食”,明代以后多“共适”,义同[56]更酌:再次饮酒。[57]肴核既尽:荤菜和果品。既:已经。[58]狼籍:又写作“狼藉”,凌乱的样子。[59]枕藉:相互枕着垫着。[60]既白:已经显出白色(指天明了)。


一词多义1、望:七月既望(名词,阴历的每月十五日)望美人兮天一方(动词 眺望,向远处看)2、歌:扣舷而歌(唱)歌曰(歌词)倚歌而和之(歌声)3、如:纵一苇之所如(往)浩浩乎如冯虚御风(像)飘飘乎如遗世独立(像)4、然:其声呜呜然(……的样子,像声词词尾)何为其然也(这样)5、长:抱明月而长终(永远)而卒莫消长也(增长)6、于: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在)月出东山之上(从)徘徊于斗牛之间(在)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被)托遗响于悲风(给)7、之:凌万顷之茫然(助词,定语后置的标志词)扣舷而歌之(音节助词)倚歌而和之(代词,代“歌”)哀吾生之须臾(助词,取独)

通假字1、举酒属客 (“属”通“嘱”,致意,此处引申为“劝酒”) 注:{高中课本上没有标明“属”通“嘱”}2、浩浩乎如冯虚御风(“冯”通“凭” 乘)3、山川相缪(“缪”通“缭” 盘绕,环绕)4.杯盘狼籍 (籍,通“藉”,凌乱)5.举匏尊以相属(尊,通“樽”,酒杯)注:人教版中为“樽”6.扣舷而歌之 (扣通“叩”,敲打)

古今异义1、望美人兮天一方古义:内心所思慕的人。古人常用来作为圣主贤臣或美好事物的象征。今义:美貌的人。2、凌万顷之茫然古义:越过。今义:欺辱,欺侮。3、凌万顷之茫然古义:辽阔的样子。今义:完全不知道的样子。4、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古义:对人的尊称,多指男子。今义:儿子。5、徘徊于斗牛之间古义:斗宿和牛宿,都是星宿名。今义:1.驱牛相斗比胜负的游戏。 2.相斗的牛。 3.挑逗牛与牛或牛与人相斗。

词类活用1、歌:歌窈窕之章(名作动,歌咏)2、羽:羽化而登仙(名作状,像长了翅膀似的)3、歌:扣舷而歌之(名作动,唱歌)4、空明:击空明兮溯流光(形作名,月光下的清波)5、舞:舞幽壑之潜蛟(使动,使……起舞)6、泣:泣孤舟之嫠(lí)妇(使动,使……哭泣)7、正:正襟危坐(使动,整理,端正)8、南、西:乌鹊南飞……西望夏口(名作状,朝南、往南;朝西,往西)9、下:下江陵(名作动,攻下)10、东:顺流而东也 (名作动,向东进军)11、渔樵: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①名词作动词,打渔砍柴 ②可以认为无活用,渔、樵本身就为动词)12、侣、友:侣鱼虾而友麋鹿(意动,以……为伴侣,以……为朋友)13、.舳舻(连接)千里:(省略谓语)14、白:不知东方之既白(形作动,天色发白,天亮)

特殊句式渺渺兮予怀 (主谓倒装句)游于赤壁之下 (状语后置)凌万顷之茫然 (定语后置)何为其然也? (宾语前置)而今安在哉? (宾语前置)寄(如)蜉蝣于天地,渺(如)沧海之一粟。 (谓语省略,省略句)而又何羡乎! (宾语前置)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判断句)客有吹洞箫者——定语后置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定语后置(被动句)知不可乎骤得——倒装固一世之雄也 “也”为标志的判断句此非曹孟德之诗乎? “非”为标志的判断句(其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省略句(其声)舞幽壑之潜蛟 省略句


taobao1.png

辞赋-高中文言文的古诗第2篇: 《阿房宫赋》(杜牧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乎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不知乎 一作:不知其)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有不得见者 一作:有不见者)

  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翻译或鉴赏】

译文  六国为秦所灭,天下被统一。蜀山的树木被砍伐一空,阿房宫殿得以建成。(它)覆盖了三百多里地,几乎遮蔽了天日。(阿房宫)从骊山北边建起,折而向西,一直通到咸阳(古咸阳在骊山西北)。渭水和樊川,浩浩荡荡地流进了宫墙。每五步一座高楼,每十步一座亭阁;长廊像绸带一样迂回曲折,(突起的)屋檐(像鸟嘴)向上撅起。这些亭台楼阁啊,各自依着不同的地势,参差错落,精巧工致。盘旋的样子,迂回曲折的样子,像蜂房那样密集,如水涡那样套连,矗立着不知道它们有几千万座。长桥卧在水上,没有云怎么(出现)龙?那楼阁之间的通道架在半空(像彩虹),(可是)并非雨过天晴,怎么会有虹霓产生?高高低低的楼阁,分辨不清,使人辨不清南北西东。人们在台上唱歌,歌乐声响起来,好像充满暖意,如同春光那样和乐;人们在殿中舞蹈,舞袖飘拂,好像带来寒气,如同风雨交加那样凄冷。就在同一天内,同一座宫里,而气氛感觉却截然不同。

  (六国的)宫女妃嫔、诸侯王族的女儿孙女,辞别了故国的楼阁宫殿,乘坐辇车来到秦国。(她们)日夜奏琴歌唱,成为秦皇的宫人。(清晨)只见(光如)明星闪亮,(原来是她们)打开了梳妆的明镜;又见乌云纷纷扰扰,(原来是她们)一早在梳理发鬓;渭水涨起一层脂膏,(是她们)泼下的脂粉水呀;轻烟缭绕,香雾弥漫,是她们焚烧的椒兰异香。忽然雷霆般的响声震天,(原来是)宫车从这里驰过;辘辘的车轮声渐听渐远,不知它驶向何方。(宫女们)极力显示自己的妩媚娇妍,每一处肌肤,每一种姿态,都娇媚极了。(她们)久久地伫立着,眺望着,希望皇帝能宠幸光临;(可怜)有的人三十六年始终未曾见过皇帝的身影。燕国赵国、韩国魏国、齐国楚国收藏的金玉珍宝等物,都是多少年、多少代,从人民那里掠夺来的,堆积如山。一旦国家破亡,不能再占有,都运送到阿房宫中。把宝鼎(看作)铁锅,把美玉(看作)石头,把黄金(看作)土块,把珍珠(看作)砂砾,扔得到处都是,秦人看着,也不觉得可惜。

  唉!一个人所想的,也是千万人所想的。秦始皇喜欢繁华奢侈,老百姓也眷念着自己的家。为什么搜刮财宝时连一分一厘也不放过,挥霍起来却把它当作泥沙一样呢?甚至使得(阿房宫)支承大梁的柱子,比田里的农夫还要多;架在屋梁上的椽子,比织机上的织女还要多;突出的钉头,比仓谷里的粟粒还要多;参差不齐的瓦缝,比人们身上穿的丝缕还要多;直的栏杆,横的门槛,比九州的城廊还要多;琴声笛声,嘈杂一片,比闹市里的人声还要喧闹。(这)使天下人们口里虽不敢说,但心里却充满了愤怒。秦始皇这暴君的心却日益骄横顽固。于是驻守边关的士兵起义,函谷关被刘邦攻占;项羽放了一把大火(烧毁秦宫),可惜那豪华的宫殿就变成了一片焦土。

  唉!灭六国的是六国自己,不是秦国。使秦国灭族的是秦国,不是天下的人民。唉!假使六国的国君能各自爱抚自己的百姓,就足以抵抗秦国了;(秦统一后)如果也能爱惜六国的百姓,那就可以传位到三世以至传到万世做皇帝,谁能够灭亡他呢?秦国的统治者来不及为自己的灭亡而哀叹,却使后代人为它哀叹;如果后代人哀叹他而不引以为鉴,那么又要让更后的人来哀叹他们了。

注释(1)[六王毕]六国灭亡了。六齐、楚、燕、韩、赵、魏六国的国王,即指六国。[ 毕 ] 完结,指为秦国所灭。(2)[一]统一。(3)[蜀山兀,阿房出]四川的山光秃了,阿房宫出现了。兀,山高而上平。这里形容山上树木已被砍伐净尽。出,出现,意思是建成。蜀,四川。(4)[覆压三百余里](从渭南到咸阳)覆盖了三百多里地(里是面积单位,不是长度单位。古代五户为一邻,五邻为一里。三百余下里,约合7500户人家的面积。300里地,即150公里,现代人也无法做到,夸张过度,难以令人信服)。这是形容宫殿楼阁接连不断,占地极广。覆压,覆盖(覆压:应当是指“层层叠叠”)。(5)[隔离天日]遮蔽了天日。这是形容宫殿楼阁的高大。(6)[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阿房宫)从骊山北边建起,折而向西,一直通到咸阳(古咸阳在骊山西北)。走,趋向。(7)[二川溶溶]二川,指渭水和樊川。溶溶,河水缓流的样子。(8)[廊腰缦回]走廊长而曲折。廊腰,连接高大建筑物的走廊,好像人的腰部,所以这样说。缦,萦绕。回,曲折。(9)[檐牙高啄](突起的)屋檐(像鸟嘴)向上撅起。檐牙,屋檐突起,犹如牙齿。(10)[各抱地势]各随地形。这是写楼阁各随地势的高下向背而建筑的状态。(11)[钩心斗角]指宫室结构的参差错落,精巧工致。钩心,指各种建筑物都向中心区攒聚。斗角,指屋角互相对峙。如今指各自用尽心机互相排挤。(12)[盘盘焉,囷囷(qūn qūn)焉,蜂房水涡]盘旋,屈曲,像蜂房,像水涡。焉,相当于“凛然”“欣然”的“然”,意为...的样子。楼阁依山而筑,所以说像蜂房,像水涡。盘盘,盘旋的样子。囷囷,屈曲的样子,曲折回旋的样子。(13)[矗不知其几千万落]矗立着不知它们有几千万座。矗,形容建筑物高高耸立的样子。下文“杳不知其所之也”的“杳”,用法与此相同。落,相当于“座”或者“所”。(14)[长桥卧波,未云何龙]长桥卧在水上,没有云怎么(出现了)龙?《易经》有“云从龙”的话,所以人们认为有龙就应该有云。这是用故作疑问的话,形容长桥似龙。(15)[复道]在楼阁之间架木筑成的通道。因上下都有通道,叫做复道。(16)[冥迷]分辨不清。(17)[歌台暖响,春光融融]意思是说,人们在台上唱歌,歌乐声响起来,好像充满着暖意。如同春光那样融和。融融,和乐。(18)[舞殿冷袖,风雨凄凄]意思是说,人们在殿中舞蹈,舞袖飘拂,好像带来寒气,如同风雨交加那样凄冷。(19)[妃嫔(pín)媵(yìng)嫱(qiáng)]统指六国王侯的宫妃。她们各有等级(妃的等级比嫔、嫱高)。媵是陪嫁的侍女,也可成为嫔、嫱。下文的“王子皇孙”指六国王侯的女儿,孙女。(20)[辞楼下殿,辇(niǎn)来于秦]辞别(六国的)楼阁宫殿,乘辇车来到秦国。(21)[明星荧荧,开妆镜也](光如)明星闪亮,是(宫人)打开梳妆的镜子。荧荧,明亮的样子。下文紧连的四句,句式相同。(22)[涨腻]涨起了(一层)脂膏(含有胭脂、香粉的洗脸的“脂水”)。(23)[椒兰]两种香料植物,焚烧以熏衣物。(24)[辘辘远听]车声越听越远。辘辘,车行的声音。(25)[杳]遥远得踪迹全无。(26)[一肌一容,尽态极妍]任何一部分肌肤,任何一种姿容,都娇媚极了。态,指姿态的美好。妍,美丽。(27)[缦立]久立。缦,通“慢”(28)[幸]封建时代皇帝到某处,叫“幸”。妃,嫔受皇帝宠爱,叫“得幸”。(29)[三十六年]秦始皇在位共三十六年。按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统一中国,到三十七年(前209年)死,做了十二年皇帝,这里说三十六年,是举其在位年数,形容时间长。(30)[收藏]指收藏的金玉珍宝等物。下文的“经营”“精英”也指金玉珠宝等物。(31)[摽(piāo)掠其人]从人民那里抢来。摽 ,抢劫,掠夺。人,民。唐避唐太宗李世民讳,改民为人。下文“人亦念其家”“六国各爱其人”“秦复爱六国之人”的“人”,与此相同。(32)[倚叠]积累。(33)[鼎铛(chēng)玉石,金块珠砾]把宝鼎看作铁锅,把美玉看作石头,把黄金看作土块,把珍珠看作石子。铛,平底的浅锅。(34)[逦迤(lǐ yǐ]连续不断。这里有“连接着”、“到处都是”的意思。(35)[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心,心意,意愿。(36)[奈何]怎么,为什么。(37)[锱(zī)铢(zhū)]古代重量名,一锱等于六铢,一铢约等于后来的一两的二十四分之一。锱、铢连用,极言其细微。(38)[负栋之柱]承担栋梁的柱子。(39)[磷磷]水中石头突立的样子。这里形容突出的钉头。(40)[庾(yǔ)]露天的谷仓。(41)[九土]九州。(42)[独夫]失去人心而极端孤立的统治者。这里指秦始皇。(43)[固]顽固。(44)[戍卒叫]指陈胜、吴广起义。(45)[函谷举]刘邦于公元前206年率军先入咸阳,推翻秦朝统治,并派兵守函谷关。举,被攻占。(46)[楚人一炬]指项羽(楚将项燕的后代)也于公元前206年入咸阳,并焚烧秦的宫殿,大火三月不灭。(47)[使]假使。(48)[递]传递,这里指王位顺着次序传下去。(49)[万世]《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下诏曰:“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然而秦朝仅传二世便亡。(50)[族]使...灭族。(51)[不暇]来不及。(52)[哀]哀叹。(53)[四海]天下。


词类活用六王毕,四海一(毕,完结,指为秦国所灭;一,数词作动词,统一)骊山北构而西折(北、西,名词作状语,向北、向西 骊山,从骊山 ,名作状)长桥卧波,未云何龙?(云,名词作动词,出现了云;龙,名词作动词,出现了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虹,名词作动词,出现了彩虹 )辞楼下殿(下,名作动,走下)辇来于秦(辇,名词作状语,坐辇车)朝歌夜弦(歌、弦,名词作动词,吟唱、弹奏。朝、夜,名词作状语,在早上、在晚上)谁得而族灭(族,使...灭族,名作动,使动)鼎铛玉石,金块珠砾(鼎、玉、金、珠,把鼎,把玉,把金子,把珍珠当作。名词作动词。)后人哀之而不鉴之(鉴,意动用法,以……为鉴)廊腰缦回(腰名词作状语,像腰带一样)蜂房水涡(蜂房、水涡,名词作状语,像蜂房,像水涡)族秦者秦也(族,名词作动词,灭族)蜀山兀(兀,形容词作动词,山高而秃,指山上的树木被砍伐光了)日益骄固(日,名词作状语,天天地)秦人不暇自哀(哀,为动用法,为……哀叹)奈何取之尽锱铢(尽,使动用法,使……尽)楚人一炬,可怜焦土(炬。放火 焦土,名词作动词,变成焦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极,副词作动词,极尽)燕赵之收藏(收藏,动词作名词,指收藏的金玉珍宝等物)

特殊句式1、判断句1)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2)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3)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4)朝歌夜弦,为秦宫人5)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2、被动句1)输来其间2)函谷举3、倒装句1)宾语前置秦人不暇自哀2)定语后置(1)有不见者,三十六年(2)钉头磷磷(3)瓦缝参差(4)管弦呕哑3)介词结构后置(状语后置)(1)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2)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3)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4)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5)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6)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4、省略句1)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2)摽掠其人3)可怜焦土4)五步一楼,十步一阁

古今异义1、可怜 古:可惜 今:值得怜悯2.精英 古:收藏的金玉珍宝 今:卓越人物,泛指在一项或多项领域上的优秀人才和领导者。

一词多义一:1、 六王毕,四海一(统一。)2、楚人一炬,可怜焦土(数词。)3、黄鹤一去不复返 (一旦。)4、而或长烟一空 (全都。)5、用心一也 (专一。)6、合从缔交,相与为一(一体。)7、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一座)8、一肌一容 (每一)9、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兰亭集序》 (一样)爱:1、 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喜爱。)2、 使秦复爱六国之人(爱惜。)3、 不爱珍器重宝肥饶之地(吝惜。)4、 晋陶渊明独爱菊(喜欢。)取:1、 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夺取。)2、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提取。)3、 今入关,财物无所取(拿。)4、 留取丹心照汗青(着,助词。)族:1、 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灭族。)2、士大夫之族,曰师曰弟子云者(类。)3、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家族。)焉:1、 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盘旋着,屈曲着,像蜂房水涡。用于形容词后,相当于然:……的样子。)2、 或师焉,或不焉(有的句读向老师学习,有的疑惑,却不向老师学习。助词。)3、 且焉置土石(何况往哪里放置土石?哪里。疑问代词。)4、 焉用亡郑以陪邻(怎么用灭亡郑国来增强邻国的力量呢?怎么。疑问副词。)5、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堆积土成为山,风雨在那里兴起了。于之。兼词。)6、于是余有叹焉。(《游褒禅山记》) (语气助词。常用在句末,一般可不译出。 )而:1、 骊山北构而西折(表顺承)2、 不敢言而敢怒(表转折,却)..3、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表转折,却)..4、 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教他们读书,帮助他们学习句读的。)5、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学习并且经常复习它,不也是很高兴的事吗?)夫:1、 嗟夫!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唉,假使六国各自爱护他们的百姓,就有足够的力量来抗拒秦国。)2、 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夫,语气助词。大国,难以测量啊,害怕有埋伏啊。)予观夫巴陵胜状(我看那巴陵的美景。)


taobao1.png

辞赋-高中文言文的古诗第3篇: 《滕王阁序》(王勃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豫章故郡 一作:南昌故郡)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临帝子之长洲,得仙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层峦  一作:层台;即冈 一作:列冈;天人 一作:仙人)
  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舳。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轴 通:舳;迷津 一作:弥津;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一作:虹销雨霁,彩彻云衢)
  遥襟甫畅,逸兴遄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四美具,二难并。穷睇眄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遥襟甫畅 一作:遥吟俯畅)
  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见机 一作:安贫)
  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有怀投笔,慕宗悫之长风。舍簪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他日趋庭,叨陪鲤对;今兹捧袂,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呜乎!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泽丘墟。临别赠言,幸承恩于伟饯;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翻译或鉴赏】

译文  这里是汉代的豫章郡城,如今是洪州的都督府,天上的方位属于翼,轸两星宿的分野,地上的位置连结着衡山和庐山。以三江为衣襟,以五湖为衣带、控制着楚地,连接着闽越。物类的精华,是上天的珍宝,宝剑的光芒直冲上牛、斗二星的区间。人中有英杰,因大地有灵气,陈蕃专为徐孺设下几榻。雄伟的洪州城,房屋像雾一般罗列,英俊的人才,像繁星一样地活跃。城池座落在夷夏交界的要害之地,主人与宾客,集中了东南地区的英俊之才。都督阎公,享有崇高的名望,远道来到洪州坐镇,宇文州牧,是美德的楷模,赴任途中在此暂留。正逢十日休假的日子,杰出的友人云集,高贵的宾客,也都不远千里来到这里聚会。文坛领袖孟学士,文章的气势像腾起的蛟龙,飞舞的彩凤,王将军的武库里,藏有像紫电、青霜这样锋利的宝剑。由于父亲在交趾做县令,我在探亲途中经过这个著名的地方。我年幼无知,竟有幸亲身参加了这次盛大的宴会。  时当九月,秋高气爽。积水消尽,潭水清澈,天空凝结着淡淡的云烟,暮霭中山峦呈现一片紫色。在高高的山路上驾着马车,在崇山峻岭中访求风景。来到昔日帝子的长洲,找到仙人居住过的宫殿。这里山峦重叠,青翠的山峰耸入云霄。凌空的楼阁,红色的阁道犹如飞翔在天空,从阁上看不到地面。白鹤,野鸭停息的小洲,极尽岛屿的纡曲回环之势,雅浩的宫殿,跟起伏的山峦配合有致。  披开雕花的阁门,俯视彩饰的屋脊,山峰平原尽收眼底,湖川曲折令人惊讶。遍地是里巷宅舍,许多钟鸣鼎食的富贵人家。舸舰塞满了渡口,尽是雕上了青雀黄龙花纹的大船。正值雨过天晴,虹消云散,阳光朗煦,落霞与孤雁一起飞翔,秋水和长天连成一片。傍晚渔舟中传出的歌声,响彻彭蠡湖滨,雁群感到寒意而发出的惊叫,鸣声到衡阳之浦为止。  放眼远望,胸襟刚感到舒畅,超逸的兴致立即兴起,排箫的音响引来的徐徐清风,柔缓的歌声吸引住飘动的白云。像睢园竹林的聚会,这里善饮的人,酒量超过彭泽县令陶渊明,像邺水赞咏莲花,这里诗人的文采,胜过临川内史谢灵运。(音乐与饮食,文章和言语)这四种美好的事物都已经齐备,(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这两个难得的条件也凑合在一起了,向天空中极目远眺,在假日里尽情欢娱。苍天高远,大地寥廓,令人感到宇宙的无穷无尽。欢乐逝去,悲哀袭来,我知道了事物的兴衰成败是有定数的。西望长安,东指吴会,南方的陆地已到尽头,大海深不可测,北方的北斗星多么遥远,天柱高不可攀。关山重重难以越过,有谁同情不得志的人?萍水偶尔相逢,大家都是异乡之客.怀念着君王的宫门,但却不被召见,什么时候才能够去侍奉君王呢?  呵,各人的时机不同,人生的命运多有不顺。冯唐容易衰老,李广难得封侯。使贾谊遭受委屈,贬于长沙,并不是没有圣明的君主,使梁鸿逃匿到齐鲁海滨,难道不是政治昌明的时代?只不过由于君子安于贫贱,通达的人知道自己的命运罢了。年纪虽然老了,但志气应当更加旺盛,怎能在白头时改变心情?境遇虽然困苦,但节操应当更加坚定,决不能抛弃自己的凌云壮志。即使喝了贪泉的水,心境依然清爽廉洁;即使身处于干涸的主辙中,胸怀依然开朗愉快。北海虽然十分遥远,乘着羊角旋风还是能够达到,早晨虽然已经过去,而珍惜黄昏却为时不晚。孟尝君心地高洁,但白白地怀抱着报国的热情,阮籍为人放纵不羁,我们怎能学他那种穷途的哭泣!  我地位卑微,只是一个书生。虽然和终军一样年已二十一,却无处去请缨杀敌。我羡慕宗悫那种“乘长风破万里浪”的英雄气概,也有投笔从戎的志向。如今我抛弃了一生的功名,不远万里去朝夕侍奉父亲。虽然称不上谢家的“宝树”,但是能和贤德之士相交往。不久我将见到父亲,聆听他的教诲。今天我侥幸地奉陪各位长者,高兴地登上龙门。假如碰不上杨得意那样引荐的人,就只有抚拍着自己的文章而自我叹惜。既然已经遇到了钟子期,就弹奏一曲《流水》又有什么羞愧呢?  呵!名胜之地不能常存,盛大的宴会难以再逢。兰亭宴集已为陈迹,石崇的梓泽也变成了废墟。承蒙这个宴会的恩赐,让我临别时作了这一篇序文,至于登高作赋,这只有指望在座诸公了。我只是冒昧地尽我微薄的心意,作了短短的引言。在座诸位都按各自分到的韵字赋诗,我已写成了四韵八句。请在座诸位施展潘岳,陆机一样的才笔,各自谱写瑰丽的诗篇吧!

注释豫章:滕王阁在今江西省南昌市。南昌,为汉豫章郡治。唐代宗当政之后,为了避讳唐代宗的名(李豫),“豫章故郡”被替换为“南昌故郡”。所以现在滕王阁内的石碑以及苏轼的手书都作“南昌故郡”。故:以前的。洪都:汉豫章郡,唐改为洪州,设都督府。星分翼轸:古人习惯以天上星宿与地上区域对应,称为“某地在某星之分野”。据《晋书·天文志》,豫章属吴地,吴越扬州当牛斗二星的分野,与翼轸二星相邻。翼、轸,星宿名,属二十八宿。衡:衡山,此代指衡州(治所在今湖南省衡阳市)。庐:庐山,此代指江州(治所在今江西省九江市)。襟:以……为襟。因豫章在三江上游,如衣之襟,故称。三江:太湖的支流江、娄江、东江,泛指长江中下游的江河。带:以……为带。五湖在豫章周围,如衣束身,故称。五湖:一说指太湖、鄱阳湖、青草湖、丹阳湖、洞庭湖,又一说指菱湖、游湖、莫湖、贡湖、胥湖,皆在鄱阳湖周围,与鄱阳湖相连。以此借为南方大湖的总称。蛮荆:古楚地,今湖北、湖南一带。引:连接。瓯越:古越地,即今浙江地区。古东越王建都于东瓯(今浙江省永嘉县),境内有瓯江。物华天宝:地上的宝物焕发为天上的宝气。龙光射牛斗之墟:龙光,指宝剑的光辉。牛、斗,星宿名。墟、域,所在之处。据《晋书·张华传》,晋初,牛、斗二星之间常有紫气照射。张华请教精通天象的雷焕,雷焕称这是宝剑之精,上彻于天。张华命雷焕为丰城令寻剑,果然在丰城(今江西省丰城市,古属豫章郡)牢狱的地下,掘地四丈,得一石匣,内有龙泉、太阿二剑。后这对宝剑入水化为双龙。杰:俊杰,豪杰。灵:灵秀。徐孺:徐孺子的省称。徐孺子名稚,东汉豫章南昌人,当时隐士。据《后汉书·徐稚传》,东汉名士陈蕃为豫章太守,不接宾客,惟徐稚来访时,才设一睡榻,徐稚去后又悬置起来。雄:雄伟。州:大洲。雾列:雾,像雾一样,名词作状语。喻浓密、繁盛,雾列形容繁华。“星”的用法同“雾”采:“采”同“寀”,官员,这里指人才。枕:占据,地处。尽:都是。东南之美:泛指各地的英雄才俊。《诗经-尔雅-释地》:“东南之美,有会稽之竹箭;西南之美,有华山之金石。”会稽就是今天的绍兴,后用“东箭南金” 泛指各地的英雄才俊。都督:掌管督察诸州军事的官员,唐代分上、中、下三等。阎公:阎伯屿,时任洪州都督。雅望:崇高声望。棨戟:外有赤黑色缯作套的木戟,古代大官出行时用。这里代指仪仗。遥临:远道来临。宇文新州:复姓宇文的新州(在今广东境内)刺史,名未详。懿范:好榜样。襜帷:车上的帷幕,这里代指车马。暂驻:暂时停留。十旬休假:唐制,十日为一旬,遇旬日则官员休沐,称为“旬休”。胜友:才华出众的友人腾蛟起凤:宛如蛟龙腾跃、凤凰起舞,形容人很有文采。《西京杂记》:“董仲舒梦蛟龙入怀,乃作《春秋繁露》。”又:“扬雄著《太玄经》,梦吐凤凰集《玄》之上,顷而灭。”孟学士:名未详。学士是朝廷掌管文学撰著的官员。词宗:文坛宗主。也可能是指南朝文学家、史学家沈约。紫电青霜:《古今注》:“吴大皇帝(孙权)有宝剑六,二曰紫电。”《西京杂记》:“高祖(刘邦)斩白蛇剑,刃上常带霜雪。”《春秋繁露》亦记其事。王将军:王姓的将军,名未详。武库:武器库。也可能是指西晋军事家杜预,即杜武库。家君作宰:王勃之父担任交趾县的县令。路出名区:(自己因探望父亲)路过这个有名的地方(指洪州)。出:过。童子何知,躬逢胜饯:年幼无知,(却有幸)参加这场盛大的宴会。维:在。又有一说此字为语气词,不译。序:时序(春夏秋冬)三秋:古人称七、八、九月为孟秋、仲秋、季秋,三秋即季秋,九月。此句被前人誉为“写尽九月之景”。潦水:雨后的积水。尽:没有俨:整齐的样子。骖騑:驾车的马匹。上路:高高的道路。访:看崇阿:高大的山陵。临、得:到。帝子、天人:都指滕王李元婴。有版本为“得仙人之旧馆”。长洲:滕王阁前赣江中的沙洲。旧馆:指滕王阁层:重叠。上:上达。飞阁流丹:飞檐涂饰红漆。有版本为“飞阁翔丹”。(新课改上对“流丹”给出的注解是:朱红的漆彩鲜艳欲滴)飞阁:架空建筑的阁道流:形容彩画鲜艳欲滴丹:丹漆,泛指彩绘临:从高处往下探望。鹤汀凫渚:鹤所栖息的水边平地,野鸭聚处的小洲。汀:水边平地凫:野鸭渚:水中小洲萦回:曲折即冈峦之体势:依着山岗的形式(而高低起伏)。桂,兰:两种名贵的树,形容宫殿的华丽,讲究披:开绣闼:绘饰华美的门。雕甍:雕饰华美的屋脊。旷:辽阔盈视:极目远望,满眼都是纡:迂回曲折骇瞩:对所见的景物感到惊骇。闾阎:里门,这里代指房屋。扑:满钟鸣鼎食:古代贵族鸣钟列鼎而食,所以用钟鸣鼎食指代名门望族。舸:船《方言》:“南楚江、湘,凡船大者谓之舸。”弥:满。青雀黄龙:船的装饰形状,船头作鸟头型,龙头型。舳:船尾把舵处,这里代指船只。销:“销”通“消”,消散。霁:雨过天晴彩:日光。区:天空。彻:通贯。化用庾信《马射赋》:“落花与芝盖同飞,杨柳共春旗一色。”一说,“霞”为一种小飞蛾,"落“的意思为孤单,孤单的飞蛾与孤独的野鸭一起飞翔,自有一种孤寂之情。(宋代吴曾《能改斋漫录.变霞鹜》)穷:穷尽,引申为“直到”。彭蠡:古代大泽,即今鄱阳湖。衡阳:今属湖南省,境内有回雁峰,相传秋雁到此就不再南飞,待春而返。断:止浦:水边、岸边。登高望远,胸怀顿时舒畅,超逸的兴致迅速升起。遥:远望。襟:胸襟。甫:顿时。畅:舒畅。兴:兴致。遄:迅速。爽籁:清脆的排箫音乐。籁,管子参差不齐的排箫。遏:阻止,引申为“停止”。白云遏:形容音响优美,能驻行云。《列子·汤问》:“薛谭学讴于秦青,未穷青之技,自谓尽之,遂辞归。秦青弗止,饯于郊衢。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睢园绿竹:睢园,即汉梁孝王菟园,梁孝王曾在园中聚集文人饮酒赋诗。《水经注》:“睢水又东南流,历于竹圃……世人言梁王竹园也。”凌:超过。彭泽:县名,在今江西湖口县东,此代指陶潜。陶潜,即陶渊明,曾官彭泽县令,世称陶彭泽。樽:酒器。陶渊明《归去来兮辞》有“有酒盈樽”之句。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今日盛宴好比当年梁园雅集,大家酒量也胜过陶渊明。邺水:在邺下(今河北省临漳县)。邺下是曹魏兴起的地方,三曹常在此雅集作诗。曹植在此作《公宴诗》。朱华:荷花。曹植《公宴诗》:“秋兰被长坂,朱华冒绿池。”光照临川之笔:临川,郡名,治所在今江西省抚州市,代指即谢灵运。谢灵运曾任临川内史,《宋书》本传称他“文章之美,江左莫逮”。四美:指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另一说,四美:音乐、饮食、文章、言语之美。刘琨《答卢谌诗》:“音以赏奏,味以殊珍,文以明言,言以畅神。之子之往,四美不臻。”二难:指贤主、嘉宾难得。谢灵运《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序》:“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王勃说“二难并”活用谢文,良辰、美景为时地方面的条件,归为一类;赏心、悦目为人事方面的条件,归为一类。睇眄:看。中天:长天。穷睇眄于中天:极目远望天空宇宙:喻指天地。《淮南子·原道训》高诱注:“四方上下曰‘宇’,古往来今曰‘宙’。”迥:大盈虚:消长,指变化。数:定数,命运。识盈虚之有数:知道万事万物的消长兴衰是有定数的。吴会(kuài):古代绍兴的别称,绍兴古称吴会、会稽,是三吴之首(吴会、吴郡、吴兴),唐代绍兴是国际大都市,与长安齐名。同时期的诗人宋之问也有意思相近的一首诗:”薄游京都日,遥羡稽山名“。《世说新语·排调》:荀鸣鹤、陆士龙二人未相识,俱会张茂先坐。张令共语。以其并有大才,可勿作常语。陆举手曰:“云间陆士龙。”荀答曰:“日下荀鸣鹤。”《古代汉 语》解释:“陆云,字士龙,三国吴承相陆逊 孙。陆逊封华亭侯,陆氏世居华亭。华亭古 称‘云间’。荀隐,颖川人。颖川,地近京城。 后以‘日下’喻‘京都’。”字面意思是:远望长安在夕阳下,遥看吴越在云海间。南溟:南方的大海。事见《庄子·逍遥游》。天柱:传说中昆仑山高耸入天的铜柱。《神异经》:“昆仑之山,有铜柱焉。其高入天,所谓天柱也。”北辰:北极星,比喻国君。《论语·为政》:“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拱)之。”关山:险关和高山。悲:同情,可怜失路:仕途不遇。萍水相逢:浮萍随水漂泊,聚散不定。比喻向来不认识的人偶然相遇。帝阍:天帝的守门人。屈原离骚》:“吾令帝阍开关兮,倚阊阖而望予。”此处借指皇帝的宫门奉宣室,代指入朝做官。贾谊迁谪长沙四年后,汉文帝复召他回长安,于宣室中问鬼神之事。宣室,汉未央宫正殿,为皇帝召见大臣议事之处。命途:命运齐(qí):整齐,平坦,与......一致。不齐:就是坎坷,坑坑洼洼。王勃是指自己的仕途之路不是很顺利,怀才不遇。后有“时运不济”一词乃出自于此,实乃后人误以为是通假字而杜撰之,以讹传讹,何可胜道!《礼记·学记》便有“大时不齐”一词!冯唐易老:冯唐在汉文帝、汉景帝时不被重用,汉武帝时被举荐,已是九十多岁。《史记·冯唐列传》:“(冯)唐以孝著,为中郎署长,事文帝。……拜唐为车骑都尉,主中尉及郡国车士。七年,景帝立,以唐为楚相,免。武帝立,求贤良,举冯唐。唐时年九十余,不能复为官。”李广难封:李广,汉武帝时名将,多次与匈奴作战,军功卓著,却始终未获封爵。屈贾谊于长沙:贾谊在汉文帝时被贬为长沙王太傅。圣主:指汉文帝,泛指圣明的君主。梁鸿:东汉人,作《五噫歌》讽刺朝廷,因此得罪汉章帝,避居齐鲁、吴中。明时:指汉章帝时代,泛指圣明的时代。机:“机”通“几”,预兆,细微的征兆。《易·系辞下》:“君子见几(机)而作。”达人知命:通达事理的人。《易·系辞上》:“乐天知命故不忧。”老当益壮:年纪虽大,但志气更旺盛,干劲更足。《后汉书·马援传》:“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坠:坠落,引申为“放弃”。青云之志:《续逸民传》:“嵇康早有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贪泉,在广州附近的石门,传说饮此水会贪得无厌,吴隐之喝下此水操守反而更加坚定。据《晋书·吴隐之传》,廉官吴隐之赴广州刺史任,饮贪泉之水,并作诗说:“古人云此水,一歃怀千金。试使(伯)夷(叔)齐饮,终当不易心。”处涸辙:干涸的车辙,比喻困厄的处境。《庄子·外物》有鲋鱼处涸辙的故事。北海虽赊,扶摇可接:语意本《庄子·逍遥游》。东隅已逝,桑榆非晚:东隅,日出处,表示早晨,引申为“早年”。桑榆,日落处,表示傍晚,引申为“晚年”。早年的时光消逝,如果珍惜时光,发愤图强,晚年并不晚。《后汉书·冯异传》:“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孟尝:据《后汉书·孟尝传》,孟尝字伯周,东汉会稽上虞人。曾任合浦太守,以廉洁奉公著称,后因病隐居。桓帝时,虽有人屡次荐举,终不见用。阮籍:字嗣宗,晋代名士,不满世事,佯装狂放,常驾车出游,路不通时就痛哭而返。《晋书·阮籍传》:籍“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三尺:衣带下垂的长度,指幼小。古时服饰制度规定束在腰间的绅的长度,因地位不同而有所区别,士规定为三尺。古人称成人为“七尺之躯”,称不大懂事的小孩儿为“三尺童儿”。微命:即“一命”,周朝官阶制度是从一命到九命,一命是最低级的官职。一介:一个。终军:据《汉书·终军传》,终军字子云,汉代济南人。武帝时出使南越,自请“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时仅二十余岁等:相同,用作动词。弱冠,古人二十岁行冠礼,表示成年,称“弱冠”。投笔:事见《后汉书·班超传》,用汉班超投笔从戎的故事。宗悫:据《宋书·宗悫传》,宗悫字元干,南朝宋南阳人,年少时向叔父自述志向,云“愿乘长风破万里浪”。后因战功受封。簪笏:冠簪、手版。官吏用物,这里代指官职地位。百龄:百年,犹“一生”。奉晨昏:侍奉父母。《礼记·曲礼上》:“凡为人子之礼……昏定而晨省。”非谢家之宝树:指谢玄,比喻好子弟。《世说新语·言语》:“谢太傅(安)问诸子侄‘子弟亦何预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诸人莫有言者。车骑(谢玄)答曰:‘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接孟氏之芳邻:“接”通“结”,结交。见刘向《列女传·母仪篇》。据说孟轲的母亲为教育儿子而三迁择邻,最后定居于学宫附近。他日趋庭,叨陪鲤对:鲤,孔鲤,孔子之子。趋庭,受父亲教诲。《论语·季氏》:“(孔子)尝独立,(孔)鲤趋而过庭。(子)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子)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捧袂:举起双袖,表示恭敬的姿势。喜托龙门:《后汉书·李膺传》:“膺以声名自高,士有被其容接者,名为登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杨意,杨得意的省称。凌云,指司马相如作《大人赋》。据《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司马相如经蜀人杨得意引荐,方能入朝见汉武帝。又云:“相如既奏《大人》之颂,天子大悦,飘飘有凌云之气。”钟期即遇,奏流水以何惭:钟期,钟子期的省称。《列子·汤问》:“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胜:名胜。不:不能。常:长存。难:难以。再:再次遇到。兰亭:位于中国绍兴。晋穆帝永和九年(353)三月三日上巳节,王羲之与群贤宴集于此,行修禊礼,祓除不祥。梓泽:即晋·石崇的金谷园,故址在今河南省洛阳市西北。临别赠言:临别时赠送正言以互相勉励,在此指本文。恭疏短引:恭敬地写下一篇小序,在此指本文。一言均赋:每人都写一首诗。四韵俱成:(我的)四韵一起写好了。四韵,八句四韵诗,指王勃此时写下的《滕王阁诗》:“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钟嵘《诗品》:“陆(机)才如海,潘(岳)才如江。”这里形容各宾客的文采。


通假字俨骖騑于上路(“俨”通“严”,整齐的样子)云销雨霁 (“销”通“消”,消散)所赖君子见机(“机”通“几”,预兆)接孟氏之芳邻 (“接”通“结”,结交)

古今异义千里逢迎 (逢迎:古:迎接;今:说话做事故意迎合别人的心意)俨骖騑于上路 (俨:古:整齐的样子;今:庄重)俨骖騑于上路 (上路:古:高高的道路;今:走上路程)孟学士之词宗 (学士:古:掌管文学撰述的官;今:学位名)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穷:古:困厄,处境艰难;今:没有钱,穷困)阮籍猖狂 (猖狂:古:狂放;今:肆无忌惮)君子见机 (见机:古:事前洞察事物细微;今:看机会,看形势)谁悲失路之人(悲:古义:同情 今义:悲伤)

词类活用1、意动用法襟三江而带五湖(襟、带:以…为衣襟,以…为带)2、形容词作动词物华天宝(华、宝:有光华,有珍宝)人杰地灵(杰、灵:有俊杰,有灵气)3、名词作状语雄州雾列(雾:像雾一样)俊采星驰(星:像流星一样)上出重霄(上:向上)4、形容词作名词宾主尽东南之美(美:俊美的人,俊杰)四美具,二难并(美、难:美好的事物,难得的主宾)5、名词作动词都督阎公之雅望,宇文新州之懿范(雅望、懿范:有崇高声望、有美好风范)烟光凝而暮山紫(紫:变成紫色)桂殿兰宫(桂、兰:用桂木、木兰建筑)目吴会于云间(目:看,遥看)梓泽丘墟(丘墟:变成丘墟)6、数词作名词千里逢迎(千里:千里而来的客人)7、使动用法腾蛟起凤(腾、起:使…腾飞,使…起舞)徐孺下陈蕃之榻(下:使……放下)川泽纡其骇瞩(骇:使……吃惊)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窜:使…逃)屈贾谊于长沙(屈:使......受委屈/屈居)8、动词作名词穷岛屿之萦回(萦回:曲折迂回的景致)

一词多义(1)尽宾主尽东南之美(都)尽是他乡之客(都)潦水尽而寒潭清(消尽,干)聊乘化以归尽(完,尽头)同归于尽(灭亡)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完全)则智者尽其谋(全部用出)(2)故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旧)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所以)桓侯故使人问之(特地)既克,公问其故(原因)亲故多劝余为长吏(朋友)(3)属时维九月,序属三秋(属于,是)美池桑竹之属(类)在骨髓,司命之所属(在)(4)且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副词,就)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副词,将近)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姑且,苟且)不者,若属皆且为所虏(将要)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尚且)(5)即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顺着;随着)胡天八月即飞雪(就)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就;就要)一触即发(就)可望不可即(接近)(6)引控蛮荆而引瓯越(v,连接;牵制)恭疏短引(n,序)司马懿引二十万军(v,带领)初一交战,操军不利,引次江北(v,后退)引而不发(拉开弓)抛砖引玉(引出)(7)穷穷岛屿之萦回(v,极尽)日暮途穷(到尽头)穷且益坚(困厄,处境艰难)不忍穷竟其事(穷究,追究到底)(8)数A,shù识盈虚之有数(定数)一曲红绡不知数(多少,数量)今夫弈之为数,小数也(技术)B,shǔ数吕师孟叔侄为逆(数落,列举罪状)不可胜数(计算)C,shuò数见不鲜(屡次)而公子亲数存之(多次)(9)趋他日趋庭(快走)入而徐趋(小步快走,表示尊敬)今背本而趋末(趋向,奔向)使者驰传督趋(催促)趋令销印(赶快)

虚词1、而襟三江而带五湖(连词,表并列)控蛮荆而引瓯越(连词,表并列)潦水尽而寒潭清(连词,表并列)地势极而南溟深(连词,表并列)天柱高而北辰远(连词,表并列)烟光凝而暮山紫(连词,表并列)爽籁发而清风生(连词,表因果)纤歌凝而白云遏(连词,表因果)怀帝阍而不见 (连词,表转折)酌贪泉而觉爽 (连词,表转折)抚凌云而自惜 (连词,表承接)2、以奉宣室以何年(介词,在)处涸泽以犹欢(连词,表转折)奏流水以何惭(连词,表承接)3、之都督阎公之雅望,宇文新州之懿范(定语后置标志,不译)孟学士之词宗(定语后置标志,不译)觉宇宙之无穷,识盈虚之有数(取独,不译)其他(结构助词,的)4、于俨骖騑于上路(介词,在)访风景于崇阿(介词,到)穷睇眄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介词,在)望长安于日下(介词,在)目吴会于云间(介词,在)屈贾谊于长沙(介词,到)窜梁鸿于海曲(介词,到)舍簪笏于百龄(介词,在)奉晨昏于万里(介词,到)幸承恩于伟饯(介词,在)是所望于群公(介词,引出对象)

文言句式1、定语后置都督阎公之雅望宇文新州之懿范2、介词结构后置(状语后置)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极娱游于假日奉宣室以何年舍簪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幸承恩于伟饯3、宾语前置童子何知奏流水以何惭4、判断句宾主尽东南之美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非谢家之宝树5、省略句渔舟唱(于)晚,响穷彭蠡之滨喜托(于)龙门6、 被动句纤歌凝而白云遏怀帝阍而不见


taobao1.png
共3篇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