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辞赋_清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辞赋-清代的古诗

taobao1.png

辞赋-清代的古诗第1篇: 《游灵岩山赋》(朱鹤龄

郁西山之崩奔,萃扶舆之清淑,巩吴会以作标,翼帝图而建福。秦馀飞动以崔嵬,邓尉蜿蜒而起伏,天平拥蝤奉之奇,穹窿擅曲纡之目,玉遮之横列如屏,龙坞之踞湖孑矗。是皆迥福地于人寰,锡嘉名于仙篆,未若灵岩之奥区为神秀之所族也。爱自浮玉敢基,天目分陇,元气所扶,冲融濒洞,苞峦孕喊,控越奠吴,俯临巨浸,上薄清都。斡地轴之纲维,蕴物华之明倘,睨儿列之群峰,卓灵标之千仞,开丹嶂于烟霄,挂青霓于风磴。轧游氖以上,千变万象于朝暝;势延亘以贡,奇气孤清而含润。尔其戴石嶙峋,诡状非一,或偃如兽蹲,或森如人立,或奋如涛奔,或甥如斧砉,张势竞形,空翠滴历,弥天之云,触焉斯出。又有琪枝蒙密,灌木森沈,叶舒帷以聚碧,花散锦以成茵,蔚春荣之的跞,敷夏彩之缤纷,啭深林之绮翼,戏曲沼之文鳞,激松杉之逸籁,飞涧瀑之清音。其右则重湖浩淼,惊涛震荡,水豹狂呼,灵胥贾壮,估舶分风,渔舟玎出浪,抗洞庭之双峰,砥百川而作障,挹朝爽于西来,招灵威以极望。其左则原田每每,沟塍绮织,近畛遥阡,莱芜大辟,嵌窦通流,桔槔引泽,休文之蓄耜可陈,沈约赋,陈东苗之故耜。元亮之耘杖堪植。其阳则廛通九陌,市走三衢,储胥广衍,瑰货敷腴,士女填溢,以敖以娱。

其阴则林皋转幽,竹苞松茂,曲渚平。绪分,枝阜环凑,谢墅庾村,逸人远就,洵地脉之储精,而土膏之发秀也。若夫山开晋代,寺建梁年,招提烁日,宝刹凌烟,蛲阁竦乎黔瑗,香台镇乎嶝玩,岩亭因岩而构址,露井即涧以疏泉,虹梁披离以切汉,月榭杳窕以干天,曲槛周遭以绵亘,鸣铃悫率以高悬,幡幢复绎而四竖,金碧晃耀以相鲜。于是策振兴公,孙绰赋,振金策之铃铃。经翻谢客,谢灵运在庐山有翻经台。开士骈肩,净侣叠迹,建曼陀之莲台,展灵鹫之法席,合能秀之宗风,融支许之辨析,殷隐。法鼓之轰阗,铿晨钟之叩击,宣三乘之奥交,释五惑之烦慨。盖自智积之西臻,会角黍以千百,洎天监之示图,徵象教于廊壁。虽名标志林,事纪僧册,未及今之齐大化于吴会、普神光于缁白也尔。乃循岫曲,历松门,抚陈迹,按旧闻,求洞穴,践磋村。砚池谁为点笔,石鼓何以徵兵。访馆娃之故址,吊响屎之幽魂,悲琴台之寂寂,濯香水之泠泠,慨属镂之既赐,俄宫阙之成荆,实夫差之自烬。岂越甲之能鸣。嗟乎噫哉!方吴之盛,香径铺橥,琼台对整,花明桂寝之玉人,月照梧宫之金井。迄今惟朝霞之绛气横空,夕烧之荒烟接岭,彼甲循雄图,甬东霸骨,俱已荡灭而销沈,而况乎舞袖之绮罗与妆台之红粉。览兴亡之一瞬,悟生死之同?,物无新而不故,人畴寄而不归,譬石火之飙飞,如薤露之朝唏,知荣名之难宝,信逆旅之非欺。曷若依绀宇以息钳,荫祗园以屏伪,探六度以观生,冥三施以发智,饭香积而世味蠲,游化城而害马去。巡兹山以陟降兮,澹余虑之纷营。溯高于亭毒兮,等今古于埃尘。怅沈忧之促算兮,希同静以延龄。愿税驾于东林兮,武宗雷之高躅。仰佛Et于靓墟兮,皈化人于灵谷。庶游蒙之可谢兮,登薄躬于沏穆。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辞赋-清代的古诗第2篇: 《灵岩山赋》(纳兰性德

灭石山贼神仙堂奥,闾阖屏藩,万峰环拱,百渎横奔,间吴官之故址,伤越国之兵屯,楼台非昔,川谷犹存,惟南斗之星分,实咸池之禀气。山势天平,湖光日沸,路羊肠以南趋,水龙池而东溉,倚孤塔之凌霄,俯姑苏之丛卉。北枕支硎,西瞻邓尉,接穹窿以为宗,镇窄屿以为纬,东带横山五坞,西瞰胥溪一市,万顷苍茫,四时疆谴,既采掇乎芳菲,亦顾盼以雄毅。

思夫三让之高风,使荆蛮之俗同;及两国之雠始,乃吴都之更雄。凭高论守,隔水谋攻。石室羁人,囚栋梁之策士;苎萝娇女,备洒扫于后宫。既开四域,渐薄侯封,酒已倾而连醉,歌益妙而未终。山川际盛,草木向荣,既安逸乐,遂广游踪。春泾采香,溪花如倩,扁舟驾风,锦帆似箭,泛越女于溪中,馆吴娃于天半,步廊响屎,离宫酣晏。妆台秋镜,万六千顷之波;黛点春螺,七十二峰之变。坐峨石以呜琴,临平池而洗砚,浓淡俱鲜,阴晴各善。亦有稀巷鸡陂,鹿洲鸭苑,洞庭消夏之湾,浮玉可盘之甸。岂若云岫参差,林岚隐见,台阁玲珑,烟霞舒卷,雪积磷磷,晴开面面,东吴胜游,兹实其选也。夫何阊阖晨开,不废长洲之猎;赊艟夕至,遂径酿酒之城。有目空悬,无心效颦。虎丘谁踞,鹤市多惊,惟兹岩石,巍然不倾。乃至辘轳断缏,双井犹清;罗绮烟销,百花常发。松杉古路,反为竹杖盘桓;兰桂深坞,惟是棋枰暂歇。彼老人之枯坐,石不点头;乃艳女之经游,迹馀深窟。无生国里,高阁涵空;有色天中,讲堂喻筏。亦人事之更新,非天道之若阙。龟望水而能化兮,鱼听讲而不没。信斯岩之有兮,亦何异乎林屋之终塞。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辞赋-清代的古诗第3篇: 《洞庭两山赋》(王鏊

楚之湖日洞庭,吴之山亦日洞庭,其以相埒邪?将地脉有相通者邪?郭景纯日:“包山洞庭,巴陵地道潜达傍通。”是未可知也,而吾洞庭实兼湖山之胜。始,山特为幽人韵士之所栖,灵仙佛子之所宅。至国朝,名臣彻爵往往出焉。岂湖山之秀,磅礴郁积,至是而后泄于人邪?东冈子日:“山川之秀,实生人才,人才之出,益显山川。显之维何,盖莫过于文两山者,秘于古而显于今,其实有待子无用辞?”予日:“然。”乃为之赋。其词日:

吴越之墟有巨浸焉,三万六千顷,浩浩汤汤,如沧溟獬渤之茫洋。中有山焉,七十有二,眇眇忽忽,如蓬壶方丈之仿佛。日月之所升沉,鱼龙之所变化,百川攸归,三州为界,所谓吞云梦八九于胸中,曾不蒂芥者也。客日:“试为我赋之。”夫太始沏穆,一气推迁,融而为湖,结而为山,爰有群峰,散见叠出于波涛之间,或现或隐,或浮或沉,或吐或吞,或如人立,或如鸟骞,或如鼋鼍之曝,或如虎豹之蹲。忽起二峰,东西雄据,有若巨君弹压臣庶,又若大军之出千乘万骑,旌幢葆盖,缭绕奔赴。东山起自莫趋,或腾或倚,若飞云旋飙,不知几千百,折至长圻,蜿蜒而西逝。西山起自缥缈,或起或伏,若惊鸿翥凤,不知几千万,落至渡渚,回翔而北折。试尝与子登高骋望,近则重冈复岭,喊呀库豁,萦洲枉渚,蜿嬗缅邈;远则烟芜渺猕,天水一碧,帆影见而忽无,飞鸟出而复没,灵岩则返照孤棱,弁山则轻烟一抹,此亦天下之至奇也。若乃长风驾浪,欺山欲野,足使人魂惊而汗骇;及其风日晴熙,毅纹涟漪,又使人心旷而神怡。至于瑶海上月,流光万顷,星河倒悬,荡漾山影,又一奇也。遥山霁雪,凝华万叠,玉鉴冰壶,上下相合,又一奇也。风雨晦明,顷刻异候,烟云变灭,只尺殊状,虽有至巧,莫能为像。试尝与子吊古寻幽,则有回岩穹壑,商京相通,琳宫梵宇,暮鼓晨钟,寿藤灵药,美箭长松。金庭玉柱,石函宝书,灵威丈人之所窥也;贝阙珠宫,绣毅鸣趟,柳毅书生之所媲也;翠峰杜圻,范蠡之所止息;黄村角头,绮皓之所从逝也。

而阖庐、夫差之迹尤多存者,玩月之渚,消夏之湾,牧马之城,圈虎之山,练兵之渎,射鹗之峦,出金铎于浅濑,逸梅梁于惊湍。他若毛公烧丹之井,蔡经炼药之墩,圣姑绝雉之塘,雪窦降龙之渊。其石则岌薛嶙岣,瘦漏嵌空,牛奇章有甲乙之品,宋艮岳有永固之封。其泉则困沦媾沸,甘寒澄碧,墨佐君表无碍之名,天衣禅留悟道之迹。斯地也,孙尚书欲下居而不能,范文穆思再至而不果。岂如吾人生长兹土,依岩架栋,占野分圃,散为村墟,凑为阌阂,桑麻交荫,鸡犬鸣吠,里无郭解剧孟之侠,市无桑间濮上之音。婚姻相通,若朱陈之族;理乱不识,若武陵之源。佛狸之马迹不到,周颐之俗驾自旋。星应五车,地绝三斑,卢橘夏熟,杨梅日殷,园收银杏,家种黄甘,梅多庾岭,梨美张谷,雨前芽茗,蛰馀萌竹。水族则时里之白,绘残之银,鲂鲈鲋觜,自昔所珍。吾且与子摘山之毳,掇野之茸,割湖之鲜,酿湖之酿,泛白少傅月夜管弦之舟,和天随子太古沧浪之歌,吊吴王之离宫,扣隔凡之灵窝,凌三万顷之琼瑶,览七十二之嵯峨,其亦足乐乎。彼岳阳、彭蠡非不广且大也,而乏巍峨之气;天台、武夷非不高且丽也,而无浩渺之容。盖物不两大,美有独锺,兹谓人间之福地,物外之灵峰,是固极游观之美,而未知造化之工。且夫天地之间,东南为下,非是湖为之尾闾,泄之潴之,则泛滥横溢,江左之民其为鱼乎?怀襄之世,湖波震荡,非是山为之砥柱,镇之绕之,则奔激暴啮,湖东之地其为沼乎?惟夫天作之宽,以纳以容;地设之隘,以襟以带。禹顺其流,分疏别派,三江既人,万世允赖,而后吾人乃得优游于此。盖至是而后知造化之意深、神禹之功大。谇日:“吾何归乎?吾将归乎湖上之青山,世与我而相遗,超独迈其逾远,海山兜率,不可以骤到,非兹峰之洵美兮,吾谁与寄此高蹇?”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辞赋-清代的古诗第4篇: 《游虞山记》(沈德潜

  虞山去吴城才百里,屡欲游,未果。辛丑秋,将之江阴,舟行山下,望剑门入云际,未及登。丙午春,复如江阴,泊舟山麓,入吾谷,榜人诡云:“距剑门二十里。”仍未及登。

  壬子正月八日,偕张子少弋、叶生中理往游,宿陶氏。明晨,天欲雨,客无意往,余已治筇屐,不能阻。自城北沿缘六七里,入破山寺,唐常建咏诗处,今潭名空心,取诗中意也。遂从破龙涧而上,山脉怒坼,赭石纵横,神物爪角痕,时隐时露。相传龙与神斗,龙不胜,破其山而去。说近荒惑,然有迹象,似可信。行四五里,层折而度,越峦岭,跻蹬道,遂陟椒极。有土坯磈礧,疑古时冢,然无碑碣志谁某。升望海墩,东向凝睇。是时云光黯甚,迷漫一色,莫辨瀛海。顷之,雨至,山有古寺可驻足,得少休憩。雨歇,取径而南,益露奇境:龈腭摩天,崭绝中断,两崖相嵌,如关斯劈,如刃斯立,是为剑门。以剑州、大剑、小剑拟之,肖其形也。侧足延,不忍舍去。遇山僧,更问名胜处。僧指南为太公石室;南而西为招真宫,为读书台;西北为拂水岩,水下奔如虹,颓风逆施,倒跃而上,上拂数十丈,又西有三杳石、石城、石门,山后有石洞通海,时潜海物,人莫能名。余识其言,欲问道往游,而云之飞浮浮,风之来冽冽,时雨飘洒,沾衣湿裘,而余与客难暂留矣。少霁,自山之面下,困惫而归。自是春阴连旬,不能更游。

  噫嘻!虞山近在百里,两经其下,为践游屐。今之其地矣,又稍识面目,而幽邃窈窕,俱未探历。心甚怏怏。然天下之境,涉而即得,得而辄尽者,始焉欣欣,继焉索索,欲求余味,而了不可得,而得之甚艰,且得半而止者,转使人有无穷之思也。呜呼!岂独寻山也哉!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清光绪二年秋八月十八日,我和黎莼斋游狼山,坐在萃景楼上,远望虞山,觉得景色很美。二十一日就雇了船过江。第二天早上,到了常熟。这时易州赵惠甫恰巧免官回来,住在常熟,便与我一同去游玩。  虞山后面向东延伸进常熟城。出城斜向西,绵延有二十里地,四面都是广阔的田野,山横亘在中间。其中最好的景点是拂水岩,大石高有几十尺,一层层堆积重叠着,像层积的灵芝,又像重重叠叠的大石盘修筑的平台,有暗青色、红色,斑斓驳杂,光彩夺目。有两块石头从中间分开,叫剑门,陡峭如裂开一般屹立着,奇形怪状几乎无法形容。蹲在岩石上,向下望去,田地平整广阔约有上万顷,澄碧的湖水,奔流的小溪,纵横交错,流淌着,翻涌着,华美得像一幅天然的图画。向南望见毗陵、震泽,山青翠相连,高耸入云。雨气和日光参差错落在各山峰上面,水汽逼近,忽开忽合,瞬息万变。它的外面,烟云弥漫,光色满天,极目远眺,心游天外。岩脚下是拂水山庄的旧址,钱牧斋曾经住过的地方。唉!凭着这么好的山丘胜地,钱先生却糊涂地不能隐居在此终了一生,我和赵惠甫却快乐地不想离开啊!山崖的边侧是维摩寺,经过战乱后大半被毁坏了。  出了寺向西走,稍微转个弯,过了一道岭,然后向北,只见云海豁然开朗,渺渺茫茫,仿佛天外一般,而狼山忽然出现在前面。我指着狼山对赵惠甫说,前些天我在那上面游玩过。又从西边下去,是三峰寺,所在房屋,间间都可休息。走近寺一看,里面很多古树,有一株罗汉,树皮已经剥落,树干光秃,像是上百年的树。寺里和尚准备了酒菜、水果,请我们两人吃。太阳将要西斜,我们沿着山向北走,经过安福寺,那就是唐代诗人常建诗中所说的“破山寺”,清幽深邃,和他诗中描绘的相符。寺里多桂花树,从寺里过去,一路上充满着芬芳。从常熟北门返回,我们便到了言子和仲雍的坟墓。上面是辛峰亭。这时太阳已经下山了,山路陡险无法上去,相约第二天去游玩。因为刮风下雨,又没有成行。  于是二十四日乘船往吴门去,走了几十里水路,虞山好像还在船篷上面蜿蜒曲折,望去清清楚楚,使人想要掉转船头再去游玩。

注释(1)十八日:1876年(光绪二年)八月十八日。(2)狼山:在江苏南通市南。(3)虞山:一名乌目山,在江苏常熟县城西北。相传西周虞仲葬此,故名。(4)尻(kāo):尾部。(5)迤:往。(6)騞(huō):以刀劈物声;擘(bò):剖分。“騞擘屹立”,意为如同被刀騞然劈开似的直立。(7)状:描述。(8)畴:农田。衍:延展。(9)澄湖:当指阳澄湖,阳澄在常熟城南。(10)荡潏(yù玉):水流波涌。(11)毗陵:古郡名,指镇江、常州、无锡地区。震泽:即太湖。(12)厥高鑱云:山高之高,刺入云端。厥:其。(chán蝉):刺。(13)水阴:水的南面。上薄:指自虞山南望湖水,水面向南伸展,上近天际。(14)眦(zì):眼眶。睇(dì):看。决眦穷睇:意为穷尽目力,张目远望。(15)钱牧斋:钱谦益,字受之,号牧斋,常熟人,明清之际著名文学家,明代万历年间(1573—1620)进士。后来在南明王朝中任礼部尚书,清兵南下,率先迎敌,官至礼部侍郎。因丧失民族气节,为士人所不齿。(16)惘:迷惘失去方向。(17)阿:边。(18)泰半:大半。(19)剥脱拳秃:树皮脱落,树干光秃而曲结回绕。(20)昃(zè):日西斜。(21)常建:盛唐诗人,写诗多以山水寺观为题材。著有《常建集》,其五律《破山寺后禅院》为传世名篇。诗云:“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惟闻钟磬声。”(22)木樨花:桂花。“樨”也作“犀”。(23)言子:孔子弟子言偃,字子游。仲雍:吴太伯弟,后立为王,其后人建立吴国。言偃与仲雍墓均在虞山。《史记·吴太伯世家》:“吴地纪曰:仲雍冢在吴乡常熟县西南虞山上,与言偃冢并列。”(24)翼日:明日。(25)吴门:苏州别称。(26)蓬户:船蓬上的窗户。


taobao1.png

辞赋-清代的古诗第5篇: 《枯橘赋》(朱鹤龄

猗嘉树之葳蕤兮〔1〕,实挺生于南国〔2〕。维骚人之颂厥美兮〔3〕,秉不迁之贞德〔4〕。奄枝干之离披兮〔5〕,抗园林而无色〔6〕。哀灵木之变衰兮〔7〕,抚枯株而太息〔8〕。

尔其始也,连彩璇星〔9〕,根植瑶圃〔10〕。阴成绿叶,含耿介以凌霜〔11〕;萼吐素华,散芬芳而入户〔12〕。佳人以是盘桓〔13〕,翠羽于焉翔舞〔14〕。迨夫清霜变律〔15〕,白露零庭〔16〕,实垂金而攒布〔17〕,蒂连理以宗生〔18〕。本自潇湘〔19〕,荐彤廷而包随锡贡〔20〕;非因羽翼〔21〕,登玉案而果以珍名〔22〕;紫梨方其津润〔23〕,柘浆失其甘馨〔24〕。所以树重江陵,每置官而呈瑞〔25〕;功标本草〔26〕,恒蠲疾以析酲者也〔27〕。无何,气改穷阴〔28〕,衰催急节〔29〕,干背日而凋伤〔30〕,条随风而骚屑〔31〕。汉上苑之玉树,既失青葱〔32〕;楚三闾之木兰,俄成萎绝〔33〕。晨曦照耀,欲雕饰以无能〔34〕;暮雨低垂,讶芳菲之顿辍〔35〕。

呜呼!半死嗟桐〔36〕,先伐叹桂〔37〕。昔日婆娑,今朝憔悴〔38〕。芗林改色,谁看密叶之垂阴〔39〕;嘉阴无存,共惜修柯之萎地〔40〕。曾不若樝梨涩口〔41〕,犹自遂其敷荣〔42〕;椒□□含辛〔43〕,反得矜其生意〔44〕。观物理之雕换兮,固有盛而必衰〔45〕。谁芳根之久植兮,谁□露之长滋〔46〕?惧徙北而化枳兮〔47〕,宁就槁而不辞〔48〕。彼人事之迁流兮,纷菀枯其若斯〔49〕。任大钧之回互兮〔50〕,何必泫然于攀枝〔51〕!

【翻译或鉴赏】
〔1〕猗(yī):表示赞美的感叹词。嘉:美好。葳(wēi)蕤(ruí):草木茂盛枝叶下垂貌。

〔2〕挺生:挺出,生长。南国:南方。

〔3〕维:句首语气词。骚人:诗人文士,此指屈原。颂厥美:赞颂它的美。指屈原作《橘颂》。

〔4〕秉:具有。不迁之贞德:不可迁移的忠贞美德。《橘颂》:“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5〕奄:忽然。离披:分散貌。《楚辞·九辩》:“白露既下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

〔6〕抗:极,整个。无色:失色。

〔7〕灵木:珍奇的树木,此指橘树。变衰:衰败,枯萎。

〔8〕枯株:枯萎的树木。太息:叹息。屈原《离骚》:“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9〕尔其:句首发语词,至于。连彩璇星:繁星似的花朵,光彩闪烁。璇(xuán),美玉名。

〔10〕瑶圃:神仙的居处。《楚辞·九章·涉江》:“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潇湘:湘江的别称。又可解释为潇水、湘水。

〔11〕阴成绿叶:意为“绿叶成荫”。耿介:秉性刚直。凌霜:不畏霜寒。

〔12〕萼(è):花萼。素华:即白花。

〔13〕以是:因此。盘桓:徘徊,逗留。

〔14〕翠羽:代指鸟。翠(cuì),翡翠鸟。曹植洛神赋》:“或拾翠羽。”于焉:在这里。

〔15〕迨:等到。清霜变律:清霜降落节令改变。律,古人用十二律吕代指一年中十二个月。

〔16〕零庭:降落到庭院。零,下雨。这里意思是白露像雨一样落下。

〔17〕实垂金而攒布:金色的果实密集地垂挂在树上。攒(cuán),聚集。

〔18〕蒂连理:并蒂。宗生:同类衍生。

〔19〕本自潇湘:本来是生长在湘水之滨。

〔20〕荐:进献。彤庭:皇宫。包:大成包裹。锡贡:进贡。偏意复词。锡,同“赐”。《公羊传·庄公元年》:“王使荣叔来锡桓公命。锡者何?赐也。”

〔21〕非因羽翼:并非长了翅膀。因,凭借。

〔22〕登:进入,摆上。玉案:玉制几案。果以珍名:珍果因此而扬名。

〔23〕紫梨:《云蕉广记谈》:“广安出紫梨,到口即化者为佳。”方:比拟。津润:甘甜润泽。

〔24〕浆:甘蔗汁。柘:通“蔗”。甘馨:甜美芬芳。

〔25〕树重江陵:橘树还是江南的好。江陵,今湖北偏南长江沿岸一带。每置官而呈瑞:每次设官宴都会出现喜庆的氛围。

〔26〕功标本草:橘的功用记录在药书之中。

〔27〕恒:经常。蠲(juān):通“捐”,除去,减免。《后汉书·卢植传》:“宜弘大务,蠲略细微。”析酲:解醉。酲(chéng),酒醒后所感觉的困倦如病状态。

〔28〕无何:不久。气改穷阴:节气改变,到了隆冬。

〔29〕衰催急节:寒冷的节气迅速使其衰败。

〔30〕干背日而凋伤:枝干背阴而凋败。

〔31〕条:枝条。骚屑:风声。《楚辞·九叹·思古》:“风骚屑以摇木兮。”

〔32〕汉上苑:汉朝的皇家园林。玉树:珍奇的树木。既失青葱: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葱茏。

〔33〕三闾:官名,“三闾大夫”的简称,此指屈原。俄:一会儿。萎绝:枯萎。

〔34〕晨曦:早晨的太阳。欲雕饰而无能:想掩饰却没有办法。

〔35〕暮雨低垂:傍晚的雨落了下来。讶:惊奇。顿辍:很快凋落。

〔36〕半死嗟桐:嗟桐半死,嗟叹桐树半死不活。

〔37〕先伐叹桂:叹桂先伐,慨叹桂树先被砍伐。庾信《哀江南赋》:“桂何为而消灭,桐何为而半死。”这两句盖出于此。

〔38〕婆娑:形容枝叶纷披。憔悴:此指树木枯萎。

〔39〕芗林:宋代园林名,即向子□NFDBE□宅。

〔40〕嘉阴:幽美的景致。修柯:修长的枝干。萎地:堆积在地上。

〔41〕樝梨:即山楂。樝(zhā),同“楂”。

〔42〕犹自:仍然。遂:自由的。敷荣:开花。

〔43〕椒:植物名,花椒。□□(shā):木名,似茱萸而小,赤色。辛:苦辣味。

〔44〕得矜:得以夸耀。生意:生机。

〔45〕物理:事物的规律。雕换:即“凋换”,凋零变更。

〔46〕□(tuán)露:露水多的样子。

〔47〕徙:迁徙。化枳:化为枳。《晏子春秋·内篇杂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48〕宁就槁而不辞:宁可枯槁也不愿离开故土。

〔49〕菀(wǎn)枯:荣枯。此喻人的穷达。斯:此。

〔50〕任:听凭。大钧:指天。回互:回环交错。此句意思是说一切听凭自然。

〔51〕泫(xuàn)然:伤心流泪貌。攀枝:攀援向上,此喻在人生路上的坎坷。

taobao1.png

辞赋-清代的古诗第6篇: 《随园记》(袁枚

  金陵自北门桥西行二里,得小仓山,山自清凉胚胎,分两岭而下,尽桥而止。蜿蜒狭长,中有清池水田,俗号干河沿。河未干时,清凉山为南唐避暑所,盛可想也。凡称金陵之胜者,南曰雨花台,西南曰莫愁湖,北曰钟山,东曰冶城,东北曰孝陵,曰鸡鸣寺。登小仓山,诸景隆然上浮。凡江湖之大,云烟之变,非山之所有者,皆山之所有也。

  康熙时,织造隋公当山之北巅,构堂皇,缭垣牖,树之荻千章,桂千畦,都人游者,翕然盛一时,号曰随园。因其姓也。后三十年,余宰江宁,园倾且颓弛,其室为酒肆,舆台嚾呶,禽鸟厌之不肯妪伏,百卉芜谢,春风不能花。余恻然而悲,问其值,曰三百金,购以月俸。茨墙剪园,易檐改途。随其高,为置江楼;随其下,为置溪亭;随其夹涧,为之桥;随其湍流,为之舟;随其地之隆中而欹侧也,为缀峰岫;随其蓊郁而旷也,为设宧窔。或扶而起之,或挤而止之,皆随其丰杀繁瘠,就势取景,而莫之夭阏者,故仍名曰随园,同其音,易其义。

  落成叹曰:“使吾官于此,则月一至焉;使吾居于此,则日日至焉。二者不可得兼,舍官而取园者也。”遂乞病,率弟香亭、甥湄君移书史居随园。闻之苏子曰:“君子不必仕,不必不仕。”然则余之仕与不仕,与居兹园之久与不久,亦随之而已。夫两物之能相易者,其一物之足以胜之也。余竟以一官易此园,园之奇,可以见矣。

  己巳三月记。 

【翻译或鉴赏】

译文  金陵(今南京)从北门桥向西走二里路,有个小仓山,山从清凉山起源,分成两个山岭向下延伸,到桥才消失。山岭蜿蜒狭长,中间有个清池、水田,俗称干河沿。河没有干涸的时候,清凉山是南唐皇帝避暑的地方,当时的繁盛可想而知。称得上金陵名胜的,南边的有雨花台,西南有莫愁湖,北边有钟山,东边有冶城,东北有孝陵,叫做鸡鸣寺。登上小仓山,这些景物就像漂浮起来一样。江湖这么大,云烟变幻那么快,不是山拥有的景致,都被山拥有了。  康熙年间,织造(官职名)隋大人在山的北麓,建起殿堂,砌上围墙,种了上千株荻草,上千畦桂花,城里人来游玩的,盛极一时,人们给这座园林起名叫做隋园,是因为主人姓隋。三十年后,我主持江宁政事,园林倾塌而且荒芜,里面的房屋被改成酒馆,楼台喧嚣,禽鸟讨厌这个地方不来栖息,百花荒芜,春天也不开花。我感到悲凉怆然,询问园林之多少钱,说值三百两银子,我拿薪水买下来。修补围墙修剪花草,更换房檐改变用途。高的地方,建成临江楼阁;低的地方,修建溪旁亭子;有溪水的地方,修了桥;水深流急的地方,造了舟船;突起险峻的地方,点缀它的气势;平坦而且草木旺盛的地方,设置了观赏设施。有的风景加强,有的风景抑制,都随它的丰盛萧杀繁茂贫瘠情况而定,因势取景,不是他们消失堵塞,仍叫做随园,和隋圆同音,但意思变了。  建成以后感叹说:“让我在这里做官,则一个月来一次;让我居住在这里,则每天都来。两者不可兼得,所以辞官而要园子。”于是托病辞官,带着弟弟袁香亭、外甥湄君搬着图书居住在随园里。听苏轼说过:“君子不一定非要做官,也不一定非不做官。”然而我的坐不做官,和住这个园子的长久与否,是相依赖的。两个事物能够交换,肯定其中的一个足以胜过另一个。我竟拿官职换这个园子,这个园子的奇妙,可想而知了。  己巳年三月写此文。

注释(1)清凉:山名,在南京市西。又名石头山。山上昔建有清凉寺,南唐建有清凉道场。相传为避暑官。寺已废。胚胎:此指小仓山为清凉山余脉。(2)雨花台:在南京市中华门外。相传南朝梁时期天监年间(502—519)云光法师讲经于此,感天雨花,因而得名。(3)莫愁湖:在南京市水西门外,相传为南齐时莫愁女居处而名。然而莫愁湖之名实始见于宋代。(4)钟山:在南京市中山门外。又名金陵山、紫金山、蒋山、北山。是南京主要山脉。(5)冶城:故址在南京市水西门内朝天宫附近,相传吴王夫差冶铁于此,故名。(6)孝陵:在南京市中山门外钟山南麓,为明太祖朱元璋陵墓。(7)鸡鸣寺:在南京市区北鸡鸣山,梁时与此始建同泰寺,后屡毁屡建。明代洪武年间(1368—1398)在其旧址建鸡鸣寺。(8)堂皇:广大的堂厦。(9)荻:即“楸”。落叶乔木,干直树高。“树之荻千章”是说楸树千株,“章”通“橦”,大木林。(10)舆台:地位低贱的人。嚾呶,叫喊吵闹。(11)妪伏:原指鸟孵卵,引申为栖息。(12)蓊(wěng)郁:茂盛浓密貌。(13)宦(yí)窔(yǎo):房屋的东北角与东南角。古代建房,多在东南角设溷厕,东北角设厨房。此即代指这些设施。(14)夭阏(è):《庄子·逍遥游》。“背负青天而莫之天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夭谓折,阏为阻塞之意。此指没有改变山原来的形势。(15)香亭:袁枚弟袁树。湄君:袁枚外甥陆建,字湄君,号豫庭。(16)苏子:宋朝大文学家苏轼。下面的引文出自苏轼《灵壁张氏园亭记》。(17)相易:互换。(18)己巳:1749年(乾隆十四年)。


taobao1.png

辞赋-清代的古诗第7篇: 《过云木冰记》(黄宗羲

  岁在壬午,余与晦木泽望入四明,自雪窦返至过云。雰霭淟浊,蒸满山谷,云乱不飞,瀑危弗落,遐路窈然。夜行撤烛,雾露沾衣,岚寒折骨,相视褫气。呼嗟咽续,忽尔冥霁地表。云敛天末,万物改观,浩然目夺。小草珠圆,长条玉洁,珑松插于幽篁,缨络缠于萝阙。琮俯仰,金奏石搏。虽一叶一茎之微,亦莫不冰缠而雾结。余愕眙而叹曰:“此非所谓木冰乎?春秋书之,五行志之,奈何当吾地而有此异也?”言未卒,有居僧笑于傍曰:“是奚足异?山中苦寒,才入冬月,风起云落,即冻飘山,以故霜雪常积也。”

  盖其地当万山之中,嚣尘沸响,扃人间。屯烟佛照,无殊阴火之潜,故为葕阳之所不入。去平原一万八千丈,刚风疾轮,侵铄心骨。南箕哆口,飞廉弭节;土囊大隧,所在而是。故为勃郁烦冤之所不散,溪回壑转,蛟螭蠖蛰,山鬼窈窕,腥风之冲动,震瀑之敲嗑。天呵地吼,阴崖冱穴,聚雹堆冰,故为玄冥之所长驾;群峰灌顶,北斗堕脅,藜蓬臭蔚,虽焦原竭泽,巫吁魃舞。常如夜行秋爽,故为曜灵之所割匿。且其怪松入枫,礜石罔草,碎碑埋甎,枯胔碧骨,皆足以兴吐云雨。而仙宫神治,山岳炳灵,高僧悬记,冶鸟木客,窅崒幽深。其气皆敛而不扬,故恒寒而无燠。

  余乃喟然曰:“嗟乎!同一寒暑,有不听命于造化之地;同一过忒,有无关于吉凶之占。居其间者,亦岂无凌峰掘药,高言畸行,无与于人世治乱之数者乎?”余方龃龉世度,将欲过而问之。

【翻译或鉴赏】
[1]过云:浙江四明山内的一个地段。据唐代陆龟蒙《四明山诗序》云:“山中有云不绝者二十里,民皆家云之南北,每相徙,谓之过云。”木冰:一种自然现象,雨着木即凝结成冰。又称“木介”。[2]壬午:指1642年(明崇祯十五年)。[3]晦木:黄宗羲的弟弟,名宗炎,世称立溪先生。泽望:亦作者弟弟,名宗曾,号缩斋,人称石田先生。四明:山名,在浙江省宁波市西南,属天台山支脉。[4]雪窦:山名,在浙江省奉化县西,为四明山分支。[5]雰(fēn):雾气。淟(diǎn)浊:混浊,污垢。[6]窈然:深远貌。[7]岚:山林的雾气。[8]禠(chǐ):剥,夺。[9]冥:晦暗。霁:本指雨止,这里指云雾散。[10]珑:同“珑璁”,即玉簪。篁:竹林,竹丛。[11]缨络:串珠玉而成的装饰物,多用为颈饰。阙:通“缺”,空隙处。[12]琤琮:玉石碰击声。俯仰:高低。[13]金:金属乐器,如钟、钹。石:石制的乐器,如磬。[14]愕眙(chì):惊视。眙,直视貌。[15]《春秋》成王十六年:“春王正月,雨(下)木冰。”[16]五行:指刘向《五行传》。其书曰:“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也。”[17]苦:极。[18][冫各](luò):冰冻。[19]嚣尘:喧闹多尘埃。[20]扃鐍(jué):关锁,引申为隔绝。[21]佛照:寺庙的灯火。[22]阴火:磷火,野地夜间常见的青色火焰,俗称鬼火,实际是磷的氧化现象。[23]愆阳:阳气过盛,多指天旱或酷热。愆,超过。[24]刚风:强大的风。[25]南箕:星宿名,古人认为南箕主风。哆(chǐ):张口貌。[26]飞廉:风神。弭节:驻车。弭,止。节,策,马鞭。[27]土囊:土穴。隧:洞。[28]勃郁:蕴积,壅塞。烦冤:风回旋貌。宋玉风赋》:“勃郁烦冤,冲孔袭门。”[29]蛟:传说的动物,龙类,能发洪水。螭(chī):传说的动物,龙类。蠖(huò)蛰:像蠖一样伏藏。蠖,一种昆虫。[30]窈窕:深远貌。[31]嗑(kè):碰,敲击。[32]沍(hù):闭塞。[33]玄冥:水神。《礼记·月令》孟冬之月:“其神玄冥。”驾:骑,乘。[34]臭(xiù)蔚:气味浓郁。[35]魃(bá):神话中的旱神。[36]曜(yào)灵:太阳。割匿:割舍和躲藏。[37]人枫:即“枫人”,枫树上生成的人形瘿瘤。晋嵇含《南方草木状》曾有记载。[38]礜(yù)石:《山海经》中记载的有毒的矿石。罔草:纠结的丛草。[39]胔(zì):肉腐烂。[40]炳灵:显赫的魂灵。[41]悬记:高处的题记。[42]冶鸟:晋干宝搜神记》中所载的鸟名。木客:山中的精怪。[43]窅(yǎo):深远。崒:通“萃”,聚集。[44]燠(yù):暖。[45]造化:创造化育,指天地、自然界。[46]过忒(tè):此处犹言“变更”。[47]畸行:异味行。[48]与(yù):参预,在其中。数:气数,命运。[49]龃龉(jǔ yǔ):不合,不融洽。
taobao1.png

辞赋-清代的古诗第8篇: 《反恨赋》(尤侗

试登高堂,金石丝簧,旨酒既没,宝剑既张。僕乃揖古圣,坐先王,美人君子,左右侍旁,咏歌书史,击节未央。

有如屈原既放,怀沙欲死,楚王忽寤,车骑迎止。冠铗兰台,旌盖江沚,宋玉珥笔,景差布纸,笑鼓枻之渔翁,谢申申之嬃姊。

若夫荆轲行刺,直入秦宫,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胸。咸阳喋血,函谷销峰,呼三晋与齐、楚,朝天子于京东,重和歌而击筑,快易水之寒风。

至如李陵降北,拔剑登台,遂犁王庭,凯唱而回。入报天子,赐爵行杯,出史公于蚕室,悬军侯于贽街,大将军方斯下矣,万户侯何足道哉!

若乃武侯出师,秋风五丈,星斗乍明,旌旗增壮。驱戒马于邺中,横舳舻于江上,遂馘懿而擒权,睹汉京之重创,息铜鼓于茅庐,卧纶巾于玉帐。

更如岳侯报国,誓复中原,黄龙痛饮,鸭绿平吞。书生策马,太子宵奔。六陵洒扫,二圣还辕,诛贼臣于偃月,答后土与皇天。

又如信国勤王,仰天泣血,奔走江、淮,号召吴、越。迎少主于崖山,新高宗之宫阙,翻溷同使倒流,覆上都以朝灭,千秋万岁,衣冠文物。

别有夜郎仙人,长沙才子,宣室再召,沉香更倚。明妃返于昭阳,班姬拜为彤史。宋玉之美,得婿巫山;子建之才,重婚洛水。莫不窈窕珮环,辉煌金紫;风云生色,花鸟有喜,人生如此,其可已矣。

噫嘻!天地循环,无往不复,杲日其雨,沧海如陆,苦乐相倚,吉凶互伏。得鹿岂便为真?失马安知非福?秋何气而悲伤?途何穷而恸哭?唤奈何于清歌,观不平于棋局,当我生而多艰,何暇代古人以蹙蹙哉!

【翻译或鉴赏】
【译文】

试登到高堂上,布置着金石丝簧,美酒既已放着,宝剑既已张着。于是揖了古圣,供着先王,美人君子,分列着在左右。我咏歌着书史,不停地击节叹赏。

好像屈原已被放逐,做了《怀沙赋》,要沉}日罗江而死,楚襄王忽然觉悟,派了车骑去迎他回来。这时候,兰台地方满布冠剑,江浊上边盖着旌旗,宋玉戴笔,景差布纸。笑着那鼓植的渔翁,谢着那申申的委姊。

像那荆轲行刺,直进秦宫,左手执着秦皇的袖,右手刺他的胸。

咸阳城血流遍地,函谷关锋镝销镕,叫了赵、韩、魏和齐楚,朝天子在东京。重新与高渐离击筑而和歌,易水的寒风吹来很快乐啊。

至于像李陵降了匈奴,拔剑登台,就此平定北方沙漠之地,唱了凯歌回来,朝见皇帝,赏赐御酒,放太史公从施刑的蚕室中出来,挂匈奴斥候的头在槁街。大将军还比不上他,万户侯什么希罕呢!

像那诸葛武侯出兵,秋风里在五丈原上,星斗刚明,旗帜特别的雄壮,把兵马赶到魏国的都城,把船只横在吴国的江面。就此把司马懿斩掉,孙权擒住,看见汉室的重新开创。于是在茅庐中息着铜鼓,玉帐里放着纶巾。

再像岳飞精忠报国,誓必恢复中原,那个书生像蛾般的伏看,金兀术像狼般的奔逃。到皇陵上去洒扫,迎徽钦二帝回京,把奸臣杀在偃月堂,报答皇天后土。

又像文天祥仰天泣血地勤王,奔走在江淮之间,号召了吴越之众,迎少主在压山,把高宗的宫殿刷新。宋朝的衣冠文物,千秋万岁的流传着。

另外有李白流放夜郎,得赦回来,沉香亭前再进《清平调》。贾谊谪居长沙,再被召到未央宫前宣室言鬼神之事。明妃赐嫁呼韩单于,仍得回到昭阳宫。班姬退侍太后长信宫,得能修史。宋玉的美,得为巫山神女的婿;曹植的才,得能重婚洛神。这些人物,没有不琨环美好,印绶辉煌;风云也为生色,花鸟前来送喜,人生能到这样,也可以知足了吧!

唉!天地是循环的,没有去了不回来的:下雨时太阳出来;沧海会变成大陆,苦乐吉凶互相倚伏。郑人得鹿,岂便是真?塞翁失马,安知非福?秋天的气有什么悲伤?怎么会穷途痛哭?在清歌中唤着奈何,看了棋局而不平,在我生原来多恨,有什么空闲代古人去忧愁呢!

【注释】

1、高堂:高大的厅堂。

2、金石丝簧:泛指各种乐器。金石,钟磐;丝,丝竹,弦乐器和竹管乐器;簧,笙簧,簧管乐器。

3、旨酒:美酒。

4、击节:打拍子。节,一种乐器。

5、屈原:约前340一约前278,大诗人。名平,字原,又名正则,字灵均。战国楚人。初辅佐怀王,官左徒、三闾大夫。遭谗去职,顷襄王时遭放逐,后于悲愤中投泪罗江死。

6、楚王:指顷襄王,前298一前263年在位。

7、冠铗兰台:冠,礼帽,指官吏的服饰。铗,剑,指官吏佩剑。兰台,战国楚台名,传说故址在今湖北钟祥县东。楚怀王曾游此。

8、沚:水中的小洲。

9、宋玉:战国楚国鄢(今河南鄢陵县境)人,或说是屈原弟子。曾为楚顷襄王大夫。

10、景差:战国楚国人。仕顷襄王为大夫。善为赋,与宋玉、唐勒齐名。

11、鼓枻:摇动船桨。

12、申申之婴姊:申申,重复。詈,责备。

13、荆卿:?一前227,即荆轲,称荆卿,又名庄卿。战国卫国人,为燕太子丹客,受命至秦刺秦王,诈献樊于期首级与燕督亢地图,以匕首刺秦王,不中被杀。

14、揕:击刺。

15、咸阳:古都邑,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因位于九型山之南,渭水之北,在山、水之阳,故名。公元前350年秦孝公迁都于此。

16、函谷:函谷关,在今河南灵宝东北,战国秦置,因关在谷中,深险如函得名。东自崤山,西至渣津,通名函谷,号称天险。

17、三晋:古地区名。春秋末晋国的卿韩、赵、魏三家瓜分晋国,是为战国时的韩、赵、魏三国,历史上称三晋。

18、击筑:古击弦乐器。形似筝,颈细而肩圆,有十三弦,弦下设柱。

19、易水:在河北省西部,大清河上源支流,有北、中、南三支,均源出易县境,汇合后入南拒马河。

20、李陵:?一前74,西汉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人,字少卿。李广孙,武帝时,为骑都尉,率兵出击匈奴,战败投降,后病死匈奴。

21、犁:比喻荡平。

22、史公:太史公。司马迁(前145—前867),西汉史学家、文学家、思想家。夏阳(今陕西韩城南)人,字子长,司马谈之子。因替李陵辩护,被下狱,处宫刑。后任中书令,撰《史记》。

23、藁街:汉时街名,在长安城南门内,为属国使节馆舍所在地。

24、武侯:181—234,三国蜀汉政治家,军事家。字孔明,琅邪阳都(今山东沂南南)人。为刘备主要谋士,助刘备建立了蜀汉政权,任丞相。建兴元年(223)刘禅继位,封武乡侯,曾五次出兵攻魏,争夺中原。建兴十二年,病死五丈原军中。有《诸葛亮集》。

25、邺:古地名,在今河南安阳北,春秋齐桓公始筑城,战国魏文侯都此。建安十八年(213),曹操为魏王,定都于此。曹丕代汉,定都洛阳,邺为五都之一。

26、舳舻:泛指船只。舳,船后舵。舻,船头。

27、馘懿而擒权:馘,战场上割取敌左耳以计功。懿,通“噫”,叹声。权,孙权(182—252),字仲谋,吴郡富春(今浙江富阳)人,三国时吴国建立者,公元229—252年在位。

28、岳侯:岳飞(1103—1142),南京抗金名将,字鹏举,相州汤阴(今属河南)人。北宋末年投军,曾任统制、清远军节度使,绍兴十年(1140)出兵抗金,高宗、秦桧一心求和,岳飞被解除兵权,任枢密副使,不久被诬谋反,下狱,绍兴十一年(1142初)被害。宁宗时追谥鄂王。

29、黄龙:府名。契丹天显元年(926)置。治所在今吉林农安县。保宁七年(975)废,开泰九年(1020)复置。金天眷三年(1140)改为济州。岳飞曾说:“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指此。一说岳飞误以当时的燕京城为黄龙城。

30、鸭绿:即“鸭渌”,府名,渤海国置,并建号西京。治所在神州,故址一说即今吉林浑江市西南鸭绿江南岸长城里;一说即今浑江市。

31、六陵:指南宋高宗、孝宗、光宗、宁宗、理宗、度宗的陵墓,即永思陵、永阜陵、永崇陵、永茂陵、永穆陵、永绍陵。在今浙江绍兴市东宝山(又名攒宫山)。

32、二圣:指宋徽宗、宋钦宗。靖康二年(1127)金军南下攻陷东京,掳走宋徽宗、宋钦宗以及后妃、宗室、大臣等三千人,北宋灭亡,史称“靖康之变。”

33、后土与皇天:古代称大地为“后土”,称天为“皇天”。

34、勤王:对出兵救援王朝叫勤王。

35、少主:年幼的君主。

36、高宗:即赵构(1107—1187),字德基,徽宗第九子。徽、钦二宗被金俘虏后,在南京(今河南商丘)即位。后建都临安(今浙江杭州市),是为南宋。

37、上都:古代对京都的通称。

38、衣冠文物:衣冠,士大夫的穿戴。文物,礼乐、典章制度的统称。

39、夜郎仙人:疑指唐诗人李白。(古诗文网:http://www.skyjiao.com/shici/)

40、长沙才子:指贾谊(前200一前168),西汉政论家、文学家。洛阳(今河南洛阳东)人。时称贾生。少有博学能文之誉,文帝初召为博士。后迁太中大夫,受排挤贬为长沙王太傅,后为粱怀王太傅。多次上疏,批评时政,不受信用。后怀王堕马死。贾谊哭泣岁余亦死。

41、宣室:古代宫殿名。指汉代未央宫中之宣室殿。

42、明妃:汉元帝宫人王嫱,字昭君。

43、班姬拜为彤史:班姬,约49一约120,东汉史学家,一名姬,字惠斑,扶风安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史学家班彪之女,班固之妹。

44、宋玉之美,得婿巫山,后称男女幽会为巫山、云雨、高唐、阳台。

45、子建之才,重婚洛水:三国魏国曹植作有《洛神赋》,序曰:“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日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

46、杲日其雨:语本《诗·卫风·伯兮》:“其雨其雨,果杲出日。”

47、得鹿岂便为真:语出《列子·周穆王》:“郑人有薪于野者,遇骇鹿,御(迎)而击之,毙之。恐人见之也,逮而藏诸隍中,覆之以蕉,不胜其喜。俄而遗其所藏之处,遂以为梦焉。顺涂而咏其事,傍人有闻者,用其言而取之。”后薪者梦得藏鹿地和得鹿人,因之告官,士师将鹿一分之二。比喻虚幻迷离,得失无常,以及糊里糊涂,有如做梦。

48、失马安知非福:语出成语“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比喻暂时受损失,却因此而得到好处,坏事可变为好事。

49、蹙蹙:局促不得舒展之意。

taobao1.png
共8篇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