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辞赋_明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辞赋-明代的古诗

taobao1.png

辞赋-明代的古诗第1篇: 《试剑石赋》(王宠

石在虎丘道傍,云吴王铸剑成而试之,或云秦始皇掘得吴殉剑而试之,兹两存其义云。

赤廑之精,耶溪之英,伉俪剪爪,百炼始成。太阳五金,寄气托灵,龟文缦理,价重连城。其锷莹冰,其锋凝霜,脊挟霆威,镡流电光。赖乌扬辉,彗鸡刷芒,敛以鹈膏,磨以粤硎。走蚴螺于娑竭,飞天矫于旋冥,十步去一人,千里不留行。惟时皆顺理之事,当晦其迹;而国有逆理之谋,则见其形。故无道则去,有道则呈也。就尔长一国者用之,盍斫长颈之宿仇,可刎佞舌之宰蘸,夫何反赐乎忠臣,是倒持而莫知所以,乃白绝;夫至德之开国,致伯业之就圮。俾若君天下者得之,宜斩臂鹰之禁术,当诛指鹿之阉竖,夫何反加乎令子,是逆施以乱夫人纪,乃自倾。百二之山河,致鲍腥之不已,妄肆一时之暴,空遗万年之耻。於乎,青天可倚,白云可决,虽有利器兮,那克任其刚烈。博浪之挫未明,灵姑之辱莫雪,彼盘陀有何辜兮,径劈之齐裂。徒装驾乎猛鸷,曾未剪除乎妖孽。想当时,破案薛,震訇割,号罔两于岩扃,飞大电之列缺,骇海山之巨灵,迸丹丘之鬼血。故于历世之千祀,犹存云根之两截,蚀苔藓之青苍,示碡磷之瞥屑。使后人之来观,讶灵踪之未灭,顾世事之若兹,爰长叹而欲咽。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辞赋-明代的古诗第2篇: 《虞山赋》(丁奉

虞仲之德与泰伯同,孔子称伯日至德,安知其不以伯该仲也。夫以虞之德,视九州四海无一可撄,其情顾于兹山,特取而终身焉。兹山之能擅乎虞之荣也,又直以其名名至今。於乎!其诸异乎九州四海之山欤。客日:“然则其山与有荣焉者矣,子能言诸?”余日:“不能。”客复日:“子以壮而隐,宜若知山,容无言乎?”余闻之有感,遂与客跻东巅,吊虞墓,则周章以封吴而垄其左,齐女以女吴而圹其右,大抵虞家事也。吊毕,即呼山以作赋。

其辞日:吾山于常熟,居扬州之域,属斗牛之次,盖由唐虞而云,然则其前孰知其所自?结气撑天,修形伏地,四吟八哦,坐殊立异。其丰神锐进,匆匆乎之东,则如在田之龙,亟欲吞昆峰、赴巨海,而琴水七川,顾以前导之便,勒其秀于邑中;其脉络绵延,依依乎西顾,则如往东之客,不忍抛风岭、撇鸷岫,而小山一叠,特以后长之义,承其颜于顷步。面姑苏,则全吴诸山,隐隐约约,历指其名殊而状各;背扬子,则缘江诸境,茫茫淼淼,宛见其波微而棹小。及其发雨施云,衔阳吐月,岚阖烟开,霜过雪歇,乃万态之不齐,匪两端而可竭。近则倾妍殚丽,倒浸尚湖之渊;远则分佳析巧,映掩昆承之窟。试与子登高谛览,借箸数之。

其峰则石城石门,共龙母兮嶙峋;龙母,峰名,产白龙。其泉则大涧小涧,贯铁山兮滥湃。铁Iu,涧名。洞有水帘兮,漱玉琮玲,若仙人等洞,尝一探而神缄鬼秘;湾有宝岩兮,开屏秀敞,至丁邵诸湾,每数步而林更嶂易。然犹未见其奇也。拂崖之水,白高趋卑,不但疾如奔草,而回飚滴沥,洒甘霖于二界;三沓之石,以小承大,不但险如累卵,而恒风撼簸,驻危形于万古。他若徐神翁之丹井犹存,萧太子之书台无主。剑试豁崖,俗说吴之伯辟;葬遗两塔,信系唐之高僧。更与子参禅而访道,尽乎十八里之峻增。上方院,中峰寺,芾其股而宇阈参差,厥有空心一潭,则常建之所诗也;致道观,东岳祠,弁其首而宫殿赫奕,厥有星坛七桧,则梁时之所植也。崇如维摩,幽如福兴,山居一坳,禅福半麓,灿金碧其相望,耸琳琅而作簇。斯地也,谢公失游,柳子未记,幸矣吾徒于焉,永寄酿酒资乎。白土点((易》,利于朱砂。夏暑驱蚊,世赖烟条之草;冬寒策蹇,岁探石梅之花。若乃桧柏杉松,茄瓜苛苏,栽苗拔种,出市入途;黄精香蓣,白扁山菇,南星附子,众药可需。海门之柿,顶山之栗,樱李初收,杏桃方实,负担提筐,轻资眇息。其禽兽,则山鸦黄雀,花鸷青鸠,刺鹰练带,彩雉白头,青狼攸伏,猛虎或投,磨獐獾兔,胚髌遨游。置阱以腊,弹射以羞。此皆山问之乐事,而未究其蜿蜒磅礴之精英。惟夫锺髦产秀,代盛迭荣。吾见穹碑高封,敕相褒卿,郁松楸其百壤,殆皆于此死而于此生。灵矣哉!其为山中之峥峥者耶。盖尝拜巫咸之冢,则思帝王之业惟三代,翊之者殷商有几,而此独生夫伊人,若夫崧岳之生申甫,孰敢争其先;又尝奠言偃之墓,则思圣人之道惟孔门,传之者南方无人,而此独生斯一哲,若夫眉山之生三苏,孰敢侪其贤。论斯二者,则天台武夷,焉用彼胜;蓬壶阆苑,奚取于仙。

谇日:此山如此之灵兮,吾何以为其中之人?岩云数亩兮,猎义耕仁。此可逃红尘,不可逃白发兮,年年一舂。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辞赋-明代的古诗第3篇: 《尚湖赋》(丁奉

余赋虞山之明日,难言子日:“君知山之遭虞仲,不知湖之遭太公乎?太公尚辟纣,居东海之滨,湖与海近,尚尝来游焉。于时人之名斯湖者,遂订之日尚。湖之所遭,其奇之尤者哉。夫严陵,隐者尔,其滩获称日严,且夸高无穷。太公之德之功,掩伊周,着天地。斯湖也,而乃斯名耶,故日奇之尤者也。君在其涯,有世居之义,有独乐之情,可无以宣之乎?”余应之日然,惟情与义不可泯,乃洞酌其波,濡毫而为之赋。其辞日:

巨灵以鼹质之椎拳,凿鸿庞之广陆,迁极海之冥涛,襄古虞之阳麓,控吴郡于东南,襟熟城而西北,阐胜弥繁,描幽罔鞠。曩尝与子,希赤壁之乐,则月小山高,一川宝镜;肆访戴之行,则溪空雪冱,四岸琼瑶。云缟霞绯,河晶霄翠,虹时电际,星夕烟朝,映天家之万象,回一碧其飘砜。况夫沉峦若髻,印岭如屏,峰倒戈矛之态,林浮旌旆之形。法法滟滟,满涌澄澄,渍沦以沸,訇瀚以蒸。每贴罗而展毅,更玉漾而珠腾。此吾平居之所以旷志怡情者也。至于冰合经旬,迷津四路,风翻暝昼,蹴浪半空。观斯时也,则知滹沱之所以克济乎王霸,而江湖之所以见忧于范公。吾且登楼伫睇,则巨贾巍艘,西指澄江之泼漫;孤商只橹,南趋吴郡之渺猕。过锡来昆,归常赴润,泫法周道,汨汩枝岐。长峭峨嵯,远戴扶桑之旭;层帆飒缅,忙追昧谷之曦。若乃叶浜徐墅,邵巷钱泾,至群陂而众汜,纷有号而无名。惟夫惠洞一泾,九逵冲要;乌山一穴,百丈渊玄。湖田二村,僻若张志和之宅;赵宋诸圩,洼如陆鲁望之田。斜堰朱泾,桥槎并卧;小山张墓,梁石双悬。他如惊漪骇沫,忽被白茅之潮;接诶联浔,素作昆承之对。襟带一山而相为始终,绵亘诸乡德化等乡。而频更景类。滩痕继湿,走篆回文;沙彩矜睛,辉玑闪贝。此皆其大观焉耳矣。若夫民之利之者,千竿饲豕之草,万笛培稼之泥。渔则提纲泛殿,鸣榔引钓,截留垂篮,无乎不效。所获者,鲦鳞舷鲤,鲎鳜鳊鲻,鳗虾鳖蟹,金背银丝,而能催吾归者,盖鲈鱼更肥也。弋则暗弹明媒,侦眠候食,比毕称叉,无乎不力。所获者,天鹅仙鹤,老鹳灵鸡,鹭鸳鹧鸦,雎雁凫鹭,而能忘吾机者,盖白鸥相知也。赤蓼酿曲,菖蒲荐卮。菇菱莲藕,以豆以市;蒹葭茭荑,以爨以篱。吾又行吟访古,则父老佥日:顶山之白龙归省,甘雨时涨;白龙每岁五月f.三日省母祠。丹井之双鸽飞坠,神光夜明。即徐神翁故事。开国伯印公,宋理宗之名臣也,  I、葬于斯,今日印垄;大丞相柴公,周世宗之嫡裔也,侨居来此,今日柴泾。斯地也,朴素成村,优游作族。宠辱不惊,如庞德公之土;耕耘自赡,犹郑子真之谷。噫吁嘻!家其中者,欲与古之幽贞为属耶。夫斯地攸居,湖南一曲,阅琴川之八境,惟自此其长获,旱以湖溉,潦以湖承,承之斯稔,溉之斯登,盖不特供骚人之啸弄,而实以济百千万之苍生。吾于是载拜夏侯氏之底绩,且报谢水若之英灵,乃系以歌日:“所贵乎有此山兮,惟以其有此湖,然而又贵乎有此人兮,安得此人洵矣都。”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辞赋-明代的古诗第4篇: 《游虎丘赋》(杨循吉

泛清溪之浩荡,依茂树之阴森。觞循环而缓转,句搜索而长吟。山巍巍以在目,风潇潇而满襟。叹人生之难偶,嗟白日之易沈。知江湖之无味,思丘壑之可寻。藤垂树以蛇挂,草没岸而腰深。应空岩于响屐,答幽涧于鸣琴。愿逍遥而至暮,忽轻动于归心。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辞赋-明代的古诗第5篇: 《虎丘记》(袁宏道

  虎丘去城可七八里,其山无高岩邃壑,独以近城,故箫鼓楼船,无日无之。凡月之夜,花之晨,雪之夕,游人往来,纷错如织,而中秋为尤胜。

  每至是日,倾城阖户,连臂而至。衣冠士女,下迨蔀屋,莫不靓妆丽服,重茵累席,置酒交衢间。从千人石上至山门,栉比如鳞,檀板丘积,樽罍云泻,远而望之,如雁落平沙,霞铺江上,雷辊电霍,无得而状。

  布席之初,唱者千百,声若聚蚊,不可辨识。分曹部署,竟以歌喉相斗,雅俗既陈,妍媸自别。未几而摇手顿足者,得数十人而已;已而明月浮空,石光如练,一切瓦釜,寂然停声,属而和者,才三四辈;一箫,一寸管,一人缓板而歌,竹肉相发,清声亮彻,听者魂销。比至夜深,月影横斜,荇藻凌乱,则箫板亦不复用;一夫登场,四座屏息,音若细发,响彻云际,每度一字,几尽一刻,飞鸟为之徘徊,壮士听而下泪矣。

  剑泉深不可测,飞岩如削。千顷云得天池诸山作案,峦壑竞秀,最可觞客。但过午则日光射人,不堪久坐耳。文昌阁亦佳,晚树尤可观。而北为平远堂旧址,空旷无际,仅虞山一点在望,堂废已久,余与江进之谋所以复之,欲祠韦苏州、白乐天诸公于其中;而病寻作,余既乞归,恐进之之兴亦阑矣。山川兴废,信有时哉!

  吏吴两载,登虎丘者六。最后与江进之、方子公同登,迟月生公石上。歌者闻令来,皆避匿去。余因谓进之曰:“甚矣,乌纱之横,皂隶之俗哉!他日去官,有不听曲此石上者,如月!”今余幸得解官称吴客矣。虎丘之月,不知尚识余言否耶? 

【翻译或鉴赏】

译文虎丘离城约七八里路,这座山没有高峻的山峰与幽深的峡谷,只不过因为靠近城市,因此奏着音乐的游船,没有一天不到那儿去。凡是有月亮的夜晚,开花的早晨,下雪天的黄昏,游人来往穿梭,犹如织布一样,而以中秋最为繁盛热闹。每到这一天,全城闭户,携手并肩而来。上至士大夫乡绅、大家妇女,下至贫民百姓,全都涂脂抹粉,鲜衣美服,重重叠叠地铺设席毡,将酒肴摆在大路边,从千人石一直到山门,如梳齿鱼鳞般密集相连。檀板聚积如小山,樽罍似云霞般倾泻,远远望去,犹如成群的大雁栖落在平坦的沙滩,彩霞铺满江面,电闪雷鸣,无法具体描绘它的形状。刚开始安设筵席时,唱歌的人成百上千,声音如团聚在一起的蚊子,没法分辨识认。等到分批安排,争相以歌喉比高低;雅乐和俗乐各各陈献后,美和丑自然区别开了。不多时,摇头顿脚按节拍而歌的,只不过几十个人而已。一会儿,明月升到天空,月光照在石上犹如洁白的绢绸,所有粗俗的歌曲,不再发出声响,跟随着唱和的,只有三四个人。一支箫,一寸管,一人慢慢地打着歌板唱着,管乐伴着歌喉,声音清脆浏亮,使听的人深受感动。等到夜深,月亮西斜,树影散乱,于是连箫板也不用,一个人登场,四围的人屏住声息,声音如细而直上的毛发,响彻云端,每吐一字,几乎拖长达一刻之久,飞鸟听了为之回翔盘旋,壮士听了感动得流下眼泪。剑泉深得无法测量,陡峭的岩石如斧削一般。千顷云因为有天池等山作为几案,山峰峡谷,争奇斗秀,是请客饮酒的好地方。但是过了中午便阳光逼人,不能久坐。文昌阁也不错,晚上林中的景色尤为迷人。朝北为平远堂旧址,空旷没有遮拦,仅仅远远望见虞山,如小小的黑点。堂荒芜已经很久了,我和江进之商量修复它的办法,想在里面供奉韦应物白居易等人,但不久生了病,我既然已经辞了官,恐怕进之的兴致也消尽了。山川的兴旺和荒废,确实有它的运数啊!在吴县作了两年官,登虎丘山六次。最后一次和江进之、方子公一起登,坐在生公石上等候月出。唱歌的人听说县令到来,都躲避开了。我因此对进之说:“做官的横行气盛,衙役庸俗粗野,是多么厉害呀!以后不作官了,有不在这石上听歌的,有月亮为证!”现在我有幸得以免去官职客居吴县,虎丘的月亮不知道还记得我的话吗?

注释①万历二十三年(1595)作者曾任吴县令,期间,六次游览虎丘。万历二十四年,解职离吴前,留连虎丘胜景,写下这篇描写吴中民俗的散文。虎丘,苏州名胜之一。相传春秋时吴王阖闾葬在这里,三日有虎来踞其上,故名。②蔀(pǒu 部)屋:草席盖顶的屋子,指穷苦人家昏暗的屋子。这里指贫民。③云:像云一样。④雷辊:车轮转声,这里指雷的轰鸣声。⑤瓦釜:用黏土烧制的锅,这里比喻粗俗的歌声。⑥竹肉:这里指箫管和歌喉。《晋书·孟嘉传》:“丝不如竹,竹不如肉。”⑦千顷云:山名,在虎丘山上。⑧江进之:江盈科,字进之,桃源(今湖南桃源县)人。万历二十年(1592)进士,官至四川提学副使,时任长洲县令。著有《雪涛阁集》。⑨韦苏州:唐代诗人韦应物,曾任苏州刺史


taobao1.png

辞赋-明代的古诗第6篇: 《蚊对》(方孝孺

  天台生困暑,夜卧絺帷中,童子持翣飏于前,适甚就睡。久之,童子亦睡,投翣倚床,其音如雷。生惊寤,以为风雨且至也。抱膝而坐,俄而耳旁闻有飞鸣声,如歌如诉,如怨如慕,拂肱刺肉,扑股面。毛发尽竖,肌肉欲颤;两手交拍,掌湿如汗。引而嗅之,赤血腥然也。大愕,不知所为。蹴童子,呼曰:“吾为物所苦,亟起索烛照。”烛至,絺帷尽张。蚊数千,皆集帷旁,见烛乱散,如蚁如蝇,利嘴饫腹,充赤圆红。生骂童子曰:“此非吾血者耶?尔不谨,蹇帷而放之入。且彼异类也,防之苟至,乌能为人害?”童子拔蒿束之,置火于端,其烟勃郁,左麾右旋,绕床数匝,逐蚊出门,复于生曰:“可以寝矣,蚊已去矣。”

  生乃拂席将寝,呼天而叹曰:“天胡产此微物而毒人乎?”

  童子闻之,哑而笑曰:“子何待己之太厚,而尤天之太固也!夫覆载之间,二气絪緼,赋形受质,人物是分。大之为犀象,怪之为蛟龙,暴之为虎豹,驯之为麋鹿与庸狨,羽毛而为禽为兽,裸身而为人为虫,莫不皆有所养。虽巨细修短之不同,然寓形于其中则一也。自我而观之,则人贵而物贱,自天地而观之,果孰贵而孰贱耶?今人乃自贵其贵,号为长雄。水陆之物,有生之类,莫不高罗而卑网,山贡而海供,蛙黾莫逃其命,鸿雁莫匿其踪,其食乎物者,可谓泰矣,而物独不可食于人耶?兹夕,蚊一举喙,即号天而诉之;使物为人所食者,亦皆呼号告于天,则天之罚人,又当何如耶?且物之食于人,人之食于物,异类也,犹可言也。而蚊且犹畏谨恐惧,白昼不敢露其形,瞰人之不见,乘人之困怠,而后有求焉。今有同类者,啜栗而饮汤,同也;畜妻而育子,同也;衣冠仪貌,无不同者。白昼俨然,乘其同类之间而陵之,吮其膏而盬其脑,使其饿踣于草野,流离于道路,呼天之声相接也,而且无恤之者。今子一为蚊所,而寝辄不安;闻同类之相,而若无闻,岂君子先人后身之道耶?”

  天台生于是投枕于地,叩心太息,披衣出户,坐以终夕。

【翻译或鉴赏】

译文  天台生因为天气热而难受。晚上躺在细葛做的蚊帐里面,童子手里拿着大扇子在前面挥动,舒服极了,于是就睡着了。过了很久,童子也睡着了,丢掉大扇子,靠在床边,鼾声像打雷一般。天台生惊醒过来,以为快要刮风下雨了,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那里。不久,耳旁听到飞动鸣叫的声音,像是唱歌、又像是在倾诉,像是充满哀怨、又像是充满思慕;接着就攻击天台生的手臂,刺入到他的肉里面去,扑向他的大腿,咬啮他的脸面,让天台生毛发都竖了起来,肌肉也几乎要颤动。天台生两手用力合拍,掌心湿湿的、好像是汗水,拿来闻闻,竟是鲜血的腥味啊!天台生吓一大跳,不知该怎么办,就用脚踢了踢童子,呼叫他说:“我被小虫咬得难受,(你)赶紧起来找蜡烛照明。”蜡烛来了,蚊帐全都开了,原来有几千只蚊子聚在蚊帐边。蚊子们看到烛火,四散乱飞,好像一群蚂蚁,好像一堆苍蝇,尖尖的嘴巴、饱饱的肚皮,通体涨大变红。天台生骂童子说:“这不正是啮吮我血的东西吗?都是你不谨慎,把蚊帐拉开而放它们进来!况且这些东西是异类,如果好好预防的话,它们又那能害人呢?”童子拔了些蒿草、捆成一卷,就在草端点起火来,烟随着风回旋,童子拿着蒿草左右挥来挥去,绕床好几圈,把蚊子赶到门外去了。童子回报天台生说:“可以好好睡觉了,蚊子都赶走了。”  天台生于是拂拭席子,正要睡觉,忽然呼喊老天而感叹地说:“老天您为什么要生出这种小东西来伤害人呢?”  童子听了,哑然失笑地说:“您为什么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又过分又固执地怨恨老天呢!天地之间,阴阳二气相互作用、产生变化,赋予它形体、授给它本质,使人和物得到了区分。大的动物是犀牛、大象,怪异的动物是蛟龙,凶暴的动物是老虎、花豹,驯服的动物是糜鹿、金丝猴;长羽毛的是飞禽、是走兽,裸体无毛的是人、是虫;无不都有供养。虽然有大小长短的不同,然而寄托形体在这天地之间,都是一样的。如果从我们人类的角度来看的话,则会认为人类高贵而动物低贱;如果从天地的角度来看的话,则果真有哪个高贵、哪个低贱呢?现在我们人类自抬身价,号称是天地间的主宰者;对待水陆间的物体,有生命的种类,没有不在高处设下鸟网、在低处设下鱼网,山中贡献、海里供应,蛙、黾都没法逃命,鸿雁也都没法隐藏踪迹;人类所吃的动物,可以说是太多太多了,而动物难道就不可以吃人吗?今晚蚊子动一下嘴巴,您就对老天哀号而加以控诉。假如那些被人类所吃的动物,它们也都向老天哀号控告的话,那么老天要处罚人类,又该怎么办呢?  “况且动物被人类吃,人类被动物吃,这是不同的种类,还可以说得过去。而且蚊子还对人谨慎畏惧,大白天不敢暴露他们的形迹,躲在看不见的地方来观察人,乘人疲惫懈的时候,然后才有所谋求啊!现在同样是人类,吃着米粟、喝着热汤,这是相同的啊!养活妻女、教育小孩,这是相同的啊!穿戴容貌,也没有不相同的啊!可是人类却在大白天里公然乘着同类有间隙的时候来欺负他,吮吸他们的脂膏和脑髓,让他们饿倒在草野间,让他们在道路上流离失所,呼天抢地的声音连接不断,也没有人怜悯他们。现在您一被蚊子咬啮,就立即睡不安稳,知道同类相残却好像没听见过一样,这难道是君子先别人后自己的道理吗?”  天台生于是将枕头扔到地上,拍打心窝、发出长叹,披上衣服、走出门口,一直坐到天亮。

注释(1)天台生:作者自称。(2)絺(chī帷)细葛布蚊帐。(3)翣(shà):扇子。(4)慕:思念。(5)噆(cǎn):叮咬。(6)饫(yù):饱,足。(7)勃郁:风吹烟回旋的样子。(8)麾:通“挥”,挥舞。(9)哑(è)尔:笑的样子。(10)尤:指责,归罪,怨恨。(11)覆载之间:指天地之间。(12)二气:指阴阳二气。絪缊(yīnyūn):天地间阴阳二气交互作用。《易*系天下》:“天地絪缊,万物化淳。”言天地间阴阳两气交互作用,万物感之而变化生长。(13)庸狨(rōng):大牛和金丝猴。(14)罗:捕鸟的网。(15)黾(měng):金线蛙。(16)泰:极。(17)陵:同“凌”,侵侮,欺压。(18)盬(gǔ):吸饮。(19)踣(bó):跌倒,僵仆。(20)离流:流离,离散。


taobao1.png

辞赋-明代的古诗第7篇: 《游灵岩记》(高启

  吴城东无山,唯西为有山,其峰联岭属,纷纷靡靡,或起或伏,而灵岩居其词,拔其挺秀,若不肯与众峰列。望之者,咸知其有异也。

  山仰行而上,有亭焉,居其半,盖以节行者之力,至此而得少休也。由亭而稍上,有穴窈然,曰西施之洞;有泉泓然,曰浣花之池;皆吴王夫差宴游之遗处也。又其上则有草堂,可以容栖迟;有琴台,可以周眺览;有轩以直洞庭之峰,曰抱翠;有阁以瞰具区之波,曰涵空,虚明动荡,用号奇观。盖专此郡之美者,山;而专此山之美者,阁也。

  启,吴人,游此虽甚亟,然山每匿幽閟胜,莫可搜剔,如鄙予之陋者。今年春,从淮南行省参知政事临川饶公与客十人复来游。升于高,则山之佳者悠然来。入于奥,则石之奇者突然出。氛岚为之蹇舒,杉桧为之拂舞。幽显巨细,争献厥状,披豁呈露,无有隐循。然后知于此山为始著于今而素昧于昔也。

  夫山之异于众者,尚能待人而自见,而况人之异于众者哉!公顾瞻有得,因命客赋诗,而属启为之记。启谓:“天于诡奇之地不多设,人于登临之乐不常遇。有其地而非其人,有其人而非其地,皆不足以尽夫游观之乐也。今灵岩为名山,诸公为名士,盖必相须而适相值,夫岂偶然哉!宜其目领而心解,景会而理得也。若启之陋,而亦与其有得焉,顾非幸也欤?启为客最少,然敢执笔而不辞者,亦将有以私识其幸也!”十人者,淮海秦约、诸暨姜渐、河南陆仁、会稽张宪、天台詹参、豫章陈增、吴郡金起、金华王顺、嘉陵杨基、吴陵刘胜也。 

【翻译或鉴赏】

译文  吴县东面没有山,只在城西,山峰联在一起,山岭相叠,数量诸多;山势有起有伏,而灵岩就在其中,拔奇挺秀,像是不肯和其他山峰混为一伍。远望过去,都知道灵岩与众不同。  从山下往上走,有一座亭,在半山,大概建在这里,路人不必费太多体力就可以在此稍事休息;由亭往上,有一处幽深曲折的洞,有人说是西施洞;这里还有旺盛的泉水,相传是西施濯花之处,这里都是过去吴王夫差宴游的遗迹了。其上有草堂,可以宿息;有琴台,站在那里可以远眺四周;有轩,可以看到对面的洞庭山,轩名抱翠。有阁,可以俯瞰太湖水波,阁名涵虚;虚明动荡,因此称为奇观阁。吴郡最美的山是灵岩,而灵岩最美的地方,则是此处了。  我是吴县人,来这个地方很多次。但是每次灵岩似乎都将幽境胜景隐藏了起来,因此看不到山色的美,也找不有什么不好来,也许灵岩是存心鄙视我这样浅薄的人吧。今年春天,我跟随淮南行省参知政事临川饶介公和其他十个客人再来游玩。爬到了高处,优美的山景主动出现了;进入深山,奇石自然出现了;山间雾气也为之舒展,杉树桧树也随风起舞。灵岩山,大的,小的,明显的,不明显的景色,都争着显现出它们的姿态,不再隐藏起来,毫无保留的呈现出来。这时候才知道自己对于这山是从今天才开始明白,其实过去并不了解。  山的景致不同与寻常,尚且能待人来看,更何况人不同与常人呢?饶公观看景色有得,命随同的客人赋诗,嘱咐我为之记。我说:“天下诡奇的地方不多,而人也并非每次登山都能体会到登临的乐趣。山被人欣赏,而人欣赏山,两相成映(意为有这样的山而遇到不到这样的人,或者有这样的人而见不到这样的山,都不能算完全获得游览的快乐,所谓这样,疑后面所指名山、名士)。现在灵岩是名山,诸位是名士,想必真是互相不负其名。难道是偶然吗?是因为人们看到风景而心中理解,景物被领略到而理趣得以被体会吧。而我不过是粗陋的人,也跟随其中有所体会,不也是一种幸运吗?我是这里面最年轻的,不敢推辞执笔为记的任务,这样也可以私下将这份幸运记录下来”。同行的十个人是淮海秦约、诸暨姜渐、河南陆仁、会稽张宪、天台詹参、豫章陈增、吴郡金起、金华王顺、嘉陵杨基和吴陵刘胜。

注释(1)灵岩:山名,又称砚石山,在江苏苏州西南,春秋末,吴王夫差建离宫于此,有古迹多处。(2)吴城:吴县县城。吴县、苏州在同一治所。(3)纷纷靡靡:众多而富丽。(4)若:像是。列:排列在一起。(5)咸:都。有异:有特殊之处、与众不同。(6)节:节省。行者:路人。(7)窈(yǎo)然:深远曲折。(8)西施:春秋末越国美女。越王勾践把她献给吴王夫差,成为夫差最宠爱的妃子。(9)泓然:形容水量大。(10)浣(huàn)花池:相传为西施濯花之处。(11)容:供,让。栖迟:宿息。(12)周眺览:向四周远看。(13)轩(xuān):有廊的房屋。直:当,对着。洞庭:山名,在今苏州西南太湖中。(14)具区:太湖的古称。(15)用:因此。号:称为。(16)“专此”二句:意谓吴郡最美的是灵岩山;灵岩山最美的是奇观阁。专:独一。(17)亟(qì):屡次。甚亟:次数甚多。(18)每:每每,常常。匿幽閟(bì)胜:把幽境胜景都隐藏闭塞起来。(19)莫可搜剔:意谓找不到幽胜佳境,也挑剔不了差错。(20)“如鄙”句:谓好像灵岩山存心鄙视我这样的浅薄的人。(21)淮南行省:张士诚在苏州称吴王(1363—1367)后,仿元代行省建制,设淮南行省,地处当今江苏、安徽两省长江以北、淮河以南地区。参知政事:行省的副长官。饶公,名介,字介之,自号华盖山樵,临川(今属江西)人,元末自翰林应奉出佥江浙廉访司事,张士诚称吴王后,任饶介为淮南行省参知政事。吴亡,被俘处死。有《右丞集》。客:门客,幕僚。(22)“升于高”四句:承上二句,意谓由于饶介这位长官来游,灵岩山就大显殷勤,登高山,就让优美山景自然出现;进深山,就让奇石突然出现。“悠然”,自在的样子。“奥”,深,指山的深处。(23)氛岚:山间雾气。蹇舒:舒展。(24)杉:杉树,乔木。桧(guì):也叫圆柏、桧柏,常绿乔木。(25)幽显巨细:不明显的,明显的,大的,小的。(26)厥状:它们的姿态。(27)披:打开。豁:敞亮。呈:显出。露:显露。(28)隐循:隐蔽躲闪。(29)“然后”句:意谓这才知道自己对于这山是从今天开始明白,过去一向并不了解。(30)公:指饶介。顾瞻:观看。顾,回头看;瞻,向上或向前看。(31)属(zhǔ):通“嘱”,嘱咐。(32)诡奇:奇异。(33)“有其地”三句:大意是说,山被人欣赏,人欣赏山,是相应的。有这样的山而遇不到这样的人,或者有这样的人而见不到这样的山,都不能完全获得游览的快乐。其:这个,这样的。夫:这个。(34)须:待。值:遇。(35)目领:眼睛看到、接受。心解:心里理解。(36)景会:景物被领会到。理得:理趣被体会到。(37)“顾非”句:看起来不是一种幸运吗。欤:疑问助词。(38)为客:意思是算作饶介的一个门客;这是谦词。少:年龄小。(39)私识(zhì)其幸:私下里记着这种幸运。“识”,记。(40)淮海秦约:字文仲,太仓(今属江苏)人,郡望淮海。明初应召拜礼部侍郎,因母老辞归。后来再赴京城做官,因年老难以任职,为溧阳教谕。诸暨姜渐:诸暨(今属浙江)人,元代末年客居吴郡,张士诚为吴王,任为行省从事,不久以病辞职。明初为太常博士。河南陆仁:字良贵,号樵雪生,又号乾乾居士,河南人,客居昆山,是在野的大名士。会稽张宪:字思廉,号玉笥生,山阴(古会稽郡,今浙江绍兴)人。张士诚为吴王时,任为枢密院都事,吴亡,隐名遁世。天台詹参:其人未详;“天台”,今属浙江。豫章陈增:其人未详;“豫章”,今江西南昌。吴郡金起,其人未详。金华王顺:其人未详;“金华”,今属浙江。嘉定杨基:字孟载,号眉庵,原籍嘉陵(今属四川),生长吴郡。张士诚为吴王,任为丞相府记室;明初任山西按察使。他与高启、张羽、徐贲齐名,称明初吴中四杰。吴陵刘胜:其人未详。


taobao1.png
共7篇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