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文言文_隋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文言文-隋代的古诗

taobao1.png

文言文-隋代的古诗第1篇: 《为李密檄洛州文》(祖君彦)

自元气肇辟,厥初生人,树之帝王,以为司牧,是以羲农轩顼之后,尧舜禹汤之君,靡不祗畏上元,爱育黔首,干干终日,翼翼小心,驭朽索而同危,履春冰而是惧。故一物失所,若纳隍而愧之;一夫有罪,遂下车而泣之。谦德轸于责躬,忧劳切于罪己。普天之下,率土之滨,蟠木距于流沙,瀚海穷于丹穴,莫不鼓腹击壤,凿井耕田,致之升平,驱之仁寿。是以爱之如父母,敬之若神明,用能享国多年,祚延长世。未有暴虐临人,克终天位者也。

隋氏往因周末,预奉缀衣,狐媚而图圣宝,胠箧以取神器。及缵承负扆,狼虎其心,始曀明两之晖,终干少阳之位。先皇大渐,侍疾禁中,遂为枭獍,便行鸩毒。祸深于莒仆,衅酷于商臣,天地难容,人神嗟愤!州吁安忍,阏伯日寻,剑阁所以怀凶,晋阳所以兴乱,甸人为罄,淫刑斯逞。夫九族既睦,唐帝阐其钦明;百世本枝,文王表其光大。况复隳坏磐石,剿绝维城,唇亡齿寒,宁止虞虢?欲其长久,其可得乎!其罪一也。

禽兽之行,在于聚麀,人伦之体,别于内外。而兰陵公主逼幸告终,谁谓敤首之贤,翻见齐襄之耻。逮于先皇嫔御,并进银环;诸王子女,咸贮金屋。牝鸡鸣于诘旦,雄雉恣其群飞,衵衣戏陈侯之朝,穹庐同冒顿之寝。爵赏之出,女谒遂成,公卿宣淫,无复纲纪。其罪二也。

平章百姓,一日万机,未晓求衣,昃晷不食。大禹不贵于尺璧,光武不隔于支体,以是忧勤,深虑幽枉。而荒湎于酒,俾昼作夜,式号且呼,甘嗜声伎,常居窟室,每借糟丘。朝谒罕见其身,群臣希睹其面,断决自此不行,敷奏于是停拥。中山千日之饮,酩酊无名;襄阳三雅之杯,留连讵比?又广召良家,充选宫掖,潜为九市,亲驾四驴,自比商人,见要逆旅。殷辛之谴为小,汉灵之罪更轻,内外惊心,遐迩失望。其罪三也。

上栋下宇,着在《易》爻;茅茨采椽,陈诸史籍。圣人本意,惟避风雨,讵待朱玉之华,宁须绨锦之丽!故璿室崇构,商辛以之灭亡;阿房崛起,二世是以倾覆。而不遵古典,不念前章,广立池台,多营宫观,金铺玉户,青琐丹墀,蔽亏日月,隔阂寒暑。穷生人之筋力,罄天下之资财,使鬼尚难为之,劳人固其不可。其罪四也。

公田所彻,不过十亩;人力所供,才止三日。是以轻徭薄赋,不夺农时,宁积于人,无藏于府。而科税繁猥,不知纪极;猛火屡烧,漏卮难满。头会箕敛,逆折十年之租;杼轴其空,日损千金之费。父母不保其赤子,夫妻相弃于匡床。万户则城郭空虚,千里则烟火断灭。西蜀王孙之室,翻同原宪之贫;东海糜竺之家,俄成邓通之鬼。其罪五也。

古先哲王,卜征巡狩,唐虞五载,周则一纪。本欲亲问疾苦,观省风谣,乃复广积薪刍,多备饔饩。年年历览,处处登临,从臣疲弊,供顿辛苦。飘风冻雨,聊窃比于先驱;车辙马迹,遂周行于天下。秦皇之心未已,周穆之意难穷。宴西母而歌云,浮东海而观日。家苦纳秸之勤,人阻来苏之望。且夫天下有道,守在海外,夷不乱华,在德非险。长城之役,战国所为,乃是狙诈之风,非关稽古之法。而追踪秦代,板筑更兴,袭其基墟,延袤万里,尸骸蔽野,血流成河,积怨满于山川,号哭动于天地。其罪六也。

辽水之东,朝鲜之地,《禹贡》以为荒服,周王弃而不臣,示以羁縻,达其声教,苟欲爱人,非求拓土。又强弩末矢,理无穿于鲁缟;冲风余力,讵能动于鸿毛?石田得而无堪,鸡肋啖而何用?而恃众怙力,强兵黩武,惟在并吞,不思长策。夫兵,犹火也;不戢,将自焚,遂令亿兆夷人,只轮莫返。夫差丧国,实为黄池之盟;苻坚灭身,良由寿春之役。欲捕鸣蝉于前,不知挟弹在后。复矢相顾,髽而成行,义夫切齿,壮士扼腕。其罪七也。

直言启沃,王臣匪躬,惟木从绳,若金须砺。唐尧建鼓,思闻献替之言;夏禹悬鼗,时听箴规之美。而愎谏违卜,蠹贤嫉能,直士正人,皆由屠害。左仆射、齐国公高颖,上柱国、宋国公贺若弼,或文昌上相,或细柳功臣,暂吐良药之言,翻加属镂之赐。龙逢无罪,便遭夏癸之诛;王子何辜?滥被商辛之戮。遂令君子结舌,贤人缄口。指白日而比盛,射苍天而敢欺,不悟国之将亡,不知死之将至。其罪八也。

设官分职,贵在铨衡;察狱问刑,无闻贩鬻。而钱神起论,铜臭为公,梁冀受黄金之蛇,孟佗荐蒲萄之酒。遂使彝伦攸篸,政以贿成,君子在野,小人在位。积薪居上,同汲黯之言;囊钱不如,伤赵壹之赋。其罪九也。

宣尼有言,无信不立,用命赏祖,义岂食言?自昏主嗣位,每岁行幸,南北巡狩,东西征伐。至如浩亹陪跸,东都守固,阌乡野战,雁门解围。自外征夫,不可胜纪。既立功勋,须酬官爵。而志怀翻覆,言行浮诡,危急则勋赏悬授,克定则丝纶不行,异商鞅之颁金,同项王之刓印。芳饵之下,必有悬鱼,惜其重赏,求人死力,走丸逆坡,匹此非难。凡百骁雄,谁不仇怨。至于匹夫蕞尔,宿诺不亏,既在乘舆,二三其德。其罪十也。

有一于此,未或不亡。况四维不张,三灵总瘁,无小无大,愚夫愚妇,共识殷亡,咸知夏灭。罄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是以穷奇灾于上国,猰?暴于中原。三河纵封豕之贪,四海被长蛇之毒,百姓歼亡,殆无遗类,十分为计,才一而已。苍生懔懔,咸忧杞国之崩;赤子嗷嗷,但愁历阳之陷。且国祚将改,必有常期,六百殷亡之年,三十姬终之世。故谶箓云:“隋氏三十六年而灭。”此则厌德之象已彰,代终之兆先见。皇天无亲,惟德是辅。况乃搀抢竟天,申繻谓之除旧;岁星入井,甘公以为义兴。兼朱雀门烧,正阳日蚀,狐鸣鬼哭,川竭山崩。并是宗庙为墟之妖,荆棘旅庭之事。夏氏则灾衅非多,殷人则咎征更少。牵牛入汉,方知大乱之期;王良策马,始验兵车之会。

今者顺人将革,先天不违,大誓孟津,陈命景亳,三千列国,八百诸侯,不谋而同辞,不召而自至。轰轰隐隐,如霆如雷,彪虎啸而谷风生,应龙骧而景云起。我魏公聪明神武,齐圣广渊,总七德而在躬,包九功而挺出。周太保、魏公之孙,上柱国、蒲山公之子。家传盛德,武王承季历之基;地启元勋,世祖嗣元皇之业。笃生白水,日角之相便彰;载诞丹陵,大宝之文斯著。加以姓符图纬,名协歌谣,六合所以归心,三灵所以改卜。文王厄于羑里,赤雀方来;高祖隐于砀山,彤云自起。兵诛不道,《赤伏》至自长安;锋锐难当,黄星出于梁、宋。九五龙飞之始,天人豹变之初,历试诸难,大敌弥勇。上柱国、司徒、东郡公翟让功宣缔构,翼亮经纶,伊尹之佐成汤,萧何之辅高帝。上柱国、总管、齐国公孟让,柱国、历城公孟畅,柱国、绛郡公裴行俨,大将军、左长史邴元真等,并运筹千里,勇冠三军,击剑则截蛟断鳌,弯弧则吟猿落雁。韩、彭、绛、灌,成沛公之基;寇、贾、吴、冯,奉萧王之业。复有蒙轮挟辀之士,拔距投石之夫,骥马追风,吴戈照日。魏公属当期运,伏兹亿兆。躬擐甲胄,跋涉山川,栉风沐雨,岂辞劳倦,遂起西伯之师,将问南巢之罪。百万成旅,四七为名,呼吸则河、渭绝流,叱咤则嵩、华自拔。以此攻城,何城不陷;以此击阵,何阵不摧!譬犹泻沧海而灌残荧,举昆仑而压小卵。鼓行而进,百道俱前,以今月二十一日届于东都。而昏朝文武、留守段达等,昆吾恶稔,飞廉奸佞,久迷天数,敢拒义兵,驱率丑徒,众有十万,回洛仓北,遂来举斧。于是熊罴角逐,貔虎争先,因其倒戈之心,乘我破竹之势,曾未旋踵,瓦解冰销,坑卒则长平未多,积甲则熊耳为小[ ]。达等助桀为虐,婴城自固,梯冲乱舞,徒设九拒之谋;鼓角将鸣,空凭百楼之险。燕巢卫幕,鱼游宋池,殄灭之期,匪朝伊暮。然兴洛、虎牢,国家储积,我已先据,为日久矣。既得回洛,又取黎阳,天下之仓,尽非隋有。四方起义,足食足兵,无前无敌。裴光禄仁基,雄才上将,受脤专征,遐迩攸凭,安危是托,乃识机知变,迁殷事夏。袁谦擒自蓝水,张须陀获在荥阳,窦庆战没于淮南,郭询授首于河北,隋之亡候,聊可知也。清河公房彦藻,近秉戎律,略地东南,师之所临,风行电击。安陆、汝南,随机荡定;淮安、济阳,俄然送款。徐圆朗已平鲁郡,孟海公又破济阳,海内英雄,咸来回应。封民赡取平原之境,郝孝德据黎阳之仓,李士雄虎视于长平,王德仁鹰扬于上党。滑公李景、考功郎中房山基发自临渝,刘兴祖起于白朔,崔白驹在颍川起,方献伯以谯郡来,各拥数万之兵,俱期牧野之会。沧溟之右,函谷以东,牛酒献于军前,壶浆盈于道路。诸君等并衣冠世胄,杞梓良才,神鼎灵绎之秋,裂地封侯之始,豹变鹊起,今也其时,鼍鸣鳖应 ,见机而作,宜各鸠率子弟,共建功名。耿弇之赴光武,萧何之奉高帝,岂止金章紫绶,华盖朱轮,富贵以重当年,忠贞以传奕叶,岂不盛哉!

若隋代官人,同吠尧之犬,尚荷王莽之恩,仍怀蒯聩之禄。审配死于袁氏,不如张郃归曹;范增困于项王,未若陈平从汉。魏公推以赤心,当加好爵,择木而处,令不自疑。脱猛虎犹豫,舟中敌国,夙沙之人共缚其主,彭宠之仆自杀其君,高官上赏,即以相授。如暗于成事,守迷不反,昆山纵火,玉石俱焚,尔等噬脐,悔将何及!黄河带地,明余旦旦之言;皎日丽天,知我勤勤之意。布告海内,咸使闻知。

【翻译或鉴赏】
[1] 李密(582-618),字法主。曾祖及祖父为北朝显贵,父为隋柱国、蒲山郡公。密袭父爵,为侍从官。大业初年,称病自免官,闭户读书。杨玄感反,李密往投为谋主。后玄感败,李密逃亡。时翟让领导的瓦岗军已活动于河南东部郑州、商丘一带。616年(大业十二年),李密投瓦岗军。瓦岗军首领翟让派李密游说河南地区武装势力归附瓦岗军,颇有成效。李密又献策,劝翟让迎击前来镇压瓦岗军的隋将张须陀军,瓦岗军大败隋军,声威渐盛。李密立了大功,翟让便命他统率一部分瓦岗军。李密又建议袭取兴洛(洛口)仓,开仓赈济贫民,由是起事队伍迅速壮大。617年(大业十三年)初,李密获准建立由他直接领导的“蒲山公营”。这时李密在瓦岗军中已很有威信,翟让乃推李密为魏公,置魏公府和行军元帅府。这时瓦岗军占领了洛口、回洛仓,逼近东都。十一月,李密与翟让的矛盾斗争终于表面化,并发生火拼。李密借口置酒招待翟让等饮宴,席间杀了翟让及其亲信,取得了瓦岗军的领导大权。但此后瓦岗军在与洛阳隋军相峙的战斗中屡屡失利,力量大减。618年(大业十四年)三月江都兵变,宇文化及等杀炀帝,并率众十余万西归。洛阳的越王侗招抚李密,使李密讨化及。两军在黎阳附近激战,化及败走,李密军也损失严重。这时王世充在洛阳又发动政变,挟制朝政,乘势袭击瓦岗军。李密大败西走,无处可归,只得率余众降唐李渊。十四年底,李密叛唐,袭据桃林县(今河南三门峡市西南),又南入熊耳山,最终为唐兵所杀,年仅三十七岁。

[2] 伏羲神农轩辕颛顼

[3] 《易·干》:“君子终日干干,夕惕若厉,无咎。”

[4] 《孟子·万章下》称伊尹“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与被尧舜之泽者,若己纳之沟中。”汉张衡《东京赋》:“人或不得其所,若己纳之于隍。”谓推入城池中。

[5] 汉·刘向《说苑·君道》:“禹出见罪人,下车问而泣之。”

[6] 相传高辛氏东至蟠木,西至流沙。

[7] 瀚海即沙漠,在北方;丹穴多金玉,在南方。

[8] 《庄子·马蹄》:“夫赫胥氏之时,民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之,含哺而熙,鼓腹而游。”《艺文类聚》卷十一引晋皇甫谧《帝王世纪》:“捍帝尧之世天下大和,百姓无事,有五十老人击壤于道。”

[9] 《尚书·立政》记载的官名有“虎贲,缀衣,趣马,小尹,左右携仆……”“缀衣”,掌管周王的衣冠服饰,其职掌大约相当于后世的“尚衣”。杨坚父亲杨忠是西魏、北周开国功臣,封隋国公。杨忠死后,杨坚袭父爵,女儿为周宣帝的皇后。由此可见,杨坚不仅是关陇集团上层强有力的军事统帅,还是皇亲国戚,享有很高的政治地位。周宣帝死后,年仅八岁的周静帝宇文阐即位,杨坚便以入宫辅政为由,总揽军政大权,号称'假黄钺左大丞相',都督内外军事。西元五年二月,杨坚逼宇文阐让出帝位,登基称帝,建立了隋朝。

[10] 扆,屏风。古时帝王背着屏风,南面而见诸侯,负扆意即称帝。

[11] 《易·离》“象曰:明两作离,大人以继明照于四方。”后以明两指贤能帝王,颂扬其明照四方。

[12] 易四象之一,此指太子之位。

[13] 《左传·文公十八年》莒纪公生大子仆,又生季佗,爱季佗而黜仆,且多行无礼于国。仆因国人以弑纪公。

[14] 《史记·楚世家》商臣以宫卫兵围成王。成王请食熊蹯而死,不听。丁未,成王自绞杀。商臣代立,是为穆王。

[15] 《史记·卫世家》桓公二年,弟州吁骄奢,桓公绌之,州吁出礶。十三年,郑伯弟段攻其兄,不胜,亡,而州吁求与之友。十六年,州吁收聚卫亡人以袭杀桓公,州吁自立为卫君。

[16] 《左传·昭西元年》子产曰:“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阏伯,季曰实沉,居于旷林,不相能也。日寻干戈,以相征讨。 ……”

[17] 指隋文炀帝四子蜀王杨秀。杨广曾诬陷他,并征至京师,加以拘禁。

[18] 指隋文炀帝第五子并州总德管汉王杨谅。炀帝夺嫡,囚蜀王,谅不自安,反,被杀于晋阳。

[19] 《礼记·文王世子》“公族其有死罪,则磬于甸人。不于市朝者,隐之也。”○正义曰:“公族其有死罪,则磬于甸人”者,甸人,掌郊野之官。又云磬,尽也。磬谓县缢杀于甸人之官,令其性命磬尽也。

[20] 《史记·帝本纪》帝尧者……能明驯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便章百姓。

[21] 《左传·僖公五年》谚所谓“辅车相依,唇亡齿寒”者,其虞虢之谓也。

[22] 《北史·列女传》隋兰陵公主字阿五,文帝第五女也。 ……后遂适述,晋王因不悦。及述用事,弥恶之。文帝崩,述徙岭表。炀帝令主与述离绝,将改嫁之。公主以死自誓,不复朝谒,表求免主号,与述同徙。帝大怒曰:'天下岂无男子,欲与述同徙邪? '主曰:'先帝以妾适柳家,今其有罪,妾当从坐。 ’帝不悦。主忧愤卒,时年三十二。临终上表:生不得从夫死,乞葬柳氏。帝览表愈怒,竟不哭,葬主于洪渎川,资送甚薄。朝野伤之。

[23] 敤首一作敤手,又作婐首。传为舜之妹,助舜免瞽与象之毒手。传为绘画始祖。

[24] 《史记·齐太公世家》(齐襄公)四年,鲁桓公与夫人(文姜)如齐。齐襄公故尝私通鲁夫人。鲁夫人者,襄公女弟也,自厘公时嫁为鲁桓公妇,及桓公来而襄公复通焉。

[25] 《毛诗正义·静女》古者后夫人必有女史彤管之法……当御者,以银环进之,着于左手;既御,着于右手。

[26] 汉·班固《汉武故事》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也。

[27] 《左传》宣公九年:“陈灵公与孔宁仪行父通于夏姬,皆衷其衵服以戏于朝。”

[28] 《汉书·匈奴传》“匈奴父子同穹庐卧。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尽妻其妻。” 冒顿,匈奴单于,鸣镝射父者也。

[29] 《韩非子·诡使》“名号诚信,所以通威也。而主掩障,近习女谒并行,百官主爵迁人,用事者过矣。”《易通卦验》“虹不时见,女谒乱公。”女谒,通过宠嬖女子请托。

[30] 《淮南子·原道训》“故圣人不贵尺之璧,而重寸之阴”

[31] 东汉创建者刘秀。

[32] 《搜神记》“狄希,中山人也。能造千日酒,饮之亦千日醉。”

[33] 曹丕《典论》“刘表有酒爵三,大曰伯雅,次曰仲雅,小曰季雅。伯雅容七升,仲雅容六升,季雅容五升。”

[34] 《竹书纪年》“纣广大其邑,南距朝歌,北距邯郸及沙丘,皆离宫别馆。以酒为池,悬肉为林,男女裸相逐其间。宫中九市,为长夜之饮。”下文殷辛即纣。

[35] 《后汉书·孝灵帝纪》是岁帝作列肆于后宫,使诸釆女贩卖,更相盗窃争斗。帝着商估服,饮宴为乐。又于西园弄狗,着进贤冠,带绶。又驾四驴,帝躬自操辔,驱驰周旋,京师转相放效。

[36] 《易·系辞传下 》“上栋下宇”

[37] 《韩非子》“尧之王天下也,冬日鹿裘,夏日葛衣,茅茨不翦,采椽不斲。”

[38] 《晏子春秋》“夏之衰也,其王桀,背弃德行,为璿室、玉门;殷之衰也,其王纣,作为顷宫、灵台。”

[39] 《子虚赋》“其山则盘纡岪郁,隆崇峍崒,岑崟参差,日月蔽亏。”

[40] 西晋左思《吴都赋》“寒暑隔阂于邃宇,虹霓回带于云馆。”

[41] 《孟子·滕文公上》“夏后氏五十而贡,殷人七十而助,周人百亩而彻,其实皆什一也。” “方里而井,井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田。公事毕,然后敢治私事。”

[42] 《汉书·食货志》载董仲舒曰:“古者税民不过什一,其求易供,使民不过三日。”

[43] 《管子·权修》“府不积货,藏于民也。”

[44] 有破洞的酒器,喻欲壑难填。

[45] 《史记·张耳陈余列传》“外内骚动,百姓罢敝,头会箕敛,以供军费,财匮力尽,民不聊生。”○《汉书音义》“家家人头数出谷,以箕敛之。”

[46] 预先缴纳十年赋税。

[47] 《诗·小雅·大东》“小东大东,杼柚其空。”言罢织也。

[48] 卓王孙,卓文君之父,司马相如岳丈。亦家产巨万。

[49] 《庄子·让王》“原宪(孔子弟子)居鲁,环堵之室,茨以生草,蓬户不完,桑以为枢而瓮牖,二室,褐以为塞,上漏下湿,匡坐而弦。”

[50] 刘备的大舅子,当时五大富豪之一。

[51] 《史记·佞幸列传》“上使善相者相通,曰'当贫饿死'。文帝曰:'能富通者在我也。何谓贫乎?'于是赐邓通蜀严道铜山,得自铸钱,'邓氏钱'布天下。……居无何,人有告邓通盗出徼外铸钱。下吏验问,颇有之,遂竟案,尽没入邓通家,尚负责数巨万。长公主赐邓通,吏辄随没入之,一簪不得着身。于是长公主乃令假衣食。竟不得名一钱,寄死人家。”

[52] 《尚书·舜典》“五载一巡狩,群后四朝。”

[53] 《周礼·大行人》“十有二岁,王巡狩殷国。”

[54] 《九歌·大司命》“令飘风兮先驱,使涷雨兮洒尘。”

[55] 《左传·昭公十二年》“昔穆王欲肆其心,周行天下,将皆必有车辙马迹焉。”

[56] 《列子·周穆王》“穆王不恤国是,不乐臣妾,肆意远游。”

[57] 《穆天子传》卷二“西王母为天子谣曰:‘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理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复能来。’”

[58] 《述异纪》“秦始皇作石桥于海上,欲过海观日出处。”

[59]《尚书·禹贡》“五百里甸服:百里赋纳总,二百里纳铚,三百里纳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

[60] 《尚书·仲虺之诰》“乃葛伯仇饷,初征自葛。东征,西夷怨;南征,北狄怨。曰:'奚独后予?'攸徂之民,室家相庆: '徯予后,后来其苏。'”“攸徂之民,室家相庆: '徯予后,后来其苏。'”意思是“所征伐到的地方的百姓,家家相互告慰:'等我们的王(汤)吧,王来了可就翻身了。'”

[61] 贾谊《新书》“天子有道,守在四夷;诸侯有道,守在四邻。”

[62] 《左传·定公十年》“裔不谋夏,夷不乱华。”

[63]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魏)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顾而谓吴起曰:'美哉乎山河之固,此魏国之宝也!'起对曰:'在德不在险。'”

[64] 《国语·周语》“穆王将征犬戎,祭公谋父谏曰……夫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夷蛮要服,戎狄荒服。”

[65] 《史记·韩长孺列传》“强弩之极,矢不能穿鲁缟。”

[66] 《史记·韩长孺列传》“冲风之末,力不能漂鸿毛。”

[67]《左传·哀公十一年》吴将伐齐,…子胥…谏曰:“…得志于齐,犹获石田也,无所用之。”

[68] 《三国志·魏志·武帝纪》“备因险拒守”。裴松之注引晋司马彪《九州春秋》“时王欲还,出令曰:'鸡肋'。官属不知所谓。……修曰:'夫鸡肋,弃之如可惜,食之无所得,以比汉中,知王欲还也。'”

[69] 《左传·隐公四年》“夫兵,犹火也,弗戢,将xx也。”

[70] 西晋·潘岳《西征赋》“曾只轮之不返,緤三师以济河。”

[71] 《史记·吴太伯世家》十四年春,吴王北会诸侯于黄池,欲霸中国以全周室。六月丙子,越王句践伐吴。 ……乃使厚币以与越平。

[72] 《晋书·苻坚载记》(坚弟)融等攻陷寿春,……融乃驰使白坚曰:“贼少易俘,但惧其越逸,宜速进众军,掎禽贼帅。”坚大悦,恐石等遁也,舍大军于项城,以轻骑八千兼道赴之,……坚与苻融登城而望王师,见部阵齐整,将士精锐,又北望八公山上草木,皆类人形,顾谓融曰:“此亦勍敌也,何谓少乎!”怃然有惧色。 (以下是淝水之战,坚大败。前秦因之衰败为慕容垂所灭。)

[73] 髽,直瓜切,妇人丧髻。

[74] 《尚书·说命上》“启乃心,沃朕心。”

[75] 《易·蹇》“王臣蹇蹇,匪躬之故”。高亨注:“言王臣謇謇忠告直谏者,非其身之事,乃君国之事也。”

[76] 高颖,隋开国功臣。自称系渤海条县(今河北省景县)人,可能与北齐皇族同宗,乃汉化了的鲜卑族。因反对文帝立杨广,故意违背杨广命令杀陈后张丽华等事结怨于广。以“诽谤朝政”与另一功臣贺若弼同时被杀。

[77] 贺若弼(544~607) 字辅伯。河南洛阳人。父敦,北周名将。贺若弼少时骁勇,善骑射;能文,博涉书记,仕周,为小内史。579年(大象元年)协助韦孝宽攻取陈淮南之地,以功封襄邑县公,拜寿州刺史。杨坚辅政时,他被免官。隋朝建立,若弼以平陈功,加位上柱国,进爵宋国公,为右领军大将军。但他自以功高,因未能进位宰相而大为不满。十二年,被免官为民,虽即复官,却不再受重用。大业三年(607),他从隋炀帝杨广至榆林(今内蒙古托克托西南),因与高熲等议论炀帝宴享太侈,为人告发,遂以诽谤朝政罪与高熲等同时被处死。

[78] 汉文帝时,周亚夫为将军,驻军细柳。以整肃为帝所称赞。

[79] 《史记·伍子胥列传》吴王……乃使使赐伍子胥属镂之剑,曰:“子以此死。”

[80] 《庄子·内篇·人间世》“昔者桀杀关龙逢,纣杀王子比干。” 夏癸、商辛即桀、纣。

[81] 《后汉书·李杜列传》“益州刺史种皓举劾永昌太守刘君世以金蛇遗梁冀,事发觉,以蛇输司农。冀从乔借观之,乔不肯与。”梁冀,东汉末年外戚权臣,立冲质桓三帝。杜乔,刚直之士。

[82] 《太平御览》卷972引《续汉书》“(东汉末年)扶风孟佗以葡萄酒一斗遗(权阉)张让,即以为凉州剌史。”

[83] 《尚书大·禹谟》“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弃不保,天降之咎。”

[84] 《史记·汲郑列传》黯褊心,不能无少望,见上,前言曰:“陛下用群臣,如积薪耳,后来者居上”,

[85] 赵壹,生当东汉末年。着《刺世疾邪赋》,中有“文籍虽满腹,不如一囊钱。”

[86] 《史记·商君列传》“令既具,未布,恐民之不信,已乃立三丈之木于国都市南门,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民怪之,莫敢徙。复曰'能徙者予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辄予五十金,以明不欺。……其后民莫敢议令。”

[87]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项羽)为人刻印,刓而不能授。”后因以“刓印”喻吝于爵赏。

[88] 汉·黄石公《三略》“芳饵之下必有悬鱼,重赏之下必有死夫。”

[89] 《尚书·咸有一德》:“德惟一,动罔不吉;德二三,动罔不凶。”

[90] 《山海经·北山经》“又西二百六十里,曰邽山。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猬毛,名曰穷奇,音如獆狗,是食人。”

[91] 《淮南子·本经训》注:“音轧愈。兽名。状龙首,或曰似狸,善走而食人。”

[92] 《淮南子·本经训》:“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邱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

[93] 《列子·天瑞》:“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

[94] 《淮南子·俶真训》:“夫历阳之都,一夕反而为湖,勇力圣知与罢怯不肖者同命。”

[95] 《左传·宣公三年》:“桀有乱德,鼎迁于殷,载祀六百。殷纣暴虐,鼎迁于周。……成王定鼎于郏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

[96] 《尚书·蔡仲之命》:“皇天无亲,惟德是辅。民心无常,惟惠之怀。”

[97] 《尔雅·释天》∶“彗星为搀抢。”《左传·昭公十七年》:“冬,有星孛于大辰,西及汉。申须曰:'彗,所以除旧布新也。'”

[98] 东汉·荀悦《前汉纪·高祖皇帝纪》“齐客有甘公者说耳曰:'汉王入秦。五星从岁星于东井。其占曰当以义取天下。汉入秦可谓能义矣。'”

[99] 《春秋·隐公三年》:“春,王二月,已巳,日有食之。”杜预注:“日月动物,虽行度有大量不能不小有盈缩,故有虽交会而不食者,或有频交而食者。唯正阳之月,君子忌之。”

[100] 《史记·陈涉世家》:“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

[101] 《国语·周语上》:“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是岁也,三川竭,岐山崩。”

[102] 左思《魏都赋》:“奸回内赑,翼翼京室,眈眈帝宇,巢焚原燎,变为煨烬,故荆棘旅庭也。”不植而生谓之旅生。

[103] 《史记·天官书》:“牵牛为牺牲。”○唐·张守义〈正义〉:“不明,不通,天下牛疫死;移入汉中,天下乃乱。”当有所本。

[104] 《史记·天官书》:“汉中四星,曰天驷。旁一星,曰王良。王良策马,车骑满野。”

[105] 《尚书·泰誓》:“惟十有一年。武王伐殷。一月戊午。师渡孟津。作泰誓三篇。”

[106] 《竹书纪年·帝癸》:“商会诸侯于景亳。”《左传·昭公四年》:“商汤有景亳之命。”

[107] 指李密。

[108] 《史记·周本纪》:“古公有长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历,季历娶太任,皆贤妇人,生昌,有圣瑞。古公曰:“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 ”长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历以传昌,乃二人亡如荆蛮,文身断发,以让季历。”

[109] 东晋·袁宏《后汉纪·光武皇帝纪》“以蔡阳白水乡为舂陵侯封邑……县界大熟,因名曰秀。为人隆准,日角,大口,美须眉,长七尺三寸。”

[110] 《竹书纪年》:“帝尧陶唐氏,母曰庆都。……一旦龙负图而至。其文要曰'亦受天佑'……孕十四月而生尧于丹陵。”

[111] 西晋·陆机《汉高祖功臣颂》:“波振四海,尘飞五岳。九服徘徊,三灵改卜。”○唐·李善《昭明文选注》:“《周书》曰:乃辨九服之国。《春秋元命苞》曰:造起天地。铸演人君,通三灵之贶,交错同端。”

[112] 《史记·太史公自序》:“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

[113] 《尚书中候·我应》:“赤雀衔丹书,入酆鄗,止于昌户。”

[114] 《汉书·高帝纪》:“高祖隐于芒、砀山泽间,吕后与人俱求,常得之。高祖怪问之。吕后曰:'季所居上常有云气,故从往常得季。'”

[115] 《后汉书·光武帝纪》:“光武先在长安时同舍生强华自关中奉赤伏符,曰'刘秀发兵捕不道,四夷云集龙斗野,四七之际火为主。'”

[116] 《宋书·符瑞志》:“初,桓帝之世,有黄星见于楚、宋之分。辽东殷馗曰:'后五十年,当有真人起于谯、沛之间,其锋不可当。'……其后曹操起于谯,是为魏武帝。”

[117] 《易·干》“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118] 《易·革》“上六:君子豹变,小人革面。”

[119] 大业七年,翟让与徐世积(即李积)、单雄信于瓦岗起义。大业十二年,李密投瓦岗军,李密献策,瓦岗军大败隋军。翟让自觉不如李密,乃推李密为瓦岗军首领,上尊号为魏公。李密则任翟让为司徒。后翟让有不服之意。大业十三年,李密杀翟让及其亲信。

[120] 孟让,隋末农民起义军首领。齐郡(今山东省济南市)人。 613年(大业九年)起义,曾一度与王薄联合,占有长白山(今山东省邹平县南,位淄博市西,北别于东北长白山)。因隋将张须陀进逼,遂转战于江淮地区。次年占盱眙(今江苏省盱眙县),部众达十余万人。以都梁山为根据地,后分兵南攻,被隋江都(今江苏省扬州市东北)丞王世充击败,北走归附瓦岗军,任总管,封齐郡公。 617年(隋炀帝大业十三年)破东都外廊、烧丰都,并与裴仁基攻克回洛仓(今河南省洛阳市北),后因入都城掠夺居民财产,隋军乘机攻击,失败北逃,后不详。

[121] 裴行俨,隋将裴仁基之子,骁勇善战。裴仁基讨伐瓦岗寨,虽累有胜利,但屡遭监军陷害。于是裴仁基父子杀隋监军,率众归瓦岗寨。后李密与王世充决战,裴仁基献计分兵偷袭洛阳,但不被李密所纳。后李密战败,裴氏父子被王世充所俘。王世充以侄女嫁于裴行俨,待其父子甚厚。裴行俨每有征战,所向披靡,号“万人敌”,王世充惮其威名,颇加防范。裴仁基知其意,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密谋行刺王世充。事泄,裴氏父子俱被王世充所杀。

[122] 《吕氏春秋·知分》:“荆有次非者,得宝剑于干遂,还反涉江,至于中流,有两蛟夹绕其船。次非……于是赴江刺蛟,杀之而复上船。”

[123] 《淮南子·览冥训》:“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

[124] 《战国策·楚策四》:“雁从东方来,更羸以虚发而下之。”

[125] 韩指韩信,彭指彭越,绛指绛侯周勃,灌指灌婴。

[126] 沛公,汉高祖。

[127] 寇指寇恂,贾指贾复,吴指吴汉,冯指冯异。

[128] 萧王,光武帝。

[129] 《左传·襄公十年》:“狄虒弥建大车之轮,而蒙之以甲以为橹。左执之,右拔戟,以成一队。”

[130] 《左传·隐公十一年》:“公孙阏与颍考叔争车, 颍考叔挟辀以走。” 杜预注:“辀,车辕也。”

[131] 西伯,姬昌,周文王。

[132] 《书·仲虺之诰》:“成汤放桀于南巢。”

[133] ○胡三省《资治通鉴音注》:汉光武用二十八将以定天下,后人赞之曰:“授钺四七”。

[134] 《左传·昭十八年》:“十八年,春,王二月,乙卯,周毛得杀毛伯过而代之。””。○正义曰:毛氏世有采地,为畿内之国。于时天子微弱,故自杀自代,不能禁之。苌弘曰:“毛得必亡,是昆吾稔之日也,侈故之以。 (昆吾,夏伯也。稔,熟也。侈恶积熟,以乙卯日与桀同诛。)而毛得以济侈于王都,不亡何待! ”

[135] 《史记·秦本纪》:“飞廉善走,父子俱以材力事殷纣。”

[136] 《史记·周本纪》:“纣师皆倒兵以战,以开武王。武王驰之,纣兵皆崩,畔纣。”

[137] 《史记·白起王翦列传》:“武安君引剑将自刭,曰:'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良久,曰:'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阬之,是足以死。'”

[138] 《水经注》:“洛水之北有熊耳山,双峦竞举,状同熊耳,此自别山,不与《禹贡》导洛自熊耳同也。昔汉光武破赤眉樊崇,积甲仗与熊耳平,即是山也。”

[139] 《墨子·公输篇》“子墨子解带为城,以牒为械。公输般九设攻城之机变,子墨子九拒之。公输般之攻械尽,子墨子之守圉有余。”

[140] 《三国志·公孙瓒传》“瓒曰:'兵法,百楼不攻。今吾楼橹千重,食尽此谷,足知天下之事矣。'”

[141] 《孔子家语·正论》:“卫孙文子得罪于献公,居戚。公卒未葬,文子击钟焉。延陵季子适晋过戚,闻之曰:'异哉!夫子之在此,犹燕子巢于幕也,惧犹未也,又何乐焉?君又在殡,可乎?'”

[142] 《淮南子·说山训》:“楚王亡其猿,而林木为之残;宋君亡其珠,池中鱼为之殚。”

[143] 《国语·楚语上》:“晋卿不若楚,其大夫则贤。其大夫皆卿才也,若杞、梓、皮革焉,楚实遗之。”《晋书·陆机陆云传评》:“观夫陆机、陆云,实荆衡之杞梓。”

[144] 《文选·扬雄<剧秦美新>》:“神歇灵绎,海水群飞,二世而亡,何其剧与!”○李善注:“绎犹绪也,言神灵歇其旧绪,不福佑之。”

[145] 《宋书·五行志》曰:“吴孙亮初,公安有白鼍鸣童谣。按南郡城可长生者,有急,易以逃也。明年,诸葛恪败,弟融镇公安,亦见袭。融刮金印龟,服之而死。鼍有鳞介,甲兵之象也。”《白鼍鸣》:“白鼍鸣,龟背平。南郡城中可长生,守死不去义无成。”

[146] 刘宋·范晔《后汉书·张衡列传》:“当此之会,乃鼋鸣而鳖应也。故能同心戮力,勤恤人隐,奄受区夏,遂定帝位,皆谋臣之由也。”

[147] 刘宋·范晔《后汉书·耿弇列传》:“弇道闻光武在卢奴,乃驰北上谒,光武留署门下吏。”

[148] 班固《汉书·萧何曹参传》:“萧何,沛人也。以文毋害为沛主吏掾。高祖为布衣时,数以吏事护高祖。高祖为亭长,常佑之。高祖以吏繇咸阳,吏皆送奉钱三,何独以五。”

[149] 《战国策·齐策六》:“跖之狗吠尧,非贵跖而贱尧也,狗固吠非其主也。”

[150] 班固《汉书·王莽传》:“散舆马衣裘,振施宾客,家无所余。”

[151] 审配,以正直不得志于韩馥,袁绍领冀州,被委以腹心之任,并总幕府。河北平定,袁绍以审配、逢纪统军事,配峙其强盛,力主与曹操决战。官渡战败,审配二子被俘,反因此受谮见疑。袁绍病死,审配等矫诏立袁尚为嗣,导致兄弟相争,被曹操各个击破。曹操围邺,审配死守数月,终城破被擒,拒不投降,慷慨受死。

[152] 张郃,曹操部下“五子良将”之一,先从韩馥,后投袁绍,在与公孙瓒的交战中多有功劳。官渡之战时,张郃受郭图陷害,率众投降于曹操,得以重用,随曹操平定北方,远征乌桓,平马超,灭张鲁,多有战功。

[153] 范增,项羽谋士。劝项梁立楚王族后裔为楚怀王。后项羽尊之为亚父。他屡劝项羽杀刘邦,项羽不听。后项羽中刘邦反间计,削其权力,范增忿而离去,途中病死。

[154] 陈平,刘邦要臣。足智多谋,锐意进取,屡以奇计辅佐刘邦定天下,汉初被封为曲逆侯。汉文帝时,曾升为右丞相,后改任左丞相。

[155] 《史记·淮阴侯列传》:“猛虎之犹豫,不若蜂虿之致螫。”

[156]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尽为敌国也。”

[157] 《吕氏春秋·离俗览》:“夙沙之民,自攻其君而归神农。”

[158] 彭宠,光武时反,自立为燕王。其仆子密斩之,送首光武,封不义侯。

[159] 《书·胤征》:“火炎昆冈,玉石俱焚”。

[160] 《左传·庄公六年》:“楚文王伐申,过邓。邓祁侯曰:“吾甥也。 ”止而享之。骓甥、聃甥、养甥请杀楚子。邓侯弗许。三甥曰:'亡邓国者,必此人也。若不早图,后君噬脐,其及图之乎!'”

【译文】

自从元气初开,开始有人类起,就树立帝王,以进行管理。

故而伏羲氏、神农氏、轩辕氏、颛顼之后,尧舜禹汤等君主,无不敬畏上天,爱护人民。终日自强不息,小心恭敬。君主的处境就像用朽烂的绳索驾驭车马一样危险,必须处处小心警惕。

所以一件事安排不当,君主就好像是自己把它推入壕沟而感到惭愧;一个人犯罪,君主也要下车悲泣,引以为咎。品德谦恭而心中爱民,忧劳天下而痛责已罪。普天之下,率土之滨,从东至西,从北至南,人人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凿井耕田,达到太平盛世。所以人民对君主爱戴如父母,恭敬如神灵,故而君主能在位长久,世代传袭。暴虐地对待人民的君主,没有能始终保全皇位的。

隋朝是北周末年,杨坚由辅政而篡位自立的。杨坚让长女作了周宣帝皇后,意在要窃取帝位。隋炀帝杨广像他父亲一样阴谋攫取帝位,心如虎狼,先是进谗中伤太子杨勇,最后终于夺取了太子的地位。隋文帝杨坚病势临危时,杨广在宫中侍奉,于是毒死其父杨坚。罪孽比莒仆、商臣更深重。乃天地不容,神灵愤怒。杨广像州吁、阏伯一样残忍地杀害自己的兄弟,蜀王杨秀被杨广谄害,贬为庶人,汉王杨谅不满杨广的作为,起兵于晋阳,兵败废为庶人。杨广就这样滥杀弟兄,以逞快意。王室宗族和睦,帝尧才能恭敬明智;众多本宗、支族融洽,周文王才能功业辉煌。杨广残害可护卫国家、牢固可靠的宗室,是自毁屏障。这样的作为而欲保国长久,能做到吗?

这是杨广的第一个罪恶。禽兽不懂伦理,父子共一母鹿;伦常礼义,使得人兽有别。

杨广之妹兰陵公主,被他凌辱而死。兰陵公主贤德如鬏首,而杨广丑行如齐襄公。文帝的嫔妃,都要为杨广侍寝;自己的堂姐妹,也被他霸占。杨广听信妇言,女宠干政,淫乱宫中,不理国事。像陈灵公一样君臣宣淫,像匈奴族一样秽乱宫闱。颁布爵赏,被宠幸的妇女可请托成功;公卿百官淫秽无行,纲纪荡然无存。这是杨广的第二个罪恶。    ·君主应使百官平和章明,每日戒惧细小的过失。天未亮就起来更衣,日偏西还无暇进食。故而大禹爱惜光阴,光武帝不避反支日,照常理事。他们领会了君主的忧惧辛劳,唯恐有未彰明的冤屈。而杨广沉湎于酒,昼夜不停。饮酒作乐,嗜好歌舞。常居于地室中享乐,在酒糟堆成的山丘上坐卧。很少上早朝,群臣很难见到他。不处理国事,对大臣上书奏事也搁置不理。像饮了中山人所造千日酒一样,无知无识;刘表作三雅之杯而贪饮,也不能与杨广相比。又广选良家女子,充实后宫。在宫中设九市,亲自驾着四头驴子奔驰取乐,自己扮作商人。到“客舍”中与宫女所扮的女主人饮酒戏乐。与杨广相比,商纣王的罪责是小的了,汉灵帝就更轻。内外惊心,远近失望。这是杨广的第三个罪恶。

(易)中记载,圣人改穴居野处为建宫室,史籍有陈述,古之圣贤用草盖屋顶,山上采下的木头就用作椽子。圣人的本意,建宫室只为避风雨而已。谁料后来建起的宫室有珠宝美玉的豪奢,丝锦彩缎的艳丽。商纣王建造用玉装饰的宫室,高大的房屋,因此导致灭亡;秦始皇修筑阿房宫,秦朝故而倾覆。

杨广不遵循古训,不顾商、秦的前车之鉴,广修楼阁亭台,大造宫殿。金制的铺首,玉做的门,门窗上刻成连环文,涂上青漆,用丹漆涂阶,日月相继,年年不断。耗光了人民的气力,用尽了天下的财物。即使让鬼去承受这样的劳役尚难做到,让人民去从事就更不用说了。这是杨广的第四个罪恶。

古时耕田百亩者取十亩以为赋,一年之中人民只提供三日的劳役。轻徭薄赋,不夺人民农时,财物宁可积于人民手中,也不藏于朝廷府库中。而今赋税繁多,无穷无尽;剥削之重,没有止境。每家按人头计数出谷子,用畚箕来收集,提前征收十年的田赋。百姓被搜括殆尽,朝廷每日还需上万金钱。

父母不能养活自己的孩子,夫妻无法保全。到处城廓空虚,家家烟火断绝。像西汉蜀中卓王孙那样的富户,变得像子思一样贫穷;像三国时东海糜竺那样的豪门,顷刻问财富被榨尽,成为邓通那样的饿鬼。这是杨广的第五个罪恶。

上古贤君欲出巡狩,必须事先卜卦,尧舜之时出巡过五年,周朝共出巡过十二年。君主巡幸本应该亲自询问民间疾苦,了解风习。而杨广却广积柴草,多聚食粮,每年出巡,到处周游。侍从臣子疲惫不堪,供应给养十分辛苦。巡幸之害如旋风暴雨,可与前人相比;欲求像周穆王那样,车辙马迹遍天下。但他无法像秦始皇那样到东海去观日出,也无法像周穆王那样到西王母处作客,饮酒听歌。家家户户为劳役所苦,人民断绝了活命的希望。有道的天子,四方各族部落都拥护他,为他防守。四夷不祸乱华夏,在于华夏的德化而非险要。

taobao1.png
共1篇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