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文言文_明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文言文-明代的古诗

taobao1.png

文言文-明代的古诗第1篇: 《张溥嗜学》(明史)

溥幼即嗜学,所读书必手钞,钞已朗诵一过,即焚之,又钞,如是者六七始已。右手握管处,指掌成茧。冬日手皲,日沃汤数次,后名读书之斋曰“七录”。溥诗文敏捷。四方征索者不起草,对客挥毫,俄倾利就,以故名高一时。

选自《明史·张溥传》,本文又名:《温额外·温录斋》

【翻译或鉴赏】
【张溥嗜学阅读答案】

1、 解释:(1)已:   ;(2)焚:    ;(3)是:    ;(4)钞:   ;(5)草:   ;(6)毫:

2、 翻译:(1)日沃汤数次:

(2)俄顷立就:

3、文中两处“名”字的词性和意思有何不同?①                        ②

参考答案

1、 解释:(1)停止,完成;(2)焚烧;(3)这样;(4)通“抄”,抄写;(5)草稿;(6)毛笔

2、 翻译:(1)每天要在热水里洗几次。                 (2)一会儿马上完成。

3、?动词,命名、提名          ?名词,名声

道理

表达了张溥刻苦学习,坚持不懈的精神。也表达了张溥很有才华的精神。

启示

(1)我们要学习张溥,勤奋学习,认真刻苦。

(2)只要像张溥这样以学习为乐,就能达到这种求学的境界。

(3)努力,兴趣加勤奋才能取得成功。

【张溥嗜学翻译】

张溥从小就热爱学习,他所读过的书一定用手亲自抄写,抄完朗读一遍,马上烧掉,再抄写,这样六七遍才停止。他右手握笔的地方,指掌上长满了老茧。冬天手指冻裂,每天要在热水里浸好几次,后来他把读书的房间命名为“七录”。张溥写诗作文敏捷,各方人士向他索取诗文,他不打草稿,当着客人的面挥笔就写,一会儿就完成了,因为这个原因在当时很有名气。

【张溥嗜学注释】

(01)嗜(shì ):爱好

(02)钞:通“抄”,抄写

(03)已:停止,完

(04)一过:一遍

(05)即:就

(06)焚:烧

(07)如是:像这样。是:这样

(08)始:才

(09)管:笔管

(10) 皲(jūn):冻裂

(11) 沃:泡浸

(12)汤:热水

(13)名:命名

(14)斋:指书房

(15)征索:索取

(16)草:草稿

(17)毫:毛笔

(18)俄顷:一会儿

(19)就:完成(靠近)

(20) 以故:因为这个原因

(21)名:名气

(22)录:抄写

taobao1.png

文言文-明代的古诗第2篇: 《文征明习字》(文征明

文征明临写《千字文》,日以十本为率,书遂大进。平生于书未尝苟且,或答人简札,少不当意,必再三易之不厌,故愈老而愈益精妙。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明朝书法家文徵明,年轻时临摹《千字文》,每天至少写十本——即写一万字,书法便大有进步。平时对于书写,从不马虎,有时答复别人的书信,写得稍微不满意,必定再三更改,毫不厌倦,所以他的书法随年纪越老越发精妙。

【注释】

①文徵明:明朝著名书法家。

②临写:临摹,即对着范本模仿写字或画画。

③《干字文》:一种启蒙课本,梁朝周兴嗣编。

④率:标准。

⑤书:书法。

⑥于:对。

⑦书:写字。

⑧苟且:马虎。

⑨或:有时。

⑩答人简札:回答别人书信。

11、少:稍微。

12、不当意:不满意。

13、易:更改。

14、愈益:更加。

taobao1.png

文言文-明代的古诗第3篇: 《题潘景升募刻吴越杂志册子》(钟惺

  富者余赀财,文人饶篇籍;取有余之赀财,拣篇籍之妙者而刻传之,其事甚快。非惟文人有利,富者亦分名焉。然而苦不相值者,何也?非人也,天也。奚以明之?赀财者,造化之膏脂;篇籍者,造化之精神,浚膏脂以氵曳其精神,此其于事理两亏之,数也。人不能甘而造化肯听之乎?故曰天也。呜呼!此赀财之所以益蠹,而篇藉之所以益晦也。友人潘景升,箸书甚多,所缉《三吴越中杂志》,事辞深雅,心力精博,盖地史这狐也。募刻于好事者,而多不能给。予谓此雅事也,昔杨子云作《太玄》,蜀富人赍钱十万,求载一名,不许。今开口向人,已出下策矣,况言之而不应乎?钱受之曰:“今天下俚诗恶集,阗咽国门,此其剞劂之费,岂非赀财所为乎?”予曰:“此非造化精神所存也。无损于精神,而徒用其膏脂,亏其一焉,或亦天之所不甚忌也。”

【翻译或鉴赏】
【赏析】

有价值的书籍因经费不足而无法出版,看来并非只是今日之事,在钟惺的时代也很突出。本来,用富人的余财来刻传“篇籍之妙者”,是一件于文人,富人都有益的事情。但“苦不相值"。是什原因呢?作者将其归咎于天,资财是天地问的钱财,书籍是人世间的精神,用个人的钱财来资助传播精神,这是有钱人所不肯答应的。作者将原因归咎于天,既是对现状的无可奈何,也是愤极之辞。由于富人不肯出资刻传书籍,于是就造成了资财“益蠹”,书籍靠益晦”的现实,作者对此无限慨叹。

在前面议论的基础上,文章提出了所要解决的具体问题。着书甚丰的友人潘景升,所辑《三吴越中杂志》,是一部。事辞深雅”的好书,是“地史之董狐"。地史,即地方史志,董狐,春秋时晋国史官,书法不隐,敢于实录,被孔子称为古之良史,后世因以其为直书不讳的良史的代称。这里是说,《三吴越中杂志》是一部真实可信的地方史志,潘景升是一位良史。就是这样的一部靠篇籍妙者”,向富人募捐刻印,却“多不能给"。为此,作者发表了以下的议论。首先他以古今为对比,说明情况之不同,强调今日募刻之难。古时西汉扬雄作《太玄》时,蜀富人出钱十万求载一名而不许,今日开口募捐刻印书籍,对文人来说已是不得已的“下策",更何况说了人家也不给。作者的沉痛心情,溢予言表。接着引用钱谦益的一段话揭露了当时的另一种不正常情况,“天下俚诗恶集,阗咽国门"。一方面好书无法刻传,募捐不给,一方面“俚诗恶集",泛滥成灾,这是多么鲜明的对比。这。岂非资财所为乎"?

作者认为,那些泛滥充斥天下的俚诗,并不是天地精神所存,它与精神无关,刻传这样的书籍,只不过是白白地浪费钱财。但面对这一现实情况,他无力改变,于是发出了“或亦天之所不甚忌也"的叹息。

本文在写作上运用了议论——叙事——议论的方法。开头的议论能紧扣下面的叙事,最后的议论又是在中间叙事的基础上引发。文章的重点是议论,叙事部分概括简要,只是作为议论的引子,重点十分突出。

叙事与议论结合紧密,衔接自然,使整个文章结构谨严,层次分明,有条不紊。(宋尚斋)

taobao1.png

文言文-明代的古诗第4篇: 《白云先生传》(钟惺

林古度曰:白云先生陈昂者,字云仲,福建莆田黄石街人也。所居所至,人皆不知其何许人。自隐于诗,性命以之。独与马公子善。

其后莆田中倭,城且破,先生领妻子,奔豫章,织草屦为日。不给,继之以卜。泛彭蠡,憩匡卢山,观陶令之迹,皆有诗。已入楚,由江陵入蜀,附僧舟佣爨以往。至亦辄佣于僧,遂遍历三峡、剑门之胜,登峨嵋焉。所佣僧辄死,反自蜀,寓江陵、松滋、公安、巴陵诸处。

至金陵,姚太守稍客之,给居食。久之,姚太守亦死,无所依,仍卖卜秦淮。或自榜片纸于扉,为人佣作诗文。其巷中人有小小庆吊,持百钱斗米与之。辄随所求以应。无则又卖卜,或杂以织屦。而林古度与其兄茂者,闽人林孝廉初文子,寓居金陵者也。一日,兄弟过其门,见所榜片纸于扉者,突入其室,问知为莆田人,颇述其平生。一扉之内,席床缶灶,败纸退笔,错处其中。检其诗诵之。是时古度虽年少,颇晓其大意,称之。每称其一诗,辄反面向壁流涕悲咽,至于失声。其后每过门,则袖饼饵食之,辄喜;复出其诗,泣如前。居数年,竟穷以死。其子仓皇出觅棺衣,舁之中野。

古度兄弟疾走索其集,无所得,得先生手书五言今体一帙。其诗予莫能名,其自序略云:“昂壮夫时,尤嗜五言,第家贫无多古书,得王右丞即诵读右丞,得杜工部即诵读工部。闲取其所中规中矩者,时或一周旋之,又时或一折折旋之①,含笔腐毫,研精殚思。”

论曰:明自有诗,而二三君子者自有其明诗,何隘也?自缙绅士夫,诗非其所交游品目,不使得见于世者,多矣。况老贱晦辱之尤如陈昂者乎!近有徐渭、宋登春,皆以穷而显,晦于诗,诗皆逊昂,然未有如昂之穷者也。予尝默思公织屡卖卜佣爨佣书时,胸中皆作何想?其视世人纷纷藉藉过乎其前者,眼中皆以为何物?求其意象所在而不得。吾友张慎言曰:“自今入市门,见卖菜佣,皆宜物色之,恐有如白云先生其人者。”甚矣,有激乎其言之也。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篇传记小品,通过对白云先生陈昂不幸遭遇的记叙和评论,深刻地表达了作者对下层贫穷文人的同情和不平,表明了他愤世嫉俗的思想感情。

全文共分四层,每层一个自然段。第一层介绍白云先生的名字、故里及其为人。他默默无闻,不善交际,但对诗歌,却“性命以之",由此使人想到他创作的艰建,并为下文写他的诗歌创作成就,首先交代了一笔。第二层介绍他的贫困生活和流浪经历。家乡莆田(今福建莆田)沦陷倭寇后,他领妻子儿女逃到江西,靠织草鞋,占卜算命为生。继之泛舟郡阳湖,来到庐山下,观看了陶渊明的遗迹,这期间都有诗纪念。

后入楚地,经江陵(今湖北江陵)进入四川,乘的是僧人之舟,靠雇给僧人烧火做饭前往的。入蜀后仍给僧人做雇佣,游览了长江三峡和剑门胜景,并登临了峨嵋山。雇佣他的僧人死后,他离蜀回到湖北,在江陵、松滋,公安、巴陵一带流浪。后至金陵(今江苏南京),受到姚太守的照顾,供其食宿,姚太守死后,又无依无靠,在秦淮河畔卖卜为生。有时雇给别人作诗文、料理婚丧嫁娶之事,赚钱粮少许以糊口。这段文字,详细地介绍了他的不幸遭遇,意在说明他创作的艰难。第三层写他诗文的发现经过。寓居金陵的林古度兄弟,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他的诗文。从林吉度“每称其一诗,辄反面向壁,流涕悲咽,至于失声’’的叙述中,可以看出陈昂的作品是如何感人。陈昂死后,古度兄弟得其五言排律“一帙静,计七百首。这些诗歌是作者阅读王维、杜甫诗的“所学所得”,是他生活经历的搿实录实际静,也是他8含笔腐毫,精研殚思刀的结果。第四层是作者的评论及交代本文的写作起因。

陈昂存诗刻印后,作者口以次购之黟,可见作者对其作品的重视。作者认为,在明代的诗歌中,能够保存下来的是很少的,这是因为。画地为限",只保存那些官僚士大夫的诗歌,象陈昂这样的搿老贱晦辱”之人的作品,“不得见于世者多矣?。虽然象徐渭,宋登春等人。皆以穷显晦于诗",但他们的诗都不如陈昂,也都没有陈昂那么贫穷。作者曾默思陈昂当年靠织屦卖卜,佣爨佣书”时心中都想了些什么,猜测他看到众多杂乱的世人从其眼前路过时,他“皆以为何物一,但百思不得其解,他当时的心情与容貌令人难以猜测。从“眼中皆以为何物"盼话中,我们可以想象到作者的愤世嫉俗达到了何等的程度。文章的最后,引用张慎言的话交代出作者的写作动机,并说阴了写作起因。

本文运用了叙事与议论相结合的方法。前三层叙事,文字简约紧凑,始终围绕矗自天亡我友努这一中心,突出其不幸遭遇,为下文写陈昂的诗歌成就和议论作了铺垫和准备。后一层议论,是在前三层叙事的基础上进行,结合得自然紧密,天衣无缝。本文作者钟惺是晚明4竟陵派"的代表人物,他主张文学应该独抒“性灵”,应追求“奇趣别理一,这篇小品也体现了他的这一主张。

taobao1.png

文言文-明代的古诗第5篇: 《游张公洞记》(王世贞

由义兴而左泛[1],曰东久[2]。九者,九里袤也[3],水皆缥碧[4],两山旁袭之,掩映乔木,黄云储野[5],得夕照为益奇。

已泊湖?[6],湖?者,洞所从首径也。夜过半,忽大雨,滴沥入蓬户[7]。余起,低回久之。质明始霁[8]。从行者余弟敬美[9],燕人李生[10],歙人程生[11],郡人沈生、张生。

时余病足,李生亦病,为李觅一兜子[12],并余弟所携笋舆三[13],为一行,其三人为一行,可四里许,抵洞,始隆然若覆墩耳[14]。

张生者,故尝游焉,谓余当从后洞入,毋从前洞入。所以毋从前洞者,前路宽,一览意辄尽,无复余。意尽而穿横关[15],险狭甚多,中悔不能达。余乃决策从后入。多到炬火前导,始委身一窍[16],鱼贯而下。渐下渐滑,且峻级不能尽受足。后趾俟前趾发乃发,迫则以肩相辅[17]。其上隘,又不能尽受肩。如是数十百级,稍稍睹前行人,如烟霞中鸟;又闻若瓮中语者。发炬则大叫惊绝[18]。巨乃乳皆下垂,崛?甗锜[19],玲珑晶莹,不可名状。大抵色若渔阳媚玉[20],而润过之。稍西南为大盘石,石柱踞其上,旁有所谓床及丹灶、盐廪者[21]。稍东,地欹下而湿[22],迹之则益湿,且益洼不可究,即所谓仙人田也。

回顾所入窍,不知几百丈,荧荧若日中沬[23],时现时灭。久之,路几断。其下穿不二尺所,余扶服过[24],下上凡百余级。忽呀然中辟[25],可容万人坐。石乳之下垂者,愈益奇,为五色自然,丹雘晃烂刺人眼[26]。大者如玉柱,或下垂至地,所不及者尺所;或怒发上,不及者亦尺所;或上下际不接者仅一发。石状如虬,如跃龙,如奔狮,如踞象,如莲花,如钟鼓,如飞仙,如僧胡[27],诡不可胜纪。余时惫足益蹇,强作气而上,至石台,俯视朗然。洞之胜,至是而既矣[28]。会所赍酒脯误失道,呼水饮之,乃出。

张公者,故汉张道陵[29],或曰张果[30];非也。道陵事在蜀颇着。许远游贻逸少书称[31]:“金堂玉室[32],仙人芝草,左元放汉末得道之徒多在焉[33]。”此亦岂其一耶?王子曰[34],余向所睹石床、丹灶、盐米廪及棋局者,仿佛貌之耳。乌言仙迹哉!乌言仙迹哉!

【翻译或鉴赏】
【翻译】

从宜兴向东泛舟而行,在湖停泊。湖[氵父]是去张公洞首先要经过的地方。半夜过后,忽然下起了大雨,雨点滴滴答答从船蓬窗口飘入。我起身在船仓内徘徊了很久。天亮的时候雨才停下来。跟我同行的有我的弟弟敬美,燕地人李生,歙县人程生,以及当地人沈生和张生。大约走了四里多路,到达了张公洞,从洞口看,它隆起的样子像翻倒的土堆。

张生从前曾经游历过张公洞,他告诉我应该从后洞进去,不要从前洞进去。不从前洞进去,是因为前洞道路很宽,一看游兴就全尽了,再也没有余味。游兴尽了再走通向后洞的过道,那里危险而狭窄的地方很多,可能中途后悔,而最终不能到达。我于是决定从后洞进去。多举些火把在前面引路,起初,我们弯腰走进洞穴,像鱼群那样一个接着一个向下走。越朝下走,路越滑,而且在陡峭的石级上不能完全站稳双脚。后脚要等前脚挪开后才能迈出,道路狭窄的地方,就用肩膀助力,(帮助脚踩到下一级)。洞穴的上面狭窄,所以朝下走时,肩膀也不能完全用力。像这样走了一百多级,渐渐看到前面行走的人,像烟雾中的鸟儿;又听到他们像在瓮中说话的声音。我们举起火把,惊叫起来,眼前的景物令人叹为观止。巨大的成千上万的石乳都向下垂着,玲珑闪亮,妙不可言。大体上它们的色泽像是渔阳的美玉,而且比它更温润。偏西南有座大盘石,高大的石柱蹲踞在它上面。旁边有所谓的石床和丹灶、盐仓。偏东一点,地面向下倾斜着,而且很潮湿,踩上去就更觉得湿,而且更加低洼,深不见底,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仙人田了。

回头看看我们走进的洞穴,不知道有几百丈深,洞里微光闪烁,像昏暗的日光,时有时无。走了很久,路也几乎没了。在石阶下穿过不到二尺宽的地方时,我只能匍匐而过,上上下下总共有一百多级台阶。忽然洞里变得大而开阔,可以容纳上万人坐下来。那些下垂的石乳,更加奇特了。它们呈现出五彩的颜色,明亮得刺眼。大的石乳好像玉石柱子,有的向下垂着,离地只有一尺左右;有的像怒发一样向上立着,与洞顶之间的距离也只有一尺左右;有些下垂的石乳和上立的石乳之间还未相接,中间只能容下一根头发。石乳的样子像入海的苍虬,像跃起的巨龙,像奔跑的狮子,像蹲着的大象,像莲花,像钟鼓,像飞舞的神仙,又像异域的僧人,形状怪异,不能全部记下来。我当时很疲惫,双脚越发行走困难,勉强振作精神向上攀登,到了石台,再向下看时,一切都那么清楚。张公洞的美景,到了这里就游完了。

张公就是从前汉代的张道陵,有人说是(唐代的)张果老,其实是错误的。张道陵的事迹在四川很出名。(而张公洞在江苏)许询给王羲之的信中说:“这里是神仙住的地方,长满灵芝草,左慈等汉代末年得道之人多在这里住过。”这难道也是其中的一种说法吗?我说:“我之前所看见的那些石床、丹灶、盐仓、米仓和棋盘,只是大体上像那些东西罢了,怎么说是神仙的痕迹呢!”

【注释】

[1]义兴:即宜兴。宋因避太宗赵匡义讳,改名宜兴。

[2]东九:今作“东氿(guǐ)”,湖名,在宜兴东。(“氿”应读jiǔ)

[3]九里袤:即东氿湖和西氿湖。

[4]缥(piǎo)碧:青绿色。缥,淡青色。

[5]黄云:喻田野里秋热的稻谷。储野:储存在田野里。

[6]湖?(fù):镇名,在宜兴南。

[7]蓬户:这里指船棚。

[8]质明:天刚亮的时候。

[9]敬美:王世懋,字敬美,嘉靖进士,累官太常少卿。善诗文,名亚其兄。

[10]燕:今河北省。

[11]歙(shè):歙县,在今安徽省。

[12]兜子:只有坐位而没有轿厢的软轿。

[13]笋舆:竹轿。

[14]覆墩:翻倒的土堆。

[15]横关:指前洞通往后洞的过道。

[16]委身:屈身。

[17]相辅:相助。

[18]发炬:这里谓举起火把。

[19]崛?(lěi):有高有低的钟乳石。甗锜(yǎn qí):谓钟乳石高低屈曲,上大下小如甗。甗为古代炊器,分两层,可上蒸下煮。

[20]渔阳媚玉:渔阳郡的美玉。渔阳郡在今北京市东。

[21]盐廪:盐仓。

[22]欹(qī):倾斜。

[23]沬(mèi):通“昧”,微暗。

[24]扶服:同“匍匐”,伏地爬行。

[25]呀(xiā)然:大而开阔的样子。辟:开。

[26]丹雘(huò):油漆用的红色颜料。这里指像丹雘一样的红色。晃烂:明亮耀眼。

[27]僧胡:即胡僧。

[28]既:尽。

[29]张道陵:原名张陵,曾任江州令。后弃官修道,创立道教,世称张天师。

[30]张果:即张果老,传说中的八仙之一。

[31]许远游:指东晋名士许询,字玄度,高阳人。因好游山水,故称为许远游。逸少:指东晋书法家王羲之,字逸少。

[32]金堂玉室:指神仙居处。

[33]左元放:东汉末方士左慈,字元放,卢江人。

[34]王子:作者自称。

taobao1.png

文言文-明代的古诗第6篇: 《游五湖记》(王鏊

吴郡之西南,有巨浸焉。广三万六千顷,中有山七十二,襟带三州,东南之水皆归焉。其最大者二:一自宁国、建康等处入傈阳,迤逦至长塘湖,并润州、金坛、延陵、丹阳诸水,会于宜兴以人;一自宣、歙天目诸山,下杭之临安、余杭,湖之安吉、武康、长兴以入,而皆由吴江分流以入海。

一名震泽,(书)所谓“震泽底定”是也。一名具区,(周礼·职方)“扬州之薮曰具区,(山海经)“浮玉之山,北望具区”是也。一名笠泽,(左传)“越伐吴,吴子御之笠泽”是炉。一名五湖、范蠡舟出五湖口,太史公‘登姑苏,望五湖”是也“。五湖者,张勃(吴录)云:“周行五百里,故名。”虞仲翔云:“太湖东通吴县松江,南通乌程言溪,西通宜兴荆溪,北通晋陵隔湖,东连嘉兴韭溪。水凡五道,故谓之五湖。”陆鲁望云:“太湖上禀咸池五车之气,故一水五名。”然今湖中亦自有五湖:曰菱湖,莫湖,游湖。贡湖,胥湖。莫厘之东周三十余里,日菱湖;其西北周五十里,日莫湖;长山之东周五十里,曰游湖;沿无锡老岸周一百九十里,曰贡湖;胥山之酉南周六十里,曰胥湖。

五湖之外,又有三小湖。夫椒山东日梅梁湖,杜圻之酉、查鱼之东曰金鼎湖,林屋之东日东皋里湖。而吴人称谓,则惟曰太湖云。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吴郡的西南,有一巨大的湖泊,方圆三万六千顷,湖中有山峰七十二座,回环萦带三州的地域,东南的水都归集在这里。其中最大的水流有二:一条从宁国、建康等地入溧阳,曲折蜿蜒地流至长塘湖,会同镇江、金坛、延陵、丹阳的诸多水流,会集于宜兴注入太湖;一条源自宣城、歙县、天目诸山,流经杭州的临安、余杭,湖州的安吉、武康、长兴注入太湖,注入太湖的水都由吴江分流注入东海。

太湖,一名震泽,《尚书》中所说的“震泽底定”即是。一名具区,《周礼·职方》:“扬州之薮日具区。”《山海经》“浮玉之山,北望具区”即是。一名笠泽,《左传》“越伐吴,吴子御之笠泽”即是。一名五湖,范蠡乘舟出五湖口,太史公“登姑苏,望五湖”即是。五湖的名称,张勃《吴录》说:“周行五百里,所以名为五湖。”虞仲翔说:“太湖东通吴县松江,南通乌程蓄溪,西通宜兴荆溪,北通晋陵漏湖,东连嘉兴韭溪。水共五道,所以称之为五湖。”陆鲁望说:“太湖上承咸池的五车星宿之气,所以一水而以五名之。”然而,现在的湖中也自有五湖的区分,称为菱湖、莫湖、游湖、贡湖、胥湖。莫麓峰以东的周围三十余里的湖面,称为菱湖;其西北的周围五十余里的湖面,称为莫湖;长山以东周围五十里的湖面,称为游湖;沿无锡老岸周围一百九十里的湖面,称为贡湖;胥山的西南周围六十里的湖面,称为胥湖。

五湖以外,还有个三小湖。夫椒山东面名为梅梁湖;杜圻的西面、查鱼的东面,名为金鼎湖;林屋山东面,名为东皋里湖,但吴地之人称呼起来,只是统称为太湖罢了。

【注释】

①五湖:即太湖,地跨江苏、浙江两省,为长江和钱塘江下游泥沙堰塞古海湾而成。西南纳苕溪、荆溪诸水,东由浏河、吴淞江、黄浦江注入长江。面积通称三万六千顷,为我国第三淡水湖。有大小岛屿四十八个,有山峰七十二座。沿湖一带古迹很多,风景优美,是闻名于世的游览胜地。

②吴郡:指苏州。

③巨浸:大湖泊,指太湖。

④襟带:如衣襟如衣带,比喻地势的回互絮带。

⑤宁国:县名,在江苏西南部,邻接安徽省。

⑥迤逦:曲折蜿蜒。长塘湖:一称长荡湖,又称洮湖,在江苏省金坛、溧阳两县间。湖水东通灞湖及西沈、东沈,汇人太湖。

⑦润州:今江苏镇江。金坛:县名,在江苏西南部。延陵:古县名,治所在江苏丹阳西南。丹阳:县名,在江苏西南部。

⑧宜兴:县名,在江苏省南部,邻接浙江、安徽两省,东滨太湖,北临漏湖。有东沈、西沈等湖泊。

⑨宣、歙:宣城和歙县。宣城在安徽省东南部,水阳江中游,北邻江苏。歙县在安徽省东南部,新安江上游,邻接浙江省,县城西北为着名的黄山。天目:山名,在浙江省西北部。

⑩杭:指杭州府,治所在今杭州市。临安:县名,在杭州西部,邻接安徽省。余杭:县名,在杭州北部。

湖:指湖州府,治所在今吴兴。安吉:县名,在浙江西北部,邻接安徽省。武康:旧县名,在浙江北部,今并入德清县。长兴:县名,在浙江北部,邻接江苏、安徽两省。

《书》:即《尚书》,儒家经典之一,为上古历史文件及部分追述古代事迹着作的汇编,相传为孔子所编,这里引用了《尚书·禹贡》的话。《尚书·禹贡》:“三江既入,震泽底定。”意为:三条江水既已流入海中,震泽也平定了。底定:平定的意思。底,磨刀石。

《周礼·职方》:《周礼》中的一篇。《周礼》,亦称《周官》,儒家经典之一,搜集周王室官制和战国时代各国制度以及儒家政治理想而成的汇编,相传为周公所作。

扬州:古州名,指东南淮水、长江下游沿海一带。薮:湖泊的通称。

《山海经》:古代地理着作,作者不详,保存了不少民间传说和远古的神话传说。浮玉之山:镇江的焦山又名浮玉山,因满山苍松翠竹,宛如碧玉浮江而得名。

《左传》:亦称《春秋左氏传》或《左氏春秋》,儒家经典之一。多用事实解释《春秋》,书中保存了大量古代史料。越:古国名,建都会稽(今浙江绍兴)。春秋末常与吴相战,公元前4舛年为吴王夫差所败,越王勾践刻苦图强,终于公元前473年攻灭吴国。吴:古国名,建都于吴(今江苏苏州),公元前473年为越所灭。

范蠡:字少伯,春秋末楚国宛(今河南南阳)人。为越大夫,帮助越王勾践攻灭吴国,功成后隐退。传说他偕西施泛舟五湖,过着优越的生活。今太湖尚有蠡园古迹。

太史公:即司马迁(前145一?)字子长,夏阳(今陕西韩城南)人。初任郎中,元封三年(前108)继父职为太史令,故称。登姑苏,望五湖:见《史记·河渠书》,今本作“上姑苏,望五湖”。

周行五百里:指环绕太湖一周约有五百里。

虞仲翔:三国吴经学家,名翻,字仲翔,会稽余姚(今属浙江)人。

吴县松江:即吴淞江,亦名苏州河,旧属江苏吴县,今属上海市。

乌程:旧县名,今并为浙江吴兴县。雷溪:吴兴境内东苕(t的10)溪、西苕溪等水流汇合于城内的称呼,因此蓄溪也是吴兴别名。

荆溪:在江苏南部,流经溧阳,到宜兴县大埔附近入太湖。

晋陵:古县名,治所在今江苏常州。

嘉兴:县名,在浙江北部,境内有韭(帕)溪。

禀:禀受,承受。咸池:古代神话中的地名,日浴处。五车:星官名,属毕宿,共五星,传说为五帝的车舍。

莫麓:莫麓峰,在江苏吴县东洞庭山。

胥山:在今江苏吴县西南,因伍子胥而得名。

林屋:山名,在江苏吴县西南洞庭西山。

taobao1.png

文言文-明代的古诗第7篇: 《包山寺记》(姚希孟

渡湖,首问林屋洞。洞口沮洳,望之黝黑,无炬,无乡导,结束未备,不可以游。循其阳,观曲岩伏象而下,过岳庙,遂得包山寺。径隧深窈,松括、樱桃、杨梅之属,相错矗峙。四山环合,寺若侍屏张幄而坐,目以包山,良称也。

过石门半里许,入寺,从殿右穷僧寮,得空翠阁。阁正在翠微杳霭中,窗外修篁直上,约之可五六丈,玉笋瑶参,摩云翳日,目中见美箭多矣,亡逾此者。因寻毛公坛。行山坳,诸坞多植梅,间以他树,稠樾美荫相续也。又有童山,颓然髡其巅,匪地有枯泽,直斧柯相寻耳。毛公者,或云刘根得仙,绿毛被体。而杨廉夫言,有长毛仙客,从张公洞行二百余里,穴山而出。即根耶?今筑石为坛,觚其四隅,丹灶烟销,寒泉涧涸,试问仙踪,奋然在断霞残照之间矣。

是夜既望,天汉澄鲜。出殿门望绝壁,树影交加,葱茏无际,月.光穿窦,流晖射人。右登崇冈,树愈护,月亦渐隐。返步溪边,松计筛月,半明半灭,倏来倏往。移数武,至树豁处,四望作玻璃城,圭步飓尺,千容百态。乃知有月色不可无林薄,然非疏密相间,未献其玲珑也。山僧又言,积雪时,琪林玉树,非复人世所有。余安得长年坐卧其下,历四序之变耶?夜将半,方阖户寝。纸窗皎然,素魂半床,盘中新摘香椽,清芬送枕畔,不知今夕何夕矣。

山中诸寺,故当以包山为最,寺中又空翠阁为最,惜见山不见湖。东房有小阁,颇兼湖山之胜,而位置未惬。余假榻寺中,后先凡四夕。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渡过湖首,探寻林屋洞。洞口低湿,望进去一片黝黑,没有火炬,没有向导,行装没有准备好,不能进里边游览。沿着山洞南面,观赏过曲岩的伏象之后往下走,过了岳庙,便看见包山寺。路径幽深,松桧、樱桃、杨梅之类的树木交错矗立。四面群山环合,包山寺就像屏风,坐落在张开的篷帐当中,用“包山”作名,是一个恰当的称呼。

过了石门走半里多路,进入寺内,从大殿右侧走到僧舍的尽头,看见空翠阁。空翠阁罩在青翠的雾霭当中,窗外修竹凌空直上,估计约五六丈高,竹笋像一枝枝玉簪,竹子摩云蔽日,我见过许多美丽的竹子,再没有比这些竹子更美丽的。于是我寻访毛公坛。

走在山坳里,众山坞多种梅,夹杂着其他的树,稠密美丽的树荫接连不断。叉见一座不长草木的山,没精打采地髡着顶,不是因为地表的水枯竭了,只是因为刀斧接连不断地砍伐罢了。毛公,有人说就是刘根,他成仙之后,绿毛披体。杨廉夫说,有个长毛仙客,由张公洞走二百余里,从山里钻出来。这个长毛仙客就是刘根吗?现在还有一座用石头筑成的坛,四角有棱,炼丹的炉灶已烟消火灭,寒泉清涧也于涸了,仙踪杏然,消失在断霞残照之中了。

这是十六的夜晚,银河澄澈清鲜。走出殿门往悬崖望去,只见树影交叠,一片无边的葱茏,月光穿过洞穴,那流泛的清晖照在人们身上。我登上右边的高冈,冈上树木更加稠密,月儿也渐渐隐去。往回走到溪边,月光从松叶上筛下,半明半暗,忽来忽往。走数武,来到树木较少、较为空豁的地方,四周仿佛是一座玻璃城,短短的距离之内,呈现出千姿百态。这才知道有月色不可以没有丛生的草木,但如果不是草木疏密相间,也不能显出月色的玲珑。山中的僧人又说,积雪的时候,树林就像美玉雕琢而成,非人间所有。

我怎样才能坐卧在树林之下,经历四季的变化呢?快到半夜的时候,我才关门就寝。纸窗皎白,月光半床,盘中新摘的香橼,清香传到枕边,不知今夜是一个什么样的夜晚啊!

山里众多的寺院,毕竟以包山寺为最好;包山寺里,又以空翠阁最好,可惜在空翠阁上只能看见山,看不见湖。东边的房子有座小阁,颇兼湖山之美,但位置未如人意。我在包山寺里借宿,前后共四个晚上。

【注释】

①包山:在太湖中,亦名“苞山”、“洞庭山”。

②林屋洞:在包山。

③沮洳:低湿之地。

④乡导:向导。

⑤栝:即桧,亦称“圆柏”、“桧柏”。

⑥翠微:青翠的山气。

⑦约:估计。

⑧答:通“簪”。

⑨箭:指竹。

⑩亡:无。

⑩坞:四周高中问低的山地。

⑥童山:没有草木的山。

⑩直:只是。柯:斧柄。相寻:连续不断。

⑩杨廉夫:杨维桢,字廉夫,号铁崖,后号铁笛。会稽(治所在今浙江绍兴)人。元末明初文学家。诗文俊逸,独擅一时,人称“铁崖体”。善吹铁笛。着有《东维子集》等。

⑥穴:用如动词,钻穴。

⑩觚:古代酒器,腹有四棱,这里作使动用法,使……像觚。

⑩丹灶:道家炼丹的灶。

⑩既望:阴历每月十六日。

⑩荟:密集。

①跬:半步。

⑨林薄:草木丛生之地。

四序:四季。

素魄:指月光,

香橼:一名“枸橼”,果名()长圆形,果皮呈柠檬黄,有香味。

taobao1.png

文言文-明代的古诗第8篇: 《满家弄赏桂花》(高濂

桂花最盛处惟南山,龙井为多,而地名满家弄者,其林若墉若栉,一村以市花为业,各省取给于此。秋时策蹇入山看花,从数里外便触清馥,人径珠英琼树,香满空山,快赏幽深,恍入灵鹫金粟世界。就龙井汲水供茶,更得僧厨山蔬野蔌作供,对仙友大嚼,令人五内芬馥。归携数枝作斋头伴寝,心清神逸,虽梦中之我,尚在花境。旧闻仙桂生自月中,果否?若向托广寒,必凭云梯天路可折,何为常被平地窃去,疑哉!录自《四时幽赏录》

【翻译或鉴赏】
【翻译】

桂花最繁盛处是在南山,以龙井为最多,名叫满家弄的地方,桂花树像墙垣、像梳篦般密密生长着,全村都以卖花为职业,各省的桂花都取自这里。秋天时慢慢走入山看桂花,从几里之外便能闻到清香,走人山径,桂花像晶莹的美玉,香气溢满山中,在幽深僻静之处舒适地欣赏,好像到了灵鹫山的仙山佛国。于是,汲来龙井的水煮茶,又得到僧厨送来的山中野菜,对着道友大吃大嚼,令人五脏六腑都充满了芳香。回来时还携带了几支桂花,放在书房里伴我入睡,真是心旷神怡,虽然我在梦中,觉得仍在桂花林中。以前听说仙桂生在月中,真是这样吗?如果桂花过去寄身于月宫,必须凭着云梯天路才可折到,为什么常被平白无故地偷去?我对这传说很怀疑。

【注释】

①满家弄:现名满家陇,为杭州赏桂花胜地。

②若墉若栉:像城墙如梳篦。墉,城墙。栉,梳子和篦子。

③策蹇:即策蹇驴,乘跛足驴,喻行动迟慢。

④灵鹫金粟世界:仙山佛国。灵鹫,即印度摩揭陀国王舍城东北的灵鹫山。金粟,即金粟如来佛。

⑤野蔌:野菜。蔌,蔬菜的总称。

⑥托根:寄身。

taobao1.png

文言文-明代的古诗第9篇: 《孤山月下看梅花》(高濂

孤山旧址,逋老种梅三百六十已废,继种者今又寥寥尽矣。孙中贵公补植原数,春初玉树参差,冰花错落,琼台倚望,恍坐玄图罗浮。若非黄昏月下,携樽吟赏,则暗香浮动、疏影横斜之趣,何能真见实际?录自《四时幽赏录》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在孤山的旧址上,林逋种的三百六十株梅树都已没有了,继续种上的现在又不剩几株了。司礼太监孙隆补种上原数三百六十株,初春时美丽的梅树参参差差,梅花重重叠叠,坐在华美的亭台倚望,仿佛坐在玄圃、罗浮仙境。若不是黄昏月下,携酒在此吟哦欣赏,那么,“暗香浮动、疏影横斜”的意趣,又怎能真切体验到呢?

【注释】

①逋老:对林逋的尊称。

②孙中贵公:即司礼太监孙隆。

③玄图罗浮:都指仙境。玄图,疑为玄圃,即“悬圃”,相传为昆仑山顶仙人居处。罗浮,山名,在广东博罗。相传东晋葛洪在此修道成仙,道教称为“第七洞天”。

④暗香浮动、疏影横斜:林逋《山园小居》诗中,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句子。

taobao1.png

文言文-明代的古诗第10篇: 《仰苏楼记》(储大文

仰苏楼矗立虎丘东南隅,盖展牖而龙角之所肇,水犀之所肄,阖扉、望齐之所列雉,灵胥、娄子之所环浦者,胥嘹然得之。自明郡守天水胡公缵宗偕大吴轩并建,今二百年有奇矣。其署仰苏者,楼传宋端明殿学士苏文忠公址,唏贤也。循楼级而南不数武,为小吴轩,盖元秘书少监黄文献公记所谓“燕休之平远堂,游眺之小吴轩”者也。昔陈张光禄士苗柬沈中丞初明日:“襟带城傍,独超众岭,控绕川泽,顾绝群岑。”而初明答日:“三江五湖,洞庭巨丽,写长洲之茂苑,登九曲之层台,其中秀异,实虎丘之灵阜焉。”词旨萧雅,盖犹轶顾序王记上,而二书标指殊景,惟仰苏暨小吴为能管其枢要,而发其神解。顾以数百年凭虚宝构,矗立于削崖鸟道、飙雾浦涌之中,则夫槽拄而俾永永无或欹仆者,尚犹有俟。昔文忠公尝谓“至苏州不游虎丘为欠事”,而阐其说者又谓“过苏而不登虎丘,俗也;登虎丘而不登小吴轩,亦俗也”。然则徘徊轩上下,尽得兹山之胜,后而文忠之所谓“看尽浙西山”者,乃可仰而唏乎?余比过苏,侨仰苏,日展小吴槛,盖聊以祛俗。而抑蕲海内大雅君子,克武文忠暨天水胡公者之闻予言,而攸然徐理策屐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