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文言文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文言文的古诗

taobao1.png

文言文的古诗第1篇: 《新修滕王阁记》(韩愈

愈少时则闻江南多临观之美,而滕王阁独为第一,有瑰伟绝特之称;及得三王所为序、赋、记等,壮其文辞,益欲往一观而读之,以忘吾忧;系官于朝,愿莫之遂。十四年,以言事斥守揭阳,便道取疾以至海上,又不得过南昌而观所谓滕王阁者。其冬,以天子进大号,加恩区内,移刺袁州。袁于南昌为属邑,私喜幸自语,以为当得躬诣大府,受约束于下执事,及其无事且还,傥得一至其处,窃寄目偿所慝焉。至州之七月,诏以中书舍人太原王公为御史中丞,观察江南西道;洪、江、饶、虔、吉、信、抚、袁悉属治所。八州之人,前所不便及所愿欲而不得者,公至之日,皆罢行之。大者驿闻,小者立变。春生秋杀,阳开阴闭,令修于庭户数日之间,而人自得于湖山千里之外。吾虽欲出意见,论利害,听命于幕下,而吾州乃无一事可假而行者,又安得舍己所事以勤馆人?则滕王阁又无因而至焉矣!

其岁九月,人吏浃和,公与监军使燕于此阁,文武宾士皆与在席。酒半,合辞言日:“此屋不修,且坏。前公为从事此邦,适理新之,公所为文,实书在壁;今三十年而公来为邦伯,适及期月,公又来燕于此,公乌得无情哉?”公应曰:“诺。”于是栋楹梁桷板槛之腐黑挠折者,盖瓦级砖之破缺者,赤白之漫漶不鲜者,治之则已;无侈前人,无废后观。

工既讫功,公以众饮,而以书命愈曰:“子其为我记之!”愈既以未菊磕参见为叹,窃喜载名其上,词列三王之次,有荣耀焉;乃不辞而承公命。其江山之好,登望之乐,虽老矣,如获从公游,尚能为公赋之。

元和十五年十月某日,袁州刺史韩愈记。

【翻译或鉴赏】
【翻译】

我年轻的时候就听说江南有很多美丽的登临观赏的地方,而且滕王阁唯独是第一。有瑰丽,雄伟、奇绝、独特的称号。

到了看到三王所写的序、赋、记等文章之后,认为他们文章很壮美,就更加想去那里看一看然后阅读前人文章,以便忘记我的忧愁。然而在朝廷上被官职束缚,参观滕王阁的愿望一直不能实现它。元和十四年,因为谈论事情(佛骨)被贬留守揭阳,因为从便道,取快而到了海上,又不能够经过南昌来看看所说的滕王阁。这年冬天,因为皇帝改变年号,在国内施加恩德,转任袁州刺史。袁州是南昌的附属城镇,我私底下高兴庆幸对自己说,认为应当能够亲自到南昌府,在您手下官吏那接受管制,等到没有事情将要返还的时候,或许能够到那滕王阁一次,我私下在那里寄情观赏,补偿平生所愿。到了袁州的第个七月的时候,有诏命让中书舍人太原王公做御史中丞,巡视考察江南西道;洪州(南昌)、江州(九江)、上饶、虔州(赣)、吉安、信州、抚州、袁州(宜春)等地都属于他治理的地方。八个地方的百姓,以前不方便的以及要求却不能满足的,王公到的时候,以前不方便的停止,想要做而不能得到满足的予以施行。大的事情通过信差使皇上听到,小的事情立刻就改变了,应当赦免的赦免,应当处死的处死,正大光明的得以倡导,违法背义的得以禁止。政令在府内几天内得以改善,而百姓在湖山千里之外自得其乐。我虽然想提出些意见,谈论利益和弊端,在幕府中听从命令,但是我们州竟然没有一件可以借来巡游的事,我又怎么能放下自己该做的事情来使我的同僚辛苦呢?于是滕王阁我又没有机会到那里了啊。

这年九月,百姓和官员融洽,王公和监军让人在这个地方设宴,文官武将宾客士人都参加在酒席上。喝酒喝一半,汇合各种言辞说:“这阁子若不修整,将毁坏。以前您在这个地区担任官员,有恰当理由来使它焕然一新,关于您做的事的文章,确实写在墙壁上。现在三十年后,您来到南昌做地方长官,今天刚好满一月,您又来这设宴。您怎么能没有情感呢?”王公说:“好的。”于是对腐烂、变黑、弯曲、折断的屋梁、楹柱、椽子、木板、栏杆,破碎、残缺的屋盖、瓦片、台阶、砖石,以及浸坏、模糊不鲜艳的色彩,修治就罢了。没有比前人奢侈,也不妨碍后人观赏。

工匠们已经完成工程,您带领大家喝酒,并且用信命令我道:“您还是为我写一篇记来记载这件事。”我早已因为没有前往观赏而叹息,所以私下里为名字能记录在它的上面,文章列在三王的下边而高兴,这又是多么荣耀啊。于是不推辞接受了您的命令。那山河的优美,登临眺望的快乐,虽然我年龄已经很大了,但是,如果能获得机会和您一起游玩,我还是能为您做赋,赞美这一切的啊 。

元和十五年十月某日,袁州刺史韩愈记。

[1]三王所为序、赋、记等:指唐朝三位文学家关于滕王阁的文学作品,分别为王勃的《滕王阁序》(全称《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王绪的《滕王阁赋》(又名《滕阁秋风中秋鉴月辞》)和王仲舒的《重修滕王阁记》。其中,后两篇已失传。

[2]壮其文辞:认为它们文辞壮丽。壮,以……为壮,认为……壮美。

[3]愿莫之遂:愿望没有实现。遂,达到,实现。

[4]以言事斥,守揭阳:指韩愈因谏迎佛骨一事被贬潮州郡,留守揭阳。揭阳,唐时县名,归潮州管辖。

[5]天子进大号:元和十四年十月,唐宪宗被尊为“元和圣文神武法天应道皇帝”。见《新唐书·宪宗本纪》

[6]移刺袁州:指由潮州迁到袁州担任刺史。见《旧唐书·宪宗本纪》。移,量移,远贬官员遇到恩赦,迁距京城较近的地区。刺,担任刺史。

[7]诣:到。

[8]且:将要。

[9]傥:或许,表示假设。

[10]窃寄目偿所愿焉:私下里寄情观赏,满足平生所愿。窃,私下。偿,满足。

[11]中书舍人太原王公:指王仲舒,唐代文学家,曾任中书舍人,太原人。

[12]令修于庭户数日之间:在短时间内,百姓具有了美好的品德。令,美德。

[13]而吾州乃无一事可假而行者:但是我们州竟没有一件可以借来巡游的事。假,借助、借用。

[14]又安得舍己所事以勤馆人:又怎么能放下自己的事情来麻烦你的接待之人。安,怎么。勤,麻烦。

[15]浃和:和睦,关系融洽。

[16]燕:通“宴”,设宴。

[17]适及期月:恰好刚刚满一月。适,刚巧。期月,一整月。

[18]漫漶:模糊不可辨别。

[19]工既讫功:工匠已经完成工程。讫,结束,完成。

[20]愈既以未得造观为叹:我既然因为没有前往观赏而叹息。造,前往。

[21]词列三王之次:文章列在三王的下边。次,次序。

taobao1.png

文言文的古诗第2篇: 《荐白云泉书与范文正公》(陈纯臣)

前进士陈纯臣谨裁书,献于知府司谏阁下:纯臣闻仁知之性,各有所乐,盖得之中而后寓之外也。在昔仲尼登泰山,曾点浴沂水,圣贤之于寓亦已远矣。粤自剖判融结,其中杰然若高岳巨浸,不待标异,固已耸动人耳目。不幸出于穷幽之地,必有名世君子,发挥善价。

所以会稽平湖,非贺知章不显;丹阳旧井,非刘伯初不振。惟胥台古郡直西不三十里,有山日天平,山之中有泉日白云,山高而深,泉洁而清。倘逍遥中人,览寂寞外景,忽焉而来,洒然忘怀,碾北苑之一旗,煮并州之新火,可以醉陆羽之心,激卢仝之思,然后知康谷之英,惠山之灵,不足多尚。天宝中,白乐天出麾吾乡,爱贵清洮,尝以小诗咏题。后之作者,以乐天寄讽虽远而有所未尽,是使品第泉目者,寂寂无闻。蒙庄有云“重言十七”,今言而十有七,为天下之信,非阁下而谁欤?恭惟阁下性得泉之醇,才犹泉之浚,仁禀泉之涌,知体泉之动,霭是四雅,锺于一德,又岂吝阳春之辞,以发挥善价。纯臣先人松掼置彼一隅,岁时往还。尝慨文词窘涩,不足为来今之信。倘阁下一漱齿牙之末,擘笺发咏,乐天如在,当敛策避道,不任拳拳之诚。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文言文的古诗第3篇: 《虎丘唱和题辞》(朱长文

虎丘之景,盖有三绝。望山之形不越冈陵,而登之者见层峰峭壁,势足千仞,一绝也;近临郛郭,矗起原隰,旁无连属,万景都会,西联穹窿,北亘海虞,震湖沧洲,云气出没,廓然四顾,指掌千里,二绝也;剑池泓淳,彻海浸云,不盈不虚,终古湛湛,三绝也。兼是绝景,冠以浮屠,僧合精庐,重楼飞阁,碲磋岐噌,梯岩架壑,东南之胜,罕出其右。故自晋、唐至于圣朝,儒先文士,宗工逸客,风什相继。比尝集录吴郡诗,得虎丘之作七十馀篇,其遗落而失传者,又何可胜道哉。左丞河东蒲公自杭帅郓,弭节阊扉,一登此山,坐小吴会,叹赏不已,形于咏歌。于是枢密豫章章公、使君刘公、通守王公欣闻嘉制,属而和之。观夫思与境会,情以辞宣,高义薄云霞,正声合钟律,足以为海涌之荣观、中吴之美实也。长老先禅师喜于见赐,而惧其失传,愿刊翠珉,以托不朽,使颜、李大旬,刘、白高风,不专美于是山矣。蒲公又有六咏,刻之他石云。元祜三年四月,苏州州学教授朱长文题并书。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文言文的古诗第4篇: 《穹窿山寺记》(杨宿)

穹窿禅院者,唐会昌六年之所建也。先是萧梁下诏,取梅梁于兹地,致白马之奠,感明神之徵,因谓自马坞,即兹院之址也。至唐宣宗改元大中,重兴梵宇,法眷承绍,六世于兹。事旷缮完,迨今百载,飞梁朽以虹天,危檐压而翼摧,则燥湿之患是生矣。大教不泯,招来信人。天王嗣位之八年,粤有当院徒弟奉安,发志必葺,果得檀那继踵而至,自夏侯、锺离二氏等一百五十馀人,咸蠲净缗。鼎新大壮,殿堂爽垲,廊庑辖辖,璇题次第以辉鲜,金地回环而严洁。於戏!阿含所云,若能补故寺者,是谓二梵之福。则安师之兴葺能事有是夫,诸檀信之慈悲喜合有是夫。魁兹胜事,愿勒贞珉,聊奋直笔,为纪岁时。皇宋景德四年五月九日记。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文言文的古诗第5篇: 《虎丘云岩寺记》(王随

夫元黄判质,肇自乎太极;融结辨位,式分于方域。凡锺灵秀之气,悉为胜异之壤,图志具载,言不可已。姑苏乃吴会剧郡,茂苑名封,川涂当闽越之冲,分次应斗牛之宿。膏田多稼,岁储以之流衍;云屋比盛,风俗于焉富庶。俯重湖之缥缈,烟景何穷;睇层城之纡馀,金刹相望。虎丘山者,按((吴地记》云,本名海涌山,去吴县西九里二百步,高一百三十尺,周二百一十丈。《越绝书》曰,吴王阖闾冢在吴县阊门外,名日虎丘,下池广六十步,水深一丈五尺,铜棺三重,濒池六尺,玉凫之流,扁诸之剑,鱼肠三千在焉,发卒六十万人治之,葬三日,白虎居其上,故有兹号。又《世说》云,秦皇帝因游海右,自沪渎经此山,乃欲发坟取宝,忽有白虎出而拒之,始皇挺剑刺虎,虎奔而隐,因改为虎丘焉。故上有剑池,或日秦皇试剑池,亦谓之磨剑池。今则长十有三丈,阔馀三寻,其深则莫可钡4矣。古诗云“剑池无底浸云根”,又云“沉沉剑池水,直上连沧溟”。后以唐祖庙讳,更为武丘云。其山又有响师虎泉、陆羽茶井、真娘墓、生公台。石壁显其鬼诗,林迳回其仙驭,诡异之迹,莫可悉述。云岩寺即晋王氏伯仲殉、珉合别业以创焉,始于一山中分两寺,故颜鲁公诗云:“不到东西寺,于今五十春。”今则合而为一。先是,至道中岳牧贰卿魏公庠改为禅刹,延清顺尊者演法主之。彼美招提,实为绝境。粉垣回缭,外莫睹其崇峦;松门郁深,中迥藏于嘉致。故前贤诗云:“老僧只怕山移去,日暮先教锁寺门。”又云:“宿云侵晓去,不待寺门开。”

若乃层轩翼飞,上出云霓;华殿山屹,旁碍星日。景物清辉,寮宇岑寂。千年之鹤多集,四照之花竞折。垂组缥缨之彦,靡不登临;达心了义之人,终焉宴息。允所谓浙右之壮观、天下之灵迹者矣。其有古高僧之行乐,诸名公之咏题,编录尽存,羌难备叙。禅师用慈,道行明洁,智怀渊廓,白招提宗唱,克奉神君,屡飞翰于云鸾,祈镂文于金石。愧先圣之叹,辄成章于狂斐;激((头陀》之碑,聊寓言于仿佛云尔。时天圣二年,岁次甲子六月二十八日,翰林侍读学士、中散大夫、守尚书礼部侍郎、同知通进银台司门下封驳事、护军、琅琊郡开国侯、食邑一千九百户、食实封二百户、赐紫金鱼袋王随记。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文言文的古诗第6篇: 《太湖石赋并序》(陈洙

客有嘈太湖石者,图其形示余,命为赋。其词日:江之东,直走数百里,有太湖兮澄其清;湖之浪,相击几千年,有顽石兮丑其形。徒观夫风撼根折,波流势横,神助尔怪,天分尔英,骇立惊犀,低开画屏,素烟散而复聚,苍苔死兮又生。譬夫枯槎浮天,黑龙饮水,鬼蹲无状,云飞乍起,稚戏携手,兽眠盘尾。大若防风之骨,窍如比干之心,密房万穿,秋山半寻,子都之戟前其镦,韩棱之剑利于鲟。若乃湖水无边,湖天一色,露气晓蒸,蟾津夜滴。伊尔坚姿,峭兮寒碧,千怪万状,差难得而剖悉。吾将吊范蠡于泽畔,问伍员于波际。原君厥初,何缘而异。公侯求之,如张华之求珠;众人献之,如卞和之献玉。植于庭囿,视之不足。噫,尔形拥肿兮,难琢明堂之础;尔形中虚兮,难刻鸿都之经。用汝作砺兮,汝顽厥姿;攻汝为磬兮,汝浊其声。亡所用之,而时人是宝。余独掩口卢胡,而笑子之丑。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文言文的古诗第7篇: 《利往桥记》(钱公辅

出姑苏城南,走五十里,民屋数百间,蕞然沙渚之上者,今吴江县也。东湖之流,实贯城之中,隔限南北,横可以渡者,今吴淞江也。隐然长虹,截湖跨江,便来济往,安若履道者,初作利往桥也。桥本无有,庆历七年冬,大理寺丞、知县事李问,县尉王庭坚,嗟邑民之陋,鲜慕学者,将改立至圣文宣王庙,侈大黉馆,以进延诸生,呼富民譬晓,以奉释氏不若助县官兴学。民始听且骇,居一日,心晓意解,欢然从命,遂输缗钱数百万。未几,诏禁郡县不可新立学。二人胥与谋日:“民既从,财既输矣,倘不能作一利事以便人,吾何以谢百姓?”遂合佣{孱工,桥役兴焉。

东西千馀尺,市木万计,闻者异之,沮议百端。不两月,功忽大就,即桥之心,侈而广之,构宇其上,登以四望,万景在目,日垂虹亭。并桥之两涯,各翼以亭,而表桥之名于其下,使往而来者,可指以称曰,此某桥。初,县城为江流所判,民半居其东,半居其西,晨暮往来,事无巨细,必舟而后可,故居者为不利。县当驿道,川奔陆走者,肩相摩、橹相接也。卒然有风波之变,则左江右湖,漂泊无所,故行者为不便。及桥之成,行者便而忘向所谓不便,居者利而忘向所谓不利,议者皆舌强不敢发。噫,贤人君子,措一意,兴一役,岂直为游观之美、登赏之乐哉!往往有悦其景物清绝,脱落人世者,若居之利、行之便,则茫乎其莫称也。虽然,湖光万顷,与天接白,洞庭荐碧,云烟战清,月秋风夏,嚣灭埃断,牧讴渔吟,喑呜间发,榜声棹歌,呕哑互引,后盼前睨,千里一素,是亦有足乐焉。庭坚之字日世美,精敏沉毅,顾其胸中,不止乎佐一邑。李丞仁厚通雅,喜其有能而信从之。视事几数月,涂巷室闾,斩然一变,若是桥利大功博,可传可记者,馀固不可以一二书也。余观今世人,平居燕议时,孰不欲求位以伸道?试縻以一职,则日职小位隘,吾无以伸。惟龌龊奉法,保己之不暇。若世美,尽力其任,不以小隘自系者,余未之见也。始则欲设庠序、恢教本,使民知尧舜周孔之尊。及诏条尼之,遂能合财力、兴功利,为永久之便。其周旋进退,无一不中于道。噫,岂常人而能至哉。世美,余友也,欲余之文,以信本末。余尝学((春秋))、太史氏法,乃书曰:“庆历八年六月二十八日苏州吴江县初作利往桥成。”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文言文的古诗第8篇: 《天峰院记》(曾旼

阖庐城西二十馀里,山之巅有禅院,祥符诏书,赐名天峰。考于“图记》,所谓报恩山南峰院者是也。(《记》言,晋僧支道林因石室林泉置报恩院,唐之大中改为支山禅院,晋之天福改南峰额。予先世松桢,在羊肠山之朝阳,岁时展省,屡过天峰,尝访遗诗旧刻,求其地之所在,以参验之。而唐人刘长卿《游支硎山寺》,皮日休、陆龟蒙《宿报恩寺水阁))、《题支山南峰)),皆为赋诗。宝历以后,州刺史自居易、刘禹锡亦有报恩寺诗。按,长卿至德中尝为监察御史,日休、龟蒙《松陵唱和》出咸通年。又言南峰院额,故相国裴休所书也,休乃大中宰相。于是一时而报恩、支山、南峰三名并存,则知((记》所载大中,天福更名者,误也。今山下楞伽院有石刻,言院即报恩遗址。原田中有《报恩惠敏律师塔碑》,言建塔于寺之西南隅,当八隅泉池之上,中峰兰若之下。碑望楞伽,正在东北。而《记))所谓石室者,亦在楞伽,人犹谓之支遁庵。自庵前西向登山,可数百步,林中一径,人中峰院。自径前南行,其登弥高,又数百步,乃至天峰北僧院。其依一山,而道周有石,盘薄平广,泉流其上,清、枇可爱。居易诗云:“净石堪敷坐,清泉可濯巾。”其谓是也。昔庄周言,庖丁之刀十九年,若新发于硎。陆德明释硎,磨石也。余谓此石其平如砥,支硎之名,宜取诸此。而石文又有如蹄涔者,人谓之马迹石。

故禹锡诗云:“石文留马迹,峰势耸牛头。”日休、龟蒙与穰嵩起南池联句,亦日:“翠出牛头耸,苔深马迹讹。”又日:“支硎辟亦过。”牛头峰今在天峰之南,此其可考者。禹锡诗云“又有泉眼潜通海”之语,与夫《松陵诗》所言承阁南池,《惠敏碑》所言八隅泉池,皆已湮没,失其故处,而裴公书额亦不复见矣。若山下石室,山半石门,天峰之傍有待月岭,岭下有碧琳泉,又有放鹤亭,其址犹在。而刘、白、皮、陆之所赋咏皆不及之,此又不可考者也。昔逸少既谢会稽,安石犹卧东山,遁乃与之从游,自放虚寂之境,而有登临之适,故时人以为高逸。遁之所游多矣,维吴之报恩、越之沃洲最着。沃洲有养马坡、放鹤峰,故此山亦有马迹石、放鹤亭,传言遁常畜马纵鹤。其说皆有理趣,非窘拘于浮屠法者也。遁之没已七百馀年,而事之传于名迹者犹不泯,其为世所慕如此。近岁,僧德兴者始传禅法于天峰,继住持者十来人矣。德兴之始来,茅屋土阶仅御风雨,后有文启、慧汀、赞元、维广者,大增葺之,基土架木,上瓦下甓,堂殿庖庳,廊庑寮阁,门庭户巳街,次第完洁。东有浴室,西有憩庵,佛貌经藏,无不严具。以其治之非一人,积之非一日,而能终始如一,故赖以成就。其财费则取之州人,非一家也。予尝以职事获阅书于太史氏,因见景德四年有建言者日:“民佞佛费财,宜加禁止。”上日:“佛教本乎修心,至于禅学,为益滋大。”于是言者不行。盖先王以道治天下,使人心化而不自知。故其盛时,慎独而无思,犯礼者非必士民也。释氏心法之妙,殆不失先王道化之意,乃知前圣后圣其揆一也,岂虚言哉。赞公长老,夙受法于明因禅师,又深通顺观肇论之旨,心地乃达,无所底滞,予之道友也。一日谓予日:“天峰自德兴新之,且及百年,愿有所记。”予谓沃洲,居易为之记矣,而报恩寂寥,未有记者,因为考论本末,书以畀之。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文言文的古诗第9篇: 《剑池铭并序》(王禹偁

虎丘剑池,泉石之奇者也。《吴地记》引秦王之事以为诡说,儒家者流,不可语怪,因为铭以辨之。铭日:茂苑之侧,震泽之湄。岩岩虎丘,沈沈剑池。峻不可以仰视,枢作怪,化工好奇;水物设险,山妖忌危。陷其泉也,盖取诸坎;有止兆,蒙无亨期,构此屯艰,成乎险峨。直恐夏后,弗能导之,其始也,一气发泄,两仪分别。争融斗结,击搏而裂。断壁双揭,考诸旧史,则无闻焉。鲳深不可以下窥。吾疑乎太磔其石也,以象乎离。艮岂惟秦皇,而能肇兹?盖摩云不彻,翠秃青残,挫锐而中绝;寒流下咽,奔山未决,雪涌雷收,拗怒而曲折。蹙束湍濑,呀槎洞穴。蝤翻成窟,龙战有血。非自人力,盖由天设。谁谓一拳,登之惟艰;谁谓一勺,挹之不竭。池实自然,剑何妄传?我欲涉道,如地之渊;我欲立节,如石之坚。位以道取,名以节全。濡笔池心,勒铭山巅,破众惑焉,言予志焉。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文言文的古诗第10篇: 《桂阳罗君游太湖洞庭诗序》(王禹偁

处约造化之功,功大而不自伐,故山川之气出焉,为云泉,为草木,为鸟兽,必异其声色,怪其枝叶,奇其毛羽,所以彰造化之迹用也。山川之气,气形而不自名,故文藻之士作焉,为歌诗,为赋颂,为序引,必丽其词句,清其格态,幽其旨趣,所以状山川之梗概也。古人登高必赋,义由是乎。其或陟名山,览胜景,吝厥秘思,屯其研辞,使云愤泉愁,岩羞谷耻者,故文士之大遇尔。太湖之为水也,亚于海而狎于众流;洞庭之为山也,卑于岳而秀于群峰。故云泉草木鸟兽之异,非人世也。昔人由是而得道者有之,由是而遁迹者亦有之,故林屋之洞尚存,而陶朱之舟不返。至于文藻之士,歌咏之作,有能标绝唱、示后来者,予未见也。由是长戈巨鼎,非鲁阳、项籍,畴能挥而扛之?桂阳罗君其人也。君族茂有唐,气锺全蜀。连华突子太华,紫盖屹于衡阳,骨之秀也;济Ⅲ截河而不乱,渭水入泾而无染,神之清也;列天下于户庭,视万古于指掌,学之奥也;海鹏抟风而上汉,天马奔虹而逐日,文之逸也。前岁俯遂计吏,直干有司。霆声电光,骇人耳目,诸儒拳拳,不敢仰视。其用立杰出而无比者,众谓君必当脱缝掖,珥朝簪,翱翔紫垣,奋迅鸿笔,书帝王胸臆,中万机之务,敷为事业,垂为谟训,固当仁矣。会国家遵历试典,重亲民之官,故释褐以佐于临涣,成考而迁于吴县,又授廷尉,评以优之。君以百里之权,诸侯之位也,有人民以抚字,故布政以仁;有社稷以享祝,故事神以礼。俭乎身而吏不敢欺,正乎法而人皆知措,曾未期月,而吴民称理焉。然后名山大川,可卧舟缄印而往矣。太湖汤汤,我得而发挥;洞庭峨峨,我得而润色。遂使幽云野泉,奇舟怪草,暨鸟兽虫鱼辈,皆欣欣熙熙,似有知于感遇也。至于缁徒羽人,有解真空通气者,襞笺以赠之;仙宫佛屋,有灵踪古迹者,拂壁以纪之。挥珠抵玑,散落人口,仅得五十章,间以倡和贽献之句,凡一百首。虽金石不同其音,同归于雅正;黼黻不同其文,同成于章施。前不见刘、白,后不见皮、陆,又何人也。子见受代之日,盈编而归,献于帝阍,有骇宸鉴,且使湖山之兴不披图而尽见之矣。然则君之是役也,得不为大来之阶乎?又何徒劳之叹邪?茂苑吏王某,同年也,序以附之。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