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词_感慨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词-感慨的古诗

taobao1.png

词-感慨的古诗第1篇: 《木兰花令·次欧公西湖韵》(苏轼

霜余已失长淮阔。空听潺潺清颍咽。佳人犹唱醉翁词,四十三年如电抹。
草头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还二八。与余同是识翁人,惟有西湖波底月。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词中“空听潺潺清颖咽”一句中哪种用了修辞手法?表达作者怎样的情感?(2分)

1.①修辞:比拟或拟人;②情感:对恩师的怀恋

2.请简要赏析词的最后两句。(4分)

2.与余同是识翁人”写自己“识翁”,融合了早年知遇之恩、师生之谊、政见之相投、诗酒之欢会,尤其是对欧公政事道德文章之敬仰与钦佩。(答对欧公政事道德文章之钦服即可)②“惟有西湖波底月”运用以景结情(或借景抒情)的写作技巧,用西湖明月之“识翁”代表颍州人民对欧公难忘的记忆。③共同表达了对欧阳修的无比崇敬与怀恋。(答出2点即可得满分)

3.“佳人犹唱醉翁词”言简而意丰,词美而情深,诸君回顾《醉翁亭记》,细品本词,探究欧公形象。(4分)

3.①心系百姓,与民同乐。②才华横溢,一代文宗。③人品至上,世之楷模。(从立功、立德、立言三方面作答,意对即可,答对1点得2分,2点得4分)

4、“空听潺潺清颍咽”句中的哪个字最传神?请简析。(4分)

【知识点】本题考查考生鉴赏诗歌语言的能力,能力层级为D。

【答案解析】答案: “咽”字。“咽”字写出了水浅声低的情景,作者移情于景,将颍河人格化,说水声潺潺是颍河幽咽悲切,表现作者对恩师的深深怀念之情。(若学生答出“空”字,并对它的双关意做出合理的阐释亦可)

解析:上阕起首两句描写了作者泛游颍河所见到的景致。颍州有颍河汝水,最终汇于淮河之中。“霜馀”两字交代作者到颍州时正值深秋,秋高天旱、草木枯 萎,颍河也失去了春夏时期波澜壮阔的气势,温婉细流涓涓而下。 霜余已失长淮阔。水声潺潺,在作者听来,如怨如慕,恰恰吻合他此时思念恩师的心情。将河水拟人化的写法,更显 得情真意切。

【思路点拨】此类题解答时必须在理解关键词含义的基础上,把握准情感,结合诗歌内容来回答。

5、请赏析词下阕最后一句的妙处。(4分)

【知识点】本题考查考生鉴赏诗歌语言和作者的思想感情的能力,能力层级为D。

【答案解析】答案:最后一句写波底之月,以景结情,借月光的清冷孤寂表达内心的悲凉伤感,同时也抒发了作者对人生无常的悲叹。

解析:作者在全词结尾处将主旨进一步明朗化。四十三年过去了,现在能记得醉翁的人还剩下几个?恐怕只有作者与这倒影在西湖水底的明月。借月光的清冷孤寂表达内心的悲凉伤感,同时也抒发了作者对人生无常的悲叹。

【思路点拨】这首词上下两阕都是先写景后议论或抒情,其中又景中含情,相互交融,全篇饱含着苏轼对欧阳修崇敬和怀念的真挚感情。答题时不要脱离这一点。

【翻译】

霜后的悠长淮河,已失去了往日的宽阔。原本潺潺、清澈的颍河,时下也只能听到它悲咽着流过。美人还在吟唱着欧阳修的《玉楼春》唉,时光如闪电一抹,那是他四十三年前的创作。草上的秋露像流珠一样光滑,十五月圆,十六依旧皎洁地在天边高挂。与我同是熟识醉翁的俊杰,只有颍州西湖波底的明月。

【注释】

1、次……韵:依次用所和诗的韵作诗,也称为步韵。

2、欧公:指欧阳修。

3、西湖:此指安徽阜阳西三里的西湖,为颍河合诸水汇流处。

4、长淮:淮河。刘长卿《送沈少府之任淮南》:“一鸟飞长淮,百花满云梦。”

5、清颍:指颍河,颍水,为淮河重要支流。苏辙《鲜于子骏谏议哀辞》:“登嵩高兮扪天,涉清颖兮波澜。”

6、咽:读“yè”。

7、佳人:颍州地区的歌女。

8、醉翁词:指欧阳修在颖州做太守时,所写的歌咏颖州西湖的一些词。

9、四十三年:欧阳修皇祐元年(1049)知颍州时作《木兰花令》词,到苏东坡次韵作此篇时正好四十三年。

10、电抹:如一抹闪电,形容时光流逝之快.吴潜《满江红》:“便使积官居鼎鼐,假饶累官堆金玉,似浮埃,抹电转头空,休迷局。”

11、三五:十五日。李益《溪中月下寄扬子尉封亮》:“团团山中月,三五离夕同。”

12、盈盈:美好的样子。

13、二八:十六日。鲍照《玩月城西门廨中》:“三五二八时,千里与君同。

taobao1.png

词-感慨的古诗第2篇: 《瑶花慢·朱钿宝跌》(周密

后土之花,天下无二本。方其初开,帅臣以金瓶飞骑进之天上,间亦分致贵邸。余客辇下,有以一枝……
朱钿宝跌,天上飞琼,比人间春别。江南江北曾未见,谩拟梨云梅雪。淮山春晚,问谁识、芳心高洁?消几番、花落花开,老了玉关豪杰!
金壶翦送琼枝,看一骑红尘,香度瑶阙。韶华正好,应自喜、初识长安蜂蝶。杜郎老矣,想旧事、花须能说。记少年,一梦扬州,二十四桥明月。

【翻译或鉴赏】
【赏析】

宋末咸淳年间,蒙古大军步步逼近,南宋王朝岌岌可危,然而当时的统治者却依然沉迷于歌舞升平的生活里。朝中奸臣当道,败坏朝纲,南宋前途一片黑暗。此词以咏琼花为名,讽刺南宋统治者和当权者的腐败软弱、不思进取,流露出词人对国家政治形势的担忧。

此词的词序原本有150余字,今传的《蓣洲渔笛谱》版本却只有四分之一保留下来。词序中“后土之花,天下无二本”,后土,指扬州后土祠。从序中可知,扬州后土祠所种植的琼花,天下独一无二。

琼花初开之时,官员便剪摘插入金瓶中,快马加鞭地进献到皇宫里供皇上欣赏,其间也分一些到贵族的府邸。由此可见琼花的珍贵。

作者开篇便赞美琼花的惊艳珍奇。“朱钿宝殃,天上飞琼,比人间春别。”飞琼,指仙女许飞琼,传说中西王母的侍女。琼花如朱红色的花饰,晶莹剔透的宝玉,是天上仙女所化,自是与人间的春色有所不同。“江南江北曾未见,谩拟梨云梅雪。”江南江北这些地方都未曾见过琼花,所以人们不识琼花,将它比喻成像白云似的梨花和像雪似的白梅花。此二句从人们对琼花的认知方面进一步衬托出琼花的超凡脱俗。

“淮山春晚”至“老了玉关豪杰”几句,词人突然把视角转至边关,将琼花的开落与南宋政治现实联系起来。淮山,指都梁山,在南宋北界的淮水旁。都梁山的春光将尽,又有谁知道琼花的高洁呢?

时光流转,在琼花几番花开花落间,驻守边关的将士们容颜已老。这几句暗含作者对南宋日渐衰亡的感慨:岁月蹉跎,如琼花一般高洁的人才不为朝廷所用,南宋收复失地的大业未有起色,词人甚感悲哀。

承接边关境况,下阕词人转写朝中。此时的朝中依然是一派奢靡腐的景象:剪下的琼花枝被插在金瓶里,一匹快马绝尘而去,将琼花送入豪华精美的皇宫中。“一骑红尘”出自杜牧《华清宫》中“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诗句。词人借古喻今,暗讽南宋统治者如仍继续偏安享乐,将会如当时的唐朝一样,遭遇变故。“韶华正好,应自喜、初识长安蜂蝶。”正值春光明媚之时,琼花盛放,花儿应该也暗自欣喜,能在初到长安之时就结识如蜂蝶一般的观赏者。此处作者笔调微驰,作出回旋,尽显文章的张弛之美。

最后词人感怀自身:“杜郎老矣,想旧事、花须能说。记少年,一梦扬州,二十四桥明月。”杜郎,指杜牧,此处为词人自比。词人感慨:可惜经历过历史沉浮的杜牧已作古,唯有琼花一直见证着无数亡国兴衰的发生。回想少年时,人生如同一场梦,那时明月下的扬州二十四桥是多么繁华,如今却早已满目苍凉。在今昔对比中,词人对时事的忧伤渐渐流露出来。

此词语言精巧秀美,行文如流水般自然舒畅。作者将真情实感寓于笔调中,托物言志、借古讽今,表达了丰富的思想内容。

taobao1.png

词-感慨的古诗第3篇: 《满江红·大风泊黄巢矶下》(金堡

激浪输风,偏绝分、乘风破浪。滩声战、冰霜竞冷,雷霆失壮。鹿角狼头休地险,龙蟠虎踞无天相。问何人唤汝作黄巢?真还谤。
雨欲退,云不放。海欲进,江不让。早堆垝一笑,万机俱丧。老去已忘行止计,病来莫算安危帐。是铁衣着尽着僧衣,堪相傍。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本词上片“滩声战、冰霜竟冷,雷霆失壮”这儿句是如何写景的?(6分)

1.①着力“绘声”,滩声、雷霆皆状写声音;  ②运用比拟,用冰霜互相竞赛来突出寒冷;③夸张衬托,以“雷霆失壮”衬托浪涛之响,夸张至极;  ④把风浪想象成战争

2.这首词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5分)

2.①反清复明的豪情壮志。  ②奋力拼杀,但时运不济、无力回天的悲叹。③看似超脱,实则不甘,孤独中只有与命运相似的古人为伴的无奈。

taobao1.png

词-感慨的古诗第4篇: 《解佩令·自题词集(十年磨剑)》(朱彝尊

十年磨剑,五陵结客,把平生、涕泪都飘尽。老去填词,一半是空中传恨。几曾围、燕钗蝉鬓?
不师秦七,不师黄九,倚新声、玉田差近。落拓江湖,且分付、歌筵红粉。料封侯、白头无分!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晚年所作总结平生寄托慷慨故国之思的名篇。

朱彝尊为明代名臣朱国祚的曾孙,壮岁欲立名节,抗清复明,非仅书生徒作空言。此词开首“十年磨剑,五陵结客”盘空硬语,乃当年反清实有行动之生动写照。朱早年曾与山阴祁氏兄弟及慈溪魏耕等抗清志士,举事共图恢复。“五陵”指汉皇陵,寓民族意识。魏事败被执不屈死,朱彝尊几及于难,乃赋远游。

“把平生、涕泪都抛尽”,烈士暮年,壮志未酬,何等凄怆!朱彝尊以诗文负重名为清廷羁縻,试鸿博,授检讨,修明史,日讲起居注,入值南书房,赐紫禁城骑马。康熙南巡,迎驾无锡,御赐“研经博物”匾额。荣宠殊极。朱也只得讲些“东林不皆君子,异乎东林者,亦不皆小人”之类模棱两可的话来搪塞。其内心深处的苦闷,诗词吟咏有时就不由自主地喷涌出来。

此《解佩令》即一例,词末“料封侯,白头无分”! 此“侯”非清朝之侯,乃是明朝之侯。看官仔细了。朱清季官场经历和“封侯”根本不沾边。

《解佩令》之作为“自题词集”,再来看看关于词创作的夫子自道。词别是一家,乃幽忧怨悱的艳科,竹坨认为自己老去填词半是空话,自作多情,“几曾围、燕钗蝉鬓”? 不过无酒醉颜红耳。秦观婉约黄庭坚的生涩他都无意师法,“倚新声、玉田差近”,倒是张炎的《山中自云词》先得我心,和自己的词风相近。浙西词派“家白石户玉田”,论者多从幽新空灵的风格上来理解这种继承关系,就朱彝尊而言,有没有特殊性?

张炎和朱彝尊身世相近,张出身世家,南宋名将张俊系其六世祖。张炎青年时期,经历了宋元易代的大变化,如朱一样,内心山飞海立。张北游燕蓟,正要做新王朝的官,忽然思江南菰米羹蒪丝,变卦慨然而归。类竹垞坐私挟仆人入内抄书被劾,后虽复官,仍乞归田。玉田词天涯沦落的孤独哀愁中,多隐藏故国之思。如,“断肠不恨江南老,恨落叶,飘零最久。”“短梦依然江表,老泪洒西州,一字无题处,落叶都愁。”自比落叶无根,清空中自有一段质实。著名的《解连环》,写“自顾影欲下寒塘”的孤雁,处境和心情是“楚江空晚,怅离群万里,怳然惊散”,有如苏武“残毡拥雪,故人心眼”。“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钱塘沦陷后在玉田眼中已是“更凄然,万绿西泠,一抹荒烟。”零落秋露,撼人心弦。

遭遇、人格和风格的这些耦合,就是竹诧“玉田差近”之所指吧? 但这首《解佩令》,已颇有几分剑拔弩张了。(李文钟)

taobao1.png

词-感慨的古诗第5篇: 《贺新凉·一丈清凉界》(蒋士铨

一丈清凉界。倚高梧、解衣盘薄,髯其堪爱。七十年来无此客,余韵流风犹在。问何处、桐荫不改。名士从来多似鲫,让词人、消受双鬟拜。可容我,取而代。
文章烟月思高会。好年华、青尊红烛,歌容舞态。太白东坡浑未死,得此人生差快。弹指耳、时乎难再。及见古人图画里,动无端、生不同时慨。口欲语,意先败。

【翻译或鉴赏】
陈其年即清代著名文学家陈维崧。周履坦即清代画家周道。康熙庚申(1680) 年夏,周道为陈维崧画了《陈其年洗桐图》,传神写意,颇能动人。七十年后,蒋士铨看到此画时,仍仰慕不已,欣然题写了这首词。

词作首先简练描写了画中情形。“一丈清凉界”是说桐荫之下有一丈见方的清凉世界。时值夏日,陈维崧背倚高大的梧桐树,解开衣服,以手“盘薄”即握持着长髯,畅怀消夏。那逍遥自在的形象,尤其是那一握长髯,十分令人“堪爱”。据《清史稿》、《陈维崧传》云:“维崧天才绝艳……比长,侍父侧,每名流讌集,援笔作序记,千言立就,瑰玮无比,皆折行辈与交。补诸生,久之不遇。因出游,所在争客之……逾五十,始举鸿博,授检讨,修《明史》。在馆四年,病卒。维崧清癯多须,海内称陈髯。”可见,周道的画是多么生动地借“长髯”这一突出特征传达出陈维崧的神韵。这种风流神韵也正是作者无限仰慕之处。因而,接着写:“七十年来无此客,余韵流风犹在。问何处、桐荫不改。”从陈维崧去世的1682 年,到作者写此词时,已经过去了七十余年。其间天下似乎再未出现象陈髯这样的人物,只有其“余韵流风”还宛然于人们心间。可是,那以“桐阴”所指借的自然景物、人间世事,何处不改?全都发生了变化。一方面是自然变化、人生流逝,一方面是“余韵”未改,“流风”犹在,通过这变与不变的对比,愈加突出了作者对于名士的崇拜。这种崇拜之情与画中内容再度联系起来,便是“各士从来多似鲫,让词人、消受双鬟拜”。“双鬟”指梳着一对环形发髻的女子。大约在画面中还有一侍女。蒋士铨感慨地说从来的名士像鲫鱼一样多,而只有陈髯在此时能够、也应该“消受”侍女的虔诚礼拜。于是,他竟然生出幻想,说“可容我,取而代”。是想取代侍女而亲侍于陈髯之前呢?

还是想取代陈髯,也去畅情无拘地“消受”“双鬟”之拜呢? 虽未确指,但当作前一种理解。

词的下片,作者又由画面人物将想像驰骋开去,表达与之相联的一种人生向往。所谓“文章烟月思高会”,“烟月”指烟霞月色,赏玩美景。“高会”即盛会。他想像着陈维崧当年也曾参加过多少次名士盛会。盛会上,著文章,赏美景,更还有“好年华、青尊红烛,歌容舞态”,那才是最惬意的人生。不仅陈维崧如此,李白苏轼哪个不是如此。想到此,他竟然以为“太白东坡浑未死”。

从太白、东坡以至到陈维崧,他们都有着名传千古的文人雅士飘逸旷达的生活风采。“得此人生差快”,如果能像他们那样生活,人生尚可快意。这才是他仰慕陈髯的根本所在,也正表现了一生飘荡的蒋士铨在感慨自身局促的同时,对逍遥放达的人生和精神境界的强烈追求。

可是,时不我待。他又感慨道:“弹指耳、时乎难再。及见古人图画里,动无端、生不同时慨。”时光流逝,生不同时,掩涵着愤世悲己的深层心意。这层心意未能说出,也不能说出,故尔,有最后两句的“口欲语,意先败”。想说而未说,想说之时,情绪已先败落。但不说胜于直说,多少人生失意和苦闷都在这不言之中。(苏 涵)

taobao1.png

词-感慨的古诗第6篇: 《金缕曲·一夜清明雨》(蒋士铨

一夜清明雨。剪灯煤、颦而坐者,萧然愁旅,唱遍《青衫词》一卷,太守清豪如许。想少日、淹留情绪。百感孤踪都似仆,对江山、肯作寻常语。拔长剑,向天舞。
白头词客今谁侣?拥朱轮、颓然老矣,日趋公府。尘世光阴飞鸟过,哀乐中年何取。身后誉、几人堪数。对此茫茫百端集,听黄鸡白日成今古。旗亭酒,那须赌。

【翻译或鉴赏】
郑荔乡即郑方坤,清代福建建安人,雍正元年进士,曾做过山东兖州知府,有《青衫词》一卷。蒋士铨流落山东的时候,曾在曲阜使院读到这位太守的《青衫词》,并满腹感慨地在卷尾写下这首《金缕曲》。

开头“ 一夜清明雨”,首先点出读《青衫词》时的特殊情境:那是一个有“雨”的夜晚,淅沥的雨声已酿出一种充满情调的氛围;那还是“清明”时节的雨,客居曲阜的蒋士铨,更因这“清明”“断魂”雨触动落魄天涯的情绪;那雨又整整下了“一夜”,暗示他就在雨声中彻夜未眠。这彻夜未眠的暗示在下边得到明确提示,那就是“剪灯煤、颦而坐者,萧然愁旅”。原来,作者“一夜”之间,不断地剪着“灯煤”,一直地皱眉而坐,被凄清冷落的羁旅愁怀所困扰,读《青衫词》后,便特别的慨然有怀。

他从《青衫词》里感受到郑荔乡太守清雄豪迈的气魄和当年“淹留”异乡的“情绪”。而这些之所以能使他产生强烈的共鸣,关键的又在于“百感孤踪都似仆”。是词中表现的复杂感慨与孤独的行踪都与自己有许多相似之处。因而,他一方面盛赞太守的“清豪如许”,称扬他《青衫词》中不同寻常的豪壮之语,及“拔长剑,向天舞”,驰骋天下,建功立业的胸怀;另一方面,他又在这种不世之志的称扬里,曲折抒发壮怀徒然、淹蹇难伸的身世感慨。在情绪深层,大有读《青衫词》,如同那位“江州司马青衫湿”的白居易一样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百感交集。

词的下片,又从《青衫词》作者眼下境况写起。“白头词客”指郑荔乡。

“今谁侣”的发问,暗示出这位太守虽为州郡之长,却也孤清无侣的情形。就是这位孤清无侣的太守,固然仍能“拥朱轮”,乘坐华美的车轿,但毕竟“颓然老矣。”“颓然老矣”之时,不能闲逸度日,反而还要“日趋公府”,又包含作者对其处境的怜惜。何以又如此怜惜呢?其一,是因为“颓然老矣”引起他人生短促的生命忧患意识;其二,是“日趋公府”这种局促无为的官宦生涯与其“拔长剑,向天舞”的人生理想的巨大差距引起了连同自己在内的生不得意的共同认识。因而,便由人及己,便深深的可悲,便进一步哀叹“尘世光阴飞鸟过,哀乐中年何取。身后誉、几人堪数”。到这里,前后呼应,概括了他一生从“少日淹留”到“哀乐中年”无所获取,再到“身后”声誉无人“堪数”的全部人生悲剧,情感愈转愈深,把他的生平同郑荔乡的生平联为一体,把他的心境同《青衫词》的内容融为一体,形成巨大的感染力。

到最后几句,又再回到《青衫词》上,用“对此茫茫百端集,听黄鸡白日成今古”总绾以上所有读《青衫词》的感想,并特别感伤黄鸡一声天下白,须臾之间人生即成今古的生命事实。再以“旗亭酒,那须赌”这一典故告诉郑荔乡,我就是你的知音,我们不必像当年王之涣王昌龄高适旗亭赌酒那样互比诗才,读完你的词,我已情不自禁在卷尾写下这首词,写下我们共同的心音。(苏 涵)

taobao1.png

词-感慨的古诗第7篇: 《满江红·吴大帝庙》(朱彝尊

玉座苔衣,拜遗像、紫髯如乍。想当日、周郎陆弟,一时声价。乞食肯从张子布?举杯但属甘兴霸。看寻常、说笑敌曹刘,分区夏。
南北限,长江跨;楼橹动,降旗诈。叹六朝割据,后来谁亚?原庙尚存龙虎地,春秋未辍鸡豚社。剩山围,衰草女墙空,寒潮打。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首咏史诗,是朱彝尊谒南京孙权庙所作。吴大帝即孙权,死后谥大皇帝,其庙在今南京清凉寺西。

这首词写得龙腾虎跃,气势磅礴,虽结拍处声凄韵楚,却不减全词的威武之风。

“玉座苔衣,拜遗像、紫髯如乍”,起拍描绘吴大帝庙的尊严和悠久,并再现了吴大帝的遗容。“玉座”,即皇帝的御座,示孙权之尊;“苔衣”,见庙之久。

一个“拜”字,尽写出对吴大帝的谦恭敬仰之情。孙权以紫髯名世,故“紫髯如乍”,顿使“遗像”生动传神,呼之欲出。第二韵起,笔锋回溯,颂扬吴大帝雄据江东的功业。写孙权,却从东吴二将人手:“想当日,周郎陆弟,一时声价。”“周郎”即周瑜,少时吴中呼为周郎,与孙权之兄孙策同庚,长权七岁。

“陆弟”即陆逊,小权三岁,故称之为“陆弟”。周瑜敌曹于赤壁j是在建安十三年(218),瑜年三十四岁;陆逊败刘备于夷陵是在黄武元年(222),逊二十七岁。周陆的少年功名成就了东吴的鼎盛。表面上是写周陆,实际上是写孙权知人善任的胆略和决策有方的才识。“乞食肯从张子布?举杯但属甘兴霸”,这里又记录了两个名传青史有关孙权的故事。曹操屯兵赤壁,大有荡平江南之势。孙权聚群臣而谋之,张昭(子布)力主迎降,鲁肃、周瑜力主抗战。赤壁获胜之后,孙权谓张昭日:“如张公计,今已乞食矣。”(见《三国志·吴·张昭传》)。

甘兴霸,即甘宁,原为黄祖旧部,祖“以凡人离之”,遂投东吴。孙权与黄祖有杀兄之仇,时黄祖据夏口,甘宁谏权讨黄祖取夏IZI。孙权“举酒属宁日:‘兴霸,今年行讨,如此酒矣,决心付乡。”这两桩史实,又生动地表现了孙权的决策有力和知人善任。歇拍“看寻常”,绝不寻常,旨在重现孙权从容不迫的风度;“谈笑”并非谈笑,旨在再现孙权处难无惊的气概,词句中还包蕴着曹操对孙权“生子当如孙仲谋”的评价。“分区夏”,犹言“三分天下”。“区夏”,指诸夏之地,即华夏、中国。

至此,按创作意脉来说,颂扬吴大帝功业满可以告一段落,接下去或抒情,或写景,终了就是。但换头处却又继“南北限,长江跨”之后,又轻勒出赤壁大战中的那个脍炙人1:3的故事:“楼橹动,.降旗诈。”为破曹保国,周瑜、黄盖合谋苦肉计,黄盖诈降,为火烧赤壁大破曹军立下了不朽的功勋。这表明孙权既有风华正茂如周、陆的少年将才,也有忠心耿耿如黄盖的老将,从而突出了孙权的雄才大略。此所谓效命者英雄,效于命者亦英雄者也。下一韵又递流而下:“叹六朝割据,后来谁亚?”一个“叹”饱蕴着对六朝递次衰微的感慨和对孙权功业的赞叹。底下一联由咏史回到祠庙所建之地和后人的祭祀:“原庙尚存龙虎地,春秋未辍鸡豚社。”出句中的“龙虎地”指南京,即建业。诸葛亮静i胃孙权日:“秣陵(即南京)地形,钟山龙蟠,石城虎踞,此帝王之宅。”对旬是说孙权死后春秋祭祀不绝,死而犹荣。到此处止,孙权若有在天之灵,对朱彝尊这番满怀敬仰的肃拜、缅怀,该会感到欣慰的。

唐代刘禹锡曾有《石头城》诗:“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是咏石头城(即南京)的名作。朱彝尊从刘诗中取其所需:“剩山围、衰草女墙空,寒潮打。”巧妙地把唐代作为由三国至清代中间的过桥,抒写了盛衰兴亡的深沉感慨,令人回味不已。(王成纲)

taobao1.png

词-感慨的古诗第8篇: 《减字木兰花·九日(清尊白发)》(陈师道

清尊白发。曾是登临年少客。不似当年。人与黄花两并妍。来愁去恨。十载相看情不尽。莫更思量。梦破春回枉断肠。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词-感慨的古诗第9篇: 《菩萨蛮·清词丽句前朝曲》(陈师道

清词丽句前朝曲。使君借与灯前读。读罢已三更。

寒窗雨打声。应怜诗客老。要使情怀好。犹有解歌人。尊前未得听。

【翻译或鉴赏】
【赏析】

写阅读词曲的审美感受,在宋词里是罕见的。词人首先是对其“清词丽句”发生兴趣,这完全是一副审美的眼光。

其次,“前朝曲”居然有如此深的魅力,吸引词人一直阅读到“三更”,可见其所抒发的真情实感也是十分动人的。词人没有直接写“前朝曲”的内容,“寒窗雨打声”,隐约道明词曲所抒发的一定是一种凄寒孤苦的情感。下片由此写对自身的怜惜。阅读“前朝曲”所引发的悲感,回荡到己身,对自己眼下的衰老、困顿感慨良多。词人并不明说,只是约略点出。这首词写得极其含蓄淡约。

taobao1.png

词-感慨的古诗第10篇: 《水龙吟·老来曾识渊明》(辛弃疾

老来曾识渊明,梦中一见参差是。觉来幽恨,停觞不御,欲歌还止。白发西风,折要五斗,不应堪此。问北窗高卧,东篱自醉,应别有、归来意。
须信此翁未死。到如今、凛然生气。吾侪心事,古今长在,高山流水。富贵他年,直饶未免,也应无味。甚东山何事,当时也道,为苍生起。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豪放和激扬一向是辛词的特点,但这首词却给人别样的感觉,这与它的写作背景不无关系。词约作于光宗绍熙五年(1194年),这一年,辛弃疾已过不惑,秋天又被罢官,感怀伤时在所难免,因此便写下这首慨叹之作。

“老来曾识渊明,梦中一见参差是”,上阕开端即给人一种惊诧之感。作者和归隐田园陶渊明,年代相距甚远,两个性格差异颇大的人怎会如知己故交一般,甚至在梦中便一见如故?细细玩味,作者用“老来”二字作出了解答。年轻时的辛弃疾,胸怀壮志,策马疆场,奋勇杀敌,如此斗志昂扬的他不会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相识;唯有年老时的他,在受到排斥与打压、遭遇被罢官的不幸后,才会与脱离世事、隐居田园的陶渊明相识。

“梦中一见参差是”此句足见词人对陶渊明诚挚的心意。到老时与陶渊明梦中相见、相识,却“参差是”,只因词人并未见过陶渊明本人,只能猜个大概。而之所以只在梦中相见,是因为作者在这里不仅要表达他与陶渊明处于不同的时代,唯有在梦中方能相见的无奈,而且也表达出他与陶渊明的情谊之深,正如杜甫曾在《梦李白》中写道:“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觉来幽恨”四个字,简洁直白地概括作者此时的心情,“停觞不御,欲歌还止”,因为心中沉重的愤恨和痛苦,他无法举杯言欢,对酒当歌。“白发西风,折腰五斗,不应堪此”,作者通过这简短的十二个字来坚决告诫自己:要保持气节,即使身处西风萧瑟,自己这个白发老翁也不能为了五斗米而屈尊弯腰。

下阕头两句开始即对陶渊明进行称赞和颂扬。“懔然生气”一句,暗用《世说新语·品藻》“廉颇、蔺相如虽千载上死人,懔懔恒如有生气”来表达对陶渊明的赞赏。接下来“古今长在,高山流水”,词人借用俞伯牙和钟子期高山流水的典故,表明自己与陶渊明是跨越时间界限的千古知音。既是知音,反观开头对陶渊明的称赞,便不难得知词人也是在表明自己有高尚的气节和崇高的精神。

“富贵他年,直饶未免,也应无味”引用东晋谢安的故事。《世说新语·排调篇》中记载,谢安在东山当布衣时,兄弟中有富贵之人,刘夫人带着戏弄之意对谢安说:“大丈夫难道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谢乃回答“但恐不免耳”。词末“甚东山,?三旬也出自《世说新语·排调篇》,书中记载:“谢公在东山,朝命屡降而不动。

后出为桓宣武司马,将发新亭,朝士咸出瞻送。高灵时为中丞,亦往相祖。先时多少饮酒,因倚如醉,戏日:‘卿屡违朝旨,高卧东山,诸人每相与言: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今亦苍生将如卿何?’谢笑而不答。”可见,无论是陶渊明还是谢安,归隐田园、富贵显达,似乎都没有何意义了。

辛弃疾曾经踌躇满志,立志报国,如今却写下如此消极无奈的话话,不难看出现实给了他太多的打击。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也只能寄情于词,谱写一曲悲壮之歌。

本词没有表达豪放慷慨的感情,而是以一种无谓、闲淡的情绪来表达感情。联系到当时作者所处的环境,不难体会出词中所蕴涵的悲愤与激越,以及所赋予人的极大感染力。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