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词_柳絮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词-柳絮的古诗

taobao1.png

词-柳絮的古诗第1篇: 《南柯子·空挂纤纤缕》(曹雪芹

空挂纤纤缕,徒垂络络丝。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
落去君休惜,飞来我自知。莺愁蝶倦晚芳时,纵是明春再见隔年期!

【翻译或鉴赏】
这是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七十厕为书中人物贾深春和贾宝玉拟写的小调。据书中故事交代,众人起社,拟“柳絮”为题,限调炷香填词。香燃尽时。探春只写出《南柯子》的上半阕。而宝玉则一句也没写出。及至看了探春的上半阕。宝玉反倒动了兴,乃提笔续写了下半阌。

春词的上半阒借景写人,感伤悲悒。雪芹抓住柳絮别枝无可羁绊的特点,力图表现一种无力主宰命运的凄然情调,使之与探春终于远嫁不归的悲怆结局相合。柳条飘拂,如缕如丝,但却全然无用,不可能绾系住离枝而去的飞絮,故而探春悲叹其“空挂”、“徒垂”。<红楼梦)第七十回至八十回即着重写贾府的衰败之兆。作为女中强手,探春精明强干,在凤姐生病期间,她正与李纨共理家政,对贾府即将外露的败落景象焉能全无预感?词中流露出的无可奈何情绪,不妨看作是对这个贵族世家目薄西山、气息奄奄局面的悲切哀惋。而探春日后与骨肉分离,出海远嫁,则犹如离枝的柳絮,只能听凭命运把自己带向东西南北、天涯海角。可以说这半阕词已足以概括探春的一生,正因为如此,所以她只写了半首便再也无话可说了。

那么,探春的这半阕词又为何会引起宝玉的强烈共鸣,惹他动兴提笔续写了下半阕呢?如果联系宝玉的生活来看,当是他由探春的词联想到了林妹妹的身世。黛玉自幼丧母,远离故乡,父亲死后,长期寄寓贾府,与探春词所写的柳絮命运何其相似!“落去君休惜”一句自是针对上阕的哀切痛惜之情而言,而“飞来我自知”一句便颇含深意了。“我自知”等于说“人奠知”,这分明是知心人的语气。宝、黛二人情投意合,心心相印。早已萌生了深深的爱情。宝玉以词写情,自然兴不可遏。他曲折地表达了对黛玉的~片痴情,哪怕到“莺愁蝶倦晚芳时”,也就是“红颜老死”之日,也切盼着“明春再见”,即来世相会。当然,我们必须看到,雪芹代宝玉拟词也许暗含着预示宝、黛爱情悲剧结局的寓意,不然,今春未过,为什么早已想到“明春再见”;今生未了,为什么相约来世?

雪芹代拟的这首词尽管透露出宿命论的悲观色彩,但又十分注意切合人物的生活经历和感情变化,而且融情人景,以景写情,因而也表现出极强的艺术魅力。(于盛庭)

taobao1.png

词-柳絮的古诗第2篇: 《蝶恋花·柳絮年年三月暮》(周济

柳絮年年三月暮,断送莺花,十里湖边路。万转千回无落处,随侬只恁低低去。
满眼颓垣欹病树,纵有余英,不值风姨炉。烟里黄沙遮不住,河流日夜东南注。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首词意象凄凉,蓄蕴悲惋,喟叹逝者如斯,感伤时运无奈。就思想意义来说,格调一般,但其表现手法,却不乏令人称道之处。

上片以“柳絮”起调,便使词趣带上了几许忧伤,因为杨柳飞絮之时,春已阑珊,而柳絮又从来是忧伤的载体。故尔一见“柳絮”,便意味着春光将逝,便自然生悲生愁。而“年年三月暮”更使“柳絮”带来的忧伤增添了许多。“断送莺花,十里湖边路”,则使忧伤形象化、具体化。“莺花”代指春天的美景。

“十里湖边”路上的美景由于柳絮飘飞而绿肥红瘦,美景不复在眼里,其怅恨之情溢于词表,妥帖而形象。但说柳絮“无落处”却分明有悖于事实。众所周知,柳絮落地为土,遇雨为泥。苏东坡还相信“杨花(即柳絮) 落水为浮萍”(见《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原注)之说。怎么会“无落处”呢?词人不顾事实,硬是说柳絮“无落处”,分明是寄托自己飘蓬无定的悲惋的。既然柳絮“无落处”,它又能飘到那里去呢? “随侬只恁低低去。”随着我只这么低低地飘去了。这一笔使柳絮不仅不能直上青云,而且也不能再“万转千回”,只能是“低低去”了。是柳絮恋人,还是人恋柳絮?这倒无须穷究,但这意象中所融进的衰颓和沉落却是不难体味的。古诗百科:www.skyjiao.com/shici/

过片“满眼颓垣欹病树”,词脉直跌而下。诸君看到的是伤病的柳树倚着残破坍塌的墙。这画面不仅令人悲酸,简直更令人痛苦。再加上“满眼”,便一丝丝生趣都不见了。三月过后是这般惨象么?这是象征什么? 还是寄托什么? 暂立此存照,下文将谈到这个问题。“纵有余英,不直封姨妒。”是说即便枝头上还残留着剩余的花朵,也敌不住风神因嫉妒而吹得它们离开枝头漫天飞舞。“封姨”又作封夷,亦称封家姨,十八姨,封家十八姨,古代神话传说中的风神,见唐代鬼谷子《博异志·崔玄微》。歇拍处又出现两个意象:“烟里黄沙遮不住”、“河流日夜东南注”。前者紧承“封姨”而来,是“妒”的具体内容,极富肃杀意味;后者遥扣“年年三月”,可见逝者如斯的喟叹。

全词意象凄婉,而旨趣模糊,读后使人觉得气淤胸塞,但究竟缘何而情,实在难以明言直述。造成这种后果的原因是周济“出入说”的词学理论。他在《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中曾详言“寄托”的出入有无,用谭献的话来概括周济的观点倒要简便得多:“以有寄托入,以无寄托出”(《复堂日记》)。以此观之,这首《蝶恋花》以“柳絮年年”起笔,以“河流日夜”作结,其中的时间难再的感伤十分的显豁。但从空间来说,“柳絮”、“莺花”、“颓垣”、“病树”、“余英”、“封姨”、“烟里黄沙”等,均似有所指,却又令人三思而难得其解。若联系周济《宋四家词笺序》说的“宣和 (1119 ~1125) 之时泰穷将否,危机已动,外荣而内瘁。鸣其盛者,虽极铺张粉饰,而幽忧之思潜动于不自知”一番话,其《蝶恋花》词,似不无射时之意。(王成纲)

taobao1.png
共2篇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