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词_元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词-元代的古诗

taobao1.png

词-元代的古诗第1篇: 《祝英台近·和云西老人秋怀韵》(邵亨贞

暮天云,深夜雨。幽兴到何许。风拍疏帘,灯影逗窗户。自从暝宿河桥,露听江笛,久不记、旧游湘楚。

正无绪。可柰满目清商,萧萧五陵树。斜掩屏山,肠断庾郎赋。几回思绕苹花,梦寻兰棹,怕惊起、故溪鸥鹭。

【翻译或鉴赏】
【赏析】

从词题知,此乃和云西老人之作。云西老人名曹知白,华亭人,字又元,别号云西,以善画山水著名。

此词也抒写秋怀。上片写秋夜景色的凄清t云海沉沉,夜雨声声,诗人深宵难寐,辗转反侧中哪还有幽兴絷心?“普天云舛中的一个“普"字写出了阴云漫空的情状”“深夜雨”中的一个“深”字点出诗人深夜无眠,卧听雨声的孤寂心绪,  “幽兴到何许劳中“何许带二字作“何处砑解,意味着往日的幽兴已随着时间的流驶和境遇的变迁而一去不返。“风拍疏帘,灯影逗窗户一二句意象特别鲜明,使人如身临其境,我们仿佛听到了秋风拍着门帘的声响,看见了摇摇的灯光在窗纸上映出的影子闪烁不定地晃动,诗人在秋风秋雨的深夜独对孤灯的凄凉情境历历在目。“自从暝宿河桥打以下数旬系追叙之笔,诗人从秋风秋雨的描述中宕开一笔,写自从夜宿子这河桥畔以来,经常于风寒露冷的瞑色之中谛听江上传来的哀惋的笛音,而今又聆听这深宵的秋风秋雨声,更觉凄楚难耐,昔日旧游湘楚的豪情雅兴早已成为无可追踪的梦影,“久不记"二句与前文“幽兴到何许"是一个巧妙的照应,都为反衬今宵心境落寞之笔。

下片进一步描写树间传来的秋声。秋风秋雨已使诗人感到寂寞无绪,殊不知又传来树间的秋声。“清商静乃秋声的代称,潘岳《悼亡》诗中云I“清商应秋至”。“萧萧五陵树"更加重了这“树间秋声矽的悲凉。五陵乃白杨遍布的墓地,秋风摇着白杨的飒飒之声尤使人感到凄楚悱恻。“斜掩屏山"二句,诗人以庾信自况。“屏山”指屏风,温庭筠《菩萨蛮》词有“枕上屏山掩"之旬。诗人想以屏风掩住秋声,而秋声仍不停地传到耳中,他不禁联想起以《哀江南赋》和《愁赋》而名重一时的庾信,自己庶几是他的知音。最后四句写诗人的矛盾心情,想在梦中重温春的倩影,但又怕勾起那些令人不堪回首的记忆。“思绕苹花”二句是从叶梦得贺新郎》词“谁采苹花寄取,但怅望兰舟容与”的词句翻出。“苹花"、“兰棹”、以欧鹭”都是比较朦胧的象征,“苹花"岂不象征青春的美的记忆?。兰棹打暗喻以美的感情对美的记忆进行追寻,而“故溪鸥鹭”竞可以认作是对往事的感伤,诗人既想重温旧梦而又怕引起那轻轻一撕就会流血的伤痛。 (张厚余)

taobao1.png

词-元代的古诗第2篇: 《兰陵王·岁晚忆王彦强作(暮天碧)》(邵亨贞

暮天碧。长是登临望极。松江上、云冷雁稀,立尽斜阳耿相忆。凭阑起叹息。人隔吴王故国。年华晚,烟水正深,难折梅花寄寒驿。

东风旧游历。记草暗书帘,苔满吟屐。无情征旆催离席。嗟月堕寒影,夜移清漏,依稀曾向梦里识。恍疑见颜色。空惜。

鬓毛白。恨莫趁金鞍,犹误尘迹。何时弭棹苏台侧。共漉酒纱帽,放歌瑶瑟。春来双燕,定到否,旧巷陌。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首词是长调。分上中下三阕。凡三阕的词,前两阕意多相近,换意多在下阕。此词为怀念故人之作。上阕写诗人在天寒岁晚之际对友人的殷切思念,中闵承上追忆往日游历的情景。下阕转写自家的老境蹉跎,期盼能有重晤之日。全词钩锁精密,曲折相关,可感情抒发极有层次,颇见经营的匠心。

开首二句便开门见山地写出对友人殷切的思念。这里“长”、“极”二字很值得注意,诗人长时间地登临远望,极目暮天正表现了翘盼心切与友情的深挚。“江上、云冷雁稀,立尽斜阳耿相忆”三旬写出了“登临望极”的情境和环境氛围,  “云冷雁稀”不仅点明岁暮的自然特征,而且暗写出音书的难来难寄,因为雁阵在古代诗人的笔下一向是传书递信的使者,  “雁稀”正表明音信难凭,失却了构通心声的媒介。“立尽斜阳,,与“暮天碧”互为照应,诗人在斜阳影里凝望碧天,直至暮云吞尽了夕阳,晚色笼罩了四野,仍迟迟不归。心中的惆怅与纷扰可以想见。“凭拦起叹息”一语也体现了语言结构上的绵密,  “凭栏”紧扣“登临”,点出登临远望的去处乃在高楼危阁之上’“叹息”二字又引出下文的吟唱,正是因为人隔遥远又年华老大,又临适岁暮(“年华晚”三字语义双关),而且“烟水正深”,无以为渡,因而引起诗人的长叹。“难折梅花寄寒驿”也是令诗人长叹的原由。此处出典于盛宏之《荆州记》:  “陆凯范晔相善,自江南寄梅花一枝诣长安与晔,赠诗曰:  ‘折梅逢驿使,寄与陇西人,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而今诗人连梅花都难以为寄,其叹惋之情比陆凯之于范哗更甚。

自“东风旧游历”以下,为追忆当年与友人过从的情景。恩人不见丽忆昔,更显出思念之深:那时正是春天,他们在一起读书,青青芳草给书房的帘栊投来一片郁郁的暗影I他们在一起散步吟诗。长满青苔的甬路上留下双双屐痕。离别分袂之际,无情的“征旆”(旅人车辆上所插的旗帜)催散了他们饯别的筵席,那时月影西堕,仿佛正落入寒塘,更漏声声,夜色悄悄地迎来了黎明,这一切如今都化成了梦影,只要一闭眼,我恍惚还能看见你当时苍白凄怆的面色……诗人筛选出记忆中几个典型的意象,把当年与友人亲密相处的情景写得多么真切感人,而笔力又如此洗练、传神,真可谓妙笔生花,才情横溢。

自“空惜”以下诗意出现了转折。“空惜”二字就是一个极好的转折词,它既紧扣上文——叹惋往昔年华和美好岁月的失落,又引出下面一番感情的荡激t而今两鬓已落满星霜,悔恨当年未乘着金鞍过一番“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生活,使自己在红尘俗世的路上也来留下几个可以追忆的痕迹。“何时弭棹"以下是又一个“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遗”的转折。何时我们再一起回到“吴王故国”的姑苏城,那时我们将用纱帽滤酒(指丢弃官位,开怀畅饮),伴瑶瑟放歌。结句写得优美而含蓄。诗人把自己和友人比作双燕,待秋去春来,他们将重归故里,旧地重游,重温旧梦。“定到否’’似疑问句实为肯定语,确切而又适当地表现了诗人希望成为现实而迄今尚未成为现实的希望。 (张厚余)

taobao1.png

词-元代的古诗第3篇: 《小重山·端午(碧艾香蒲处处忙)》(舒頔

碧艾香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细缠五色臂丝长。空惆怅,谁复吊沅湘。往事莫论量。千年忠义气,日星光。离骚读罢总堪伤。无人解,树转午阴凉。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到处采撷艾蒿、蒲草繁忙,谁家的青年男女,准备过端午节?五色丝带缠绕着手臂唱歌跳舞。我内心惆怅,还有谁在端午节追悼屈原

过去的事不要评论衡量,屈原忠义气节,可与日月相比。读完了《离骚》总能感到悲伤。没有人理解我的心情,只有在树荫底下乘凉。

【注释】

⑴小重山:词牌名。又名“小重山令”。《金奁集》入“双调”。唐人例用以写“宫怨”,故其调悲。五十八字,前后片各四平韵。

⑵端午:农历五月初五,又称端阳节、午日节等,中国传统的民间节日。亦以纪念相传于是自沉汨罗江的古代爱国诗人屈原,有裹粽子及赛龙舟等风俗。

⑶碧艾:绿色的艾草。香蒲(pú):多年生草本植物。俗称蒲草。生长在水边或池沼内。叶狭长,夏季开花,雌雄花穗紧密排列在同一穗轴上,形如蜡烛,有绒毛,可做枕头心;叶片可编织席子、蒲包、扇子。花粉称蒲黄,用为止血药。旧时端午节有在门口挂菖蒲、艾叶、蒿草、白芷等植物的习俗。明陈汝元《金莲记·就逮》:“角黍包金,香蒲切玉,是处龙舟飞竞。”

⑷端阳:端阳节,端午节的别称。明冯应京《月令广义·岁令一·礼节》:“五月初一至初五日名女儿节,初三日扇市,初五日端阳节,十三日龙节。”

⑸五色臂丝:荆楚风俗,端午节以红、黄、蓝、白、黑五彩丝系臂,相传这五彩丝线代表着东、西、南、北、中五方神力,可以抵御邪祟灾瘟,人们称之为“长命线”。一说这五彩象征着五色龙,可以降服鬼怪。

⑹惆怅:因失意或失望而伤感、懊恼。《楚辞·九辩》:“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惆怅兮,而私自怜。”

⑺吊:凭吊,悼念。沅(yuán)湘:二水名,沅水和湘水的并称。沅水发源于贵州,湘水发源于广西,都经过湖南省注入洞庭湖。战国楚诗人屈原遭放逐后,曾长期流浪沅湘间。湘水支流中有汨罗江,为屈原自沉之处。《楚辞·离骚》:“济沅湘以南征兮,就重华而陈词。”这里指代屈原。

⑻往事:过去的事情。《荀子·成相》:“观往事,以自戒,治乱是非亦可识。”此指屈原投江自尽之事。论量(liáng):评论,计较。唐吴兢贞观政要·论任贤》:“至于论量人物,直道而言。”

⑼千年:极言时间久远。晋陶渊明《挽歌诗》:“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忠义:忠贞义烈。《后汉书·桓典传》:“ 献帝即位,三公奏典前与何进 谋诛阉官,功虽不遂,忠义炳著。”此指屈原的忠贞义气。

⑽日星光:屈原《九章·涉江》:“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同光。”这句是说屈原的忠义气节永不泯灭,就像太阳和星星的光辉一样。

⑾离骚:指屈原的长篇政治抒情诗《离骚》。此诗抒发了不与邪恶势力同流合污的斗争精神和至死不渝的爱国热情。

⑿解:懂得,明白。无人解:此句写出作者感叹不被世俗所理解的心情。

⒀午阴:中午的阴凉处。常指树荫下。宋苏舜钦《寄题赵叔平嘉树亭》诗:“午阴闲淡茶烟外,晓韵萧疏睡雨中。”

【阅读答案】

1.从全词看,“空惆怅”和“无人解”分别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

(1)空惆怅:慨叹世人忙于节日的喜庆,而不理解或淡忘了端午节厚重的历史内涵;表达对爱国诗人屈原的怀念之情。无人解:抒发了作者不为世俗理解的孤寂落寞情怀,也表达了对屈原忠义气节的崇敬。

2.这首词最突出的表现手法是什么?请分别结合上阕和下阕作简要分析。

(2)手法:对比。简析:上阕中众人的繁忙喜庆和作者的独自惆怅形成对比;下阕中世俗对屈原的不理解和作者读《离骚》的深切感伤形成对比。(答“反衬”,且简析合理也可)

taobao1.png

词-元代的古诗第4篇: 《踏莎行·雪中看梅花》(王旭

两种风流,一家制作。雪花全似梅花萼。细看不是雪无香,天风吹得香零落。
虽是一般,惟高一着。雪花不似梅花薄。梅花散彩向空山,雪花随意穿帘幕。

【翻译或鉴赏】
①风流——风度、标格。②一家制作——意指雪和梅都是大自然的产物。③萼——花萼。这里指的是花瓣(因押韵关系用“萼”字)。④细看不是雪无香——仔细一看,不是雪花,因为雪花没有香气。⑤着(zhāo)——等次。⑥散彩——放射出光彩。⑦帘——窗帷。最后两句说:梅花开在空山,放射出光辉异形,雪花却在人家帘幕下低飞。
taobao1.png

词-元代的古诗第5篇: 《浣溪沙·山滴岚光水拍堤》(姜彧

山滴岚光水拍堤,草香沙暖净无泥。只疑误入武林溪。
两岸桃花烘日出,四围高柳到天垂。一尊心事百年期。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有人说,“山滴岚光水拍堤”中的“滴”字用得别出心裁,请加以简要赏析。(4分)

(1)“滴”字将山上云朵那鲜润洁净且不断飘浮的质感和动感极为形象地呈现了出来,(2分)不仅准确地写出了自然物象的特性,更表现出了作者欣喜、畅快的心境。(2分)

(2)结合最后一句“一尊心事百年期”简要分析:本词抒发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4分)

(2)“心事”,就是词人现在身在官场尚无法实现的归隐田园、寄身山林的心愿;(1分)“百年期”即终生的期待,词人要把眼前这绝佳的山水,作为自己人生的归宿。(1分)抒发了作者想摆脱俗世的喧嚣,早日寄身山林的思想感情。(2分)

【注释】

①1281年(元至元十八年)三月,姜彧作为河东山西提刑按察使,借视察水利的机会拜谒了晋祠,曾作《浣溪沙》二首,此为第二首。

②武林,即今杭州,杭州山水佳称天下。

taobao1.png

词-元代的古诗第6篇: 《蝶恋花·帘底青灯帘外雨》(刘敏中)

帘底青灯帘外雨。酒醒更阑,寂寞情何许?肠断南园回首处,月明花影闲朱户。

听彻楼头三叠鼓。题遍云笺,总是伤心句。咫尺巫山无路去,浪凭青鸟丁宁语。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首与表兄聚而又别的哀情深切之作。词人另有一首《南乡子》,曾叙其聚别原委日:“鹏举兄致仕,寓家江。今年秋,独舟至历下(今山东济南市南),顾予绣江野亭(刘敏中在家乡的别墅)。忆兄往年由南中(云南贵州一带)赴调北上,过绣江,宿娜山,予会焉。时有诗云:‘南北分飞十五年,归来相见各华颠(指白头)。只应又作明朝别,酒醉更阑不肯眠。’诘旦(次日晨),兄别去,距今又二十寒暑,悲喜恍惚,乃情何如?”

词题“又次前韵”者,表兄离去后有词相赠,词人已有“次韵答魏鹏举”一首;今意兴未尽,故又以原调原韵作词再答。此外,词人还有《渔家傲·饯表兄魏鹏举归华亭寓居》相赠,与上举《南乡子》,计已四首。可见这次与表兄之聚别,在词人心中激起的感慨有多深长!

此年大抵正当武宗至大年间(1308—1311),刘敏中已六十六七,或许还在山东宣慰使任上。表兄千里来访之日,正逢秋雨绵绵。阔别二十年后的意外相聚,令词人感到连这秋雨似也分外有情,故曾满心喜悦地吟成了“五日祥风十H雨,国泰年丰,天也应相许”之句(《蝶恋花·次韵答魏鹏举》)。但当表兄又匆匆离去,纵然有“柳丝千百丈”,也“缠联”不住他回归东吴的“万里船”时(《南乡子》),词人又不免老泪纵横了。此词起调“帘底青灯帘外雨,酒醒更阑,寂寞情何许”,恰正强烈地渲染出了词人心头所经历的情感变化:表兄去了,就是这窗帘外的秋雨,也不再殷切含情!在别后醉饮的深夜醒来,只剩下孤清的词人,独对黯淡的灯影,本已寂寞伤情,又何堪再听这茫茫一片的幽切雨声?所谓“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王国维《人间词话》),此刻的烛灯和夜雨,恍惚间不都在为表兄的离去而呜咽堕泪?至于表兄,想必也在天涯相隔的松江牵怀着我罢,当此更深夜阑之际,或许也正独伫于寓居的“南园”,回首凝望着北天而潸然泪下?“肠断南园回首处,月明花影闲朱户”二句,忽然转换时空,展现表兄在天涯回首中的断肠景象,正是对诗家“悬拟”手法的妙用。由于空间的遥远相隔,两地之晴阴亦自不同:一边是风窗雨帘,一边则是“月明花影”。以明丽衬哀凉,愈觉两位雪发霜鬓的老人,在更深夜阑中的千里相忆欷歃可叹!

上片歇拍所化生的虚境,就这样伴着词人,沉入雨声淅沥的不尽牵思之中。但过片处陡然敲响的三更鼓声,又将词人从如梦如幻的静寂中惊回。当表兄到来之日,词人聆听着“城市箫笙村社鼓”的一派喜乐,曾那样忘形地高吟“何碍狂夫,醉里闲诗句”。但是现在,当他再次沾墨挥毫之时,却“题遍云笺,总是伤心句”了。这二句纯为情语,但联系上片的青灯帘雨和惊破讨片的楼鼓三番,便慌得议二句,实表现着殊为凄切的“情中景”:那是怎样一位寂寞伤情的老人,在幽清的灯下含泪挥毫;那是怎样一种暮年悲怀,正与鼓声雨影一起,向沉沉夜天弥漫!此刻,他是否又记起了与表兄聚会时的相约之语?当时,词人的心境是舒畅的,所以对离别后的展望也旷达而自信:“明日南山携酒去,共君一笑云间(指表兄所居松江华亭)语。”而今表兄早已远居松江,自己呢,却还依旧滞留在仕宦途中,又能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实践这“南山携酒”之约?想到这践约之难于实现,词人不禁悲从中来,终于在结拍处,化作了“咫尺巫山无路去,浪凭青鸟丁宁语”的悲怆叹息。“巫山”原指神仙居处之境,此处则用来比拟词人所深心向往的归隐之所。所谓“神欲逍遥心欲散。咫尺幽栖,回首云霄远” (《蝶恋花·寄文卿良友》),表兄那样的“巫山”幽栖之境就是近在“咫尺”,牵羁于仕途的词人,也找不到一条可去之路,徒然凭借偶来的信使(青鸟,神话传说中西王母的信使),捎带去几句叮咛之语。这实在是人生中的莫大悲哀呵!

史载刘敏中此后又“召为翰林学士承旨”,不久“以疾还乡里”,于1318辞世。那么,这位垂暮老人,在此后的岁月中,终于未能“携酒”南山,以实现与表兄的“一笑”之约。人生中弥足珍惜的亲情,就这样生生隔断于天涯牵思之中!这种许多世代人们曾经体验过的哀伤,在这首答赠之作中,正被词人所创造的雨窗衔悲、月明断肠的凄惋词境“触着”了。它之能够激起类似处境中读者的强烈共鸣,也就毫不奇怪了。

taobao1.png

词-元代的古诗第7篇: 《点绛唇·短梦惊回》(刘敏中)

短梦惊回,北窗一阵芭蕉雨。雨声还住。斜日鸣高树。

起望行云,送雨前山去。山如雾。断虹犹怒。直入山深处。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首小词见于《程雪楼文集》,唐圭璋先生据以收入《全金元词》。朱彝尊《词综》录入此首,题为“寄程雪楼”,而无小序。结合这两个版本来考察,可知词是为酬赠程雪楼所作。程雪楼即程钜夫,其为人忠亮鲠直,乃为有元一代名臣。刘敏中亦以清廉正直著称,平生“身不怀币,口不论钱;义不苟进,进必有所匡救……每以时事为忧,或郁而弗申,则戚形于色,中夜叹息,至泪湿枕席”(《元史·刘敏中传》)。至元年间,权臣桑哥秉政,法令苛急,身为监察御史的刘敏中劾其奸邪,因不报而愤然辞职还乡;程钜夫时以侍御史行御史台事,亦入朝上疏请罢“言利之官”,险遭杀戮。刘敏中与程钜夫显然是同道,故而二人有诗词唱和。小序记叙了写作此词的本事:程雪楼派人送两首绝句与刘敏中,刘读罢感慨系之,遂有此词以“寄企响之意”,即表达对程雪楼的仰慕向往之情。

这首小词寓情于景,纯用景语以表现思友怀人的情思。通篇写景,而又处处关情,自然凑泊,情韵悠然,鲜明地体现出刘敏中诗词“不藻绩而华,不雕琢而工”的艺术特色。

词人以清简之笔,从时间的流逝、空间的转换、天气的变化来展现夏日黄昏时刻的特有景色,极尽大自然阴晴雨晦的变化之美。首二句“短梦惊回,北窗一阵芭蕉雨”,用倒笔写惊梦之原因,笔势突兀。“短梦惊回”寥寥四字惟妙惟肖地刻画出主人公好梦被惊的惋惜神情。本词没有正面描绘梦境,但从“承以二绝句见贶,清简幽深,情意都尽,披阅讽咏,如接芝宇”的小序中,可知梦境大约与友人相关。“芝宇”用唐人故实,元德秀字紫芝,房瑁见之叹息日:“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古人书信因以“芝宇”为颂友的敬辞。刘敏中巧妙地借用此典故,表达了对程雪楼的赞美之情,也许在梦中,词人正与朋友“把酒话桑麻”(孟浩然过故人庄》)呢!将词人从“短梦惊回”的是“北窗一阵芭蕉雨”。一阵急雨,敲打芭蕉,既写出夏日之雨骤来骤至的特点,也写出词人因梦被惊回的懊恼。由此,词人就自然地转入景物的描写。“雨声还住,斜日明高树”,两句点明时间是黄昏,同时也写出了雨后复斜陌的天气变化,“斜日明高树”,着一“明”字,使整个画面变得明朗而清新。

下片主要写骤雨乍晴后的光景。“起望行云,送雨前山去”,写夏日行云送雨的特殊景象。“起望”二字,连写两个动作,景中有人。“行云”“送雨前山去”,是远望之景。在作者的笔下,“行云”已变为有情之物,一“送”字,饶有情致,它承上片“雨声还住”意脉,把夏日黄昏阵雨后的景象写得自然妩媚,真切动人。结拍“山如雾,断虹犹怒,直人山深处”,以浓笔重彩创造了情景相融的境界。“山如雾”,化实为虚,渲染出迷蒙的背景。在这迷蒙的背景上诗人大笔勾勒出“犹怒”的“断虹”,仍然是用拟人笔法,天边彩虹飞腾,绚丽夺目,词人对朋友的“企响之意”随着这美丽的彩虹,“直入山深处”,送到朋友的心田。即景即情,与小序相互照应,词情摇曳,可谓善写景者。

taobao1.png

词-元代的古诗第8篇: 《木兰花慢·西湖送春(问花花不语)》(梁曾)

问花花不语,为谁落,为谁开。算春色三分,半随流水,半入尘埃。人生能几欢笑,但相逢、尊酒莫相催。千古幕天席地,一春翠绕珠围。
 
彩云回首暗高台。烟树渺吟怀。拚一醉留春,留春不住,醉里春归。西楼半帘斜日,怪衔春、燕子却飞来。一枕青楼好梦,又教风雨惊回。

【翻译或鉴赏】
【译文】

问花花不说话/为谁零落为谁而开/就算有三分春色/一半已随水流去/一半化为尘埃/人生能有多少欢笑/故友相逢举杯畅饮却莫辞推/整个春天翠围绿绕/繁花似锦把天地遮盖。

回首高台烟树隔断昏暗一片/不见美人踪影令人更伤情怀/拚命畅饮挽留春光却挽留不住/乘着酒醉春天又偷偷离开/西楼斜帘半卷夕阳映照/奇怪的是燕子衔着花片仿佛把春带来/刚刚在枕上做着欢乐的美梦/却又让无情的风雨声破坏。

【注释】

1、“问花”三句:唐·温庭筠《惜春词》:“百舌问花花不语,低回似恨横塘雨。”又,唐·严恽《落花》诗:“尽日问花花不语,为谁零落为谁开。”

2、“算春色”三句:化用苏轼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3、幕天席地:以天地为幕席,比喻高旷的意思。语出晋·刘伶《酒德颂》:“幕天席地,纵意所如。”

4、翠绕珠围:形容豪华,又称珠围翠绕。马致远《一枝花·惜春曲》:“齐臻臻珠围翠绕,冷清清绿暗红疏。”

5、“彩云”句:暗用宋玉高唐赋》所叙巫山高阳台云雨事。高台,即高阳台。

6、青楼好梦:庾肩吾《春日观早朝》:“绣衣年少朝欲归,美人犹在青楼梦。”青楼,指妓女所居之处。

taobao1.png

词-元代的古诗第9篇: 《水调歌头·买田天生门外(买地近隍壑)》(姚燧

买地近隍壑,十顷展平澜。相如漫说云梦,八九可胸蟠。已具扁舟放鹤,又且观鱼知乐,何忍利投竿。却恐避地下,鸥鹭怨盟寒。

屋茨茅,蹊种竹,畹滋兰。天生此所宜著,素发飒垂冠。手苦弯弓难合,惟有招麾毛颖,筋力尚桓桓。携我二三子,日往将诗坛。

【翻译或鉴赏】
  【赏析】

姚燧是有元一代的文章宗匠,其文“闳肆该恰,豪而不宕,刚而不厉,舂容盛大,有西汉风”(《元诗选》)。作词为其余事,雅善写景抒怀。今人夏承焘谓其“以文章雄于一代,作为小词亦姿态横逸”(《金元明清词选》),其实其长调亦有可观,这首作于晚年致仕后的《水调歌头》就可以作为代表。

词首二句写词人在天生门(所在不详)外新买了一块栖居之地,靠近城外护城壕边(“隍”,没有水的护城壕;“壑”,深沟),那儿有十顷碧波,波平如镜。接下去二句用汉司马相如《子虚赋》之典。《子虚赋》虚构楚国使者子虚出使齐国,向齐王夸耀楚国七泽中“特其小小者”的云梦泽即已“方九百里”,娱游射猎,其乐无穷;齐国的乌有先生闻之,深不直其言,乃称齐王出行,“榜徨乎海外,吞若云梦者八九于其胸中,曾不蒂芥”。

“漫说”,休说。词人之意,谓此处虽仅“十顷平澜”,然寄心于此,襟抱开朗,“胸蟠”“方九百里”的云梦泽八个九个也不在话下。看来,这里正是词人理想中的泛舟归隐之地,这里有“放鹤”、“观鱼”之趣,可得养生之道,即使是贪鄙之人在此也不忍为了一点蝇头微利而挥竿垂钓。“扁舟放鹤”,用宋林逋事。沈括梦溪笔谈》云:“林逋隐居孤山,常畜两鹤,纵之则飞入云霄,盘旋久之,复人笼内。逋常泛小艇,游西湖诸寺。有客至,则一童子出应门,延客坐,为开笼放鹤,良久,逋必棹小舟返。盖常以鹤飞为验也。”

“观鱼知乐”,用《庄子》典。《庄子·秋水》云:“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日:‘僚鱼出游从容,是鱼乐也。’惠子日:‘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日:‘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然此地虽佳,宅心仁厚的词人欣喜之余,却又不免生出些许遗憾。因为他原来的居处尽管佳胜不如现今置买的田地,但也有鸥鸟忘机相伴,若一朝弃之而去,心中亦有未安。只是他移居之地在“十顷展平澜”的湖畔,自不乏鸥鸟与之共处,那么也就不算背却“凡我同盟鸥鹭,今日既盟之后,来往莫相猜”(辛弃疾水调歌头·盟鸥》)的旧盟。上片以此“却恐”二句一顿一折,正为下片跌出新意预留地步。

下片换头三句,或以为取意于辛弃疾《沁园春·带湖新居将成》一词。按辛词云:“东冈更葺茅斋,好都把、轩窗临水开。要小舟行钓,先应种柳,疏篱护竹,莫碍观梅。秋菊堪餐,春兰可佩,留待先生手自栽。”观姚词之“茨茅(用茅草盖屋)”、“种竹”、“滋兰(培植兰草)”,全在辛词范围之中,可证此论不虚。然而此种手法,亦非稼轩首创。按《楚辞·九歌·湘夫人》云:“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荪壁兮紫坛,困(播)芳椒兮成堂。桂栋兮兰撩,辛夷楣兮药房。罔(网)薜荔兮为帷,擗蕙榜兮既张。”辛词、姚词之法,实皆滥觞于此。“畹滋兰”更是径用《楚辞·离骚》“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一沿以香草美人喻君子贤人之旧轨。“屋茨茅”则取“不慕荣宦,身安茅茨”(袁宏《后汉纪·桓帝纪下》)之意,有富贵于我如浮云之概。“蹊(蹊径)种竹”又以推尊直节堂堂的翠竹来袒示词人自己“何可一日无此君”(《晋书·王徽之传》)的襟怀。此地既有鱼鹭逍遥之逸趣,又有兰竹高洁之雅韵,自宜托身养老,任他白发满头干枯欲落,帽戴不稳歪斜倒垂,天付云水居,我意总悠然。“飒”,衰落、衰老,用如杜甫《夔府书怀》诗“白首飒凄其”。不过老来体质渐弱,精力不济,要如苏轼《江城子》词所说的那样,“老夫聊发少年狂”,“会挽雕弓如满月”,自然会萌生“手苦”“难合”之感。但是,雅尚林下之风的文人即便只有挥挥毛笔的力气,若吐属豪放,当也可称雄健了。带一些志同道合的友人,自任诗坛盟主,天天结社联吟,正见出词人的神旺气足。“招麾”,招之而来,挥之而去,此谓书写得心应手。“毛颖”,毛笔,因韩愈《毛颖传》得名。“桓桓”,雄壮威猛,语出《尚书·牧誓》“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罴”。,“二三子”,语出《论语·八佾》,此暗用江淹《杂体诗》“眷我二三子,辞义丽金鹱”与韩愈《山石》诗“嗟哉吾党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归”句义。“将诗坛”,谓统领诗坛;将,带兵。

词人三岁而孤,年三十八始为秦王府文学,此后官运亨通,七十岁后官至秩从一品的翰林学士承旨。早年的不顺,历仕世祖、成宗、武宗三朝三十余年官场炎凉的体验,使他颇多感慨,其《醉高歌》词曾有“人生幻化如泡影,几个临危自省”之叹。但他一生并没有受到严重的打击,故其《浪淘沙》词又有“桃花初也笑春风,及到披离将谢日,颜色逾红”之语。此阕《水调歌头》以豁达旷放之笔写避世之浊保己之清的情致,正与稼轩词有相通处。

taobao1.png

词-元代的古诗第10篇: 《清平乐·年时寒食》(卢挚

年时寒食。直到清明日。草草杯盘聊自适。不管家徒四壁。今年寒食无家。东风恨满天涯。早是海棠睡去,莫教醉了梨花。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每年从寒食节到清明节/自己总要同家人团聚/尽管是粗茶淡饭心中却十分欣慰/哪管贫困潦倒家徒四壁.今年寒食节我却飘泊离家/无穷的怨恨一直弥漫到远处/海黛花已早早地枯落/再不能等到梨花谢去。

【注释】

寒食——节令名,在冬至后一百零五日,清明前一或二日。

年时——往年。

“草草”二句——谓尽管家贫如洗,过节时也要将就着弄点酒菜,聊以自适。草草,此系简单、胡乱对付之意。

海棠睡去——语出苏轼《海棠》句:“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表达惜春爱花之意。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