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词_清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词-清代的古诗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1篇: 《如梦令·紫黯红愁无绪》(龚自珍

紫黯红愁无绪,日暮春归甚处?春更不回头,撇下一天浓絮。春住!春住!黦了人家庭宇。

【翻译或鉴赏】
①浓絮:指柳絮。②黦(yuè):色败坏。污迹。五代韦庄《应天长》词:“想得此时情切,泪沾红袖黦。”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2篇: 《浪淘沙·写梦(好梦最难留)》(龚自珍

好梦最难留,吹过仙洲。寻思依样到心头。去也无踪寻也惯,一桁红楼。
中有话绸缪,灯火帘钩。是仙是幻是温柔。独自凄凉还自遣,自制离愁。

【翻译或鉴赏】
①依样:照原样。句意即欲重温旧梦。②一桁:一排。桁犹“行”。③绸缪:犹缠绵,形容情深意挚。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3篇: 《减字木兰花·偶检丛纸中》(龚自珍

偶检丛纸中,得花瓣一包,纸背细书辛幼安“更能消几番风雨”一阕,乃是京师悯忠寺海棠花,戊辰暮春所戏为也,泫然得句。

人天无据,被依留得香魂住。如梦如烟,枝上花开又十年!
十年千里,风痕雨点斓斑里。莫怪怜他,身世依然是落花。

【翻译或鉴赏】
香魂:指落花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4篇: 《菩萨蛮·催花未歇花奴鼓》(纳兰性德

催花未歇花奴鼓,酒醒已见残红舞。
不忍覆余觞,临风泪数行。
粉香看欲别,空剩当时月。
月也异当时,凄清照鬓丝。

【翻译或鉴赏】
【注释】

花奴:唐玄宗时汝阳王李琏的小字。李琏善羯鼓,玄宗特钟爱之,曾说:  “花奴姿质明莹,肌发光细,非人间人,必神仙谪堕也。”这里是说筵席之上击鼓为乐,以助酒兴。羯鼓,一种乐器,状如漆桶,下承以牙床,鼓之两头俱击。据说此乐器出自匈奴。

残红舞:花落。

余觞:杯中所剩残酒。

粉香:代指爱妻(或情有所钟之女子)。

【鉴赏】

纳兰这首词因离筵而作,借羯鼓催花之典故,花开即落,暗喻好景不常在。描绘一种盛筵将散,即将离别的情景,流露出内心的伤春伤离别,不免惆怅。下阕承接着上阕之情之景,再加些渲染,进一步刻画今晚自己孤独对月,内心的寂寞凄清。结尾二句画龙点睛,写月下对爱妻的思念和痴睛,由此而来的愁苦忧伤让人无法排解。

羯鼓,是一种乐器,状如漆桶,下承以牙床,鼓之两头俱击。

据说此乐器出自匈奴。唐玄宗也善羯鼓,因此对李琏特别钟爱,曾说:  “花奴姿质明莹,肌发光细,非人间人,必神仙谪堕也。”

唐朝人的纵情随性总是带着一种天亲地近的色彩,有新石器时代对着红日高山丛莽舞蹈的肆意。当时击鼓为乐是达官贵人筵席常有的事,借此助酒兴。后来人少有那种肆意无畏的兴头,而多了那种“不忍覆余觞”的小心翼翼,越是希望好景常在,就越容易多愁善感,加之易触景生情而临风流泪的感伤,更显得萧瑟和黯然了。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5篇: 《菩萨蛮·隔花才歇廉纤雨》(纳兰性德

隔花才歇廉纤雨,一声弹指混无语。梁燕自双归,长条脉脉垂。
小屏山色远,妆薄铅华浅。独自立瑶阶,透寒金缕鞋。

【翻译或鉴赏】

译文波渺渺,柳依依。双蝶绣罗裙的女子,你与幸福,只有一朵花的距离。但是春天却送来绵绵细雨,让你久坐闺中,辜负了美好的芳春。天晴的时候,双燕已归,柳枝低垂。娇嗔如你,一春弹泪话凄凉。寒夜到来,你掩上望归的门。默默地,朱粉不深匀,闲花春。想他的时候,你独自站在瑶阶上。柔肠已寸寸,粉泪已盈盈。

注释廉纤 :1: 细小,细微。多用以形容微雨。 唐 韩愈 《晚雨》诗:“廉纤晚雨不能晴,池岸草间蚯蚓鸣。” 宋 黄庭坚 《次韵赏梅》:“微风拂掠生春丝,小雨廉纤洗暗妆。” 宋 陈师道 《马上口占呈立之》:“廉纤小雨湿黄昏,十里尘泥不受辛。”2: 借指细雨。 宋 叶梦得 《为山亭晚卧》诗:“泉声分寂历,草色借廉纤。” 宋 赵蕃 《衢州城外》诗:“才得新晴半日强,廉纤又复蔽朝光。” 清 陈维崧 《渡江云·欲雪》词:“玉尘休拟廉纤舞,念有人新在京华。弹指:《翻译名义集》:《僧祗》云:(二十瞬为一弹指。)此状寂寥抑郁之态。弹击手指,以表示各种感情。一声句:意谓弹指一算离别日久,竟辜负了美好的春光,遂孤寂无聊,实在无语可述。弹指:指极短暂的时间。小屏山色远:此系描绘眺望之景,谓远山仿佛是小小的屏风。亦可解做小屏风上绘有远山之画图。温庭筠春日》:“屏上吴山远,楼中朔管悲。”妆薄:谓淡妆。瑶阶:本指玉砌的台阶,后为石阶之美称。金缕鞋:绣织有金丝的鞋子。南唐李煜《菩萨蛮》:“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6篇: 《菩萨蛮·春云吹散湘帘雨》(纳兰性德

春云吹散湘帘雨,絮黏蝴蝶飞还住。
人在玉楼中,楼高四面风。
柳烟丝一把,暝色笼鸳瓦。
休近小阑干,夕阳无限山。

【翻译或鉴赏】
①湘帘 : 用湘妃竹编制的帘子。②玉楼 : 指华丽之楼阁。宋辛弃疾苏武慢·雪》 :“ 歌竹传殇 , 探梅得句 , 人在玉楼琼室。 ”③鸳瓦 : 即鸳鸯瓦。唐李商隐《当句有对》 :“ 秦楼鸳瓦汉宫盘。” 指瓦之成双成对者。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7篇: 《虞美人·为梁汾赋(凭君料理花问谚酽)》(纳兰性德

凭君料理花问谚酽,莫负当初我。眼看鸡犬上天梯,黄九自招秦七共泥犁。
瘦狂那似痴肥女.产,判任痴肥笑。笑他多病与长贫,不及诸公衮衮向风尘。

【翻译或鉴赏】
【赏析】

纳兰虽为权臣之子、皇帝近臣,然而却是空有满腹才华,只能担当护卫武夫之职,因此与怀才不遇、仕途蹉跎的顾贞观等人大有同病相怜、惺惺相惜之意。顾贞观更可以说是纳兰性德的第一知己,二人不仅交契笃厚,而且志趣相投,有着相同的词学主张。纳兰性德在《与梁药亭书》中说:  “仆少知操瓤即爱《花间》致语,以其言情人微,且音调铿锵,自然协律。”他与顾贞观诗词唱和颇多,并请他为自己的词作选集付梓,这首词就是二人同怀同道的真实写照。

“凭君料理花间课,莫负当初我”这句话是纳兰在叮嘱好友顾贞观:任凭你辑集我的词作,只要不辜负我的一片真心便可。对于中国古代文人来说,将自己的词作交给他人付梓,无异于是将自己的心血全部托付出去,由此可见顾贞观在纳兰心中的重要地位。在这里,纳兰提到了《花间集》,并非是说自己的词风与《花间集》中的词作相同,而是用其来代指自己的词作。

在“眼看鸡犬上天梯”这句中,纳兰用了“鸡犬升天”这个典故,相传汉代淮南王刘安修炼成仙之后,将余下的药倾洒在院子里,结果鸡和狗吃了之后也都飘然升空,成了神仙,在这里纳兰用“鸡犬上天梯”来比喻那些在仕途上平步青云的小人。  “黄九自招秦七共泥犁”,在这句中,纳兰显然用黄庭坚与秦观来比喻自己和顾贞观,但是,泥犁的意思是地狱,纳兰用到这句中,难道是说要和顾贞观共赴黄泉?

《宋稗类钞》中曾记载:黄庭坚早年喜作艳词,有一位法秀禅师劝他不要再作,并警告道“以笔墨诲淫,当堕泥犁地狱。”知道这个典故后,我们也就很容易理解“黄九”句的意思了,纳兰此时已经不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贵族公子,他明确地向世人宣称:我们这些仕途失意的人只想填好自己的词作,哪怕最后进入地狱,我们也不会后悔。

下片一开篇,纳兰提到南朝沈昭略的典故,据记载,沈昭略为人放浪形骸,喜好饮酒。

有一天喝醉之后,在娄湖苑遇到王约,于是嘲笑道:  “你就是王约?为什么又肥又痴?”王约反唇相讥说:  “你就是沈昭略?为什么又瘦又狂?”沈昭略听后,抚掌大笑说:  “瘦比肥好,狂比痴好。”纳兰在这里反其意而用之.用痴肥来比喻入仕朝堂的小人,用狂瘦来指代自己和顾贞观,表面上是说我们仕途失意之人哪有你们得意之士那么踌躇满志,你们只管嘲笑好了,其实是说:你们这些登上高位的小人也配嘲笑我们?此时的纳兰,既显示出单纯、直率的一面,也显示出狂放、刚强的一面。

尾句“笑他多病与长贫,不及诸公衮衮向风尘”,纳兰用嘲讽的口吻说道:得意之人嘲笑失意之人贫病交加,仕途坎坷,是的,我们与你们这些身居高位而无所作为的官僚确实无法可比。

纳兰虽然身在官场,但是内心却没有被名利所熏染,所以他才能够从官场中悄然脱身,与顾贞观沉溺于诗词之道中,正因为如此.世间才少了一个追求功名利禄的官僚,而多了一位旷达风流的绝世才子。

【注释】

①料理:处理、安排,指点、指教,此处含有辑集之意。课:指词作。花间:即《花间集》,为后蜀人赵崇祚编辑的一部词集。集中搜录晚唐至五代十八位词人的作品,共五百首,分十卷,集中作品内容多写上层贵妇美人的日常生活和妆饰容貌,女人素以花比,而该集多写女人之媚,故称“花间”。

②天梯:古人想象中登天的阶梯,此处喻为入仕朝堂,登上高位。

③黄九:北宋诗人、书法家黄庭坚,排行第九,因以称之。秦七:北宋词人秦少游辈行第七,故称。泥犟:佛教语,梵语的译音,意为地狱。

④瘦狂、痴肥:比喻仕途失意与得意。瘦狂:语见《南史·沈昭略传》,昭略答王约云:  “瘦已胜肥,狂又胜痴。”此处为反其意用之。痴肥:肥胖而无所用心。

⑤诸公衮衮:源源不断而繁杂,旧时称身居高位而无所作为的官僚。风尘:比喻纷乱的社会或漂泊江湖的境况,这里指宦途、官场。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8篇: 《虞美人·银床淅沥青梧老》(纳兰性德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翻译或鉴赏】
【鉴赏】

纳兰的词中多次提到“回廊”,这个“回廊”,想必是他与所深爱之人产生恋情的地方。本篇再次提到的“回廊一寸相思地”,引起作者痛心乃至有种肝肠寸断的感觉,同时表达了他对昔日爱人坚定不移的深情。

“银床淅沥青梧老,展粉秋蛩扫。”是说爱人的踪迹已经消失在蟋蟀唧唧的鸣叫之中。对于往事,只能是遗恨不已,难以言说。

回廊下,相思地,“背灯和月就花阴”,意境凄婉。岁月匆匆,那段逝去的恋情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这段爱情的创痛实在太深太重,唯有难以忘却的思念还在词人心头永久萦绕。

可以想象,纳兰若站在回廊花阴下,内心不乏经历苍茫岁月的惆怅,充满了沧海桑田的遗憾。我们读这首词时,俨然看见一个伤心的男人,逗留在荒芜的秋草蔓地的庭院里,这是曾经和她一起游玩的地方。彼时花前月下,流萤扇扑,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留恋回味!而如今,秋风秋雨摧残了井边的梧桐,她那美丽的身影已经不在了。纳兰此时能做的,只是捡到当年她无意间遗落在荒草之间的首饰。

【注释】

银床:指井栏,或指汲取井水的辘轳架。杜甫《冬日洛城北谒玄元皇帝庙》:  “风筝吹玉柱,露井冻银床。”

淅沥:象声词,形容风雨声、落叶声等。

展粉,借指所恋之女子。展,为鞋的衬底,与粉字连缀即代指女子。

蛩:一种昆虫,这里指蟋蟀。

“采香”二句:比喻曾经与她有过一段恋情。范成大《吴郡志》云:吴王夫差于香山种香,使美人泛舟于溪以采之。

连钱:草名,叶呈圆形,大如钱,故称。连钱马,又名连钱骢。其毛皮色有深浅,花纹、形状似相连的铜钱。

翠翘:女子的头饰,似翠鸟尾部的长羽。温庭筠《经旧游》:“坏墙经雨苍苔遍,拾得当时旧翠翘。”

回廊:用春秋吴王“响履廊”之典。宋范成大《吴郡志》:“响履廊,在灵岩山寺。相传吴王令西施辈步履,廊虚而响,故名。”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9篇: 《浣溪沙·五月江南麦已稀》(纳兰性德

五月江南麦已稀,黄梅时节雨霏微。闲看燕子教雏飞。
一水浓阴如罨画,数峰无恙又晴晖。湔裙谁独上渔矶。

【翻译或鉴赏】
【赏析】

江南,是一个遥远的梦境。款款流淌的评弹,悠扬的马头琴,温婉的吴依软语……江南何在?只需沿着盎然的诗情,打马而过,便是江南。她的气质,是盈盈的春水,朦胧着袅袅薄雾,胜似瑶池,“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忧郁,是你日日踏过的青石板,蜿蜒曲折的小巷深处,蓦然回首间,一个结着愁怨的丁香一样的女子;她的浅笑,是湖畔杨柳岸,绽放的一朵油纸伞,湖光山色,斗转星移,抹不掉的一脉情思。

提到纳兰,无可避免地谈及他显赫的家世、悲戚的情史,以及他英年早逝的遗憾。如果有一天,当所有明艳的光环、绯色的传闻散去,余下的纳兰,应是一位最率真的诗人,吟游江南,纵马边陲。

五月,水墨江南里,青葱的小麦稀疏错落于阡陌,恰逢黄梅雨时节。雨丝簌簌地飘落下来,再有一份闲心静坐,看屋檐下的雏燕恰恰学飞煽动着稚嫩的翅膀。才知生命之中,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景色,才是平和安定的。

烟波流水就像浓墨泼出来的山水画,山峦静谧,隐隐透露出雨过天晴的阳光。水边布衣女子赤脚踩上鱼矶石,木槌轻举,捣衣声寂静回响在这田园之中。

纳兰如此婉婉道来,一幅泼墨山水田同画便缓缓铺展在眼前,让人沉醉其中,身心轻盈,浮想联翩。颜色浓处,是云青青兮欲雨,墨色淡处.是水澹澹兮生烟。是这样一幅安静的国画,却遇见了“湔裙谁独上渔矶”,捣衣女瞬间点碎了安静,使画面变得生动明晰起来,又添了几分彩墨的跳跃。  “湔裙”指古代的一种风俗,旧俗于农历正月元日至月晦,士女酹酒洗衣于水边,以避灾度厄。这里指水边的捣衣女子,也迎合了浣溪沙的词牌。

这首词读来有《诗经》的淡雅之趣,所阐述之事也颇具田园民风,原来生命所需要抵达的从来不是功名利禄,名誉万世,而仅仅是内心的平和与安定。纳兰用他的笔触告诉人们,尘间的确是有这样的地方的。

一直以为,纳兰是孤独的,他的秉性、他的心气、他的才情,注定了他的遗世独立,注定了他留给世人的,将是一个凄婉的故事,一段离愁别苦的情。虚静的一刻,晨曦洒在他的面颊,当他微微展露笑颜时,那份清灵的孤独,那份怡人的忧郁依旧。很难说,这是一种幸运,抑或是不幸。就如同后主一样,若说生在贵胄家是他的不幸,那么若无这一份由盛而衰的经历,又怎能成就他千古词帝的荣光。

其实,就这首诗而言,它是明媚的,清新明丽,俨然区别于纳兰以往情愁感伤之作,带着暮春的阳光。可末一句,仅仅一个“独”字,便给整首词笼上一层无言的失落。像是,在某个月夜,把船儿推出了湖心,徐徐荡漾着,一点点远离了那份心中的美好。

纳兰,让人想到十五世纪,那位叫波提切利的西方画家,他是欧洲文艺复兴早期佛罗伦萨画派最后一位画家,他的一幅名作《春》,涵盖了妩媚、温雅、风流、娇丽、婀娜等美丽的赞誉,可是在明媚的外表之下,一层惘然的哀愁在笼罩。虽然一个是西方的美术,一个是中国的文学,但文学艺术,大抵该是相通的。

在明媚的江南暮春,在静看稚燕学飞的欣喜中,纳兰的身影显露出安适而孤独的姿态,词人是高贵的,敏感的心处处悸动,精神在漂泊不定中寻找一个栖身之地。那暂得的安适,化为文字,就成了手中圣洁的白莲,素心依旧,心灵便总有栖息之地。

若存了一颗人生腥风血雨之后渴望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心,在邂逅这一幅画面之后且欣然而坐,清茶徽墨,或许此刻别人用手搭一个框,你我便亦是此中之人,此中之景。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10篇: 《鹧鸪天·杨柳东塘细水流》(蒋春霖

杨柳东塘细水流,红窗睡起唤晴鸠。屏间山压眉心翠,镜里波生鬓角秋。
临玉管,试琼瓯,醒时题恨醉时休。明朝花落归鸿尽,细雨春寒闭小楼。

【翻译或鉴赏】
①玉管:毛笔的美称。②琼瓯(ōu):美酒。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