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相思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相思的古诗

taobao1.png

相思的古诗第1篇: 《蝶恋花·梦入江南烟水路》(晏几道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沈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鱼 通:沉)

【翻译或鉴赏】
【翻译】

梦中走向了烟水迷蒙的江南路,走遍了江南大地,也未能与离别的心上人相遇。梦境里黯然销魂无处诉说,醒后惆怅不已全因梦中消魂误。

想诉说我的相思提笔给你写信,但是雁去鱼沉,到头来这封信也没能寄出。无可奈何缓缓弹筝抒发离情别绪,移破了筝柱也难把怨情抒。

【注释】

1蝶恋花,又名“鹊踏枝”、“凤栖梧”。唐教坊曲。《乐章集》《张子野词》并入“小石调”,《清真集》入“商调”。双调六十字,上下片各四仄韵。

⑵消魂:魂魄消灭。多以名悲伤愁苦之状。江淹《别赋》有“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

⑶惆怅:因失望或失意而哀伤。消魂:一作“佳期”。

⑷尺素:书写用之尺长素绢,借指简短书信。素:白绢。古人为书,多写于白绢上。

⑸浮雁沉鱼:古代诗文中常以鸿雁和鱼作为传递书信的使者。古乐府《饮马长城窟行》有“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有加餐食,下有长相忆。”又《汉书·苏武传》有“教使者谓单于,言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因合称书信为鱼雁,亦有以鳞代鱼,以鸿作雁者。另亦指传书信者。

⑹终了:纵了,即使写成。无凭据:不可靠,靠不住。

⑺移破:犹云移尽或移遍也。破:唐宋大曲术语。大曲十余遍,分散序、中序、破三大段。张相《诗词曲语辞汇释》:破,犹尽也,遍也,煞也。

taobao1.png

相思的古诗第2篇: 《忆帝京·薄衾小枕凉天气》(柳永

薄衾小枕凉天气,乍觉别离滋味。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岁。
也拟待、却回征辔;又争奈、已成行计。万种思量,多方开解,只恁寂寞厌厌地。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小睡之后,就因薄被而被冻醒,突然觉有种难以名状的离别滋味涌上心头。辗转反侧地细数着寒夜里那敲更声次,起来了又重新睡下,反复折腾终究不能入睡,一夜如同一年那样漫长。

也曾打算勒马再返回,无奈,为了生计功名已动身上路,又怎么能就这样无功而回呢?千万次的思念,总是想尽多种方法加以开导解释,最后只能就这样寂寞无聊地不了了之。我将一生一世地把你系在我心上,却辜负了你那流不尽的伤心泪!

【注释】

⑴忆帝京:词牌名,柳永制曲,盖因忆在汴京之妻而命名,《乐章集》注“南吕调”。双调七十二字,上片六句四仄韵,下片七句四仄韵。

⑵薄衾(qīn):薄薄的被子。小枕:稍稍就枕。

⑶乍觉:突然觉得。

⑷展转:同“辗转”,翻来覆去。《楚辞·刘向》:“忧心展转,愁怫郁兮。”数寒更(gēng):因睡不着而数着寒夜的更点。古时自黄昏至拂晓,将一夜分为甲、乙、丙、丁、戊五个时段,谓之“五更”,又称“五鼓”。每更又分为五点,更则击鼓,点则击锣,用以报时。

⑸拟待:打算。向子諲《梅花引·戏代李师明作》:“花阴边,柳阴边,几回拟待偷怜不成怜。”征辔(pèi):远行之马的缰绳,代指远行的马。潘问奇《自磁州趋邯郸途中即事》:“旁午停征辔,炊烟得几家?”

⑹争奈:怎奈。张先《百媚娘·珠阙五云仙子》:“乐事也知存后会,争奈眼前心里?”

⑺行计:出行的打算。

⑻只恁(nèn):只是这样。辛弃疾 《卜算子·饮酒不写书》:“万札千书只恁休,且进杯中物。”厌厌:同“恹恹”,精神不振的样子。

taobao1.png

相思的古诗第3篇: 《谢池春·残寒销尽》(李之仪

残寒销尽,疏雨过、清明后。花径敛余红,风沼萦新皱。乳燕穿庭户,飞絮沾襟袖。正佳时,仍晚昼。著人滋味,真个浓如酒。
频移带眼,空只恁、厌厌瘦。不见又思量,见了还依旧。为问频相见,何似长相守。天不老,人未偶。且将此恨,分付庭前柳。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初春的余寒完全消失,几场春雨过后,已是清明节了。林间的小路上洒满了落花,春风吹过,池塘里泛起一阵波纹。刚出窝的小燕子在门庭间飞来飞去,飘飞的柳絮沾满了衣袖。黄昏来临,才是最美的时刻。那氛围,真让人感到像喝了一杯浓酒一样舒畅。不停地勒紧腰带,人变得越来越瘦了。不见时要相思,见了面还要分离,依然是相思,还不如不见。那种频繁的相见相别,何如长相守永不离别呢?老天是不会老的,离别的人还不能到一起,只好把这种离愁别恨,交付给庭前的翠柳了。

【注释】

谢池春:词牌名。这首词写离别相思的内容。

李之仪:生卒年不详。字端淑,号姑溪居士,沧州无棣人。北宋词人。

残寒:指初春的寒气。

销:解除。

敛:收住,收集。

沼:水池子。

萦:此处指水波环绕。

着人:指使人感觉到。

频移带眼:此句指人消瘦了·腰带松了,得不停地移动腰带扣眼。是柳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意思。

天不老:指天无情,不肯帮忙。李贺诗有“天若有情天亦老”。

taobao1.png

相思的古诗第4篇: 《点绛唇·金谷人归》(姜夔

金谷人归,绿杨低扫吹笙道。数声啼鸟。也学相思调。
月落潮生,掇送刘郎老。淮南好。甚时重到。陌上生春草。

【翻译或鉴赏】
白石的合肥恋情词。很多首书明甲子。本词没有言明作于何年.从词意看,当是词人再到合肥又匆匆离去时抒写惜别情怀的作品。绍熙二年(1191)正月,白石离开合肥.不久就归来.他的《醉吟商小品》:“又正是春归”,本词也说“金谷人归”,大约正是那一年写下《点绛唇》的。

起句“金谷人归”,是说离人回归到美人居处。金谷,即金谷园,晋代石崇艺人绿珠居住在园中,这里代指合肥琵琶女的屠处。有情人别离后重逢,本该有无数衷肠话倾诉。然而词人于此处顿住。却掉转笔头去写景。

“绿杨低扫吹笙道”.吹笙道,琵琶女居处的道路。绿杨很有感情,它正为白石和恋人的重逢高兴.低垂着.轻轻地拂扫道路。“数声”二句,意谓藏在杨柳上的鸟,啼鸣声里传达出相思的声调。上一句.用植物的动态表情.下二句,用禽鸟的啼声表情,景语即情语,更见含蕴之妙.具有深婉流美的情致。

下片写惜别。“月落潮生”。暗用元稹语“月落潮平是去时”(《重赠乐天》).这是描写诀别时的情景。“掇送”,催促的意思。在情人分别于“月落潮生”的时分,“黯然消魂”,催人衰老。刘郎,以刘禹锡自喻,梦得《再游玄都观》诗:“前度刘郎今又来。”

白石多次来合肥.颇有“前度”、“今又来”之感。故借以为喻。最后三句.反用淮南小山《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芳草兮萋萋。”语意,写出词人在惜别时的愿望。兴许还是他在临行时对合肥恋人许下的诺言。“淮南好。甚时重到?陌上生春草。”合肥在淮水之南,因有恋人在这儿.所以词人希望在来年春草萋萋的时候.能重到淮南这好地方来。

本词是小令,篇幅虽短,却很讲究结构艺术。上片写归,一句直叙,三句以自然景物映托人的情思;下片写别.一句写自然景物.四句抒情,直陈心愿。上片写追忆往昔.柔情脉脉:下片写现实情景.两情依依。上片.归中有别.恋人重逢时各自诉说离别后的相思情愫;下片.别中有归.双方分袂时表述着早早归来的愿望。上下片的内容和情思.相互对照.榻互呼应,交替转换,绾合映带。颇有章法,极尽架构弥合之能事。

taobao1.png

相思的古诗第5篇: 《生查子·侍女动妆奁》(韩偓

侍女动妆奁,故故惊人睡。那知本未眠,背面偷垂泪。
懒卸凤凰钗,羞入鸳鸯被。时复见残灯,和烟坠金穗。

【翻译或鉴赏】
韩幄的词.如同他的诗.常常通过对精心挑选的细节的描写.传达特定的情感。这首《生查子》就是如此。

词的上阕写的是两个生活细节:凌晨时.侍女故意把梳妆匣弄得很响,有心要将主人吵醒;而主人其实并未睡着.她在背面偷偷地掉眼泪呢。下阕追述主人通宵未眠,也是两个细节:一是“懒卸凤凰钗.羞入鸳鸯被”.是就寝时的情事;二是“时复见残灯.和烟坠金穗”,是夜深时的情景。将这些细节串通起来,就知道主人从卸妆就寝、到深夜灯残、再到天明侍女动妆奁时.彻夜未能成眠。

女主人垂泪难眠是为了爱情相思。这消息是由词中“风凰钗”、“鸳鸯被”透露的。风凰钗是妇女发髻上的一种首饰,状若风凰。鸳鸯被上则绣有鸳鸯的图案.古诗日:“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它们都是与爱情相关的物件。“懒卸凤凰钗,羞入鸳鸯被”表达了女主人因为爱情不遂而产生的慵懒、难堪、伤感的情绪。

词末残灯坠金穗的描写可能还寄寓着另一层意思。灯油将燃尽时.芯}二会结出灯花。灯花带烟坠落.如同金色的谷穗。古代有灯花报喜的传说.韩愈《咏灯花同侯十一》诗日:“更烦将喜事.来报主人公。”鱼玄机《迎李近仁员外》诗曰:“今日喜时闻喜鹊,昨宵灯下弄灯花。”宋人赵师秀则有《约客》诗:“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都与盼人有关。这首词中“时复见残灯,和烟坠金穗”.也就可能包含着对情人段切的期待以及失望后的痛惜之情。

前人称这首词“风致过人”,“结句含情无限(《词林纪事》卷一),正是就它以细节传情、意在象外这一特点而发的。 (李中华)

taobao1.png

相思的古诗第6篇: 《浣溪沙·惆怅梦余山月斜》(韦庄

惆怅梦余山月斜,孤灯照壁背窗纱。小楼高阁谢娘家。
暗想玉容何所似?一枝春雪冻梅花,满身香雾簇朝霞。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惆怅地从幽梦中醒来,瞥见一弯朦胧的山月,映照着背窗的孤灯倩影,将壁板染上冷冷的月色。月儿带着我的思恋,飞向那谢娘的高楼小阁——她的家。

静静地悬念着那漂亮的少女,她的美丽可比作什么?就像春雪里的一枝冻梅花。满身香雾浓郁,脸上映照着朝霞。

【注释】

①梦余:梦醒之后。

②背窗纱:即背向窗纱。

③谢娘家:唐代李德裕有美妾谢秋娘,李以华屋贮之,眷爱甚隆。事见《唐音癸签》。后文人用其事,称谢家、谢娘、秋娘等。此处代指思念的女子。

④何所似:像什么样,是什么样。

⑤簇:拥,覆盖。

taobao1.png

相思的古诗第7篇: 《醉太平·情深意真》(刘过

情深意真。眉长鬓青。小楼明月调筝。写春风数声。
思君忆君。魂牵梦萦。翠销香暖云屏。更那堪酒醒。

【翻译或鉴赏】

译文她情调高雅意真切,眉毛修长双鬓黑。小楼中,明月下,玉手弄筝声清冽,铿锵几声惊四座,犹如春风拂面令人悦。我想君念君在心深处,梦绕魂牵难了结。思念之苦肠欲断,眉黛消退屏风暗,醉时想你已如此,酒醒之后更不堪!

注释[1]写春风数声:在春风中弹奏一曲表达思念的曲子。[2]翠销:指醒来时娥眉上的青绿颜色已渐消退。云屏:屏风上以云母石等物镶嵌,洁白如银,又称银屏。


taobao1.png

相思的古诗第8篇: 《满江红·昼日移阴》(周邦彦

昼日移阴,揽衣起,春帷睡足。临宝鉴,绿支撩乱,未忺妆束。?蝶粉蜂黄都褪了,枕痕一线红生玉。背画栏、脉脉悄无言,寻棋局。
重会面,犹未卜。无限事,萦心曲。想秦筝依旧,尚鸣金屋。芳草连天迷远望,宝香薰被成孤宿。最苦是、蝴蝶满园飞,无心扑。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词的抒情主人公是一位相思成疾的闺阁女子,词人代女子言相思之情,描摹物象、勾画神态有细腻婉转的风格。

起首几句写女子春睡方足,“昼日移阴,揽衣起,春帷睡足。临宝鉴,绿云撩乱,未饮装束”。房中FI影移换,可见时辰已晚。女子磨磨蹭蹭披起衣裳,行至妆镜之前,看见自己云发蓬乱,衣装未整,却春心慵懒,无心打点。

“昼日移阴”点明时间,“移阴”即日影的移动,见《吕氏春秋-察今》篇“故审堂下之阴,而知日月之行”;“春帷”以闺阁中的帷幕指代帷中之人;“绿云”是对古代女子乌黑秀发的美称,典出杜牧《阿房宫赋》“绿云扰扰,梳晓鬟也”的句子。在这几句中,词人巧用《诗经·卫风·伯兮》“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的诗意,暗示女子因为情人不在而不愿梳妆,实是相思之故。

“蝶粉蜂黄都褪了,枕痕一线红生玉”,脂粉妆扮的艳丽颜色都因春睡而消退,脸颊上的一线枕痕,红中仍留有白皙的光泽。“蝶粉蜂黄”指当时宫中时兴的妆扮,化用李商隐《酬崔八早梅有赠兼示之作》 “何处拂胸资蝶粉,几时涂额藉蜂黄”的诗句;“红生玉”以红玉比喻女子白里透红、粉嫩光泽的肌肤,典自葛洪《西京杂记》对美人赵飞燕和女第昭仪“二人并色如红玉,为当时第一”的评价。

此处承接上句、开启后句,都是写女子睡起的情态,不过前句偏重传神态,这两句偏重描形貌,后三句偏重表情性。“背画栏、脉脉悄无言,寻棋局”,通过写背靠栏杆、无语出神的动作细节,影射女子心中情绪的波动。“脉脉悄无言”,用《古诗十九首》“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诗句,已经引出情人不得相会的故事了,“寻棋局”又化用晋代《子夜歌》“明灯照空局,悠然未有期”的诗意,以棋局的无期,暗示相会之无期。这样暗暗写来,为下阕抒情作了铺垫。

“重会面,犹未卜。无限事,萦心曲”终于道出主题。想要再见面,还不知要到何时,心中的无限思绪,久久萦绕在心头。写会期“未t-”,用李昌符《寄栖白上人》“相逢应未卜,余正走嚣氛”的诗句;说是“无限事”,其实只有一个情字,化用自居易《琵琶行》“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接着继续用音乐表达心绪之难缠,低眉信手,弹出一曲萦心绕梁的哀歌。

“想秦筝依旧,尚鸣金屋。芳草连天迷远望,宝香薰被成孤宿”,秦筝依旧环绕在闺帷之内,而知音者已然远行。芳草连天,迷蒙难见,每每入夜,宝香熏罢锦被,可怜独宿人。“芳草连天”,写景境界开阔,然亦是情语,阮阅《诗话总龟》曾引陈智夫梦中所作“野花临水数枝恨,芳草连天千里情”的诗句,非但是“情”,还有“恨”意。这样的诗句,景为情生,亦使情深。

末三句“最苦是、蝴蝶满园飞,无心扑”,情到无奈处,便融归无情的自然。蝴蝶翩翩飞舞,本是春季乐景,但满园飞蝴蝶,则非乐景,亦非常景。词人的情感,幽咽至深,至末句出此异象,是情到深处,已入幻境矣。

这首《满江红》,写女儿形态,擅于捕捉最有意味的瞬间;写相思情感,擅于运用迷幻而亲切的意象。且全词押入声韵,读起来顿挫低沉,一股抑郁之气油然而生。

taobao1.png

相思的古诗第9篇: 《秋蕊香·池苑清阴欲就》(晏几道

池苑清阴欲就。还傍送春时候。眼中人去难欢偶。谁共一杯芳酒。
朱阑碧砌皆如旧。记携手。有情不管别离久。情在相逢终有。

【翻译或鉴赏】
池苑句:言树已成荫,时已春暮。就,成。还傍句:言春将归去。还,已经。傍,临近。难欢偶:一本作“欢难偶”,犹言难以再有往日的欢乐。偶,遇。朱阑碧砌:朱红的阑干,青碧的台阶。李煜《虞美人》词:“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晏词由此化出。
taobao1.png

相思的古诗第10篇: 《浣溪沙·花影闲窗压几重》(王国维

花影闲窗压几重,连环新解玉玲珑。日长无事等匆匆。
静听斑骓深巷里,坐看飞鸟镜屏中。乍梳云髻那时松。

【翻译或鉴赏】
【注释】

连环:串连起来的玉环。[宋]周邦彦《解连环》:  “纵妙手能解连环,似风散雨收,雾轻云薄。”

玲珑:指玉叮当作响的声音。

等:等同,同样。

匆匆:匆忙的样子。

斑骓:毛色青白的良马。[唐]李商隐《春游》:“桥峻斑骓疾,川长白鸟高。”

飞鸟镜屏:指立于房室中形似屏风的大镜子,镜上刻有飞鸟图案。[唐]李商隐《无题》之三:“多羞钗上燕,真愧镜中鸾。”

那时:哪时,什么时候。

【翻译】

窗外花枝繁茂,重重地压着窗子。拿着叮当作响的连环锁,解了又锁,锁了又解。每天无所事事,时间却又这样不知不觉地流过了。偶然会听到深巷里传来马蹄的声音,抬头端详镜中的自己,发现刚梳理的头发又散了。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