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关于思乡的古诗_表达思乡的古诗词_思乡诗词大全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乡思的古诗

taobao1.png

乡思的古诗第1篇: 《京下思归》(范梈)

黄落蓟门秋,飘飘在远游。
不眠闻戍鼓,多病忆归舟。
甘雨从昏过,繁星达曙流。
乡逢徐孺子,万口薄南州。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首五言律诗是作者的佳构,尤其中间两联,被誉为“句格闳整”,“殊不多得”(明胡应麟《诗薮》外编卷六)。诗抒写诗人身居京城而欲归隐的情思,言真意切,辞炼句工,声情俱佳,兴味隽永。
  
  首联点明时地,及远游情事,总领全诗。“黄落蓟门秋,飘飘在远游。”黄落,黄色落叶,秋天的典型事物。蓟门,故址在今北京德胜t-J;'l",有燕京八景之一的蓟门烟树。这里代指大都(今北京)。叠辞“飘飘”,双关落叶与游人。诗人故居清江(在今江西清江西南),乃南国的鱼米之乡。而今身居京下,羁宦千里,值此“萧瑟兮草木摇落”之秋,难免不引兴莼羹鲈脍之思!故一起笔,既慨落叶,复伤远游,则急归之情,可以想见。颔联即承此而发,亦景亦情。“不眠闻戍鼓,多病忆归舟。”长夜不眠,戍卫报时之鼓声频传耳际,体弱多病,乘舟归去之意念萦绕心头。二句从杜诗“不眠恩战伐”、“老病有孤舟”化出,却浑成。
  
  颈联两句,初读似纯乎写景,细味则景中含情,意蕴颇深:“甘雨从昏过,繁星达曙流。”细雨绵绵,整日轻洒,而自黄昏时分即停止;夜空朗朗,繁星点点,流光闪烁,直至破晓时分仍未休。二句写不眠夜所见,自然景物掺进凄清的感情色彩。尾联追比同乡前贤,以抒志明心,挽合全诗,深化主题。“乡逢徐孺子,万口薄南州。”徐稚,字孺子,东汉豫章南昌(今江西南昌)人。汉桓帝年间,多次被荐举、征聘,但因不满宦官的专横干政,始终未应,而在家乡过着贫寒的生活,亲自耕田种地。当时人称誉他为“南州高士”。结末二语以徐稚自许,即是体现着诗人平生的行为和性格,“于流俗中克自树立,无苟贱意,居则固穷守节”(《元史·范椁传》)。“不读书有权,不识字有钱”(无名氏《朝天子》),是当时带有普遍性的一种不合理社会现象,对于一个讲究骨气的知识分子来说,自然要深恶痛绝。故诗人“思归”的真实心迹为不满时事政治,反对黑暗势力,不愿为权贵之附庸、奸吏之同流,而不仅仅在于“人生贵得适意尔”。隐微曲折地反映出批判现实社会的政治色彩。
  
  前人评作者范柠“工近体”,他在总结诗歌创作的艺术规律时,曾概括近体诗的基本章法为“起、承、转、合”。实践证明,这种艺术结构的效果是比较理想的,使诗歌既富于变化,又一气呵成。此诗即成功地运用了这一章法结构。人手擒题蓄意,渲染氛围。颔联深入一层,具体描写思归情景,承接首联未尽之势。颈联宕开一笔,转出新境,以景结情,意脉内潜。尾联巧用典事,收合题旨,引人遐思,余味不尽。全诗八旬四联,层次分明,首尾照应,流转自如,深得起承转合之妙。(赵望秦)
taobao1.png

乡思的古诗第2篇: 《思归·袅袅秋风动客怀》(赵雍

袅袅秋风动客怀,啾啾猿鹤苦相催。
鲁侯不遇关天意,臧氏焉能沮我才。
万里驱驰离乡国,十年奔走在尘埃。
吴兴山水何清远,一棹扁舟归去来!

【翻译或鉴赏】
【赏析】

公元1271年蒙古族统一中国,建立了元王朝。宋宗室后裔赵孟顺次子雍,“以荫守海宁、昌国--')H,历官翰林院待制”(顾嗣立《元诗选》)。但此时元朝民族政策的基本方针,已由建国前对汉人放手信任转变为提防控制。尤其是身为南人而兼宋宗室后裔赵氏一家,更时时为元朝统治集团所猜忌防范。所以,赵雍仕途并不很得意。

这首《思归》就是诗人抒发仕途郁闷的思乡之作。赵雍诗作传世不多,《元诗选》共收十五首,是据其遗墨《赵待制遗稿》搜存。《遗稿》后记说:“延毒占六年(1319年己未)春正月,寄呈德琏姐丈一观,冀改抹,幸甚。”后面落款:“书于大都咸宜里之寓舍。”可见这首诗作于1319年春以前,赵雍在大都做京官的时期。

诗开头两句即点出“思归”题意。前一句指明思归的季节,正是秋风袅袅,最易引动旅客愁怀的时候。一个“动”字,恰切地表达了诗人内心情绪的不安。后句“猿鹤相催”,是说家乡山水在召唤他归去。此用孔稚圭《jE山移文》讽刺假隐士周颐的典故(“蕙帐空兮夜鹤鸣,山人去兮晓猿惊”),以与“猿鹤”为俦侣,表示归隐。诗此处用一个“苦”字,加强“相催”的程度,表明诗人思归心情极其迫切。这两句诗袭用历代文人墨客羁旅悲秋的故事,渲染了气氛,给全诗涂抹上一层悠悠怅惘的基本色调。

第三、四句,直承开首两句,紧密围绕诗题,揭示了思归的原因。“鲁侯不遇关天意,臧氏焉能沮我才”,是用战国时孟轲不遇鲁平公的故事。臧仓,鲁平公嬖人。平公将见孟子,仓沮之,乐正子以告。孟子日:“吾之不遇鲁侯,天也。臧氏之予焉能使予不遇哉f,,(《孟子·梁惠王下》)后世遂将进谗者称“臧仓小人”。作者用这一典故,蕴意很深。它一方面是对元朝政府歧视汉人政策表示不满,骂执行这一政策的人是“臧仓小人”;另一方面,确实感到赵宋灭亡是不可挽回的“天意”,汉人的受歧视是“天意”所造成,非某个人所能使然。

实际上这里面深隐着诗人沉重的家国之恸。在一首《古诗》里诗人曾写道:“富贵不可期,人生难忖量。乾坤本无私,江山叹兴亡。”这后两句不正是本诗“关天意”三字的确切注脚吗?许初《赵待制稿跋》说:“所书艳词特多,或偶兴尔。间如《古诗》二篇、《恩归》一律,颇以孤忠自许,纷华尽落,而兴亡骨肉之感,默寓其中。意其父子之仕,当时亦有不得已者。良可悲矣!”所析极是。

第五、六两句,“万里”状空间之遥,“十年”写时间之久。诗人家住浙江太湖南岸的吴兴,此时在京城大都(今北京)为官,从空间看是够远的了。诗人大约在至大初(1308)前后入京做官,到延祷五年(1318),从时间上看也是够久的了。这两句诗从表面看转得平淡无奇,实际是厌腻了长久离家在外疲于奔命的生活,进一步表现仕途的无聊,从心理因素上深化了“思归”的主题。其中“驱驰”、“奔走”二词,包含着多少经风霜,淋雨露,奔波劳碌,茹苦含辛,以及旅途、官场、人生的酸甜苦辣在里边呵!文字虽简而容量极大,概括力极强。“乡国”、“尘埃”二词,一褒一贬,愈见家乡之可恋与官场之可弃。

最后二句,是在前六句的基础上,自然而然得出的结论,点明思归之处是很有诱惑力的江南山水胜地——吴兴。“归去来”就是归去的意思,本于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后世多用为辞官归隐的代语。归去做什么呢?是要驾一叶之扁舟,纵情游荡于烟波浩渺的太湖之中,以了此余生。从诗的结构上看,尾联与首联直相呼应,颔、颈二联承转自然得体,使诗歌显得十分紧凑。

这首诗是作者积十数年为官作宦的体验写成。在短短八旬五十六个字中,蓄蕴凝聚着诗人对元朝民族歧视政策的愤愤不平,对社会人生艰难辛酸的深深慨叹,对挣脱羁绊自由自在生活的热烈向往。所以,诗虽短却有很重的分量。在赵雍仅存的十五首诗中,表现思乡主题的还有《古诗》、《秋声》诸作。这首《恩归》颇具代表性。(王锡荣)

taobao1.png

乡思的古诗第3篇: 《武昌阻风》(方泽)

江上春风留客舟,无穷归思满东流。
与君尽日闲临水,贪看飞花忘却愁。

【翻译或鉴赏】
这首绝句抒写江上行舟,途中遇风阻滞武昌所引起的乡思和愁情。

此诗妙在“一喻三折”。“一喻”指“无穷归思满东流”,以水喻归思。

徐干“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李白的诗“寄情与流水,但有长相思”,都是以水寓情,颇有艺术效果。,不过本诗的独到之处在于即景取喻。人在船上,船在江边,临流凝睇,取水为喻,显得十分自然贴切;这水不是虚指,而是眼前的实物,如此即景取喻,岂能不达到情景交融的境地?

“三折”,指诗中三处委婉曲折的抒情手法。明明是为风所阻,不得不停泊武昌,颇有迁怨于风之意,他却说“江上春风留客舟”,似乎是春风有意,殷勤劝留。实阻而日留,这是一折。明明是因被风所阻,无端惹了满怀愁绪,可谓心烦意乱,他却说“与君尽日闲临水”。“君”是谁?指船?抑或指同船友人?两说均可,无关宏旨。重要的是“闲”字,果有那种闲情逸致来I临流赋诗吗?没有。这是实愁而日闲,又是一折。明明是心中有无穷归思,有无尽乡愁,根本无心欣赏柳絮飞花,他却说“贪看飞花忘却愁”。

无心而日贪看,这里再一折。一波三折,委曲尽情,意味自然深长。

一个人的心情,若是表现得太率直,则一览无遗,索然寡味;若是拐个弯,换个角度,欲擒故纵,欲抑故扬,就更耐人咀嚼。这首绝句将自己的心思和盘托出的同时,却又蒙上一层纱,让人去细细端详、揣摸,更有无穷的回味空间。大凡故作解语者,皆缘不解之故。这首诗正是因不解而故作解语。从心理学的角度看,这种故作解语式的委婉曲折的表现手法,是很合乎心理逻辑的,因而产生较强的艺术魅力。    (肖俊峰)

taobao1.png

乡思的古诗第4篇: 《苏幕遮·客衣单》(黄燮清

清客衣单,人影悄。越是天涯,越是秋来早。雨雨风风增懊恼。越是黄昏,越是虫声闹。 
别情浓,归梦渺。越是思家,越是乡书少。一幅疏帘寒料峭。越是销魂,越是灯残了。

【翻译或鉴赏】
自古以来,客梦乡思就是文学创作的热门题材之一,这首词正属这一老题材,而绝无陈词滥调之感。

近千年来一直脍炙人口的范仲淹《苏幕遮》“碧云天,黄叶地,……”就是以客梦乡思为题材的不朽之作,它是以层层进逼的手法,把读者的心牵住,随着词人的妙句,引起层层遐思,而直诀文心的。黄燮清这首《苏幕遮》的题材与构思,和范词一样,都是以说大白话取胜的。整首并没有什么精深的词语与典故,却把一位萦绕乡思的游子,刻画得既十分真实自然而贴切,同时还感人肺腑,催人兴叹。

《苏幕遮》的上下片中各有两个九字句,也可说是两个四言五言连缀句,而四言五言的开头两字都应是仄声字。本词的作者别开生面,将这八处,都用了“越是”两个仄声字。“越是……越是……”的用法本来十分普通而口语化,它表示恰巧、偏偏等意,本来不是什么新鲜词儿,但在这里连用八个,却把游子思乡的方方面面都刻画到了,堪称匠心独运。

一开头的“客衣单,人影悄”两句六个字,就已把游子孤独无人怜爱的基本场景已交代清楚了,单刀直入,头开得好。紧接着两句除更加强这一气氛之外,还交代了节令,这正是一个宋玉悲秋的季节。一个人远离故乡亲人,到了该添寒衣的时候了,但身上的衣著还十分单薄,所以本来节气更迭是很自然的事情,但对客衣单的游子来说,便难免感叹秋风起得太早了些。远在天涯的孤身孑影,最好天始终不冷,即使非冷不可,也最好冷得晚一点,但偏偏就冷了,本来不一定早,但游子的感觉却是偏偏就早早地冷了起来。再加上雨雨风风,自然就更增添了不少客愁,以至懊恼倍增。一到黄昏,四壁蛩声渐起,吵得人更是心烦意乱,客子度黄昏本已愁烦,所以秋虫之鸣,便有成心与人作对之感。

单叙述白天黑夜的乡思,犹嫌不足,必须要写到客梦。这不能算是老套子,因为这是符合客观规律的,要知游子的黑夜是更不好过的。但有时倒也不无乐趣,即在黑甜乡里或许可与家人“团聚”,岂不快哉!而一旦梦醒,更觉惆怅尔今越是别情浓,归梦倒反而越来越渺茫了,连梦中也绝少回家了。这时思家自然就更切,更希望多收到些家信以慰愁绪,偏偏家书抵万金,越来越少。夏去秋来,帘子未收,寒气倒已袭人衣裾。夜坐思家难以入眠,又不敢早早入无梦之眠乃至失眠的时候,偏偏灯烛又快燃尽了,……这一系列的思乡 ,从节令的由暖转寒,日晷之西移,蛩声之四起,梦难成而书不至,直到灯残催人失眠而卧,……这样的步步紧逼,本已暗自销魂的客子,愁苦又有什么药方可以来医治呢?!(王湜华)

taobao1.png

乡思的古诗第5篇: 《度大庾岭·雄关直上岭云孤》(朱彝尊

雄关直上岭云孤,驿路梅花岁月徂。
丞相祠堂虚寂寞,越王城阙总荒芜。
自来北至无鸿雁,从此南飞有鹧鸪。
乡国不堪重伫望,乱山落日满长途。

【翻译或鉴赏】
【赏析】

顺治十三年(1656),朱彝尊应广东高要县知县杨雍建之聘赴广东,途经大庾岭时写下此诗。大庾岭,五岭之一,在广东省南雄县北,江西省大余县南,是江西入广东的通道。关于其得名,据《元和郡县图志》记载:“汉伐南越,有监军姓庾,城于此地,众军皆受其节度,故名大庾。”由于大庾岭多梅,故亦名梅岭。

此诗从写大庾岭景色入手。先大处着眼写了大庾岭之雄伟:“雄关直上岭云孤。”雄关,指大庾岭上之梅关。《读史方舆纪要》称梅关“雄杰险固,为南北之襟要。”而《安南志》则说梅关旧称“岭南第一关”,其北门楼上刻有“南粤雄关”四宇。这里,通过“直上”和“岭云孤”,刻画了其险要,高峻。接下一句是“驿路梅花岁月徂”。驿路是古代的交通大道,沿途置驿站,供递送公文的人或来往官员暂住或换马。“徂”即久远。如要说前句突出了一个奇字,此句则突出一个古宇。

“丞相祠堂虚寂寞。”丞相祠堂乃是指张九龄祠,《一统志》:“张文献祠在大庾岭云封寺前,祀唐宰相张九龄。”这句描写眼前所见张九龄祠的寥落,而下旬则承此写想象中的南越王赵佗都城的荒废:“越王城阙总荒芜。”《一统志》载:“赵佗城在广州府城西二十七里,即佗都城也。”此联一句实写,一句虚写,正因为有此虚写,作者在下面就发挥了想象的余地,并以此宣泄了内心的情感。

这是何等的情感呢?作者背井离乡而远去他方,外加是岁暮时节,当然是一种离愁,一种乡情。“自来北至无鸿雁。从此南飞有鹧鸪。”写大庾岭阻隔南北,南去禽鸟也和中原不同了。在家乡能见到鸿雁,从此不能见了。《广舆记·衡阳》:“回雁峰,在衡州府城南,雁至衡阳则不过。”而在家乡冬天所不能见的鹧鸪,眼下却又可见了。朱彝尊选择鸿雁和鹧鸪,可谓别具匠心。古有雁足传书的传说,此暗寄无以传寄家书的伤感。鹧鸪呜声凄切,如言“行不得也哥哥”,古代诗文中因常用它作为劝阻出行的象征。

至此,作者似乎感到宣泄还不够,在本已浓烈的乡愁上又加上一笔:“乡国不堪重伫望,乱山落日满长途。”是的,作者还得继续向前走去。如果再次回望故乡,本来已经沉重的脚就更迈不开步伐了。但是,不望乡关,目光又能落向何方呢?重重叠叠、毫无次序的山峦映照在落日之中,漫长的旅途给人一种凄凉、孤独的感觉。

如果说这首诗在艺术上有什么特点,那就是以流畅的笔抒写了抑塞之情。赵执信曾经把朱彝尊和王士稹并举,称“朱贪多,王爱好”。后人对此的解释纷纭,其中有一种是说朱彝尊好用典。然而这首诗却一反诗人好典的习惯,显得平淡,而又不乏感情的起伏。清切、真切,这是其值得特别赞道之处。(马卫中)

taobao1.png

乡思的古诗第6篇: 《途次望乡》(孟浩然

客行愁落日,乡思重相催。
况在他山外,天寒夕鸟来。
雪深迷郢路,云暗失阳台。
可叹凄惶子,高歌谁为媒。

【翻译或鉴赏】
【注释】

①催:同“摧”,逼迫,折磨。

②郢:春秋时楚国的国都,在今湖北江陵。

③阳台:传说中神女住的地方,在楚地,故借指家乡。

④凄惶:同“栖遑”,奔忙不定貌。

⑤劳歌:劳役者之歌。这里指自己为求仕而奔走呼号的作品。

⑥途次:途中止宿。诗题一作《落日望乡》。

【翻译】

远行在外愁见太阳西落,思乡之情又深深把人折磨。何况在这异乡的荒山野地,天寒的黄昏乌儿匆匆归窝。 深雪弥漫通往郢城的道路,云层昏暗不知阳台处所。匆匆奔忙的人啊真正可叹,谁肯推荐我这劳者的讴歌。

taobao1.png

乡思的古诗第7篇: 《南楼令·疏雨过轻尘》(朱彝尊

疏雨过轻尘,圆莎结翠茵。惹红襟乳燕来频。乍暖乍寒花事了,留不住,塞垣春。
归梦苦难真,别离情更亲。恨天涯芳信无因。欲语去年今日事,能几个,去年人。

【翻译或鉴赏】
【赏析】

康熙初年,朱彝尊曾北游,此是在北思念南方亲故之作。“塞垣”即长城,泛指北国,北方春短而来迟,故云“乍暖乍寒花事了,留不住,塞垣春”。莎草我国有数百种,遍布南北;燕子为南北迁徙的候鸟,春杪在北见此二物,不能不引起离情乡愁。江南旧梦,能不如雨后结翠茵之莎革和乳燕之频来乎?

运笔轻灵潇洒,碎笔点景中只字未及乡愁,而乡愁于不知不觉间早已浓于醇酒。举重若轻,运铁椎如转丸极含蓄之手笔也。

下片正面写乡愁。因上片已具高屋建瓴之势,下片无隽语、切语、妙语,则难乎为继。“归梦苦难真,别离情更亲”二语,看似平平而其中有千锤百炼的深切蕴含。“归梦苦难真”,可见归梦常作而恨其真切不足以慰情;因为“别离情更亲”,所以渴慕相思远远超出了回忆,亦为对方难于想像。二语均为将常语——归梦离情深入透进一层的说法,如情不真切,不可能有此平中见奇的妙语。思念如此之切,恰恰一封家书(天涯芳信)也没有。苦上加苦。

词善于不露痕迹处巧用联想,深入浅出,宛转曲达。末一韵(欲话去年今日事,能几个,去年人?显得较弱。(李文钟)

taobao1.png

乡思的古诗第8篇: 《鹧鸪天·去岁今辰却到家》(魏初)

去岁今辰却到家,今年相望又天涯。一春心事闲无处,两鬓秋霜细有华。

山接水,水明霞,满林残照见归鸦。几时收拾田园了,儿女团圆夜煮茶?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综观全词,试分析“心事”具体指的是什么?(3分)

(1)思乡,思亲,想与家人团聚,安享天伦之乐;慨叹年华易逝,人生易老;厌倦仕途与奔波,希望归隐田园。(3分,每点1分)

(2)“山接水,水明霞,满林残照见归鸦”在景物描写上有什么特点?在全词中有何作用?试具体分析。(4分)

(2)写法:①写景由远及近,(层次分明),“山”“水”“霞”是远景,“林”“鸦”是近景。②动静结合,(鲜活灵动),“山”“水”“霞”“林”是静景,“归鸦”是动景。

作用:①以景写情(或借景抒情,或融情于景),通过山水、残照、归鸦等景物,抒发思乡之情;②烘托气氛,营造出一种清冷而怅然的意境,突出客居他乡的孤寂之情。(4分,每点1 分,言之有据即可)

译文

去年妻子生日的时候自己还在家里,

现在却在天涯与之相望,

不能团聚,了一心的乡思 ,

两鬓的秋霜,山与水相连接 ,

水倒影着晚霞,看到归巢的乌鸦,

想起他什么时候可以农耕回来

儿女团圆 一起品茶

taobao1.png

乡思的古诗第9篇: 《出居庸关》(朱彝尊

居庸关上子规啼,饮马流泉落日低。
雨雪自飞千嶂外,榆林只隔数峰西。

【翻译或鉴赏】

从山青水绿的南国,来游落日苍茫的北塞,淡谈的乡思交汇着放眼关山的无限惊奇,化成了这首“清丽高秀”的写景小诗。

朱彝尊早年无意仕进,以布衣之身载书“客游”,“南逾岭,北出云朔,东泛沧海,登之褱,经瓯越”,为采访山川古迹、搜剔残碣遗文,踏谊了大半个中国(见《清史稿文苑传》)。现在,他独立于北国秋冬的朔风中,倾听着凄凄而啼的子规杜鹃)之鸣,究竟在浮想些什么?是震讶于这“古塞之一”的居庸关之险酸——它高踞于军都山间,两峰夹峙,望中尽为悬崖峭壁,不愧是扼卫京师的北国雄塞?还是思念起了远在天外的故乡嘉兴,那鸳鸯湖(南湖)上风情动人的船女棹歌,或摇曳在秋光下的明艳照人的满湖莲荷?于是这向风而啼的“子规”,听来也分外有情了:它也似在催促着异乡游子,快快“归”去么?

起句看似平平叙来,并末对诗人置身的关塞之景作具体描摹。但对于熟悉此间形势的读者来说,“居庸关”三字的跳出,正有一种雄关涌腾的突兀之感。再借助于几声杜鹃啼鸣,便觉有一缕辽远的乡愁,浮升在诗人的高岭独伫之中。驱马更行,峰回路转,在暮霭四起中,忽遇一带山泉,从峰崖高处曲折来泻,顿令诗人惊喜不已:在这塞外的山岭间,竟也有南国般清冽的泉流,正可放马一饮,聊解旅途之渴。站在潺潺的山泉畔,遥看苍茫的远夭,又见一轮红日,正沉向低低的地平线。那犹未敛尽的余霞,当还将远远近近的山影,辉映得明荧如火——这便是“饮马流泉落日低”句所展现的塞上奇景。清澈、明净的泉流,令你忘却身在塞北;那涂徐而奏的泉韵,简直如江南的丝竹之音惹人梦思。但“坐骑”恢恢的嘶鸣,又立即提醒你这是在北疆。因为身在山坂高处,那黄昏“落日”,也见得又圆又“低”,,如此高远清奇的苍莽之景,就决非能在烟雨霏霏的江南,所可领略得到的了。

不过最令诗人惊异的,还是塞外气象的寥廓和峻美。此刻,峰影如燃的西天,还沐浴在一派庄严肃穆的落日余霞中。回看北天,却又灰云蒙黎。透过如林插空的千百峰嶂,隐约可见有一片雨雪,纷扬在遥远的天底下,将起伏的山峦,织成茫茫一白!“雨雪白飞千嶂外”句,即展现了那与“饮马流泉落日低,所迥然不同的又一奇境——剪影般的“千嶂”近景后,添染上一笔清莹洁白的“雨雪”作背景,更着以一“飞”字,便画出了一个多么寥廓、案洁,竣奇而不失轻灵流动之美的世界!

诗人久久地凝视着这雨雪交飞的千嶂奇景,那一缕淡淡的乡愁,旱就如云烟一般飘散殆尽。此次出塞,还有许多故址、遗迹需要考察,下一程的终点,该是驰名古今的“榆林塞”了吧?诗人意兴盎然地转身西望,不禁又惊喜而呼:那在内蒙古准格尔旗一带的“渝林”古塞,竟远非人们所想像的那般遥远!从居庸塞望去,它不正“只隔”在云海茫茫中耸峙的“数蜂”之西么?诗之结句把七百里外的榆林,说得仿佛近在咫尺、指手可及,岂不太过夸张?不,它恰正是人们在登高望远中所常有的奇妙直觉。这结句虽然以从唐人韩翔“秋河隔在数峰西”句中化出,但境界却高远、寥解得多:它在刹那间将读者的视点,提升到了诗人绝后的绝高之处;整个画面的空间,也因此猛然拓展。于是清美、寥廓的北国,便带着它独异的“落日”流泉、千嶂“雨雪”和云海茫范中指手可及的愉林古塞,苍苍莽葬地尽收你眼底了。


taobao1.png
共9篇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