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离愁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离愁的古诗

taobao1.png

离愁的古诗第1篇: 《浣溪沙·二月春花厌落梅》(晏几道

二月春花厌落梅。仙源归路碧桃催。渭城丝雨劝离杯。
欢意似云真薄幸,客鞭摇柳正多才,凤楼人待锦书来。

【翻译或鉴赏】
①厌:满足。引申为眷恋。②“仙源”句:用刘晨、阮肇天台山遇仙故事。③“渭城”句:王维送元二使安西》诗:“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此句化用其意。④凤楼:妇女居处。
taobao1.png

离愁的古诗第2篇: 《秋蕊香·帘幕疏疏风透》(张耒

帘幕疏疏风透。一线香飘金兽。朱阑倚遍黄昏后。廊上月华如昼。
别离滋味浓于酒。著人瘦。此情不及墙东柳。春色年年如旧。

【翻译或鉴赏】

  这首词是张耒离许州任时,为留恋官妓刘淑奴而作。上片描写黄昏伫立、情思难舍的情景,下片抒发憔悴于离愁而深感人不如柳的慨叹。

  “帘幕疏疏风透,一线香飘金兽”这两句通过对细风透进帘幕、香炉缕缕飘香的描绘,明写官妓刘淑奴闺房的幽雅芳美,暗写前来幽会告别的环境气氛,隐含越是美好、越是值得留恋,越是幽静、越是格外凄清的弦外之音。这里“疏疏”,稀疏之意;“金兽”指兽形的铜香炉。

  “朱栏倚遍黄昏后”二句,紧承首二句而来,由室内转而写室外,由黄昏写到深夜,勾勒出倚遍每一根栏杆、凝视着画廊上如昼月光的生动画面,传达出回忆往昔并肩倚栏,携手赏月,而今恋恋不舍,依依惜别的愁绪。“月华”,即指月光。上片四句全部写景,而字里行间则洋溢着离愁别绪,因为往昔天天如此,而从今以后却不复再见了,对景伤情,万般无奈之意,尽在不言中了。这两句主要从时间上着笔,写离别之人从黄昏到深夜,倚遍栏杆,离愁无限,对月无绪的痛苦情态。

  下片在上片写景的基础上,着重抒情

  “别离滋味浓如酒,著人瘦。”这两句是全词的主调,这种“别离滋味”只有自己深深地感到,要说出来却又十分抽象。词人在这里用“浓于酒”一词来形容描写这种离愁别绪的浓烈程度,这就使抽象的情感物态化、具体、形象,它不仅将比酒更浓烈的离愁别恨极为生动形象地勾画出来,而且将词人借酒浇愁的神态巧妙勾出,收到一箭双雕的艺术效果。正因为如此,“著人瘦”一句便水到渠成,落到了实处。这种离愁竟使人为之憔悴,其滋味便可想而知了。

  “此情不及墙东柳,春色年年依旧”紧承前句而来,前两句写离愁滋味超过浓酒,进行正面对比;这两句写别情不及墙柳,则从反面衬托。为什么会不及墙柳呢?因为柳叶只枯黄萎落于一时,春风一吹,柳色如故。言外之意,人一离别,各自天涯,是否能再续旧情,可就说不准了。这一反衬,由眼前的墙东柳触发而起,既信手拈来,又新奇贴切,极为深切地道出了内心深处的惆怅之情和缠绵悱恻之意,这就成为全词的点睛之笔。

  这首词写景纯用白描,毫不雕饰,清新流丽,而情寓其中;写情,直抒胸臆,决不做作,层层转跌,入木三分。其中绝无香泽绮罗之态,唯有不加矫饰之情。使词作具有清新流丽的风格特征。


taobao1.png

离愁的古诗第3篇: 《武昌阻风》(方泽)

江上春风留客舟,无穷归思满东流。
与君尽日闲临水,贪看飞花忘却愁。

【翻译或鉴赏】
这首绝句抒写江上行舟,途中遇风阻滞武昌所引起的乡思和愁情。

此诗妙在“一喻三折”。“一喻”指“无穷归思满东流”,以水喻归思。

徐干“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李白的诗“寄情与流水,但有长相思”,都是以水寓情,颇有艺术效果。,不过本诗的独到之处在于即景取喻。人在船上,船在江边,临流凝睇,取水为喻,显得十分自然贴切;这水不是虚指,而是眼前的实物,如此即景取喻,岂能不达到情景交融的境地?

“三折”,指诗中三处委婉曲折的抒情手法。明明是为风所阻,不得不停泊武昌,颇有迁怨于风之意,他却说“江上春风留客舟”,似乎是春风有意,殷勤劝留。实阻而日留,这是一折。明明是因被风所阻,无端惹了满怀愁绪,可谓心烦意乱,他却说“与君尽日闲临水”。“君”是谁?指船?抑或指同船友人?两说均可,无关宏旨。重要的是“闲”字,果有那种闲情逸致来I临流赋诗吗?没有。这是实愁而日闲,又是一折。明明是心中有无穷归思,有无尽乡愁,根本无心欣赏柳絮飞花,他却说“贪看飞花忘却愁”。

无心而日贪看,这里再一折。一波三折,委曲尽情,意味自然深长。

一个人的心情,若是表现得太率直,则一览无遗,索然寡味;若是拐个弯,换个角度,欲擒故纵,欲抑故扬,就更耐人咀嚼。这首绝句将自己的心思和盘托出的同时,却又蒙上一层纱,让人去细细端详、揣摸,更有无穷的回味空间。大凡故作解语者,皆缘不解之故。这首诗正是因不解而故作解语。从心理学的角度看,这种故作解语式的委婉曲折的表现手法,是很合乎心理逻辑的,因而产生较强的艺术魅力。    (肖俊峰)

taobao1.png

离愁的古诗第4篇: 《遇长安使寄裴尚书》(江总

传闻合浦叶,远向洛阳飞。
北风尚嘶马,南冠独不归。
去云目徒送,离琴手自挥。
秋蓬失处所,春草屡芳菲。
太息关山月,风尘客子衣。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赏析“北风尚嘶马,南冠独不归”的主要艺术手法。(5分)

1. 北风嘶马袭用《古诗》“胡马依北风”之意,马多产于北方,一遇北风就发出嘶鸣,以表示依恋,“南冠”本指楚国囚徒,这里指自己羁留在外。这两句说,马尚且怀恋故土,而作为人的我却独独不能回去。(2分)这两句引用典故、对比(衬托)陈述自己的思归之情,显得很哀切。(3分)

2.请结合全诗简析诗人的思想感情。(6分)

2. 前四句诗人借合浦有一株杉树,叶落随风飘到洛阳的传闻表达自己想回到首都健康的愿望,次句诗人引用古诗、典故,以无情物衬托有情人,使思归之情变得无奈凄苦。(2分)后四句说自己像蓬草一样流离失所,年年芳菲的春草让诗人不堪忍受淹留的心情,绘形绘色,词苦声悲,直写了目前处境的可怜。(2分)作者反复陈思归之情,就是要引动裴尚书哀怜之心。(2分)

taobao1.png

离愁的古诗第5篇: 《六丑·杨花(向浓阴翠幄)》(周济

向浓阴翠幄,漾袅袅春魂如雪。画阑独凭,飞英鸳甃湿。正恁愁绝。又对斜阳院,晴丝空袅,任飘零离别。南园误了双蝴蝶。草际轻粘,帘前漫瞥,纤纤映蛾眉月。却难寻瘦影,幽恨重叠。
东风摇曳,算尘根小刧。灞岸鸣嘶骑,情暗切。柔条几度攀折。纵天涯觅遍,买春榆荚。只惆怅众芳都歇。争得似委艳香泥,长倚杏梁春帖。还消受半枕寒怯,更唾绒点缀茸窗底,娇红一捻。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词中咏杨花以苏轼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最为著称。章质夫词人评曰:“亦可谓曲尽杨花妙处”(见《诗人玉屑》中魏庆之语)这是说章词描摹杨花之貌,十分细致曲折。苏轼词则被评为“咏杨花,遗貌取神”,(见唐圭璋《唐宋词简释》)。这些评语,都是中肯的。清词中也不乏咏杨花,如周济的先驱者常州词创始人张惠言有《木兰花慢》咏杨花,写杨花“疏狂情性”、久耐凄凉,她“未忍无声委地,将低重又飞还”。这里,诗人的寄托之意是显而易见的,文字也清朗可诵。即使周济自己,其《渡江雪》咏杨花,也写得比《六丑》明朗。《清词选集评》引蒋剑人语评周济《六丑》曰:“精思妙绪,宛转环生,片玉家风,洵乎未坠。”按周邦彦《片玉词》中《六丑》咏蔷薇,以“精深华妙”著称,周济《六丑》咏杨花,似还难以相提并论。本词只能以南宋咏物词的刻意描写上,体现其特色。

全词大力描摹杨花,其中也有人。人写得十分隐晦,蕴含着离愁别恨。花和人是夹在一起写的,不易分清。

上片应注意“画阑独凭”句,凭阑者是闺中思妇,没有明写。飘荡的杨花是从她眼中看到的。“向浓阴翠幄,漾袅袅春魂如雪”写得很美。柳絮是从浓绿柳荫中飘荡到翠绿的闺中帷幕的。“如雪”,形容其白。“漾袅袅”,形容“春魂”的飘荡、荡漾。春魂,指柳絮;又何尝不是思妇之精魄呢!“飞英鸳甃湿,正恁愁绝。”英,指花;飞英,此处为飘飞的柳絮。甃,即甃砌,砖瓦所砌成物。鸳甃,当指鸳鸯瓦。意谓柳絮于风雨中飞落于潮湿的鸳鸯瓦上,思妇正如此愁绝。

因为轻飏沾瓦的柳絮触发她情思绵绵,遥想行客在他乡也正欲断魂呢。“又对斜阳院,晴丝空袅,任飘零离别。”写晴天斜阳下,柳絮任意飘荡,似对离别冷漠无情。“南园误了双蝴蝶”三句,写柳絮之活泼飞舞。一会儿飞向草际,一会儿飘向帘前,害得蝴蝶们于草际“轻粘”,至帘前“漫瞥”去捕捉飞絮。“纤纤映蛾眉月。却难寻瘦影,幽恨重叠。”写淡淡月光下的柳絮。因月淡絮白,色彩近似,难以分辨寻觅,却又似堆砌着重重叠叠的幽恨。总上片,从几方面写柳絮倩影以及思妇的感触。换头从东风摇曳、吹飞柳絮引出人生种种飘荡的历程回顾。

尘根,佛教语。根是“能生”之意。佛教以眼、耳、鼻、舌、身、意为六根,能摄取六境,即色、声、香、味、触、法,也称“六尘”,因其像尘土那样污染人的性情。小# ,佛教语,# 是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单位,事物经历一灭一生。

《智度论·释德生品》:“时节岁数,名为小刧。”“算尘根小 #”,意谓柳絮和人都经历了许多变化。“灞岸鸣嘶骑,情暗切”以至结束,当是诗人代表行客的内心感情独白,分两层意思。灞河,流经古都长安 (今陕西西安),古人出京常在此岸边折柳赠别。“柔条几度攀折。纵天涯觅遍、买春榆英,只惆怅众芳都歇。”

意谓自己多年来折柳离别,虚度了无法挽回的青春岁月。这是第一层。“争得似委艳香泥”至结束是第二层。意谓如何能像柳絮那样或委于香泥,或飞至意中人闺房,长倚于那杏梁的对联上。或者还能飞到她枕上,享受半枕寒怯。更何况柳絮能像佳人嚼烂的红绒点缀在绣窗之底,让娇美的她纤手一捏呢。李煜《一斛珠》“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吐”,此处化用其典。(钱鸿瑛)

taobao1.png

离愁的古诗第6篇: 《南乡子·小小忆趋庭》(曹贞吉

小小忆趋庭,总角齐肩好弟兄。尝得熊丸心自苦,同听,夜雨连床十载声。 
有约待躬耕,白发慈亲望眼瞢。谁料而今成幻影,飘零,瘴雨蛮烟一带青。

【翻译或鉴赏】
《南乡子》共五首,内容主要是作者悼念、回忆其弟曹申吉、旧日“同游”、结发“老妻”等。其中最主要的便是这第二首。清康熙十二年 (1673)三藩之乱作,时为贵州巡抚的曹申吉即陷于乱中,生死不明。康熙定其为“逆臣”,在此前后时间,做为亲情至笃的同胞手足,心系万里之外,写了许多怀念之作,但鉴于当时的情形,多借咏物以写离思之苦,而这首《南乡子》则直抒思念手足之情。从副题来看,作者夏夜难以入眠,逝去的亲朋故友,引起无穷的思绪。这种纷至沓来的强烈情感,使他无法“求文也”,或者这便是其直写胸臆的主要原因吧。

词作上片回忆与其弟青少年时代,所受父母亲的教诲,及兄弟友爱之情。开首二句:“少小忆趋庭,总角齐肩好弟兄”,回忆童年时,与兄弟一起尊承父亲的教诲。这里用孔子教诲其子鲤的典故。《论语·季氏》:“ (孔子)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后因谓子承父教日趋庭。“总角”,古代男女未成年前束发为两结,形状如角,故称。借指童时。“齐肩”,个头差不多。兄弟俩年龄相近,身高相等,这也是他们特别亲近的原因吧。童年的这段回忆是温馨的,也是幸福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尝得熊丸心自苦,同听,夜雨连床十载声”,他们青年时代学习时,得到母亲的关怀与教导,兄弟间的友情更加笃厚。“熊丸”,药名。用熊胆和药为丸。唐柳仲郢少时好学,其母韩氏尝和熊胆丸,使夜咀咽以助勤。后用作贤母教子的典故。“夜雨连床”,用白居易《雨中招张司业宿》诗:“能来同宿否,听雨对床眠”,形容作者与其弟之间青年时十多年的友情之乐。词作上片叙写的是回忆,包括童年和青年时代。作者描绘出一幅父母仁慈、兄弟友爱,有优秀良好的教育传统,充溢着天伦之乐的美好家庭,其中特别强调了兄弟之间的手足情谊。

词作下片转写作者目前对兄弟的思念。回忆是那么美好,可现实却是残酷的:“有约待躬耕,白发慈亲望眼瞢”,原与兄弟有约在先,要辞官回家奉养父母,以报答养育之恩。可是,白发苍苍的父母双眼早已昏花,却望不到儿子归来。言语之中隐约流露出对当时现状的不满之情。结末:“谁料而今成幻影,飘零,瘴雨蛮烟一带青”,用“谁料”加强语气,以反跌美好愿望终成泡影的绝望心情。日夜思念的亲兄弟,正只身飘泊在瘴雨蛮烟的南方,下落不明。词作下片叙写目前年迈双亲的盼儿,及作者对兄弟下落的挂念与不安。

词作上下片形成强烈对比,写美好的回忆,目的是为了突出冷酷的现实,在艺术上收到很好的效果。(文潜少鸣)

taobao1.png

离愁的古诗第7篇: 《醉西施·检点旧风流》(珠帘秀)

检点旧风流,近日来渐觉小蛮腰瘦。想当初万种恩情,到如今反做了一场僝僽。害得我柳眉颦秋波水溜,泪滴春衫袖,似桃花带雨胭脂透。绿肥红瘦,正是愁时候。

【并头莲】风柔,帘垂玉钩。怕双双燕子,两两莺俦,对对时相守。薄情在何处秦楼?赢得旧病加新病,新愁拥旧愁。云山满目,羞上晚妆楼。

【赛观音】花含笑,柳带羞。舞场何处系离愁?欲传尺素仗谁修?把相思一笔都勾,见凄凉芳草增上万千愁。休、休,肠断湘江欲尽头。

【玉芙蓉】寂寞几时休,盼音书天际头。加人病黄鸟枝头,助人愁渭城衰柳。满眼春江都是泪,也流不尽许多愁。若得归来后,同行共止,便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余文】东风一夜轻寒透,报道桃花逐水流,莫学东君不转头。

【翻译或鉴赏】
【赏析】

珠帘秀,姓朱,艺名珠帘秀,元代著名杂剧女演员,生卒年不详。她“姿容姝丽”,技艺精湛,且扮演驾头、花旦、软末泥等各种角色都能悉造其妙。很多元曲作家如关汉卿、胡祗通、卢挚、冯子振等均有与其唱和赠答之作。她与卢挚有一段情缘,但无疾而终,传说后来她嫁给一个道士,晚景凄凉。

这是一首抒发离愁别怨的套数。在这一篇套数中我们依稀可以看到情场失意、愁肠百结的珠帘秀的影子。

首曲[醉西施]写女子为情消瘦,回想起旧日恋人,百忧千愁凝结在心头。“想当初万种恩情,到如今反做了一场偏憾”,往日的琴瑟和谐变成今日的孤独凄凉,今昔相比,令人无限烦忧。“害得我”三句写出了女子蛾眉轻蹙、泪洒桃腮的楚楚可怜之态。“绿肥红瘦,正是愁时候”两句点明了季节是春日将逝的时候,为春天将要离去的惋惜心态和为情人也已走远的失落心情纠结在一处,让入愁上加愁,与其说此时正是愁时候,不如说正是此时惹人愁。接下来四曲则是借“绿肥红瘦”的晚春之景来表达心中的离愁。

[并头莲]写女子的“疑”。风舞纱帘,燕子成双都会勾起女子心中的情思。一个“怕”字,显出女子的心性敏感,更显出女子思念之情的浓烈,眼前的自然景物都能激起她内心的痛苦。遥想心上人会否流连在异地的舞榭歌台,思念和猜测交错融合,离情之上还附着不安和疑问,于是“赢得旧病加新病,新愁拥旧愁”。

[赛观音]写女子的“念”。由念而生愁,山水相隔,欲寄彩笺却投递无I、-j,只得作罢。(尺素,小幅的绢、帛等丝织物,后指代书信,乐府诗中有“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之旬)“休、休”二字叹出音信不通的无奈和饱受相思煎熬的痛苦,而紧接着的“肠断湘江欲尽头”,将这种不可言说的断肠之痛寄托于无休无止的湘江之水,以江水无尽状愁思无穷。

[玉芙蓉]写女子的“盼”。女子因爱而生疑惑,于是更多了几分盼念。先盼情人书信而不得,于是周遭的“枝头黄鸟、渭城衰柳、满眼春江”都覆盖上了悲戚的色彩。但女子最终的愿望则是盼其情人的回归,这回归可冰释前嫌,可安抚心灵,可补偿心痛。愿与情郎“同行共止”,在牡丹花下成其好事,但这终归是一种奢侈的愿望。

[余文]女子许下心愿,愿情人不要移情他人,最终还是转头回到自己身边,但表达得十分含蓄隐晦。杜甫曾有“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绝句漫兴》)之旬,作者化用此意。曲中以桃花喻轻薄之人,告诫情人不要做逐水桃花。东君为司春之神,此时正是暮春,借东君的渐行渐远喻情人的远离,于是女子又叮嘱情人“莫学东君不转头”。在季节上,此句也与首曲中“绿肥红瘦,正是愁时候”相互照应。

这首套曲将“绿肥红瘦”之时的自然风物染上女子的千斤离愁,感物而发,自然深切,将女子的疑惑、想念与盼望相交缠的复杂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元曲中,我们多见男子依托女子口吻所作的相思之曲,但此篇则是作者以女子身写女子心,更加细腻贴切,入木三分。    (胡丽娜)

taobao1.png

离愁的古诗第8篇: 《一萼红·步深幽》(赵文哲

步深幽。看白蘋紫蓼,池苑恰宜秋。茸帽寒多,荷衣尘少,醉中一晌凝眸。记堤上、千丝杨柳,骤轻鞍、何处不勾留。烛泪堆红,茶烟飏碧,人在高楼。
风景而今无恙,但板桥西畔,换却盟鸥。苔涩蛩疏,芹残燕垒,声声犹诉离愁。问溪水、揉兰如许。恁年年、只解送兰舟。怕见旧时月色,莫上帘钩。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篇游旧地忆故游抒离愁的词作。

词的上片写词人旧地重游,勾想起与朋友分别的情景。“步深幽”总起全文。词从一路行径的景色起笔,给人一种徐徐行来,渐入渐深的感觉,又不乏悄寂之感。“看”一提顿,转入眼前景色的描绘。正是盛秋时节,池边小花与池中水草五彩纷呈。词人似无心欣赏景色,只觉得“茸帽多寒,荷衣少尘”而已,词人只是在浓醉中呆愣愣地看一会儿。一个“醉”醒起全文,为下文的回忆和抒情作铺垫,同时又给盛秋景致俱染愁色。接下去由写景转写词人所忆。

“记堤上、千丝杨柳”,“杨柳”源于《诗经·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词人在这里借用典故,虚写朋友分别的景致。“骤轻鞍、何处不勾留”此为实写。一虚一实表现了挚友分别,依依难舍,迷君“长亭更短亭”的分别场面。朋友天涯,自然相思苦深,接下去写词人相思情态,“烛泪堆红,茶烟飏碧,人在高楼。”写词人相思情深,不能忘怀,常常独登高楼远眺朋友,黯然情伤。

换头之后,“风景而今无恙”总承上片。“但”使下片转入词人愁情的抒写。

“盟鸥”应作“鸥盟”源于《列子·黄帝》。陆游春晴》诗之一有句“莺为风和初命友,鸥缘水长欲寻盟”。这里一是指词人的挚友,另一层意思是指友情笃好的旧时光。风景仍旧,而朋友天涯,所以词人顿觉景色一片凄苦。此节写景突出“苔”之“涩”,“蛩”之“疏”,“燕垒”之“芹残”,暗写词人相思之苦。

在这里词人借客观景象抒发心中的块垒,不直抒胸臆,却借客观之描绘给予情感以形象的展现,有无穷之味。站在湛蓝的溪水边,看兰舟送别,不觉凄情满怀:这样湛蓝的溪水为什么只知道年年载友人远行,而毫无愁思。“怕见旧时月色,莫上帘钩”,一个“怕”字,一个“莫”字极其传神地刻画了词人的相思至情。

害怕看到月色落入帘钩,引动词人思情断肠。全词写相思之情,却不露一丝直率,多化为客观景致,有无穷之味。(张学海)

taobao1.png

离愁的古诗第9篇: 《苏武慢·雁落平沙》(蔡伸

雁落平沙,烟笼寒水,古垒鸣笳声断。青山隐隐,败叶萧萧,天际暝鸦零乱。楼上黄昏,片帆千里归程,年华将晚。望碧云空暮,佳人何处,梦魂俱远。
忆旧游、邃馆朱扉,小园香径,尚想桃花人面。书盈锦轴,恨满金徽,难写寸心幽怨。两地离愁,一尊芳酒,凄凉危栏倚遍。尽迟留,凭仗西风,吹干泪眼。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这首词的上下阕之间有怎样的关系?请结合全词作简要分析。(6分)

1.上阕从荒秋暮景写起,表达了急切的思归之情。(2分)下阕则以对“旧游”的回忆,更显出离愁之深。(2分)全词感情由凄凉转为缠绵、悲婉,紧接着又转入悲怆。(2分)

2.这首词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5分)

2.这首词写羁旅伤别,从荒秋暮景说起。上片开端数句,为全词奠定了凄凉的基调。下片转入对“旧游”的回忆,那记忆中的美好时光,与眼前的秋风落叶、古垒、哀笳声的萧索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全词情感真切,铺叙委婉,表现出作者对年华易逝的伤感,也反映出对那个纷乱时代的无奈。(5分)

【翻译】

几只大雁落在平旷的沙洲,凄寒的江面上烟雾迷漫,古营垒那边呜咽的胡笳声,也渐渐地悠然而断。远山起伏,黑魆魆地时隐时显;枯叶在秋风中飘落翻转;天边的几只昏鸦在往来回旋。黄昏里,楼上也是孤寂凄凉,忽又见江面上,千里迢迢漂回来一片孤帆,年华将我推向老年。仰望长空,碧云飘浮,暮色朦胧,此时此刻,不知美人今在何处?关山阻隔,云水迢迢,就是在梦魂中也离她那么遥远!

回想起旧时的欢乐,朱红的大门,深深的庭院,小巧别致的花园里,香气扑鼻的小径上,我至今还能记起她美丽的容颜。纵然是写满丝绢拨断琴弦,也难以倾诉内心的幽怨。这两地相思的凄苦,一樽美酒怎能排遣?我已经把栏杆倚遍。久久地滞留在楼上,任凭那萧瑟西风,吹干了我的泪眼。

【注释】

苏武慢:词牌名,又名选冠子,或选官子、转调选冠子、惜余春慢、仄韵过秦楼。据《御定词谱》共有十六体。词分上下两片,属于慢词。

⑵平沙:指广阔的沙原。

⑶烟笼寒水:杜牧泊秦淮》诗:“烟笼寒水月笼沙。“

⑷古垒:古代留下的壁垒。

⑸鸣笳:.吹奏笳笛。笳笛,古管乐器名。

⑹败叶:落叶;枯叶

⑺片帆:孤舟;一只船。

⑻年华:年岁;年纪。

⑼碧云空暮:江淹《休上人怨别》“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

⑽旧游:昔日的游览。

⑾邃馆:深院。

⑿朱扉:红漆门。

⒀香径:花间小路,或指落花满地的小径。

桃花人面:崔护题都城南庄》“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⒂书盈锦铀:用苏蕙织锦回文诗事。事见《晋书·窦滔妻苏氏传》,云“窦滔妻苏氏,始平人也。名蕙,字若兰。善属文。滔,苻坚时为秦州刺史,被徙流沙。苏氏思之,织锦为回文旋图诗以赠滔,宛转循环以读之,词甚凄惋,凡八百四十字”。后用以指妻寄夫之书信。

⒃金徽:金饰的琴徵。徽,系弦之绳。此处代指琴。

⒄尊:同“樽”,古代的盛酒器具。

⒅危阑:高栏杆。

⒆迟留:停留;逗留。

⒇凭仗:依赖,依靠,任凭。

taobao1.png

离愁的古诗第10篇: 《云中至日》(朱彝尊

去岁山川缙云岭,今年雨雪白登台。
可怜日至长为客,何意天涯数举杯!
城晚角声通雁塞,关寒马色上龙堆。
故园望断江村里,愁说梅花细细开。

【翻译或鉴赏】
【赏析】

云中,古郡名,治所在今山西省大同市。根据诗中描写的景象,这里“至日”知是冬至。康熙三年(1664),诗人往谒山西按察副使曹溶,在大同的万物同春亭栖住。这首诗写冬至日在云中过节的所见所感。

“去岁山川缙云岭,今年雨雪白登台。”首二句写了诗人连年天南地北地奔波。缙云,县名,在今浙江省南部。康熙二年(1663),朱彝尊曾在永康、丽水、缙云等县游历,并在缙云度过冬至。白登,山名,在今山西省平城县东北三十里,山上有台,即白登台。此二句对偶相当工稳,且首旬不押韵,这在七言律诗中不是常式。山川和雨雪,各自表现了浙江和山西的地理气候特点。缙云岭和白登台,也不一定是说诗人真的在缙云山中或白登台上,而是借代,借一地之名胜泛指一地,这在古代诗文中常见。

颔联是承首联而来的诗人的感叹:“可怜日至常为客,何意天涯数举杯。”一到冬至,就意味着年关将近了。中国的传统过年必须归故乡阖家团聚,诗人说日至常为客,弦外之意就是他屡屡异地他乡独自过年,故云可怜。而至日常为客,又是诗人所不愿意的,因此就有了下旬,吴中习俗,冬至日需饮冬酿酒。诗人虽然不愿意,但也只能和家人天各一方遥相举杯了。

既然和家人只能遥相举杯,就显得孤寂。孤寂又不甘寂寞,于是只能将感官集中到户外的景象之中。颈联前一句是耳闻:“城晚角声通雁塞。”雁塞指雁门关,长城要口之一。在今山西省代县。诗人听到了云中城楼上的角声和远处雁门关的角声连成一片。后一句写目睹:“关寒马色上龙堆。”马色指维族人养的颜色相间的马。《唐书·回纥传》古诗百*科:“马色皆驳。”龙堆:白龙堆,新疆南路的戈壁沙漠。诗人看到了维族人乘马踏上归途。“晚”和“寒”,既是写时间和节令,又是写云中景物萧瑟,以衬托尾联的思乡之情。

“故园望断江村里,愁说梅花细细开。”此二句是全诗的精神所在,也是精髓所在。透过北方肃杀之景,诗人极目远望,企图看见故乡和亲人,但是,故乡实在大遥远了,并不是人的目力所能及,故乡既然在那看不到的江村里,那么,诗人似乎也害怕有人提起故乡的梅花了,因为这会加重其乡情。一“愁”字,给全诗定下了基调。这句原本杜甫《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嫩蔬商量细细开。”

这是一首写离愁别恨的名篇。沈德潜在《清诗别裁集》中评为“学北地高入杜陵,通着一气,能以大力负之而趋。”究其之所以能达到如此之境界,当然是情真意切的结果(马卫中)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