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关于爱情的古诗_描写爱情伤感的古诗词_爱情诗大全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爱情的古诗

taobao1.png

爱情的古诗第1篇: 《八六子·倚危亭》(秦观

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
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怎奈向、欢娱渐随流水,素弦声断,翠绡香减,那堪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

【翻译或鉴赏】
“八六子”是词牌,始见于《尊前集》中所收的杜牧之作。分上下两片,上片三处平韵,下片五处平韵,共八十八字。通常以秦观的此作为定格。怎奈向:宋代方言,表示无可奈何之意。"向"是语气助词。销凝:"销魂凝魂"的简称。黯然神伤、茫然出神之义。
taobao1.png

爱情的古诗第2篇: 《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辛弃疾

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为赋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恨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迷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翻译或鉴赏】
同官王正之:据楼钥《攻媿集》卷九十九《王正之墓志铭》,王正之淳熙六年任湖北转运判官,故称“同官”。消 :经受落红:落花算只有殷勤:想来只有檐下蛛网还殷勤地沾惹飞絮,留住春色。长门:汉代宫殿名,武帝皇后失宠后被幽闭于此,司马相如《长门赋序》:“孝武陈皇后,时得幸,颇妒。别在长门宫,愁闷悲思,闻蜀郡成都司马相如天下工为文,奉黄金百万,为相如,文君取酒,因以悲愁之辞,而相如为文以悟主上,陈皇后复得幸。”脉脉:绵长深厚貌。君:指善妒之人。玉环飞燕:杨玉环、赵飞燕,皆貌美善妒。危栏:高楼上的栏杆。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  晚春时节,百花凋零,风雨常至,难免令人伤春。词人对这一切更是敏感。他牵挂着那美丽的春花,还能经受得起几番风雨?他心绪不宁,为春的匆匆离去惋惜,却又无可奈何。

惜春长恨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  花是春天的象征。花开得早,自然落得早,春就去得早。词人对春天是这般珍惜,连花儿开早了都会感到遗憾,又怎能忍受落花无数呢。

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迷归路。  花儿既然无法迟开晚放,那么就留住春天离去的脚步吧。“春天啊,听说海角天涯并没有你的归处,你就留在这里吧!”情至深处,词人仿佛一个天真任性的孩子。

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春天没有理会词人的挽留,她依旧悄然离去。词人只能轻轻埋怨春的无言自去,只能四处寻找一些春的痕迹,给自己一丝慰藉。

  他找了又找,最终发现,只有屋檐上的蛛网,沾满了飘飞的柳絮,还留有少许春色。

  五彩缤纷的春过后,是绿意盎然的夏。按说生性豪放的词人应该看到这一点。然而,他深深地陷在春逝的伤感中,难以自拔。这是因为触景伤情,落红无数的暗淡让情绪低落的他更加黯然伤神。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   “蛾眉”,形容女子眉如飞蛾触须,代指美人。

  据《文选·长门赋序》,汉武帝的皇后陈阿娇先得宠幸,后来失宠被废,贬居长门宫。陈氏听说司马相如的文章天下最工,便送去百斤黄金,求得一篇《长门赋》。后来汉武帝看到此赋,有所感悟,陈皇后再度承宠。事实上,《长门赋》并非司马相如所作,史书上也没有陈皇后被废后复得宠幸的记载。

  正如《长门赋序》的作者敢于不拘泥故事真伪一样,辛弃疾此处也来了个大胆生发。他说,被冷落的陈皇后本已有了与汉武帝重聚的希望,但是由于遭到武帝身边其他女子的妒恨,致使佳期无望。这时候,纵使陈皇后千金买得相如的生花妙笔,脉脉真情又能向谁倾诉呢?

  词人似为陈皇后而伤感,其实是为自己伤感。

  南宋国势日衰,政权腐朽,收复中原的希望渺茫。辛弃疾热爱自己的祖国,却又不免对它痛惜、失望。在词的上片,春的离去,实际上喻指国家的败落。他期望春天长驻久留,但国势却如残春,风雨飘摇。他不愿面对这个现实,然而他又怎能回避得了?他的济世之志、救国理想都寄托在南宋王朝的复兴上,可是事与愿违,眼见这些都落了空,他的心中异常苦痛、矛盾。

  爱而不成,则生恨心。他痛恨权奸当道,蒙蔽君主、陷害忠良,痛恨朝廷不思恢复失地,反而排挤抗金志士。所以,他以长门陈皇后自比,哀叹自己遭受小人妒忌,无法大展宏图的悲惨命运。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杨玉环、赵飞燕都是古代著名的美女。一个是唐玄宗的贵妃,“三千宠爱在一身”,后来安史乱中被缢死马嵬坡下;一个是汉成帝宠极一时的皇后,结局是被废为庶人后自杀。

  词人对妒恨陈皇后的女子说,你们不要高兴得跳起舞来,须知玉环、飞燕也难免归于尘土,一切成空。实际上,他是在申饬、诅咒那些打击陷害忠良的权贵奸小:你们休要得意忘形,你们难道不知道,玉环、飞燕那样的命运,最终也会降临到你们头上吗?

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楼,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词人此刻正与同事一道饮酒话别。在这闲暇之时,他的愁,依然是家国之愁、命运之愁。惟其如此,才令他感到“闲愁最苦”,才说道,不要去倚靠高楼,否则会看见斜阳坠落烟柳中,令人伤心断肠。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唐温庭筠望江南》);“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北宋柳永蝶恋花》)……从这些词中,读者可以想见:靠着高楼,会看见一点点下坠的残阳、苍茫迷蒙的江水、轻烟笼罩的垂柳。这些都会令人伤悲。所以,辛弃疾说“休去倚危楼”,他害怕看到那落日残阳的光景,害怕由此想到江河日下的国家。他的哀愁,本就已经太多太多了。


   再也经受不起几次风雨,美好的春季又急匆匆过去了。爱惜春天尚且还经常担忧花儿会开得太早而凋谢太快,那么,何况如今面对这无数红花落地的残春败落景象。我劝说春光:你暂且留下来吧,听说芳草已生遍天涯,会遮住你的归路,你还能到哪里去呢?怨恨春不回答,竟自默默地归去了。只有屋檐下的蜘蛛仍在整天殷勤地吐丝结网,沾网住漫天飞舞的柳絮,想保留一点春的痕迹。

    汉武帝陈皇后失宠,别居长门宫,定准的重逢佳期又被耽搁了。陈皇后的美貌曾经也遭人忌妒,纵然用千金重价买下司马相如的《长门赋》,满腹情意该向谁倾诉?请你们不要得意忘形,青春挥霍无度,你们没有看见杨玉环、赵飞燕早都变成尘土了吗?忧国而不能参政,只能做个闲官的心情愁苦极了!不要去高楼上凭栏远眺,夕阳正落在暮霭笼罩的柳树梢上,长夜即将来临,望之使人断肠。

【注释】
1、淳熙己亥:淳熙六年(1179)。漕:漕司,转运使的别称,掌管钱粮。王正之:名特起,辛弃疾同僚好友。

2消:经得起。

3、“见说道”二句:谓芳草连天.阻绝了春天的归路,见说道:听说。

 4、“算只有”三句:谓只有檐下的蛛网还在沽惹飘飞的柳絮,好像想把春天留住。

5、“长门”三句:司马相如《长门赋序》:“孝武皇帝陈皇后,时得幸,颇妒,别在长门宫,愁闷悲思。闻蜀郡成都司马相如天下工为文,奉黄金百斤,为相如文君取酒,凶于解悲愁之辞。而相如为文以悟主上,皇后复得亲幸。”准拟:准备,打算:蛾眉:形容美貌,指陈皇后。这里是说被打人冷宫的陈皇后,虽打算与汉武帝相会,但终究不成,因为有人在妒忌她,从中破坏,

 6、舞:既指舞蹈,又指得意忘形。

taobao1.png

爱情的古诗第3篇: 《浣溪沙·惆怅梦余山月斜》(韦庄

惆怅梦余山月斜,孤灯照壁背窗纱。小楼高阁谢娘家。
暗想玉容何所似?一枝春雪冻梅花,满身香雾簇朝霞。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惆怅地从幽梦中醒来,瞥见一弯朦胧的山月,映照着背窗的孤灯倩影,将壁板染上冷冷的月色。月儿带着我的思恋,飞向那谢娘的高楼小阁——她的家。

静静地悬念着那漂亮的少女,她的美丽可比作什么?就像春雪里的一枝冻梅花。满身香雾浓郁,脸上映照着朝霞。

【注释】

①梦余:梦醒之后。

②背窗纱:即背向窗纱。

③谢娘家:唐代李德裕有美妾谢秋娘,李以华屋贮之,眷爱甚隆。事见《唐音癸签》。后文人用其事,称谢家、谢娘、秋娘等。此处代指思念的女子。

④何所似:像什么样,是什么样。

⑤簇:拥,覆盖。

taobao1.png

爱情的古诗第4篇: 《菩萨蛮·彩舟载得离愁动》(贺铸

彩舟载得离愁动。无端更借樵风送。波渺夕阳迟。销魂不自持。
良宵谁与共。赖有窗间梦。可奈梦回时。一番新别离。

【翻译或鉴赏】
彩舟:指行人乘坐之舟。无端:无缘无故。樵风:顺风。波渺:烟波茫茫。赖:感情依托。
taobao1.png

爱情的古诗第5篇: 《虞美人·银床淅沥青梧老》(纳兰性德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翻译或鉴赏】
【鉴赏】

纳兰的词中多次提到“回廊”,这个“回廊”,想必是他与所深爱之人产生恋情的地方。本篇再次提到的“回廊一寸相思地”,引起作者痛心乃至有种肝肠寸断的感觉,同时表达了他对昔日爱人坚定不移的深情。

“银床淅沥青梧老,展粉秋蛩扫。”是说爱人的踪迹已经消失在蟋蟀唧唧的鸣叫之中。对于往事,只能是遗恨不已,难以言说。

回廊下,相思地,“背灯和月就花阴”,意境凄婉。岁月匆匆,那段逝去的恋情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这段爱情的创痛实在太深太重,唯有难以忘却的思念还在词人心头永久萦绕。

可以想象,纳兰若站在回廊花阴下,内心不乏经历苍茫岁月的惆怅,充满了沧海桑田的遗憾。我们读这首词时,俨然看见一个伤心的男人,逗留在荒芜的秋草蔓地的庭院里,这是曾经和她一起游玩的地方。彼时花前月下,流萤扇扑,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留恋回味!而如今,秋风秋雨摧残了井边的梧桐,她那美丽的身影已经不在了。纳兰此时能做的,只是捡到当年她无意间遗落在荒草之间的首饰。

【注释】

银床:指井栏,或指汲取井水的辘轳架。杜甫《冬日洛城北谒玄元皇帝庙》:  “风筝吹玉柱,露井冻银床。”

淅沥:象声词,形容风雨声、落叶声等。

展粉,借指所恋之女子。展,为鞋的衬底,与粉字连缀即代指女子。

蛩:一种昆虫,这里指蟋蟀。

“采香”二句:比喻曾经与她有过一段恋情。范成大《吴郡志》云:吴王夫差于香山种香,使美人泛舟于溪以采之。

连钱:草名,叶呈圆形,大如钱,故称。连钱马,又名连钱骢。其毛皮色有深浅,花纹、形状似相连的铜钱。

翠翘:女子的头饰,似翠鸟尾部的长羽。温庭筠《经旧游》:“坏墙经雨苍苔遍,拾得当时旧翠翘。”

回廊:用春秋吴王“响履廊”之典。宋范成大《吴郡志》:“响履廊,在灵岩山寺。相传吴王令西施辈步履,廊虚而响,故名。”

taobao1.png

爱情的古诗第6篇: 《洛神赋》(曹植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词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 ,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则君王所见,无乃是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象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 尔乃众灵杂遝,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伫。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于是越北沚,过南冈,纡素领,回清阳,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返,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翻译或鉴赏】

译文  黄初三年,我来到京都朝觐,归渡洛水。古人曾说此水之神名叫宓妃。因有感于宋玉对楚王所说的神女之事,于是作了这篇赋。赋文云:  我从京都洛阳出发,向东回归封地鄄城,背着伊阙,越过轘辕,途经通谷,登上景山。这时日已西下,车困马乏。于是就在长满杜蘅草的岸边卸了车,在生着芝草的地里喂马。自己则漫步于阳林,纵目眺望水波浩渺的洛川。于是不觉精神恍惚,思绪飘散。低头时还没有看见什么,一抬头,却发现了异常的景象,只见一个绝妙佳人,立于山岩之旁。我不禁拉着身边的车夫对他说:“你看见那个人了吗?那是什么人,竟如此艳丽!”车夫回答说:“臣听说河洛之神的名字叫宓妃,然而现在君王所看见的,莫非就是她!她的形状怎样,臣倒很想听听。”  我告诉他说:“她的形影,翩然若惊飞的鸿雁婉约若游动的蛟龙。容光焕发如秋日下的菊花,体态丰茂如春风中的。她时隐时现像轻云笼月,浮动飘忽似风吹落雪。远而望之,明洁如朝霞中升起的旭日;近而视之,鲜丽如绿波间绽开的新荷。她体态适中,高矮合度,肩窄如削,腰细如束,秀美的颈项露出白皙的皮肤。既不施脂,也不敷粉,发髻高耸如云,长眉弯曲细长,红唇鲜润,牙齿洁白,一双善于顾盼的闪亮的眼睛,两个面颧下甜甜的酒窝。她姿态优雅妩媚,举止温文娴静,情态柔美和顺,语辞得体可人。洛神服饰奇艳绝世,风骨体貌与图上画的一样。她身披明丽的罗衣,带着精美的佩玉。头戴金银翡翠首饰,缀以周身闪亮的明珠。她脚着饰有花纹的远游鞋,拖着薄雾般的裙裾,隐隐散发出幽兰的清香,在山边徘徊倘佯。忽然又飘然轻举,且行且戏,左面倚着彩旄,右面有桂旗庇荫,在河滩上伸出素手,采撷水流边的黑色芝草。”  我钟情于她的淑美,不觉心旌摇曳而不安。因为没有合适的媒人去说情,只能借助微波来传递话语。但愿自己真诚的心意能先于别人陈达,我解下玉佩向她发出邀请。可叹佳人实在美好,既明礼义又善言辞,她举着琼玉向我作出回答,并指着深深的水流以为期待。我怀着眷眷之诚,又恐受这位神女的欺骗。因有感于郑交甫曾遇神女背弃诺言之事,心中不觉惆怅、犹豫和迟疑,于是敛容定神,以礼义自持。  这时洛神深受感动,低回徘徊,神光时离时合,忽明忽暗。她象鹤立般地耸起轻盈的躯体,如将飞而未翔;又踏着充满花椒浓香的小道,走过杜蘅草丛而使芳气流动。忽又怅然长吟以表示深沈的思慕,声音哀惋而悠长。于是众神纷至杂沓,呼朋引类,有的戏嬉于清澈的水流,有的飞翔于神异的小渚,有的在采集明珠,有的在俯拾翠鸟的羽毛。洛神身旁跟着娥皇、女英南湘二妃,她手挽汉水之神,为瓠瓜星的无偶而叹息,为牵牛星的独处而哀咏。时而扬起随风飘动的上衣,用长袖蔽光远眺,久久伫立;时而又身体轻捷如飞凫,飘忽游移无定。她在水波上行走,罗袜溅起的水沫如同尘埃。她动止没有规律,象危急又象安闲;进退难以预知,象离开又象回返。她双目流转光亮,容颜焕发泽润,话未出口,却已气香如兰。她的体貌婀娜多姿,令我看了茶饭不思。  在这时风神屏翳收敛了晚风,水神川后止息了波涛,冯夷击响了神鼓,女娲发出清泠的歌声。飞腾的文鱼警卫着洛神的车乘,众神随着叮当作响的玉鸾一齐离去。六龙齐头并进,驾着云车从容前行。鲸鲵腾跃在车驾两旁,水禽绕翔护卫。车乘走过北面的沙洲,越过南面的山冈,洛神转动白洁的脖颈,回过清秀的眉目,朱唇微启,缓缓地陈诉着往来交接的纲要。只怨恨人神有别,彼此虽然都处在盛年而无法如愿以偿。说着不禁举起罗袖掩面而泣,止不住泪水涟涟沾湿了衣襟,哀念欢乐的相会就此永绝,如今一别身处两地,不曾以细微的柔情来表达爱慕之心,只能赠以明珰作为永久的纪念。自己虽然深处太阴,却时时怀念着君王。洛神说毕忽然不知去处,我为众灵一时消失隐去光彩而深感惆怅。  于是我舍低登高,脚步虽移,心神却仍留在原地。余情绻缱,不时想象着相会的情景和洛神的容貌;回首顾盼,更是愁绪萦怀。满心希望洛神能再次出现,就不顾一切地驾着轻舟逆流而上。行舟于悠长的洛水以至忘了回归,思恋之情却绵绵不断,越来越强,以至整夜心绪难平无法入睡,身上沾满了浓霜直至天明。我不得已命仆夫备马就车,踏上向东回返的道路,但当手执马缰,举鞭欲策之时,却又怅然若失,徘徊依恋,无法离去。

注释〔1〕黄初:魏文帝曹丕年号,公元220—226年。〔2〕京师:京城,指魏都洛阳。按曹植黄初三年朝京师事不见史载,《文选》李善注以为系四年之误。朝京师,即到京都洛阳朝见魏文帝。〔3〕济:渡。洛川:即洛水,源出陕西,东南入河南,经洛阳。〔4〕斯水:指洛川。宓妃:相传为宓羲氏之女,溺死于洛水为神。《离骚》:“我令丰隆乘云兮,求宓妃之所在。”〔5〕“感宋玉”句:宋玉有《高唐》、《神女》二赋,皆言与楚襄王对答梦遇巫山神女事。〔6〕京域:京都(指洛阳)地区。〔7〕言:发语词。东藩:指指在洛阳东北的曹植封地鄄城。藩,古代天子封建诸侯,如藩篱之卫皇室,因称诸侯国为藩国。〔魏志》本传:“(黄初)三年,立为鄄城王。”鄄城(即今山东鄄城县)在洛阳东北,故称东藩。〔8〕伊阙:山名,即阙塞山、龙门山。《水经注·伊水注》:“昔大禹疏以通水,两山相对,望之若阙,伊水历其间北流,故谓之伊阙矣。”山在洛阳南,曹植东北行,故曰背。〔9〕轘辕:山名,在今河南偃师县东南。《元和郡县志》:“道路险阻,凡十二曲,将去复还,故曰轘辕。”〔10〕通谷:山谷名。华延《洛阳记》:“城南五十里有大谷,旧名通谷。”〔11〕陵:登。景山:山名,在今河南偃师县南。〔12〕殆:通“怠”,懈怠。《商君书·农战》:“农者殆则土地荒。”烦:疲乏。〔13〕尔乃:承接连词,犹言“于是就”。税驾:犹停车。税,舍、置。驾,车乘总称。蘅皋:生着杜蘅(香草)的河岸。皋,河边高地。〔14〕秣驷:喂马。驷,一车四马,此泛指驾车之马。芝田:《十洲记》:“钟山在北海,仙家数千万,耕田种芝草。”一说为地名,即河南巩县西南的芝田镇。〔15〕容与:悠然安闲貌。阳林:地名,一作“杨林”,因多生杨树而名。〔16〕流盼:目光流转顾盼。盼一作“眄”,旁视。〔17〕精移神骇:谓神情恍惚。移,变。骇,散。〔18〕忽焉:急速貌。〔19〕以:而。殊观:所见殊异。〔20〕援:以手牵引。御者:车夫。〔21〕觌(dí敌):看见。〔22〕无乃:犹言莫非。〔23〕翩:鸟疾飞貌,此引申为飘忽摇曳。惊鸿:惊飞的鸿雁。〔24〕婉:蜿蜒曲折。此句本宋玉《神女赋》:“婉若游龙乘云翔。”〔25〕荣:丰盛。华:华美。二句形容洛神容光焕发,肌体丰盈。〔26〕飘飖:动荡不定。回:旋转。〔27〕皎:洁白光亮。〔28〕迫:靠近。灼:鲜明灿烂。芙蓉:一作“芙蕖”,荷花。渌(lù路):水清貌。〔29〕秾:花木繁盛。此指人体丰腴。纤:细小。此指人体苗条。〔30〕修:长。度:标准。此句即宋玉《登徒子好色赋》所谓“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之意。〔31〕素:白细丝织品。句本宋玉《登徒子好色赋》。〔32〕延、秀:均指长。项:后颈。〔33〕皓:洁白。句本司马相如《美人赋》。〔34〕铅华:粉。古代烧铅成粉,故称铅华。弗御:不施。御,进。〔35〕云髻:发髻如云。峨峨:高耸貌。〔36〕连娟:又作“联娟”,微曲貌。〔37〕朗:明润。鲜:光洁。〔38〕眸:目瞳子。睐:顾盼。〔39〕靥(yè谒)辅:一作“辅靥”,即今所谓酒窝。权:颧骨。《淮南子·说林》:“靥辅在颊则好。”〔40〕轘:同瑰,奇妙。宋玉《神女赋》:“瓌姿玮态。”艳逸:艳丽飘逸。〔41〕仪:仪态。闲:娴雅。宋玉《神女赋》:“志解泰而体闲。”〔42〕绰:宽缓。〔43〕奇服:奇丽的服饰。屈原九章·涉江》:“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旷世:犹言举世无匹。旷,空。〔44〕骨像:骨格形貌。应图:指与画中人相当。〔45〕璀灿:鲜明貌。一说为衣动声。〔46〕珥:珠玉耳饰。此用作动词,作佩戴解。瑶碧:美玉。华琚:刻有花纹的佩玉。〔47〕翠:翡翠。首饰:指钗簪一类饰物。〔48〕践:穿,着。远游:鞋名。繁钦情诗》:“何以消滞忧,足下双远游。”文履:饰有花纹图案的鞋。刘桢《鲁都赋》:“纤纤丝履,灿烂鲜新;表以文组,缀以朱蠙。”疑即咏此。〔49〕曳:拖。雾绡:轻薄如雾的轻纱。绡:生丝。裾:裙边。〔50〕微:隐。芳蔼:芳香浓郁。〔51〕踟蹰:徘徊。隅:角。〔52〕纵体:轻举貌。遨:游。〔53〕采旄:采旗。旄,旗竿上旄牛尾饰物。〔54〕桂旗:以桂木为竿之旗。屈原《九歌·山鬼》:“辛夷车兮结桂旗。”〔55〕攘:此指揎袖伸出。神浒:为神所游之水边地。浒,水边泽畔。〔56〕湍濑:石上急流。玄芝:黑芝草。《抱朴子·仙药》:“芝生于海隅名山及岛屿之涯……黑者如泽漆。”〔57〕振荡:形容心动荡不安。怡:悦。〔58〕微波:一说指目光,亦通。〔59〕诚素:真诚的情意。素,同愫。〔60〕要(yāo腰):同邀,约请。〔61〕信修:确实美好。张衡《思玄赋》:“伊中情之信修兮,慕古人之贞节。”〔62〕羌:发语词。习礼:懂得礼法。明诗:善于言辞。〔63〕抗:举起。琼珶:美玉。和:应答。〔64〕潜渊:深渊,指洛神所居之地。期:会。〔65〕眷眷:通“睠睠”,依恋貌。款实:诚实。〔66〕斯灵:此神,指宓妃。我欺:即欺我。〔67〕交甫:郑交甫。《神仙传》:“切仙一出,游于江滨,逢郑交甫。交甫不知何人也,目而挑之,女遂解佩与之。交甫行数步,空怀无佩,女亦不见。”弃言:背弃信言。〔68〕狐疑:疑虑不定。相传狐性多疑,渡水时且听且过,因称狐疑。〔69〕收和颜:收敛笑容。静志:镇定情志。〔70〕申:施展。礼防:《礼记·坊记》:“夫礼坊民所淫,……故男女无媒不交,无币不相见,恐男女无别也。”坊与防通。防,障。自持:自我约束。〔71〕徙倚:犹低回。〔72〕神光:围绕于神四周的光芒。〔73〕乍阴乍阳:忽暗忽明。此承上句而言,离则阴,合则阳。〔74〕竦(sǒng悚):耸。鹤立:形容身躯轻盈飘举,如鹤之立。〔75〕椒途:涂有椒泥的道路。椒,花椒,有浓香。〔76〕蘅薄:杜蘅丛生地。〔77〕超:惆怅。永慕:长久思慕。〔78〕厉:疾。弥:久。〔79〕杂沓:众多貌。〔80〕命俦啸侣:犹呼朋唤友。俦,伙伴、同类。〔81〕渚:水中高地。〔82〕翠羽:翠鸟的羽毛。古人多用以为饰。〔83〕南湘之二妃:指娥皇和女英。据刘向《列女传》载,尧以长女娥皇和次女女英嫁舜,后舜南巡,死于苍梧。二妃往寻,死江湘间,为湘水之神。〔84〕汉滨之游女:汉水之神。《诗·周南·汉广》:“汉有游女,不可求思。”薛君《韩诗章句》:“游女,汉神也。”〔85〕瓠瓜:星名,又名天鸡,在河鼓星东。无匹:无偶。阮瑀《止欲赋》:“伤匏瓜之无偶,悲织女之独勤。”〔86〕牵牛:星名,又名天鼓,与织女星各处河鼓之旁。相传每年七月七日乃得一会。〔87〕袿:今作褂。刘熙《释名》:“妇人上服曰袿。其下垂者,上广下狭如刀圭也。”猗靡:随风飘动貌。〔88〕翳:遮蔽。延伫:久立。〔89〕凫:野鸭。〔90〕陵:踏。尘:指细微四散的水沫。〔91〕难期:难料。〔92〕盼:《文选》作“眄”,斜视。流精:形容目光流转而有光彩。〔93〕幽兰:形容气息香馨如兰。〔94〕婀娜:轻盈柔美貌。〔95〕屏翳:传说中的众神之一,司职说法不一,或以为是云师(《吕氏春秋》),或以为是雷师(韦昭),或以为是雨师(《山海经》、王逸等)。而曹植认为是风神,其《诘洛文》云“河伯典泽,屏翳司风”。〔96〕川后:旧说即河伯,似有误,俟考。〔97〕冯夷:河伯名。《青令传》:“河伯,华阴潼乡人也,姓冯名夷。”又《楚辞》王逸注引《抱朴子·释鬼》:“冯夷以八月上庚日渡河溺死,天帝署为河伯。”〔98〕女娲:传说中的女神,《世本》谓其始作笙簧,故此曰“女娲清歌”。〔99〕文鱼《山海经·西山经》:“秦器之山,濩水出焉,……是多鳐鱼,状如鲤鱼,鱼身而鸟翼,苍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游于东海,以夜飞。”惊:当从《文选》作“警”。《文选》李善注:“警,戒也。文鱼有翅能飞,故使警乘。”〔100〕玉銮:鸾鸟形玉制车铃,动则发声。偕逝:俱往。〔101〕六龙:相传神出游多驾六龙。俨:矜持庄重貌。齐首:谓六龙齐头并进。〔102〕云车:相传神以云为车。《博物志》:“汉武帝好道,七月七日夜漏七刻,西王母乘紫云车来。”容裔:舒缓安详貌。〔103〕鲸鲵(ní泥):即鲸鱼。水栖哺乳动物,雄曰鲸,雌曰鲵。毂(gú谷):车轮中用以贯轴的圆木。此指车。〔104〕为卫:作为护卫。〔105〕沚:水中小块陆地。〔106〕纡:回。素领:白皙的颈项。清扬:形容女性清秀的眉目。扬一作“阳”。《诗·郑风·野有蔓草》:“有美一人,清阳婉兮。”〔107〕交接:结交往来。〔108〕莫当:无匹,无偶。《汉书·司马相如传》颜师古注:“当,对偶也。”〔109〕抗:举。袂:袖。曹植《叙愁赋》:“扬罗袖而掩涕”,与此句同意。〔110〕浪浪:水流不断貌。〔111〕效爱:致爱慕之意。〔112〕明珰:以明月珠作的耳珰。《古诗为焦仲卿妻作》:“耳著明月珰。”〔113〕太阴:众神所居之处,与上文“潜渊”义近。〔114〕不悟:不知。舍:止。〔115〕宵:通“消”,消失。一作“霄”。蔽光:隐去光彩。〔116〕背下:离开低地。陵高:登上高处。〔117〕灵体:指洛神。〔118〕上溯:逆流而上。〔119〕绵绵:连续不断貌。〔120〕耿耿:心绪不安貌。〔121〕东路:回归东藩之路。〔122〕騑(fēi):车旁之马。古代驾车称辕外之马为騑或骖,此泛指驾车之马。辔:马缰绳。抗策:犹举鞭。〔123〕盘桓:徘徊不前。


taobao1.png

爱情的古诗第7篇: 《蝶恋花·春暮》(李冠

遥夜亭皋闲信步。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
桃杏依稀香暗渡。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翻译或鉴赏】

译文夜间在亭台上踱着步子,不知道为何清明刚过,便已经感觉到了春天逝去的气息。夜里飘来零零落落的几点雨滴,月亮在云朵的环绕下,散发着朦胧的光泽。桃花杏花在暗夜的空气中散发着幽香,不知道在园内荡着秋千,轻声说笑的女子是谁?对她千万般思念,在辽阔的天地里,竟无一处可以安排“我”的相思愁绪。

注释蝶恋花,词牌名,分上下两阕,共六十个字,一般用来填写多愁善感和缠绵悱恻的内容。此词于《唐宋诸贤绝妙词选》、《类编草堂诗余》、《词的》、《古今诗余醉》等本中均有题作“春暮”。②遥夜:长夜。亭皋:水边的平地。《汉书·司马相如传上》:“亭皋千里,靡不被筑。”闲:吴本《二主词》误作“闭”。信:吴讷本、吕远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作“倒”。王仲闻《南唐二主词校订》云:“倒步不可解,必信步之误。”刘继增《南唐二主词笺》云:“旧钞本作信。”③风约住:下了几点雨又停住,就象雨被风管束住似的。④杏:《尊前集》、《唐宋诸贤绝妙词选》、《类编草堂诗余》、《词的》、《古今词统》作“杏”。《欧阳文忠近体乐府》注:“一作杏。”依依:《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醉翁琴趣外篇》、《乐府雅词》、《花庵词选》、《类编草堂诗余》、《唐宋诸贤绝妙词选》、毛订《草堂诗余》、《词的》、《古今词统》均作“依稀”。《欧阳文忠近体乐府》罗泌校语云:“一作无言。”暗度:不知不觉中过去。春暗度:《尊前集》作“风暗度”。《欧阳文忠近体乐府》、《花庵词选》、《醉翁琴趣外篇》、《乐府雅词》、《唐宋诸贤绝妙词选》、《类编草堂诗余》、《词的》、《古今词统》、《古今诗余醉》、《历代诗余》、《全唐诗》作“香暗度”。⑤谁:《乐府雅词》作“谁”。《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罗泌校语云:“谁,一作人。”在:《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醉翁琴趣外篇》、《乐府雅词》作“上”。《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注:“一作在。”⑥一寸:指心,喻其小。绪:连绵不断的情丝。“千万绪”有千丝万缕的意思。⑦安排:安置,安放。


【阅读答案】

1全词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第一句中的“闲”字用得好,好在哪里?

1、伤春暮、怀人。(2分)“闲”字写出词人一副随意举步、漫不经心的样子,含有排遣内心某种积郁的用意。(2分)

2“一寸相思千万绪”一句有什么表达特色?请略加分析。

2、主要采用了对比和夸张的手法。“一寸”和“千万”对比,“一寸”和“千万”同时又是夸张。(2分)

3沈谦《填词杂说》赞《蝶恋花》“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句,以为“红杏枝头春意闹”、“去破月来花弄影”俱不及。你同意吗?请说说你的看法。

3、这两句从听觉和视觉两方面写出了春天的夜晚清新、淡雅、朦胧的景象,如此美景更能勾起人的相思之情;(3分)而“红杏枝头春意闹”“去破月来花弄影”只从视觉方面写出了景物的动态美。(1分)(如答“不同意”也要扣住“内容”“情感”“手法”三个方面分析)

taobao1.png

爱情的古诗第8篇: 《诉衷情·夜来沉醉卸妆迟》(李清照

夜来沉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远不成归。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挼残蕊,更捻余香,更得些时。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孤雁儿(并序)李清照

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耳。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沉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里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恨意。

小风疏雨潇潇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1、这两首梅花词蕴含的感情有何不同?(2分)

参考答案:第一首蕴含的是少妇李清照对远方丈夫的思念之苦,第二首蕴含的是寡妇李清照对亡夫的怀念之痛。(扣关键词“思念丈夫或怀念亡夫可得满分。)

2、简析两首词如何借梅写情。(6分)

参考答案:

第一首借“梅萼插残枝”,表现少妇的借酒浇愁之后的慵懒放任;(1分)借梅香“熏破春睡”,让少妇无法入眠,深陷思念;(1分)“更捼残蕊,更捻余香”,反复揉搓梅花以打发光阴,暗示内心的寂寞无聊。(1分)

第二首以梅花三弄之曲引发愁思,(1分)“梅心惊破”将冬梅之开进行拟人化展示,暗写自己闻笛后内心的震动和不尽的遗憾;(1分)词末借折得梅花,却无人可寄,暗示丈夫亡故,隐含怀念之痛。(1分)

【译文】

早春的一个夜晚,我酒醉回到卧房,连头上的钗簪也无心思卸去,便昏昏睡去。头上插着的梅花也因蹭磨而成为蔫萎的残枝败朵,但越发散发出诱人的幽香。酒力渐渐消退,这股清幽的芳香不断袭来,使我从睡梦中苏醒。梅香扰断了我的好梦,使我在梦境中回到北国故乡的愿望无法实现。

醒来已是深夜,四周一片静谧,我倍感孤独,一言不发。轻柔如水的月光,给大地涂上一层透明的银色。窗上的翠色帘幕纹丝不动地垂挂着。帘外,一天明月;帘内,无限凄清。我思绪万千,再也睡不着了,只好随手摘下鬓间的梅枝,在手中反复揉搓着,拨弄着,无言独处,等待天明。

【注释】

沉醉:大醉。

萼:花瓣外面的一层小托片。

远《花草粹编》作“断”

悄悄:寂静无声。

依依:留恋难舍,不忍离去之意。《经》:“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唐·吴融《情》诗:“依依脉脉两如何?细似轻丝渺似波。”

更:又。柳永雨霖铃》:“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挪:揉搓。

捻:用手指搓转。

得:需要。

taobao1.png

爱情的古诗第9篇: 《苏幕遮·倦凭阑》(王国维

倦凭阑,低拥髻,丰颊秀眉,犹是年时意。昨夜西窗残梦里,一霎幽欢,不似人间世。
恨来迟,防醒易,梦里惊疑,何况醒时际。凉月满窗人不寐,香印成灰,总作回肠字。

【翻译或鉴赏】
【赏析】

王国维作为文艺理论和词学大师以《人间溺活》闯世,他的词作也是一代名作,其词集也以《人间词》为名。这位五十岁即以自杀告别人间的一代大家,对当时黑暗的人间既怨愤又留连。所以不仅其名作喜冠以“人间”二字,其词作也每兰首必出现一次“人间”二字。本首即是其中著名的一首。

此词也以女性的口气写,表达自己幽深的感情。上片说:身倦时靠着栏杆,低头时注意保护着发髻(不让其坠地),丰腴的面颊和修长的秀眉,这一切都还和新年时的情态一样。但丈夫已远去,我昨夜只能在西窗下的残梦里,享受到一霎那般短促的深欢,其中的愉悦不是人间所能享受到的。拥,保护。幽,深;隐秘。

下片说:我恨这欢乐来得太迟,在残梦将尽之时它才姗姗而来,而这梦,觉来太易,防不胜防,,碰就醒;在梦里还惊疑它仅是幻觉,何况醒的时候?醒来之后,只见满窗是冰凉的月光,再也无法睡着;又只见点着的香,都已烧成灰烬,留下的香印,总是形如回肠,而非其它。

古时闺房常点香。香称为回香、盘香等,都是盘曲形状的,故而香燃成灰,落下的印迹,形似回肠。回肠,形容内心焦虑不安,仿佛肠在旋转一般。

和前首一样此词也写刻骨相思,也用梦境和现实的交织和对比,写出主人公情感的深切和执着,写出梦境的甜美和现实的凄凉,但有自己的特点。.妙在“幽欢”二字写出夫妇间无比深切、深沉而又神秘、神妙的情爱和性爱。女主人公对丈夫的一往情深,用她对梦的留恋而表现得淋漓尽致,十分真切动人。最后二旬,用香印成灰,恰如回肠,来表达这位少妇不能排遣的相思之情,旬意两得,非高手不为。全词音节谐美,而韵脚黯淡,用声音表达其情爱之欢和相思之苦,匠心独具。至于句意流畅,明白平易,则显示了静安词的基本风格。静安词追摹唐季五代,自成一家,自谓两宋以来,罕有其匹,信非虚言。(周锡山)

taobao1.png

爱情的古诗第10篇: 《赠所思·所居幸接邻》(崔仲容)

所居幸接邻,相见不相亲。
一似云间月,何殊镜里人。
丹诚空有梦,肠断不禁春。
愿作梁间燕,无由变此身。

【翻译或鉴赏】
【译文】

值得庆幸的是,与你住在比邻。每天虽能相见,却无法与你亲近。恰如那云间月,可望又不可及。又好比镜中的影子,虽然对面却无法谈心。满怀着赤诚啊,空有好梦,没有回音。过度的忧伤啊,空有春光,痛苦难熬。我愿变作一只燕子,在你的屋梁上飞进飞出。可叹我却没有办法啊,去改变自己的人身。

【注释】

①幸:有幸,幸运。

②接邻:紧相连接的邻居。

③何殊:没有什么两样。

④丹诚:赤诚。

⑤肠断:形容极度悲痛。这里指伤心。不禁春:受不了春意的撩逗。

⑥无由:没有什么理由,没有办法。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