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关于送别的古诗_描写送别的古诗词_送别诗大全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送别的古诗

taobao1.png

送别的古诗第1篇: 《送子由使契丹》(苏轼

云海相望寄此身,那因远适更沾巾。
不辞驿骑凌风雪,要使天骄识凤麟。
沙漠回看清禁月,湖山应梦武林春。
单于若问君家世,莫道中朝第一人!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4)本诗尾联用了唐代李揆的典故,以下对此进行的赏析不正确的两项是( )

A.本联用李揆的典故准确贴切,因为苏轼兄弟在当时声名卓着,与李揆非常相似。

B.中原地域辽阔,人才济济,豪杰辈出,即使卓越如苏轼兄弟,也不敢自居第一。

C.从李揆的典故推断,如果苏辙承认自己的家世第一,很有可能被契丹君主扣留。

D.苏轼告诉苏辙,作为大国使臣,切莫以家世傲人,而要展示出谦恭的君子风度。

E.苏轼与苏辙兄弟情深,此时更为远行的弟弟担心,希望他小心谨慎,平安归来。

(15)本诗首联表现了诗人什么样的性格?请加以分析。(6分)

(14)BD

(15) 首联表现了苏轼乐观、旷达、洒脱的性格特点;化用了王勃“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之句,兄弟二人宦游四海,天各一方已是常事,此次也不会因远别而悲伤落泪,表现了苏轼乐观旷达、洒脱的性格特点。

【题解】

本诗作于哲宗元佑四年(公元1089年)杭州知州任上。诗人到任(七月)的第二个月,苏辙作为贺辽国生辰国信使出使契丹。诗中抒写了兄弟远离的惜别之情,并以壮语鼓励弟弟:所以不辞辛劳不畏严寒出使,为的是使异族之邦了解宋朝杰出的人才和高度的文明。诗中又以想象之笔写出弟弟在异国他乡思念京都、思念兄长的情景,且谆谆嘱咐其切勿承认苏氏父子是最佳的人才,因为中原人才济济,不一而足。这首诗饱含着诗人热爱邦家民族、努力维护朝廷声誉的深厚感情。尽管此时他自己已被排挤出朝廷,他的爱国感情却并不因此减少半分。由此可以认识到苏轼博大的胸怀和谦逊的美德。

【注释】

①云海二句:化用杜甫《南征》诗:“偷生长避地,远适更沾襟”句。适,往。

②驿骑:犹言“驿使”,传驿的信使。凌,冲冒。

③天骄:汉时,匈奴自称“天之骄子”(《汉书·匈奴传》,后泛指强盛的边地民族。此处指契丹。凤麟:凤凰与麒麟,比喻杰出的、罕见的人才。

④清禁:皇宫。苏辙时任翰林学士,常出入宫禁。

⑤武林:山名,即今杭州西灵隐山,后多用武林指杭州。苏轼时知杭州。

⑥单于二句:《新唐书·李揆传》:“揆美风仪,善奏对,帝(肃宗)叹曰:‘卿门第、人物、文学,皆当世第一,信朝廷羽仪乎?’故时称三绝。”德宗时他曾“入蕃会盟使”,至蕃地,“酋长曰:‘闻唐有第一人李揆,公是否?’揆畏留,因绐之曰:‘彼李揆安肯来邪!’”苏氏一门,尤其是苏轼在契丹声名尤着,故化用此典,说明中原人才众多,不止苏氏。单于,送子由使契丹古诗:http://www.skyjiao.com/shici/view_12797.html匈奴最高首领的称号,此借指辽国国主。

【译文一】

我寄身此地和你隔着云海遥遥相望,何必因为你要远行又泪湿衣巾。你不辞劳苦充当信使去冒风雪,为的是要让异族认识朝廷杰出的精英。你将在沙漠留恋地回望京都夜月,梦魂定会越过湖山见到杭城春景。辽国国主若是问起你的家世,可别说朝中第一等人物只在苏家门庭。

【译文二】

你和我本来就隔着云海遥遥相望,那能因为你要出远门就流泪沾巾?你乘驿马顶风雪不辞辛苦作使臣,要让契丹人见识见识中原的豪俊。我想你到了辽国荒凉的沙漠地带,一定会夜夜思念明月照耀下的紫禁城。回头看见月下京都的大好湖山,也必定会怀念我而梦见杭州之春。你要让契丹人领教宋王朝人材兴盛,还应随机应变完成使命秉节全身。辽主如果问起你的家庭身世才华学问,千万别应承你是“中朝第一人”!

taobao1.png

送别的古诗第2篇: 《重送裴郎中贬吉州》(刘长卿

猿啼客散暮江头,人自伤心水自流。
同作逐臣君更远,青山万里一孤舟。

【翻译或鉴赏】
猿猴啼叫,送行的人已散尽,落日挂在了江头。我独自伤心,而水也自顾自的流。同是被贬的臣子,而你却走得更远。青山过后万里,只有一叶孤舟。
taobao1.png

送别的古诗第3篇: 《更漏子·送孙巨源》(苏轼

水涵空,山照市。西汉二疏乡里。新白发,旧黄金。故人恩义深。
海东头,山尽处。自古空槎来去。槎有信,赴秋期。使君行不归。

【翻译或鉴赏】
【翻译】

海州碧水连天,青山耸立。这里是西汉二疏的故乡。居海州几年,你白发新添,却博得州人殷勤相送,这是你留下的深恩厚义啊。

大海的最东边,大山的尽头,自古就有人乘槎到天河。但是自古以来,客槎有来有往,你却未有归期,让人惆怅。

【注释】

⑴更漏子:唐人称夜间为更漏。此调创于晚唐,而温飞卿最擅其词,飞卿传者有两首,而所咏又俱本意,调名创作,或即为温飞卿本人耳。毛氏《填词名解》亦云:“唐温庭筠做《秋思词》,中咏更漏,后以名词。”双调四十六字。起为三字对句,而平仄互异。第三句为六字句,第一、三、五字平仄可以不拘。第四、五句换平韵,亦为三字对句。第六句五字,第一字宜仄。第三字宜平。后阕起句即用韵,第二句可不用对偶。第三句以下,均与前阕同。

⑵孙巨源:孙洙,字巨源,苏轼同僚。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秋,孙巨源即将回朝任起居注知制诰,苏轼作此词送别。

⑶涵空:指水映天空。 唐温庭筠《春江花月夜》诗:“千里涵空照水魂,万枝破鼻团香雪。” 清林则徐《中秋嶰筠尚书招余及关滋圃军门天培饮沙角炮台眺月有作》诗:“涵空一白十万顷,浄洗素练悬沧洲。”

⑷西汉二疏:即疏广、疏受,两人位叔侄,皆东海(海州)人。疏广为太子太傅,疏受为少傅,皆官居要职而同时请退乡里,受世人景仰。

⑸“新白发”三句:《汉书·疏广传》记载,汉宣帝时,太傅疏广与少傅的侄子疏受一起辞官请归,宣帝赐黄金二十斤,太子赠五十斤,公卿大夫、故人邑子设祖道,供帐东都门外,举行盛大欢送会。

⑹槎:即乘槎。《博物志》载:“近世人居海上,每年八月,见海槎来,不违时,赍一年粮,乘之到天河。见妇人织,丈夫饮牛,问之不答。遣归,问严君平,某年某月日,客星犯牛斗,即此人也。”这是传说中的故事,作者借以说孙巨源,谓其即将浮海通天河,进京赴任。[3]

⑺”自古“句:乘槎亭在海州,故言。

⑻使君:此处指的是孙巨源。

taobao1.png

送别的古诗第4篇: 《点绛唇·途中逢管倅》(赵彦端

憔悴天涯,故人相遇情如故。别离何遽,忍唱阳关句!我是行人,更送行人去。愁无据。寒蝉鸣处,回首斜阳暮。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片写故人重逢后又离别的词,约作于词人晚年旅途中。

上片重在描写故人的偶遇与匆别。“憔悴天涯”点明相逢时的境况,“憔悴”暗示皆已暮年,“天涯”说明地点在他乡二“故人”一句含两个“故”字,言明两人感情之深厚,虽多年未见,但一见之下,依然如故,.两个垂暮之年的老人,在他乡偶然相遇,场面该是多么温馨!但这场面却与后文描绘的情景形成鲜明对比。重逢之后,无奈“别离何遽”.令人不Fh得黯然神伤。离别之际,含泪欲唱《阳关》曲,却哽咽难成句。词人与老友间深厚的情谊令人感动,不免让人潸然泪下。

下片起旬便点明离别缘由:两个颠沛流离、相聚他乡的故友,为了生计不得不匆忙分离。但正所谓相见时难别亦难,面临分离,词人“愁无据”.即将到来的离别冲淡了重逢的喜悦,继而便是无边的愁绪。

最后两句皆寓情于景,借景抒隋。送别故友后,听闻寒蝉凄切,回首遥望,已然日暮。寒蝉与日暮无疑更营造了伤感悲凉的气氛。

全词风格婉约,言辞朴实,情感真挚,叮谓送别词中的佳作。

taobao1.png

送别的古诗第5篇: 《送左未生南归序》(方苞

左君未生与余未相见,而其精神、志趋、形貌、辞气,早熟悉于刘北固、古塘及宋潜虚,既定交,潜虚、北固各分散。余在京师、及归故乡,惟与未生游处为长久。北固客死江夏,余每戒潜虚:当弃声利,与未生归老浮山。而潜虚不能用。余甚恨之。

辛卯之秋,未生自燕南附漕船东下,至淮阴,始知《南山集》祸作,而余已北发。居常自怼曰:“亡者则已矣,其存者,遂相望而永隔乎!”己亥四月,余将赴塞上,而未生至自桐,沈阳范恒庵高其义,为言于驸马孙公,俾偕行以就余。既至上营,八日而孙死,祁君学圃馆焉。每薄暮,公事毕,辄与未生执手溪梁间,因念此地出塞门二百里,自今上北巡建行宫始二十年,前此盖人迹所罕至也。余生长东南,及暮齿,而每岁至此涉三时,其山川物色,久与吾精神相凭依,异矣。而未生复与余数晨夕于此,尤异矣。盖天假之缘,使余与未生为数月之聚;而孙之死,又所以警未生而速其归也。

夫古未有生而不死者,亦未有聚而不散者。然常观子美之诗,及退之、永叔之文,一时所与游好,其入之精神;志趋、形貌、辞气若近在耳目间,是其人未尝亡而其交亦未尝散也。余衰病多事,不可自敦率,未生归与古塘各修行著书,以自见于后世,则余所以死而不亡者有赖矣,又何必以别离为戚戚哉!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左未生君,我最早没有与他见过面,但他的思想志向和爱好兴趣、身材长相和言谈风度,我早已从刘北固、刘古塘和宋潜虚那里得到充分的了解.我和未生见面结下友谊后,潜虚、北固各自分散在外地,我在京城。等到回桐城,我独独和未生交游相处了很长时间.北固客游在外,死于武昌。

因此我经常劝戒潜虚,应该抛弃名誉功利,和未生一起回浮山养老,但潜虚不接受我的规劝。我对他非常气恼.康熙五十年秋天,未生从河北南部搭乘漕船,顺流向东回桐城,到达淮阴时,才得知《南山集》大祸已起,而我已经被押解北上京师了.平日里我时常自我怨恨地说:。死了的人也就算了!难道活着的就互相企盼而永远不得相见吗?8康熙五十八年四月,我将要去塞外行宫,未生从桐城来到京师.沈阳人范恒庵赞赏未生义气高尚,在孙驸马面前为未生请求,使未生与孙驸马同行,以便与我亲近.刚到达上营,八天后孙驸马就死了,祁学圃君收留了未生.每当傍晚结束了公务,我就和未生拉着手徜徉在山水之间。于是我想:这地方在长城古北口二百里之外,从当今皇上北面巡察,建筑行宫到现在,才二十年左右,在这之前恐怕很少有人来这里吧。我生长于南方,到了老年,却每年来这里度过夏、秋、冬三个季节,这里的山川最物风光,长久和我的心灵相通相依,真不寻常啊;而且未生又和我在这里多日朝夕相处,尤其不寻常啊.也许是上天赐与的机公缘份,使我和未生有几个月的聚首;而孙驸马的死,也许又是提醒未生及早回去的征兆吧.自古以来没有长生不死的人,也没有相聚不分散的朋友。不过,我常常看杜甫的诗和韩愈.欧阳修的文章,当时与他们来往的朋友都记载、出现在他们的诗文中,我们今天读书时,这些朋友的思想志向和爱好兴趣、身材长相和言谈风度,仿佛就在跟前,这就可说是这些人没有死。而他们的友情也没有消失啊.我身体衰弱多病,烦恼之事不少,不能自我督促,滏守品行学业.未生囤乡,和古塘一起各自培养德行、写书做学问,使得后世之人见到你们的品貌,那么,我所希望的人不死、交情不散就有依托了,又何必要因为别离而忧愁悲伤呢!

【注释】

[1]左君未生:作者挚友。

[2]志趋:志向和情趣。趋,同“趣”。

[3]刘北固:作者挚友。古塘:刘捷,古塘,怀宁人。康熙举人。曾为年羹尧幕僚。为人重义气,轻财货。望溪先生因《南山集》案放逮,古塘相送北上,失去了会试机会,以后就不再应试。宋潜虚:方苞友人。生平未详。

[4]游处:朋友往来相处。

[5]客死:死在外乡。江夏:清湖北武昌府治,今属武昌县。

[6]声利:名誉和利禄。

[7]浮山:在安徽桐城县东。

[8]恨:遗憾。

[9]辛卯: 1711年(康熙五十年)。

[10]燕:今河北省一带地区。附漕船:搭乘漕运的船。

[11]淮阴:今江苏省淮阴市。

[12]北发:指从江宁县狱被解送北上京师。

[13]怼(duì):怨恨。

[14]已亥: 1719年(康熙五十八年)。

[15]至自桐:自桐城来到。

[16]沈阳:今辽宁省沈阳市。范恒庵:沈阳人,望溪先生朋友,生平不详。

[17]附马孙公:指孙承运,辽东人。其先将军思克为国家干城,又平噶尔丹立功。承运少年尚公主,故称附马。生平未甚读书,然性朴实,待人宽厚,闻过则改。于康熙五十八年五月卒。

[18]上营:地名。原属热河,今属河北省。孙:指孙承运。

[19]祁君学圃:祁学圃,白山人。生平不祥。馆:使居住下来。

[20]溪梁:溪上小桥。

[21]令上:当今皇帝,指康熙帝。行宫:在京城以外的供皇帝出行时使用的宫殿。此指承德“避暑山庄”。

[22]及暮齿:到晚年。齿,代指年岁。

[23]三时:夏至后的半个月。头时,三日;中时,五日;三时,七日。

[24]物色:指风景、人物、风俗、习惯等。

[25]数(shuò):屡次,经常。

[26]速:催促。

[27]子美:杜甫,字子美。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有《杜工部集》。

[28]退之:唐韩愈,字退之。工古文,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称他“文起八代之衰”。有《昌黎先生文集》。永叔:宋欧阳修,字永叔。唐宋八大家之一。有《欧阳文忠集》。

[29]敦率:指遵循古道。

[30]修行:砥砺道德品行。自见: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语出司马迁《招任安书》:“退而论书策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

[31]死而不亡:指把人的精神、志趋、形貌、辞气写入书中,传之后世,则人虽死亦犹不死。

[32]戚戚:忧伤的样子。《论语述而》,“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taobao1.png

送别的古诗第6篇: 《送姚姬传南归序》(刘大櫆

古之贤人,其所以得之于天者独全,故生而向学,不待壮而其道已成。既老而后从事,则虽其极日夜之勤劬,亦将徒劳而鲜获。姚君姬传,甫弱冠而学已无所不窥,余甚畏之。姬传,余友季和之子,其世父则南青也。亿少时与南青游,南青年才二十,姬传之尊府方垂髫未娶。太夫人仁恭有礼,余至其家,则太夫人必命酒,饮至夜分乃罢。其后余漂流在外,倏忽三十年,归与姬传相见,则姬传之齿已过其尊府与余游之岁矣。明年,余以经学应举,复至京师。无何,则闻姬传已举于乡而来,犹未娶也。读其所为诗赋古文,殆欲压余辈而上之,姬传之显名当世,固可前知。独余之穷如曩时,而学殖将落,对姬传不能不慨然而叹也。

昔王文成公童子时,其父携至京师,诸贵人见之,谓宜以第一流自待。文成问何为第一流,诸贵人皆曰:“射策甲科,为显官。”文成莞尔而笑,“恐第一流当为圣贤。”诸贵人乃皆大惭。

今天既赋姬传以不世之才,而姬传又深有志于古人之不朽,其射策甲科为显官,不足为姬传道;即其区区以文章名于后世,亦非余之所望于姬传。孟子曰:“人皆可以为尧舜”,以尧舜为不足为,谓之悖天,有能为尧舜之资而自谓不能,谓之漫天。若夫拥旄仗钺,立功青海万里之外,此英雄豪杰之所为,而余以为抑其次也。

姬传试于礼部,不售而归,遂书之以为姬传赠。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古代的圣贤之人,他们也许是能够得到上天照顾的原因吧,所以(他们)一生下来就爱学习,不到成年就学有所成了。如果等到老了再去学习,那么,即使他夜以继日地用尽所有的精力去勤奋学习,也将是徒劳而无所获的。

姚鼐字姬传,刚到二十来岁就已经无所不学了,我非常敬服他。姚鼐是我朋友季和的儿子,他的伯父就是(着名的)南青先生,回忆(我)年轻时与南青交往,(那时)南青才二十岁,姚鼐的父亲还没有长大成人,还未娶妻,姚鼐的祖母仁义恭敬很有礼节。我(每次)到姚家去,他的祖母都一定要摆酒设宴,一直饮到半夜才散席。此后,我一直在外漂泊,转眼间三十年(过去了),(再)回乡见到姚鼐时,这时姚鼐的年龄已经超过他父亲与我交往时的岁数了。第二年,我因为被举荐参加博学鸿辞科考试,再次来到京师。不久,就听说姚鼐乡试中举也来到了京城,还没有娶妻成家。我读他所写的诗文辞赋,几乎有赶上和超过我们这辈人的势头。姚鼐能够闻名于当世,这是本来就事先预料到的。只有我还像以前一样穷困无知,而学问的积累增长也将衰落。我不能不对姚鼐感慨赞叹啊。

从前王守仁小时,他父亲带他来到京城,京城的(许多)贵人见了他,都说他应该是第一流的,王守仁问什么是第一流,诸贵人说:“考中进士,做大官。”文成微微的笑着说:“恐怕第一流的应该是圣贤之人。”诸位贵人都非常惭愧。现在既然上天赋予姚鼐世以稀世的才华,并且姚鼐也有志于古人的立德、立功、立言的做法,那考中进士做大官,不是姚鼐所追求的。如果他只是凭文章出众而名传后世,也不是我对姚鼐的期望。孟子说:“人人都可以成为尧舜。”认为不值得去做尧舜,那是违背天理,有能成为尧舜的天资却说做不到,那是不尊重天理。像那举着大旗,手持武器,统领士兵,在遥远的边疆立下战功,这是英雄豪杰们所做的,而我认为还是其次的。

姚鼐参加了礼部组织的考试,没有考中要回乡,于是我就写了这篇序把它作为礼物赠送给他。

(1)姚姬传:姚鼐,字姬传。

(2)极:穷尽。勤劬(qú渠),勤劳,劳苦。

(3)甫弱冠:刚刚二十来岁。甫:方始,刚刚。弱冠:《礼记·曲礼上》:“二十曰弱冠。”

(4)畏:敬畏,敬服。

(5)世父:伯父。南青:姚范,字南青,学者称姜坞先生,乾隆年间(1736—1796)进士,授编修,着有《援鹑堂笔记》等。姚鼐早年受教于姚范。

(6)尊府:父亲。垂髫(tiáo条):古时称儿童下垂的头发为垂髫,后引伸为童年。

(7)太夫人:指姚鼐的祖母。

(8)夜分:夜半。

(9)倏(shū书)忽:迅速,很快。

(10)以经学应举:刘大櫆曾被举荐参加博学鸿辞科考试。

(11)无何:不久。举于乡:乡试中举。乡试亦称省试,是在省城举行的科举考试,诸生(秀才)俱可赴考,考中者为举人。

(12)曩(nǎng):过去,先前。

(13)学殖:指学问的积累增长。殖:加多,增长。

(14)王文成:王守仁,明朝着名哲学家,教育家,浙江余姚人,曾在故乡阳明洞中筑室,世称阳明先生,死后谥文成。

(15)射策甲科:考中进士。射策:原为汉代考试方法之一,办法是把问题写在“策”(竹简)上,按难易分甲乙两科,被考试者取策,回答策上所写问题,射策甲科,中者为“郎”(官称)。明清通称进士为甲科,举人为乙科。

(16)莞(wǎn晚)尔:微笑的样子。

(17)不世之才:不是每世都有的人材,稀有的人才。

(18)不朽:古人谓立德、立功、立言为“三不朽”。

(19)人皆可以为尧舜:语出《孟子·告子下》。

(20)悖天:违背天理。

(21)漫天:不尊重天理。

(22)拥旄(máo毛)仗钺(yuè月),举着旗子,拿着武器。

(23)立功青海:泛指到边疆杀敌立功。

(24)抑:还是。

(25)试于礼部:指会试。清代科举考试在京城举行的会试由礼部主持。

(26)不售:不成功,未考中。

taobao1.png

送别的古诗第7篇: 《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杨万里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翻译或鉴赏】

译文到底是西湖六月天的景色,风光与其它季节确实不同。荷叶接天望不尽一片碧绿,阳光下荷花分外艳丽鲜红。

注释①晓出:太阳刚刚升起。②净慈寺:全名“净慈报恩光孝禅寺”,与灵隐寺为杭州西湖南北山两大著名佛寺。③林子方:作者的朋友,官居直阁秘书。④毕竟: 到底。⑤六月中:六月的时候。⑥四时: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在这里指六月以外的其他时节。⑦同:相同。⑧接天:像与天空相接。⑨无穷:无边无际。无穷碧:因莲叶面积很广,似与天相接,故呈现无穷的碧绿。⑩映日:太阳映照。⑪别样:宋代俗语,特别,不一样。别样红:红得特别出色。


What is West Lake in June the day scenery,The scenery and the other seasons are different.Lotus leaf by God as a green,The sun is bright red lotus。
taobao1.png

送别的古诗第8篇: 《送秦中诸人引》(元好问

关中风土完厚,人质直而尚义,风声习气,歌谣慷慨,且有秦、汉之旧。至于山川之胜,游观之富,天下莫与为比。故有四方之志者,多乐居焉。

予年二十许时,侍先人官略阳,以秋试留长安中八九月。时纨绮qǐ气未除,沉涵酒间。知有游观之美而不暇也。长大来,与秦人游益多,知秦中事益熟,每闻谈周、汉都邑及蓝田、鄠hù、杜间风物,则喜色津津然动于颜间。二三君多秦人,与余游,道相合而意相得也。常约近南山,寻一牛田,营五亩之宅,如举子结夏课时,聚书深读,时时酿酒为具,从宾客游,伸眉高谈,脱屣xǐ世事,览山川之胜概,考前世之遗迹,庶几乎不负古人者。然予以家在嵩前,暑途千里,不若二三君之便于归也。

清秋扬鞭,先我就道,矫首西望,长吁青云。今夫世俗惬意事,如美食大官,高赀zī华屋,皆众人所必争而造物者之所甚靳jìn,有不可得者。若夫闲居之乐,澹乎其无味,漠乎其无所得,盖其放于方之外者之所贪,人何所争,而造物者亦何靳耶?行矣诸君,明年春风,待我于辋川之上矣。

【翻译或鉴赏】
本文约作于金哀宗正大二年(1225)左右,作者中进士出仕不久。秦中,即关中(函谷关以西),今陕西境内。引,序,徐师曾以为“盖序之滥觞”。文章属“赠序”体。

江淹别赋》云:“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别方不定,别理千名,有别必怨,有怨必盈。”然元好问的《送秦中诸人引》则不见哀婉之词,依依惜别之情,纵有别绪,也写得洒脱自然。总之不落窠臼,格调高奇。题为“送秦中诸人”,文章耗墨处则并不在此,仅“清秋扬鞭”四句及末句提到相别一事,而这种离别,竟又是诸君大幸,近水楼台“先我就道”,还急告二三子来年春天辋川相待。其中绝无隔绝之苦、伤心之色,反有对秦中诸人“得其所哉”的羡慕。可见,作者为文,自有异趣。

开篇落笔,便直写秦中风土民情之美,并以“天下莫与为比”的赞语和“有四方之志者,多乐居焉”的事实加以突现。接着是回忆秦中往事。随着阅历增多,作者由“沉涵酒问.知有游观之美而不暇”,以至于每闻谈及秦中风物“则喜色津津然动于颜间”。然后引出送别之人,言昔日常相约在终南山“寻一牛田,营五亩之宅”,“脱屣(脱鞋,这里喻无所颐念地弃掉)世事”.过游山访古的自在日子。只可惜“家在嵩前”,终难如愿,不禁为“二三君之便于归”慨叹不已了。若是一般送别文字,到此当可收煞。然而作者笔锋陡转,另起一端,锐意讽刺那些沽名钓誉、追名逐利的仕途小人,表达自己对朴素、恬淡的田园生活的神往。显然.作者巧妙地以送别为名写秦中之美,其最后归向是表白自己洁身自好、愤世嫉俗之心,故冲淡了离情,而由归去之乐占据上风。文中固然标榜了归隐思想,但简单地斥之情调消极,似欠斟酌。在《新斋赋》中,作者自谓:“动可以周万物而济天下.静可以崇高节而抗浮云”。观此便知,这一切皆失意时的牢骚。相反,暗藏于澹乎寡味躯壳之下的却是不可阻遏、穷且益坚的青云之志。况且,作者向往的,不过是有志者乐居的秦中,以及文豪贤士出没的终南山(唐有“终南捷径”之说)。所以,归隐之想并不有损于文章的基调。位居八大家之首的韩愈,大概是其中最擅长、也是最多创作赠序文章的了。其突出风格在于极少应酬告别之辞,常常借题发挥,别出奇径,如《送孟东野序》等。“元才子”此篇实同出一辙。

文章以浓墨重彩极写山川之胜,人情之美,且皆从大处着手,虚处落笔。如介绍秦中奇观天下为尊,一概粗略勾勒,在整体上给人大致印象。虽提及周汉都邑、蓝田、鄯、杜,却又似蜻蜒点水,不作深入细致描写,仅以自己对秦中由来已久的切身体会来着意渲染,字里行间真情洋溢。同时,写秦中诸人,以“二三君多秦人,与余游,道相合而意相得也”一笔带过,然后补叙闲居南山的旧约。“二三”乃虚数,实为几人不得而知,其余就更是无可奉告了。虚写秦中秀色,易激发读者好奇心,探寻关中究竟美在何处,于是就蒙上一层神秘色彩,引人神往;“二三君”不明其人,不妨看作“质直尚义”的关中人物代表。作者与之志同道合,反衬出秦中人情之醇美古朴,民风的慷慨耿介。作者此笔,虚实相映,于空灵中见深意。同时,人情美与自然美的融合,使读者从整体上把握秦中之美。而这种浑然一体的美,又恰好与后文作者所竭力鞭挞的“众人所必争”、“造物者之所甚靳(吝惜)”的“美食大官、高赀华屋”相比较.关中自成了净土和归宿。

缘情而化,跌宕成韵,显示了文章的语言风格。“关中风土完厚,人质直而尚义,风声习气,歌谣慷慨,且有秦、汉之旧。至于山川之胜,游观之富,天下莫与为比。”皆四六句相间,整饬精巧而又流转活脱,胸中情致随之直泻而出;抒写“二十许时”、“长大来”对关中的不同感受,则又笔法酣畅悠忽、疾徐有致,“津津然”喜气溢于言表;提及闲居之乐,则不乏桃源之风,至于澹泊清纯,语言也近乎典雅,往往使人想起终南山、“五亩之宅”(《孟子·梁惠王下》)、“伸眉”高谈(司马迁报任安书》)等着名掌故;指斥世俗污浊.歌咏“方之外者”(《庄子·大宗师》引孔子语),顿然浩气充溢。文风沉稳而峭拔,句式不求工巧,唯在气魄。篇末以呼告式语句“行矣诸君,明年春风,待我于辋川之上矣”结束,又与前之“清秋扬鞭,先我就道,矫首西望,长吁青云“一气贯通,文人才子潇洒飘逸、倜傥风流之态,呼之欲出。    (秦岭梅)

taobao1.png

送别的古诗第9篇: 《送田少府贬苍梧》(高适

沉吟对迁客,惆怅西南天。昔为一官未得意,
今向万里令人怜。念兹斗酒成暌间,停舟叹君日将晏。
远树应怜北地春,行人却羡南归雁。丈夫穷达未可知,
看君不合长数奇。江山到处堪乘兴,杨柳青青那足悲。

【翻译或鉴赏】
注释:

①此诗写作时间未详。观诗中乐观豪迈之精神,似作于开元年间。到底何年,殊难断言,故暂附于开元年间之末。田少府:事迹未详。苍梧:今广西苍梧。

②迁客:迁徙之客,此指被流贬之田少府。

③睽:离别

④劝:底本作“叹”,此据敦煌唐写本残卷《高适诗集》改。

⑤远树:此指田少府被贬苍梧之地。怜:爱,引申为思念

⑥南归雁:自南方归来之雁。大雁秋季南飞,春又北返,然田氏贬遭,北返无期,乃有人不如雁之感。

⑦数奇(j_讥):命运不好。奇,与偶相对,作“单”、“零”讲。《史记·李将军列传》:“大将军青(卫青)亦阴受上(指汉武帝)诫,以为李广老,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

⑧乘兴:趁一时高兴。《晋书·王徽之传》:“(徽之)尝居山阴,夜雪初霁,月色清朗,四望皓然。独酌酒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逵。逵时在剡,便夜乘小船诣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反。人问其故,徽之日:‘本乘兴而行,兴尽而反,何必见安道邪?…此活用其事,谓朋友相见,本应尽兴欢聚。

杨柳:即《折杨柳》,歌曲名,传说汉张骞从西域传人《德摩诃兜勒曲》,李延年因之作新声二十八解。以为武乐。魏晋时辞亡佚。晋太康末,京洛有《折杨柳》歌,辞多言兵事劳苦。南朝梁、陈作者和唐人多为伤春惜别之辞,而怀念征人之作尤多(见《乐府诗集》卷二二《横吹曲辞》)。高适此反用其事,以为《折杨柳》歌不足悲也。

汇评:《增定评注唐诗正声》郭云:气调微弱,大非常侍本色。

《唐诗广选》王元美曰:“行人”句诗家能道,“远树”句无人能道。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周堤曰:常侍送别诗悉从实情真意写出,布景抒辞不粘不泛,如《送田少府》、《沈四》、《蔡山人》、《别韦参军》、《晋三》等篇,俱有啼烟叫月、千秋呜咽之响。

《载酒园诗话又编》:唐人称:“有唐以来,诗人之达者,唯适而已。”今读其诗,豁达磊落,寒涩琐媚之态去之略尽。如《送田少府贬苍梧》日:“丈夫穷达未可知,看君不合长数奇。”《赠别晋三处士》曰:“爱君且欲君先达,今上求贤早上书。”《九日酬颜少府》日:“纵使登高只断肠,不如独坐空搔首。”《崔司录宅燕大理李卿》日:“饮醉欲言归剡溪,门前驷马光照衣。路旁观者徒唧唧,我公不以为是非。”眉宇如此,岂久处坞壁!

析评:前六句对田少府遭贬十分同情。“沉吟”、“惆怅”已见诗人心情之沉重。三、四句写田少府之坎坷命运:曾作“一官”,未曾“得意”,今更遭贬“万里”,怎不令人痛惜不平!临别“斗酒”相送,散席便是分离,故久久不忍分手。“停舟劝君日将晏”之情节描写,将此种惜别之情刻画得十分生动,且留下巨大的想象空间。

后六句激励田少府抛弃愁绪,勇敢面对生活,以劝勉之词作结。这种积极之人生态度,在高适诗中屡有表现,如“丈夫不作儿女别,临歧涕泪沾衣巾”(《别韦参军》);“圣代即今多雨露,暂时分手莫踌躇”(《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即今江海一归客,他日云霄万里人”(《送桂阳孝廉》)。此类奋发蹈厉之盛唐精神,在高适诗中体现得特别突出。

taobao1.png

送别的古诗第10篇: 《送客洞庭西》(杨维桢

送客洞庭西,雷堆青两两。
陈殿出空明,吴城连苍莽。
春随湖色深,风将潮声长。
杨柳读书堂,芙蓉采菱桨。
怀人故未休,望望欲成往。

【翻译或鉴赏】
【赏析】
  
  送别是历代文人经常歌咏的主题,作品汗牛充栋。而这首诗仍能写出自己的特色,显出诗人的创造才华。诗总共十句,分两部分。
  
  前八句为第一部分,写洞庭湖西岸送客。从描写的城市看,当即元代岳州府首府,今湖南省岳阳县。第一句笼括全诗,点明诗的内容、送客的地点,所以诗就以此句为题。二至八句对送客地点的风光进行详细描绘。两两,成双相对。空明,天空。苍莽,广阔元边。采菱桨,采菱的船,用桨指船。这七句诗大意说:苍翠的雷堆两两相对矗立着,六朝陈代建筑的大殿高耸云霄,三国时期吴国建的城郭连着辽阔山水。春到湖中,湖水碧得更可爱。风吹波涛,涛声更长更响亮。读书堂边,杨柳依依。芙蓉丛中,荡过采菱之桨。七个句子,一句一景,频频变换。透过景物变换,仿佛看到诗人在送客,送了一程又一程。而景物字面并不含情,好像纯粹写景,而实际上诗人运用比兴手法,用景物对感情进行了细腻的渲染,看似无情却有情,看似有情又无情,使情处于似有似无之间,读来很是有味。
  
  后二句为第二部分,抒发诗人对朋友的深厚感情。诗大意说:想到别后无休止的思念,望着朋友远去的背影,我真想和他一起去。诗人到底和朋友一起去没有呢?没有,这是想象之辞,他只是想和朋友一道去。诗又带有说理的意味,诗人为什么想和朋友一道去呢?他想,与其受离别思念的感情折磨,还不如和他同去的好。本是送别,却想同去,这是从反面立意。然而诗人又没有真去,因而它实际的含义又从反面转到了正面。既然诗人没有和朋友一起去,那么,他也就只有“怀人故未休”,只有无休止地怀念自己的朋友了。本是送人,却想与人同去,想象奇特。
  
  诗前八句写景,繁富而简洁,暗用比兴。后两句直写情愫,感情强烈而表达奇巧。含蓄与直白互相辉映,简洁与奇巧宛若合璧。虽然诗人没有写他送的友人是谁,没有写他们之间如何情深意笃,而诗人那炽烈的感情,像火一样炙热着人睁凸。(刘文刚)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