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寺庙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寺庙的古诗

taobao1.png

寺庙的古诗第1篇: 《包山寺记》(姚希孟

渡湖,首问林屋洞。洞口沮洳,望之黝黑,无炬,无乡导,结束未备,不可以游。循其阳,观曲岩伏象而下,过岳庙,遂得包山寺。径隧深窈,松括、樱桃、杨梅之属,相错矗峙。四山环合,寺若侍屏张幄而坐,目以包山,良称也。

过石门半里许,入寺,从殿右穷僧寮,得空翠阁。阁正在翠微杳霭中,窗外修篁直上,约之可五六丈,玉笋瑶参,摩云翳日,目中见美箭多矣,亡逾此者。因寻毛公坛。行山坳,诸坞多植梅,间以他树,稠樾美荫相续也。又有童山,颓然髡其巅,匪地有枯泽,直斧柯相寻耳。毛公者,或云刘根得仙,绿毛被体。而杨廉夫言,有长毛仙客,从张公洞行二百余里,穴山而出。即根耶?今筑石为坛,觚其四隅,丹灶烟销,寒泉涧涸,试问仙踪,奋然在断霞残照之间矣。

是夜既望,天汉澄鲜。出殿门望绝壁,树影交加,葱茏无际,月.光穿窦,流晖射人。右登崇冈,树愈护,月亦渐隐。返步溪边,松计筛月,半明半灭,倏来倏往。移数武,至树豁处,四望作玻璃城,圭步飓尺,千容百态。乃知有月色不可无林薄,然非疏密相间,未献其玲珑也。山僧又言,积雪时,琪林玉树,非复人世所有。余安得长年坐卧其下,历四序之变耶?夜将半,方阖户寝。纸窗皎然,素魂半床,盘中新摘香椽,清芬送枕畔,不知今夕何夕矣。

山中诸寺,故当以包山为最,寺中又空翠阁为最,惜见山不见湖。东房有小阁,颇兼湖山之胜,而位置未惬。余假榻寺中,后先凡四夕。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渡过湖首,探寻林屋洞。洞口低湿,望进去一片黝黑,没有火炬,没有向导,行装没有准备好,不能进里边游览。沿着山洞南面,观赏过曲岩的伏象之后往下走,过了岳庙,便看见包山寺。路径幽深,松桧、樱桃、杨梅之类的树木交错矗立。四面群山环合,包山寺就像屏风,坐落在张开的篷帐当中,用“包山”作名,是一个恰当的称呼。

过了石门走半里多路,进入寺内,从大殿右侧走到僧舍的尽头,看见空翠阁。空翠阁罩在青翠的雾霭当中,窗外修竹凌空直上,估计约五六丈高,竹笋像一枝枝玉簪,竹子摩云蔽日,我见过许多美丽的竹子,再没有比这些竹子更美丽的。于是我寻访毛公坛。

走在山坳里,众山坞多种梅,夹杂着其他的树,稠密美丽的树荫接连不断。叉见一座不长草木的山,没精打采地髡着顶,不是因为地表的水枯竭了,只是因为刀斧接连不断地砍伐罢了。毛公,有人说就是刘根,他成仙之后,绿毛披体。杨廉夫说,有个长毛仙客,由张公洞走二百余里,从山里钻出来。这个长毛仙客就是刘根吗?现在还有一座用石头筑成的坛,四角有棱,炼丹的炉灶已烟消火灭,寒泉清涧也于涸了,仙踪杏然,消失在断霞残照之中了。

这是十六的夜晚,银河澄澈清鲜。走出殿门往悬崖望去,只见树影交叠,一片无边的葱茏,月光穿过洞穴,那流泛的清晖照在人们身上。我登上右边的高冈,冈上树木更加稠密,月儿也渐渐隐去。往回走到溪边,月光从松叶上筛下,半明半暗,忽来忽往。走数武,来到树木较少、较为空豁的地方,四周仿佛是一座玻璃城,短短的距离之内,呈现出千姿百态。这才知道有月色不可以没有丛生的草木,但如果不是草木疏密相间,也不能显出月色的玲珑。山中的僧人又说,积雪的时候,树林就像美玉雕琢而成,非人间所有。

我怎样才能坐卧在树林之下,经历四季的变化呢?快到半夜的时候,我才关门就寝。纸窗皎白,月光半床,盘中新摘的香橼,清香传到枕边,不知今夜是一个什么样的夜晚啊!

山里众多的寺院,毕竟以包山寺为最好;包山寺里,又以空翠阁最好,可惜在空翠阁上只能看见山,看不见湖。东边的房子有座小阁,颇兼湖山之美,但位置未如人意。我在包山寺里借宿,前后共四个晚上。

【注释】

①包山:在太湖中,亦名“苞山”、“洞庭山”。

②林屋洞:在包山。

③沮洳:低湿之地。

④乡导:向导。

⑤栝:即桧,亦称“圆柏”、“桧柏”。

⑥翠微:青翠的山气。

⑦约:估计。

⑧答:通“簪”。

⑨箭:指竹。

⑩亡:无。

⑩坞:四周高中问低的山地。

⑥童山:没有草木的山。

⑩直:只是。柯:斧柄。相寻:连续不断。

⑩杨廉夫:杨维桢,字廉夫,号铁崖,后号铁笛。会稽(治所在今浙江绍兴)人。元末明初文学家。诗文俊逸,独擅一时,人称“铁崖体”。善吹铁笛。着有《东维子集》等。

⑥穴:用如动词,钻穴。

⑩觚:古代酒器,腹有四棱,这里作使动用法,使……像觚。

⑩丹灶:道家炼丹的灶。

⑩既望:阴历每月十六日。

⑩荟:密集。

①跬:半步。

⑨林薄:草木丛生之地。

四序:四季。

素魄:指月光,

香橼:一名“枸橼”,果名()长圆形,果皮呈柠檬黄,有香味。

taobao1.png

寺庙的古诗第2篇: 《灵岩山寺砖塔记》(孙承祐

吴灵岩山,即古吴王夫差之别苑也。太湖渺白涵其侧,虎丘点翠映其后。自馀冈阜川渎,沃野上田,环绕带萦,若视诸掌。代迁人异,倬为佛祠。愚守藩之七禊也,属丙子岁。冬,先国妃居共气之亲,锺断臂之祸。诗人罔极,聊可谕其哀;素王尚右,未足申其制。由是显营雁塔,冥助翟衣,于山之椒,累砖而就。基其岩,所以远骞崩之患;黜其材,所以绝朽蠹之虞。不挥郢匠之斤,止运陶公之甓。自于经始,迨尔贺成,凡九旬有六日。仍以古佛合利二颗,亲书((金刚般若》一编,置彼珍函,藏诸峻级。美欤!山耸地以千仞,塔拔山而九层。巍巍下瞰于娑婆,杳杳平观于寥;穴。才疑涌出,或类飞来,如日之升,无远弗届,可以高擎天盖,可以久镇地舆。实在报先妃之慈,荐先妃之福也。觉云承足,定水澄心。拂石仙衣,尚为游转;无垢佛土,终正菩提。抽毫直书,用备陵谷。太平兴国二年,平江节度使孙承祜新建。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寺庙的古诗第3篇: 《游华山寺记》(文征明

嘉靖癸卯二月八日,徵明同诸客游华山寺。泛平湖,沿支港而入,长松夹道,万杏吹香,倪然如涉异境。一寺虽劫废,胜概具存。相与读故碑,漱三泉,不觉日暮,遂留宿寺中。客自城中来者,汤珍、张瓒、王日都、陆师道、王延昭;山中客,蔡筢、陆桐、陆鹊、劳珊、蒋球玉。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寺庙的古诗第4篇: 《兴福寺重建慧云堂记》(文征明

佛之教,以清净寂灭为道,以无为为有,以空洞为实。室庐服食,一切有形,悉为幻妄,是宜其无所事事也。而祗陀太子含园以立精合,须达多长者布金成之,所谓给孤祗园者,固佛之始事也。故其徒所至,必据名山,占胜境,开基造寺,精严像设,以隆其教。彤宫绀宇,极其壮丽,不以为侈。此非独为钟梵经禅之地,而高人胜士,游观习静,亦往往憩迹焉。吴之莫鳌山,即所谓东洞庭山者,在太湖之心。延袤百里,居民聚落,棋布方列,中多佛刹精庐,湖山映带,林木蔽亏,最为胜绝。然与城市限隔,游者必凌波涉险,非好奇之士,不辄至也。弘治壬戌,余与友人浦有徵、王秉之,泛舟出渡水桥,绝太湖而西,蹑屏以登。由百街岭而上,始自翠峰,历能仁、弥勒、灵源诸寺,延缘登顿,转入俞坞,至兴福而次止焉。兴福视诸刹为劣,而松筠阴翳,流濑垮琮,九峰回合,室宇靓深,余憩恋久之不能去。是夕,宿寺之慧云堂。主僧勤公,老而喜客,焚香荐茗,意特勤诚。余与二客饮酣赋诗,萧然忘寝。夜久僧定,寂无人声,山月入户,林影参差,慌然灵区异境。去是四十年,幽栖胜赏,至今在怀。比余归自京师,问讯旧游,则当时僧宿俱已化去,堂亦就圮。僧尝一葺之,旋葺旋坏,至嘉靖癸卯,坏且不存。嗣僧永贤,积其田园之入,衣资之馀,极力起废,艰难劳勋,逾年而成。榱栋坚隆,基构宏敞,悉还旧观。及是,贤以余有山门事契,因余故人子李衍谒文以记。且日:“寺防于梁之天监,废兴之详,具吴文定、王文恪二公记文可考。而此堂建自宣德庚戌,抵今嘉靖戊申,百有二十年矣,中间一再废兴,而莫有记之者。恐益远而遂失之,愿一言以书其事,以示后人。”余维吴俗归信佛果,僧庐佛刹,在昔最盛,考之郡乘,不下千数,存者无几,至于今摧毁益甚,丛林巨刹,往往掬为茂草。而其徒视之,亦不甚惜。岂其人能以寂灭空幻为性,以无为为道邪?夫惟有为而后可以无为,积实而后可以空洞天下,盖未有无所事事而能有成者。佛之道,虽不可以吾儒比伦,而业之废兴,则皆有所循习而致,所谓精于勤而荒于嬉者,佛与儒同也。彼视官室为幻妄,弃成业而不葺,谓吾佛之道如是,则夫祗陀合园,须达布金,非佛教耶?为是说者,漫为大言,以自盖其慵惰无能之愆耳。贤师不以空无自恕,而以有为自力,贤于其徒远矣。而所为倦倦斯堂之葺者,岂独钟梵经禅之计,亦所以行其教也。余于释典内文,多所未谙,而独不欲以有为为吾贤师病。若夫游观习静,虽非师之本志,而山门胜践,固有所不可废者。于是乎书。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寺庙的古诗第5篇: 《尧峰山佛殿记》(王鏊

吴横山之西南,有峰名尧,莫知其所始,或日尧时民于此避水也。苏子美诗:“西南登尧峰,俗云尧所基。洪水不能没,上有万众栖。”唐末慧禅师者始建精舍,日免水院。宋改曰寿圣寺,有宝云禅师继居之,会学去来,恒数百人。元涉国初,久弗不治。弘治初有云谷禅师讳蓝始谋居之,与其徒文通披丛剔荟,支倾葺颓,岁馀人渐知之。云谷轨行峻特,通亦戒律清修,远近参谒者日众。始相与立山门,缭以石垣,观音、龙王之殿,宝云、碧玉之沼,东斋,西隐,以次修复,而大雄殿费钜,未遽议也。久之,云谷示寂,通矢卒先志,乞诸檀越,一时钜公名士亦多礼焉,于是富者施财,贫者施力,豫章瓴甓,无胫而自至,不召而云集,大雄之殿倏还旧观矣。初,予自内阁告归,间一造焉,峭壁梯空,侧足而上,及至其颠,旷然平夷,林壑岩洞之萦纡,池沼泉石之丽秀,却而望之,太湖万顷,浩荡在前,而吴兴、云问诸峰亦隐隐可见,信地之高且胜者也,则洪荒之世,民聚居以免怀襄之患,亦或然欤。地虽胜,而其芜也久,得人焉居之,则芜者治,颓者起,事之兴废,其不在人乎?今天下之事,废而不举者亦多矣,彼独何修有若易易然者乎,予诚嘉焉,为记其事嵌诸壁。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寺庙的古诗第6篇: 《兴福寺山居记》(王鏊

浮图氏之道,有合乎吾儒之所谓静,何也?达摩西来,传佛语心。心或挠焉,则安得而寂;或淆焉,则安得而清;或翳焉,则安得而明。是故亦有资乎静也。静斯定矣慧矣,然后惟其所之静,亦静也,动亦静也。洞庭有湖山之胜,而恒患于倡,独所谓俞坞者,窈然而深,坦然而夷,长松搀天,嘉花异果纷峙罗列,而兴福寺又据其胜、占其幽。勤上人又择其蜣绝之处作山居焉,旦莫焚修,终年蔬食,年且九十,而貌如少壮者,非有得于静耶?若吾人之所治者何静而安,而虑而得其素讲也。顾扰扰焉日驰乎外,非名而利,有若勤之静且专乎?

是不能无愧于彼也。然吾有问焉,勤之静也,惺惺然专一之中,其有所主乎?其无所主乎?

有所主则倚,无所主则荡,则所谓静而定者,其亦难乎。故因其居之成,为记诸壁,而因以问之。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寺庙的古诗第7篇: 《昭庆寺》(张岱

昭庆寺,自狮子峰、屯霞石发脉,堪舆家谓之火龙。石晋元年始创,毁于钱氏乾德五年。宋太平兴国元年重建,立戒坛。天禧初,改名昭庆。是岁又火。迨明洪武至成化,凡修而火者再。四年奉敕再建,廉访杨继宗监修。有湖州富民应募,挚万金来。殿宇室庐,颇极壮丽。嘉靖三十四年以倭乱,恐贼据为巢,遽火之。事平再造,遂用堪舆家说,辟除民舍,使寺门见水,以厌火灾。隆庆三年复毁。万历十七年,司礼监太监孙隆以织造助建,悬幢列鼎,绝盛一时。而两庑栉比,皆市廛精肆,奇货可居。春时有香市,与南海、天竺、山东香客及乡村妇女儿童,往来交易,人声嘈杂,舌敝耳聋,抵夏方止。崇祯十三年又火,烟焰障天,湖水为赤。及至清初,踵事增华,戒坛整肃,较之前代,尤更庄严。

一说建寺时,为钱武肃王八十大寿,寺僧圆净订缁流古朴、天香、胜莲、胜林、慈受、慈云等,结莲社,诵经放生,为王祝寿。每月朔,登坛设戒,居民行香礼佛,以昭王之功德,因名昭庆。今以古德诸号,即为房名。

袁宏道《昭庆寺小记》:  从武林门而西,望保俶塔,突兀层崖中,则已心飞湖上也。午刻入昭庆,茶毕,即掉小舟入湖。山色如娥,花光如颊,温风如酒,波纹如绫,才一举头,已不觉目酣神醉。此时欲下一语描写不得,大约如东阿王梦中初遇洛神时也。余游西湖始此,时万历丁酉二月十四日也。晚同子公渡净寺,觅小修旧住僧房。取道由六桥、岳坟归。草草领略,未极遍赏。

阅数日,陶周望兄弟至。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寺庙的古诗第8篇: 《智果寺》(张岱

智果寺,旧在孤山,钱武肃王建。宋绍兴间,造四圣观,徙于大佛寺西。先是东坡守黄州,于潜僧道潜,号参寥子,自吴来访,东坡梦与赋诗,有“寒食清明都过了,石泉槐火一时新”之句。后七年,东坡守杭,参寥卜居智果,有泉出石罅间。寒食之明日,东坡来访,参寥汲泉煮茗,适符所梦。东坡四顾坛壝,谓参寥曰:“某生平未尝至此,而眼界所视,皆若素所经历者。自此上忏堂,当有九十三级。”数之,果如其言,即谓参寥子曰:“某前身寺中僧也,今日寺僧皆吾法属耳,吾死后,当舍身为寺中伽蓝。”参寥遂塑东坡像,供之伽蓝之列,留偈壁间,有:“金刚开口笑钟楼,楼笑金刚雨打头,直待有邻通一线,两重公案一时修。”后寺破败。崇祯壬申,有扬州茂才鲍同德字有邻者,来寓寺中。东坡两次入梦,属以修寺,鲍辞以“贫士安办此?”公曰:“子第为之,自有助子者。”次日,见壁间偈有“有邻”二字,遂心动立愿,作《西泠记梦》,见人辄出示之。一日至邸,遇维扬姚永言,备言其梦。座中有粤东谒选进士宋公兆禴者,甚为骇异。次日,宋公筮仕,遂得仁和。永言怂恿之,宋公力任其艰,寺得再葺。

时有泉适出寺后,好事者仍名之参寥泉焉。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寺庙的古诗第9篇: 《玉泉寺》(张岱

玉泉寺为故净空院。南齐建元中,僧昙起说法于此,龙王来听,为之抚掌出泉,遂建龙王祠。晋天福三年,始建净空院于泉左。宋理宗书“玉泉净空院”额。祠前有池亩许,泉白如玉,水望澄明,渊无潜甲。中有五色鱼百余尾,投以饼饵,则奋鬐鼓鬣,攫夺盘旋,大有情致。泉底有孔,出气如橐龠,是即神龙泉穴。又有细雨泉,晴天水面如雨点,不解其故。泉出可溉田四千亩。近者曰鲍家田,吴越王相鲍庆臣采地也。万历二十八年,司礼孙东瀛于池畔改建大士楼居。春时,游人甚众,各携果饵到寺观鱼,喂饲之多,鱼皆餍饫,较之放生池,则侏儒饱欲死矣。

道隐《玉泉寺》诗:

在昔南齐时,说法有昙起。天花堕碧空,神龙听法语。抚掌一赞叹,出泉成白乳。澄洁更空明,寒凉却酷暑。石破起冬雷,天惊逗秋雨。如何烈日中,水纹如碎羽。言有橐龠声,气孔在泉底。内多海大鱼,狰狞数百尾。饼饵骤然投,要遮全振旅。见食即忘生,无怪盗贼聚。

【翻译或鉴赏】
【翻译】

玉泉寺是先前的净空院。南齐建元年间,昙超和尚在这里讲过佛法。龙王来听讲,为和尚鼓掌,而流出了一股泉水,就建造了一座龙王祠。晋天福三年,开始在泉的左边建净空院。宋理宗皇帝写了“玉泉净空院”匾额。

龙王祠前有一口池塘,大小约有一亩。泉水洁白如玉,水的颜色澄澈明净,潜在水里的鱼和龟鳖都能看清。水中有五颜六色的鱼一百多条。投下一些糕饼,鱼儿就摇着鱼鳍,鼓着髻,齐来争食,游来游去,看着颇有情趣。

泉水的下面有个泉眼,像鼓风器吹风一样喷着泉水,这就是神龙泉眼。又有一孔细雨泉,天气晴朗时水面也像落着雨滴,不知是什么缘故。

泉水流出后可以灌溉四千亩田地。附近的地方叫鲍家田,原来是吴越王宰相鲍庆臣的封地。

万历二十八年,司礼太监孙东瀛在池塘边改建了一座观音楼。春天,游人非常多,都携带着果饼,到寺院观鱼。喂给鱼的食物很多,鱼儿都吃得饱饱的。与放生池的鱼比较起来,真是“矮子快要撑死”了。

【注释】

①玉泉寺:在西湖西北玉泉山上。

②南齐建元中:公元479~482年。建元为南齐高帝萧道成年号。

③晋天福三年:公元938年。天福为后晋高祖石敬塘年号。

④水望:水色。

⑤髻:鬈,鱼的脊鬈。鬣,鱼颔旁的警。

⑥橐错:古时冶炼鼓风用的器具。

⑦采地:封地。皇帝赐给臣子的领地。

⑧万历二十八年:即公元1600年。

⑨大士:佛教称谓佛或菩萨。

⑩餍饫:饱食。

侏儒饱欲死:汉东方朔曾对汉武帝说:“侏儒长三尺,奉一囊粟,臣长九尺,亦一囊粟,侏儒饱欲死,臣朔饥欲死。”侏儒是供皇帝玩弄的矮人。用于此文中的意思是说鱼儿的食物很多。

taobao1.png

寺庙的古诗第10篇: 《云居庵》(张岱

云居庵在吴山,居鄙。宋元祐间,为佛印禅师所建。圣水寺,元元贞间,为中峰禅师所建。中峰又号幻住,祝发时,有故宋宫人杨妙锡者,以香盒贮发,而舍利丛生,遂建塔寺中,元末毁。明洪武二十四年,并圣水于云居,赐额曰云居圣水禅寺。岁久殿圮,成化间僧文绅修复之。寺中有中峰自写小像,上有赞云:“幻人无此相,此相非幻人。若唤作中峰,镜面添埃尘。”向言六桥有千树桃柳,其红绿为春事浅深,云居有千树枫桕,其红黄为秋事浅深,今且以薪以槱,不可复问矣。曾见李长蘅题画曰:“武林城中招提之胜,当以云居为最。山门前后皆长松,参天蔽日,相传以为中峰手植,岁久,浸淫为寺僧剪伐,什不存一,见之辄有老成凋谢之感。去年五月,自小筑至清波访友寺中,落日坐长廊,沽酒小饮已,裴回城上,望凤凰南屏诸山,沿月踏影而归。翌日,遂为孟旸画此,殊可思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