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元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元代的古诗

taobao1.png

元代的古诗第1篇: 《石田山房记》(马祖常

桐柏之水发为淮,东行五百里,合溮、潢山谷诸流,左盘右纡,环绕陵麓。其南有州曰光,土衍而草茂,民勤而俗朴,故(已故的)赠(赠封)骑都尉、开封郡伯浚仪(即开封古名)马公(马祖常之父)实尝监(曾经治理过)焉。公之子祖常,少贱而服田于野,以给饘(稠)粥,乡之人思慕郡伯之政,念其子之劳将去也,遒为之卜(选)里中地,亟其乘(葺)屋,而俾(使之)就家。

屋之侧有崇丘,可五七丈,溪水傍折而出崎之上。嘉树苞竹,荟蔚蔽亏,前为木梁(桥),梁溪而行,周桓悉编菅苇,门屋覆之以茨。岁时,里临酒食往来,牛、种、田器,更相贳贷,寒冬不耕,其父老各率子若孙持书笈来问《孝经》、《论语》、孔子之说。其耕之土虽硗瘠寡殖,不如江湖之沃饶,然犹愈于无业也。

祖常者,因乐而居焉,于是名其屋曰“石田山房”,且自为记与图,以属当世能言之士,请为赋诗,异日使淮南人歌之。

【翻译或鉴赏】
虞集为元代中期诗歌“四大家"的第一家(其余三家为杨载、范柠和杨载),他的文章在元代也很有地位。小品虽不多却有特色t他为当时着名的少数族(雍古部)诗人马祖常写的袋石田山房记》为其中的尤佼者。

这篇小品的写作年代可见文中的“其子(指马祖常)之劳而将去也。句。这里的“劳捧应理解为马多年在朝之辛劳(马于仁宗延裱二年[1315]中进士,至顺帝元统初(1333]遭贬黜回归故里,历任内外职务凡十九年),  “将去"似指元统初,马将离朝廷而去一事。虞集在幼君阿速吉八崩时(1328),已“谢病归临川劈。虞矗病归"后,有时间避览,大概就在元统初,马之乡人为马在营造石田山房之时,虞避览到马的家乡汝宁光州府,马已在这之前先矗病归",同是文人,昔日又有交情,虞可能随马一起在新落成的石田山房住了段时间。此时,马拟请人作文记山房建造的缘起和经过等,虞自是最佳人选。虞“平生为文万篇弦,也便提笔挥洒,不觉已写成这表达二人甘于淡泊,以隐为高思想的小品。

全文分三层,第一层至“俾就家焉一句,介绍了石田山房所在地的山水风物及建房缘起,第二层至“犹愈子无业也”句,介绍石田山房四周景色,物产及主人与亲友邻里的活动I其余部分为第三层,结语。其中第二层突出表现了作者与石田山房主人马祖常的共同的厌弃仕宦,向往恬淡、闲适生活的心理。这样的描写既是马祖常的生活情趣的如实反映,也是作者虞集在多年官场生活以后产生的“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陶潜《归田园居》诗句)心态的艺术表现。其写作步骤有二t写出幽静的山水风景(崇邱,溪水、嘉树)及农家的自然景况(营苇、覆茨),一也l写出入物的物质生产(搿牛种田器黟)、精神生活(读书论学)和靠酒食往来嚣(礼节与游乐),=也。有这样的人物活动的悠闲环境,有在这样的环境中活动着的闲逸人物,自然而然会安贫守素,故这一层的末句。  “其耕之土,虽硗瘠寡殖,不如江湖之沃饶,然犹愈于无业也"云云,是其必然结果。这两个写作步骤,作者并未加以渲染、烘托,更与吹嘘,夸张无涉,一切都实事求是,平平淡淡,而就在这实事求是、平平淡淡之中,作者道出了比较深邃、隽久的哲学道理。

taobao1.png

元代的古诗第2篇: 《焚驴志》(王若虚

岁己未,河朔大旱,远迩焦然无主赖。镇阳帅自言忧农,督下祈雨甚急。厌禳小数,靡不为之,竟无验。既久,怪诬之说兴。适民家有产白驴者,或指曰:“此旱之由也。云方兴,驴辄仰号之,云辄散不留。是物不死,旱胡得止?”一人臆倡,众万以附。帅闻,以为然,命亟取,将焚之。

驴见梦于府之属某曰:“冤哉焚也!天祸流行,民自罹之,吾何预焉?吾生不幸为异类,又不幸堕于畜兽。乘负驾驭,惟人所命;驱叱鞭箠,亦惟所加。劳辱以终,吾分然也。若水旱之事,岂其所知,而欲置斯酷欤?孰诬我者,而帅从之!祸有存乎天,有因乎人,人者可以自求,而天者可以委之也。殷之旱也,有桑林之祷,言出而雨,卫之旱也,为伐邢之役,师兴而雨;汉旱,卜式请烹弘羊;唐旱,李中敏乞斩郑注。救旱之术多矣,盍亦求诸是类乎?求之不得,无所归咎,则存乎天也,委焉而已。不求诸人,不委诸天,以无稽之言,而谓我之愆。嘻,其不然!暴巫投魃,既已迂矣,今兹无乃复甚?杀我而有利于人,吾何爱一死?如其未也,焉用为是以益恶?滥杀不仁,轻信不智,不仁不智,帅胡取焉?吾子,其属也,敢私以诉。”

某谢而觉,请诸帅而释之。人情初不怿也。未几而雨,则弥月不解,潦溢伤禾,岁卒以空。人无复议驴。

【翻译或鉴赏】
【翻译】

金章宗承安四年,河里无水,远近各地的禾稼都枯焦了,人民不知如何是好。地方的长官镇阳帅就非常关心农民,急着命令下属找人祈雨。厌壤巫术,试了好几次,最终没有应验。久久一段时间,诡怪的说法就兴起了。恰逢有一民众家产了一头白驴,就说:“旱灾的原因是这样的,云正聚集时,驴则抬头发出声音,云就飘散不留。如果白驴不死,旱灾是止不了的。”一个人臆测提倡,许多人就开始附和这个说法。镇阳帅听到了,就觉得事情是这样的,就立即命令把白驴抓回,将它烧死。

白驴托梦于帅府的僚属某人,说:“焚烧我是冤枉的啊!天灾的流行,人民和自己受害其中,和我有何相干呢?我生为不幸于禽兽,又不幸堕落于人的牲畜。载运货物被人驾驶,都听人们的命令;驾驭斥责,是一直在增加。劳苦羞辱到死,我是如此的尽本分。若是旱灾的事情,这样就可以知道是我引起,而要把我至于此酷刑之下吗?是谁诬赖在我这,而镇阳帅听从的!祸害关乎天象,也关乎人类,人为而可以求人,而天象则可以弃之不顾,听其自然啊。商汤得天下时,大旱五年,汤以身祷于桑林(桑山之林)之中,天于是下雨。卫人想攻伐刑国。正逢大旱。卜有事求于山川,不能解决。宁庄子说向天控诉刑国没有道理,天就降雨。汉武帝时天旱,卜式以为桑弘羊推行盐酒专卖政策,遭致民怨,是以天旱,请求武帝‘烹弘羊,天乃雨’。唐文宗时郑注重专权,巫陷宋申锡等人;遭大旱,文宗求致雨之术,于是李中敏上书说:‘今天能下雨的方法,莫过于斩郑注,而洗雪申锡的清白’拯救旱灾的方法这么多,何不循着这些方法呢?求而得不到,就没有什么好追究的,则问题是在于天,去委托他而已。不求于人,不求于天,以没有根据的说法,来指责我的过失。唉,其实不是这样的!令巫师曝晒于太阳下请求旱神,已经试过了,今日还要烧我,那岂不是重复没有用处的事吗?杀我而有利于人类,我何不为求雨之事一死呢?如果没有达成,就是以这件事情增加了恶事吗?滥杀,是不仁的;轻言相信,是没有智慧的;不仁不智,是镇阳帅任意取舍的吗?你啊,是他的属下,所以我冒昧私下向你倾诉。”

梦到的属下谢罪之后立即清醒,请求镇阳帅将白驴释放。起初人们不能谅解也不高兴将白驴释放。过了不久就下起雨来,而满一个月不停,水灾损伤的人民的农作物,收成结束也没有收获。人们不再讨论白驴的事情了。

【注释】

1.厌禳:以巫术祈祷鬼神除灾降福。

2.小数:小法术。

3.见梦:托梦。

4.预:参与。

5.分:尽本分。

6.愆:过失。

7.暴巫:让巫师在太阳底下求雨。暴,同“曝”。

8.投魃(bá):驱赶旱鬼。

9.觉:清醒。

10.怿:愉快(高兴)。

11.岁:年成。

12.愆:过失。

13 属:属下。

14 弥:满。

15适:恰逢。

16方:正

taobao1.png

元代的古诗第3篇: 《被檄夜赴邓州幕府》(元好问

幕府文书鸟羽轻,敝裘赢马月三更。
未能免俗私自笑,岂不怀归官有程。
十里陂塘春鸭闹,一川桑柘晚烟平。
此生只合田间老,谁遣春官识姓名?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幕府中急送来征召文书,就好似飞鸟般快捷轻盈;披上那破裘呵骑上那瘦马,我急匆匆赶路趁着月照三更。脱不了俗例呵——私心里暗自好笑,怎不想回家呵——担心耽误赴官的期程!一路上,十里陂塘涟漪泛起,群群春鸭嬉戏闹腾;满川原,棵棵桑柘遍地铺翠,袅袅晚烟无风自平。只应在田野呵让此生安然老去,是谁叫春官呵知道了我的姓名?

【注释】

①幕府:古时军队出征,施用帐幕,因此把将帅办公的地方称为幕府。鸟羽轻:在这里一语双关,既是指征召文书上插有轻细的鸟羽,也是指文书传递迅速,如飞鸟展翅般的轻捷。古时的军事文书,凡上插鸟羽的,表示紧急,必须迅速传送,因此称为“羽书”、“羽檄”。

②裘:毛皮的衣服。赢(旧雷):瘦弱。

③未能免俗:据《世说新语·任诞》说,古时的习俗,在七月七日晒衣,富人都在庭院中晒满了绫罗绸缎。阮成家里贫穷,没有什么衣物可晒,便用竹竿把粗布短裤挂晒在院中,并自称是因为“未能免俗”。后来这句话成为一句常用熟语,意思是没能摆脱社会惯例,仍按习俗行事。元好问在诗中用这一熟语,大概是指他正迷沉于田园生活之时,一旦接到官府文书,便也同普通人一样,急急赴命如火,因此不禁自觉好笑,有自我嘲讽之意。

④岂不怀归:语出《诗经·小雅·出车》:“岂不怀归,畏此简书。”怀归,想回家。简书,书信,书简。诗人用此典来表示自己留恋家园,却又迫于羽书之命的心情,非常贴切自然。程:程限,期限。

⑤陂塘:池塘。

⑥桑柘:桑树和柘树。柘,就是黄桑,叶可喂蚕。在北方农村中多见。

合:应该。

春官:古代以春、夏、秋、冬四季设官。据叙述古代官制的《周礼》一书所说,春官是掌管国家典礼的,因此,后世便把春官作为礼部的通称。

【阅读答案】

1.下列对本诗的理解不正确的两项是(5分)

A.首句中“鸟羽轻”意义双关:征召文书上插有鸟羽,表示紧急;文书传送快,如同飞鸟一般的迅疾。

B.“敝裘赢马月三更”,紧承首句,“月三更”更是扣紧题目中的“夜赴”,写出了诗人连夜赶路的情景。

C.“未能免俗私自笑”,通过细节描写,传神地写出诗人被官府征召后不可抑制的满足与喜悦之态。

D.第二联中“官有程”三字,直接点明官府征召有期限要求,诗人接到文书后,不得不日夜兼程,向邓州进发。

E.本诗采用了比兴、虚实相生、用典等表现手法,收到了疏密有致、言简意丰、含蕴深厚、耐人寻思的艺术效果。

2.本诗流露出作者哪些情感?请结合诗句进行分析。(6分)

被檄夜赴邓州幕府阅读答案元好问

1.(5分)CEC“不可抑制的满足与喜悦之情”,错;E“比兴”,错

(对一个2分,全对5分)

2.(6分)情感:①希望终老田园;②心念国事;③不得不应召为国效力的矛盾、无奈之情。

(6分,每点2分)

taobao1.png

元代的古诗第4篇: 《洞庭西山诗序》(徐祯卿

太湖诸山多奇秀,两洞庭为之魁焉,就而准之,西洞庭形胜尤广蔚,而丹垣石屋,仙踪具在。由胥口至山麓,凡五十里行许,故涉者多抱风涛之虑,非夙有山水奇癖,不能畅然忘险一游。然则骚客墨卿,虽生于吴,有终身不识洞庭者,固亦无足怪也。余非荒于山水者,然每闻人道洞庭之胜,则又以不获一游为歉。曩在己未之秋,尝泛舟出西崦,经犀渚登竹山,望两洞庭横亘烟水中,隐隐若带,虽心领神往,终未足以快素怀。今年癸亥夏五月,始与客人太湖,由涵村而上,止于友人陆氏之庐。明日策马登缥缈峰,下憩西湖寺,僧为具食,又拟谒毛公坛,不果,因饮于资庆寺。留凡四日,而兹山胜地与览其半,所至辄获觞咏。既喜偿宿心,并录其篇,以歆好游之士。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元代的古诗第5篇: 《游昆山联句诗序》(杨维桢

至正八年春二月十有九H,昆山顾君仲瑛以书来招致。余明日抵顾君所,又明日,命百华舫集宾客,自余而次凡六人。朝发白界溪,出津义浦,过九里庵,转金溪,午泊舟驷马桥下,换舆骑,入慧聚寺。寺主僧然叟出肃客,上神运殿,见石嫠壁,其工天出。然云:“此向禅师开山时,鬼工所运也。”遂登玉山,山首印脊凹,状类马鞍,故俗名马鞍。其印立石幢,与双苏涂相角者,又号文笔云。东见沧海,晶晶无崖,水与天相涵。北海树中见孤屿隐起苍苍然,然云:“此虞山也,泰伯虞仲所居,故名。”已而大风动石,声如大波涛,衣帽掀舞,瘁然不可立。然领客憩翠微轩阁,呼山丁作茗供,观向师虎化石。下山,读唐孟郊、张祜、宋王安石诗于东石壁,然作合掌礼云:“地由玉峰胜,玉峰又由人而胜,自孟、张、王诗后,绝响久矣,愿吾子有继焉。”余诺之。西庑僧应又招憩来青阁,盛出佳楮墨求诗,余遂书《玉峰诗》云:“大风动落日,人立玉峰头。禅将风虎伏,鬼运石羊愁。地平山北顾,天断海东流。飚车在何处,我欲过瀛洲。”诸客各和诗。又复联句,用“江”字窄韵,推佘首唱,诸客以次分韵。余又叠尾韵。成若干句毕,顾君录诗请序,且将刻石壁左方。昔王逸少登乌山,顾诸客语日:“百年后,安知王逸少与诸卿至此乎?”吁,此羊叔氏岘山之感也。

今吾五六人,俯仰之馀,倘无纪述,百年后又安知玉峰之游有吾五六人也?遂叙。客日京兆姚文奂、淮海张渥、吴兴郯韶、匡庐于立,余,会稽杨维桢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元代的古诗第6篇: 《游横泽记》(杨维桢

至正丁亥三月癸卯朔雨,甲辰雨,乙巳雨歇,涂淖不可马。丙午大晴,吴城张景云买青萑舫苏台下,约行石湖道,同受约云丘张仲简、濮阳吴孟思、锡山孟季成、四明释觉元、姑胥张习之、夏起元、张守中、上饶谢君用、谢君举、毗陵张景宜、富春吴近仁、金华周子奇、三山唐明远也。是日具酒其舟中,翌日舟行出阊门,过虹桥,历长荡,即抵横泽。系舟水杨岸,登顾氏园,世传吴故茂苑也。主人仲仁出御客,小酌梅花亭,素壁写丹丘生风篁两枝,主人徵予题。已而移尊锦云亭,木芍药有半开者,日御爱黄云。复挈酒度桥至壶中林壑亭,六出结顶,顶制甚工,扁书米元晖,主人云是吕保相旧池亭,从蜀来者也。登锡石台,憩松岩,扁书赵孟烦。下穿石室,出流觞池,揭石封令水涌,行羽觞酌客。复西度桥,折入浮月桥,亭日济月,张即之书也。主人命作乐侑觞,日:“南北诗人多留句于此。”复徵予作题,毕,过翠荷亭,观元晖诗迹。入百客堂,手摩大奇石十株,念忽感日:“适何来何往还从何去。”觉元即应声日:“无住无去。”旁玩枕桧桂柏、方竹杂卉及名卢俊鹘、锦雅仙骥之观。未几,主长孟贞来领别院酌茗饮,移膻酒舟所。舟回经虎阜,谒吴王光墓,再移尊酌剑池上。下山日已暮,景云再治酒舟中,命小娃秦声行酒令,用“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分十一韵,各卷纸阎韵,诗不成者浮太白三。明日微雨早作,雨止,诸客将再买舟石湖上,游灵岩、天平。余日:“兴已败矣。”景云日:“酒有馀罂,肉有馀豆,游可止,饮可止乎?”

遂宴景云家。景云善作米画,起持笔日:“山不必游,某请图灵平山也。”余目之日卧游。景云复出湘锦卷,请写纪游一通,侍研者日曹笑春。约而不至者三人,仲简、孟思、季成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元代的古诗第7篇: 《游石湖记》(杨维桢

苏名山水,其魁者夫椒、震泽,其次虎丘、剑池、灵岩、天平、石湖、楞伽诸山也。白乐天守苏,于虎丘一月一游,至连五日夜遨游太湖不以为过。以乐天之官守不为文法窘束,而肆志山水之乐如此,矧无窘于文法者乎?

吾党之将俦命匹挟乎女伶,如容满蝉态以迹夫乐天氏之游者,又何过乎。至正七年三月三日,予既得与吴中张景云而下客凡十一人,越十有五日,又得与吴中顾伯敏、张仲简、西夏高起文、张俊德游石湖诸山,一月载游,于乐天迨若过之。朝步自鹊桥,过百花洲,登姑苏台,予赋诗台上日:“横洲草色绿裙腰,台上舂泥径已}肖。只有越来溪上水,声声犹带伍胥潮。”仲简和云:“梁燕低飞妒舞腰,春洲寂寂百花消。扁舟不见鸱夷子,空使江城响怒潮。”午登舟盘门下,主人以服脯饭客梁糗。仲简出礼部韵徵联句,而卖讴者来,日周碧莲氏,张锦锦氏。笙师周子奇出十二簧和讴者。主日:“笙歌麻沸,今生活姑置。”遂割羔传酒令行觞。过横塘,至石湖,欲抵绿庵,石尤风急甚,回舟泊行春桥下,换舆登上方五王祠,少歇楞伽寺。寺僧晚堂领客观冽泉,登西崦石坛酌酒,偕至五王所,晚堂云:“吴王拜郊台址也。”诵唐贤许浑诗,且索予诗。予遂和浑诗日:“五茸青草野麋来,城筑金锥亦已摧。白发老僧谈故事,五王宫殿是郊台。”仲简和云:“湖上春云挟雨来,楞伽山木尽低摧。吴王废冢花如雪,犹自吹香上舞台。”少时微雨东来,急返舟次。主再治酒舟中,杯行无算,以各阄果令为多少饮数,予于客年最高而饮量最少,辄颓然醉去。酒散,子奇出纸,诸客求赋玉笙乐府,明日予为补((玉笙谣》一首云云,且书遗仲简同赋。是岁丁亥三月十九日辛酉,会稽杨维桢述。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元代的古诗第8篇: 《游汾湖记》(杨维桢

至正十年三月十有六日,吴江顾君逊既招客游东林,明日复命钓雪舫载声妓酒具游汾湖,客凡七人,会稽杨维桢,甫里陆宣,大梁程翼,金陵孙焕,青云王佐,吴郡陆恒,汝南殷奎;妓二人,珠帘氏,金粟氏。朝出自武陵溪,过五子滩二里许,北望见鹊巢乔树颠,杏桃花与水杨柳绯翠相间,长竿旆出绯翠顶,主人云:“西顾村也。”又五里所,见修篁乔木蔽亏亭台于岩洞之上,遂解舟维来秀桥,不问主,迳诣亭所,亭日翠岩。主人为陆君继善,出肃客,憩乐潜大堂,设茗饮谈。乐潜诗有“向夕群动息,时闻落叶声”之句,予喜而咏之。

复引客至嘉树亭堂,观先君子手植百岁棠,饮堂上,出铁笛一枝,云江南后唐物也,有刻字云:“七点明列星,一枝横寒玉。”予为作《清江引》一弄,声劲亮甚。笛阕,陆君恒楔予三弦琴,顾君逊亦自起弹十四弦,命珠帘氏与孙君焕交作十六魔舞。饮彻,妓蹋歌引客长堤上,度来秀桥,至南陆庵,班荆坐大堤上。珠帘氏用白莲瓣令行杯酌主客,舟中鼓吹交作,两岸妇女驰逐而观者翘履不绝。解缆,出汪泾五里,而至汾湖。东西袤十八里,南北如之,湖分一半,一属嘉禾,一属姑苏,故名汾湖。舟经龙王庙,酹酒龙王借顺风,果应,锦帆一开,即抵柳溪。过吉祥寺,游鲍氏池亭,亭有枯松数十章,奇石数十株,亭已废,环翠池及石屋洞尚无恙。寺客徐柳边出陪客,谈兴废事,云池亭为前朝鲍节制旧墅也,今子孙无噍类,惟遗八十老媪,不能主,乞入寺云。登舟,出柳溪,过登瀛桥十里所,北至芦墟,为巡官寨,寨官李某邀客啜茗。徐步过泗州桥,月已在青松顶一丈矣。遂步月色归苍雪所,用主人顾君逊“武陵溪上花如锦”之句分韵赋诗。夫水国之游众矣,得名者鸱夷子,后惟陶水仙、儋州秃翁耳。鸱夷先几去国,并挟西家偕去,智矣,而客则未闻。秃翁赤壁之乐,客有吹洞箫者,清矣,而妓尚无闻。水仙与宾客声妓俱载,客为焦孟之流酒徒耳,而觞咏之乐又未闻也。歌咏而至声妓之娱,又无流连之行,今汾湖之游是已,其可不有纪述以为后人之慕乎?于是乎书,俾主人刻诸苍雪轩上。坐客各系于后。时期而不至者,茅山张君雨、界溪顾君瑛也。铁笛道人杨维桢志。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元代的古诗第9篇: 《送僧归中竺》(王元章)

三生石在下天竺寺后。东坡《圆泽传》曰:洛师惠林寺,故光禄卿李憕居第。禄山陷东都,憕以居守死之。子源,少时以贵游子豪侈善歌闻于时。及憕死,悲愤自誓,不仕,不娶,不食肉,居寺中五十余年。寺有僧圆泽,富而知音。源与之游甚密,促膝交语竟日,人莫能测。一日相约游蜀青城峨嵋山,源欲自荆州溯峡,泽欲取长安斜谷路。源不可,曰: “吾以绝世事,岂可复到京师哉!”泽默然久之,曰:“行止固不由人。”遂自荆州路。舟次南浦,见妇人锦裆负罂而汲者,泽望而叹曰:“吾不欲由此者,为是也。” 源惊问之。泽曰: “妇人姓王氏,吾当为之子。孕三岁矣,吾不来,故不得乳。 今既见,无可逃之。公当以符咒助吾速生。三日浴儿时,愿公临我,以笑为信。后十三年中秋月夜,杭州天竺寺外,当与公相见。”源悲悔,而为具沐浴易服。至暮,泽亡而妇乳。

三日,往观之,儿见源果笑。具以语王氏,出家财葬泽山下。

源遂不果行。返寺中,问其徒,则既有治命矣。后十三年,自洛还吴,赴其约。至所约,闻葛洪川畔有牧童扣角而歌之曰: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呼问:“泽公健否?”答曰:“李公真信士,然俗缘未尽,慎弗相近,惟勤修不堕,乃复相见。” 又歌曰: “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唐。”遂去不知所之。后二年,李德裕奏源忠臣子,笃孝,拜谏议大夫。不就,竟死寺中,年八十一。 王元章《送僧归中竺》诗:

天香阁上风如水,千岁岩前云似苔。明月不期穿树出,老夫曾此听猿来。相逢五载无书寄,却忆三生有梦回。乡曲故人凭问讯,孤山梅树几番开。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元代的古诗第10篇: 《游龙山记》(麻革

余生中条、王宫、五老之下,长侍先人,西观太华,迤逦东游洛,因避地家焉。如女儿、乌权、白马诸峰,固已厌登,饱经穷极幽深矣。

革代以来,自雁门逾代岭之北,风壤陡异,多山而阻,色往往如死灰,凡草木亦无粹容。尝切慨叹南北之分,何限此一岭,地脉遽断,绝不相属如是耶?

越既留滞居延,吾友浑源刘京叔尝以诗来,盛称其乡泉石林麓三胜。浑源实居代北,余始而疑之。虽然,吾友着书立言,蕲信于天下后世者,必非夸言之也。独恨未尝一游焉。

今年夏,因赴试武川,归,道浑水,修谒于玉峰先生魏公。公野服萧然,见余于前轩,语未周浃,骤及是邦诸山:“若南山,若柏山,业已游矣,惟龙山为绝胜,姑缺北以须诸文士同之。子幸来,殊可喜。”乃选日为具,拉诸宾友,骑,自治城西南行十余里,抵山下。”

山无麓,乍入谷,未有奇。沿溪曲折行数里,草木渐秀润,出辣出,崭然露芒角。水声锵然鸣两峰间,心始异之。又盘山行十许里,四山忽合,若拱而提,环而卫之者。嘉木奇卉被之,葱茜醲郁。风自木杪起,纷披震荡,山与木若相顾而坠者,使人神骇目眩。又行数里,得泉之泓澄渟溜者焉。洑出古罅,激而为迅流者焉。阴木荫其颠,幽草缭其趾。宾欲休,咸曰:“莫此地为宜”。即下马。披草踞石列坐,诸生瀹觞以进。酒数行,客有指其西大石曰:“此可识。”因命余。余乃援笔,书凡游者名氏及游之岁月而去。

又行十许里,大抵一峰一盘、一溪一曲,山势益奇峭,树林益多,杉桧栝柏,而无他凡木也。溪花种种,金间玉错,芬香入鼻,幽远可爱,木萝松鬣,口人衣袖。又萦纡行数里,得冈之高,遽陟而上,马力殆不能胜。行茂林下,又五里,两岭若岐,中得浮屠氏之居曰大云寺。有僧数辈来迎,延入,馆于寺之东轩。林峦树石,栉比楯立,皆在几席之下。憩过午谒主僧英公,相与步西岭,过文殊岩,岩前长杉数本挺立,有磴悬焉。下瞰无底之壑,危峰怪石,山赞岏巧斗,试一临之,毛骨森竖。南望五台诸峰,若相联络无间断。西北而望,峰豁而川明,村墟井邑,隐约微茫,如弈局然。徜徉者久之。夤缘入西方丈,观故候同知运使雷君诗石及京叔诸人留题。回,乃径北岭,登萱坡龙山绝顶也,岭势峻绝,无路可跻,步草而往,深弱且滑甚,攀条扪萝,疲极乃得登。四望群木皆翠杉苍桧,凌云千尺,与山无穷,此龙山胜概之大全也。

降,乃复坐文殊岩下,置酒小酌。日既入,轻烟浮云,与暝色会。少焉,月出寒阴,微明散布石上,松声悠翛然自万壑来。客皆悚视寂听,觉境愈清思愈远,已而相与言曰:“世其有乐乎此者与!”酒醺,谈辩蜂起,各主其家山为胜,更嘲迭难,不少屈。玉峰坐上坐,亦怡然一笑。诗所谓“善戏谑兮,不为虐兮”者是也。

至二鼓,乃归,卧东轩。

明旦复来,各有诗,识于右。午饭主僧丈室。已乃循岭而东。径甚微,木甚茂密,仅可通马列行。又五里,至玉泉寺。山势渐颇隘,树林渐稀阔,顾非龙山比。寺西峰曰望景台,险甚,主僧导客以登,历嵚崟,坐盘石,其傍诸峰罗列,或偃或立,或将仆坠,或属而合,或离而分,贾奇献异,不一状。北望川口,最宽肆。金城原野分画条列,历历可数。桑干一水,纡绕如玦,观览旷达,此玉泉胜处也。

从此归,路险不可骑,皆步而下。重溪峻岭,愈出愈有。抵暮乃得平地,宿李氏山家。

卧,念兹游之富,与夫昔所经见而有能寐。若太华之雄尊,五老之巧秀,女儿之婉严,乌权白马之端重,兹山固无之。至于奥密渊邃,树林荟蔚繁阜,不一览而得,则兹山亦其可少哉!人之情大抵得于此而遗于彼,用于所见而不用于所未见,此通患也。不知天壤之间,六合之内,复有几龙山也。因观山于是乎有得,徒以文狭,且游之亟,无以尽发山水之秘。异时当同二、三友,幅巾藤杖,于于而行,遇佳处辄留,更以笔札自随,随得随记,庶几兹山之仿佛云。

已亥岁七夕后三日,王官麻革记。

【翻译或鉴赏】
【翻译】

我生于中条山、王官谷、五老山下,长大后陪同先父,西去观赏太华山,辗转东游洛阳一带,为着躲避战乱遂迁居于此。像女几、乌权、白马等山,久已懒得再登,山穷水尽、林幽谷深,我见得可多啦。

改朝换代以来,我由雁门关越过代岭北上,风物土壤陡然不同,山多路险,颜色往往如死灰一般,连所有的野草树木也没有青翠的颜色。我常常私下里感慨叹息,南北之分,为什么以这一座山岭为界限,地脉一下子就断了,如此毫不相连?

滞留居延以后,我的朋友浑源刘京叔曾经携诗来访,盛赞其家乡山林泉石的优美。浑源其实就位于代岭以北,最初我是很怀疑这一点的。虽然这样想,但我的朋友是一个着书立说、祈求取信于天下后世的人,所言必非夸大之辞,遗憾的只是我从未到那里游玩过一次。

今年夏天,因赴武川考试归来,路经浑源,去谒见了玉峰先生魏公。魏公身穿便服,悠闲洒脱,在堂前接见了我。未讲多少话,很快便谈到了此地的各座山岭:“南山、柏山,都已游过了。

只有龙山是最美的名胜,暂且没去游这座山,是想等着和各位文人一同游历的。幸而您来了,太令人高兴了。”于是,选了个日子,备办好各项用具,我们邀请各位宾朋好友,骑着马从州城往西南走了十多里,来到山下。

山势陡立,初入山谷,没有什么好看的。沿着溪水曲曲折折走了几里,野草树木渐渐茂盛湿润起来。山峰耸立在眼前,崭露头角;水声铿然,响彻两山之间,我心里才开始感到有些奇异。

又顺着盘山路走了十多里,四周山峰忽然合拢过来,就像拱手作揖,环绕侍卫一样。山上长满罕见的树木和奇花异草,浓郁葱茏。风从树梢刮起来,枝叶散乱摇晃,山峰和树木都像低下头来要坠落似的,使人心惊胆战,头晕眼花。

又走了几里,看到一泓澄澈平静的泉水。水流从石缝中潜出,随即与山石相激,成为一条湍急的溪水。头上有茂密的树木遮蔽,脚下有青幽的野草环绕溪岸而生。宾客们想休息一下,都说:“没有比这儿更合适的地方了。”大家随即下马,拨开青草,在石头上依次坐好。众弟子烫好酒,请大家饮用。酒过数巡,有位客人指着泉水西侧一块大石头说:“这儿可以刻几个字。”大家就让我来写。我便拿起笔,写上所有游历者的姓名及游历的时间,然后离去。

又走了约十里,山路大抵碰到一座山峰一盘旋,见到一条溪流一曲折,山势越来越奇峻峭拔,树林越来越密,有杉树、桧树、栝树、柏树,而没有其他常见的树木。溪边各种野花,金黄玉白,相间错杂,芳香扑鼻,景致清幽邃远,招人喜爱。藤萝松针,挂人衣袖。迂回曲折又走了几里,见到一座高高的山岗,赶快登了上去,骑的马几乎都吃不消了。在茂密的树林里,又走了五里,两座山岭像分道而行一样离开,中间坐落着一座佛寺,名为“大云寺”。几位和尚前来迎接,请我们进入寺院,安排住在东廊房。山林中的树木像梳齿一样排列着,巨石像盾牌一样竖立着,都近在几席之下。

歇息到午后,我们去拜见住持英公,然后一块儿步行去西岭,经过文殊岩。岩前挺立着几株高大的杉树,悬崖边上有一条磴道,俯瞰无底的沟壑,奇峰峻峭,怪石斗巧,试着探视一下,毛骨悚然。向南望去,五台山各座山峰,好像互相连接着,没有隔开。向西北方向望去,山峰分开来,露出一派清晰的平川,村落城镇,隐约模糊,如同一盘围棋。我们在这儿盘桓了很久。顺路又去了西方丈,观赏已故同知北京运使雷君所立诗石和京叔等人的题咏。回来时取道北岭,去登萱草坡,这是龙山的最高峰。

山势险峻无比,无路可上,只得踩着荒草往前走,草深陷足又非常滑,我们攀附着树枝藤萝,使尽了浑身气力才登了上去。四周都是苍翠的杉树和桧树,参天凌云,都有百丈之高,漫山遍野,望不到头。以上就是龙山美景的全部。

由山顶下来,我们又坐在文殊岩下,弄了点酒菜随意小酌。

太阳已经落山了,轻烟浮云,与暮色融合在一起。不一会,月亮出来了,带来了一丝寒意,微弱的月光散落在石头上,松涛从千山万壑急速吹来。大家平心静气,默默地凝视聆听着,觉得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凄清,各人的思绪也越来越悠远。随后大家一起称道:“世上还有比这更令人愉快的吗!”人们都喝得醉了,谈话辩论声如蜂群飞起一样,各人坚持认为自己家乡的山水是最美的,互相嘲笑诘难,一点儿也不相让。玉峰先生坐在上座,也不禁乐得笑了起来。这正是《诗经》里所说的“会开玩笑,不算过分”。

一直到二更天,人们才回到东廊房睡下。

第二天早上,我们又来到文殊岩,各自写了诗,刻于石上。

中午在住持的方丈内吃了饭,饭后便沿着山岭东行。山路非常狭窄,树林茂密,仅能走马匹。又走五里到玉泉寺。山势渐渐倾斜狭隘,树林渐渐稀疏空阔,和龙山大不一样。寺院西面有座山峰叫做“望景台”,非常险峻,住持给我们带路,爬过陡峭的几座山岭才到达。我们坐在大石头上,望景台周围有许多山峰环绕罗列,有的仰卧,有的伫立;有的俯身,好像要倒下来;有的相连,合在一起;有的隔离,分了开来,呈奇献异,形状都不一样。向北望去,川口最为宽阔。金城的平原田野,划分得整整齐齐,排列得有条有理,清清楚楚地可以分辨出来。桑干河一条流水,弯弯曲曲,如一块玉块。于此观赏游览,令人心胸开阔豁达,这里是玉泉寺最美的地方了。

从这里返回,山路艰难,无法骑马,大家都步行着往下走。

道道LLI岩,座座峻岭,越走越奇妙。傍晚才走到平川地面,投宿于山野问李氏人家。

躺在卧榻上,想起这次游历大有收获,以及从前曾经见过的山水,久久难以入睡。像太华山的雄伟庄严,五老山的小巧娟秀,女几山的委婉矜持,乌权、白马山的端庄持重,这座山原本都不具有,至于说到山J|l的隐秘深邃、树林的茂密繁盛,只有多次游览才能领略到,那么这座山难道可以不予重视吗?人们的本性大多是在这里有所收获,而在那里便有所遗漏;注重亲眼目睹的,而不注重未曾见过的,这是个通病,不知天地之间,宇宙之内,又有多少个龙山啊。由于这次观赏龙山而有些心得体会,只是因为文思浅薄窄狭,加上游历的匆忙急促,无法充分地揭示山水的妙处。以后应该会同两三位朋友,布巾包头,藜杖随身,逍遥自在地走着去,碰到好的地方便停下来尽情观赏;再随身带匕笔墨纸砚,一有心得体会,便随即记下来,这样的话,或许可以描述出这座山的大概面目来吧。

己亥年七夕后三日,王官麻革记。

【注释】

①《游龙山记》:龙山,位于山西浑源西南,一名封龙山。其绝顶称为酱草坡,遍生翠杉苍桧,参天凌云。夏季雨后,云气上腾如龙,故名。

元太宗十一年,作者途经浑源,与友人一道登临龙山,写下这篇游记,以具体生动的语言展现了龙山多姿多彩的迷人风貌。

②中条:山名,位于山西西南部,黄河和涑水河、沁河之间,主峰雪花山在永济东南。

③王官:官谷,在山西永济,位于中条山中。

④五老:山名,位于永济东南。

⑤太华:山名,华山主峰,古称“西岳”,位于陕西华阴南。

⑥女几:山名.位于河南宜阳西,俗名石鸡山。

⑦乌权:山名,位置不详,似应在河南洛阳附近。

⑧白马:山名,在河南洛阳东北三十里。

⑨代岭:指雁门山,在山西代县西北三十里。

⑩地脉:古人所讲的地的脉络。

越:语气助词,无意义。

居延:古地名,故城在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南。

刘京叔:即刘祁,山西浑源人,金太学生,人元,曾任山西东路考试官等职,着有《归潜志》。

武川:今属内蒙古,在呼和浩特西北。

浑水:浑河,桑乾河支流,流经浑源县城。

浮屠氏:僧人。

故侯同知运使雷君:即雷思,金代浑源人,举进士第,累官大理寺卿,后同知北京转运使事。

善戏谑兮,不为虐兮:见《诗经·卫风·淇奥》,朱熹注:“善戏谑,不为虐者,言其乐易有节也。”

金城:即今山西应县。

桑乾一水:桑乾河,永定河的上游,由山西北部流往河北西部。

己亥岁:元太宗十一年(1239)。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