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唐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唐代的古诗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1篇: 《日射·日射纱窗风撼扉》(李商隐

日射纱窗风撼扉,香罗拭手春事违。
回廊四合掩寂寞,碧鹦鹉对红蔷薇。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这首诗从内容上看写的是            ,风格趋于          。(2分)

(1)空闺少妇的怨情闺怨)  婉约(婉曲)

(2)试从多个角度赏析这首诗的表现手法。(6分)

(2)李诗借助于环境景物的描写来渲染气氛、烘托情思。(2分)一、二句描写春景。映射于纱窗上的明媚阳光、撼响门扉的风及院子里盛开的红蔷薇花,都表明季节已进入春光逝去的初夏,只是在那位闺中少妇无意识地搓弄手中罗帕的动作中,微微透露那么一点儿百无聊赖的幽怨气息。三、四句描写重门掩闭,回廊四合,女主人公仍置身于空寂的庭园中,除了笼架上栖息的绿毛鹦鹉,别无伴侣。(联系诗歌具体分析 2 分)人事的孤寂寥落与自然风光的生趣盎然,构成奇异而鲜明的对比(反衬)。(1分)通篇色彩鲜丽而情味凄冷,以丽笔写哀思,读者不难窥测主人公面对韶华流逝伤感寂寞的心理。这种“尽在不言中”的表现手法,正体现了诗人婉曲达意的独特风格。(1分)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2篇: 《青玉案·年年社日停针线》(黄公绍

年年社日停针线。怎忍见、双飞燕。今日江城春已半。一身犹在,乱山深处,寂寞溪桥畔。
春衫著破谁针线。点点行行泪痕满。落日解鞍芳草岸。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翻译或鉴赏】

译文年年春社的日子妇女们停下针线,孤单的她怎忍看见,双飞双栖的春燕?今日江城春色已过去大半,我独自还羁身于乱山深处,寂寞地伫立在小溪畔。春衫穿破了谁给我补缀针线?点点行行的泪痕洒满春衫。落日时分我解鞍驻马在芳草萋萋的河岸,虽有花枝却无人佩戴,虽有美酒却无人劝酒把盏,纵然醉了也无人照管。

注释社日:指立春以后的春社。停针线:《墨庄漫录》说:“唐、宋社日妇人不用针线,谓之忌作。”唐张籍《吴楚词》:“今朝社日停针线。”“春衫”两句:春衫已经穿破,这是谁做的针线活呢?这里的“谁针线”与“停针线”相呼应,由著破春衫想起那制作春衫的人,不觉凄然泪下,泪痕沾满了破旧的春衫。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3篇: 《九日登高》(刘禹锡

世路山河险,君门烟雾深。年年上高处,未省不伤心。

【翻译或鉴赏】
 世路山河险,君门烟雾深。年年上高处,未省不伤心。
    这是中唐文学家刘禹锡的五言诗.刘禹锡青年得志.但进退无定,几遭贬谪,饱尝仕途坎坷之艰险.贞元十九年(803年),刘禹锡随杜佑入朝.顺宗永元年(805年),他积极参与王叔文为首的政治革新.反对宦官和藩镇割据势力,不久失败,首遭贬谪.元和十年(815年),得裴度力荐返京.因游玄都观写《游玄都观咏看花君子诗》而复贬连州.大和二年(828年),刘禹锡又被朝廷从和州刺史任召回.这首诗就是诗人此时北还时途经洞庭湖,乐游原望洞庭湖时写下的佳作.
    此诗《唐诗百科大辞典》记录为:“世路山河险,君门烟露深。年年山高处,未有不伤心。”
    诗题中的“九日”,即农历九月九日,是我国传统的重阳节。“登高是重阳节的主要活动,始于汉初,盛于唐代。当时长安人登高最喜欢去的是位于城东南角的乐游原。刘禹锡在《历阳书事七十韵》序中称:“长庆四年八月,予自夔州刺史转历阳(和州),浮岷江,观洞庭。历夏口,涉浔阳而东。”他自己还说过:“谪于沅,湘江,为江山风物之所荡,往往指事成歌诗……寄调草木,郁然与骚人同风。”(《刘氏集略说》)。“刘禹锡擅长五言诗。”(《中国历代文学家传》)。李白称他为“诗豪”(《刘白唱和集解》)。清人称他为“小诗之圣”。《九日登高》诗,也就是诗人当时,“藉登高而望远,借山水以寄怀”之见证。
   诗前二句“世路山河险,君门烟雾深。”“自然感慨,尽从景得,斯谓景中藏情.”(王曦之《唐诗详选》卷四).表面上看是写眼前之景:地上之路,山河起伏,盘旋峻险;遥望洞庭湖一片烟雾迷茫.然而诗人言近而旨远.刘禹锡所处的唐代正逢藩镇割据,分裂局面呼之欲出.目睹人世间的兴亡变化,又回想起自己一生的坎坷历程,人生之路岂不象眼前山河一样峻险,仕途之道又何尝不如眼前遥望一样茫然.因此,这“世路”看指眼前之路,实指人生之路;这“君门”看指眼前远眺之山门,实指仕途之门.这一“险”字,使人触目惊心;这一“深”字,又使人对前途忧虑重重.此联“以写景之心理言情,则身心中独喻之微,轻安拈出”(王曦之《姜斋诗话》),这以达到情景交融,妙合无垠的境界.另外,此联对仗工巧,形式与内容达到完美的统一.
    后两句“年年上高处,未省不伤心”,情在言里,意在诗处。“上高处”呼应题目“登高”。这是古代诗人词客乐为之事,从这一点上,“郁然与骚人同风。”登高望远,游目骋怀,自然引起无穷的思绪:天伦之乐,身世之感,家国之悲所怅万千,殆难名状。如果说是与“骚人同风”的话,那就是诗人,羁旅他乡,难免要产生思念亲人朋友之常情。然而诗人之意并不仅在于此。诗人《西塞山还古》诗云:“人世几回伤往事。”刘禹锡一向反对分裂割据,积极参与政治革新,然而壮志未酬,眼看战乱连年,生民涂炭,国家危在旦夕,这怎不使诗人为之“伤心”。“年年上高处”这“年年”更见诗人报国情怀之深挚。因此,本诗不仅是抒发诗人与“骚人同风”的个人悲欢喜怒之情感和情绪,而且包含着诗人更高层次言志的意蕴。这就是耐人寻味的诗的意境之余韵。由此可见,刘禹锡《九日登高》的寄意,与王维的“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朗无据的“辟恶茱萸囊,延年菊花酒。”杜甫的“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等登高抒怀诗以赋予更高的境界。
    再看刘禹锡《九日登高》诗所体现的文学观念和美学思想.刘禹锡认为:作者的身世遭际不幸与创作本身有关,“诗穷而后工”。他还认为文学是与国运的昌盛衰微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社会生活的变化,必然引起反映这变化的文学的变化。如果不是诗人有那么深刻的生活经历和仕途遭际,那会发出“世路山河险,君门烟雾深”的愤志感慨.另外,本诗写景寄意,自然清新,含思委婉,气格健拔,又体现诗人“言近旨远的美学风格。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4篇: 《春日京中有怀》(杜审言

今年游寓独游秦,愁思看春不当春。
上林苑里花徒发,细柳营前叶漫新。
公子南桥应尽兴,将军西第几留宾。
寄语洛城风日道,明年春色倍还人。

【翻译或鉴赏】
今年外出游玩的时候,自己独自来到了长安,没有朋友同游心中带着春愁来看春天,没有了春天的感觉。上林苑中的花白白地开放了,细柳营前的柳叶也徒有新芽。朋友们这时在南桥应该玩得正是尽兴,将军府里朋友们欢聚都不愿散去。我在这里向着遥远的洛阳,对着春天的景物说,等我和朋友再相聚的时候明年的春天一定要加倍地还给我一个更美的春色啊!
【阅读答案】

(1)本诗颔联写景传情,含蓄而精妙。请从景情关系的角度赏析该联。

(1)本诗颔联以乐景衬哀情。上林苑里鲜花盛开,细柳营前柳枝新绿,本是乐景;“徒”“漫”二字表明没有亲友一同欣赏,面对此景比没有美景时更增哀情。

(2)尾联构思新颖,将感怀之情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明代胡应麟在《诗薮》称它为七律结句之妙者。你对此如何理解?

(2)本诗结尾超出了一般感怀诗表达孤独伤感之情的局限,构思新颖。作者将思念化为祝愿,将孤独化为希冀,昂扬乐观,抒发了对洛阳万物无比眷恋和热爱之情。

1.前三联诗人运用了多种艺术手法,试举两例并作简要分析。(4分)

1.虚实结合和对比(或反衬)。一二两联实写诗人独自游长安,第三联想像东都洛阳朋友们“尽兴”赏景,一虚一实,以虚衬实,表现了诗人的孤寂以及对友人的怀念之情。(第二联写长安上林苑里的“花发”与“叶新”,以乐景衬哀情,亦可。)

2.尾联笔锋一转,升华了诗人的情感,你是如何理解的?(4分)

2.诗人寄语自己思念的东都朋友,今年春光好,明年春光更胜于今年。诗人一反孤独伤感之情,将感情升华为喜悦自信,表现出昂扬向上的乐观情怀。

参考译文:

今年外出游玩的时候,自己独自来到了长安,没有朋友同游心中带着春愁来看春天,没有了春天的感觉。上林苑中的花白白地开放了,细柳营前的柳叶也徒有新芽。朋友们这时在南桥应该玩得正是尽兴,将军府里朋友们欢聚都不愿散去。我在这里向着遥远的洛阳,对着春天的景物说,等我和朋友再相聚的时候明年的春天一定要加倍地还给我一个更美的春色啊!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5篇: 《菊圃记》(元结

舂陵俗不种菊。前时自远致之,植于前庭墙下;及再来也,菊已无矣。徘徊旧圃,嗟叹久之。

谁不知菊亦芳华可赏,在药品是良药,为蔬菜是佳蔬。纵须地趋走,犹宜徙植修养,而忍蹂践至尽,不爱惜乎?呜呼!贤人,君子自植其身,不可不慎择所处,一旦遭人不重爱,如此菊也,悲伤奈何?

于是更为之圃,重畦植之。其地近宴息之堂,吏人不此奔走;近登望之亭,旌旄不此行列。纵参歌妓,菊非可恶之草;使有酒徒,菊为助兴之物。为之作记,以托后人,并录《药经》,列于记后。

【翻译或鉴赏】
【赏析】

元结曾两度出任道州(治所于今湖南省道县)刺史。第一次为代宗广德元年(763)至永泰元年(765),第二次为大历元年(766)至大历三年(768),此文概作于重任道州刺史时。

文以叙述起笔,忆写初任道州刺史时,于舂陵(汉侯国名,故城于今湖南宁远,唐代辖属道州)种菊旧事,于记事中,表现出对菊的钟爱之情。昔晋人王徽之爱竹,曾寄居他宅,即令马上种竹,言“何可一日无此君!”(见《晋书·王徽之传》)元结远任道州,不忘种菊,破舂陵不种菊之俗尚,“自远致之”,于庭前墙下拓圃种养,爱菊之情,犹徽之爱竹,可谓“不可一日无菊”。“及再来也”,当指重任道州刺史时。离去不过一年,如今前时所种一L-爱的菊花已荡然无存,难免感伤。“徘徊”、“嗟叹”、承上启下,既表现惜恋,悲伤之情,又引出下文对菊之赏誉之词及由菊之被“蹂践”而生发的处世慨叹,起承转合自然而恰到好处。兜正志《菊谱前序》云:“所宜贵菊也,苗可以采,花可以药,囊可以枕,酿可以饮,所以高人隐士篱落畦圃之间,不可一日无此花也。陶渊明植于三径,采于东篱,渑露掇英,泛以忘忧。钟会赋以五美,谓圆华高悬,准天极也;纯英不染,后土色也;早植晚发,君子德也;昌露吐颖,象劲直也;杯中体轻,神仙食也。其为所重如此。”可谓道尽了菊之美德,岂止是简单的“可赏”和“良药”、“佳蔬”之用。的确,菊花以其独具的高标雅韵,历来为人们所爱重,而成为高洁品性的象征,与梅、兰、竹并称“四君子”。“谁不知菊也”,表示出对不爱重菊花的深深不理解,即使“须地”而不得已除去,也应移地栽培植养呀!“而忍蹂践至尽,不爱惜乎”,更表现出愤慨之情!睹物感怀,这菊花意想不到的悲惨结局,自然令人作人生的类况与思索,这是文章的中旨:高洁如菊的“贤人君子”,处世不可不谨微审慎,否则如这不被爱重之菊,就难免惨遭“蹂践”了。元结曾说:“谁能守缨佩,Et与灾患并”(《登殊亭作》);“时多尚矫诈,进退多欺贰。纵有一直方.则上似奸智;谁为明信者,能辨比劳畏?”(《寄源林》)“慎择所处,”不能不说反映出其忧惧仕患而明哲保身的消极思想;当然,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其“自守性分”(《与李相公书》)、自洁其身的处世态度。“处世清介,人不汝害”(《自箴》)等言论及屡次“乞免官归”和后期鲜明的放逸林泉倾向,都说明了这一点。

虽然旧圃已无菊,但爱菊之心终不可泯。于是重新开圃修畦以槽。文章又转入记事,行为中透出爱菊的执着。闲居之所.吏人不至;登望之亭,不见车马,这是菊:阳人共同的生活环境,表达的正是陶渊明《饮酒》(“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诗意,这也反映出作者“轩裳吾不爱”(《石鱼湖上作》)而“忘情学草木”(《寿翁兴》)的澹逸恬退思想。这里,菊与人已于精神品格上契合为一体了。“非可恶之草”、“助兴之物”,乃是爱菊的退一万步的说法了,对菊的眷眷推崇之情溢于言外。

文章语言简洁乎易,以记事为线索,融记叙、说明和议论、抒情于一体,而旨在表现脱俗的情趣和阐发“贤人君子自植其身,不可不慎择所处”的处世观念,同时也有开导种菊风尚的用意,这就是“为之作记,以托后人”的写作目的。至于从中窥视出的作者“避世歌芝草,休官醉菊花”(刘长卿:《赠元容州》)的思想端倪,则是“文如其人”的自然流露了。    (季  苗)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6篇: 《右溪记》(元结

道州城西百余步,有小溪。南流数十步,合营溪。水抵两岸,悉皆怪石,欹嵌盘曲,不可名状。清流触石,洄悬激注;佳木异竹,垂阴相荫。

此溪若在山野之上,则宜逸民退士之所游处;在人间,则可为都邑之胜境,静者之林亭。而置州以来,无人赏爱;徘徊溪上,为之怅然。乃疏凿芜秽,俾为亭宇;植松与桂,兼之香草,以裨形胜。为溪在州右,遂命之曰右溪。刻铭石上,彰示来者。

【翻译或鉴赏】
【译文】

在道州城西百余步远的地方.有条小溪,向南流数十步,汇合到营溪里。这条小溪两岸都是怪石组成,石头倾侧开张,盘旋弯曲,奇形怪状难以形容。清清的溪水触及到石头上,打着回旋,激起水花,注入到石缝里去。优美的树木与奇异的竹子很茂盛,枝叶互相遮盖。

这条小溪如果在山野之中,则非常适宜隐士们游览居住;在人群聚集之处。则可以作为城镇的极好景观与休息场所。但自从此地改为州治以来,没有人欣赏喜爱这条小溪;徘徊在溪上,不禁为之怅然感慨。

于是疏通溪水,除去荒草污秽,修建亭阁屋宇,种植与桂树,并种上香草,以把这天然风景区点缀得更好。因为小溪在道州的右边,于是为它起个名字叫右溪。并把它刻在石头上,使以后的人知道。

【注释】

1、道州:州治在今湖南省道县,唐时属江南西道。

2、营溪:水名,源出今湖南省宁远县南,流经道县东。

3、抵:达,至。按:疑为”底”。

4、欹嵌:形容怪石的样子。欹,不正,向一边倾斜。嵌,开张的样子。

5、洄:水流回转。即打旋儿。悬:原籀挂在空中向下垂。此指溪流触到怪石上,水又从上面落下来的样子。激注:激荡奔注。

6、逸民退士:指隐逸避世,退居山林的人。游处:游赏、辐住之地。

7、在人间:与“在山野”相对而蓄,指人烟稠密的地方。

8、静者:性情恬淡,不追逐功名利禄的人。

9、置州:道州原为县,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置鸢州。贞观八年(公元634年)改为道州。天宝元年(公元742年)改为江华郡。乾元元年(公元758年)复改为道州,

10、怅然;失意的样子。

11、凿:开发,这里有铲除的意思。

12、俾:使。

13、裨:补益。形胜:地理形势之优越便利者,这里指风景优美。

14、右:方位以西为右。州右即遭州城西边。

15、铭:文体的一种,多刻在器物上,一般为韵文。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7篇: 《唐亭记》(元结

  浯溪之口,有异焉。高六十余丈,周回四十余步。面大江口,东望浯台,北临大渊,南莺浯溪。唐亭当乎石上。异木夹户,疏竹傍檐,瀛洲言无。由此可信。若在亭上,目所厌者,远山清川,耳所厌者,水声松吹;霜朝厌者,零雨;方署厌者,清负。呜呼;厌不厌也,厌犹爱也。命曰:“唐亭”。旌独有也。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浯溪溪口,有块奇异的石头。六十丈高,石围四十多步。面对着湘江口,东面与浯台相望,北面下临洞庭湖,南面俯视浯溪。唐亭就建在这块石上。亭门两旁是珍奇树木,稀疏的修竹依傍着亭檐,我相信连仙界也没有这样的胜境。如果在亭上,大饱眼福的是那远处的山峦和清清的流水;充满耳际的是那悦耳的水流声和清风送来的涛声;秋天观赏淅沥的细雨,夏天享受清凉的微风啊,这景致使人满足而不厌倦,久留尽兴也还是喜爱而不忍离去。所以我给亭子起名叫“唐亭”,表明只有我才能领略这样的胜境。

【注释】

1、浯溪:水名,在湘江之南,北汇于湘江。

2、周回,周围,绕石一周。

3、浯台,台名,在今湖南祁阳县西南五里。

4、大渊:指洞庭湖。

5、瀛洲:传说中的仙山,仙人所居之地。

6、厌:本是饱的意思,引伸为满足。

7、霜朝:指秋季。

8、方暑:指夏天。

9、厌:厌倦。

10、命:命名。

11、旌:表彰,表明。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8篇: 《江州司马厅记》(白居易

  自武德以来,庶官以便宜制事,大涉小,重侵轻;郡守之职,总于诸侯帅;郡左之职,移于部从事。故自五大都督府至于上中下郡,司马之事尽去,唯员与俸在。凡内外文武官左迁右移者递居之。凡执役事上,与给事于省寺军府者遥署之。凡侍久资高,昏耄软弱不任事,而时不忍弃者实莅之。莅之者,进不课其能,退不殿其不能,才不才,一也。若有人蓄器贮用,急于兼济者居之,虽一日不乐。若有人养志忘名,安于独善者处之,虽终身无闷。官不官,系于时也;适不适,在乎人也。江州左匡庐,右江湖,土高气清,富有佳境。刺史,守土臣,不可远观游;群吏,执事官,不敢自暇佚;惟司马绰绰可以从容于山水诗酒间。由是南楼山、北楼水、湓亭、百花亭、风篁、石岩、瀑布、庐宫、源潭洞、东西二林寺、泉石松雪,司马尽有之矣。苟有志于吏隐者,舍此官何求焉?案《唐六典》:上州司马,秩五品,岁数百廪石,月俸六七万。官足以庇身,食足以给家。州民康,非司马功;郡政坏,非司马罪。无言责,无事忧。噫!为国谋,则尸素之尤蠹者;为身谋,则禄仕之优隐者。予左是郡,行四年矣,其心休休如一日二日,何哉?识时知命而已。又安知后之司马,不有与吾同志者乎?因书所得,以告来者。时元和十三年,七月,八日,记。

【翻译或鉴赏】
【译文】

从唐高祖武德年间以来,各个官员都是根据方便适宜与否来处理裁决事情,大官的兼理小官的职责,权势重的侵犯权势轻的的职权。郡守的职权,集中掌握在各侯帅手里;郡佐的职权,转移到了各部从事手中。

所以从五大都督府到上、中、下三郡,司马应主管的事务全都丧失了,只有空的头衔和薪俸还保存着。这个职务由所有降职或提升的内外文武百官相继担任。凡有了需要办理的事务,就交给在省、寺、军、府中供职的给事遥控兼理。凡任职久、资历高,昏聩糊涂,软弱无能,不能胜任工作,当时又不忍心废弃不用的人,就担任司马的实际职务。任司马的人,在职时有关方面不考核他们的才能,免职时叉不责罚他们的无能,有才还是没才,都是一样的。假如有胸藏奇才,急于为国家建功立业的入担任这个职务,即使一一天也不会快乐;倘若有培养志向而忘记名位,安心于自我修养的人担任了这个职务,即使一辈子也没有苦闷。当官不当官,为时机所决定;心里畅快不畅快,决定于本人。江州左边有匡庐山,左边有江湖,地势高、天气清朋,有极美的风景可供游赏。刺史是守土之臣,不能远去观赏游玩;各属吏是具体办事的官员,也不敢自行消磨时间去追求安闲逸乐。只有司马有宽裕的时间,闲散的心情,可以从从容容地在山水风光和饮酒吟诗中乐而不倦。从这江州郡的南楼山、北楼水、湓亭、百花亭、风篁、石岩、瀑布、庐宫、源潭洞到东西二林寺、泉石雪等景致,司马全都可以享有赏玩。如果有立志于为官而愿过隐二E生活的人,除了这司马外还去求什么呢?据《唐六典》记载:最大的地势重要的州的司马,官居五品,每年官府发给粮米有几百石,每月的薪俸有六七万钱。官职足可庇护自身,吃的足够用来养家糊口。江州百姓生活安康,不是司马的功劳;江州政治败坏,也不是司马的罪过。不必讲什话去责备什么,也没有什么事情要自己去担扰。噫!如果为国家考虑,那么居官不尽职而白吃薪俸的人中,这样的司马最有害于国家的了;如果替自身着想,那么司马一职是俸禄最优厚,地位最稳当的了。我当这江州郡的司马,快四年了,自己内心安闲自得,好象刚过了一天两天一样,这是什么原因呢?

只不过我识时务,深知命该如此罢了。又怎知在我之后当司马的人中,没有与我同志的人呢?于是我把自己任职以来的体会写出来,以便告知后来接替司马职务的人。写这篇记的时间是元和十三年七月八日。

【注释】

1、司马:官名。唐时为郡的佐官。

2、武德:唐高祖年号。

3、便宜:看怎样方便、适宜,自行斟酌处理,不必请示。制:裁断。

4、总:集中。

5、狄事:官名。

6、都督:地方军政长官。

7、俸:薪俸。(古诗文网:http://www.skyjiao.com/shici/)

8、给事:富名。唐时掌驳正政令之违失。

9、署:旧时指代理、暂任或试充官职。

lO、耄:年纪极老。

1l、莅:这里是到官,就职的意思。

12、课:考核。

13、殿:本指考核官员的等级,这里有批评处罚的意思。

14、才:作动词用,意思是有才能。

15、器,用;才能。

16、官:作动词用,意思是为官。

17、适:舒适,畅快。

18、暇佚:浪费时间去追求安闲逸乐。佚,通“逸”。

19、绰绰:宽裕舒缓貌。

20、廪;旧时指官府发给的粮米。

21、尸素:即尸位素餐,意思是届位食禄而不尽职。蠹:害。

22、佐:动词,这里的意思是当郡佐。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9篇: 《太湖诗序》(皮日休

余顷在江汉,尝耨鹿门,敖洞湖,然而未能放形者,抑志于道也。尔后以文事造请,于是南浮至二别,涉洞庭,回观敷浅源,登庐阜,济九江,由天柱抵霍岳,又自箕、颍转樊、邓,陟商颜,入蓝关。凡自江汉至于京,干者十数侯,绕者二万里。道之不行者,有困辱危殆;志之可适者,有山水游玩。则休戚不孤矣。咸通九年,自京东游,复得宿太华,乐荆山,赏女几,度辍辕,穷嵩高,入京索,浮汴渠至扬州。又航天堑,从北固至姑苏。噫,江山幽绝,见贵于地志者。余之所到,不翅于半,则烟霞鱼鸟,林壑云月,可为属厌之具矣。尚枵然于志者,抑古圣人所谓独行之性乎?逸民之流乎?余真得而为也。尔后闻震泽包山,其中有灵异,学黄老徒乐之,多不返,益欲一观,豁平生之郁郁焉。十一年夏六月,会大司谏清河公忧霖雨之为患,乃择日休将公命,祷于震泽,祀事既毕,神应如响。于是太湖之中所谓洞庭山者,得以恣讨。凡所历皆图籍称为灵异者,遂为诗二十章,以志其事,兼寄天随子。

【翻译或鉴赏】
【注释】

(1)顷:近来。江汉:指长江与汉水之间及其附近的一些地区。在今湖北境内。

(2)尝耨鹿门:曾在鹿门山务农。耨,锄草。这里指务农。鹿门,山名,在湖北襄阳县境。

(3)渔洄湖:在洄湖打鱼。渔,捕鱼。用做动词。洄湖,在裹阳东南。

(4)放形:谓不受拘束,放纵心志。志于道:有志于儒道。意为治世立名。

(5)造请:应别人邀请而前往。

(6)南浮:指乘舟南下。二别:指大别山、小别山。

(7)敷浅源:地名,不详。

(8)庐阜:庐山。

(9)济:渡,渡过。九江:今江西九江市。

(10)天柱:山名。在安徽潜山县西北,皖山最高峰。霍岳:在安徽境内。箕:箕山,在河南登封县东南。颍:颍川,古地名,故地在河南省。商颜:地名。即商原,也叫许原。在今陕西大荔县北。蓝关:即蓝田关,在陕西蓝田县东南。

(11)干:干谒。对人有所求而请见。侯:这里泛指达官贵人。

(12)这两句说:自己的志向不能实现,一路干谒达官贵人饱受困厄、羞辱。危殆,危险。

(13)休戚:喜乐与忧虑。休戚不孤指忧喜各半。

(14)成通:唐懿宗李濯年号。成通九年为公元868年。

(15)宿:留宿。太华:西岳华山,在今陕西华阴县南。荆山:在今河南灵宝县南。辗辕,山名,也是关口名。在河南偃师县东南。女几:山名。

在河南宜阳县。嵩高:中岳嵩山。五岳之一。在河南登封县北。古称外方,又名嵩高。京索:地名。在今河南荥阳县一带。汴渠,即汴河。

(16)天堑:这里指长江。

(17)北固:山名。在今江苏镇江市北。姑苏:苏州。

(18)见贵于地志者:被地志所推崇的名胜。地志,记舆地的书。

(19)不翅于半,指不仅仅一半。翅,只有,仅。通“啻”。

(20)林壑:山林与涧谷。指景物幽深之境。壑(n),山涧。

(21)属厌:本意为饱足。这里指尽享山川林壑之美。

(22)枵然:饥饿的样子。枵(xiOo),空虚。这里指尽管游览了大半个中国,但还是不满足。

(23)独行之性:志节高尚,不随俗浮沉的品性。

(24)逸民:指避世隐居的人。亦作“佚民”。

(25)震泽:湖名。即今江苏太湖。包山:一名苞山,又名夫椒山。即太湖中的西洞庭山。

(26)学黄老徒:指学道的人。黄老,黄帝与老子。道家以黄、老为祖,因亦谓道家为黄老。

(27)这句话指:使平生的心愿得到满足。豁,排遣,免除。郁郁,指心愿不得满足引起的忧闷。

(28)十一年:公元810年。

(29)大司谏:官名。唐门下省的谏官,有补阙、拾遗。霖雨为患:连绵大雨造成水灾。

(30)将公命,祷于震泽:把清河公的心愿,在震泽边祭告水神。

(31)神应如响:指非常灵验。如响,像回声一样。

(32)恣讨:此指任意游览。讨,探究、寻访。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10篇: 《登姑苏台赋》(任公叔

  司马迁世掌天官,才称良史。探禹穴之遗迹,纪吴国之旧轨。乃怃然而叹曰:“登此姑苏之墟,淹留兮踌躇。感斯宇之基为沼,而仲雍之祀忽诸。”我闻周道既衰,诸侯狎主。中无霸王,蛮夷振旅。始阖闾以信威,终夫差以极武。左与劲越同壤,右与强楚为邻。内有高台之筑,外有远略之勤。积如莽而暴骨,亦如雠而视人。是以疆场日骇,版筑末弭。方五载而厥成,造中天而特起。因土累以台高,宛岳立而山峙。或比象於庐巫之峰,或倒影於沧浪之水。悉人之力,以为美观;厚人之泽,以为侈靡。斯实累卵於九层,夫何见夫三百里。俚语有之曰:“川壅则溃,月盈则匡。”善败由己,吉凶何常?矧谋主之赐剑,若涉川兮无梁。以为栖越以求霸,卒见豢吴而受殃。客自南鄙,观乎江濆。徘徊旧德,惆怅前闻。试游目於寥廓,曾岿然而参云。听逆虐而翳谏,竟麋鹿而为群。高天放旷,平湖泱漭;奕奕孤屿,茫茫极浦。悲早雁於海风,啸高鸱於江雨。况复开兴坐隔,羁旅增愁。山木将落,汀葭乱秋。思美人兮何处?独怀邦兮远游。彼名遂以身退,顾与范蠡而同舟。东吴王孙,有睟其容。因少为唱曰:中心不必兮,子胥何为?怀直道而骤谏,遭重昏之见危。将渔父以抗节,且垂钓於江湄。高台既倾,夕露沾衣。感莅国之不及,冀来人之与归者也。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司马迁袭父任为天官之职,才能被人们称为良史;曾上会稽探访禹穴遗迹,搜记吴国当日盛衰的历史。于是失意地感叹说:“登上这姑苏台的丘墟,长时间留恋啊徘徊不去;这座楼台的地基如今变为泥沼令人感慨万千,奉祀仲雍的香火就是从此处断灭无续!”我听说周王朝衰落之后,诸侯欺弄间主;中原没有霸王,南蛮与东夷便伺机欲动整治军旅。从阖闾开始伸展军威,最终发展到夫差穷兵黩武。吴国左边与强有力的越国同居一块土壤,右边和强大的楚国相接邻;内要耗资建筑高大的宫殿,外有频繁的远征,尸骨暴露于野犹如草积,像对仇敌一-样紧盯着人们。因此边疆上尽管无日不战,筑土垒墙却仍然没有停止;将近五年时间那楼台建造成功,直达天空高高地耸起。那台用土垒积因而十分高大,就好像山岳高耸、山峰屹立;有时它仿佛要和庐山、巫山的秀峰相媲美,有时它又将影子倒映于沧浪水里。耗尽人们的劳力,造成供自己观赏的美物;加厚人们的汗衣,筑就楼台供一己奢侈淫靡。这实在是危险得仿佛将鸡蛋堆叠成九层,哪里能高见三百里?有这样几旬俗话说:“河流壅塞必将溃决,月亮满盈必然曲弓;成与败皆由自己一手造成,吉和凶哪里有什么恒常?”何况把剑赐给为自己出谋划策的人使其自尽,真好像徒步渡河啊却没有桥梁;认为将勾践困于会稽就可以谋求霸权,最终却被豢养吴国之计所伤遭受了祸殃。

有个客人来自南方的边城,游观于江岸水滨;徘徊在依然残留着祖先往日恩泽的土地上,他倍感惆怅——当想起从前所听到的传闻。他尝试着放眼远望寥廓的天地,此地姑苏台曾经巍然矗立高耸人云;谁知夫差却听信乱逆、残暴者之言而拒绝良言谏净,最终使此处夷为平野,麋鹿往来结队成群。高高的天穹开阔、空旷,平静的湖面广大而苍茫;美丽的小孤岛,茫无边际的远岸;早翔的大雁在呼啸的海风中悲鸣,高飞的鸱枭在飘落到江面的大雨中啼呼。况且故乡又被山关和水桥横隔开来,羁留在他乡旅途上更增添无限陇愁;山间的树叶将要凋落,江岸上的芦苇花四处飘飞仿佛要迷乱残秋。思念当年那个美人啊如今又在哪里?只有孤独一人怀念故国啊四方远游;她功成名就之后便自身隐退,掉头和范蠡一同去五湖泛舟。有一个当年东吴王族的公子,形容憔悴,便为他随意唱道:“内心不必要太切直啊,伍子胥又何必那样为?怀抱着正直之道屡屡进谏。遭遇到特别昏庸的君主只能被损毁;不如跟从渔父保持高尚的节操,聊且至江滨将钓钩垂。高大的姑苏台已经倾倒,黄昏的露水沾湿了裳衣;感叹回到祖国已经来不及,希望后来人能够一同归回呀!”

【注释】

①姑苏台:又称胥台,以其建于姑苏(一称姑胥)山上而得名,故址在今江苏省苏州市,春秋时吴王夫差所建,苏州时为吴国都城,夫差建此台,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五年始成,横亘五里,上别立春宵宫,与西施为长夜之饮。

②司马迁: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人,西汉史学家兼文学家,曾先后官太史令与中书令,着《史记》一百三十篇,五十二万余言。天官:史官,兼掌天文星相。司马谈、司马迁父子相继为太史令,故称世掌天官。  ③良史:《汉书·司马迁传赞》:“然自刘向、扬雄博极群书,皆称迁有良史之才。”

④禹穴:在浙江省绍兴县会稽山上,传说禹巡狩至此而崩,故葬焉;一说乃禹藏书之所。《史记·太史公自序》:“二十而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

⑤轨:轨迹。旧轨,指历史发展之始末,《史记·吴世家》详记吴国由盛而衰,至夫差灭国之迹。

⑧怃然:失意的样子。

⑦仲雍:周太王次子,泰伯之弟,王季历之兄也。据《史记·吴世家》载,周太王欲立季历,泰伯、仲雍乃相约奔荆蛮,自号勾吴,荆蛮义之,从而归之千余家,立为吴泰伯,泰伯卒,无子,仲雍立,后人称为虞仲。

⑧阖闾:一作阖庐,名光,春秋时吴王。周敬王六年(前514),使专诸刺王僚自立,嗣用楚亡臣伍子胥言,伐楚,大败之,更东征卑庐,西伐巴、蜀,威震中国,为五霸之一,后战越王勾践于榜李,伤趾而卒,在位十九年。

⑨夫差:春秋吴王,阖闾子。阖闾为越王勾践所败,伤趾卒,夫差立,败困勾践于会稽,勾践赂吴太宰鼯以美女宝器行成于吴,夫差许之,伍子胥谏不听,后又受鼯谗而赐子胥死,委政于豁。居三年,尽率精兵北会诸侯予黄池,勾践乘虚而入,遂灭吴。夫差请降,不许,蒙面自刭死,日:“吾无面目以见子胥也。”

⑩远略:掠取远方土地。

⑩莽:草之统称。

⑩疆埸(,/i):犹云边界、境界。

⑩版筑:筑墙也,以两板相夹,置土其中,而以杵筑之。

⑩造:至也。

⑩比象:比拟、模仿、相像也。庐巫,指庐山和巫山。

沧浪:水名,亦作苍浪,一般认为乃汉水别流,一说乃水苍青色。

泽:汗衣也。厚人之泽,谓加重人们的苦累。

累卵:《说苑》:“晋灵公造九层之台,费用千金,谓左右日:‘敢有谏者,斩!’苟息闻之,上书求见。灵公张弩持矢见之。日:‘臣不敢谏也。臣能累十二博棋,加九鸡子其上。’公日:‘子为寡人作之。’苟息正颜色,定志意,以棋子置下,加九鸡子其上。左右惧,慑息。灵公气息不续。

公日:‘危哉!危哉!’苟息日:‘不危也,复有危于此者。’公日:‘愿见之。’苟息日:‘九层之台,三年不成,男不耕.女不织,国用空虚,邻国谋议将兴。社稷亡灭,君欲何望?’灵公日:‘寡人之过也,乃至于此!’即坏九层台也。”

三百里:《越绝书》:“阖庐起姑苏台,三年聚材,五年乃成,高见三百里。”

匡:同“铤”,背曲疾也,此处为亏损。

矧:何况。谋主:指伍子胥。赐剑:吴王夫差拒子胥之谏,赐之属镂剑使自尽。

栖越:指吴王夫差败困勾践于会稽事,《史记·吴太伯世家》:“吴王夫差二年,伐越,败之夫椒,越王勾践乃以甲兵五千人栖于会稽。”

豢:以利养之也;若人养牺牲,非爱之,将杀之也。豢吴:  《左传·哀公十一年》:吴王夫差北伐齐,越王勾践率其众以朝吴,厚献遗之,“吴王喜,唯子胥惧,日:‘是豢吴也夫!”’

渍:水边也。

旧德:先人之德泽。

逆虐:乱逆、残暴。翳:屏弃。

泱漭:辽阔无边的样子。

奕奕:美盛的样子。

汀:水岸平处。葭:芦苇花。

彼:与前句美人皆指西施,乃春秋时越国美女;越王勾践献之夫差欲乱其政,吴王果迷惑忘政,后卒被灭于越,见《吴越春秋》。按《吴地纪》:“西施入吴,三年始达,在途与范蠡通,生一子。”《越绝书》:“吴亡后,西施复归范蠡,同泛五湖而去。”

顾:回首。范蠡:春秋楚人,字少伯,事越王勾践二十余年,苦身戮力,卒以灭吴,尊为上将军,以勾践难与共享乐,乃辞去,变易姓名,历齐至陶,成巨富,自号陶朱公。同舟:指西施与范蠡同泛五湖而去事。

啐:同“悴”,憔悴也。

骤谏:屡屡谏诤。骤:频数也。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