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唐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唐代的古诗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1篇: 《嘲王历阳不肯饮酒》(李白

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笑杀陶渊明,不饮杯中酒。
浪抚一张琴,虚栽五株柳。空负头上巾,吾于尔何有。

【翻译或鉴赏】

译文大地一片雪白,风色寒厉,纷纷的雪花片片如大手。笑死了陶渊明,就因为你不饮杯中酒。你真是浪抚了一张素琴,虚栽了五株翠柳。辜负了戴的头巾,我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注释①王历阳:指历阳姓王的县丞。历阳县,秦置。隋唐时,为历阳郡治。②五株柳:陶渊明畜素琴一张,宅边有五柳树。③空负头上巾:语出陶渊明诗“若复不快饮,空负头上巾”。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2篇: 《夏夜苦热登西楼》(柳宗元

苦热中夜起,登楼独褰衣。山泽凝暑气,星汉湛光辉。火晶燥露滋,野静停风威。探汤汲阴井,炀灶开重扉。凭阑久彷徨,流汗不可挥。莫辩亭毒意,仰诉璇与玑。谅非姑射子,静胜安能希。

【翻译或鉴赏】
【翻译】

酷热难耐半夜起床,独自登楼撩起衣裳。山水间凝聚闷热的暑气,淹没了银河耀眼的光芒。星光如火烤干了露水,郊野宁静没有一丝风凉。深井里打的水也热得烫手,推开重重屋门仍像面对灶膛。扶着栏杆久久徘徊徜徉,擦不干的汗水径直流淌。不明白上天化育的用意,仰望北斗倾诉我的迷惘。我不是姑射山上的神仙,怎能不怕炎热平静安详!

【注释】

①湛:通“沉”,淹没。

②晶:明亮,闪闪发光。火晶,指星光如火。滋:汁液;润泽。

③探汤:把手放入热水中。阴井:水井。

④炀灶:在灶前烤火。

⑤亭毒:化育,养育。语出《老子》。

⑥璇:天璇星,北斗七星之一,为斗身第二星。玑:天玑星,北斗七星之一,为斗身第三星。璇与玑,代指北斗星。

⑦姑射子:传说中姑射山上的神仙,“肌肤若冰雪”,即令酷热得金石熔化、土山烤焦,也不觉得炎热(见《庄子·逍遥游》)。

③静胜:指以宁静安详战胜炎热。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3篇: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杜甫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翻译或鉴赏】
【译文】

万木落叶随风纷纷飘落,一望无际的长江之水滚滚而来。

【解析】

此句是诗人所写的登高远望的实景:山高风急,猿猴哀鸣,渚青沙白,飞鸟盘旋,落叶飘落,江河奔流。一派壮阔、凄清的深秋景色。其中,深含着诗人忧国念家、艰难愁苦的沉郁情怀。

落叶飘去,江水奔来,既是景象,又显出自然界的一种规律。由此也可以联想到,社会发展也是同样有规律可循的。即陈旧的事物必然日渐衰落,新生事物必将日渐成长、壮大。这是不以人的主观意愿为转移的。

【赏析】

萧萧:草木摇落的声音。无边无际的树木在劲烈秋风的吹打下,叶子飒飒地落下,没有尽头的长江波涛滚滚两来。这两句诗,现今用来比喻自然和社会发展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旧事物、恶势力必然衰败、没落和死亡,新生事物、新生力量一定会成长、壮大和胜利。

【出处】

唐·杜甫《登高》

【原作】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4篇: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杜牧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翻译或鉴赏】
【赏析】此诗原不见《樊川集》,南宋谢枋得编《千家诗》收入此诗,署名杜牧,当属可信。北宋词人宋祁在《锦缠道》一词中曾有“问牧童,遥指孤村,道杏花深处,那里人家有”之句,明显是化用此诗句意,可见此诗北宋时已广为流传。诗当作于杜牧会昌六年(846)池州刺史任上,池州即今安徽贵池,境内有杏花村。

这首诗渗入传统文化因子,描写风土人情,画面呈动态推进,笔调清新,意境优美,可谓老少咸宜、雅俗共赏;自编入《千家诗》后,更得到了空前大普及。

首句用“雨纷纷”勾画清明的时令特点。清明前后是个多雨的时节。“纷纷”,形容其似丝似线,不绝如缕;不急不缓,昼夜不停;润物无声,但又有几分恼人。上述特点没有比用“纷纷”一词形容更合适的了。“纷纷”又何尝不是行路人的心情呢?道路不光泥泞难行,还使人心烦意乱,理不出个头绪。

第二句紧承上句而来,由物及人,由“雨纷纷”而“欲断魂”。

“路上行人欲断魂”,看似晓畅明白,但“无疑”处却又“有疑”。

其一,这“行人”是一个踽踽独行者,还是指路上之来往过客?是指作者自己,还是一个包括作者在内的泛指的概念?这事只有杜牧能说得清。但从欣赏和意境的典型性看,则理解为诗人独行为宜。其二是“断魂”一词。断魂犹言销魂,形容哀伤。“雨纷纷”可以扰人,还不足以断魂。可是别忘了,这是清明时节的雨,清明是祭奠亡灵、寄托哀思的特殊节日。慎终怀远,这个时节,许多缅怀和忧伤的情思会不时涌上心头;另一方面,清明又是一个野外踏青、与亲人团聚的节日。现在雨脚如麻未断绝,路上的行人回不了家,或赶不上回家,岂不要断魂?古代文人常喜欢使用这个感情强烈、含有“极度”“极端”之意的词,然而内涵之丰富、色彩之鲜明,恐怕哪一个“断魂”都比不上杜牧这个“断魂”。

“断魂”过于沉重,下面我们来欣赏轻松、明快一点的名句——“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这两句也是一看就懂,似乎不需饶舌。但如果问两个为什么,便会发现,它还有含蓄的一面。第一,是谁在借问?是诗人还是路上的某个行人?第二,牧童是单用肢体语言,即只是用手指了指,还是一边说一边又用手指?这两个问题很有点像贾岛骑着毛驴在长安大街上忽而演示“推”、忽而抬手“敲”一样,孰优孰劣,读者是可以推演,作出自己的选择和判断的。

这个意境实在是太美了!有几分凄迷,有几分忧伤;有点朦胧,有点惝恍,但怎么也掩盖不了春景春色的迷人气息,抹不去“江南春雨杏花”的季节烙印。“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陆游《临安春雨初霁》),这是个多么富有诗意的迷人的时节啊!当那位“欲断魂”的路人遥望烟雨迷离的杏花村时,他心头的沉重与伤感定会被稀释、淡化许多。

这位可爱的牧童是烟雨空漾中的一位精灵和小天使;那个忽隐忽现、需要指点才能看得清的杏花村,便是人间仙境;“借问”“遥指”的定格又是那样惟妙惟肖、活灵活现。杜牧的这两句诗仿佛是专为丹青妙手写的;不过再高明的画师的诗意画,若是没有杜牧这两句诗作题签,便是天大的缺憾,称不得精品。

一首好诗,人们在吟咏歌唱、咀嚼玩赏犹感不足时,便会变着法子用另一种“游戏规则”来鉴赏。有人将它只改动标点便变成了短剧剧本: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

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又有人将它改为词:“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5篇: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杜牧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翻译或鉴赏】
【出处】

唐,杜牧清明》。

【注释】

①清明:节气名,我国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在每年阳历四月五日或六日。

②雨纷纷:形容春雨如丝,连绵飘落的样子。

③行人:指出门在外的行旅之人。这里指诗人自己。

④欲:将要。

⑤断魂:形容那种十分伤心悲哀而又并非表现在外的隐深的痛苦。魂,指人的精神、情绪。

【今译】

清明佳节这一天,细雨蒙蒙下个不停,行走在泥泞路上和雨丝之中的人儿,心情沮丧像丢了魂儿似的。

【赏析】

《青明》是一首描写清明时节景象的诗。诗中描写了清明时节细雨纷纷和行人匆匆赶路的情景,并通过雨中寻酒家的情节,别有风致地描画出了江南春雨中凄迷美丽的景色。这首诗意境含蓄幽美,景象生动清新,语言通俗自然,音节圆满和谐,它好似一幅画图,给人以美的享受,受到人们的喜爱,长期以来,为人们所广泛传诵,成为描写清明佳节脍炙人口的佳作。

这两句诗描写了在蒙蒙细雨之中,远离家乡和亲人的行人心情纷乱凄迷、孤身赶路的情景,表达了诗人孤独、凄怆、伤感的思乡情怀。诗句写景寓情,情景交融,耐人寻味,成为人们十分喜爱的千古名句。

【原诗】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6篇: 《江南曲·嫁得瞿塘贾》(李益

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

【翻译或鉴赏】
【赏析】

唐代商业发达,商品流通各地,从事商品运输贩卖的商人日益增多,而商人之妻独守空闺的现象也就日渐平常,这样的社会问题反映在文学作品中,成为闺怨诗。

唐代文人诗有很多涉及商人妇的诗歌,如白居易《琵琶行》就有“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离别”等句,直接抒写商人妇闺怨的诗歌亦不乏其类。

李益的这首《江南曲》即是其中之一,但因以乐府诗题写出,又具有一番民歌风味。全诗语调明快,以白描手法刻画女主人公的心迹。

“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诗人以女主人公的视角开篇,朴实直接。嫁给一个在瞿塘江上往来的商人,朝朝失信,不守期约。“朝朝”表达了商妇对商人重利轻别的埋怨。“误”字刻画了商人不守信诺,也表达了女主人公的失望之情。此句一出,一个年轻口快的商人新妇的形象便如立目前,其抱怨之声仿在耳边。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写完少妇的抱怨之后,诗人以“潮有信”将商人经常失信的情状反衬出,委婉表达了少妇的怨望之情,使诗歌更添妙趣。“早知”二字,将少妇恨恨之情,伤心之态,表达得淋漓尽致,一个被丈夫的失约弄得恼恨.交加、赌气伤情的少妇形象宛在眼前。

整首诗都以商人妇的视角写出,前两句以少妇之口说出,语句平实,三、四两句以少妇之心想出,想象奇特。全诗至情至性,大有民歌意趣。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7篇: 《夜上受降城闻笛》(李益

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
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

【翻译或鉴赏】

译文回乐峰前的沙地白得像雪,受降城外的月色有如秋霜。不知何处吹起凄凉的芦管,一夜间征人个个眺望故乡。

注释⑴受降城:唐初名将张仁愿​为了防御突厥,在黄河以北筑受降城,分东、中、西三城,都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境内。另有一种说法是:公元646年(贞观二十年),唐太宗亲临灵州接受突厥一部的投降,“受降城”之名即由此而来。⑵回乐峰:唐代有回乐县​,灵州治所,在今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县西南。回乐峰即当地山峰。一作“回乐烽”:指回乐县附近的烽火台。⑶城下:一作“城上”,一作“城外”。⑷芦管:笛子。一作“芦笛”。⑸征人:戍边的将士。尽:全。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8篇: 《云阳馆与韩绅宿别》(司空曙

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
孤灯寒照雨,湿竹暗浮烟。更有明朝恨,离杯惜共传。

【翻译或鉴赏】

译文自从和老友在江海分别,隔山隔水已度过多少年。突然相见反而怀疑是梦,悲伤叹息互相询问年龄。孤灯暗淡照着窗外冷雨,幽深的竹林漂浮着云烟。明朝更有一种离愁别恨,难得今夜聚会传杯痛饮。

注释⑴云阳:县名,县治在今陕西泾阳县西北。韩绅:《全唐诗》注:“一作韩升卿。”韩愈的四叔名绅卿,与司空曙同时,曾在泾阳任县令,可能即为此人。宿别:同宿后又分别。⑵江海:指上次的分别地,也可理解为泛指江海天涯,相隔遥远。⑶几度:几次,此处犹言几年。⑷乍:骤,突然。翻:反而。⑸年:年时光景。⑹离杯:饯别之酒。杯:酒杯,此代指酒。共传:互相举杯。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9篇: 《生查子·侍女动妆奁》(韩偓

侍女动妆奁,故故惊人睡。那知本未眠,背面偷垂泪。
懒卸凤凰钗,羞入鸳鸯被。时复见残灯,和烟坠金穗。

【翻译或鉴赏】
韩幄的词.如同他的诗.常常通过对精心挑选的细节的描写.传达特定的情感。这首《生查子》就是如此。

词的上阕写的是两个生活细节:凌晨时.侍女故意把梳妆匣弄得很响,有心要将主人吵醒;而主人其实并未睡着.她在背面偷偷地掉眼泪呢。下阕追述主人通宵未眠,也是两个细节:一是“懒卸凤凰钗.羞入鸳鸯被”.是就寝时的情事;二是“时复见残灯.和烟坠金穗”,是夜深时的情景。将这些细节串通起来,就知道主人从卸妆就寝、到深夜灯残、再到天明侍女动妆奁时.彻夜未能成眠。

女主人垂泪难眠是为了爱情相思。这消息是由词中“风凰钗”、“鸳鸯被”透露的。风凰钗是妇女发髻上的一种首饰,状若风凰。鸳鸯被上则绣有鸳鸯的图案.古诗日:“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它们都是与爱情相关的物件。“懒卸凤凰钗,羞入鸳鸯被”表达了女主人因为爱情不遂而产生的慵懒、难堪、伤感的情绪。

词末残灯坠金穗的描写可能还寄寓着另一层意思。灯油将燃尽时.芯}二会结出灯花。灯花带烟坠落.如同金色的谷穗。古代有灯花报喜的传说.韩愈《咏灯花同侯十一》诗日:“更烦将喜事.来报主人公。”鱼玄机《迎李近仁员外》诗曰:“今日喜时闻喜鹊,昨宵灯下弄灯花。”宋人赵师秀则有《约客》诗:“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都与盼人有关。这首词中“时复见残灯,和烟坠金穗”.也就可能包含着对情人段切的期待以及失望后的痛惜之情。

前人称这首词“风致过人”,“结句含情无限(《词林纪事》卷一),正是就它以细节传情、意在象外这一特点而发的。 (李中华)

taobao1.png

唐代的古诗第10篇: 《浣溪沙·夜夜相思更漏残》(韦庄

夜夜相思更漏残,伤心明月凭阑干,想君思我锦衾寒。
咫尺画堂深似海,忆来惟把旧书看,几时携手入长安?

【翻译或鉴赏】
①衾:被子。锦衾:丝绸被子。②咫尺:比喻距离很近。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