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清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清代的古诗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1篇: 《游虞山记》(沈德潜

  虞山去吴城才百里,屡欲游,未果。辛丑秋,将之江阴,舟行山下,望剑门入云际,未及登。丙午春,复如江阴,泊舟山麓,入吾谷,榜人诡云:“距剑门二十里。”仍未及登。

  壬子正月八日,偕张子少弋、叶生中理往游,宿陶氏。明晨,天欲雨,客无意往,余已治筇屐,不能阻。自城北沿缘六七里,入破山寺,唐常建咏诗处,今潭名空心,取诗中意也。遂从破龙涧而上,山脉怒坼,赭石纵横,神物爪角痕,时隐时露。相传龙与神斗,龙不胜,破其山而去。说近荒惑,然有迹象,似可信。行四五里,层折而度,越峦岭,跻蹬道,遂陟椒极。有土坯磈礧,疑古时冢,然无碑碣志谁某。升望海墩,东向凝睇。是时云光黯甚,迷漫一色,莫辨瀛海。顷之,雨至,山有古寺可驻足,得少休憩。雨歇,取径而南,益露奇境:龈腭摩天,崭绝中断,两崖相嵌,如关斯劈,如刃斯立,是为剑门。以剑州、大剑、小剑拟之,肖其形也。侧足延,不忍舍去。遇山僧,更问名胜处。僧指南为太公石室;南而西为招真宫,为读书台;西北为拂水岩,水下奔如虹,颓风逆施,倒跃而上,上拂数十丈,又西有三杳石、石城、石门,山后有石洞通海,时潜海物,人莫能名。余识其言,欲问道往游,而云之飞浮浮,风之来冽冽,时雨飘洒,沾衣湿裘,而余与客难暂留矣。少霁,自山之面下,困惫而归。自是春阴连旬,不能更游。

  噫嘻!虞山近在百里,两经其下,为践游屐。今之其地矣,又稍识面目,而幽邃窈窕,俱未探历。心甚怏怏。然天下之境,涉而即得,得而辄尽者,始焉欣欣,继焉索索,欲求余味,而了不可得,而得之甚艰,且得半而止者,转使人有无穷之思也。呜呼!岂独寻山也哉!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清光绪二年秋八月十八日,我和黎莼斋游狼山,坐在萃景楼上,远望虞山,觉得景色很美。二十一日就雇了船过江。第二天早上,到了常熟。这时易州赵惠甫恰巧免官回来,住在常熟,便与我一同去游玩。  虞山后面向东延伸进常熟城。出城斜向西,绵延有二十里地,四面都是广阔的田野,山横亘在中间。其中最好的景点是拂水岩,大石高有几十尺,一层层堆积重叠着,像层积的灵芝,又像重重叠叠的大石盘修筑的平台,有暗青色、红色,斑斓驳杂,光彩夺目。有两块石头从中间分开,叫剑门,陡峭如裂开一般屹立着,奇形怪状几乎无法形容。蹲在岩石上,向下望去,田地平整广阔约有上万顷,澄碧的湖水,奔流的小溪,纵横交错,流淌着,翻涌着,华美得像一幅天然的图画。向南望见毗陵、震泽,山青翠相连,高耸入云。雨气和日光参差错落在各山峰上面,水汽逼近,忽开忽合,瞬息万变。它的外面,烟云弥漫,光色满天,极目远眺,心游天外。岩脚下是拂水山庄的旧址,钱牧斋曾经住过的地方。唉!凭着这么好的山丘胜地,钱先生却糊涂地不能隐居在此终了一生,我和赵惠甫却快乐地不想离开啊!山崖的边侧是维摩寺,经过战乱后大半被毁坏了。  出了寺向西走,稍微转个弯,过了一道岭,然后向北,只见云海豁然开朗,渺渺茫茫,仿佛天外一般,而狼山忽然出现在前面。我指着狼山对赵惠甫说,前些天我在那上面游玩过。又从西边下去,是三峰寺,所在房屋,间间都可休息。走近寺一看,里面很多古树,有一株罗汉,树皮已经剥落,树干光秃,像是上百年的树。寺里和尚准备了酒菜、水果,请我们两人吃。太阳将要西斜,我们沿着山向北走,经过安福寺,那就是唐代诗人常建诗中所说的“破山寺”,清幽深邃,和他诗中描绘的相符。寺里多桂花树,从寺里过去,一路上充满着芬芳。从常熟北门返回,我们便到了言子和仲雍的坟墓。上面是辛峰亭。这时太阳已经下山了,山路陡险无法上去,相约第二天去游玩。因为刮风下雨,又没有成行。  于是二十四日乘船往吴门去,走了几十里水路,虞山好像还在船篷上面蜿蜒曲折,望去清清楚楚,使人想要掉转船头再去游玩。

注释(1)十八日:1876年(光绪二年)八月十八日。(2)狼山:在江苏南通市南。(3)虞山:一名乌目山,在江苏常熟县城西北。相传西周虞仲葬此,故名。(4)尻(kāo):尾部。(5)迤:往。(6)騞(huō):以刀劈物声;擘(bò):剖分。“騞擘屹立”,意为如同被刀騞然劈开似的直立。(7)状:描述。(8)畴:农田。衍:延展。(9)澄湖:当指阳澄湖,阳澄在常熟城南。(10)荡潏(yù玉):水流波涌。(11)毗陵:古郡名,指镇江、常州、无锡地区。震泽:即太湖。(12)厥高鑱云:山高之高,刺入云端。厥:其。(chán蝉):刺。(13)水阴:水的南面。上薄:指自虞山南望湖水,水面向南伸展,上近天际。(14)眦(zì):眼眶。睇(dì):看。决眦穷睇:意为穷尽目力,张目远望。(15)钱牧斋:钱谦益,字受之,号牧斋,常熟人,明清之际著名文学家,明代万历年间(1573—1620)进士。后来在南明王朝中任礼部尚书,清兵南下,率先迎敌,官至礼部侍郎。因丧失民族气节,为士人所不齿。(16)惘:迷惘失去方向。(17)阿:边。(18)泰半:大半。(19)剥脱拳秃:树皮脱落,树干光秃而曲结回绕。(20)昃(zè):日西斜。(21)常建:盛唐诗人,写诗多以山水寺观为题材。著有《常建集》,其五律《破山寺后禅院》为传世名篇。诗云:“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惟闻钟磬声。”(22)木樨花:桂花。“樨”也作“犀”。(23)言子:孔子弟子言偃,字子游。仲雍:吴太伯弟,后立为王,其后人建立吴国。言偃与仲雍墓均在虞山。《史记·吴太伯世家》:“吴地纪曰:仲雍冢在吴乡常熟县西南虞山上,与言偃冢并列。”(24)翼日:明日。(25)吴门:苏州别称。(26)蓬户:船蓬上的窗户。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2篇: 《游小盘谷记》(梅曾亮

江宁府城,其西北包卢龙山而止。余尝求小盘谷,至其地,土人或曰无有。唯大竹蔽天,多歧路,曲折广狭如一,探之不可穷。闻犬声,乃急赴之,卒不见人。

熟五斗米顷,行抵寺,曰归云堂。土田宽舒,居民以桂为业。寺傍有草径甚微,南出之,乃坠大谷。四山皆大桂树,随山陂陀。其状若仰大盂,空响内贮,謦欬不得他逸;寂寥无声,而耳听常满。渊水积焉,尽山麓而止。

由寺北行,至卢龙山,其中阬谷洼隆,若井灶龈腭之状。或曰:“遗老所避兵者,三十六茅庵,七十二团瓢,皆当其地。”

日且暮,乃登山循城而归。瞑色下积,月光布其上。俯视万影摩荡,若鱼龙起伏波浪中。诸人皆曰:“此万竹蔽天处也。所谓小盘谷,殆近之矣。”

同游者,侯振廷舅氏、管君异之、马君湘帆、欧生岳庵、弟念勤,凡六人。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江宁府城,那西北面包着卢龙山为止。我曾经找那小盘谷,到那地方,有的本地人说没有的。这里都是大的竹头遮着天,多分支的路,曲曲折折阔阔狭狭好像一个样子,探寻起来没有尽头的地方。听见狗叫的声音,便急急地前去。

大约煮熟五斗米的时候,走到寺里,叫归云堂。土地开阔,老百姓都是种桂树做行业的。寺边有很狭的草的小路,向南面出去,便到大谷里去。四面山上都是大的桂树,跟着山势高下斜曲着。它的形状好像仰天的大盂,里面空着,关住声响,就是轻微的咳嗽声音也听得出,一些没有声音,耳朵里听起来总觉满满的有许多声音。溪水积着,尽到山脚为止。

从寺向北走,到卢龙山,中间高冈深谷高高低低,像井灶的高低不齐。有人说:“从前遗老避兵的地方。三十六茅庵,七十二团瓢,都在这里。

快要下山了,便登卢龙山,沿了城回去。夜色下面积着,月光布满在上面,俯着看许多影子摩空动荡,像鱼龙起伏在波浪中间。许多人都说:“这是‘万竹蔽天’的地方啊。所谓小盘谷,大概便是这个地方了。”

【注释】

1、卢龙山:即狮子山,在南京西北约二十里处。明太祖朱元璋曾败陈友谅于此。

2、謦qǐng请、欬:咳嗽。轻曰謦,重曰欬。

3、遗老所避兵者:清兵南下时,明朝遗民逃往深山避兵之处。

4、三十六茅庵,七十二团瓢:茅庵,草屋;团瓢,圆形草屋。三十六、七十二,形容其多。

5、包:包括,包容

6、止:停止

7、求:寻找,寻求

8、唯:只

9、蔽:遮蔽

10、穷:尽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3篇: 《登飞云峰记》(潘耒

飞云峰者,罗浮绝顶也。虽晴朗时,常有云雾笼复,去地四十余里,游人稀得到。尼余上者,复十人而九。或言磴道陡峻,不容兜舆;或言夏月草长,中有飞螟,伺人而啮;或言山中阴晴不定,游者多为暴雨所阻。余日:“来粤东而不游罗浮,犹不来也。游罗浮而不登飞云,犹不游也。吾志必往,山灵岂拒我哉!”尘公见余意坚,趣办行具,五更作三十人饭,半以辱食,半导上山供午餐。

遂自守右循西溪上竹篙岭,甚山削。五里至岭头,稍平坦,可乘兜舆。又二里,至罗汉峰;又二里,至文殊峰;并斩崖为径,下临绝壑,云蓬蓬然起于足下。俄而岚雾四合,上下混茫无所见。或虑而且作。余言冒雨游,亦复佳。又前五里许,至宝塔峰。峰多杜鹃树,有长丈余、大合抱者。老人言春月花开,满山如云锦。婆娑峰下。从者进所携酒,满引数卮而行。又前至小尖峰、大尖峰。又前至三小峰。又前至杜鹃峰。自宝塔至是可数里,往往穿杜鹃林中行,而此峰尤盛。丛柯连干,罗生岩间,类名园卉木。家人选可徒植者携之,人一本。又三里至七星峰,峰有七阜。又二里至分水田,林树茂 密,一洞中流;旁多药草,所谓泉源福地者也。又二里至凤凰台,台有巨石,平正如棋枰。又里许至阿耨池。池在乱石间,径三尺许,亭泓湛碧。旁有平台,可坐数人。老树戛云,藤萝蓊 蔚。尘公命侍者汲池煮茗,出果饼疗饥。具汤沃饭,饭仆夫,而别命童子煮糜粥以待。是时云雾渐开,诸峰皆出其顶,垒 垒如青螺髻。又里许,至见日庵故址。有杂树数百株,森梢 竟谷。

又二里许,至飞云顶。顶正尖圆,回望洞达。于是天无纤云,万象呈露。往时所见大小石楼、玉鹅、蓬莱诸峰渺在霄汉者,皆如培搂帖帖肘腋下,其顶可抚而摩也。振衣峰巅,游目万里。南望虎门外,大海弥漫,一碧无际。东见博罗、河源象头、平陵诸山;北则龙门虎狮、天岭;西则增城牛枯、南樵诸山,如屏如墉,如拱如抱,绵延数百里不绝。而罗浮在其中央,若千叶莲花之药。飞云顶在其上,又若九层浮图之尖。所谓高三千六百丈者,殆芋虚语。至称夜半见日,则理之所无。以历术推之,日出地平百里,止差分沪。高山与平地,相去几何,其近海诸山,水光浮日光而上,见之差早。之罘、泰岱、秦望、天台,皆东边海,故先见日。今罗浮之东,连山横亘,无从见水,而东南去海不甚远,冬月登山巅,见日当差早,亦不过晷刻之间。大约如日落时,下方昏黑,山尖犹存返影耳,而谈者遂;云夜半披衣,见火轮射飞涛以出,则夸而近于诞矣。纵览久之,日已哺,乃下至阿耨池啖糜粥以行。  老人言登飞云有三路:东路由冲虚观而上班,则过青霞、玉女、会真诸峰;中路由黄龙洞而上,则过瑶台。通天、中界诸峰;酉则今华首路。若取一径以上,别取一径以下,再登再下,则诸峰之胜尽矣。惜乎冲虚、宝积不可栖宿,不得已寻旧路归。下山直易于登山,而峻处每不留足,舆人犹凛凛。余大半步行,遇峰峦佳处,辄踌躇凝望不忍别,还至华首而日落矣。人争以无风雨得登飞云为贺。黎老人亦言生长兹山,见游山而登飞云者,不过十数人;登飞云而晴朗极望者,尤绝少也。天下事败于犹豫,而成于勇决。余志一定,雨师云将,朱真葛仙,群来相余。人定胜天,信而有征。尘公谓余,何不以此勇决者学道,圣域可立脐也。余深愧其言。

《罗浮旧志》创于永乐时陈琴汗琏。嘉靖中,黎惟敬民表,续成十二卷。典雅可观。崇侦末,博罗诸生韩德馄别撰《新志》。虽文笔不振,而每峰每洞,各为图说,则功多于前人矣。然吾观罗浮二山,横亘数十里,秀岩深壑以千百数。浮在罗之西北,尤大而长。今《图经》所载诸名胜,皆属请罗,而浮则概未之及,即罗亦仅东南一隅。在冲虚左右者,如华首台后,泉石至佳,且无述焉,况其他乎!诚能携善画者,裹粮蹑履,周行山之前后左右,品题而图绘之,附之篇咏,勒成一书,斯尽善矣。尘公岂有意乎?余以倦游远客,势不能久留兹山,虽努力登绝巅,犹之尝鼎一脔、窥豹一斑已耳。惟当就见闻所及,刻画摹写,仰酬山灵。而黎方回留家园,黑叶荔枝待我,将就之饱啖,然后出岭,庶不负吴公盛心,且将夸于曾游岭南者,谓吾所得,于诸君独多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4篇: 《登燕子矶记》(王士祯

金陵古都会,名山大川在封内者以数十,而燕子矾以拳石得名。矾在观音门东北,三面临江,峭壁山岩,石笋林立。观音山蜿蜒数十里,东与长江相属,至此忽突起一峰,单椒秀泽,旁无附丽,傲睨诸山,偃蹇不相下。大江从西来,吴头楚尾,波涛浩渺中砥柱怒流。西则大孤、小孤,东则润州之金、焦,而矾据金陵上游,故得名尤着。

矾土有祠,祀汉寿亭侯。迤西有亭,壁上石刻“天空海阔”四大字,奇矫怪伟,为前大司马元明湛公书。按,公曾为南国子祭酒,又历宫南吏、礼、兵三部尚书。“公崛起岭南,从白沙闻学觉之宗,与阳明上下其说,天下称甘泉先生。祠南,亭三楹可,壁间题字丛杂不可读。独椒山先生四绝句与文寿承书(关祠颂》同镌一石。其一云:“乐乐清光上下通,风雷只在半天中。太虚云外依然静,谁道阴晴便不同。”读此,知先生定力匪朝夕矣。折而东,拾级登绝顶,一亭翼然。旷览千里,江山、云物、楼谍、风帆、沙鸟,历历献奇争媚于眉睫之前。西北烟雾迷离中,一塔挺出俯临江浒者,浦口之晋王山也。山以隋扬得名。东眺京江,西溯建业多,自吴大帝以迄梁、陈,凭吊兴亡,不能一瞬。咏刘梦得“潮打空城”之语,惘然久之。时落日横江,乌柏十余株,丹黄相错,北风飒然,万叶交坠,与晚潮相响答,凄栗惨骨,殆不可留。题两诗亭上而归。  时康熙二年十月二十一日也。

【翻译或鉴赏】
这篇游记作于康熙二年(1 663)十月二十一日。作者在文章开头先突出点明在金陵众多的名山大川中,燕子矶独。以拳石得名?,暗示其体势虽小而名声甚大,自有其不寻常的缘由。

作者先从燕子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山川胜形写起。观音山蜿蜒数十里,东面与长山相连,到直渎山一啭,忽然一峰突起,。单椒秀泽,旁无附丽。,孤峰秀丽润泽,旁无依附。它“傲睨群山,偃蹇不相下9,夭矫高耸,傲视群山,雄峙于大江之滨,有一种居商而尊,睥睨一切的气势。这是燕子矶。以拳石得名”的第一个缘由。其次,万里长江从吴头楚尾的江西奔流东栗,到金陵一带,水面宽阔,波涛洛渺,唯有这三面临江的燕子矶屹立于怒流之中,有如中流砥柱,显出非凡的雄姿。而且,它西有大孤、小孤两山,东有金、焦两山,又位于金陵上游,独擅胜形,故而。得名尤着”。再次,燕子矶上有汉寿亭侯关羽的祠庙,西面还有一座山亭,壁上刻有明代大司马湛若水所惩的。天空诲阔”四个大字,奇矫怪伟。

这祠庙、山亭为燕子矶增添了人文景观之美,使它更显得与众山不同,具有雄奇怪伟的风呆。再加上明代椒山先哇杨继盛的四绝句和文彭(字寿承)的《关祠颂》刻石,拳石之大的燕子矾自然成为文入墨客向往之地。

文章写列这里,已将燕子矶独擅胜境,卓然于金陵山川的缘由交代清楚。接下去,写山顶登亭远眺。在燕子矶最高处,.一亭翼然,耸立矶头绝顶,在此旷览千里,金陵江山、三吴云物:古城楼堞、江中风帆、沙滩永鸟,历历在目,在游入眉睫之下争媚献奇,真是江山如画,美不胜收。

这阔大高遗之景,也只有在燕子矶才能看到。作者在眺望之际,遥见西北烟暴迷茫中,一塔挺出而俯临江岸,那正是对岸浦口的晋王山景了.睛炀帝杨广为晋王时,曾在此屯兵,所以“山以隋炀得名”。远眺江山,心想往古,时奎艰隔逐渐打开,继而纵目极望,“东眺京江,西溯建业4,在古石头城与京口镇江的广大空间之中,作者神驰邈邈,很自然地想及六朝兴废.从吴大帝孙权自京口迁都建业以后,古城金陵便成为六朝常都,东晋、宋、齐、梁、陈,二百多年闽兴亡相继,悲恨相续。在历史的回溯申,油然而生。凭吊兴亡”之情,不能止于一瞬之间,匿而吟咏刘禹锡《金陵怀古·石头城瓣,借以抒发怀古幽情。可是,诗中所写的“潮打空城寂寞回“等语旬。却更深沉地勾起了作者悲叹兴亡的感情,难以捉摸的历史风云,使他。惘然久之”。这种游览中见景生情,即景怀古的心理活动,本是古代山水旅游文学家常有的心态。燕子矶头登览金陵山川,尤其如此。可以说,这里写出了典型环境中的典型心理。

正当作者沉浸在怀古的帐惘之中时,天色已晚,落日横江,眼前出现了一幅大江落日的壮丽图画.初冬十月,那高大的鸟桕,树叶半红半黄,“丹黄相错”,色彩绚丽,一阵北风吹来,飒然作响,万叶交坠,纷纷飘落下来。凤吹叶落之声、晚潮激荡之声,两相应答。这声音在作者的心中唤起了悲凉凄哀的情绪,使本来已经怅惘的心境更为凄凉了,以至于。偻栗惨骨”,不敢继续逗留下去。这一段写江天暮景的文字,画面苍凉空远,色彩绚丽夺目,音响纷杂凄哀,整个画面的音色都溶涵在落日横江的暮色中,格外使入神骨凄然。物境、心境都写得极为真切。

这篇游记,写景、叙事、怀古、抒情,交相融合,相互映发,浑然成篇,确实上乘之作。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5篇: 《红桥游记》(王士祯

出镇淮门,循小秦淮折而北,陂岸起伏多态,竹木蓊郁,清流映带。人家多因水为园亭树石,溪塘幽窃而明瑟,颇尽四时之美。拿小艇,循河西北行,林木尽处,有桥宛然,如垂虹下饮于涧;又如丽人靓妆袨服,流照明镜中,所谓红桥也。

游人登平山堂,率至法海寺,舍舟而陆径,必出红桥下。桥四面触皆人家荷塘。六七月间,菡萏作花,香闻数里,青帘白舫,络绎如织,良谓胜游矣。予数往来北郭,必过红桥,顾而乐之。

登桥四望,忽复徘徊感叹。当哀乐之交乘于中,往往不能自喻其故。王谢冶城之语,景晏牛山之悲,今之视昔,亦有怨耶!壬寅季夏之望,与箨庵、茶村、伯玑诸子,倚歌而和之。箨庵继成一章,予以属和。

嗟乎!丝竹陶写,何必中年;山水清音,自成佳话,予与诸子聚散不恒,良会未易遘,而红桥之名,或反因诸子而得传于后世,增怀古凭吊者之徘徊感叹如予今日,未可知者。 

【翻译或鉴赏】
走出镇淮门,沿小秦淮转而北上,高低不平的堤岸起伏多姿,竹木蓊蓊郁郁,清澈的流水映照着堤岸。人家多沿水筑园修亭种树置石,溪水池塘幽静明亮,极尽四时之美。要上一只小艇,沿河向西北前行,林木尽处,仿佛有座桥立在那里,如下饮于山涧的垂虹,又如美人的乔装盛服,映照在明亮如镜的水中,这就是红桥。

游人登上平山堂.大概走到法海寺时,便弃舟而步行,必然要经过红桥下。桥的四面皆与人家荷塘相接,六七月间,莲荷开花,香飘数里,白色的游舫垂帘青青,来来往往穿梭如织,真可谓游览胜地呀。我几次来往于城北,必过红桥,环视周围而无比快乐。登桥四望,忽然又徘徊感叹起来。正值哀乐交集于心中,往往不能自明其中的缘故。王羲之和谢安在冶城的对话,齐景公与晏子游于牛山时对人生短促的悲叹,今人在品评古人时,也有为之埋怨的呀!

康熙元年六月十五日,与箨庵、茶村、伯玑诸位先生,倚曲而和歌。

箨庵继之又成一章,我也以诗相和。

嗟呼!丝竹之音本可陶冶性情,又何必中年悲叹人生的短促;山水之音清新悦目,其中自有佳趣。我与诸位先生的聚散不经常有,高朋佳会不容易碰到,然而红桥的名字,或许反因为诸位先生而得流传于后世,给怀古凭吊的人像我今日这样增添几分徘徊感叹,我们未必知道不如此。 (段承校)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6篇: 《泛舟潇湘记》(黄之隽)

自湘潭之衡、之永、之全州,溯西南道江水而行。永州以下为湘水,以上为潇水。其水曲折,与岸往复。舟中环顾,疑若四面俱断。既绕而出,直不飓尺,旋又曲去。回视后舟之帆,若从岸上来者。帆之风乍顺乍逆,窗之日乍左乍右,东西南北,步步易向。故行潇湘间日最久。

江水澄澈,经冬缩缭,清激弥甚。石子磊落于江底止,色色呈露,郦注、柳记之不诬也。既浅而流益驶,岸脚石齿,错伏豁辟,水漱其龅,潺潺淙淙,厥响维厉,以警新客。水之概,衡。永间如一;而山。则衡州之南岳七十二峰也,绵数百里,如云罨半天,至永州,诸山极皱秀瘦透之致。绿岸相逐,江皋水步都无坦奇。危岩壁削,怪石森竖,青黄黛绿,随色所现,如倚如坠,如垣如蝶。渔舟泊雨于嵌空之下,茅舍炊烟_于助突之上,便疑方壶、员峤去人非远。长林灌木,红叶翠柯,浓染密缀,不因冬损。其余平沙荒埃、浅芜衰草,皆具骚楚之象。时有积雪,襞积于遥峰连阜之间,峭箐邃冷,描绘转胜。游目四望,画屏随面而列。

昔子厚居永,记永山水最多。予过永,欲留所睹于篇什,而未悉其名。问诸舟人、土人,皆不知。由柳所述,证我所经,其肖也酷。乌知冉溪、袁渴、右邱、石涧非即在耳目问耶?即不然,当亦不大过是矣。曾泊舟一所,人稠地胜,名曰“石期”者,又乌知非所谓“石渠”讹而为“石期”者耶?

将至全,江中多用竹石以坝水,水声弥厉,舟愈难上。岸旁水轮,因波自转。舟师捩柁过之,而歌矣乃:皆天趣也。大抵潇湘之间,水纹石皴,岸容树态,真化工之为画工。予泛舟于其中,侮未学画矣。

【翻译或鉴赏】
【语译】

我从湘潭出发,到衡阳、到永州、到全州,朝西南方向逆水而上。永州以下的河流称湘水,以上称潇水。这条水流曲曲折折,随着岸势回旋往复。在船上朝四方望去,好像四面都被截断了似的。刚刚绕出湾道,不足一尺之遥,马上又弯了过去。回头看后边船上的风帆,好像是从岸上驶过来的。帆上的风向一会儿顺风,一会儿逆风,窗外的日头一会儿在左边,一会儿在右边,东西南北,每行一步都会改变方向。所以在潇水和湘水之上坐船,经历的时间最长。

江水碧绿澄澈,经过冬天的寒冷,河水已经下降了许多,但变得更加清澈了。江底的石子历历在目,显露出各种颜色。郦道元的《水经注》和柳宗元的永州八记写得真好啊!越是水浅的地方水流越急。岸脚的岩石被冲击成齿状,参差交错,或隐或显,流水冲刷着石牙的上部,发出潺潺淙淙的响声。声音宏大,仿佛是在提醒新来的游客。论江水的情况,衡州到永州间大致相同;论山岳的情况,衡州一带有南岳七十二峰,连绵几百里,如同云彩一般掩盖了半边天;到于永州一带,各座山峰则极尽奇幻秀丽、玲珑剔透的情致。绿色的河岸逶迤向前,江岸上码头高低不平,危耸的岩石如同陡峭的石壁,怪异的石头如同森林似的竖立,呈现出青黄黑绿的色彩,随着颜色的变幻显现出各种姿态,有的似乎倾倒,有的似乎坠落,有的像墙壁,有的像齿形矮墙。

渔船停泊于悬崖底下避雨,茅屋的炊烟从山坳里突然升起,使人怀疑传说中的方壶、员峤离人世间并不太远。层层的丛林中,有高大的乔木,也有低矮的灌木,叶红枝绿,浓染密织,丝毫也不因严冬的肃杀而有所减色。就连那平旷的沙滩和荒芜的岩边,也都生长着浅芜和衰草,这一切都与《楚辞·离骚》中所描写的楚国风光相似。有时还能看到一些积雪,如像衣服的皱折似的铺盖在遥远的山峰和河岸之上,鲜明夺目,意境深邃而冷凝,描绘起来,别有一番情趣。极目四望,这大自然的美景,就如同扇扇精美的画屏并列在你的面前。

昔日柳宗元贬居永州,描绘永州山山水水的文章最多。这次我路过永州,很想把自己亲眼所见到的美丽的景色写成文章,但不知道它们的名称。向船上的人和当地的人打听,都说不知道。

如果将柳宗元所描写的景点以我亲身的经历加以印证,那真是太相象了。怎么知道他在游记中所描写的“冉溪”、“袁渴”、“右邱”、“石涧”不就在我耳闻目睹之中呢?即令不是这样,应当不会相差太远吧!有一次船停?自在某地,那里人口稠密,风景很美,名叫“石期”,又怎么知道这“石期”之名不是由“石渠”演化而来的呢?

快到全州了,江中多用竹子和石头筑坝拦水,水声更响,水流更急,船行起来更困难了。岸边水车的轮子借助流水的推动而不停地旋转。舵手转动着船舵,划了过去,嘴里不停地唱着摇橹歌。这些都是自然的情趣啊!

总的说来,潇水和湘水一带,那荡漾的碧波,那带着花纹的奇石,那幽静的河岸,那千姿百态的树木,无一不是大自然的杰作。其鬼斧神工真比得上高明的画家。我泛舟在这两条江水之中,真后悔不曾学过绘画哟!

【注释】

①自湘潭之衡、之永、之全州:由湘潭到衡州、到永州、到全州。之,到。衡,衡州,即今湖南衡阳。永,永州,即今湖南永州。全,全州,即今广西全州。

②经冬缩潦:经过冬天,水位下降。冬天寒冷,雨水少,水量减。

③郦注、柳记之不诬也:郦注,指郦道元的《水经注》。柳记,指柳宗元描写山水的散文,最着名的有永州八记。之不诬,的确不失真。

④错伏豁辟:犬牙交错,或隐或显。

⑤水漱其鳄:流水冲刷着岸脚的上部。甥,牙齿的上部。

⑥厥响维厉:它的响声更加宏大。厥,同“其”,此处作“它”讲。厉,大。

⑦云罨:云彩掩盖。

⑧皱秀瘦透:秀丽陡峭、玲珑剔透。

⑨江皋水步:无论水路还是陆路。皋,水边的高地。

⑩坦琦:平坦的河岸。

如垣如堞:垣,城墙。堞,城墙上部齿形的矮墙。

嵌空之下:在悬岩之下。嵌空,指岩石悬在空中,即悬岩。

方壶、员峤:均为海中仙山山名。传说渤海之东有五座仙山,其中两座为方壶、员峤,另三座为岱舆、瀛洲、蓬莱。

骚楚:《楚辞》中所描写的楚地一带的风景。骚,指《离骚》,战国时伟大爱国诗人屈原代表作。

襞积于遥峰连阜之间:如衣服J二的皱折一样积在远近的山坡上。襞,衣服上的皱折。阜,土山,指山坡。

峭箐邃冷:峭箐,峭壁上的竹丛。邃冷,深远冷凝的样子。

昔子厚居永,记永山水最多:子厚,柳宗元的字,记永山水,描写永州山水的游记。

乌知冉溪、袁渴、右邱、石涧非在耳目间耶:怎么知道冉溪、袁渴、右邱、石涧等柳宗元在《永州八记》中所描写的这些景点不是我所见所闻的呢?冉溪、袁渴、右邱、石涧都是《永州八记》所描写的景点。

石渠:柳宗元《永州八记》中《石渠记》所描写的景点。

舟师捩(怆)柁:舟师,船上的师傅,即舵手。柁,同舵。捩柁,扭动船舵。

而歌歙乃:并且唱着摇橹歌。歙乃,摇橹的声音,这里指摇橹歌。

水纹石皱:水的纹络,石的皱折。指微风吹起了水面的波浪,并透过明净的水看见石头上的皱纹。

真化工之为画工:真是大自然造化的工夫和画家的工夫一样。化工,造化之功。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7篇: 《游栖霞紫云洞记》(林纾

栖霞凡五洞,而紫云最胜。余以光绪己亥四月,同陈吉士及其二子一弟,泛舟至岳坟下(2),道山径至栖霞禅院止焉(3)。出拜宋辅文侯墓(4),遂至紫云洞。

洞居僧寮liáo右偏(5),因石势为楼,周以缭垣,约以危栏(6)。据栏下瞩,洞然而深。石级濡rú滑(7),盘散乃可下(8)。自下仰观,洞壁穹qióng窿斜上(9),直合石楼。石根下插,幽窈莫竟(10)。投以小石,琅然作声,如坠深穴。数武以外(11),微光激射,石隙出漏天小圆明如镜焉(12)。蝙蝠掠人而过。不十步,辄中zhòng岩滴(13)。

东向有小门,绝黑。偻而始入(14),壁苔阴滑,若被重锦(15)。渐行渐豁(16),斗见天光(17)。洞中廓若深堂(18),宽半亩许,壁势自地拔起,斜出十余丈。石角北向,壁纹丝丝像云缕。有泉穴南壁下,蓄黛积绿,濧duì然无声(19)。岩顶杂树,附根石窍(20)。微风徐振,掩苒rǎn摇飏yáng(21),爽悦心目。怪石骈列(22),或升或偃,或倾或跂qì(23),或锐或博(24),奇诡万态,俯仰百状。

坐炊许(25),出洞。饮茶僧寮。余方闭目凝想其胜,将图而藏之(26),而高啸桐、林子忱突至。相见大欢。命侍者更导二君入洞。遂借笔而为之记。

【翻译或鉴赏】
【语译】

栖霞岭有五个山洞,而以紫云洞景致最佳。我在光绪己亥四月,同陈吉士和他的两个儿子、一位弟弟,乘船到了岳王坟下,又从山中小路到栖霞寺院才停步。走出寺院,拜谒了宋朝辅文侯的墓,然后就到了紫云洞。

紫云洞在僧人小屋的右边,依着岩石的地形而成为楼舍,周围用围墙和很高的栏杆围着。我凭栏向下看去,洞极幽深,石阶潮湿光滑,慢慢地才可下去。从洞下仰望,见洞壁圆圆的斜着上去,连接着上面的石楼。石壁底部向下直插,幽暗深远得像没有底一样。投一块小石下去,只听见咚咚声响,如掉进深渊。几步之外,见有微弱的光亮照射进来,石缝中有一个洞孑L,露出一块小小的天空,又圆又亮,如同镜子一般。蝙蝠从我身旁掠过,行不到十步,常常碰上岩石上的水滴。

东面有个小门,里边极黑。人们弯着腰才能走进去,石壁上长满苔藓,很潮湿滑腻,好像披着几层锦缎。渐走渐开阔,突然问看到了阳光,只见洞内异常空洞.好像很大的厅堂,方圆约半亩。洞壁的形状是拔地而起又斜出十余丈。有块岩石的一角向着北面,石上有一丝丝的纹理,如缕缕彩云。有一泉孔在南面石壁下,呈现着深绿颜色,水稍稍地渗透,没有水流声响。岩顶上长着各种树木,树根都盘附在石头缝中。微风徐徐吹来,枝叶轻轻摇动,令人赏心悦目。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并列一起,有的向上登,有的向下卧,有的倒下,有的站起,有的锐利,有的宽平,真是形态万千,低头看或抬头看形状变化无穷。

坐了大约一顿饭的工夫,我出了洞,在僧舍中饮茶。我刚闭目凝神回想游览的佳景,准备画出来做收藏,高啸桐、林子忱忽然到来。我们相见非常高兴,我就让侍从再领着他们二位进洞游览。于是我借来笔写了这篇游记。

【注释】

(1)栖霞:栖霞岭,在浙江省杭州市葛岭西,一名剑门岭,又名履泰岭。旧时山多桃花,花开时烂漫如彩霞,因此得名。紫云洞:在栖霞岭上。

(2)岳坟:南宋着名民族英雄岳飞的坟墓,在浙江省杭州市西湖西北岸岳王庙右侧。

(3)禅院:寺院,佛寺。

(4)宋辅文侯墓:墓者:[2]  牛皋(gāo) (1087—1147)

(5)洞居僧寮右偏:洞在僧人住的小屋的右侧。寮:小屋。

(6)“周以”二句:周围用围墙围着,又围着很高的栏杆。

(7)濡滑:光滑。

(8)盘散:同“蹒跚”、“盘跚”,旋转着行进。

(9)穹窿:像天空那样中间隆起而四面下垂。

(10)幽窈莫竟:幽暗深远像没有底一般。

(11)数武:几步。

(12)“石隙”句:石缝里露出一块小小的天,又圆又明亮,像镜子一样。

(13)辄中(zhòng种)岩滴:总是碰上岩上滴下来的水滴。

(14)偻(lóu楼):低头曲背。

(15)若被(pī批)重锦:好象披着几层锦绣。

(16)豁:开阔。

(17)斗:同“陡”,突然,陡然。

(18)廓若深堂:空阔得像很深广的厅堂。

(19)“蓄黛”二句:呈现着一派深绿色,静静地停留着,没有一点声响。濧(duì对),水停留。

(20)附根石窍:把根附着在石头的孔穴。

(21)掩苒摇飏:轻轻地摇动。

(22)骈列:并列。

(23)或倾或跂(qì气):有的倾斜着,有的像踮起脚尖站着。

(24)或锐或博:有的很尖,有的很大。

(25)坐炊许:坐了大约煮熟一顿饭的工夫。

(26)图:画。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8篇: 《黄山纪游》(王灼

乾隆五十有三年,岁在戊申,秋八月既望,毗陵张子皋闻期为黄山之游。晨起,自歙西岩镇启行三十里,至容溪,望容成之台。台上为峰,盖黄山之支麓也。又三十里,至山口岭,宿僧寺中。

明日,日中之汤口。仰视黄山诸峰,皆在天上。乃越涧,循温泉而上,至紫云庵,庵故为茅蓬,以其据紫云峰麓,故更名紫云庵。寺僧烧笋晚食,食罢,与皋闻共浴于温泉。坐竹间,待月良久,乃寝。

又明日,由庵右折,经辨源亭,上慈光寺。寺背朱砂峰,古木环寺左右。而寺中木莲一株,大可合抱,叶深翠,大如批把,花时繁英积雪甚香,中州盖未有也。出寺循旧径,折而酉行里余,至桃花峰麓,有细泉下垂,累累如冰丝激石,铿然有声。是曰鸣弦之泉。泉甘可以饮,清可以溉器,故又名曰洗杯。下多伏石,望之莹然而白,皆日停雪之石。稍左倾侧而欲堕者,曰醉石。隔溪西峰峻削,流云往来其上而不绝,为云门峰。峰下有崖,曰虎头。循崖而东可里许,山腹有泉东流为药溪,溪下注为药瓢,再注为药铫,而丹井仰承上流,水盈则下流大溪,注白龙潭。潭旧为胜迹,往时龙门潭上,嘉木美石皆废坏,今惟潭存,其深殆不可测。循药溪东行,山半为桃花源,东为祥符寺。出寺逾小桥,即温泉也,复相与解衣澡浴其中。既浴,还至紫云庵;上紫云峰,访罗汉故址。有巨石,方广可百余丈,峙峰之北,中凿石为级五萨。夹级两瀑飞出,如练如悬河。而紫云峰石径险绝,攀崖松乃得度。其巅才二尺余,后壁崭削,前如坡陀下趋,登其上,多股栗个顾视皋闻色动,予亦心悸欲还。盖凌虚涉危,自此始也。

越宿,复经慈光寺左出,坐小网,少憩。东望紫石、青鸾、造障、钵盂诸峰,如列屏几。逾冈,溯朱砂溪,旋折而上二里余,有堕石耆道,穿之而过,曰飞来侗。再经观音崖、朱砂洞数里至老人峰。峰横可丈余,纵三丈余,左右皆绝壑,上有石植立如人。攀石壁,再转历石级,跨越至岭。俯视飞鸟,皆在其下。来径所历诸峰,已如落井底。下峰右转,经八卦峰麓。再折,石壁横出如墉,繁阴蔽之,色赭而气青,是为横云之石。过石上天门槛,复下经莲花庵旧址,右转,复自下而上二里许,有巨石当路,而中空如门,累石为瞪,其间可数十级,题之曰云巢。折而上有二松夹路,是曰迎送之松。忽巨石仄起数妒,倚壁左下,绝壑万仞,以石栏蔽其虚。循栏历级以上,稍折,路上有巨石,平广而圆,如蒲团。坐其上,以望天都之峰,尤为奇胜,久之不能去。去石二壁夹立,壁色如积铁。左壁一松横出,鳞鬣黝碧,名之曰卧龙之松。数折,更历坡陀,径才容趾。左转,石壁墙立,们壁以往,可十数武,径穷,乃架石为桥以度。度桥,更入石罅,仰视天光,仅尺余。寻光以出,有数石丛植,曰蓬莱之岛。再上为文殊洞,石壁环阻,径复穷。石顶开圆窍如突,中置术梯,游者缘梯以上,皆自突中出。既出,数折,径稍夷,而增结庐其间,则文殊院也。院后,冈陀横亘如玉萨,前有石台壁立万仞。登之则天都、莲花夹峙左右。天都者,天帝之所都也;莲花者,峰之奇,望之如莲华也。黄山诸峰,以天都、莲花为最高,而雄丽瑰伟,亦卓绝莫与伦比。故登文殊之台,足以极山之巨观炉。院之右侧,逾横冈为立雪台,迤北诸峰,多参列其下,可指数。是夜宿院中,星斗辉辉桔牖间,如适在人上。夜中风大作,山精乱号,岩石皆欲崩裂,心神怖恐。

日甫出,予披衣起,求观所谓云海者,不见。皆云:晴霁久,云将不成海。因顾皋闻,相与叹息而去。乃出文殊院,右折而下,石蹬危险不容武。蹬穷,石壁削出。更从壁上聚足摩腹以行三里许,再上为莲花岭,石磴危险尤甚。瞪计数百千级,深不受足,行者肩踵累累相接以上。上岭,仰望莲花之峰犹如在霄汉。数折复上,得横冈。循冈东行,忽巨石下迤,如龟脊。就脊上凿石为蹬,可百级,级尽再转,有岭高丈余,沙砾蒙蔽其上,人履之,辄欲仆。逾岭左行,入石罅中。循罅而出数武,复入石洞。洞凡四,宛转相连属,人行其中,如蜗螺旋折而上。洞尽再折,左倚巨壁,右有横石如栏,槛高三尺,修倍之,仅容足,其下深不可极。攀栏槛而上,历石级数折,隹身而出,复有石可寻尺,越之,乃极其巅。巅广盈丈,中凹为月池,生香沙焉。而旁多丛石,凭石而立,浑浑冥冥。下视,人行如蚁,群山如蚁侄。东惟天都。青碧参立,是则莲花之峰也。其南一峰,状如莲之将绽,是为莲蕊。北有峰如房未剖,是为莲之苞。峰半有平石,田田如莲叶,中洼积水尺余,常历旱不枯。下峰,循旧径至冈。冈断,俯临大壑。凿石瞪百余级,日云梯。梯尽右折,循莲花峰,背山忽上忽下,径民不容趾。可二里,至鳌鱼峰麓,径又穷。忽石开,正圆如门,窥之甚黑,中有石磴数十级。拾级蚁旋,再折乃见天光,决鱼吻而出。左转,径鳌鱼之背,下横 冈,地渐广而平,如在原隰间。里余,抵天海庵旧址,是为海子。右行,上光明之顶。光明顶者,即炼丹峰也。峰当黄山之中,黄山一名黄海。登之海上,群峰回合向背,皆环列其四隅。稍前有数小峰林立,中有石如神女,曰美人峰。又前少左,则玉屏峰,天都、莲花夹之者也。天都峰左有峰如指,曰仙掌。仙掌之左,一峰又差小,曰锡杖。莲花峰右为鳌鱼峰。再右为大悲峰,为芙蓉峰。前则浮邱、云门诸峰,所谓前海也。峰后大壑中,岩峦复选,其上众石森立,以千百计,如群仙会聚之状,是曰仙都之峰。仙都峰一名散花坞。再后逾横冈,突然而高耸者,为狮子峰。自是峰渐卑,形渐微,沉伏幽壑之中,略见其顶,如螺髻隐隐不可辨,所谓后海也。其左少北,兀然而圆者,天柱峰也。下迄,乱石相参而骄列者,探珠峰也。天柱之外,少北,众小峰丛起者,散花坞也。再外为麒麟峰。再外高出者为上升峰。地而南为逍遥峰,更南为青潭峰。障于青潭之外者,为白鹅峰,所谓东海也。其右少下为轩辕峰,又下为松林峰。迄而北为天马峰,又北为飞来峰、松木峰。右稍远者,采石峰也。再右,葱郁而苍翠者,翠微峰也。由采石中起二峰,曰石床,曰云际。由翠微北迤,则笔架、引针、云外、圣泉、飞龙诸峰,所谓西海也。黄山三十六峰,绀壁参差,登此多在指顾,其隐蔽不见者,数峰而已。下光明之顶,经光明藏,北行五里,至狮子峰。峰侧有台,日清凉;下有庵,日狮子林。将至台数武,巨石穹起,一松虬结,从石腹中出,仅露其顶,不知根干所在,是日破石之松。薄晚,宿狮子林,遇仪徵江君丽田。江君善鼓琴,隐于山中,夜援琴为《塞上鸿》曲,其声甚悲。与之谈黄山之奇,靡靡不倦。徐曰:“黄山之奇在云海,天久不雨,子之游,将不及见此乎?”予闻之,默然。皋闻亦倘恍不自适,乃就寝。 迟明未起,从者呼日:雾合类。少顷,日出;起,登清凉台。望后海诸峰,忽云气布满;山后,如浪涛之云云,诸峰半现其上。余与皋闻,不意其为云海也,狂喜出望外。乃疾行至光明之顶,而雾复大合,移时雾散,流云弥漫四塞,东极日之所出。灏气布合,沓冥鸿蒙,与天无际。天风乍卷,涛涌云奔,茫茫洋洋,震胸骇臆。前海、天都、莲花、芙蓉、云门诸峰,拔出水上,浮青敛翠,若岛屿之耸峙。而后海冈峦沉晦,隐见长鲸、巨鲲、龙鼋,万怪惶惑,出没于惊涛骇浪之中。奇态诡状,呼吸百变,则演迤混漾,数峰浮出海外,与风潮相上下。琼台翠阜,望之疑若可即。及再求之,而三虹缥缈,忽又反居水下。古称蓬莱、方丈、瀛洲,岂谓是耶?久之,雾复合,都无所辨。雾开日光下射,所见愈益奇,如暴练,如积雪;如流银之泻地,如振鹭之翔翥;如有海舶扬聆而出岛口,又如有大蜃嘘气为楼阁官阙。天际隐露一发,如海外蕃夷诸国;人在峰顶,如操万斛之舟,乘风而坐于夭上。瑰奇幻怪,不可殚穷,宇内之观,于斯为极。夫黄山云海不常有,即闻有之,不过日出时一见,旋已消灭而无复有存;而变幻终日如此,又当积晴之后,虽老于 山中者,数十百年不一二见。往日,大兴朱学士尝于日中见 云,夸为前此未闻,刻石文殊院以纪其盛,惜乎不及今日之观 也。既哺,从者趣归行。及山半,雾雨沾湿衣袂。及至狮 子林,为江君言之,盖山下大雾终日矣。狮子林酉去三里许,为 西海门,登之望落日,亦奇观也。以雾雨,不及住。夜分,江君复 援琴为《潇湘》、《水云》、《矣乃》诸曲,而烟雨迷蒙,响激林樾。

至日出时,始稍晴雾,乃去狮子林,登始信峰。东行横冈中, 见有拔壑而起、其上五石直立者,日五老之峰。始信峰麓,一石 耸出,下圆而上锐如笔,小松复之,日笔花之石,及始信峰,则皆 不见。峰中断,两崖壁削平仞,横石其上以度。而北崖有松,横 枝直抵南崖,是日接引之松。稍折而上,有三松焉,题之日聚音。 登其上,三面皆临绝壑。其西北隅,自狮子峰下迄,有两峰相连续,如屏障,如人物甚众。再下即清凉台也。台下一峰,如钟复其上,旋斡毕备,曰石钟之峰。转而南望,西南众石森罗,状与仙都同,盖散花之坞。其东南隅则石琴峰,有巨石,悬如琴。此即光明顶所见麒麟峰也。迄东瘦石丛植,纤如竹林之笋、列土而怒出者,日石笋之冈。始信、石琴之间,一峰拔起,中有石如人危坐,前小石无数,如群弟子环列之状。迤而东北,丹霞峰半,复有仙人对弈、贵客旁观、贾胡献宝诸形。再迄即布水、上升两峰也。是日云海复现,诸峰多在云海中,所见略与清凉台等。相与流连,逾时乃去。下峰左折可二里许,至平天冈,行径天柱。仙都二峰之间,天柱尽,循探珠峰行,仙都尽,循月明、笙乐、天衣、老人诸峰行。数里至白沙岭,逾岭道穷,溪水急流乱石间,乃乘石,渡大溪而西,行数十武,复渡而东。再三里许,闻有钟梵之音来自林薄中,盖云谷寺也。自下始信峰,至平天冈,微雾,愈下则雾愈甚,诸峰忽隐忽见,多不能悉其名状。及至云谷寺,亦在雾中。寺与九龙峰对,竹树丛密,殆以万计,中有泉,曰灵锡。出寺稍右,有盘石据大溪上,溪流相排击有声,坐其上,可望钵盂、老人诸峰。而微雨自潭上来,不可留,乃归寺中。 明日复雨,遂信宿于此,乃行山中。有鸟如伯劳,声清而和,每十百为群,交相鸣于丛阴宿箐之中,闻之如乐作焉。然惟狮子林及云谷有之,他未之见也。予既出山,循九龙峰数里,而鸟鸣切切未已,如相送然。再下山半,有亭日天绅,隔涧则九龙瀑水也。水经九龙峰环绕而出,至峡口,下注为潭,潭复下悬为瀑。一瀑一潭,累累相承,其折凡九,乃井入于溪。自是路渐坦夷,而冈峦蔽亏。回顾黄山诸峰,多不可见。乃寻旧径,过汤口,买篮舆,翼日而归。是游也,居山中者七日,往来道途者三日,凡十日云。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9篇: 《三滩记》(陆次云

五溪之险何限,而独记三滩,记其尤耳。

几渡洞庭,湖无水者,至武陵必易船。船名鳅,广三尺,锐 尾锐头,肖形也。摇舟之夫,力如虎,驱礁濑恃篙,抢徊溜恃揖,挺穿石缝,盘芒绕角,不失累黍,惟掉是力。沿仰溪流, 愈曲愈峻。双峡夹峙,隘不容天;乱箐披纷,密不容日。山核 路绝,境转波开,甫寸暑而风顺道不时,帆张收不一矣。而滩时时越,有有名者,有无名者,不可胜数。 其骇人耳者,曰“猛虎跳涧”。涧之势,左钩右突,水因互折。舟逆折而上,如车负重而加迟;顺折而下,如弩发弦而加疾。超然径度,始全一叶。乱人目者,曰“满天星”。礁腭上浮,锥戟下隐,象纬纵横,冗不可测,非细认湍林,巧迦曲避,樯橹所经,鲜不为其毁折者。至“大王滩”慑人魄矣:当晴日而惊雷,声远震也;溅青空而集霰,沫远飞也;悬流瀑布,倒卷怒涛;坚绠众牵,低篷危坐;水忽裹舟,舟还跃水,几力挽而出于安澜之上,庆更生矣。

夫乘风鼓浪,快事也,而不胜其险。然不泛但塘,不知滟预之异;不浮云梦,不识吕梁之护。余好游成性,履险如夷,亦惟忠信涉波涛而已,何足阻少文志哉?为记以告来者。

【翻译或鉴赏】
【语译】

五溪的艰险之地有多少!而只记述三滩,记述其中最艰险的罢了。凡是渡过洞庭湖,逆沅水而上的人,到了武陵一定要换船。船名叫“鳅”,宽三尺,尖头尖尾,仿照鳅的形状。撑船的船夫力大如虎,飞越礁石险滩靠的是船篙,驶出急流漩涡靠的是船桨,直直穿行于礁石缝隙中,绕过礁石棱角,不失毫厘,能出得上力气的只有船桨。

沿着溪流上逆,越来越曲折越险峻,峡谷两侧的山崖夹着溪流对峙,窄得几乎看不到天空;纷乱的丛竹披散开来,茂密得几乎看不到太阳。山横在前面,路似乎要断了,转个弯,水流又宽阔起来,刚一会儿的功夫,时而顺风,时而顶风,帆一会儿挂起来,一会儿收下来。而经常要驶过一些险滩,有有名的,有无名的,不可胜数。其中让人听起来害怕的,叫“猛虎跳涧”,山涧的走势左钩右突,水流因而拐来拐去,船拐着弯逆流而上,如车子载重而更加慢;拐着弯顺流而下,如弩箭射出而更加快,迅速驶出,才能使小船平安无事。眩人眼目的,叫“满天星”,礁石浮在水面上,尖锐的棱角隐藏在水面之下,如星宿纵横,多得无法测知。如果不仔细辨认湍急的水流,巧妙地回避,船只经过,很少不被撞毁碰坏的。到r大王滩,更为慑人魂魄。晴日当空而惊雷阵阵,是水流声远远传来;蓝天中飘下密集的雪珠,是水沫远远飞来。瀑布悬挂,怒涛倒卷,众人奋力牵引着粗大的纤绳,乘客端坐在落下篷帆的船中。水浪忽然覆盖了小船,随后小船又跃出水面,待到众人用力将船牵行到平静的水流之上,大家都庆贺获得了再生。

乘风破浪,是件令人痛快的事,但却难以承受其中的险阻。

然而不行船瞿塘峡,不知滟灏堆的奇异。不游览云梦泽,不知吕梁洪的奇特。我好游成性,履险如行平地,也只是凭借忠诚信用,踏过波涛而已,怎么能够阻碍宗少文卧游的壮志呢!将这些记下来告诉给后人吧。

【注释】

①三滩:位于五溪一带。

②五溪:沅江上游的五条溪流,指雄溪、横溪、无溪、酉溪、辰溪。一一说指滩溪、蒲溪、酉溪、沅溪、辰溪。在今湖南省西部。

③沅水:即无溪,今称沅水。

④云梦:古地名。大致包括整个江汉平原及周围的一部分丘陵山峦。

⑤吕梁:湍激的水流名。在今江苏省徐州市东南五十里。有上_F二洪,相去七里,巨石齿列,波流汹涌。《庄子·达生》:“孔子观于吕梁,悬水三十仞,流沫四f里,鼋鼍鱼鳖之所不能游也。”

⑥少文:即宗炳,南北朝宋南阳(今属河南省)人,字少文。隐居不仕,喜欢游玩,曾西涉荆巫,南登衡岳。后因病归江陵,叹道:“老病俱至,名山恐难遍睹:惟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他将游历过的地方,图之于室,对人说:“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10篇: 《石淙》(魏源

石淙在平地,已不见嵩,而嵩之水口也。盖太室之北原,受平洛洞之委,其上游,水行地中,至阳城之山,石壁百仞,水漱石根,始汇为潭,束为涧,折西,石愈奇。是为上下两石淙。南北两崖,各有洞窟可避兵,有唐武后磨勒诗记两淙。

洞水之石,如怒笋林立,如饮咒卧虎,高或数丈,平或半亩,纵横偃仰,肤骨色态,穷丽极妍。水索其根,穿其腹,幽黝沉碧,相得相忘,极人世光色,无可名状,全混怒狂啮噬之态。是为车箱潭。潭之下,峡愈束,水愈静,筏泛其中,青天如垂片二,人语如出瓮中。而青壁上,复呀石门。游人登岸,皆穿洞腹,出坐石辰,可觞席其上,以览水石之奇。造物赃人至矣哉!

自此出峡,旷然禾畴,与峡中各一天地,视东溪、南溪之可游不可家者,又有桃源人世之别。盖三溪嵩室之胜,石淙又三溪之最胜矣。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