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清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清代的古诗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1篇: 《九溪十八涧》(俞樾

凡至杭州者,无不知游西湖。然城中来游者,出涌金门,日加午矣。至三潭印月、湖心亭小坐,再至岳王坟、林处士祠,略一瞻跳,暮色苍然,榜人促归棹矣。入城,语人日:“今日游湖甚乐。”其实,谓之湖舫雅集则可,谓之游湖则未也。

西湖之胜,不在湖而在山。白乐天谓冷泉一亭最余杭而甲灵隐。

而余则谓九溪十八涧乃西湖最胜处,尤在冷泉之上也。

余自己巳岁闻理安寺僧言其胜,心向往之,而卒不克一游。,。癸酉暮春,陈竹川、沈兰舫两广文招作虎跑。3、龙井之游。先至龙井,余即问九溪十八涧。舆丁不知,问山农,乃知之,而舆者又颇不愿往。盖自龙井至理安,可由翁家山,不必取道九溪十八涧。溪、涧曲折,厉涉为难,非所便也。余强之而后可。

逾杨梅岭而至其地。清浅一线,曲折下注,溉虢作琴筑声。四山环抱,苍翠万状。愈转愈深,亦愈幽秀。余诗所谓“重重叠叠山,曲曲环环路,丁丁东东泉,高高下下树”,数语尽之矣。

余与陈、沈两君皆下舆步行,履石渡水者数次。诗人所谓“深则厉”也。余足力最弱,城市中虽半里之地不能舍车而徙,乃此日则亦行三里而遥矣。山水之移情如是。

【翻译或鉴赏】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有一千个读者便有一千个哈姆莱特”(大意),每一位光临西湖的游客也将会有不同的心理感受,从而反映出不同的心灵境界和人生境界。

这篇游记散文开篇讲一般人游西湖所去的地方与其感受。他们只在最普通的景点走马观花地看看,便十分得意地对人说;“今日游湖甚乐。”但作者马上回答,这只能算是“湖舫雅集”,而压根称不上游西湖。这样一番描述与评论,一下子就将作者的游历感受及心灵境界与一般人拉了开来,因为这表明他游西湖必定有新的发现和新的收获,从而为点题作了很好的铺垫。同时,也极大地调动了读者的阅读兴趣——既然说西湖之美不在三潭印月、湖心亭、岳王坟等处,就要看看她到底美在哪里?

接着一句“西湖之胜,不在湖而在山”,紧承上文而直接点题,向人们讲出了他第一个与众不同的理解——他所钟情的不是西湖之湖而是西湖之山。但西湖的山不止一处,他又喜欢哪一处呢?作者又引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说法,并与此相对,说他认为西湖的最妙处不是白居易所说的冷泉;而是九溪十八涧。指出了他第二个与众不同的地方。经过这样层层推进,文章的正题完全展开。

文章开始迭两段,打破了游记文章直接写景的手法,从而提醒读者:这也不是一篇寻常的游记散文,而包含了浓烈的思;辨色彩。

从“余自己巳岁闻理安寺僧言其胜,心向往之,而卒不克一游。至。余诗所谓‘重重叠叠山,曲曲环环路,丁丁东东泉,扁高下下树’,数语尽之矣。”正面写九溪十八涧之景,并突出其幽静曲折的特点。但作者在表现这一特点时,也没有浓墨重彩地大肆渲染,纽笔勾勒,而更多地通过寺僧、舆丁、山农等人的行为及心理来衬托。他先说听理安寺的和尚讲起:九溪十八涧景色之美,从而“心向往之”,已点出了一个“幽。:因为僧人多喜幽静之处,山的最高处,;最深处,常常是他们最容易涉足的地方。再言轿夫不知道这一地方也不愿去,说明那里平常是很少有人去的,又衬显其幽。反过来再问山农,回答说知道。山农与僧人的生活行为不同,僧人诵经持斋,修心味,道,山农打柴采;药,以谋生日,但;山农与僧人样,也要常去人迹罕至之处,那些平常苹为人所发·现的地方他们则经常光顾,这还是一个苎幽。这;些钳面描写与。清浅斗践,曲折下注。溅澈作琴筑声”肇点晴之笔;融合,曲折幽静的九溪十八洞便立刻如·山水画二样b跃入哉们的眼帘。

文章最后一段,简要叙述自己的游历情形和感受。平日里在宽阿平担的街市大道上,走不了半里路就要乘车,今日却徒步行走三里之远还不知疲困。作者认为这是“山水移情”的作用,也就是说在这片幽静的天地里,他找到了心灵的依托和对应,九溪十八涧正是其人物的生动写照。这与文章开头相呼应,表明了他之所以钟!情于九溪十八涧的真实原因,同时也告诉读哲,他之所以不同于一般游人的地方,也在于他有与众人不同的淡泊名利的高风亮节。一篇游记成了一份人格的写照,立意真是巧妙。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2篇: 《浪淘沙·望海(蜃阙半模糊)》(纳兰性德

蜃阙半模糊,踏浪惊呼。任将蠡测笑江湖。沐日光华还浴月,我欲乘桴。
钓得六鳖无?竿拂珊瑚。桑田清浅问麻姑。水气浮天天接水,那是蓬壶?

【翻译或鉴赏】
望海之雄浑,方能有此遮天的恢宏手笔。

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然而能与上摩天的五千仞岳相比拟的,不是乏万里河,而是纳百川之海。海以其宽广能容劝慰失意人。激励青云子,古往今来不知引多少英雄竞折腰。唐孟浩然凌云壮志未酬,问沧洲何在,意欲沧海寄余生。海上云帆直挂,那是飘摇的凌云壮志。

康熙二十一年,纳兰随皇帝东巡,时年二月驻扎于跸山海关。登澄海楼面朝大海,见天之苍茫,海之茫茫,可见纳兰小心翼翼隐匿于胸的豪迈。纳兰作词,向来以明白如话。可当他面朝大海时,这些凝结于胸长长短短的诗句竟难抒胸臆。一首浪淘沙,短短五十四个字,六次用典,这在纳兰毕生的作品中也是并不多见的。

纳兰这首词,大约是东临碣石的新篇。建安十二年秋,曹操彻底消灭了袁绍残部班师途中,曾于此地作《观沧海》歌以咏志。千载白云悠然过尽,一千四百多年后的纳兰面对着难得一见的海市蜃楼,那若隐若现的繁华,像极了天上宫阙.似恍然一梦,误人仙境。

这便是海。波涛汹涌的狂暴过后有海市蜃楼的妩媚,水天无边的缥缈背后总惹人追寻流传千年却无人见过的仙人去处。“以管窥天,以蠡测海”,身后人仙境的东方朔不知在嘲讽武帝不识千里马,还是自讽一介书生妄测天威,都是管窥蠡测之事,终见笑于大方之家。《秋水》中的河伯观天上来的黄河之水自诩尽天下之美,行至北海才明白什么是大方之家。河伯望洋兴叹的感慨犹在耳畔,庄生在一片汪洋不见中闻道神语,转录如许仙人事于人间,方才有了纳兰笑江湖的想象。未免惋惜,本应在仙家击水三千的庄子,却囿于尘世结无情游,似又一谪仙屈生人世。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感叹,满溢踌躇壮志;纳兰也出英雄略同之语。如众生灵一般,大海“集日月之精华,会天地之灵气”,方能纳百川,生万物。“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孑L子的政治理想偏废后也想过散发弄扁舟的吧,连赌气之语都说得诗意盎然。“我欲乘桴”,纳兰以手写心时似也露出了“道不行”的隐痛吧。

海上洪波涌起,似有仙山涌动,似闻踏浪高歌。现代人的思维浪漫早已被剥离,那些令古人充满遐思的潮起潮落被理智与科技分析后仅得一句简明而冰冷的“天体引潮力”。“六蘸骨已霜,三山流安在?”从来语出惊人的太白远望沧海时也不禁有问三山六鳖踪迹何觅。传说渤海之东的仙山竞以巨鳖为载。巨鳖迭三层,六万年轮岗一次,古人的时空观显然要放松缓慢许多。正如桃花源一般,仙人之所难免有凡人闯入。不知何处的龙伯人士不知以什么作饵,竟钓得修炼成神的六鳖。,自此岱舆、员峤两山无所依托,“流于北极,沉于大海”,便剩下传统意义上的蓬莱三山。千年前的《列子·汤问》某种意义上是正宗的中国神话,毫不逊于希腊引以为傲的奥林匹斯山。

斗柄转回,人间寒暑屈指可数的几遍,年华便悄悄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文人墨客常感慨岁月蹉跎,言沧海桑田却多为夸大之语。凡夫俗子怎敌得道仙人?古有麻姑亲见东海i为桑田。东汉时麻姑应王方平之邀作客人间,点米成珠,仙酒为乐,宴于蔡经家。麻姑言蓬莱之水已减半,“海中复扬尘”。莫不是沧海桑田之事再现?此问始于东汉,千百年来高悬于明月酒杯间没有答案,直到现在沧海依旧水澹澹。

白浪滔天,一片迷蒙中,哪得见蓬壶?纳兰在这万里一色中岂能仅仅赞叹海之壮阔,望而无思?非也,非也。纳兰那颗敏感的心早已澎湃,只是没有一个淋漓的出口释放那些心底隐着的言语吧。“挥手谢人境,吾将从此辞”,千年的穿越也不过一瞬,蓬壶杳然,人间轻换,还有什么值得久久留恋于这真真假假的尘世间?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3篇: 《醉乡记》(戴名世

昔余尝至一乡陬,颓然靡然,昏昏冥冥,天地为之易位,日月为之失明,目为之眩,心为之荒惑,体为之败乱。问之人:“是何乡也?”曰:“酣适之方,甘旨之尝,以徜以徉,是为醉乡。”

呜呼!是为醉乡也欤?古之人不余欺也。吾尝闻夫刘伶、阮籍之徒矣。当是时,神州陆沉,中原鼎沸,而天下之人放纵恣肆,沐漓颠倒,相率入乡不已。而以吾所见,其间未尝有可东者。或以为可以解忧云尔。夫忧之可以解者,非真忧也;夫果有其忧焉,抑亦不必解也,况醉乡不能解其忧也。然则入醉乡者,皆无忧也。

呜呼!自刘、阮以来,醉乡有人,天下无人矣。昏昏然,冥冥然,颓堕委靡,入而不知出焉。其不入而迷者,岂无其人者欤?而荒惑败乱者,率指以为笑,则真醉乡之徒也已。

【翻译或鉴赏】
【翻译】

从前我曾游至一地方,一到那里就浑身发软,歪歪倒倒,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天地因此变换了位置,日月因此失去了光明,眼睛因此发花,心因此荒乱迷惑,身体因此衰败不堪。我向别人打听说:“这是什么地方?”回答说:“畅快舒适的地方,可以尝到美味的地方,可以徘徊闲散的地方,这里便是醉乡。”

啊!这里便是醉乡了吗?古人果然没有欺骗我。我曾听说刘伶、阮籍这一类的人迷恋醉乡的事。在那个时代,国土沦丧,中原纷乱,天下的人,放纵自己痛饮之后便颠颠倒倒,一个接一个不断的进入醉乡了。据我所见,那里不曾有可使人快乐的地方,有的人认为那里可使人消除忧愁。如果是可以消除的,就不是真的忧愁;如果是真有了忧愁的人,或许也不必去消除它。何况醉乡实在不能使人消除忧愁,那么,进入醉乡的人,都是没有忧愁的人。

[1]乡陬(zōu邹):偏僻的地方。陬:隅,角落。

[2]颓然靡然:颓唐萎靡的样子。该句以下七句,均系写酒醉时的状况。

[3]昏昏冥冥:昏暗不明。

[4]眩:眼花,看不清。

[5]荒惑:恍惚迷惑。“荒”通“恍”,恍惚。

[6]败乱:受到损害扰乱。

[7]酣适:酣畅适意,指痛快饮酒。方:地方,处所。

[8]甘旨:美味。

[9]徜徉(chángyáng常羊):安闲自在。

[10]刘伶、阮乱籍:俱为西晋人,与嵇康、向秀、王戎、山涛、阮瑀、阮咸等五人交好,世称“竹林七贤”。刘、阮好酒,刘伶尤甚。《晋书刘伶传》说他“常乘鹿车,携一壶酒,使人荷锸(chā叉,锹)而随之,谓曰:‘死便埋我。’”

[11]神州:中国。《史记孟子荀卿列传》:“中国名曰赤县神州”。陆沉:国家陷于灾祸,有如大陆沉沦。鼎沸:形容局势不安定,有如鼎水沸腾。鼎是古代的一种炊器。以上两句说刘、阮所处的时代动乱不安。公元三世纪中期,司马氏统治集团推翻曹魏政权,建立晋王朝后,为巩固统治地位,滥施杀戮,政治黑暗而恐怖,当时许多土族知识分子心怀不满,纵酒放达,以求解脱。

[12]或以为可以解忧:曹操《短歌行》:“何以解忧,惟有杜康。”相传杜康为始造酒者,曹操诗以杜康为酒之代称。

[13]“其不入”二句:意谓不入醉乡而昏迷荒惑的清醒之士,还是有的。

[14]“而荒原”二名:醉乡中的荒惑败乱者,不自知其昏迷颠倒,反指清醒者为可笑。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4篇: 《游媚笔泉记》(姚鼐

桐城之西北,连山殆数百里,及县治而迤平。其将平也,两崖忽合,屏矗墉回,崭横若不可径。龙溪曲流,出乎其间。

以岁三月上旬,步循溪西入。积雨始霁,溪上大声从然,十余里旁多奇石、蕙草、松、枞、槐、枫、栗、橡,时有鸣巂。溪有深潭,大石出潭中,若马浴起,振鬣宛首而顾其侣。援石而登,俯视溶云,鸟飞若坠。

复西循崖可二里,连石若重楼,翼乎临于溪右。或曰:“宋李公麟之垂云沜也。”或曰:“后人求公麟地不可识,被而名之。”石罅生大树,荫数十人,前出平土,可布席坐。

南有泉,明何文端公摩崖书其上,曰:“媚笔之泉”。泉漫石上,为圆池,乃引坠溪内。左丈学冲于池侧方平地为室,未就,要客九人饮于是。日暮半阴,山风卒起,肃振岩壁榛莽,群泉矶石交鸣,游者悚焉,遂还。

是日,姜坞先生与往,鼐从,使鼐为记。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桐城西北边,山连着山大约有几百里,到县城才渐渐平伏。在将要变得平伏的地方,两座山崖突然相合,像矗立着的屏障,又像回环的高墙,高高地横在那里,好像不能通过。龙溪弯弯曲曲地流淌着,从它们中间流出来。

今年三月上旬,我们徒步顺着龙溪向西进去。久雨初晴,溪水发出淙淙的响声,十多里远的地方,旁边有着许多奇异的石头、蕙草、、枞、槐、枫、栗、橡等各种树木,不时听到子规呜叫。溪流经过一个深潭,一块大石从潭中突出,像马洗完澡想出来,振动着鬃毛,转过头去顾盼自己的伴侣。扶着石头向上攀登,向下看着像流水一样飘动着的云彩,飞着的鸟好像要坠落下去。

再向西顺着山崖大约两里路,石头一层连着一层,像重重楼阁,四檐展翅,高临在溪流的右边。有人说这就是北宋李公麟的居所“垂云涝”;也有人说后人寻找李公麟的居所而寻不到,便将这里叫做“垂云游”。石缝中生长出大树,树荫可遮掩几十人,前面伸出一片平地,可铺开席子坐歇。南面有泉水,明代何文端公在崖石上镌刻着“媚笔之泉”。泉水漫溢到石头上形成一个圆池,然后再流落到溪流中。

左学冲老丈在池的侧面平地上做了一个居室,还没做成,邀我们九位客人在这里饮酒。日近傍晚,天色半阴,山风突然刮起,萧瑟阴森地撞击着崖壁,杂草树木,四处的泉水,突起的石头发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游玩的人不禁感到害怕起来,于是起身往回走。这天董坞先生一同去了,我跟随着先生,先生叫我写这篇游记。

【注释】

(1)媚笔泉:在今安徽桐城县西北。

(2)桐城:县名,在安徽中南部。

(3)连山:绵延的山峰。殆:恐怕,大概。

(4)及:到。县治:县政府所在地,指桐城县城。迤(yí)平:渐渐平伏。

(5)屏矗(chù)墉(yōng)回:山崖像屏风一样矗立,像城墙一样曲折环绕。“墉”,城墙。

(6)崭横:形容山崖高陡地横挡在前面。径:通行的意思。

(7)“龙溪”二句:弯曲的龙溪,从它们中间流出。

(8)以岁:在这年。

(9)步:步行。

(10)积雨:长时间下雨。霁(jì):天放晴。

(11)漎(cóng)然:形容流水声响。

(12)蕙草:一名薰草,俗称佩兰。枞(cōng):树木名,又叫“冷杉”。

(13)巂(guī):巂周,即杜鹃,又叫子规鸟,善鸣。

(14)浴起:刚洗完澡站起来。

(15)振鬣(liè):形容马脖子挺伸着。“鬣”,马颈上的长毛。宛首:转过头去。侣:伙伴。

(16)援:攀附。(古诗文网:http://www.skyjiao.com/shici/)

(17)“俯视”二句:意谓低头看水中倒影,天空的云好像溶化在水里,飞鸟好像在往下坠落。

(18)连石:崖上岩石连绵。重(chóng)楼:两层楼房。

(19)“翼乎”句:像展翅欲飞的大鸟临立在小河沟的右岸。

(20)李公麟:舒州舒城(今属安徽)人,字伯时,北宋元祐年间(1086—1094)进士,官至御史检法。精通古文字,擅长画山水佛像。元符(1098—1100)末年归居龙眠山庄,所以又号龙眠山人。沜(pàn):古代学宫前半月形状的水池。

(21)求:寻找。公麟地:即指垂云沜。识:辨认。

(22)被而名之:意谓这是被后人用“李公麟垂云沜”来称呼这块岩石的。

(23)罅(xià):裂缝。

(24)荫数十人:树荫之大,可以遮蔽数十人。

(25)可布席坐:可以铺开席子在上面坐。

(26)何文端公:何如宠,字康侯,桐城人,明代万历年间(1573—1620)进士,累官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死后谥号“文端”。“公”,古代对别人的尊称。摩崖:在山崖石壁上铭刻的文字。书:书写。

(27)“泉漫”三句:意谓泉水冒出来,流到崖石上,人们就在石上凿了一个圆池子,然后导引泉水流入下面的溪里。

(28)左学冲:左世容,字学冲,乾坤举人,曾任武进县教谕。丈:古代对长者的尊称。方:正在。为室:盖住房。

(29)未就:还没有完工。

(30)要(yāo):邀请。

(31)卒(cù):通“猝”,突然。

(32)“肃振”二句:意谓风吹得岩壁上的丛杂草木都失色抖动,连水都冲击山石叫喊起来。矶(jī)石:水边突出的石头。

(33)悚(sǒng):恐惧,害怕。

(34)姜坞先生:姚范,字南菁,乾隆年间(1736—1796)进士,作者的伯父。与往:一同前往。石交鸣。游人害怕,就起身回家。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5篇: 《北山独游记》(张裕钊

余读书马迹乡之山寺,望其北,一峰卒然而高,尝心欲至焉,无与偕,弗果。遂一日奋然独往,攀藤葛而上,意锐甚。及山之半,足力偿上。复进,益上,则洞水纵横其间,微径如烟缕,洁屈交错出,惑不可辨识。又益前,闻虚响振动,顾视来者无一人,益荒凉惨栗,余心动,欲止者屡矣。然终不释,鼓勇益前,遂陟其巅。至则空旷寥廓,目穷无际,自近及远,洼者隆者,布者抟者,迤者峙者,环者倚者,怪者妍者,去相背者,来相御者,吾身之所未历,一左右望而万有皆贡其状,毕效于吾前。

吾于是慨乎其有念也。天下辽远殊绝之境,非先蔽志而独决于一往,不以倦而惑且惧而止者,有能诣其极者乎?是游也,余既得其意而快然以自愉,于是叹余向之倦而惑且惧者之几失之,而幸余之不以是而止也。乃此笔而记之。

【翻译或鉴赏】
【翻译】

我在马迹山的山寺里读书的时候,望山的北面,一座山峰险峻高耸,曾经心里想去,但没有人同行,就没有实现。直到一天振作精神一人前往,攀着葛藤而上,精神振奋。到了半山腰,没力气了累了停步了。又一会再前进,登上更高的地方,就看见溪水在草丛中纵横流淌,小路像青烟曲折交错,迷惑不能辨别路的方向,又更向前,听到虚空中的声响振动,看看四周没有一个人,更是荒凉怪诞,我心里害怕,更是几次想要停步。但是终于不放在心上,鼓足勇气向上攀登,终于登上顶峰。到了山顶,空旷寂寥能看见无穷远的地方,由近到远,洼地隆起之地、散布着的,聚集的,倾斜的、直立的、环绕着的、倚靠着的、怪诞的美丽的、远离我而去的、靠近我迎接着的。(这些)我平生从未领略过的风光,左右望去所有的山峰都展示出各自奇美的形态,在我的眼前一一呈现。

我于是感慨起来有了想法,天下辽远与世隔绝的地方,如果没有独立解决问题的坚定的决心,不因为疲倦而迷惑,害怕而停止,有能到达终点的吗!这次游玩,我满足了自己的愿望又十分愉悦,于是感叹自己先前因为疲倦、迷惑和惊惧,差点丧失独游北山的快意,庆幸自己没有因为这些原因而止步不前,于是动笔记下这些。

(1)马迹乡:在江苏太湖的马迹山。

(2)崒(zú足):山峰高耸险峻。

(3)无与偕:无人同往。

(4)弗果:果:成为事实,实现。没有能成行。

(5)锐:凌厉,旺盛。

(6)诘(jié结)屈:曲折。

(7)鼓:振作。

(8)陟(zhí志):上登。

(9)寥廓:空旷开阔。

(10)布:散布。抟(tuán团):聚集。

(11)迤(yǐ义):斜立。峙:直立。

(12)背:离去。

(13)御:迎。

(14)贡:献。

(15)效:献。

(16)蔽志:定志。蔽:断,定。《尚书·大禹谟》:“惟先蔽志,昆命于元龟。”注:“言志定然后卜。”

(17)诣:到达。

(18)泚(cǐ):以笔蘸墨。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6篇: 《游狼山记》(张裕钊

光绪二年秋八月,黎莼斋管榷务通州,余过焉。既望,与莼斋游于州南之狼山。

山多古松桂,桧柏数百株,倚山为寺,寺错树间。最上为支云塔,危踞山颠,万景毕内。迤下若萃景楼及准提、福慧诸庵,亦绝幽迥。所至增舍,房廊屈曲,左右苍翠环合,远绝尘境。侧身回瞩,江海荡天,近在户牗。隔江昭文、常熟诸山青出林际蔚然。时秋殷中,海气正白,怒涛西上,皓若素霓,灭没隐见。余与莼斋顾而乐之。

狼山,淮扬以东雄特胜处也。江水自眠蜀径吴楚行万里,至是灏溔渺渺,莽与海合会。山川控引,界绝华戎,天地之所设险,王公以是慎固,古今豪杰志上之所睥睨而筹也。

昔阮籍遭晋室之乱,作《咏怀诗》以见志,登广武山,叹悼时之无人。今余与莼斋幸值兹世,寇乱殄息,区内亡事,蕃夷绝域,中外以恬婜相庆,深忧长计,夏奚以为!

余又益槁枯朽钝,为时屏弃,独思遗外身世,捐去万事,徜徉于兹山之上。荫茂树而撷涧芳,临望山海,慨然凭吊千载之兴亡,在挟书册,右持酒杯,啸歌偃仰,以终其身。人世是非理乱,天地四时变移,眇若坠叶与飘风,于先生乎何有哉?归书而为之记。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山上多古松,桂树、桧树、柏树好几百株。傍着山势建筑成寺庙,寺庙在树间错落分布。最上面的是支云塔,高危地踞于山巅,万种景象尽收眼底。延伸下去就是萃景楼和准提、福慧等寺庵,也都极为幽深。所到的僧舍,房廊曲折,左右苍翠环绕,与世俗尘世隔绝。侧身回望,江海滔天,几乎就在窗户之下。江那岸,昭文、常熟各山,山色高出蔚然的林际。时令正值中秋,海潮怒涨,澎湃的波涛向西奔腾,好似素白的虹霓,时隐时现。我与莼斋看到这些非常兴奋。

狼山是淮安、扬州以东最为雄险、特别、美丽的地方。长江水从岷蜀经吴楚行程万里,到这里江水宽阔无边,与海汇合。江水控制着山川,分开中国与外国,造物者设下这样一个险要的地方,王公贵族认为这非常牢固,古今豪杰之士都重视这里的海防。

过去阮籍遭遇晋国的祸乱,写作《咏怀诗》来表达志向,登上广武山,慨叹时代没有英雄。现在我与莼斋幸运地处在这个时代,太平天国之乱早已平息,国内没有战事,境内没有外国人,同外国也缔结了坚明的条约,中外都庆贺安乐太平,要作深忧远虑,又怎么办呢?

我现在又更加地年老愚钝,被时代抛弃,只想处身世外,抛开许多烦事,在这座山上徜徉。在树的浓荫下采摘山沟的野花,在山上眺望大海,凭吊古代的兴亡之事,左手拿着书册,右手拿着酒杯,浅唱低吟、或躺或卧,来了却一生。人世间的是与非、太平与混乱,天地间四季的变迁,都如同随风飘落的万千树叶一般细小,对于隐居的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回来就书写,作了这篇游记。

[1]狼山:江苏省南通市南山丘。在长江北岸,同常熟县福山隔江对峙,古时为海防重镇。

[2]光绪二年:1876年。

[3]黎莼斋:黎庶昌,号莼斋。见《读王弼老子注》作者介绍。榷(què)务:专卖税收事务。

[4]既望:阴历每月十六日。

[5]内:同“纳”。

[6]迤(yǐ):延伸。

[7]夐:通“迥”,远。[8]昭文:下县名。清代与常熟同城而治,今并入常熟。

[9]常熟:江苏县名。在长江南岸。蔚然:草木茂盛貌。

[10]殷:正。中:同“仲”。

[11]素霓:白虹。

[12]灏溔(hào yǎo):水无涯际貌。

[13]控引:控制,牵引。

[14]华戎:中华与外夷。戎,古时对西北少数民族的泛称。此暗指欧洲帝国主义侵略者。

[15]睥睨(pì nì):侧目窥察。

[16]阮籍:字嗣宗,三国时魏文学家。所作《咏怀》80余首,辞语隐约,表现嗟生忧时,苦闷彷徨的心情。[17]广武山:在河南荥阳县东北。楚汉相争时,刘邦和项羽在广武城东西对峙。《晋书·阮籍传》:“尝登广武,观楚汉战处,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18]寇乱:指太平天国革命。殄息:灭绝,平息。殄,灭绝。

[19]区内:区宇,疆域内。

[20]蕃夷:古时对外族的通称。蕃,通“番”。绝域:极远的地方。

[21]约定:定约,结盟。

[22]中外:指朝廷内外。恬婜:安乐。婜,通“熙”。

[23]身世:此指所处的尘世。

[24]捐:弃。

[25]撷(xié):采摘。

[26]偃仰:即安居,晏乐貌。

[27]理:治。

[28]眇:通“秒”,微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7篇: 《游虞山记》(张裕钊

十八日,与黎莼斋游狼山,坐萃景楼望虞山,乐之。二十一日,买舟渡江,明晨及常熟。时赵易州惠甫适解官归,居于常熟,遂偕往游焉。

虞山尻尾东入熟城,出城迤西,绵二十里,四面皆广野,山亘其中。其最胜为拂水岩,巨石高数十尺,层积骈叠,若累芝菌,若重巨盘为台,色苍碧丹赭斑驳,晃耀溢目。有二石中分,曰剑门,騞擘屹立,诡异殆不可状。踞岩俯视,平畴广衍数万顷。澄湖奔溪,纵横荡潏其间,绣画天施。南望毗陵、震泽,连山青以相属,厥高鑱云,雨气日光参错出诸峰上。水阴上薄,荡摩阖开,变灭无瞬息定。其外苍烟渺霭围缭,光色纯天,决眦穷睇,神与极驰。岩之麓为拂水山庄旧址,钱牧斋之所尝居也。嗟夫!以兹丘之胜,钱氏惘不能藏于此终焉,余与易州乃乐而不能去云。岩阿为维摩寺,经乱,泰半毁矣。

出寺西行少折,逾岭而北,云海豁工,杳若天外,而狼山忽焉在前,今指谓易州:“一昔游其上也。”又西下,为三峰寺,所在室宇,每每可憩息。临望多古树,有罗汉松一株,剥脱拳秃,类数百年物。寺僧俱酒果笋而饷余两人已,日昃矣。循山北过安福寺,唐人常建诗所谓破山寺者也。幽邃称建诗语。寺多木樨花,自寺以往,芳馥载涂。

返自常熟北门,至言子、仲雍墓,其上为辛峰亭。日已夕,山径危仄不可上,期以翼日往。风雨,复不果。二十四日遂放舟趣吴门。行数十里,虞山犹蜿蜒在蓬户,望之了然,令人欲反棹复至焉。

【翻译或鉴赏】
【翻译】

清光绪二年秋八月十八日,我和黎莼斋游狼山,坐在萃景楼上,远望虞山,觉得景色很美。二十一日就雇了船过江。第二天早上,到了常熟。这时易州赵惠甫恰巧免官回来,住在常熟,便与我一同去游玩。

虞山后面向东延伸进常熟城。出城斜向西,绵延有二十里地,四面都是广阔的田野,山横亘在中间。其中最好的景点是拂水岩,大石高有几十尺,一层层堆积重叠着,像层积的灵芝,又像重重叠叠的大石盘修筑的平台,有暗青色、红色,斑斓驳杂,光彩夺目。有两块石头从中间分开,叫剑门,陡峭如裂开一般屹立着,奇形怪状几乎无法形容。蹲在岩石上,向下望去,田地平整广阔约有上万顷,澄碧的湖水,奔流的小溪,纵横交错,流淌着,翻涌着,华美得像一幅天然的图画。向南望见毗陵、震泽,山青翠相连,高耸入云。雨气和日光参差错落在各山峰上面,水汽逼近,忽开忽合,瞬息万变。它的外面,烟云弥漫,光色满天,极目远眺,心游天外。岩脚下是拂水山庄的旧址,钱牧斋曾经住过的地方。唉!凭着这么好的山丘胜地,钱先生却糊涂地不能隐居在此终了一生,我和赵惠甫却快乐地不想离开啊!山崖的边侧是维摩寺,经过战乱后大半被毁坏了。

出了寺向西走,稍微转个弯,过了一道岭,然后向北,只见云海豁然开朗,渺渺茫茫,仿佛天外一般,而狼山忽然出现在前面。我指着狼山对赵惠甫说,前些天我在那上面游玩过。又从西边下去,是三峰寺,所在房屋,间间都可休息。走近寺一看,里面很多古树,有一株罗汉松,树皮已经剥落,树干光秃,像是上百年的树。寺里和尚准备了酒菜、水果,请我们两人吃。太阳将要西斜,我们沿着山向北走,经过安福寺,那就是唐代诗人常建诗中所说的“破山寺”,清幽深邃,和他诗中描绘的相符。寺里多桂花树,从寺里过去,一路上充满着芬芳。从常熟北门返回,我们便到了言子和仲雍的坟墓。上面是辛峰亭。这时太阳已经下山了,山路陡险无法上去,相约第二天去游玩。因为刮风下雨,又没有成行。

于是二十四日乘船往吴门去,走了几十里水路,虞山好像还在船篷上面蜿蜒曲折,望去清清楚楚,使人想要掉转船头再去游玩。

【注释】

(1)十八日:1876年(光绪二年)八月十八日。

(2)狼山:在江苏南通市南。

(3)虞山:一名乌目山,在江苏常熟县城西北。相传西周虞仲葬此,故名。

(4)尻(kāo):尾部。

(5)迤:往。

(6)騞(huō):以刀劈物声;擘(bò):剖分。“騞擘屹立”,意为如同被刀騞然劈开似的直立。

(7)状:描述。

(8)畴:农田。衍:延展。

(9)澄湖:当指阳澄湖,阳澄在常熟城南。

(10)荡潏(yù玉):水流波涌。

(11)毗陵:古郡名,指镇江、常州、无锡地区。震泽:即太湖。

(12)厥高鑱云:山高之高,刺入云端。厥:其。(chán蝉):刺。

(13)水阴:水的南面。上薄:指自虞山南望湖水,水面向南伸展,上近天际。

(14)眦(zì):眼眶。睇(dì):看。决眦穷睇:意为穷尽目力,张目远望。

(15)钱牧斋:钱谦益,字受之,号牧斋,常熟人,明清之际着名文学家,明代万历年间(1573—1620)进士。后来在南明王朝中任礼部尚书,清兵南下,率先迎敌,官至礼部侍郎。因丧失民族气节,为士人所不齿。

(16)惘:迷惘失去方向。

(17)阿:边。

(18)泰半:大半。

(19)剥脱拳秃:树皮脱落,树干光秃而曲结回绕。

(20)昃(zè):日西斜。

(21)常建:盛唐诗人,写诗多以山水寺观为题材。着有《常建集》,其五律《破山寺后禅院》为传世名篇。诗云:“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惟闻钟磬声。”

(22)木樨花:桂花。“樨”也作“犀”。

(23)言子:孔子弟子言偃,字子游。仲雍:吴太伯弟,后立为王,其后人建立吴国。言偃与仲雍墓均在虞山。《史记·吴太伯世家》:“吴地纪曰:仲雍冢在吴乡常熟县西南虞山上,与言偃冢并列。”

(24)翼日:明日。

(25)吴门:苏州别称。

(26)蓬户:船蓬上的窗户。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8篇: 《宝山记游》(管同

宝山县城临大海,潮汐万态,称为奇观。而予初至县时,顾未尝一出,独夜卧人静,风涛汹汹,直逼枕簟,鱼龙舞啸,其声形时入梦寐间,意洒然快也。

夏四月,荆溪周保绪自吴中来。保绪故好奇,与予善。是月既望,遂相携观月于海塘。海涛山崩,月影银碎,寥阔清寒,相对疑非人世镜,予大乐之。不数日,又相携观日出。至则昏暗,咫尺不辨,第闻涛声若风雷之骤至。须臾天明,日乃出,然不遽出也。一线之光,低昂隐见,久之而后升。《楚词》曰:“长太息兮将上”。不至此,乌知其体物之工哉?及其大上,则斑驳激射,大低与月同。而其光侵眸,可略观而不可注视焉。

后月五日,保绪复邀子置酒吴淞台上。午晴风休,远波若镜。南望大洋,若有落叶十数浮泛波间者,不食顷,已皆抵台下,视之皆莫大舟也。苏子瞻记登州之境,今乃信之。于是保绪为予言京都及海内事,相对慷慨悲歌,至日暮乃反。

宝山者,嘉定分县,其对岸县曰崇明,水之出乎两县间者,实大海之支流,而非即大海也。然对岸东西八十里,其所见已极为奇观。由是而迤南,乡所见落叶浮泛处,乃为大海。而海与天连,不可复辨矣。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宝山县城临近大海,潮汐姿态多种多样,被称为奇观。然而,我刚到这县城时,却从未曾经出去一次。惟独在夜晚卧床就寝,夜深人静之时,狂风波涛来势汹汹,直逼近床边枕际,像鱼像龙一般舞动长啸,那形象声音时时进入我的梦中,让人心中洒脱畅快。

夏季四月,荆溪人周保绪从吴中来这里。保绪向来喜欢猎奇,与我相处友好。这月十六,我们于是相伴在海塘赏月。海涛像山崩,月影如银碎,天空高远空旷,清朗有寒意,我们都怀疑这不是人世境地,我对此非常高兴。不到几日,我们又相伴去观看日出,等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几尺内都看不清。但听着耳旁的浪涛声,感觉就像是风吼雷鸣骤然到来似的。一会儿天就亮了。太阳就要出来了,然而又不是突然出来。一线光芒,起伏、升降,能隐隐约约的看见,过了一会后太阳就升起来了。《楚词》说:“我长叹徘徊不忍骤然离开”。不到这,怎么能知道这里表现的万物的工巧精确呢?当太阳跃出海面时,光彩斑驳,喷涌四射,大体上与月亮一样。但是太阳的光芒刺眼,只能简单的观看一下而不能长久的注视。

下一月的五日,保绪又邀请了我,在吴淞台上设了酒宴。中午天气晴朗没有风,远处的波浪像镜子一样晶莹剔透。向南面远望大洋,像有十几片落叶漂浮在波浪之间摇晃前行,不到一顿饭的时间已经到达台之下,看见的都认为这不就是大舟啊。苏轼记载的登州的情景,今日我才相信。于是保绪和我说京城里以及天下的事,我们互相情绪激昂地放歌以抒发悲壮的胸怀,直到傍晚才返回。

宝山是嘉定分出的县,它对岸的县是崇明县,流经这两县之间的水,实际上是大海的支流,并不是真正的大海。但是在对岸东西八十里的地方,看见的已经是非常雄伟美丽的景象。从这里向南延伸,在那看见落叶在水中漂浮的地方,就是大海了。然而,大海与天连为一体,不能再辨别了。

[1]宝山:县名,在长江口南岸,现属上海市。

[2]潮汐:由于月球和太阳对地球各处引力不同所引起的水位周期性涨落现象。早为潮,晚为汐。

[3]簟(diàn店):竹席。

[4]洒然:洒脱自得的样子。

[5]荆溪:县名,在江苏省南部,1912年并入宜兴县。吴中:苏州的别称。

[6]望:阴历每月十五日称“望日”。

[7]海塘:为阻挡海潮而修筑的堤岸。

[8]第:但,只。

[9]不遽出:不骤然引起。

[10]低昂:起伏,升降。

[11]“长太息”句:《楚辞九歇东君》:“长大息兮将上,心低徊今顾怀。”王逸注“言日将去扶桑,上而升天,则徘徊太息,顾念其居也。”古人认为太阳在扶桑升起,屈原用太阳长叹徘徊不忍骤然离开扶桑来形容日出的景象,写得情景交融,形象逼真。

[12]乌知:怎知。体物之工:表现事物的工巧,精确。

[13]激射:强光四射。

[14]侵眸:刺眼。

[15]不食顷:不到一顿饭的时间。

[16]苏子瞻记登州之境:见苏轼《北海十二石记》。

[17]嘉定分县:嘉定分出的县。宝山原为嘉定县地,清代分出为宝山县。

[18]崇明:县名,即长江口崇明岛,现属上海市。

[19]迤南:往南。迤:延伸,往。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9篇: 《游西陂记》(管同

嘉庆十二年四月三日,商邱陈燕仲谋、陈焯度光招予游宋氏西陂(1)。陂自牧仲尚书之没(2),至于今逾百年矣。又尝值黄河之患(3),所谓芰梁、松庵诸名胜(4),无一存者。独近陂巨木数百株,蓊然青葱(5),望之若云烟帷幕然,路人指言曰:“此宋尚书手植树也。” 既入陂,至赐书堂(6),晤其主人(7),出王翚石谷所为六境图(8),尤展成、朱锡鬯诸公题咏在焉(9)。折而西,有小屋一区(10),供尚书遗像。其外则巨石布地如散棋,主人曰:“此艮岳石也(11),先尚书求以重价,而使王翚用画法叠为假山,其后为河水所冲败,乃至此云。”闻其言,感叹者久之。
抵暮,皆归,饮于陈氏仲谋。度光举酒属予曰:“子曷为记?”嗟夫!当牧仲尚书以诗文风雅倾动海内,一时文士景从响应(12),宾客园林之胜,可谓壮哉!今始百年,乃令来游者徒慨叹于荒烟蔓草之外,盖富贵固无常矣;而文辞亦何裨于是也?士亦舍是而图其大且远者,其可已(13)。是为记。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嘉庆十二年四月三日,商邱的陈仲谋、陈度光邀请我一起到西陂游玩。自从宋尚书死了以后,西陂到现在已历经了上百年了,曾经又遇上黄河决口造成的水患,所说的芰梁、讼松庵等西陂中的名胜,都不存在了。只有靠近西陂的几百棵大树,长得苍翠茂盛,远远看去就像用云雾织成的帷幕一样,路人指着说:“这是宋尚书亲手栽的树啊。”

进入西陂之后,就到赐书堂,会见主人,主人拿出王石谷所画的《六境图》,尤展成、朱锡鬯等人在上面题了字。转向西面,有一间小屋,里面供奉着宋尚书的遗像。小屋外有一些巨石散布在地上好像零乱的棋子一样,主人说:“这是艮岳石,先人用重价买来,让王石谷用画上的方法堆砌成假山,后来被河水冲塌,就成了这样了。”听了他的话,大家慨叹了很久。

到了傍晚,大家都回来,在陈仲谋家饮酒。陈度光举起酒杯嘱咐我说:“您为什么不写一篇文章呢?”啊!当宋尚书凭着他的风雅诗文使国内学者倾倒,一时间那些文人像影子一样跟随着他,像回声一样应和着他,那些贵客和园林的美景,可以说得上是极壮观了!到现在才上百年的时间,就让来游玩的人们只能在荒无人烟蔓草丛生的地方感慨了,原来富贵确实是不会长久的了;然而宋尚书的文章又对西陂有什么好处呢?那些士人也舍弃西陂而追求大而远的前程,大概是可以的啊。因此写了这篇文章。

(1)陈燕仲谋:名燕,字仲谋。陈焯(zhuō)度光:名焯,字度光。宋氏:指宋荦,字牧仲,官至江苏巡抚、吏部尚书。

(2)没:通“殁”,死。

(3)黄河之患:指黄河决口造成水患。

(4)芰(jì)梁、松庵诸名胜:指西陂中的景物。

(5)蓊然:茂盛的样子。

(6)赐书堂:安置皇帝赐书的房子。据宋荦《漫堂年谱》,从1699年(康熙三十八年)起,皇帝曾多次给宋荦亲笔写字赐书,宋荦在其所建御书楼收藏。

(7)其主人:指宋荦的后代。

(8)王翚(huī)石谷:即王翚,字石谷,虞山(今江苏常熟)人,清初画家。六境图:宋荦《西陂杂咏》共六首,分咏渌波村、钓家、纬萧草堂、松庵、芰梁、放鸭亭六境。王翚以此为图。

(9)尤展成:尤侗,字展成,清初文学家、戏曲家。朱锡鬯(chàng):朱彝尊,字锡鬯,清初文学家。他们在六境图上有所题咏。题咏:写在书画上的文字。

(10)一区:一处。

(11)艮(gèn)岳石:太湖石之类的奇石。宋徽宗令朱勔(miǎn)在江南搜求太湖石,运往汴京(今河南开封),在城东北修所谓的“艮岳”(在八卦的方位中东北属 “艮”)。

(12)景从响应:如影之随形,如音之相应。景,同“影”。贾谊《过秦论》:“天下云集响应,赢粮而景从。”

(13)已:通“矣”。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10篇: 《游鼓山记》(徐钒

鼓山在福州府东南三十里,屹立海滨。郭璞(迁城记》云:“左旗右鼓,全因二绝。”以其形类鼓得名。翠律巍炉,能藏蚊龙、兴云雨。天朗气清,登其巅,大小琉球,隐隐望见。闽中之巨镇也。

辛未六月六日庚申,余与陈孝廉紫岩、蓝处士公漪约同游。夜雨。

翼日,辛酉,晓起,紫岩已觅肩舆候门矣。余亟盥洗,早饭,借出东门。云蓬蓬起,涨满川谷。行数里,通公漪策蹇在前。遥望鼓山,翠嶂插天。二十里,至下解。乍雨乍晴,从者衣服沾湿。小沙弥出过,供伊蒲撰。食讫,易竹兜。行过东际桥,洞水潺潺。里许,上乘云岭。山益峻,松括参天,磴道纤折,石面免“青山绿树,东障鹏霄”八大字隶书,径三尺。五六里,至茶亭。坐槛上,望双江如带,城郭参差,近伏五虎,远瞰三山,奇险不可名状。东即峡门,出海大洋也。俄而白云蓊然从足下起,远近弥漫,置身云海中。须臾,大雨倾注,听松涛声与洞泉声相乱,心寒股栗。雨稍止,又度一岭,闻鹧鸪声,岭上刻“高山仰止”四大字,益奇伟。转折几数十百级,至涌泉寺山门,雨复大至。坐良久,过罗汉桥,蹑级上天王殿,寺僧肃客入白云堂,整衣登大殿礼佛。折而西,进方丈,谒为霖和尚,须发如霜,依然深山一古钢也。茶话毕,出游寺中藏经阁,观石塔中所贮舍利。粥鼓沈沈,梵众约三百余人。是夜宿白云堂,雷雨。

八日壬戌,着履戴笠出寺门,即闻瀑布声,如鼓洪涛。折而左,从右磴下数十级,为灵源洞,大书“喝水岩”三字。于左得一石梁,横绝涧,所谓蹴敖桥也。时洞水从山岭落下,怒涛喷激,轰隐若雷,有倾倒三峡之势。十步外,飞珠溅沫,浸湿衣袂,毛骨皆惊。水由石桥流万壑中,如白龙夭矫奔注,瞬息殊态。坐观良久,心神稍定,方能仰视石壁。见来元人镌刻,虽苦侵蓟剥,而道劲苍古,勇以老藤虬干,纷怒蒙密,恍疑藏虬伏蟒,蟠结不去“。稍东,从山缺处远瞰,江流风帆烟树,历历在目。更循石门。盘旋而上,危如栈道,间不容趾。数折至水云亭故址,突然一丘,方可丈许,延揽益旷,徘徊久之。欲登另则峰,观朱晦庵所书“天风海涛”处,以山水冲激,无路攀脐,遂振策归寺。

九日葵亥,天渐开朗,再游喝水岩,过昨日所观瀑布,势稍缓。寻源至洞口,犹睹万斛珍珠喷薄如故。憩涌泉亭,云气空蒙,若断若联,如蒙败絮“。倏而白云弥布”,微露远山,翠黛一痕,又似修蛾横抹,相对叫绝。公漪携茶铛酒具,命童子挈盍至。余偕紫岩,拾松子,汲龙头泉,烹武彝茶小啜,两腋风生。更涤器,坐蒲团细酌,襟怀酣适,竟欲忘归。适僧厨亦携饭至,食毕,余与紫岩逍遥桥上,闻公漪在十仞下绝壑中呼啸,与泉声相应。余即扶杖,拨蒙茸,由石磴蜿蜒而下,水深没胫,跣足涉乱流以济。仰睇岩壁,如龙象狮子吞逐搏噬。注视久,公漪已宴坐国师岩。余趋至,岩广寻丈,内列石床一。岩外,经桥下所受诸水从灌莽中流护,似潜蚊数十,腾跃飓尺,寒气逼人,不能久立。遂循磴而上,复浮数大白。云气渐收,曦光微露,岩际飞瀑,益觉晶荧。薄暮方还,时堂中正点佛灯,忽有白云一片飞至,仆辈疑为瘴气,然实非也。

十日甲子,舆夫已至,饭后别为霖和尚,出山门,由松径行五六里,寻舍利窟,即吸江兰着也。精庐数楹,古梅虬松森列,左右阶砌,秋海棠与珍珠兰相间盛开,色香无比。僧导余辈至一小阁,竹床非几,明净幽洁。开窗倚槛,看大小洋船出没烟际,皆从海上来也。余恋恋不忍去,舆从刺促。行由茶园陟观化亭,回望香炉、钵盂诸峰,拱立若相送状。飞来数十道亦从山上逐客奔流,至下解方止。再坐东际桥,又饮数杯,与山灵言别。

是游也,凡四日。闻鼓山之奇以高胜,登鼓山者须于晴空景明、万象呈露,方可旷望东瞑,一观沧海日出。山自建邵来者,至水西旗山止;自汀泉来者,至水南方山止。若夫延津、汀邵之溪合流,至洪塘分为二江,由闽安镇出海,东南弥望。浩荡不可极,是皆鼓山一览之所能尽也。余游,值连雨,未能脐其巅。然灵源洞为鼓山第一幽胜处,五代时,开山僧神晏居此。相传晏安禅涧窦中,厌水声喧嘈,喝之使去,涧道运枯。王敬美惜之,谓安得复喝之来。余是游正当水溢奔流,飞瀑不减庐山栖贤康王谷,所得又最奇也。至山之顶,尚有凤池、白云洞诸处,以雨阻,俱未及游。

紫岩,名定国;公漪,名涟;皆闽人。余得诗凡二十四首,两君皆有属和,并书此以纪来游之岁月。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