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清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清代的古诗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1篇: 《登莫鳌峰记》(王鏊

两洞庭分峙太湖中,其峰之最高者,西日缥缈,东日莫趋,皆斗起层波,矗逼霄汉,可望而不可即。成化戊戌,予归自翰林。文吴县天爵过予于山中,相与穷溪山之胜,行至法海,仰见异峰,寺僧进日:“是所谓莫鳌者也。”文振衣以升,众皆继之,或后或先,或喘或颠,至乎绝顶而休焉。天若为之宽,地若为之辟,西望吴兴,渺?一白,有若云焉隐见天末,或日卞山也;北望姑苏横金一带,人家历历可数,有浮屠亭亭,日灵岩、上方也;东望吴江,云水明丽,帆影出没,若有若无。盖七十二峰之丽,三万六千顷之奇,皆一览而在,日大哉观乎。相与席地行觞,踞石赋诗,久之暝色四合,微月破林,湖光顿洞,崖壑黯糕,乃相与循旧路而归焉。语有之不登高山者,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莫嫠犹尔,况所谓泰、岱、恒、华者哉?予以是知学之无穷也。故记之。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2篇: 《七十二峰记》(王鏊

太湖之山,发白天日,逦迤至宜兴,入太湖融为诸山。湖之西北为山十有四,马迹最大;又东为山四十有一,西洞庭最大;又东为山十有七,东洞庭最大。马迹、两洞庭,望之渺然如世外,即之茂林平野,阊巷井合,仙宫梵宇,星布棋列。马迹之北,津里、夫椒为大,夫差败越处也。西洞庭之东北,渡渚、鼋山、横山、阴山、叶余、长沙山为大。长沙之西,冲山、漫山为大。东洞庭之东武山北,则馀山,西南三山、厥山、泽山为大。此其上亦有居人数百家,或数十家。马迹、两洞庭分峙湖中,其馀诸山,或远或近,若浮或沉,隐见出没于波涛之间。马迹之西北,有若积钱者,日钱堆。稍东日大矶、小矶。与锡山若连而断,舟行其中,日独山。有若二凫相向者,日东鸭、西鸭,中为三峰。稍南,大隐、小噎。与夫椒相对而差小,为小椒,为杜圻,范蠡所尝止也。西洞庭之北贡湖中,有两山相近,日大贡、小贡。有若五星聚,日五石浮,日茆浮,日思夫山。有若两鸟飞且止者,日南乌、北乌。其西,两山南北相对而不相见,见即有风雷之异,日大雷、小雷。横山之东,日干山、绍山,日疃浮,日东狱、西狱,世传吴王于此置男女二狱也。其前为粥山,云吴王饲囚者也。有若琴者,日琴山。若杵,杵山。有对植者,日大竹、小竹。与冲山近,若物浮水面可见者,日长浮、癞头浮、殿前浮。与鼋山相对而差小者,为龟山。有二女娟好相对,日谢姑。有若立柱截薛,玉柱。稍却,金庭。其南为垓山,为历耳。中高而旁下者,笔格。骧首若逝者,石蛇。

有若老人立,石公。石蛇、石公,石最奇。与鼋山、龟山南北相对,日鼍山,旁日小鼍。若螺者,青浮。二鼍之间,若隐若见,日惊篮。东洞庭之南,首锐而末岐者,日箭浮。若屋欹者,日王合浮、苎浮。又南为白浮。泽、厥之间,有若笠浮水面者,日箬帽。有逸于前、后追而及之者,日猫鼠。有若碑碣横立者,日石牌。是为七十二,然其最大而名者,两洞庭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3篇: 《洞庭两山赋》(王鏊

楚之湖日洞庭,吴之山亦日洞庭,其以相埒邪?将地脉有相通者邪?郭景纯日:“包山洞庭,巴陵地道潜达傍通。”是未可知也,而吾洞庭实兼湖山之胜。始,山特为幽人韵士之所栖,灵仙佛子之所宅。至国朝,名臣彻爵往往出焉。岂湖山之秀,磅礴郁积,至是而后泄于人邪?东冈子日:“山川之秀,实生人才,人才之出,益显山川。显之维何,盖莫过于文两山者,秘于古而显于今,其实有待子无用辞?”予日:“然。”乃为之赋。其词日:

吴越之墟有巨浸焉,三万六千顷,浩浩汤汤,如沧溟獬渤之茫洋。中有山焉,七十有二,眇眇忽忽,如蓬壶方丈之仿佛。日月之所升沉,鱼龙之所变化,百川攸归,三州为界,所谓吞云梦八九于胸中,曾不蒂芥者也。客日:“试为我赋之。”夫太始沏穆,一气推迁,融而为湖,结而为山,爰有群峰,散见叠出于波涛之间,或现或隐,或浮或沉,或吐或吞,或如人立,或如鸟骞,或如鼋鼍之曝,或如虎豹之蹲。忽起二峰,东西雄据,有若巨君弹压臣庶,又若大军之出千乘万骑,旌幢葆盖,缭绕奔赴。东山起自莫趋,或腾或倚,若飞云旋飙,不知几千百,折至长圻,蜿蜒而西逝。西山起自缥缈,或起或伏,若惊鸿翥凤,不知几千万,落至渡渚,回翔而北折。试尝与子登高骋望,近则重冈复岭,喊呀库豁,萦洲枉渚,蜿嬗缅邈;远则烟芜渺猕,天水一碧,帆影见而忽无,飞鸟出而复没,灵岩则返照孤棱,弁山则轻烟一抹,此亦天下之至奇也。若乃长风驾浪,欺山欲野,足使人魂惊而汗骇;及其风日晴熙,毅纹涟漪,又使人心旷而神怡。至于瑶海上月,流光万顷,星河倒悬,荡漾山影,又一奇也。遥山霁雪,凝华万叠,玉鉴冰壶,上下相合,又一奇也。风雨晦明,顷刻异候,烟云变灭,只尺殊状,虽有至巧,莫能为像。试尝与子吊古寻幽,则有回岩穹壑,商京相通,琳宫梵宇,暮鼓晨钟,寿藤灵药,美箭长松。金庭玉柱,石函宝书,灵威丈人之所窥也;贝阙珠宫,绣毅鸣趟,柳毅书生之所媲也;翠峰杜圻,范蠡之所止息;黄村角头,绮皓之所从逝也。

而阖庐、夫差之迹尤多存者,玩月之渚,消夏之湾,牧马之城,圈虎之山,练兵之渎,射鹗之峦,出金铎于浅濑,逸梅梁于惊湍。他若毛公烧丹之井,蔡经炼药之墩,圣姑绝雉之塘,雪窦降龙之渊。其石则岌薛嶙岣,瘦漏嵌空,牛奇章有甲乙之品,宋艮岳有永固之封。其泉则困沦媾沸,甘寒澄碧,墨佐君表无碍之名,天衣禅留悟道之迹。斯地也,孙尚书欲下居而不能,范文穆思再至而不果。岂如吾人生长兹土,依岩架栋,占野分圃,散为村墟,凑为阌阂,桑麻交荫,鸡犬鸣吠,里无郭解剧孟之侠,市无桑间濮上之音。婚姻相通,若朱陈之族;理乱不识,若武陵之源。佛狸之马迹不到,周颐之俗驾自旋。星应五车,地绝三斑,卢橘夏熟,杨梅日殷,园收银杏,家种黄甘,梅多庾岭,梨美张谷,雨前芽茗,蛰馀萌竹。水族则时里之白,绘残之银,鲂鲈鲋觜,自昔所珍。吾且与子摘山之毳,掇野之茸,割湖之鲜,酿湖之酿,泛白少傅月夜管弦之舟,和天随子太古沧浪之歌,吊吴王之离宫,扣隔凡之灵窝,凌三万顷之琼瑶,览七十二之嵯峨,其亦足乐乎。彼岳阳、彭蠡非不广且大也,而乏巍峨之气;天台、武夷非不高且丽也,而无浩渺之容。盖物不两大,美有独锺,兹谓人间之福地,物外之灵峰,是固极游观之美,而未知造化之工。且夫天地之间,东南为下,非是湖为之尾闾,泄之潴之,则泛滥横溢,江左之民其为鱼乎?怀襄之世,湖波震荡,非是山为之砥柱,镇之绕之,则奔激暴啮,湖东之地其为沼乎?惟夫天作之宽,以纳以容;地设之隘,以襟以带。禹顺其流,分疏别派,三江既人,万世允赖,而后吾人乃得优游于此。盖至是而后知造化之意深、神禹之功大。谇日:“吾何归乎?吾将归乎湖上之青山,世与我而相遗,超独迈其逾远,海山兜率,不可以骤到,非兹峰之洵美兮,吾谁与寄此高蹇?”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4篇: 《游虎山桥记》(顾宗泰

光福之西,属以玄墓,延以铜井.山势蟠蜿,太湖委注。其堤之达于山者,上有虎山桥。两峡一溪,桥卧偃蹇.山舒水迟,曲有幽趣。林壑之美,可取者十八九,莫若虎山桥。山行必少水,而桥之中通西崦,泓然为波,湾然为渡;冲融窈窕,澹涵太虚;翠映黛流,岚光倒出;环村落而益邃,引塔影而独绝,洵清游所宜历者矣!溪崦十余里,至青芝山麓。

方春二月,泛舟随溪,堤与溪埒多梅花,几二三百本,或列或横,或断或续;自英如云,香气蓊勃;俯入崇峦,缭青萦碧,漾然蔼然;俾过者神移焉而不能去。

噫!虎山,玄墓诸山之一也,幽而僻,奥而旷。有桥以束溪,为蟮为岩,为陂为塘,为林为卉.阴翳芳霭,回巧效媚。昔人比以武林西湖,是其果有仿佛者乎?维崦之滨,可以讨春;维桥之侧,可以游息。发兹清唱,天机荡漾;春波芳风,襟抱渊冲。孰引我于花林而伫赏烟岑?恐妙景之一往而不可得追也,爰记以赠同行者。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光福的西面,与玄墓山相连,延伸到铜井山,山势曲折起伏,太湖流人至此。由湖堤通往山上之处,上面建有虎山桥。

两峡的中间一道溪流,虎山桥高高地躺卧在溪上,山势舒展,水流迟缓,蜿蜒曲折,富于幽邃情趣。这里,山林溪壑的优美,可取之处十有八九,但都不如虎山桥。行经山中往往少见流水,但虎山桥中的流溪却通到西崦河,水势浩荡,波涛滚滚,但航行其间,却见宽广深远的水面上倒映着蓝天,苍翠如黛的山映照在水中,随波流动,山光倒出于水中,环绕着村落而益发幽邃,延伸于水中的塔影尤为独特绝妙,实在是清静游览的适宜于经历的地方。溪流长有十余里,流到青芝山麓。正当早春二月,随着溪流泛舟而下,堤岸与溪流并列平行,堤上多植梅花,几乎有二三百株,有的成行而列,有的横斜而出,有的似断而续,白色的梅花如浮动的白云,香气浓郁勃发。花香阵阵,随风吹人祟山峻岭,缭绕于青山碧水之间,雾漾潆云蔼蔼地弥漫于空间,使过往之行人情动神移而不能离去。

呵!虎山是玄墓许多山中的一座,幽静而偏僻,深邃而空旷,有了此桥来连结溪的两边,有峭壁,有岩石,有山坡,有池塘,有林木,有花革,林阴翳空,花香霭如,回环精巧,处处尽显妩媚之态,过去有人将此地与杭州的西湖相比,是她果真与西湖有相似之处吗?

西崦之滨,可以讨取春色,虎山桥畔,可以游览观赏。发出如此清越的歌唱,原来是溪水随风荡漾;眷峦那芬芳之风,令人的襟怀厚重。是谁引我来此花林,久立欣赏这云烟缭绕的丘岑。深恐美妙的景色一去而不可追回,便记下来赠送给同行的朋友。

【注释】

①虎山桥:在江苏吴县光福西面。

②属以玄墓:与玄墓山相连。

③延以铜井:伸展至铜井山。

④委注:流入。

⑤偃蹇:高耸。

⑥山舒水迟:山势舒展,水流缓慢。

⑦曲:指山水蜿蜒。

⑧西崦:水名。

⑨泓:水深广的样子。

冲融:广布弥漫的样子。窈窕:深远的样子。

澹涵:水波动荡的样子。太虚:天空。

翠映黛流:指苍翠如黛的山映照在水中,随波流动。

岚(断1)光倒出:山光倒映在水中。

洵:实在。

埒:并列的意思。

列:行列。

自芙:白色梅花。

蓊勃:香气浓郁的样子。

崇峦:高高的山峦。

缭青萦碧:在青山碧水间缭绕。

漾然蔼然:形容梅花茂盛的样子。

俾:使。过者:过往的行人。

幽而僻:幽静偏僻。

奥而旷:幽深空阔。

蠛:峭壁。

陂:山坡。

卉:草。

阴翳:遮蔽,笼罩。芳霭:指花草芬芳的香气。

回巧:回环小巧。效媚:尽力表现其妩媚之态。

国武林:指杭州。

仿佛:相似。

维:发语词。

天机荡漾:指水波动荡。

眷:眷恋。

襟抱渊冲:抱负远大。渊冲:深厚。

圆伫赏:久立欣赏。烟岑:烟雾笼罩的小山。

爰:于是。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5篇: 《游百门泉记》(刘大櫆

其东北岸上有佛寺,甚宏丽。寺西有卫泉神祠。西有百泉书院。明万历时县令纪云鹤筑亭于水上之中央。其亭三室,室重屋,可远眺望。亭外,廊。周。廊之内,老柏十数株,蔽日,长夏坐其内,不知有暑也。

其水清澈,见其下藻荇交横蒙密,而水上无之。小鱼虾蟹无数,游泳于其中;押鸥驯鹭,好音之鸟,翔集于其上。有舟舣其旁,可耀。亭前为石桥。过而东南,为屋三间者二,皆夹窗玲拢,石户障其南。水自户下出,其流乃驶,溉民田数百顷,世俗谓之卫河。自此而南,经新乡,东逞卫辉之城,北合淇水,历睿县、馆陶、临清入漕河,以达于海。

昔孙登尝隐此山,阮籍谓之,不言而啸。呜呼!使余不幸而生于登之时,其践履亦将与登同耶?登谓嵇康曰:“子才多识寡”,而其后康果见杀。虽然,使登不幸而与余同,欲买山而无其力,孰使之长居此土邪?然则隐者之生于世,其又有幸不幸邪?余自幼读(诗),知卫有泉源,稍长又知泉上有苏门山,思一见之无由。今老矣,乃得终日憩息于此,是则余之幸也已。

【翻译或鉴赏】
【翻译】

辉县西北约七里许,有山名叫苏门山,是太行山的支脉。

而苏门山的西南麓,有泉水百余道从平地石穴中喷涌而出,有若珠串,渑泡不绝,即《诗经·卫风》所说的“泉源”。泉水汇集成巨池,方圆大概有数十百亩?

泉的东北岸上有座佛寺,特别宏伟壮丽。佛寺西有卫泉神祠,祠话是百泉书院。明万历年问县令纪云鹤在水泉中筑有一亭,亭共三室,室上架屋,可登临远眺。亭外四周有回廊相围,回廊内有苍老的柏树十几株,蔽日遮天,夏天坐在亭、廊之内,感受不到暑气的炎热。

百泉的水卜分清澈,可看到水底的水草交错生长着,十分茂密,而水面上却没有。小鱼、虾、蟹多得无数,在泉水中游来游去;温顺亲暧的鸥、鹭,喜欢呜叫的鸟儿,都集聚在水上飞翔。

有小舟停靠在岸边,可令人划行。亭前是一座石桥,过桥向东南行去,有两处各三间的屋宇,都有玲珑的窗户。有石门阻隔在水的南边,水从门下流出,水奔流而去,灌溉民田几百顷,人们通称为卫河。从这里向南流,经过新乡,向东流经卫辉城,北面汇合淇水,流经浚县、馆陶县、临清县,进入漕河,最后流人海。

从前,晋人孙登曾隐居在此山。阮籍造访,孙登吟啸而不与之交谈。啊!假如我不幸生于孙登那个时代,我的经历也会与孙登相同吗?孙登对从游的嵇康说:“你才华横溢而见识太少。”而后来嵇康果然因此被杀害。虽是这样,假如孙登不幸与我同生于现世,想买这里的山而没有财力,谁能让他长期居住在这里?然而,隐居的人生长在世上,他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呢?我从小读《诗经》,知道卫这个地方有泉源;稍稍长大,又知道了泉上有苏门山,总想看一看却没有机会。如今年老了,能够得以终日休憩在这里,这就是我的幸运了。

【注释】

①《诗经》篇名。下文“泉源”出于《卫风·竹竿》:“泉源在左,淇水在右。”

②卫泉神祠:即卫源庙,在苏门山麓北百泉上,创建于隋,以祀卫源之神。

③万历:明神宗朱翊均年号(1573—1619)。

④纪云鹤:不详。

⑤藻荇:水草:

⑥狎鸥驯鹭:狎、亲暖;驯,温顺。

⑦舣:使船靠岸。

⑧淇水:在河南省北部,于汲县淇门镇与卫水汇合。

⑨浚县:今河南浚县,卫水斜贯其境。

⑩馆陶:今河北馆陶县,卫河从其县境东流过。

临清:今山东临清县,卫河从县中流贯而过。

漕河:通漕运的河道:

其后康果见杀:嵇康,三国时魏国人,字叔夜,有奇才,博洽多问,好老庄。官中散大夫。与吕安友善,安以事被逮下狱,牵连嵇康下狱,怀私忿者向司马昭进谗言,遂被杀害。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6篇: 《观披雪瀑记》(姚鼐

  其地南距县治七八里,西北距双溪亦七八里;中间一岭,而山林之幽邃,水石之峭厉,若故为诡愕以相变焉者。是吾邑之奇也。石潭壁上有刻文曰:“敷阳王孚信道、建安陈信臣、荣阳张晓子厚、合淝皇甫升。绍圣而子正月甲寅。”凡三十六字。信臣、皇甫、甲寅之下,各有二字损焉。以兹瀑之近依县治,而余昔尝来游,未及至而返。后二十余年,及今乃履其地,人前后观兹瀑者多矣,未有言见北宋人题名者,至余辈乃发出之。人事得失之难期,而物显晦之无常也往往若此,余以是慨然而复记之。

【翻译或鉴赏】
【翻译】

我幼年时读乡先生姚鼐的文章,才知道桐城县西的披雪洞瀑布是非常着名的胜景,有宋代绍圣年问游人的摩崖题名。坚决想去参观一次,但没有去成。

道光丙申、丁酉年问,我曾陪侍亡父、许玉峰先生以及张小坪、方情恬去游览过一次,探幽历险,上上下下游玩了一天。我们找到宋绍圣年问的那块摩崖石刻,虽然色彩杂乱错落,但字迹尚可辨。小坪曾打算派石匠把他的名字镌刻在宋人摩崖石刻之后,我讥笑他说:“人贵在自己不败坏自己,仗凭这个存名于后世,岂不也可悲吗?”亡父和许先生认为我这话很不平常。此后,丙午、丁未年问,又陪伴我的朋友戴存庄、胡伯良、马命之、乔颂南等来游过三次,戴君曾为此写过游记,至今又过了好几年了。马谦谷先生、何衍祺同学想参观这里的瀑布,因为我来参观过多次,请我做向导,我的儿子方培初随从。算起来距第一次陪侍亡父、许先生游览时已有十五六年了,许先生去世已十年,亡父去世也已九年了。山上的岩石和山谷,陡峭深邃,依然如故,而景物却随着时间的变迁增加了许多泉石胜景。仔细观察北宋的摩崖题名,也还没有更多剥落,而我过去说过的“人贵自有不敝”的话,至今也没有一样(成就)足以为凭仗,岂不被山灵偷笑吗?

瀑布有两处,长都有五六丈左右,宋人的摩崖题名在前岩。

姚鼐先生在文章中所说的“石潭若罂,瀑坠罂中,飞沫散雾,蛇折雷奔”,也是说的前瀑。沿着山崖和山涧,弯弯曲曲行进在水石之中,深入半里,就到了后瀑,其势更加奇纵。过去我在《侍游图记》中说:“水自重岩喷薄而下,纷披如飞雪,人坐溪中,四面岩合无罅如洞然”,说的就是这里。而姚鼐先生的文章没有提到,莫非先生的游踪没有到过此地吗?天下奇妙之境无法游完,仅仅用眼睛看到的一点儿就惊诧地以为是奇观胜景,那就太寡陋了。姑且又写了这篇游记,以此作为后来探胜者的导游吧。

咸丰纪元辛亥年秋天八月。

【注释】

①披雪瀑:即披雪洞瀑布,在安徽桐城县西。

②乡先生:古时对辞官居乡或在乡任教的老人的尊称。

③姚惜抱:姚鼐,字姬传,室名惜抱轩,人称惜抱先生。

④绍圣:北宋哲宗年号(1094。1098)。

⑤道光丙申、丁酉间:即清宣宗道光十六、十七(1836。1837)年间。

⑥先君子:旧时自称去世的父亲为先君子。

⑦人贵自不敝:人贵在自己不败坏自己。

⑧丙午、丁未问:即清宣宗道光二十七、二:十八(1846~1847)年间。

⑨罅:缝隙。

⑩成丰纪元辛亥秋八月:清文宗咸丰元年(1851)秋天八月。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7篇: 《游双溪记》(姚鼐

乾隆四十年七月丁已,余邀左世琅一青,张若兆应宿,同入北山,观乎双溪。一青之弟仲严,与邀而疾作,不果来。一青又先返。余与应宿宿张太傅文端公墓舍,大雨溪涨,留之累日,盖龙溪水西北来,将入两崖之口,又受椒园之水,故其会曰双溪。松堤内绕,碧岩外交,势若重环。处于环中,以四望烟雨之所合散,树石之所拥露,其状万变。夜共一镫,凭几默听,众响皆入,人意萧然。

当文端遭遇仁皇帝,登为辅相,一旦退老,御书“双溪”以赐,归悬之于此媚,优游自适于此者数年乃薨,天下谓之盛事。而余以不肖,不堪世用,亟护,蚤匿于岩交,从故人于风雨之夕,远思文端之风,邈不可及。而又未知余个者之所自得,与昔文端之所娱乐于山水间者,其尚有同乎耶,其无有同乎耶?

【翻译或鉴赏】
【翻译】

乾隆四十年七月丁巳日.我邀左世琅一青、张若兆应宿,同入北山,到双溪游览。一青的弟弟仲孚本来应邀同游,但因生病没有来。一青又先回去。我与应宿住在太傅张文端公的墓舍。天下大雨,溪水满涨,我们在这里住了多日。龙溪的水从西北流来,将要进入两崖之间的谷口时,又注入椒园的水,所以它们的交会处叫做“双溪”。松堤在里面围绕,碧岩在外面接合,形势如重叠的两个环。我们处在环中,向四周望去,烟雨时聚时散,树木成丛,岩石显露,景色千变万化。夜里我们在一镫之下,凭几静听。外面传进来各种各样的声响,使人感到清冷寂寥。

文端受仁德的皇帝恩宠,登上宰相的高位,一朝告老还乡,皇帝亲笔题写“双溪”两字赐赠,回乡以后将御笔题匾悬挂在此处的门楣上,在这里过了几年优游闲适的日子才去世,世人都说这是一件盛事。我因为不贤,不堪为世所用,急忙离去,早早隐居在山崖的深底,在风雨之夜与友人一起,远思文端的风范,觉得遥不可及。

但是,不知现在我游览双溪的感受,与昔日文端游山玩水的快乐,是有某些相同之处呢,抑或没有什么相同之处呢?

【注释】

①乾隆四十年:公元1775年。乾隆,清高宗年号。

②左世琅青:左世琅,字~青。张若兆应宿:张若兆,字应宿。

③张太傅文端公:张英,桐城(今属安徽)人。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谥文端。世宗时追赠太子太傅。

④镫:亦称“锭”。古代照明器具。上有盘,中有柱,F有底,旁有柄可执。青铜制。

⑤不肖:不贤。

⑥蹇:深底。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8篇: 《岘亭记》(姚鼐

金陵四方皆有山,而其最高而近郭者,钟山也。诸官舍悉在钟山西南隅,而率蔽于墙室,虽如布政司署瞻园最有盛名,而亦不能见钟山焉。

巡道署东北隅有废地,昔弃土者,聚之成小阜,杂树生焉。观察历城方公,一日试登阜,则钟山翼然当其前。乃大喜,稍易治其巅作小亭,暇则坐其上。寒暑阴霁,山林云物,其状万变,皆为兹亭所有。钟山之胜于兹郭。若独为是亭设也。公乃取见山字合之,名曰岘亭。

昔晋羊叔子督荆州时,于襄阳岘山登眺,感思今古。史既载其言,而后人所能知也。今方公在金陵数年,勤治有声,为吏民敬爱,异日蜮以兹亭,遂比于羊公岘山亭欤?此亦非公今日所能知也。今所知者,力不劳,用不费,而可以寄燕赏之情,据地极小而冠一郭官舍之胜,兹足以贻后人矣,不可不识其所由作也。嘉庆三年四月,桐城姚鼐记。

【翻译或鉴赏】
【翻译】

金陵四面都有山,其中最高而离城最近的,是钟山。各部门的官署都在钟山的西南角,大都为城墙房舍所遮蔽,即使像布政司署最负盛名的瞻园,也不能望见钟山。

巡道署的东北角有一块荒废之地,当年倒土的人,聚土积成一小山丘,小土山上生长着杂树。观察历城方公,有一天初次登上土山,那钟山犹如展开双翅出现在面前。便十分欣喜,稍稍修整了山头建造了一座小亭,闲空时便坐在亭上,寒暑阴晴,山林风物,状态千变万化,都可以在为这座小亭上看到。钟山的美景于这座城市而言,好像是专门为这个亭子所设置的。方公便取“见山”两字合而为一,命名为岘亭。

当年西晋的羊枯叔子都督荆州时,在襄阳的岘山登临远眺,感慨地抒发古今之思,史书上既记载他的言论,而后人又为他建造了名为岘山的亭子,用以记载对叔子的敬仰思念之意。后人对叔子的追思,不是叔子生前所能预知的。现今方公在金陵掌政数年,勤政善治声名卓着,为治下的官民所敬爱,他日兴许会用这蚬亭,来同羊公的岘山亭相比并的吧?这同样是方公今目所不能知道的。今日所知的,只是所用劳力不多,费用不大,建造这亭可以寄托宴饮观赏的情趣,占据的地盘很小,却能成为一城官舍名胜之冠,这就足以留芳于后人了!不可不记下这亭建造的由来。嘉庆三年四月,桐城姚鼐记。

【注释】

①《岘亭记》:本文主要介绍岘亭这一景观的来历,虽与山水游记有所不同,但写出了从岘亭所见的钟山景物,且问以议]}色,铡有一番情韵。

②金陵:即今江苏南京。

③郭:外城,泛指城。

④率:大都。

⑤布政司署:一省的最高行政长官的官衙,

⑥巡道署:一省的副行政长官的官衙、

⑦小阜:小土山。

⑧观察:清代对省副行政长官道员的尊称。历城:今山东济南。

⑨翼然:鸟翅张开的样子。

⑩易:改革。

霁:雨后放晴。

胜:名胜,佳妙的景物。

独:单,只。  设:设置。

羊叔子:西晋名臣羊祜,字叔子,泰西南城(今山东费县西南)人。他以尚书左仆射都督荆州诸军事,出镇襄阳,为灭吴作准备工作,多有德政。

岘山:又名岘首,在湖北襄阳南,东临汉水.为襄阳南面的要塞

感思今古:《晋书·羊祜传》:“每风景,必造岘山,言咏终日,尝慨然顾谓从事中郎邹湛日:‘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达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者多矣,皆湮灭无闻,使人悲伤。如百岁有知,吾魂魄犹应登此也。…

识:记。下文“识”,同此。慕思:敬仰,追慕。《晋书·羊枯传》:“襄阳百姓于岘山羊祜平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庙,岁时飨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杜预因名为堕泪碑。

燕赏:宴饮观赏。

贻:遗留。

嘉庆三年:公元1798年。嘉庆,清仁宗颐琰年号(1796—1820)。

桐城:今属安徽。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9篇: 《乙亥北行日记》(戴名世

六月初十日,宿旦子冈。甫行数里,见四野禾苗油油然,老幼男女俱耘于田间。盖江北之俗,妇女亦耕田力作,以视西北男子游惰不事生产者,其俗洵美矣。偶舍骑步行,过一农家,其丈夫方担粪灌园,而妇人汲井且浣衣,门有豆棚瓜架,又有树数株郁郁然,儿女啼笑,鸡犬鸣吠。余顾而慕之,以为此一家之中,有万物得所之意,自恨不如远甚也。

十三日,三更启行,行四五里,见西北云起,少顷,布满空中,雷电交作,大雨如注,仓卒披雨具,然衣已沾湿。行至总铺,雨愈甚,遍叩逆旅主人门皆不应,圉人于昏黑中寻得一草棚,相与暂避其下。雨止则天已明矣,道路皆水,弥漫不辨阡陌。私叹水利不修,天下无由治也,苟得良有司,亦足活其一邑,惜无有以此为念者。仰观云气甚佳,或如人,或如狮象,或如山,如怪石,如树,倏忽万状。余尝谓看云宜夕阳,宜雨后,不知日出时看云亦佳也。是日仅行四十里,抵临淮。使人入城访朱鉴薛,值其他出。薄暮独步城处,是时隍中荷花盛开,凉风微动,香气袭人,徘徊久之,乃抵逆旅主人宿。

二十三日,宿东阿之旧县。是日雨,逆旅闻隔墙群饮拇战,未几,喧且斗,余出观之,见两人皆大醉,相殴于淖中,泥涂满面不可识,两家之妻各出为其夫互相詈,至晚用散。乃知先王罪群饮,诚非无故。

七月初二,至京师。芦沟桥及彰义门俱有守者,执途人横索金钱,稍不称意,虽袱被子俱欲取其税,盖榷关使者之所为也。途人恐濡滞,甘出金钱以给之,惟徒行者得免。盖辇毂之下而为御人之事,或以为此小事,不足介意,而不知天下之故皆起于不足介意者也。是日大雨,而余袱被书籍为罗者所开视尽湿,泥涂被体,抵宗伯张公邸第。

【翻译或鉴赏】
作者于康熙三十四(1 695)年由南京赴京师北京.他以日记体的形式,逐日记述了这次旅途中的所见所感,写成《乙亥北行日记》.其中有沿途风光景物和风土人情的描绘,有山川形胜和历史遗迹的介绍分析,有途中疲病困顿的陈述,有对奸民猾吏敲诈勒索的深刻揭露,是一篇内容颇为丰富的记行文章。原文篇幅较长,这里是它的节录。

这篇文章,粗粗一看,似乎平淡无奇,只是把沿途所见所感平平写出,淡淡道来,然而,仔细加以玩味,却发现它有许多妙处。

首先,作者善于把记事、描写、抒情、议论熔为一炉,在记事写景中抒发感慨和发表议论。当他穿行田野乡间,看到充满诗情画意的田野风光和勤朴安然的农家生活时,于是发出了。自恨不如远甚矣”的感慨,流露出对奔波游宦生活的厌恶情绪.途中遇雨,看到。道路皆水:漫不辨阡陌”,而深叹。水利不修,天下无由治也”,。惜无有以此为念者”。

这样借景抒情,遇事感发,造成了文章言近而旨远,平淡而深邃的艺术效果,增加了文章的内涵和深度。

其次,文章在写法上不拘一格,文笔灵活,舒卷自如。以日记体形式记行,最忌遇事即写,逢物必记,没有重点,没有变化,枯燥呆滞,有如一本流水帐。而这篇文章的濡墨运笔却颇为灵活.它根据内容的需要,运用不同的形式,采用不同的写法,或记事、或议论、或状物、或言情,或大笔勾勒,或精笔描绘;或简单介绍,或详细记述,颇富变化。有的只是聊备记程,则一笔带过,不多费一辞;有的触动于心,有感可发,则细细道来,不嫌其详.比如筱行遇雨一段,从云起雨作写起,一直记到第二天日出观云,中间的遇雨投宿无所的狼狈状,雨后积水弥漫,不辨阡陌的景象,以及由此而发的感慨议论,都加以详细记述,非常完整。对田野农家的描写,也颇细致。田野禾苗油油,老幼男女俱耕於田闻,农家男耕女浣,豆棚瓜架,绿树扶疏,儿女啼笑,鸡犬鸣吠,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听在耳中,形诸笔端,字里行问充满着羡慕神往之情。作者的运笔,也颇为灵活.初抵临淮,在记述中,突有。荷花盛开,凉风微动,香气袭人”的描写。显得异常精采;日出观云一段,于描写中又突发。不知日出时看云亦佳也”的议论。这种灵活的笔墨。使文章送宕多姿。错落有致,给人一种轻松活泼之感.再次,文章在写景状物上也颇见功力.日出观云,作者用。或如入,或如狮象,或如山,如怪石,如树,倏忽万状”描写云的形态和变幻,真是形象生动,神姿俱妙。有的虽三言两语,但神韵皆出。描绘隍中荷花,总之,这篇记行小品剪裁得当,记述清楚,文笔清新朴素,自然流畅,描写皆俱神情,议论简洁警策,是记行小品中不可多得的一篇优秀之作。    (殷义祥)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10篇: 《湖上奇云记》(宋琬

古诗云:“夏云多奇峰”。举世以为笃论,然未睹其异也。戊申六月初三日,出涌金门,僮仆杂坐一舴艋舟中。于时日将哺矣,有云起自西南隅,所谓两高峰者忽不见。须臾,西北亦然,不肤寸合矣。日车亏蔽,微露其半,倒影下射,作紫金色。云之为状,深厚不测,峦回蟑复,飓尺万重。其西南缺处,与天相接,奇峰突兀,若狻猊之竦立而却顾。其西北,则云脚插于湖中,以意度之,其下正玛瑙寺也。婉婉蜒蜒,飞而上腾,若蚊龙之怒而不蟋;又若猛兽穹龟,深目长豆,负重而趋走者。迤而南,是为中峰,尊严戌削,酷似华山之苍龙岭。峰侧觚棱隐隐,像楼台,疑为仙人之所居。立者如鹤,飞者如鸾,植面高者如羽葆之手,舒而卷者如九游之旗。

其最异者:云之像山者,苍翠空蒙;云之像树者,青葱俏茜。而山凹树抄,各以白云缭之,正如深冬横雪,山林皆冒絮也。山之麓,有崦,有峪,有壑,有膛;有似田家篱落者,有似酒帝之摇曳者,有似略勺之断续者。纷纶倏忽,变幻俄顷,虽王维、荆浩殆未能绘图其仿佛也。呜呼异哉!云之起,在未申之间,予停舟良久,舟子亦倚世而观,以为老于湖滨、长子孙未之见也。及抵钱塘门,晚霞将灭,城头角声呜呜矣。归而蚊蚋盛集,不可以寐,乃呼童子执烛,而书其异。

【翻译或鉴赏】
【翻译】

有一首古诗写道:“夏云多奇峰。”世人都认为是恰当的评论,但是还没有看到有更奇异的云。

戊申年六月初三日,我走出涌金门,与僮仆同坐在一只小船中,这时天近黄昏,云彩从西南角升起,所说的南北两高峰忽然看不见了。一会儿,西北角也升起了云彩,并很快合拢起来,太阳被遮蔽,只微微露出一半,阳光从云缝中射下,呈现出紫金颜色。云彩的形状,深厚莫测,如山峦曲曲折折,咫尺之间却千层万叠。在西南云彩空缺的地方,与天相接处,云奇峰突起,像狮子耸立在那里而回头张望;在它的西北,云脚插入湖中,我猜想,它下面正是玛瑙寺。那云彩,蜿蜿蜒蜒,向上飞腾,像蛟龙发怒而不蟠曲;又像猛兽大龟,大大的眼睛长长的脖颈,载负着重物而急速奔走。向南延伸,便是雷峰,那里的云形状笔直陡立,很像华山的苍龙岭,峰壁的轮廓隐隐可见,又像一座楼台,想来是仙人居住的地方。云又如仙鹤站立,如鸾凤飞翔,高高耸峙的如羽盖下垂的穗子,张开又卷起的如天子的兵旗。其中最奇异的是:那些像山峰的云,苍翠空蒙;像树木的云,青葱俏红。

而山凹中的树梢,都被白云缠绕着像严冬的大雪,山林都盖上了白色的棉絮。山脚下,又像山坡,山谷,深沟,田畦,有的像农家村落,有的像酒店摇曳的酒帘子,有的像一座又一座的小木桥,景象繁多,又变幻很快,就是大画家王维、荆浩也不能画得和它们一样。啊!真是太奇妙了!云升起时,是在未申这个时间,我停船看了很久,船夫也倚在船舷上观看。他是生长于湖滨的人,但是老老少少都不曾见过。当小船抵达钱塘门时,晚霞散去了,城头响起了呜呜角声。回来后蚊虫飞来骚扰,不能人睡,便呼僮仆点起蜡烛,而记下湖上的奇云。

【注释】

①夏云多奇峰:东晋顾恺之诗:“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

②笃论:正确的评论。

③戊申:指公元1668年。

④舴艋:小船。

⑤肤寸:古代长度单位。一指为一寸,一肤为四寸。

⑥日车:太阳。因太阳每日运行不息,故称。

⑦狻猊:即狮子。

⑧却顾:回头看。

⑨玛瑙寺:在宝石山西侧。

⑩穹:大。

腰:头颈。

中峰:即雷峰。

戍削:陡立。

觚棱:本指宫阙上转角处的瓦脊,此处指山峰的轮廓。

羽葆之罕:羽盖的穗子、旗帜。羽葆,即羽盖,古时帝王仪仗中以鸟羽装饰的车盖。罕,古代一种旗帜的名称。

九旒:天子之兵旗,有九条丝织的垂饰。

塍:田畦。

篱落:村落。

略彳勺:小木桥。

王维、荆浩:王维,唐代诗人、名画家,荆浩,五代后梁画家。字浩然,山西沁水人。

未申之间:下午一时到五时。

村:船舷。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