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清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清代的古诗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1篇: 《与人书》(顾炎武

独学无友,则孤陋而难成;久处一方,则习染而不自觉。不幸而在穷僻之域,无车马之资,犹当博学审问,“古人与稽”,以求其是非之所在,庶几可得十之五六。若既不出户,又不读书,则是面墙之士,虽子羔、原宪之贤,终无济于天下。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夫以孔子之圣,犹须好学,今人可不勉乎?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2篇: 《与叶讱庵书》(顾炎武

去冬韩元少书来,言曾欲与执事荐及鄙人,已而中止;顷闻史局中复有物色及之者,无论昏耄之资不能黾勉从事,而执事同里人也,一生怀抱,敢不直陈之左右。

先妣未嫁过门,养姑抱嗣,为吴中第一奇节,蒙朝廷旌表。国亡绝粒,以女子而蹈首阳之烈。临终遗命,有无仕异代之言,载于志状。故人人可出而炎武必不可出矣。

《记》曰:将贻父母令名,必果;将贻父母羞辱,必不果。七十老翁何所求?正欠一死,若必相逼,则以身殉之矣。一死而先妣之大节愈彰于天下,使不类之子得附以成名,此亦人生难得之遭逢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3篇: 《与王虹友书》(顾炎武

流寓关华,已及二载。幸得栖迟泉石,不与弓旌。而此中一二绅韦,颇知重道。管幼安之客公孙,惟说六经之旨;乐正裘之友献子,初无百乘之家。若使戎马不生,弦歌无辍,即此可为优游卒岁之地矣。

惟是筋力衰隤,山川缅邈。获麟西野,粗成拨乱之书;化鹤东州,未卜归来之日。言念邦族,憬然如何?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4篇: 《与李中孚书》(顾炎武

衰疾渐侵,行须扶杖,南归尚未可期。久居秦晋,日用不过君平百钱,皆取办囊橐,未尝求人。过江而南,费须五倍,舟车所历,来往六千。求人则丧己,不说则不达,以此徘徊,未果。

华令迟君谋为朱子祠堂,卜于云台观观之右,捐俸百金,弟亦以四十金佐之。七月四日买地,十日开土,中秋后即百堵皆作。然堂庐门垣,备制而已,不欲再起书院。惟祠中用主像,遵足下前论,主题曰:“太师徽国文公朱子神位”,像合用林下冠服,敢祈足下考订,明确示之。

太夫人祠已建立否?委作记文,岂敢固辞以自外于知己?顾先妣以贞孝受旌,顷使舍侄于墓旁建一小祠,尚未得立,日夜痛心。若使不立母祠,而为足下之母作祠文,是为不敬其亲而敬他人矣,足下亦何取其人乎?贵地高人逸士,甚不乏人,似不须弟;若谓非弟不可,则时乎有待,必鄙愿已就,方可泚笔耳。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5篇: 《登峄山记》(朱彝尊

峄山上下皆积石,间不容趾。小若拳,大若堂房,若鬼工所运,而惊涛骇兽之实于前也。山远近草木不殖,然“峰阳孤桐”载在(禹贡),岂以其生之不易,故贵之与?石质粗恶,游者免姓名于壁,未及百年,辄漶漫磨泐,不可辨识。一李斯篆其不存于今宜也。按《诗》言“保有凫绎”,释者谓绎与峰同。凫山在今峰县,县虽以峰名,山去县二百里,在邹县之南。杜预以为在邹县北,盖县治之徙久矣。

山径块扎,无燕憩之所,以是游者特少。然升高远望,风樯烟浦,出没百里之外,于以览神禹之迹,笑亡秦之愚,足以憎怀慨慷。岂必林木郁葱,台馆高下,然后为名山也邪?同予登是山者四人:巡抚山东、工部侍郎兼右副都御史宛平刘公芳躅增美;公弟芳永大年;河间府推官、大兴牛裕范式之;歙人汪之鲂于鳞。登其巅者,公与之鲂暨子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6篇: 《游林屋洞诗序》(王鏊

包山之西有洞焉,日林屋,广可坐数十人,石皆镥砑中空,绀碧深翠,夏则凉,冬则燠,雨人则晴,晴则阴森若欲雨者。正东有石横道,匍匐可入,入则豁然大明。行数里,有石床、石钲、金庭、玉柱,柱之上有字,日隔凡。相传吴王尝遣人穷其境,数日乃出宣州,世莫知其然不。而故武功伯徐公尝至玉柱之侧,见隔凡字云。弘治十三年三月,水部郎中傅君日会以治水至山中,公暇约予同游,予以治任北上,不及偕君游之,明日以诗寄予,日“奇矣,奇矣”,乃作亭于洞之口,使游者憩焉。予生长山之东,于所谓林屋洞者,尝一至其处,其于所谓隔凡者,志欲一诣焉,以验其然不,而竞未之能也。物有近而难至者,岂谓是欤。

聊因傅君之游,和其诗,并镌之亭上,云:“隔凡深处禹书存,尚有神灵为守门。穴底玉泉流作汞,岩前璧月过留痕。燕飞尚验睛为雨,龙战犹疑数应坤。闻说遥遥天汉接,胸中云梦不须吞。”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7篇: 《跋蔡九逵石蛇山记》(王鏊

予尝与蔡子泛舟出消夏湾,登小洞庭,见石蛇浮水面,指异之,且欲即之,而舟忽已过,不知其胜若是也。及今乞告东归,将遍历湖中诸山,搜奇抉怪,庶慰吾渴,况若石蛇者邪,固所愿游也。今与蔡子约,秋高暑微,当重叩林屋,登石蛇,遍览湖西诸山,幸指迷焉。虽然读是记,则石蛇之胜已在吾目中矣。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8篇: 《虎丘复第三泉记》(王鏊

虎丘第三泉,其始盖出于陆鸿渐品定,或云张又新,或云刘伯刍,所传不一,而其来则远矣。今中泠、惠山名天下,虎丘之泉无闻焉。顾闭于颓垣荒翳之间,虽吴人鲜或至焉。长洲尹左绵高君,行县至其地,日:“可使至美蔽而弗彰?”乃命撤墙屋,夷荆棘,疏沮洳,荒翳既除,厥美斯露。爰有巨石巍峙横陈,可数十丈,泉媾沸漱其根而出,日:“兹所谓山下出泉,蒙宜其甘寒清冽,非他泉比也。”遂作亭其上,且表之日第三泉。吴中士夫多为赋诗,而予纪其事,所以贺兹泉之遭也。虽然,天下之美蔽而不彰者,独兹泉也乎哉?因书其后以识。诗日:“岩岩虎丘,唬蛲绝壁。步光湛卢,厥侵斯蚀。有支别流,实冽且甘。昔人第之,其品维三。岁久而芜,射鲋且泯。其谁发之,左绵高尹。寒流涓涓,漱于石根。中泠惠山,异美同论。百年之蔽,一朝而褫。伐石高崖,以记其始。”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9篇: 《醒酣亭记》(王鏊

横山在西洞庭之西,望之甚小,而峰峦秀润,亭台高下,里巷交错,鸡犬鸣吠,殆物外之奇境也。予自内阁乞归,有山人邀予至其境,觞予于湖心亭上。是日,秋高风静而涛声自涌,自东望之,干山在其南,绍山在其北,亭山宛然如盖,适当其中,馀若阴、长、叶、馀诸山,出没畸瑗,殆不可状。予素不能饮酒,是日饮至十觞,亦不醉,因扁其亭日醒酣。是岁正德四年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10篇: 《兴福寺山居记》(王鏊

浮图氏之道,有合乎吾儒之所谓静,何也?达摩西来,传佛语心。心或挠焉,则安得而寂;或淆焉,则安得而清;或翳焉,则安得而明。是故亦有资乎静也。静斯定矣慧矣,然后惟其所之静,亦静也,动亦静也。洞庭有湖山之胜,而恒患于倡,独所谓俞坞者,窈然而深,坦然而夷,长松搀天,嘉花异果纷峙罗列,而兴福寺又据其胜、占其幽。勤上人又择其蜣绝之处作山居焉,旦莫焚修,终年蔬食,年且九十,而貌如少壮者,非有得于静耶?若吾人之所治者何静而安,而虑而得其素讲也。顾扰扰焉日驰乎外,非名而利,有若勤之静且专乎?

是不能无愧于彼也。然吾有问焉,勤之静也,惺惺然专一之中,其有所主乎?其无所主乎?

有所主则倚,无所主则荡,则所谓静而定者,其亦难乎。故因其居之成,为记诸壁,而因以问之。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