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清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清代的古诗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1篇: 《灵岩山赋》(纳兰性德

灭石山贼神仙堂奥,闾阖屏藩,万峰环拱,百渎横奔,间吴官之故址,伤越国之兵屯,楼台非昔,川谷犹存,惟南斗之星分,实咸池之禀气。山势天平,湖光日沸,路羊肠以南趋,水龙池而东溉,倚孤塔之凌霄,俯姑苏之丛卉。北枕支硎,西瞻邓尉,接穹窿以为宗,镇窄屿以为纬,东带横山五坞,西瞰胥溪一市,万顷苍茫,四时疆谴,既采掇乎芳菲,亦顾盼以雄毅。

思夫三让之高风,使荆蛮之俗同;及两国之雠始,乃吴都之更雄。凭高论守,隔水谋攻。石室羁人,囚栋梁之策士;苎萝娇女,备洒扫于后宫。既开四域,渐薄侯封,酒已倾而连醉,歌益妙而未终。山川际盛,草木向荣,既安逸乐,遂广游踪。春泾采香,溪花如倩,扁舟驾风,锦帆似箭,泛越女于溪中,馆吴娃于天半,步廊响屎,离宫酣晏。妆台秋镜,万六千顷之波;黛点春螺,七十二峰之变。坐峨石以呜琴,临平池而洗砚,浓淡俱鲜,阴晴各善。亦有稀巷鸡陂,鹿洲鸭苑,洞庭消夏之湾,浮玉可盘之甸。岂若云岫参差,林岚隐见,台阁玲珑,烟霞舒卷,雪积磷磷,晴开面面,东吴胜游,兹实其选也。夫何阊阖晨开,不废长洲之猎;赊艟夕至,遂径酿酒之城。有目空悬,无心效颦。虎丘谁踞,鹤市多惊,惟兹岩石,巍然不倾。乃至辘轳断缏,双井犹清;罗绮烟销,百花常发。松杉古路,反为竹杖盘桓;兰桂深坞,惟是棋枰暂歇。彼老人之枯坐,石不点头;乃艳女之经游,迹馀深窟。无生国里,高阁涵空;有色天中,讲堂喻筏。亦人事之更新,非天道之若阙。龟望水而能化兮,鱼听讲而不没。信斯岩之有兮,亦何异乎林屋之终塞。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2篇: 《游平波台记》(黄金台

癸卯四月,余偕盛云淦客游虎阜,路出莺湖,舟行鸭阵之前,台冷鸟声而外。鱼龙作队,别有一天;凫雁成家,似无馀地。桥着画眉之号,秀莫与俦;水辞濯足之人,净不容唾。盖尝登快哉楼一眺览焉,迄今七阅寒暑矣,顾兹赏心,久失交臂。己酉首夏,访计君曦伯于闻川,曦伯乃夕具犀樽,晨呼雀艇,招同李耘庵、李子远先至平望,邀吴右岑、右涯昆仲重游于平波台。则见复榭重轩,风光依旧;回廊曲槛,霞采顿新。同赤壁之后游,疑元都之再到。闲鸥哂我,已成老夫;野鹜导人,恍得良友。梵僧献茗,云满双瓯;渔女隔花,烟笼一网。是时也,樱桃之风正软,芍药之雨乍晴,柳阴渐圆,莺早无语,荷气刚发,鱼先觉香,树眠醉鸠,溪获孕鲤。千家市远,燕知此日春归;一角楼高,鹤见古时月好。况复地通笠泽,路接雪溪。千帆百帆,渡口飞白;三点两点,山眉送青。不惊西塞之风波,并胜南湖之烟雨。荇花片片,莫非鹞鹋馀粮;菱叶田田,都是鸬鹚别业。于是琼筵款设,瑶翠陆离,主宾不分,笑语罔择。水分丁字,却过帘前;花落辛夷,’乱飘杯底。座无俗士,可恼元真;亭聚群贤,何惭逸少。抑余闻之斯湖,当竞渡之时,雷涌凫车,风旋鹤盖,黄头按部,赤手建标。十里芳洲,衫争蓣绿;一堤画舫,裙妒榴红。然以水木明瑟之乡,作旗鼓喧阗之薮;以蓑笠清闲之境,变绮罗艳冶之场。纵属美观,殊乖雅趣。奚若此,命俦啸侣,送抱推襟,载颠仙书画之船,得杜老沧洲之兴,仙解款客,佛许同龛,鸿爪常留,鸥肩欲拍。徜徉半日,聊随竹院之缘;点缀数言,思补松陵之集。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3篇: 《石浪记》(吴浩

武峰之阳,南湖之滨,有异境焉。大石壁立千尺,直上若削,下则广坡,坐可容百人,散石之冲注于湖者,层叠而下,若级焉,若鞭驱而势走焉,名日石浪。秋冬之交,水益落,石磷磷然露其脉理,皆作波觳纹,有大石当中流,空中而多窍,微风作焉,与湖水相吞吐,有寂坎镗鞯之声。然是石也,生于山麓,由西北而下者,道狭而峻,多榛莽,以其境过僻,故登兹山者往往合之而去。噫!夫以兹石之奇,怪伟险峭,固非耳目所经见,使生于支硎、虎阜,则亭台之点缀,竹树之阴翳,游人士女接踵而至,惊为伟观矣。今乃弃于兹土,任樵夫渔父啸歌而盘桓,而世之好游者,或未之及焉。物之处非其地者,固非易得名欤?岂天生异境,必摈于宽闲之野、寂寞之乡,不为人所物色,而后得全其真欤?唐柳子厚谪永州,幽崖绝壑,清泉怪石,搜剔殆尽,又岂七十二峰之间,境之灵异,未经人道者,不可胜穷,天故秘之,以待人而显欤?是皆未可知也,姑为之记。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4篇: 《养兰说》(张云璈

嵇六赞府性爱兰,购兰数十盆,皆有品目,躬自培植,不假手于奴隶。春时方寒,置密室中,犹惧其冻。炽炭于旁,不敢施勺水。箭才寸许,虑其或僵也,时以指消息之。出见人所蓄兰,置风日中,乾则以水灌之,笑曰:“是乌知养兰之道乎?”归,视见弥谨。

无何,兰渐萎。赞府悒怏累日,深恨护持之未至也。再出见人之兰,则浓色可掬,蕊苕苕将放矣。乃大恚,语予曰:“吾今而后知兰固天下之贱卉也。吾护之如头目,爱之如兄弟,得兰之性者宜莫我若矣,乃反不如他人之荣。是岂足为品之贵乎?”

予曰:“此非兰之贱,乃子不得其贵之之道耳。兰号国香,其质固草木也。草木则有草木之性,子乃以己之性为兰之性,岂兰之所欲哉?名为爱兰,其实害之。子未阅淮南之言乎?爱熊而食之盐,爱獭而饮之酒,虽欲养之非其道,子之于兰,得毋类是?子但时其风雨燥湿而已,其他无事屑屑也。”赞府曰:“果如是乎?吾姑试之。”明年,兰大盛。

今夫偏于爱,意非不善也。一不当而弊已若此,况以戕贼为心哉?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5篇: 《治平篇》(洪亮吉

人未有不乐为治平之民者也,人未有不乐为治平既久之民者也。治平至百余年,可谓久矣。然言其户口,则视三十年以前增五倍焉,视六十年以前增十倍焉,视百年、百数十年以前不啻增二十倍焉。

试以一家计之:高、曾之时,有屋十间,有田一顷,身一人,娶妇后不过二人。以二人居屋十间,食田一顷,宽然有余矣。以一人生三计之,至子之世而父子四人,各娶妇即有八人,八人即不能无拥作之助,是不下十人矣。以十人而居屋十间,食田一顷,吾知其居仅仅足,食亦仅仅足也。子又生孙,孙又娶妇,其间衰老者或有代谢,然已不下二十余人。

以二十余人而居屋十间,食田一顷,即量腹而食,度足而居,吾以知其必不敷矣。又自此而曾焉,自此而元焉,视高、曾时口已不下五六十倍,是高、曾时为一户者,至曾、元时不分至十户不止。其间有户口消落之家,即有丁男繁衍之族,势亦足以相敌。

或者曰:“高、曾之时,隙地未尽辟,闲廛未尽居也。”然亦不过增一倍而止矣,或增三倍五倍而止矣,而户口则增至十倍二十倍,是田与屋之数常处其不足,而户与口之数常处其有余也。又况有兼并之家,一人据百人之屋,一户占百户之田,何怪乎遭风雨霜露饥寒颠踣而死者之比比乎?

曰:天地有法乎?曰:水旱疾疫,即天地调剂之法也。然民之遭水旱疾疫而不幸者,不过十之一二矣。曰:君、相有法乎?曰:使野无闲田,民无剩力,疆土之新辟者,移种民以居之,赋税之繁重者,酌今昔而减之,禁其浮靡,抑其兼并,遇有水旱疾疫,则开仓廪,悉府库以赈之,如是而已,是亦君、相调剂之法也。

要之,治平之久,天地不能不生人,而天地之所以养人者,原不过此数也;治平之久,君、相亦不能使人不生,而君、相之所以为民计者,亦不过前此数法也。然一家之中有子弟十人,其不率教者常有一二,又况天下之广,其游惰不事者何能一一遵上之约束乎?一人之居以供十人已不足,何况供百人乎?一人之食以供十人已不足,何况供百人乎?此吾所以为治平之民虑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6篇: 《瞳人语》(蒲松龄

长安士方栋,颇有才名,而佻脱不持仪节。每陌上见游女,辄轻薄尾缀之。

清明前一日,偶步郊郭。见一小车,朱茀绣幰,青衣数辈,款段以从。内一婢乘小驷,容光绝美。稍稍近觇之,见车幔洞开,内坐二八女郎,红妆艳丽,尤生平所未睹。目炫神夺,瞻恋弗舍,或先或后,从驰数里。忽闻女郎呼婢近车侧,曰:“为我垂帘下。何处风狂儿郎,频来窥瞻!”婢乃下帘,怒顾生曰:“此芙蓉城七郎子新妇归宁,非同田舍娘子,放教秀才胡觑!”言已,掬辙土扬生。

生眯目不可开。才一拭视,而车马已渺。惊疑而返,觉目终不快,倩人启睑拨视,则睛上生小翳,经宿益剧,泪簌簌不得止;翳渐大,数日厚如钱;右睛起旋螺。百药无效,懊闷欲绝,颇思自忏悔。闻《光明经》能解厄,持一卷浼人教诵。初犹烦躁,久渐自安。旦晚无事,惟趺坐捻珠。持之一年,万缘俱净。

忽闻左目中小语如蝇,曰:“黑漆似,叵耐杀人!”右目中应曰:“可同小遨游,出此闷气。”渐觉两鼻中蠕蠕作痒,似有物出,离孔而去。久之乃返,复自鼻入眶中。又言曰:“许时不窥园亭,珍珠兰遽枯瘠死!”生素喜香兰,园中多种植,日常自灌溉,自失明,久置不问。忽闻此言,遽问妻兰花何使憔悴死?妻诘其所自知。因告之故。妻趋验之,花果槁矣,大异之。静匿房中以俟之,见有小人,自生鼻内出,大不及豆,营营然竟出门去。渐远遂迷所在。俄连臂归,飞上面,如蜂蚁之投穴者。如此二三日。又闻左言曰:“隧道迂,还往甚非所便,不如自启门。”右应曰:“我壁子厚,大不易。”左曰:“我试辟,得与尔俱。”遂觉左眶内隐似抓裂。少顷开视,豁见几物。喜告妻,妻审之,则脂膜破小窍,黑睛荧荧,才如劈椒。越一宿,幛尽消;细视,竟重瞳也。但右目旋螺如故。乃知两瞳人合居一眶矣。生虽一目眇,而较之双目者殊更了了。由是益自检束,乡中称盛德焉。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7篇: 《无斋记》(刘大櫆

横目二足之民,瞀然不知无之足乐,而以有之为贵。有食矣,而又欲其精,有衣矣,而又欲其华;有宫室矣,而又欲其壮丽。明童艳女之侍于前,吹竽之筑陈于后,而既已有之,则又不足以厌其心志也。有家矣,而又欲有国;有国矣,而又欲有天下;有天下矣,而又欲九夷八蛮之无不宾贡;九夷八蛮无不宾贡矣,则又欲长生久视,万历祀而不老。以此推之,人之歆羡于宝贵佚游,而欲其有之也,岂有终穷乎?古之诗人,心知其意,故为之歌曰:“隰有苌楚,猗傩其枝,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夫不自明其一身之苦,而第以苌楚楚可怜 之无知为乐,其意虽若可悲,而其立言则亦既善矣。

余性颛而愚,于外物之可乐,不知其为乐,而天亦遂若顺从其意。凡人世之所有者,我皆不得而有之。上之不得有驰驱万里之功,下之不得有声色自奉之美,年已五十余而未有子息。所有者,惟此身耳。呜呼!其亦幸而所有之惟此身也,使其于此身之外而更有所有,则吾之苦其将何极矣;其亦不幸而犹有此身也,使其并此身而无之,则吾之乐其又将何极矣。

旅居无事,左略右史,萧然而自足。啼饥之声不闻于耳,号寒之状不接于目,看碟以为无知,而因以为可乐,于是“无”名其斋云。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8篇: 《壮夫缚猫》(沈起凤)

沂州山峻险,故多猛虎。邑宰时令猎户扑之,往往反为所噬。有焦奇者,陕人,投亲不值,流寓于沂。素神勇,曾挟千佛寺前石鼎,飞腾大雄殿左脊,故人呼为“焦石鼎”云。

知沂岭多虎,日徒步入山,遇虎辄手格毙之,负以归,如是为常。一日入山遇两虎,帅一小虎至,焦性起,连毙两虎,左右肩负之,而以小虎生擒而返。众皆辟易,焦笑语自若。

富家某,钦其勇,设筵款之。焦于座上,自述其平生缚虎状,听者俱色变,而焦亦张大其词,口讲指画,意气自豪。倏有一猫,登筵攫食,腥汗汁淋漓满座上。焦以为主人之猫也,听其大嚼而去。主人曰:“邻家孽畜,可厌乃尔!”亡何,猫又来,焦急起奋拳击之,座上肴核尽倾碎,而猫已跃伏窗隅。焦怒,又逐击之,窗棂尽裂,猫一跃登屋角,目眈眈视焦。焦愈怒,张臂作擒缚状,而猫嗥然一声,曳尾徐步,过邻墙而去。焦计无所施,面墙呆望而已。主人抚掌笑,焦大惭而退。

夫能缚虎,而不能缚猫,岂真大敌勇,小敌怯哉?亦分量不相当耳。函牛之鼎,不可以烹小鲜;千斤之弩,不可以中鼷鼠。怀才者宜知,用材者亦宜知也。

铎曰:丙吉问牛喘,而兵刑钱谷不对。非不对也,是不能也。于何知之?知之于焦生之缚猫。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9篇: 《戆子记》(谢济世

梅庄主人在翰林。佣仆三,一黠,一朴,一戆。

一日,同馆诸官小集,酒酣,主人曰,吾辈兴阑矣,安得歌者侑一觞乎。黠者应声曰有。既又虑戆者有言,乃白主人,以他故遣之出,令朴者司阍,而自往召之。召未至,戆者已归,见二人抱琵琶到门,诧曰,胡为来哉。黠者曰,奉主命。戆者厉声曰,吾自在门下十余年,未尝见此辈出入,必醉命也。挥拳逐去。客哄而散,主人愧之。

一夕,然烛酌酒校书。天寒,瓶已罄,颜未酡,黠者眴朴者再沽。遭戆者于道,夺瓶还谏曰,今日二瓶,明日三瓶,有益无损也。多酤伤费,多饮伤生,有损无益也。主人强颔之。

主既而改御史。早朝,书童掌灯,倾油污朝衣,黠者顿足曰,不吉。主人怒,命仆者行杖。戆者止之,谏曰,仆尝闻主言,古人有羹污衣,烛然须不动声色者,主能言不能行乎。主人迁怒曰,尔欲沽直邪,市恩邪。应曰,恩自主出,仆何有焉。仆效愚忠,而主曰沽直。主今居言路,异日跪御蹋,与天子争是非,坐朝班,与大臣争献替,弃印绶其若屣,甘迁谪以如归。主亦沽直而为之乎。人亦谓主沽直而为之乎。主人语塞,谢之,而心颇衔之。 由是黠者日夜伺其短,诱朴者共媒蘖,劝主人逐之。

会主人有罪下狱,不果。未几,奉命戍边,出狱治装。黠者逃矣,朴者亦力求他去,戆者攘臂而前曰,此吾主报国之时,即吾侪报主之时也。仆愿往。市马,造车,制穹庐,备粱糗以从。

于是主人喟然叹曰,吾向以为黠者有用,朴者可用也。乃今而知黠者有用而不可用,而戆者可用也。朴者可用而实无用,而戆者有用也。

养以为子,名曰戆子云。

【翻译或鉴赏】
1、这是一篇文质并茂,情理兼至的散文佳作。文章围绕“戆”字精心剪裁,大做文章,通过几件生动而具体的生活事例,活画出一个性格倔强、忠诚正直的仆人形象。尤具匠心的是,“戆子”形象实际上还是作者本人的“自画像”。在“戆子”身上,作者寄寓了自己真切的人生感受。正因为如此,所以文章才具有了一种打动人心的艺术魅力。诚如王文濡《续古文观止》所言:“梅庄以劾田文镜遣戍,又以注释《大学》不宗程朱,坐怨望论死。虽得旨宽免,而仕途蹭蹬,屡踬屡起,皆坐一‘戆’字,‘戆子’特梅庄之小影耳。文特借此发挥,故言之痛切如是!”戆(gang杠去声),愚而刚直。

2、梅庄主人:谢济世号梅庄,故自称梅庄主人。

3、黠:聪慧,狡猾。

4、  同馆:指翰林院的同事。

5、 阑:尽。

6、侑觞:劝酒。

7、  司阍:看门。

8、然:通“燃”。

9、罄:空。

10、酡:饮酒脸红。

11、晌:以目示意。

12、  多酤伤费:多买酒破费钱财。酤,通“沽”,买酒。

13、强颔之:勉强点头同意。

14、  改御史:雍正四年(1726),谢济世由翰林院检讨改任御史。

15、行杖:执行杖刑,即用大荆条或大竹板抽打人的臀部、腿部或背部。

16、羹污衣:肉汤溅污衣服。典出《后汉书·刘宽传》:“侍婢奉肉羹,翻污朝衣,婢遽收之。宽神色不异,乃徐言日:‘羹烂汝手?’其性度如此。”

17、烛然须:蜡烛烧胡须。然,通“燃”。典出《宋名臣言行录》:“韩魏公帅定州时,夜作书,令侍兵持烛。侍兵旁视,烛燃公须。公以袖麾之,作书如故。”

18、“尔欲”二句:你是想借此博得正直的名声,还是想收买人心?市。买。

19、居言路:指身居谏官之职。

20、献替:“献可替否”的省称。指诤言进谏。语出《后汉书·胡广传》:“臣闻君以兼览博照为德,臣以献可替否为忠。”

21、  “弃印”句:弃官如弃敝屣。印,官印。绶,承受印环的带子。踺(xi洗),同“屣”,犹“敝屣”,破鞋子。

22、  “甘迁”旬:甘于贬谪,视贬官如归家之乐。

233  “谢之”句:表面上认错,内心却颇为怀恨。谢,道歉,认错。衔,怀恨。

24、媒蘖:比喻挑拨是非,陷人于罪。媒,酒母。蘖,酒曲。语出《汉书·司马迁传》:“今举事壹不当,而全躯保妻子之臣,随而媒孽其短。”颜师古注日:“孽如曲蘖之蘖。”

25、有罪下狱:谢济世上奏揭发河南巡抚田文镜的不法之状,以此触怒雍正皇帝而下狱,后被发配戍边。

26、不果:未能实现。

27、攘臂:捋袖伸臂,振奋或发怒的样予。

28、吾侪:我辈。

29、  穹庐:游牧民族居住的毡帐。

30、  粱糗:干粮。

【翻译】

梅庄主人在翰林院供职。他有三个奴仆:一个聪明,一个老实,一个憨直。

一天,同在翰林院的官员们到梅庄主人家小聚,酒喝得正畅快时,主人说:“我们兴致也差不多了,哪儿有歌伎来给我们助酒呢?”聪明的仆人马上回答说:“有。”接着他又担心憨直的仆人会有话说,就告诉主人,找个别的理由把他支使出去,叫老实的仆人看门,而他亲自去请歌伎。歌伎还没有来,憨直的仆人已经办完事回来了,看见两个人怀抱琵琶来到门口,就惊讶地问:“为什么到这里来?”聪明人说:“这是奉主人的命令。”憨直的人厉声说道:“我在这里当仆人十多年,从没见过这样的人进出,一定是主人喝醉了酒吩咐的!”他挥动拳头把歌伎赶了出去。客人们闹哄哄地散了席,主人感到对不起他们。

一天夜里,主人燃烛饮酒,校勘书籍。天气寒冷,酒瓶已经喝空了,脸上还没发红,聪明人用目光示意老实人再去买酒。老实人在路上碰见了憨直的人,憨直的人夺下酒瓶,回来规劝主人说:“今天喝二瓶,明天喝三瓶,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买多了酒会损失钱财,喝多了酒会伤害身体,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呀!”主人勉强点头同意他的话。

不久,主人改任御史。早晨上朝前,书童为主人举着灯,灯油倒出来弄脏了主人的朝服,聪明的人跺着脚说:“不吉利!”主人很生气,叫老实人用棍子打书童,憨直的人上来阻止老实人,并说:“我曾听您说:古时有羹汤弄脏了朝衣、蜡烛烧着了胡须都不动声色的人,您能说却不能做吗?”主人把怒气转到憨直的人身上,说:“你是想赚得直言敢谏的名声呢?还是想用私惠来讨好呢?”憨直的人回答道:“恩惠是您施予的,我哪里有呢!我奉献愚忠,您却说我赚取直言的名声!您现在身居掌管纠察的官职,将来跪在天子脚下,和天子争论是非,在朝廷上和大臣们争议兴革利弊,把失去官位看作是弃破草鞋一般,甘心降职流放就像是乐于归乡一样,您也是为了赚取直言的名声才这样做吗?别人也会认为,您是为了赚取直言的名声才这样做吗?”主人说不出话来,向他道歉,但心里却很记恨这人。从此聪明人整天窥察憨直的人的过错,引诱老实人一同挑拨离间,劝主人赶走憨直的人。

正逢主人获罪坐牢,谄害没有成功。没多久,主人奉命戍守边疆,出牢来整理行装。这时聪明人已经逃走了,老实人也竭力请求到别家去做仆人,憨直的人却捋起袖子上前说:“这是我们主人报效祖国的时候,也正是我们报答主人的时候啊!我愿意去!”他忙着买马、造车、制作帐篷、准备干粮,跟着主人去边疆。于是主人叹息着说:“我原来认为聪明的人和老实的人有作用,现在才知道聪明的人有作用却不能任用,憨直的人倒是可以任用的;老实人可以任用却实在没有作用,倒是憨直的人有作用啊。”

主人把憨直的人收养为儿子,取名“戆子”。

taobao1.png

清代的古诗第10篇: 《书沈通明事》(汪琬

淮安沈通明,尝为前明总兵官。任侠轻财,士大夫皆称之。顺治二年,先是有巡抚田仰者,素习通明之为人,加礼遇焉;至是见明将亡,遂属其家通明,而身自浮海去。通明匿仰妻子他所。

会清军渡淮,购仰妻子急,踪迹至通明家。是时通明杜门久矣。捕者围其居,通明走入寝门,饮酒数斗,裂束帛缚其爱妾,负之背,牵骑手弓矢以出,大呼曰:“若辈亦知沈将军耶!”遂注矢拟捕者,皆逡巡引却。通明疾驰,与爱妾俱得脱。赁居苏州变姓名卖卜以自活未几爱妾死意不自聊祝发为浮屠已复弃浮屠服北访故人于邓州。

通明故魁垒丈夫也,美须髯,以饮酒自豪。每醉辄歌呼邓州市上,一市皆以为狂。彭公子篯,其州人也,素有声望于江淮间,方罢巡抚家居,独闻而异之。侦得通明所在,徒步往与之语,通明默不应。已询知为彭巡抚,乃大喜吐实。公捉其手曰:“君状貌稍畀,必将有物色之者,非我其孰为鲁朱家耶?”引与俱归,日夜与通明纵酒甚欢。居久之,遇赦始得出。

通明少以勇力闻,尝与贼战,贼射之洞胸,通明即拔矢裂甲裳裹其创,往逐射者,竞杀其人而还,一军皆壮之。今且年八十余,膂力稍衰矣,饮酒犹不减少时,任侠自喜,亦如故也。

夫明季战争之际,四方奇才辈出,如通明之属,率倜傥非常之人,此皆予之所习闻也。

其他流落湮没,为余所不及闻而不得载笔以纪者,又不知几何人。然而卒无补于明之亡也,何与?当此之时,或有其人而不用,或用之而不尽。至于庙堂秉事之臣,非淫邪朋比即怀禄耽宠之流。当其有事,不独掣若人之肘也,必从而加媒孽焉。及一旦偾决溃裂,束手无策,则概诬天下以乏才。呜呼!其真乏才也耶?

【翻译或鉴赏】
【注释】

①灵岩山:今江苏吴县内。

②邓州:今河南邓县。

③物色:察访人物。《后汉书》:“帝思其贤,乃令以物色访之。”

④朱家:鲁人,好侠仗义,汉初救过季布的性命,另救过数以百计的贤者的性命。

【翻译】

行侠仗义淮安的沈通明,曾经担任前朝明代的总兵官。沈通明为人行侠仗义,不重财货,士大夫都称赞他。顺治二年,之前有个叫田仰的巡抚,向来熟悉沈通明的为人,对他礼遇优厚;至此看到明朝将要灭亡,就把自己的家托付给沈通明,而自己乘船渡海而去。沈通明把田仰的妻子儿女藏匿到其他地方。

恰好清军渡过淮河,紧急悬赏捉拿田仰的妻子儿女,追踪觅迹直到沈通明家。这时,沈通明已经闭门在家很久了。追捕的人围住了他的家,沈通明走进寝门,喝了数斗酒,然后撕开束帛捆住他的爱妾,把她背在背上,牵着马,手里握着弓箭出来,大喊道:“你们这些人也知道沈将军吧!”于是把箭搭在弓上准备抓捕他的那些人都迟疑不敢向前而退却。沈通明上马飞驰,和爱妾都得以逃脱。租住在苏州,改变了姓名,靠给人算卦养活自己。不久爱妾去世,想到自己没什么寄托,就削发做了和尚。后来,又脱下了僧衣,北上到邓州寻访老友。

善饮沈通明本来就是个高大的男子,胡须很漂亮,以能饮酒而自豪。每次喝醉了就在邓州街市上唱歌呼号,全街市的人都认为他是个狂人。彭子篯,邓州人,一向就在江淮之间很有声望,刚刚不做巡抚待在家里,唯独他听到这件事而感到惊奇。探听到沈通明的住处,就步行前往和他谈论,沈通明沉默不答。后来询问到这个人就是彭巡抚,才非常高兴的吐露实情。彭子篯握着他的手说:“你的形态容貌有些不同于一般,必将有搜捕你的人,如果不是我,还有谁能够作鲁国的朱家呢?(汉初鲁地的朱家保护项羽的得力部下季布,意即欲效法之而保护沈通明)”带着沈通明一起回家,日夜和沈通明尽情喝酒,很是高兴。过了很长时间,沈通明被赦免才能够复出。

勇猛沈通明很小的时候就以勇猛力大而闻名,曾经与敌人作战,敌人射穿了他的胸,沈通明随即拔出箭来,撕裂盔甲和衣服裹住伤口,然后去追射箭的人,最终杀了那个人回来,全军的人都认为他很豪壮。现在八十多岁了,体力渐渐衰减,喝酒还不减少,自爱行侠仗义,还像原来一样。

英雄被埋没明末战争的时候,各地奇才辈出,像沈通明这些人,一般都是风流倜傥非同寻常的,这些都是我经常听说的人。其他那些流落民间,湮没无闻,没有被我听说过而我不能够拿笔写下的人,又不知道有多少。虽然这样,但是最终对明朝的灭亡没有起到补救作用,为什么呢?在这时,有的有这样的人却不任用,有的任用了却没有发挥他的全部才能。至于那些在朝堂之上主持事务的臣子,不是荒淫邪恶相互勾结,就是拿着俸禄沉溺宠幸的人。当发生了事情,这些人不仅仅是拉别人胳膊,干扰别人,一定还要借端诬陷别人。等到有一天国家败亡,大概就要欺骗说天下缺乏人才。唉,难道天下真的缺乏人才吗?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