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明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明代的古诗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1篇: 《白石庄》(刘侗

白石桥北,万驸马庄焉,曰白石庄。庄所取韵皆柳。柳色时变,闲者惊之。声亦时变也,静者省之。春,黄浅而芽,绿浅而眉,深而眼。春老,絮而白。夏,丝迢迢以风,阴隆隆以日。秋,叶黄而落,而坠条当当,而霜柯鸣于树。柳溪之中,门临轩对。一松虬,一亭小,立柳中。亭后,台三累,竹一湾。曰爽阁,柳环之。台后,池而荷,桥荷之上,亭桥之西,柳又环之。一往竹篱内。堂三楹。松亦虬,海棠花时,朱丝亦竟丈。老槐虽孤,其齿尊,其势出林表。后堂北,老松土,其与槐引年。松后一往为土山,步芍药牡丹圃良久,南登郁冈亭,俯翳月池,又柳也。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2篇: 《水尽头记》(刘侗

观音石阁而西,皆溪,溪皆泉之委;皆石,石皆壁之余。其南岸,皆竹,竹皆溪周而石倚之。燕故难竹,至此,林林亩亩。竹,丈始枝;笋,丈犹箨;竹粉生于节,笋梢出于林,根鞭出于篱,孙大于母。

过隆教寺而又西,闻泉声。泉流长而声短焉,下流平也。花者,渠泉而役乎花;竹者,渠泉而役乎竹,不暇声也。花竹未役,泉犹石泉矣。石罅乱流,众声澌澌,人踏石过,水珠渐衣。小鱼折折石缝间,闻跫音则伏,于直于沙。

杂花水藻,山僧园叟不能名之。草至不可族,容乃斗以花,采采百步耳,互出,半不同者。然春之花尚不敌秋之柿叶,叶紫紫,实丹丹。风日流美,晓树满星,夕野皆火。香山日杏,仰山曰梨,寿安山曰柿也。

西上园通寺,望太和庵前,山中人指指水尽头儿,泉所源也。至则磊磊中两石角如坎,泉盖从中出。鸟树声壮,泉昔昔不可骤闻。坐久,始别,曰:“彼鸟声,彼树声,此泉声也。” 中国古籍全录

又西上广泉废寺,北半里,五华寺,然而游者瞻卧佛辄返,曰:“卧佛无泉”。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3篇: 《剡溪记》(陈仁锡

溪江平渡二十里,望上虞、龙珠炉,翠色扑人。三四曲,为金星吐月山,陶家卜屯夕。面前一山吐萼,树皆垂云。左一小山郁起,竹木森茂,而一小岗尾之。沿溪,山二十余,乍起乍伏。举头阙处,则有远岫补之。水六七折,溪田浇其中,溪声如近,见树根浮面,宛若羲舟其下。入画则摩洁,入诗则青莲。山不甚奇而峭,水不甚阔而秀,人家不多而山呼谷应。日之夕矣,牛羊下来,境亦不寥寂。

稍前则冯家浦,若雉谍环拱,而晚照沙平,水波容与,远山皆碧。霸王山突起江面,山后修竹崇岗,汇为一湖,如半月。日照风帆如云,而东西两霸王山可招臂呼。盖溪江、水口二镇,山皆错绣。临江一壁独出。江流八百,束如驾马而斗。一松两巢,如承露盘。小浦藏舟,绿树为家,遥闻声而思。想天工造此溪山,神慵意懒,涂抹成峰峦,唾余是波浪。傍溪诸山,高者与屋平,低者人行反出其上。凌霄之树,可怕叔行;初出之笋,可兄弟行。如老人不耐行走,持杖缓行,常匐伏,常跌坐,宜闲云数片,往来其间。亦宜远眺,山与云齐,江挟风涌,令人目不敢视。

余方细听溪声落平田,而舟人已指点东山在数行松树间。散发披襟,寻谢公,见晋朝两石将军。高约一丈五,一神气安闲,一威武作色。须眉如戟,各执长剑,各披虎甲,腰玉环,一剑作龙形,一剑作钟形,臂结束,帽下皆悬一带,束紧,玉环之上,更有一束。寺僧云:“常走入村间,今半身在泥草中。”余尽搜而得之。初入岭,奇松十树,有二大石,正襟危坐。松枝倒舞,悬百尺而下垂田效,闻环佩音。一松折躬而上,最奇峭。先是,风倒一枝,枝犹在下。去年雪压一枝,校在上,作蟋舞势,更可惋痛。此为小石门云。累累而坐者,西跳峰峦,八松蟠卧,则大石门。国庆戒碑立其上,稍上为洗屐池。池弯月形,四环一涧,池中勺水,经旱不竭。余自天台来,无日不着展,兹游独晴,又晚霁。自此为蔷薇洞、更衣亭、荷花池亭。池塘尚有茭草,而路旁无洞。闻当年四面惟蔷薇花,结为洞,挟技游此,故云。洞前后五松,一松倒垂势直,从西眺望,状若交颈洞口。摸索五斡,其上独瘦舞腰肢,疑美人影落。再上为龙牙石者二,左牙尤逼肖。上顶一小塔,亦晋朝物。小桥听涧声暗度,一松和之。殿前老梅一枝,山径渐深,湖如片镜。

抵僧房,行二里,无一人。遥望僧房,楼上闲看山头,以手招之而出,为太虚上人。登其楼,见楼右之巅,有屋三槛,太傅祠也。文请中,康乐公左,袭封康乐公右,皆长髯,风吹须动。闻有百鸟图,以谷掷之,仅存其比。又有嗣封公浴图,赤身裸立,修髯过腹。惜乎不见。旧有古钟,钟毁,铸为邑塔顶。惟殿后高岗,晋永平元年僧法兰书“棋墅”二字,可珍。若“东眺”、“西眺”二碑隶字,不知何人所书,笔亦奇古。余拜太傅公墓,上西眺崇岗,见戚家山、王家渭山,坐于江面。山一从嵊,一从上虞;一从董浦。汤浦,一从蒿霸。一为琵琶州,水港环流,结成琵琶之形,而水方没涧,隐于泥,其声静悄可听。太傅自山顶骑马巡山,路皆平旷,白调马路。余自寻大石门而下,浮上东眺,见鸦尖山下有灵芝湖。游人皆自西跳止,余在山巅,正观落照。舟移数十步,观泅州州亭,坐指石崇岩中,而一石雄踞临江,即眺石也。行什里,瞻顾不绝,抵上浦。人家杂红雾中,落照余霞数道。十里,游仙,又十里,即蒿霸云。桥壁五里,壁有夜光,见壁下持灯者。月照帆影,波容零碎。至东关过舟,留一隙观树。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4篇: 《游房山记》(曹学全

万历己亥,正月立春,予在都门纵观灯市,因与陈参军道源出芦沟郴,西折之房山县。早间,千百成群,观听喧杂,忽入幽僻,则萧然形影相吊也。夜始抵县,路迷无人可问,到亦无一人识。投逆旅舍,食讫,间行。斗大一城,半为山根。月色皎洁,积雪地上。是去京华未百里,正上元之初夜也,人家皆闭门,有三四人,酒酣击鼓,歌唱于市,以为狂。忽睹客,诧异国摄之,予亦趋旅舍。主人曰:“归何迟?城中夜深,有虎饲人,客不知耶?又,山坳往往龙蛰,闻人声,触其怒,必震起。”予相顾咋舌,此光景梦寐所不到也。  明日,问入山之径,无人知者。有老叟佣于护,愿为向导。出城行六十里,所过村落日瓦井,曰天光,日孤山口,皆与山势为升降。人屋上结茅,盖以石皮,冰溜挂檐间不绝。”涧边有残冰,马啮之解饥渴。无卖浆之家,马上食所携饼饵而已。孤山口始有一翁,迎客入,致敬叙杯酒,聚村人看之。过则崇山如环,曲溪如带,时时涉溪沿壁,践苔门萝,乃至山麓。一有一庵焉,为诸峰所覆,如胶猊之昂首也。客始休车马,结束以入。乱山山岩,两壁相距,中开一线,鸟道盘旋。五里,至石梯。梯即巨石,五丁凿为坎,仅容半圭,高数百磴。左右两铁亘,长百尺,山巅下垂。陟者缘之,手足分任其力,盖左迫无极之岩,而右临不测之渊矣。梯尽处,有小庵,可憩。折而东北,可一里,至山门。入门,始昂首,见诸庵纵横调叠,处于悬岩峭壁蒙茸之内,如鸟巢然,所谓禅栖也。独上方寺正中,如负扇以居。蹑千百磴,始可到。旁有两涧流下,闻而不见水,其上有冰封之耳。又东折而往,则连岩层阴,雪堆未化。独有古柏青青,龙蟠虬舞,出雪之上。其品轩揭如仄,奇秀如云,穿注如蜂房燕垒。服下有泉,深三尺,广倍之,面一平台,又十倍之。相传开山时,有龙占此,禅师叱之避,尽挚其山泉以去。师飞锡击其尾,留泉仅满斗,今山即名斗泉也。山下有洞,尚隔一山。说者以此山空腹,寺径达洞,然人必自其上行。上行必经前峰,孤圆突兀,形如摘星,望之甚惮,涉亦可至。峰半可俯诸庵,巅亦劣平,尚不见洞。又下五里,入洞,如一城。僧家依洞为窟,石床、茆扉可掬。为客煮茗,初不得水,以葫芦系腰,至洞里取水,曳之出。入,寻缚枯藤为炬,鳞次而进。第一洞犹隐隐见影,二洞以内即黯黑无光。三洞是一小窦,围可三四尺,深五六尺。伏地匍匐,束身蛇行,即僧所曳葫芦处也。入四洞,修高卜,燎炬不见顶。旁有一潭,石蜿蜒如双龙状,其中圆光如珠,于是取水焉。抵九洞,无路,有穴如井。入者后人蹑前人背。丈余,复空阔,但雾气蓊塞,履滑衣湿,不易前进。至十三洞,路尚不穷。云过此无奇,兴尽返矣。大抵中以一曲为一洞,十三洞约有六七里。洞中之石,玉白镜莹,铲为琉璃,逾寸明彻。其境之最着者,曰莲华山,片片如青莲瓣;曰龙虎,宛肖龙虎;曰长眉祖师,兀坐岩畔,眉修然垂;曰吕纯阳十然具道者衣冠;日石塔,层层笔立;日石钟鼓,叩之作钟鼓声……此非历三洞穿窦之苦,不能得也。又其最着者,曰须弥山,一山甚大,行良久难尽;曰雪山,犬如积雪,。门之若刺;日万花楼,山之上有重楼焉,以雪为地,吐花如灵芝者数万朵;曰仙人桥,跨清溪而渡;日十八罗汉,为修短欹正各状貌;曰接引幡,从顶倒悬,缥缈若拂拂……此非历九洞入井之危不得也。出洞之后,依然无光,迥若隔世,惊喜异常。

明日下山,复从孤山口支径之小西天。小西天者,即石经寺也。寺在绝顶,天然成洞,洞藏石经,故云。其东西两峪俱有寺,两寺若张翼然。由寺至顶,尚五里而遥,无不因山为径矣。山腰有亭,又有石井。上之,为洞者二;又上之,为洞者二。其东为小洞者一,词火龙,窈而邃,有泉濡濡出。西折而上,又为洞者一,再西为大洞者一,即石经堂也,形方如矩,平视如幔顶,中奉金身如来,修丈余,跣而端立,足蹈石板,下藏王匣金瓶,贮舍利三颗。东北壁上,嵌法华石经一部。西壁为杂编。有白石柱,以坚四隅,若撑其顶。洞之底,复有二洞,不可测识。总之,七洞皆藏石经也。石经版约方三四尺,层累相承。以洞口窥之,有暖气袭人;但石扉封固不可开,开则有风雷之变。考碑记,自北齐至隋,有沙门静琬,发愿刻十二部经,藏之此山。后其徒续成之,历唐、宋、辽、金,功始成。其半在石洞,半在西峪之寺塔。噫,真希有之事哉!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5篇: 《游阳山记》(胡广

永乐三年沪,皇帝因建碑孝陵,斫石于都城东北之阳山,得良村焉。其长十四支有护,阔不及长者王之一,厚丈二尺,色黝,泽如漆,无疵学。越九日戊午,特命翰林臣往观。于是学士解公缙,侍讲金公幼孜,暨广偕往。

己未,由朝阳门出,过十里铺,直抵沧波门。门外隔平畴,山蝉联起伏,即城中所见诸山也。山下烟林村落,耕夫饷妇,横纵陇亩。予三人观其作劳,徘徊久之。见田膛畔系二舟,田水与大江相通,故有舟。然平畴旷野,见此一舟,亦自奇绝。水之上有古石桥,石半殖桥下,桥西北有土沟。问之,沟旁人云,国初取土筑拒马墙,就以疏墙内流水。由拒马墙折北而行,至麒麟门。拆东行五六里,渐多坡陀。幼孜与予,乘肩舆,上下山冈,辄相与步行,以息仆夫之炉。解公骑行,常先一二里许,不见予二人来,辄下马候。又东过一长版,阪下歧路而二,一依阪足折北,一下田间折而南。予方惑所从,田间人曰:“南行”。遂遵田畔折入小村市,东山麓度坳入沪,行长棱十余里,始至阳山。

山下草茇数百间以舍趋事者,周以樊、通二门。入门有井,有石池,出门上百步许有井。井之外有深坑,平山上土石填之,举石者邪许之声相应。仰见巨石穹然城立,三人相视惊叹所未尝见,谓天生此石以为有待也。山高数里,其体皆石,其旁山崖,不便登陟。从碑石左攀脐而上,一人引手,一人下推。又跻一级,渐至山顶。石如磨头者、目瓜者、窍而通者、高者。下者,险不可履,蚁缘而度。渐过碑石右,稍平可行。余心悸目眩,不能下视,独解公登石立久之。余坐息定,更跋山顶数十步,望见长江数百里,隐隐而来,舟帆上下如豆。江北诸山,澹然如烟霏雾霭问,杳不能辨。山近东北二峰,峭拔如削,即都城东门望见二峰青翠高耸者。山南有叶丞相墓。按,叶祖洽,熙宁三年廷对第一,官至徽猷阁直学士,终于真州,奉敕葬此。(金陵志)亦以为墓在宣义乡,即此,而俗误传叶丞相也。南望钟山一峰,秀立天际如玉笋。都城万雉,红光紫气,蔚蔚葱葱,结为龙文,散为霞彩,诚万世帝王之都也。

日午下山,回至小村市。望见树林阴翳中一径,沿洞上,两傍皆松柏,有古寺,甚牢落,梁本业寺也,创于天监九年,五代时碑刻尚存。有古桂二株,其本枯朽,其旁枝复拱抱,又将枯矣,疑与寺同植者。从旁,入一小轩,轩外多竹。其南有古井,汉以烹茶,味甘冽。复寻寺前小径,转登寺后山。山多石,石罅多棘刺,行则钩衣。以手褰衣,去地尺徐行,至一巨石上坐眺。少顷,从山脊下,至寺。地志护,谢灵运墓在寺近。叩僧,不知其处。

庆申旦离寺,由故道入麒麟门,缘钟山麓而行。午至灵谷寺,观当时善画者留雪景海水于壁。寺僧出东坡诗翰,有元诸名公品题,并未遂篆书(金刚经)。观之,至暮而还。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6篇: 《锦石洲》(袁宗道

余家江上,江心涌出一洲,长可五、七里。满洲皆五色石子,或洁白如玉,或红黄透明如玛瑙,如今时所重六合石子,千钱一枚者不可胜计。

余屡同友人泛舟登焉。净练外绕,花绣内攒,列坐其上,似在瑶岛中。余尝拾取数枚归,一类雀卵,中分玄黄二色;一类圭,正青色,红纹数道,如秋天晚霞;又一枚黑地布金彩,大约如小李将军。山水人物、东坡怪石供所,述殊觉平常。藏麓中,数日,不知何人取去,亦易得,不重之耳。

一日,偕诸舅及两弟游洲中,忽小艇飞来,一老翁向于朝手,至则外大父方伯公也。登洲大笑:“若等谩我取乐广次日,送《游锦石洲》诗一首,用蝇头字跋诗尾曰:“老怀衰渺,不知所云,若为我涂抹,虽一字不留亦可。”嗟乎!此番归去,欲再睹色笑不可得矣。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7篇: 《岳阳纪行》(袁宗道

从石首至岳阳,水如明镜,山似青螺,蓬窗下饱看不足。最奇者:墨山仅三十里,舟行二比凡二百余里,犹盘旋山下。日朝出于斯,夜没于斯,旭光落照,皆共一处。盖江水萦回山中,故帆樯绕其腹背,虽行甚驶,只觉濡迟耳。

过岳阳,欲游洞庭,为大风所尼。季弟小修秀才为(诅柳秀才文严,多谑语。薄暮,风极大,撼波若雪,近岸水皆揉为白沫,舟几覆。季弟曰:“岂柳秀才报复耶?” 余笑曰:“同袍相调,常事耳。”因大笑。明日,风始定。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8篇: 《柳敬亭说书》(张岱

南京柳麻子,黧黑,满面疤瘤,悠悠忽忽,土木形骸。善说书。一日说书一回,定价一两。十日前先送书帕下定,常不得空。南京一时有两行情人,王月生、柳麻子是也。

余听其说景阳冈武松打虎白文,与本传大异。其描写刻画,微入毫发;然又找截干净,并不唠叨。哱夬声如巨钟,说至筋节处,叱咤叫喊,汹汹崩屋。武松到店沽酒,店内无人,謈地一吼,店中空缸空甓皆瓮瓮有声。闲中著色,细微至此。主人必屏息静坐,倾耳听之,彼方掉舌;稍见下人呫哔耳语,听者欠伸有倦色,辄不言,故不得强。每至丙夜,拭桌剪灯,素瓷静递,款款言之。其疾徐轻重,吞吐抑扬,入情入理,入筋入骨,摘世上说书之耳,而使之谛听,不怕其齰舌死也。

柳麻貌奇丑,然其口角波俏,眼目流利,衣服恬静,直与王月生同其婉娈,故其行情正等。

【翻译或鉴赏】
【译文】

南京有个柳大麻子,长得面如镔铁,脸上坑坑洼洼,对自己毫不修饰,一天到晚,吊儿郎当。不过却身怀说书绝技。每日只说一回书,却要一两纹银。还须十天前送请帖和定金前去预约,即便如此,也经常排不上号。当时南京最走红的艺人只有二位。一位是女妓王月生,一位便是说书的柳大麻子了。

我曾有幸听他说过一回书,大书“景阳岗武打虎”,与《水浒传》上的大不相同。他说书描写刻画,活灵活现,细致入微,却又干净利索,绝不拖泥带水。话一出口,声若洪钟,说到紧要之处,叱咤叫喊,连屋顶好像都要被震坍一般。“武松迸店买酒,看见店内无人,发一声喊,震得满屋的空缸空罐嗡嗡作响。”细节渲染,一至如此。主人听书,一定要屏声静气,全神贯注。否则,他刚要开讲,一见下面有人交头接耳,稍有走神,便不肯张口,谁也奈何不得。每当更深夜静,擦拭桌几,剪亮灯烛,素雅的茶盏悄悄递上,柳敬亭不紧不慢地缓缓道来。那语气轻重缓急,抑扬顿挫,那故事合情合理,由浅入深。揪住世上说书人的耳朵,让他们也都来听听,怕是全要羞得咬断自家的舌头,非去寻死不可。

柳大麻子相貌奇丑,然而说起书来,却口齿伶俐,目光流盼,衣着又十分整洁,真叫人觉得像名妓王月生一般可爱。所以,两个艺人也就同样走红了。

【注释】

1、柳麻子:柳敬亭。因他满脸疤瘌疙瘩.所以当时人人这样称呼他。敬亭名逢春,泰州(今江苏姜堰市)人。善说书,当时许多著名文人都给他写过传记。

2、黧黑:面色黄黑。

3、瘤:疙瘩。

4、“悠悠”二句:随随便便,不肯修饰。

5、书帕:明代习俗,官吏奉使出差,必刻一书,回京后以一书一帕作为馈赠的礼品。这里指送给说书人的定金和请柬。

6、行情人:非常行时、红极一时的人。

7、王月生:当时南京的著名歌妓。

8、白文:当时南方说书分“大书”和“小书”,“大书”全是白文,不带唱;“小书”则唱白并重而尤重唱。柳敬亭说“大书”,故称“白文”。

9、找截:补叙和停止。

10、哱夬:哱:声音。夬:决。哱夬,指声音冲口而出。

11、筋节处:关键的地方。

12、甓:本义是砖,这里指陶瓦容器。

13、闲中著色:在一般人不经意的情节细微之处,着力加以渲染。

14、掉舌:动舌,指开口说书。(古诗百科:http://www.skyjiao.com/shici/)

15、咕哔耳语:低声附耳小语。

16、丙夜:夜半时分,与“子夜”、“午夜”同意。

17、素瓷:指素雅的茶碗。

18、齰舌:咬噬舌头。咬断舌头是古人的一种自杀方式,这里是羞愧欲死的意思。

19、口角波俏:形容妍美可爱的样子,这里指柳敬亭说书口齿伶俐。

20、婉娈:美好。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9篇: 《绍兴灯景》(张岱

绍兴灯景,为海内所夸者无他,竹贱、灯贱、烛贱。贱,故家家可为之;贱,故家家以不能灯为耻。故自庄逵以至穷檐同巷,无为灯、无不棚者。棚以二竿竹搭过桥,中横一竹,挂雪灯一,灯球六。大街以百计,小巷以十计。从巷口回视巷内,复叠堆垛,鲜妍飘洒,亦足动人。十字街搭木棚,挂大灯一,俗曰“呆灯”,画《四书》、《千家诗》故事,或写灯谜,环立猜射之。庵堂寺观,以木架作柱灯及门额,写“庆赏元宵”“与民同乐”等字。佛前红纸荷花琉璃百盏,以佛图灯带间之,熊熊煜煜。庙门前高台,鼓吹五夜。市廛如横街、轩亭、会稽县、西桥,闾里相约,故盛其灯,更于其地斗狮子灯,鼓吹弹唱,旋放烟火,挤挤杂杂。小街曲巷有空地,则跳大头和尚,锣鼓声错,处处有人团簇看之。

城中妇女多相率步行,往闹处看灯;否则,大家小户杂坐门前,吃瓜子、糖豆,看往来士女,午夜方散。乡村夫妇多在白日进城,乔乔画画,东穿西走,曰“钻灯棚”,曰“走灯桥”,天晴无日无之。

万历间,父叔辈于龙山放灯,称盛事,而年来有效之者。次年,朱相国家放灯塔山,再次年,放灯蕺山。蕺山以小户效颦,用竹棚,多挂纸魁星灯。有轻薄子作口号嘲之曰:“蕺山灯景实堪夸,箶筿竿头挂夜叉;若问搭彩是何物?手巾脚布神袍纱。”由今思之,亦是不恶。

【翻译或鉴赏】
绍兴的灯景,为海内所夸奖的原因,并没有其他的,主要是竹子的价格低,花灯的价格低,红烛的价格低。价格低。所以家家户户可以承受它,由於它价格低,所以家家户户都把不能张灯当作羞耻。因此,从四通八达的道路以至贫穷人家的曲折小巷,没有那一家没有花灯,亦没有那一家没有灯棚。灯棚用两根竹竿搭成过桥,中间横着一根竹竿,挂上一盏雪灯,六盏灯球。大街上的灯棚数以百计,小巷数以十计。从巷口回头观看巷内,各式各样的花灯重叠堆积着,色彩鲜艳,飘飘洒洒,也足以感动於人。

十字街头搭建的木棚,挂着一个大灯,俗称为「呆灯」上面画着《四书》,《千家诗》中的故事,有的写着灯谜,大家围着灯笼站着猜着这些灯谜。庵堂、寺庙、道观用本架作柱灯及门额。写着「庆赏元宵」,「与民同乐」等字样。佛像之前悬挂着近百盏红纸荷花琉璃灯,用佛图灯带相间插着,灯光旺盛明亮。庙门前的高台上,锣鼓喧天,吹拉弹唱,直到五更时分。城市商业中,如横街轩亭,会稽县西桥,邻里相约,因此那里的灯市特别兴盛,有杂耍者是在那地点进行舞狮变形的活动,有鼓吹弹唱表演,烟火施放,挤杂在一起。小街曲巷一有空地,就跳大头和尚舞,锣鼓声声交错,处处有人团团簇簇地观看着。城中的妇女大多是相随着步行,前往最热闹的地方看灯,不然的话,就是大家小户杂坐在自己的门前,吃瓜子和糖豆,前来观看赏灯的男男女女,直到午夜才散去。乡村夫妇多在白天进城,打扮过後,东奔西走,叫做「钻灯棚」,亦叫做「走灯桥」,天晴时没有那一天不是这样。

万历年问,我父亲与叔叔辈在龙山放灯,被称为一大美事,而且历年来还仿效龙山放灯的人。第二年,朱相国一家就在塔山放灯。第三年,又到蕺山放灯。蕺山放灯为小户人家仿效,用的是竹棚,大多悬挂一些纸糊的魁星灯。一个轻挑浮薄的人作口号嘲讽它说:“蕺山灯景实堪夸,葫筱竿头挂夜叉。若问搭彩是何物,手巾脚布神袍纱。”由现在绍兴的灯景来想这首诗,我认为并不是不好。

[1]庄逵:四通八达的道路。

[2]《四书》:《论语》、《大学》、《中庸》、《孟子》。《千家诗》:诗集名。旧时为儿童启蒙读物。

[3]市廛:商店集中的处所。

[4]乔乔画画:此处指打扮。

[5]万历:明神宗年号,公元1573—1620年。

taobao1.png

明代的古诗第10篇: 《游郡西诸山记》(都穆

弘治己酉秋九月甲戌,予与客泛舟,将遍游吴郡西诸山。客日:“虎丘之胜甲吴下,且密迩闻阌,游必自虎丘始。”予诸焉。亭午至山下,观憨憨泉,泉为人投瓦砾塞之,将泥不食。从石旁上东山庙,即短簿祠。中庞然杂以土偶,有老僧方闭关坐穴中,与语,颇可听。下东山北行,登千人石,旁有古木,根出如蟠虬,一本而为干者三。经清远道士放鹤涧,涧涸,灌莽生焉,后人亭其上。既而登五圣台,僧供茗,命前导。西南行至一庵,甚幽寂,盖宋和靖书院旧址也,怅惋久之。南行,沿小溪复上千人石,度石梁,酌陆羽泉。近庸僧屋其半,颇减清冽。出观剑池,左石刻“虎丘剑池”四大字,是颜鲁公书。上两崖壁立数仞,势欲崩裂,其阴多昔人题名,众恐不能久读。遂登可月亭,北有李阳冰篆“生公讲台”字,分镌四砥,而亡其一。众皆从故道下,去时已逼暝。予欲止宿,客不可,乃返。乙亥,仍泊虎丘,午食出射渎,大风西北来,舟迟迟行,绎屡断屡续,西望天平、崔屿、秦馀杭诸山,如龙游马逸,应接不暇。过许墅,入竹青塘而西,日光反射,影在山半,霞彩绚烂,丹青杂施,工不能绘。至通安桥,已昏黑,夜深抵友人朱氏宿。丙子,早食,出朱墅,北泛彭山堰。

午西风甚急,遂由堰西北约五里至陈湖庄,复五里由望湖桥南出游湖。从曲港登新丰南山,共坐苔石。山人有牧羊者,予问濒湖诸山,始知高出邓尉者日铜坑山,亚铜坑日安山,牛城嘴居游湖北,与安山对峙,如两峡然,而其西接太湖,极北青霞一抹,视洞庭两山犹远者,无锡之九龙山也。下山欢饮尽醉。丁丑早,云翳翳布空中,疑有变,少焉日光瞳咙,众游兴勃发。由谢庄西行,复经游湖,南过陆家港里许,人西堰,水益缓,山益近,冈岭稠叠,横回峭拔,呈技献巧,殆不可状,而浮图七级耸龟山巅,影落水中。予笑日:“此王摩诘得意笔也。”泊泰定桥,登虎山,里许至光福寺。主僧闻客至,出,速入方丈。山峙其前者名钵盂,其左邓尉山也。壁有元人联句诗,多剥落,皆不着氏名,其字画类黄豫章。有墨沼,从窗隙窥之,僧云传为顾野王研池,殆或然也。过斋堂,读唐进士顾在镕诗刻。遂上龟山,坐浮图下,浮图有巢鹳二,见人戛戛作声。众方欲呼酒,僧谓七宝泉在邓尉东麓,不三里而近,共出登舟,经东堰,已半淤塞,芦苇蒲稗生其中,视西堰少劣。至则合舟,遵山径行,夹道多古梅长松。入僧庵,有双柿,丹实累累可爱。上山,行修竹问,有亭憩焉。其后即七宝泉,泉生石间,环瓮以石,形如满月,深尺许,掬饮甚甘。僧接竹引之,然不知发自何时,且吊陆子之不能遭,与兹泉之不遭也。予索笔题名亭上。暮还光福方丈。戊寅,至姚家河,陆行数里,游奉慈庵,中故有养闲楼,元季里儒徐良夫好客,四方贤士多集楼上,今亡,独其扁存。堂背,白山茶、枇杷、蜡梅列植左右。出,僧欲导观山上泉,不果。三里至玄墓山,从松纂问伛偻而上,山多杨梅、梅树,湖水明灭树间,众冉冉如空中行。约一里,人西塔院,小饮。晚,院之僧具汤沐,宿焉。己卯,自西而南四百步,路多古梅,皆螭蟠蛟结,苍藓被之如鳞。出大道东北千步,有长松五株,鹰巢其一。又西北二百步,度石梁,上万佛阁,南望太湖,法华山横亘其中,渔舟数十出没若凫雁然,而洞庭、长沙、叶余、梅湾诸山,隐隐在烟雾问,诗思顿发。北而东二百步,有僧揖入小阁,阁视万佛才十才一二,然所据地高出木杪,山四面环之如块,景特奇。僧饭客阁上,仍出松花饼,客作诗,有“不见太湖真面目,眼前终恨法华山”之句。予不以为然,乃作诗为法华讼冤。西行可百步,至僧房,其扁日“天开图画”,见湖最多,兼见小横山一抹。由禅堂西南三百二十步,有老僧房,前美竹数百挺与松柏争长,地洼然下,众啸咏焉。又西三百步,经僧房六,以日暮不及游,还塔院宿。庚辰,僧陪客下山,西行复经奉慈庵,谒宋金紫光禄大夫黄某墓,其旁有香火院,僧尽出,断碑五六横草莽间,盖玄墓至是行四里。至铜坑山,其山一名铜井,僧云高二百丈。予与客取捷,上由别道,山多乱石,且峻拔,行者多颠踣,每一人踣,众皆大笑。至僧庵,观所谓铜井,已无水,深可丈馀,上大石若将压者。予令童子入井大呼,声不得出,如在瓮中。山顶多奇石,可望见二百里,群山在其下,小山浮湖中如杯,人人大快,以为平生奇观。适山人送酒至,遂剖橘作杯饮,皆尽兴,庵僧煮菜供午食。循道至山半,势亦陡峻,皆掖以童子,狼狈而下,回视莫不心傈,更庆以为无虞。去铜坑东北三里,谒宋章都官墓。抵包家河登舟,复从西堰过泰定桥东北七里,还朱氏宿。辛巳,朱氏东南三里至蜀山,访王清献公玄孙晋,索其旧藏,出清献画像及孝感诗、族谱阅之。门内有塑像,置壁脚,亦云是清献公,墙角塑像为尼相者,清献母张夫人也。晋言,清献父死海上,张氏年甫三十七,抱清献入觐,时清献生才三岁,元主恐张氏二志,命殿前祝发为比丘尼,赐号无为大师,住吴中妙湛禅寺。出门读草间碑,碑凡三,其一无为大师塔铭,邓文原撰。午还朱氏。壬午,复经彭山堰,行八九里舣舟,又二里至秦馀杭山,夹道松如步障,上六百步,息足僧合。复二百三十步至大石,下有泉二泓,其一为云泉,石错互,若颏颔齿斤鹕,从其后视之,又若狻猊印首尻下,其前磐石如卧鼓,可坐二三十人。入云泉庵,跻石级,有古梅生石间。转东,石一股西跨,类猛士跛足立,人行其下。又转而西,凿石为阶,旁设以阑,杌桎不可凭。屋壁读李武选、吴太史、张子静、史明古诸公联句。东行,有巨石阁崖上欲堕。又上得大石,岩上俯下,嵌中像开山僧。众小憩,午酌庵之北楼,日暮下山,与诸客别。是夕宿通安桥。癸未,人城。盖自甲戌至癸未凡十日,皆风日清美,舟楫往还百数十里,历名山六、小山二,而诸客者皆冠衣详雅,从容尊俎问,莫不目饱意满,充然有得而忘其疲,其庆幸不既多乎?

遂次第笔之,启好游者。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